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一部分的搜尋結果,共135

  • 吳汶芳視吉他為身體一部分

    吳汶芳視吉他為身體一部分

     吳汶芳小時候個性內向,透過音樂才變成有自信、能表達想法的人,也成為現在不少國高中生學吉他的標竿,吉他品牌Risen相中吳汶芳的歌曲〈無窮〉中,表達關懷海洋的概念,邀請她成為年度代言人,打造聯名琴〈R1-OCEAN 無窮之海〉,希望藉由吉他傳達音樂美好和環保意識。

  • 王淨認:愛情是生命重要一部分 簽約李烈「沒禁愛令」

    王淨認:愛情是生命重要一部分 簽約李烈「沒禁愛令」

    王淨主演《返校》備受矚目,緋聞也不斷,該片監製李烈是她現在的經紀人,是否有下達禁愛令?李烈說:「戀愛的經驗可以幫出她成長,這沒有不好,只要她知道分寸懂得保護自己就好。」王淨坦言:「愛情是生命裡很重要的一部分,烈姐並沒有不准我談戀愛,但現在這時候我更想要讓觀眾記得我的作品。」

  • CoCo回應發票挺港人事件 港是陸一部分

    CoCo回應發票挺港人事件 港是陸一部分

    近日網路出現貼出一張CoCo都可的香港店面消費發票,印有「香港人加油」等字樣引起熱議。CoCo都可8月9日透過微信公眾號發布聲明,指稱網傳圖片是員工私自修改發票資訊,CoCo將暫停該門市營業,以減少不良影響。

  • 陸國防部慶祝建軍92週年 陸防長: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大陸國防部今晚6點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招待會,慶祝解放軍建軍92週年。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致詞時表示,必須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軍隊將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

  • 傻眼 川普稱月球是火星一部分

     美國總統川普7日透過推特表示,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不應該談重返月球,應該要放眼火星這種更大的任務,還稱「月球是火星的一部分」。推文一出,許多民眾傻眼。媒體、網友紛紛嘲諷貴為美國元首,連月球是地球的衛星這點常識都沒有。NASA署長急急發文,指登月是探索火星計畫的一部分,試圖幫川普解圍。

  • 川普:「月球是火星的一部分 」要NASA忘了返月

    川普:「月球是火星的一部分 」要NASA忘了返月

    美國總統川普再次語出驚人!針對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近期推出的「返月計畫」,川普7日推文表示,NASA應該忘了重返月球,專注在像前往火星這樣更大的任務,「而月球是火星的一部分」,引起媒體與網民熱議。

  • 華人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人的認知、情緒,都嚴重受到「心態」的影響。語言是心態的外在表徵,因此本文通過「華人」、「新加坡人」這兩組方塊字來透析一下所謂的「心態」。

  • 中時專欄:范疇》華人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時專欄:范疇》華人是新加坡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人的認知、情緒,都嚴重受到「心態」的影響。語言是心態的外在表徵,因此本文通過「華人」、「新加坡人」這兩組方塊字來透析一下所謂的「心態」。

  • 商辦大樓夯 國票子公司12.4億買華固亞太置地

     商辦大樓炙手可熱,不但現貨稀缺,連預售大樓也變得搶手。華固建設位於北市大直的指標辦公大樓「華固亞太置地」,還沒完工就開胡,由國票創業投資以12.4億搶下其中8戶,打算作為自用辦公室,全案預計2020年完工交屋。

  • 全球暖化影響!美澳「兩個世界」 專家:為所見一部分

    全球暖化影響!美澳「兩個世界」 專家:為所見一部分

    「極地渦旋」近日侵襲北半球的美國中西部,讓美國氣溫驟降至歷史最低點;而位處南半球的澳洲則在1月份出現飆破40度的熱浪,創下史上最熱月份,讓不少動物耐不住高溫而渴死。有專家便指出,全球暖化正在破壞人們所見的正常天氣模式,而極端氣候僅是人們從全球暖化中看到的一部份。

  • 曾出席小英新書發表會 貴婦奈奈想成為「英派」的一部分

    曾出席小英新書發表會 貴婦奈奈想成為「英派」的一部分

    人氣網紅貴婦奈奈,留下台灣欠債7億元爛攤子,昨日深夜更關閉臉書,砍斷對台所有連繫管道。她關臉書前,不斷有網友貼出一張她在2015年出席《英派》新書發表會照片,貴婦奈奈拿著《英派》站在蔡英文身旁燦笑,她當時說,看了第一章第一句就哭了,感動到想成為「英派的一部分」。 \n涉嫌詐欺並已捲款出逃的貴婦奈奈,上周五無預警關閉她和夫婿黃博健設立的杏立博全醫美診所,2人隨即失去聯絡,並被查出2人已在當天出境,且可能是持第外國護照飛美逃匿。 \n2015年10月13日時任民進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的蔡英文舉行書名《英派》的新書發表會,她在書中表示,民進黨會承擔改革責任,堅定推動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為兩岸持續交流協商,建立周全規範。 \n據《聯合報》報導,當時身為百萬人氣部落格作家的貴婦奈奈也出席小英新書發表會,她告訴記者,小英幕僚羅融是她學姐。當時她打開《英派》,看到第一章第一句「我把車門關上」就哭了。這本書讓她感覺像是收到情書,真的很感動她,讓她想「英派的一部分」。 \n貴婦奈奈傳出全家落跑,捲款潛逃消息後,不知為何,許多網友不停在貴婦奈奈臉書底下貼出這張貴婦奈奈和小英的合照。畫面中貴婦奈奈拿著《英派》站在蔡英文身旁燦笑。如今貴婦奈奈關閉臉書,等於徹底人間蒸發。 \n \n \n

  • 一戰滿百年 中國歷史一部分

    一戰滿百年 中國歷史一部分

     第一次世界大戰於1918年11月11日結束,到11日整整滿100年。香港大學歷史系「嘉里集團基金教授」徐國琦表示,或許有人認為一戰距離中國太遠,沒太大關係;但他認為,一戰不但和中國有關,而且大有關係。 \n 青島爭奪戰就是一戰在遠東最重要的一役。對中國來說,第一次世界大戰既是「危」,也是「機」,面對戰爭,與其被動捲入,不如主動參與,避免「危」,抓住「機」。 \n 青島一役是關鍵 \n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徐國琦教授專心挖掘與一戰華工有關的史料,並以此為線索,深入探討中國與一戰乃至亞洲各國與一戰的關係,撰有China and the Great War(《中國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等書籍。他表示,因為西方的主要交戰國在中國都有各自的勢力範圍,況且一戰的戰火是有燒到中國。圍繞德國殖民地青島的爭奪戰,就是一戰在遠東最重要的一役。 \n 對中國來說,第一次世界大戰有危險,但也有機會。在當時的中國政治菁英群體中都有一個共識:面對戰爭,與其被動捲入,不如主動參與。 \n 戰爭剛爆發時,袁世凱曾主動向英國表達參戰意願,並提出可以派兵進攻德國人控制的青島。他的思路很清晰:率先主動參戰,避免日本人介入山東。不過,與日本人保有同盟關係的英國馬上拒絕這個提議。 \n 「實際上,1915年後英法俄各國對中國的態度就已經開始轉變。」徐國琦表示,戰爭剛爆發時,英法的青年都覺得這場戰爭是他們的「成年禮」,結果沒想到遭遇的是一場飛機、大炮、機關槍、坦克、毒氣、無限制潛艇戰,無所不用其極。 \n 中國參戰有價值 \n 到了1915年,列強都意識到在全面戰爭的情況下,中國參戰是有價值的。但日本一直阻撓中國參戰;德國則是在外交層面進行威脅和抗議。 \n 1916年7月,邱吉爾在英國議會發表演說,指大英帝國命運懸於一線,「這個時候我們要向任何能幫助我們的人求援,哪怕是中國人」。對大英帝國來說,求助中國派遣華工不是光彩的事,然而,在西線戰事消耗越來越大的情況下,也不得不放下帝國的面子。

  • 高雄市》客家後援會成立 陳其邁:把硬頸精神成為血液一部分

    高雄市》客家後援會成立 陳其邁:把硬頸精神成為血液一部分

    客家挺其邁後援會9月30日成立,前高雄巿客委會主委廖松雄替陳其邁繫上象徵客家精神的花色領巾,陳其邁強調,會把客家硬頸精神留在身上,成為自己血液的一部分,最後他還簽署承諾高雄巿客家施政白皮書八大願景。 \n \n30多位客家大老包括文學家吳錦發、醫師曾貴海等人連袂出席後援會,還有上人台手舉「有客家母語才有客家人!向不在學校教母語的韓國瑜說NO!」布條,痛批打壓母語政策,是無視各族群痛苦,斷裂母語傳承元凶。 \n \n陳其邁說,很難想像這次選舉竟有參選人提出為了雙語教學,以後學校不教母語,不僅他沒辦法接受,所有客家鄉親也跟他一樣,對這種提出充滿歧視、充滿對其他語言不尊重的想法,不管是什麼政黨都應該拒絕這種參選人。 \n \n他還記得小學時,只是講了1句台語就被掛上狗牌,現在聽來荒謬的事,竟有巿長參選人說學母語回家學。台灣幾十年的民主進程,還在討論學校要不要教母語,不曉得腦袋是留在國民黨威權統治,還是回到北韓金正日時期。

  • 「髮畫」讓身體的一部分重生為藝術

    「髮畫」讓身體的一部分重生為藝術

    有人捐長髮做假髮幫助化療的癌症患者,除此之外,剪下來的頭髮還能做畫!一群新移民姊妹經過職訓,不但有高超的彩妝技巧及製作出精彩面具、指甲彩繪,還創意無限畫出「髮畫」,巧奪天工、令人瞠目結舌。 \n \n 勞動署「現代新潮彩妝及美容丙級證照班」結訓,學員展現豐碩成果,揮出全壘打30人全部取得證照,也響應華山基金會扶老濟貧行動,由有數千粉絲的網紅J哥,義賣精巧作品,所得全數捐做助老基金。 \n \n最嘆為觀止的是將落髮當顏料的髮畫,不論是氣勢磅礡的山水畫,還是新清的花鳥圖,學員化腐朽為神奇,幅幅皆有潑墨意境,縣長李進勇、立委劉建國服務處副主任林廉貴、虎尾鎮代林武正等人都非常讚嘆。 \n \n 勞動署雲嘉南副分署長劉邦棟表示,該署開辦各式職訓課程,除補助學費,特定參訓者還有生活津貼,幫助很多失業者順利重回職場,甚至當起了老闆,希望大家多利用。

  • 旺球評-球星變影帝 表演也是比賽一部分

     當全世界都為了內馬爾真摔還是假摔而爭辯時,世界盃已悄悄侵襲所有人的目光。 \n 所有的新聞版面幾乎忘了勝負,只為內馬爾動作而評析時,世足賽的目地就已達到。其實,表演也是運動的一部分,特別是職業運動更是如此。內馬爾在做這些動作時,嚴格來說已經有了盤算,他十分明白,對手球員對他一定嚴加看守,不會讓他有起腳的機會,真假摔之間除了爭取休息的機會,也可以亂了對手的攻擊節奏。 \n 所有的大牌球員幾乎都很會演。阿根廷馬拉度納的「上帝之手」帶來了冠軍,也爭來了最高的討論度,而這些都是「演」來的,騙裁判也朦對手。在比賽過程中,為了讓對手難以防守,球員總會有假動作,這些都是表演,如果沒有好的身手,還真演不出來,很容易被對手看破手腳。 \n 八強賽到最後的冠軍賽,真假之間會不斷上演,而這就是比賽,也是過程的一部分,只要比賽不是假的,真摔還是假摔有些時候不必太在意。

  • NBA》綠軍主帥:失敗的痛苦是成長之路一部分

    NBA》綠軍主帥:失敗的痛苦是成長之路一部分

    在28日東區冠軍賽G7不敵騎士後,塞爾提克總教練史蒂文斯,走進休息室告訴全隊,「失敗的痛苦是成長之路的一部分!過去幾年我們一直在進步,但現在結束了,這就是成長的道路,我們需要這樣的失敗激勵自己!」 \n \n「每一次的結束都是艱難的,這對其他29支沒能贏球的球隊都適用,但我們這季有了1次難以置信的旅程,也有一群難以置信的球員,」史蒂文斯說,「起碼今晚是我執教生涯,首次看到投籃命中率不到3成6還有機會贏球。」 \n \n事實上,塞爾提克在G7打得完全不像主場球隊,投籃命中率僅3成41,三分命中率也只1成79,想要贏球難上加難,「我們非常出色了,少了厄文、海沃德兩名主力,蒂斯也不能打,所以我們沒有失敗。」史蒂文斯表示。 \n \n提到在季後賽打得完全不像菜鳥的去年探花塔圖,史蒂文斯說:「塔圖可以變得更好,這是相當有趣部份,我相信他在很多細節會再提升,他從不畏懼,也有很棒天賦。」至於詹姆斯表現呢?史蒂文斯回答,「他很特別!」 \n \n末節曾在詹姆斯面前爆扣的塔圖,賽後也跟詹皇擁抱,「對我來說,跟詹皇擁抱是個特別瞬間,因為意義格外不同,這是我打NBA的第1年,我是看著詹皇打球長大的,我還記得希望他在推特關注我,也去過他的訓練營。」 \n

  • 台北和北京 都是我生命一部分

    台北和北京 都是我生命一部分

     在台灣的時候,我和宿舍的室友經常書信來往,即便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但我們都知道,寫下來,我們就可以談論、記憶。也曾打趣的說,即便日後分開兩岸、天涯再見,也要經常為文唱和,效法千百年前元稹和白居易那樣的交情,他們二人「才學相匹敵,詩皆尚平易,且時相酬答」,故被稱為「元白」。因此,這是我欠台灣前室友的又一篇《北京》故事,「債務」發生日期是2018年4月4日。 \n 四月飛雪的北京 \n 我會記得這麼清楚純粹是因為那天離奇的天氣,當時在這座古都的人們稱之為「四月飛雪」。誰曾想,距我地處東南的家鄉有三千公里之北的北京,硬是憋了一個冬天顆粒未降,反倒在開春之後來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雪,以致連見多識廣的首都人民都不免感慨一番。也就是那個晚上,在少雨的北京完全沒有帶傘習慣的我,出了地鐵站後便一頭扎進雪夜,快步趕回暖和的住處。 \n 「今天四月飛雪,一路淋回來,覺得該寫點什麼。」「很好很好。」 \n 我脫下滿是白晶的風衣,一邊在微信上和我的台灣前室友說起那個當下的北京。事實上,在漫天飛雪中穿行的回家路上,太多有關彼岸的記憶止不住地迎面而來。不久的從前,我也常常在回宿舍的路上逆天氣而行。只不過那時,天降的是雨。也只不過,比起北京這場反季節而行,毫無規律可言的雪。台北的雨雖然很有季節性,宏觀上可預測,卻還是很會挑你沒帶傘的時候灑得你一身溼潤。 \n 天氣影響人的心情,每每到了這種時候,地理和時間上如何遙遠的畫面都毫無延遲地撲面而來,讓你意識到什麼叫「過去的日子還活在你的身體裡」。自年初生活較閒適時寫過兩篇關於台北和北京這組雙城記的文章之後,今年大多數時候,寫作的優先順序都排給了「工作所需」和deadline更急迫的時評。 \n 台北記憶還活著 \n 於是,有時會在深夜完稿一篇四五千字的中美關係分析之後,往地毯上一躺,感慨文學竟被自己遺忘。有時會被剛從台灣度假回京的同事冷不防地提起在台經歷的種種人與事、問及一個畫面相當具體的昔日地名,驚覺自己曾經以描寫這些人事物為樂,亦為一種志業。所有這些感慨和驚覺,大概是我對著室友的微信窗口敲下「該寫些什麼」時的內心戲吧。 \n 過去在台北,或者毋寧說分別在水源太子學舍和萬隆巷弄的租屋裡長住的那段時期,只是三不五時地隨著性子並根據房租迫近程度,就地取材寫一點東西以在充實報紙版面的同時補貼生活。日子過得沒有什麼緊張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能大過充足的睡眠和舒適的身心,卻動輒有一些看似微小的事情能以毫不強求的心態寫得自得其樂。 \n 現在在北京,在這個名為十里河,但住了三個月還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河流過的地方,把平日最規律成塊的時間分別花在租屋的床上、擁擠的地鐵車廂里和公司的電腦前,這種一躺、一站、一坐的組合已經構成十分合理的循環流程,正如世界上每一個被鋼筋水泥和燈光鋪設得光鮮亮麗的大都市裡最為常見的那種規則一般。 \n 日子過得很有些緊張感,人也不知不覺變得「功利」了些,總有上不完的班和接不完的緊跟熱點的稿子。 \n 這大概就是台北和北京的年輕人們生活中的一處極大反差了。我忍不住問Flora,曾經也在台北學習、生活,比我早些到北京工作的學妹,問她想不想念台北,問她那種生活狀態和現在的北京有何不同。 \n 「太多了」、「舒適感」、「節奏感」。一語中的,這不就是兩岸的人們一直樂於爭論的,諸如「小確幸」和「大發展」等種種浮於表面的價值觀衝突背後的簡單邏輯嗎? \n 「但」,她又說到:「我沒法分清,是從學生到工作的身分轉變,還是兩邊城市不同所導致的這些變化。」 \n 「肯定都有。」我吐出這句其實有點模棱兩可的回答,卻得到她不假思索的附議。 \n 一問一答之間,這一過去總覺得多少有些無聊而不願細究的命題似又自然而然地有解了。其實,人突然跨入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生活,並不是那麼不可想象的事情,恰恰可能發生得順理成章。也許不過就是因為畢業了,不得不找一份長輩眼裡的「正業」了,生活的主題和模式也就此改變了。 \n 過膩了在台北的那種學生時代的閒散日子以後,現在這種北京的「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正是我在臨近畢業時所渴求的啊。所以這絕不是什麼可以賴到城市頭上的原罪吧,我想任一個台灣或大陸的年輕人,都很難只用一種生活方式消耗整個青春。大抵舒適的日子過久了難免覺得自己意志消沉,如若被緊湊的生活逼得呼吸困難,誰又不嚮往無所顧慮的狀態呢? \n 此岸生活帶著彼岸 \n 所以,從台北到北京的變化,未必要上升到什麼兩岸文化差異之類的概念,這兩個城市都已經成為我,應該也是Flora的一部分了。 \n 如果我的前室友還記得的話,這是我分享給他的一段話:「它地處偏僻,到那裡去真是麻煩,然而當你到了那裡,卻一點兒真正寧靜的感覺都沒有。你總是能聽到籬笆外面大路上的車流聲。」 \n 它描寫的是一個叫做「金斯菲爾德」的未必真實存在的地方,而我在分享給前室友的時候一點都不覺得突兀。我想說的是,石黑一雄筆下的這個地方讓我想起了我們一起住過大半年的水源:「它地處鬧市,到那裡去還算方便,然而當你到了那裡,卻突然感到一種真正寧靜的感覺。你一點兒也聽不到外面大路上的車流聲。」 \n 他當然能夠懂我的言外之意。而離開台北,習慣北京的我,不就像是正從「金斯菲爾德」進入「水源」的路人嗎?正如在四月飛雪的北京,沿著外面大路從十里河地鐵站往租屋走的途中,我也無法不想起彼岸生活的那種舒適和節奏,它們鮮活,它們卻不阻止我往前走。

  • 大陸人看台灣》台北和北京 都是我生命一部分

    在台灣的時候,我和宿舍的室友經常書信來往,即便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但我們都知道,寫下來,我們就可以談論、記憶。也曾打趣的說,即便日後分開兩岸、天涯再見,也要經常為文唱和,效法千百年前元稹和白居易那樣的交情,他們二人「才學相匹敵,詩皆尚平易,且時相酬答」,故被稱為「元白」。因此,這是我欠台灣前室友的又一篇《北京》故事,「債務」發生日期是2018年4月4日。 \n \n四月飛雪的北京 \n我會記得這麼清楚純粹是因為那天離奇的天氣,當時在這座古都的人們稱之為「四月飛雪」。誰曾想,距我地處東南的家鄉有三千公里之北的北京,硬是憋了一個冬天顆粒未降,反倒在開春之後來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雪,以致連見多識廣的首都人民都不免感慨一番。也就是那個晚上,在少雨的北京完全沒有帶傘習慣的我,出了地鐵站後便一頭扎進雪夜,快步趕回暖和的住處。 \n「今天四月飛雪,一路淋回來,覺得該寫點什麼。」「很好很好。」 \n我脫下滿是白晶的風衣,一邊在微信上和我的台灣前室友說起那個當下的北京。事實上,在漫天飛雪中穿行的回家路上,太多有關彼岸的記憶止不住地迎面而來。不久的從前,我也常常在回宿舍的路上逆天氣而行。只不過那時,天降的是雨。也只不過,比起北京這場反季節而行,毫無規律可言的雪。台北的雨雖然很有季節性,宏觀上可預測,卻還是很會挑你沒帶傘的時候灑得你一身溼潤。 \n天氣影響人的心情,每每到了這種時候,地理和時間上如何遙遠的畫面都毫無延遲地撲面而來,讓你意識到什麼叫「過去的日子還活在你的身體裡」。自年初生活較閒適時寫過兩篇關於台北和北京這組雙城記的文章之後,今年大多數時候,寫作的優先順序都排給了「工作所需」和deadline更急迫的時評。 \n \n台北記憶還活著 \n於是,有時會在深夜完稿一篇四五千字的中美關係分析之後,往地毯上一躺,感慨文學竟被自己遺忘。有時會被剛從台灣度假回京的同事冷不防地提起在台經歷的種種人與事、問及一個畫面相當具體的昔日地名,驚覺自己曾經以描寫這些人事物為樂,亦為一種志業。所有這些感慨和驚覺,大概是我對著室友的微信窗口敲下「該寫些什麼」時的內心戲吧。 \n過去在台北,或者毋寧說分別在水源太子學舍和萬隆巷弄的租屋裡長住的那段時期,只是三不五時地隨著性子並根據房租迫近程度,就地取材寫一點東西以在充實報紙版面的同時補貼生活。日子過得沒有什麼緊張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能大過充足的睡眠和舒適的身心,卻動輒有一些看似微小的事情能以毫不強求的心態寫得自得其樂。 \n現在在北京,在這個名為十里河,但住了三個月還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河流過的地方,把平日最規律成塊的時間分別花在租屋的床上、擁擠的地鐵車廂里和公司的電腦前,這種一躺、一站、一坐的組合已經構成十分合理的循環流程,正如世界上每一個被鋼筋水泥和燈光鋪設得光鮮亮麗的大都市裡最為常見的那種規則一般。 \n日子過得很有些緊張感,人也不知不覺變得「功利」了些,總有上不完的班和接不完的緊跟熱點的稿子。 \n這大概就是台北和北京的年輕人們生活中的一處極大反差了。我忍不住問Flora,曾經也在台北學習、生活,比我早些到北京工作的學妹,問她想不想念台北,問她那種生活狀態和現在的北京有何不同。 \n「太多了」、「舒適感」、「節奏感」。一語中的,這不就是兩岸的人們一直樂於爭論的,諸如「小確幸」和「大發展」等種種浮於表面的價值觀衝突背後的簡單邏輯嗎? \n「但」,她又說到:「我沒法分清,是從學生到工作的身分轉變,還是兩邊城市不同所導致的這些變化。」 \n「肯定都有。」我吐出這句其實有點模棱兩可的回答,卻得到她不假思索的附議。 \n一問一答之間,這一過去總覺得多少有些無聊而不願細究的命題似又自然而然地有解了。其實,人突然跨入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生活,並不是那麼不可想象的事情,恰恰可能發生得順理成章。也許不過就是因為畢業了,不得不找一份長輩眼裡的「正業」了,生活的主題和模式也就此改變了。 \n過膩了在台北的那種學生時代的閒散日子以後,現在這種北京的「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正是我在臨近畢業時所渴求的啊。所以這絕不是什麼可以賴到城市頭上的原罪吧,我想任一個台灣或大陸的年輕人,都很難只用一種生活方式消耗整個青春。大抵舒適的日子過久了難免覺得自己意志消沉,如若被緊湊的生活逼得呼吸困難,誰又不嚮往無所顧慮的狀態呢? \n \n此岸生活帶著彼岸 \n所以,從台北到北京的變化,未必要上升到什麼兩岸文化差異之類的概念,這兩個城市都已經成為我,應該也是Flora的一部分了。 \n如果我的前室友還記得的話,這是我分享給他的一段話:「它地處偏僻,到那裡去真是麻煩,然而當你到了那裡,卻一點兒真正寧靜的感覺都沒有。你總是能聽到籬笆外面大路上的車流聲。」 \n它描寫的是一個叫做「金斯菲爾德」的未必真實存在的地方,而我在分享給前室友的時候一點都不覺得突兀。我想說的是,石黑一雄筆下的這個地方讓我想起了我們一起住過大半年的水源:「它地處鬧市,到那裡去還算方便,然而當你到了那裡,卻突然感到一種真正寧靜的感覺。你一點兒也聽不到外面大路上的車流聲。」 \n他當然能夠懂我的言外之意。而離開台北,習慣北京的我,不就像是正從「金斯菲爾德」進入「水源」的路人嗎?正如在四月飛雪的北京,沿著外面大路從十里河地鐵站往租屋走的途中,我也無法不想起彼岸生活的那種舒適和節奏,它們鮮活,它們卻不阻止我往前走。(洪鑫誠/泉州) \n

  • 白俄羅斯正名白羅斯 不是俄羅斯一部分

    東歐白俄羅斯共和國(Republic of Belarus)駐中國大使館官網16日公告,該國中文國名稱應正名為「白羅斯」,避免中國人把它跟「俄羅斯」(Russian Federation)混為一談。 \n \n公告指出,從語言和語義的角度來講,翻譯成中文時該去掉「俄」字,強調他們「並不是俄羅斯的一部分,也不是俄羅斯的某個區域,更是沒有『黑俄羅斯』這樣的國家」。 \n \n該國官方網站同時易名「白羅斯共和國駐華大使館」。

  • M503事件 唐湘龍:蔡政府坐實「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M503事件 唐湘龍:蔡政府坐實「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民航局為反制M503,暫緩核准廈門航空和東方航空的176班兩岸春節加班機,並去函國際航協(IATA),事後大陸新華社報導IATA回覆。資深媒體人唐湘龍直指「這個政府超不帶種」,連國際民航組織回給台灣的「打臉函」都不敢公布,還要大陸來發布。這不是剛好坐實了「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n \n唐湘龍於《NOWnews今日新聞》論壇評論,返家是基本人權,而剝奪人民返家權利,還拿來當政治籌碼的政府,不只沒資格談人權,根本就該被推翻。民進黨執政不到兩年,光是兩岸關係,敵意、仇恨不斷擴散。若期待政府就事論事,那是自欺欺人、欺中欺台,台灣人實在很有必要及早走出這種「政治幼稚病」。 \n \n國際民航組織表示M503沒問題。是有需要且安全的航線,也是專業認可的航線。2007年就核准,2015年就開通的航線。完全為M503背書。兩岸氣氛好,大陸會讓著台灣一點。蔡英文政府爭一個自己管不到、國際不支持的航線協調,姿態就低一點,理智一點。總是擺出一副「不讓我,就翻臉」的態度,「是非」擺一邊,還想用杯葛兩岸春節包機來達到促談假象。唐湘龍直言「最好不要有意外,如果有意外發生,這個政府會吃不了,兜著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