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七個委員會的搜尋結果,共07

  • 綠委楊曜凸槌投給自己 藍拿下7席召委、綠9席

    綠委楊曜凸槌投給自己 藍拿下7席召委、綠9席

    立法院今進行召委選舉,除了國防外交、教育文化委員會採推舉外,其餘6個委員會由抽籤決定。除了經濟委員會外,國民黨在七個委員會均拿下一席召委,民進黨拿下九席召委。 \n \n值得關注的是,民進黨原本在衛環委員會可拿下兩席召委,但因民進黨立委楊曜投給自己,導致劉建國與王育敏均為四票,抽籤由王育敏拿下召委。 \n \n在交通委員會中國民黨立委陳雪生、民進黨立委鄭寶清、葉宜津各得5票後進行抽籤,第1個上場抽的陳雪生抽中2席中的1席,高興地振臂慶祝,隨後鄭寶清退出抽籤,另一席召委由葉宜津擔任。 \n \n在內政委員會中國民黨立委黃昭順、民進黨立委陳其邁、姚文智各得5票後進行抽籤,第1個上場抽的姚文智沒抽中召委,一臉無奈,兩席召委分別由黃昭順與陳其邁擔任。 \n \n \n召委名單如下: \n內政委員會:國民黨立委黃昭順、民進黨立委陳其邁;外交國防委員會:國民黨立委江啟臣、民進黨立委劉世芳;經濟委員會:民進黨立委林岱樺、民進黨立委蘇震清;財政委員會:國民黨立委盧秀燕、民進黨立委徐國勇;交通委員會:國民黨立委陳雪生、民進黨立委葉宜津;教育文化委員會:國民黨立委陳學聖、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司法法制委員會:國民黨立委林為洲、民進黨立委段宜康;社福衛環委員會:國民黨立委王育敏、民進黨立委林淑芬。

  • 國會改革 立院委員會先回歸專業

    國會改革 立院委員會先回歸專業

    立法院昨(19)日開議,國會改革是一項重大議題,希望可以讓議事中立、公開,並強化國會監督權,前立法院法制局長羅傳賢今日投書中國時報時論廣場,認為要讓國會改革名實相符,立法院的委員會規則也應修訂。 \n \n羅傳賢表示,立院常設的八個委員會中,財政、經濟、交通、衛環等四個委員會較熱門,內政、教育、外交國防、司法則較為冷門,目前制度讓立委除了參加一個委員會外,還可再另七個委員會列席,造成不少立委為了爭取曝光而遊走各委員會,反而無法發揮其專業能力。 \n \n羅傳賢也點出,也些黨團採用年資積分或抽籤來分配立委所屬的委員會,如此恐讓期待立院新氣象的民眾失望。以上屆立委為例,立委曾巨威明明是財政專家,卻有2個會期被分配到司法委員會。 \n \n為解決此問題,羅傳賢建議委員會可以分為熱門與不熱門兩類,每個委員可以各擇其一加入,廢除列席制度,除了受邀在公聽會上發表意見外,不得在非所屬委員會中發言,落實委員會專業化及自由辯論的原則,使國會改革名實相符。

  • 奇聞軼事-最牛部門 名稱64字落落長

     大陸國務院機構整併讓不少部會名稱變長,大陸網友則爆料,最長的政府單位名稱藏於地方。湖北省有個部門名稱多達六十四個字,居大陸部門名稱之冠,稱得上「沒有最長,只有更長」! \n 下面這段文字你能一口氣念完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東縣神農溪旅遊景區國家五A級新旅遊項目開發區景區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景區及周邊治安綜合治理工作領導小組」。 \n 不要懷疑你的眼睛,這長達六十四個字的大陸部門名稱真的存在,它驚人的字數也讓它摘下大陸部門名稱之冠。 \n 根據網友爆料,第二名的是「湖北省推進武漢城市圈全國資源節約型和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共四十五個字。第三名則是三十七個字的「廣西壯族自治區綜合治理委員會刑滿釋放解除勞教人員安置幫教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有網友說,要一口氣唸完這些部門名稱,訣竅是要先憋上大一口氣,再一鼓作氣快速念完,否則「恐怕會斷氣」。

  • 綠今提公投修法 藍:非擋不可

     兩岸和平協議交付公投的話題延燒,藍綠攻防的戰場也延伸到立法院。民進黨團昨天提案修《公民投票法》,增訂兩岸政治協商須交付公投等規定。不過國民黨團擔心綠營夾帶「降低公投門檻」的其他提案版本闖關,揚言在今天的程序委員會「非擋不可」;民進黨團則反批,這證明馬的「公投說」只想騙選票。 \n 馬英九總統日前拋出「兩岸和平協議」交付公投議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提出修《公投法》回應,該黨立院黨團昨正式提出《公民投票法》修正案,增訂第十六條之一條文,規定政府若要與中國進行政治性協商,應事前獲得公民投票通過授權;遞交協議後,也應送交公投後始生效。 \n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兩岸分離而治、互不隸屬,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一中原則,從未放棄武力併吞中華民國,民進黨為維護國家主權的獨立與完整,才提出基於主權在民原則的修法案。 \n 不過國民黨團書記長趙麗雲質疑,目前民進黨已有多達七個版本的《公投法》修正案在程序委員會,重點都放在降低公投的提案、連署或成案門檻,一旦修法通過,未來只要少數人同意便可通過公投,將形同以「少數」來代表台灣共識,「這樣的修法能不怕嗎?」 \n 趙麗雲表示,現行《公投法》已將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納入全國性公投的適用事項,因此《公投法》完全沒有修法的必要性,國民黨團將於今天立法院程序委員會封殺綠營相關提案。 \n 對此,民進黨團幹事長蔡煌瑯表示,修法是馬英九的「照妖鏡」,如果國民黨團擋下《公投法》修法提案,等於是拆穿了馬的連篇謊言,也證明「和平協議交付公投」是為在明年大選騙選票才提出的假議題。 \n 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指出,根據過去馬政府執政三年的兩岸協商經驗,所謂「民意支持」根本是用民調決定,且是經刻意操作的民調,因此民進黨團主張一定要透過公投,確保人民能直接行使同意權。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則說,馬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今天就可揭曉。

  • 中市議會首度過招 綠拿下三席召集人

     台中市議會藍、綠兩陣營,昨日首度交戰!展開第一次黨團協商,藍、綠分由書記長黃馨慧、總召陳淑華領軍,藍營主張一讀由各委員會審查,綠軍力主以聯席會審查;七個委員會中,民進黨拿下法規等三個委員會召集人,同心、日新兩次級團體各擁兩席召集人。 \n 台中市議會六十三席議員中,國民黨廿七席、綠營廿五席,親民黨一席、無黨籍十席;泛藍次級問政團體中,以議長張清堂為首的同心會有十八席,副議長林士昌領軍的日新會十七席。兩軍合縱、連橫在議事運作上,具有絕對影響力。 \n 台中市議會屬直轄市議會,運作上將比照立法院採政黨協商模式,昨天市議會兩黨團首次交戰,由議長張清堂主持;分別討論預算審查方式及政黨、黨團所屬市議會委員會數目等議題。 \n 藍、綠兩陣營首次協商就針鋒相對,藍軍主張預算審查一讀程序採各委員會審查,反對民進黨以聯席會審查方式,以免各議員發言沒完沒了,沒有效率。議長張清堂說「順比較要緊啦!」民進黨傾向以聯席會審查。 \n 七個委員會中,民進黨極力爭取三個委員會;祕書長蔡文雄說,除民進黨團外,藍軍有日新會、同心會等,建議三分天下做適度安排。張清堂裁示,日新、同心會各分配兩個委員會,民進黨除兩個委員會外,再加法規委員會,召集人由各委員會自行推選。 \n 市議會規畫七個委員會包括民政、財政、教育、交通地政、警政衛生、工務建設委員會,另各委員會推派人員參加法規委員會;最熱門是財政、警政衛生委員會議員人數最多,民政委員會最少。蔡文雄說,將再進行人數調整,各委員會九至十一人。

  • 提高中市議事效率民進黨團:比照立院協商機制

     台中市議會民進黨團總召陳淑華、副總召廖述鎮、幹事長何明杰等人,昨天到台中市議會第二辦公大樓拜訪市議長張清堂,要求市議會七個委員會中,三席召委由民進黨市議員擔任,主張未來市議會運作應比照立法院的黨團協商,切莫再用過去政團協商模式。 \n 議長張清堂指出,民進黨建議將與其他議員討論後再決定,無論採政黨協商或政團協商,希望未來議事運作都要以效率為最高原則。 \n 中市議會六十三席議員中,民進黨占廿四席,與國民黨廿七席分庭抗禮,民進黨團要求未來台中市議會七個委員會中應給民進黨三席召委。 \n 陳淑華等人向議長張清堂反映,希望未來議事運作應採黨團協商,就是國民黨、民進黨、無黨籍三黨協商,如果協商無結果,最後再由議長出面處理。廖述鎮說,台中市現在已經是直轄市,過去縣議會採取次級團體、小山頭協商模式已不適宜,應像立院採政黨協商處理。 \n 代理副祕書長陳健表示,將與其他議員討論後再做決定。 \n 台中市市議會七個委員會分別是民政、財政、教育、交通、警政衛生、工務、法規。

  • 「關說」之後又如何?

     台灣高等法院日前因最高法院法官為子肇事逃逸關說一案,召開了自律委員會,歷經了破天荒的七個小時「挑燈夜戰」的討論和爭辯,終將涉及關說的高明哲庭長移送監察院議處。自律委員會的處理,在此司法形象連番遭受重創之際,多少讓社會大眾重拾對司法的一點信心。 \n 但是,問題並未到此就結束。雖然司法院先對涉及關說法官祭出公務員懲戒法停職處分,並將最終的懲處結果留給監察院及公懲會,但可想而知,結果至多是撤職。甚至可能只是記過、降職、或減俸,落得雷聲大雨點小的結果。 \n 其實所謂關說,簡單講,就是把門關上私下說,因為說的內容見不得人,所以才要關起門來說。許多身經三十年以上的資深法官就曾親口對筆者坦承,在他們從事辦案的司法生涯中,遇過不少關說的壓力;有的是庭長親自出面,有的甚至來自院長的指令。也就是說,關說在司法界早已蔚然成風。 \n 但我們都知道關說是一種令人不齒的惡行,設想有一天我們自己不幸變成了被害人,而加害人非但不認錯,竟透過關說的手段再製造出一個不公不義的判決;這種傷害已不是單單用金錢賠償就能彌補的,因為它已干涉了司法審判的獨立與公正,是整個國家的信譽都賠了進去。 \n 有人說,關說案若成立,有可能成立刑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的枉法裁判罪,但仔細搜尋司法判決網路系統,可以發現該罪實難成立。因為法律人善於玩弄文字遊戲,且法律是一種社會科學,對同一種法律問題本來就會存有不同的見解,例如甲說、乙說、丙說…等等,縱有關說一事,也很難舉證法官的判決是枉法裁判。 \n 觀諸貪汙治罪條例的所有相關規定,多須有對價關係(即行賄及收賄)為其構成要件;而依據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的規定,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或於檢察官偵查時,證人、鑑定人、通譯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結,而為虛偽陳述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上開刑責都相當嚴重,因為它們所欲保護的法益,均為司法審判的廉潔或公正性。但同樣是侵犯審判獨立與公正的關說,其惡性並不亞於上開罪行,然遍翻整部六法全書,卻找不到一條適足以規範的刑事法規,豈非一大漏洞? \n 無怪乎司法界會有這種不良的風氣,這是立法者應該要正視的問題。而正本清源之道,不論是從法官法,或一般刑事法規,都應該盡速增定相關刑責才是當務之急。 \n (作者曾任執業律師,目前於最高法院擔任法官助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