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三中隊的搜尋結果,共15

  • 遭背叛的英烈?紀錄片《疾風魅影》再現老黑貓生命史

    遭背叛的英烈?紀錄片《疾風魅影》再現老黑貓生命史

    導演楊佈新首部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紀錄台灣飛行員駕駛「史上最難駕馭」的U-2偵察機,巡航7萬呎高空的膽識與理想。他無意神化軍人,只想還原大時代下小人物的真實血淚,對國家的忠誠,以及歷史無情的背叛。 \n \n黑貓中隊是冷戰時期為偵察大陸軍情,因應台美總統共同簽署合作的高空偵照「快刀計畫」而成立。在1961至1974年間,隊中28位飛行員完成220次偵察任務,但僅16位全身而退,折損10人,並有2人被俘。但因事涉國家最高機密,直到1990年,被俘隊員張立義及葉常棣返國,這支空軍史上最神秘的部隊,才逐漸揭開其神秘面紗。 \n \n當年黑貓中隊駕駛的U-2偵察機,是美方88天內急迫完成的原型機,極難駕馭,能飛U-2的都是台灣空軍的一時之選。他們付出心血所取得的空照圖情報,不僅幫助美國掌握大陸軍事狀況,北約等民主陣營亦從中獲得最大的利益,可說牽動整個冷戰局勢。 \n \n然而,1974年美方片面結束快刀計畫,台灣甚至比中國還晚知道任務結束,楊佈新感慨軍人付出忠誠與生命,卻始終遭到歷史無情的背叛,因此他橫跨三大洲、飛行近4萬公里,尋訪黑貓中隊飛行員的足跡,希望還原他們生命真實的面貌。 \n \n《疾風魅影》追溯張立義及葉常棣從桃園基地05-23跑道起飛,遭擊落俘虜,直到1990年才獲准回台,長達28年的漫長等待;並尋訪第一代黑貓教官陳懷的下落,在其家屬陪同下,在江西南昌的亂葬崗找到其骨骸。 \n \n陳懷曾是蔣介石最喜愛的飛行員,但1962年任務遭擊落,好友追思禮拜卻反被軍方批判洩露機密,如今又限於陸方戒嚴保密,仍遲遲無法返歸福州老家。一世英烈落得如此下場,更讓楊佈新不勝唏噓。 \n \n又如黑貓教官華錫鈞,在快刀計畫結束後赴美普渡大學研讀航空工程,等到國內要發展航空工業,卻又義無反顧回來幫忙,參與經國號戰機(IDF)研發,他承擔國機國造的榮辱,卻還得面對國人的訕笑。 \n \n有感於這些老英雄在那最壞的時代活出了無比的勇氣,楊佈新藉由記錄下他們對國家的忠誠,如何被背叛,以及對飛行的執著與挫折,以此向這些老黑貓們致敬。

  • 揭密黑蝙蝠中隊──損失慘重 解除對陸偵測任務(三)

    我記得我們是在9月5日(星期日)上午先由總司令召見,下午再搭乘日航Convair CV-880飛大阪轉東京,換乘泛美波音707飛舊金山,再乘聯合航空DC-8飛華府,抵達時已經是6日凌晨近6時,中情局派車接我們到馬利蘭州的Patuxent River海軍航空基地去受訓兩個月,美國海軍資深飛行教官Jim Winn也跟隨我們前往,因他對我們開始飛P2V的訓練情行都十分了解,因此仍舊負責整個訓練規畫,協助我們訓練的是美國海軍第30巡邏中隊(VP-30),10月29日(星期五)結束訓練,這段期間我們趁假日到馬利蘭州的Baltimore市及美國首都華盛頓觀光。訓練期間,我擔任正駕駛的飛行時數是36小時20分,副駕駛的時數是44小時30分。 \n \n干擾器無法修復 \n \n我們於11月7日踏上歸途,當晚自首都華盛頓搭乘西北航空班機經皮茲堡、克里夫蘭抵芝加哥,次日凌晨再換乘西北航空Boeing 320B自芝加哥飛西雅圖,再由西雅圖飛東京,然後從東京飛那霸,於11月9日(星期二)中午回到台灣。 \n我們回到新竹後,P-3A尚未抵達,所以我們仍然飛了一陣P2V。後來兩架P-3A先後由美軍飛到新竹交給黑蝙蝠中隊,我到民國55年7月7日才第一次在台灣飛P-3A,那天共飛了4小時10分,在新竹本場起落,練習了10次著陸飛行。接下來一直到民國56年1月,我大都是飛訓練任務,只有在民國55年10月13日出過一次「知更鳥任務」。 \nP-3A一直沒有深入中國大陸出任務,因為原來的P2V只有一種反制裝備干擾米格機的射控雷達及一種對薩姆二型(SA-2)飛彈的干擾系統,在裝備上已無法取勝中共武力,現在的P-3A雖然增加了對中共戰管雷達CRC的干擾,但這種裝備的干擾器有問題,一直無法修復,所以就無法出大陸內陸任務。因為中共的裝備改善的速度已超過我們的配備,黑夜攔截我機的技術也有進步,黑蝙蝠中隊對大陸偵測損失越來越慘重,所以台灣就不願再將優秀的黑蝙蝠隊員再送到中國大陸做無謂的犧牲,民國56年技術情報研究組宣布解除深入大陸的偵測任務。 \n到民國56年1月19日,我結束P-3A的訓練飛行時,P-3A共飛了212小時35分,P2V共飛了351小時45分,C-47共飛了5小時。 \n \n執行南星三號任務 \n \n隨著大陸偵測任務的解除,A分隊也解散了,我們這一分隊的幾位飛行官,就是上述到美國接受P-3A飛行訓練的劉鴻翌、庾傳文、王國璋及我幾個人,就調到「南星三號」去越南支援美軍執行特種作戰任務。 \n以中華航空公司名義前往越南、寮國。 \n我們之所以會到越南出任務自然又是美方的要求。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法國在英國的支持下又重新回到越南,與宣布獨立的越共領導者胡志明的軍隊發生戰爭,最後法軍在奠邊府一役戰敗,法軍自越南全面撤退。日內瓦協議以北緯17度將越南分為南北兩方,北方由胡志明領導的越共控制,南方則成立吳廷琰總統管轄的越南共和國,其實,這個政府是由美國支持的。 \n越南並未因分為南北之後而安定,北方的越共不斷潛入南方進行宣傳及游擊戰,導致美國出兵干涉,並尋求其他國家的協助,黑蝙蝠中隊才會在美國中央情報局要求下,以中華航空公司名義掩護中華民國空軍身分,在越南、寮國從事特種任務。 \n中華航空公司是民國48年12月16日由當時的空軍情報署長衣復恩籌措二十萬元創辦的,華航草創初期,主要承接國防部馬祖軍中包機運輸業務。自1961年起,適逢中國和緬甸當局合作,對效忠我國的滇緬游擊隊展開清剿行動,緊接著寮國抗共戰爭及越戰爆發,而此時華航也相繼和寮國飛霞航空(Veha Akat)、越南航空及美軍後勤運輸單位簽約,承租C-47、C-46、C-54運輸機(包含飛機、駕駛與機組人員)給當地航空公司,進行「北辰」和「南星」運補計畫,華航的人員、資本也就是因這些任務才逐漸累積,實力才逐漸壯大。 \n黑蝙蝠中隊執行「南星三號」任務時,總共有六架C-123,其中四架經常在越南,兩架則飛回台北交由華航檢修,後來越南組員飛其中一架時撞山,只剩五架。 \n黑蝙蝠中隊在民國51年剛開始以C-123在越南出任務時,隊員是到美國受訓的,但後來都是美國教官到新竹來訓練隊員,當時美國教官住在台北陽明山宿舍,以C-47往返松山機場與新竹基地,等我到越南飛C-123時,也是在新竹基地接受美國教官訓練的。那時我們之所以會這樣密集接受C-123訓練,是越南戰況相當吃緊,亟待空中支援地面美軍作戰,這也是為何黑蝙蝠中隊要積極執行「南星三號」任務的原因。我們以中華航空公司的名義,駕駛C-123在越南幫美軍做空投、空降、運補的任務,新竹只是後勤補給單位及C-123訓練基地。(待續) \n

  •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耗時六年紀錄拍攝 揭黑貓英雄的神秘面紗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耗時六年紀錄拍攝 揭黑貓英雄的神秘面紗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紀錄片,由導演楊佈新耗時6年的尋訪拍攝 ,飛越39,630公里,穿越三大洲,橫跨太平洋、台灣海峽、大 西洋,並長征美國、加拿大、英國、北京、江西、南京、福州等地的 影像紀實,片中52人以上的親身訪談,超過30個版本的剪輯,這 一切的堅持,為的就是還原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的歷史真貌 ,訴說這一頁被遺忘的歷史。 \n \n黑貓中隊是台灣空軍史上最神秘的高空偵察中隊,只有28位空軍精英中的精英能成功結訓,執行冷戰時期神秘的台美合作任務「快刀計畫」。因為任務常為夜間出巡,巡航70,000英呎,一人一機, 機腹下裝備有直徑達90公釐的攝影機鏡頭,故稱之為「黑貓」。 \n \n任務內容是經由雙方總統簽屬同意執行任務,從桃園基地或泰國美軍基 地起飛,跨越台灣海峽至中國大陸拍攝偵察空照圖,帶回珍貴無比的 戰略情資由雙方共享,他們堪稱是第一代的Google Map,但每趟任務卻只有五成的機率可以平安回家,邱松洲教官表 示:「這個或然率比玩俄羅斯輪盤還要危險。」蔡盛雄教官也說:「 我經常訓練與等待任務後,半夜就開著車到台北一直繞、一直繞,只 想感覺到活著。」 \n \n他們用性命和青春去駕馭最困難的U-2偵察機, 從1961年到1974年,14年間共執行220次任務,只有17位成員全身而退,其中2位成員葉常棣與張立義在任務中遭共軍擊 落被俘近20年,幾經波折,青年已成白頭,終於在1990年9月 4日得以返台歸隊。 \n \n本片導演楊佈新一直有個飛行夢,他雖執導過《愛情白皮書》、《戀香》等電視劇,但一直渴望能拍出一部不受商業羈絆代表自己志業的作品。6年前,因緣際會之下他開始籌拍《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紀錄 片,從時代格局、軍事領域逐步深入了解, 將黑貓中隊的真實人生一步步拼圖。除了拍攝, 他更成為黑貓英雄們的好朋友,祈願留下老黑貓教官們無悔穿越夢想 與飛行的生命旅程,共同為下個世代留下一個關於戰爭與和平的備忘錄。《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將於2018年10月26日全台 上映。

  • 兩岸史話-青島東路三號

     一次有二位二年級生,早上3點了,還在點電石燈下日本象棋,而我4點就要起來煮飯,我對他們說:「請不要下了。」卻被回罵:「清國奴」。 \n 在淡水太冷又太餓,南瓜、地瓜找到了就生吃。部隊的編制是很不公平的,有關係的就在中隊指揮班、營部及守衛排,他們不必去工作。豫(預)科約5百人中,台灣人在二年級有18位,一年級占30多人,這些人構成第三、第四中隊,一部分到重機槍隊。醫專一、二、三年級是第二中隊,台灣人的比例是3成以上,意識對立比較嚴重。 \n 被辱罵清國奴 \n 淡水後期我在炊事班。一次有二位二年級生,早上3點了,還在點電石燈下日本象棋,而我4點就要起來煮飯,我對他們說:「請不要下了。」卻被回罵:「清國奴」。我氣不過就挑戰他們,先把一位踢到階下,再專打另一個。翌早他們叫一群台北三中出身的要來修理我,幸虧班上曾當學生委員的河村淳一兄趕來,問明理由。我讓他們先說,而後我再說明;他們沒有否認。他們一群被瘦瘦的河村兄又訓帶罵:「誰再找他麻煩,都算我的。這是什麼時代,虧你們還會罵出這種話。無恥。而且不知反省,無知。」 \n 我們班長山崎兄是台南一中(現台南二中),他就是沒有差別意識,班上才擠上3位沖繩人(石原、波平、平良)、4個台灣人,在17個人中占7人。 \n 六一部隊5月初移動,我們中隊殿後。5月9日中午吃了中飯及帶晚上便當,由淡水走到關渡,坐上了3艘「大發」(可載一個加強排)。由淡水河、在紅樹林中南下,而後渡到對岸成仔寮,已經近黃昏;由此走到十八份,在水田中的小路走向山路。我們營房只有空架。當夜我與林丕煌兄站12點到2點的崗,B24飛來在北邊部落扔了燒夷彈,燒了路邊的民家。 \n 六十六師是在東部成立,來守台灣西岸的北部,我們大隊的任務有三: \n 一、構築陣地,防守敵人對林口機場的空降攻擊。 \n 二、如敵人由桃園街道(舊西部縱貫道路)要進入台北盆地,第三、第四中隊要扼守要地加以攻擊,待大隊的主力援助。 \n 三、敵人占領台北盆地後,要派「挺身攻擊隊」,加以夜間的拔刀攻擊。 \n 這種由台大工學部出產的粗糙日本刀是漆成黑色。我讀中學時學柔道,也被選過「切隊」。夜間攻擊,1945年1月在中學已受訓。3人一組,指揮牌是前黑後白,3人還要帶通過鐵絲網的用具。可憐我的手榴彈投擲很差,不到30公尺;拔刀也怕,怕先傷到自己的脖子。而且學部二年級以上要歸校,醫專、醫學部的一年級以外,部分歸校、部分去圓山受訓當軍醫,所以我們一班由17人減到9人。不但如此,滿18歲以上的日本人要在6月中旬入伍,到正式的部隊。一再鼓勵去考特別幹部候補生,入伍就是上等兵,一個月升一級,半年就升為少尉。但是很少人去,大家還抱著能回校讀書的希望,所以才有那次分四批的回鄉探親計畫。 \n 大家都染瘧疾 \n 第三批(林丕煌、蔡培峰、石玉峰)6月1日出發,就在5月31日台北市被大轟炸的隔天。他們怕火車不通,不過還是順利地走了。他們歸來之前一天,6月6日我們第四批才動身。當時火車從台北到台南要12小時,翌早由車站一路走到六甲頂的疏散地。 \n 吳家果園有一個池子,池中有一群白鵝。我們一家人住在一個大榕樹下的房子。不好的消息是當地近十家,數十人差不多都患了瘧疾。父親放在我的房子的硫酸奎寧,5月1日的燒夷彈把它們燒壞了。沒有奎寧,父親只好用中藥。雖然大家都染病了,幸好沒有人死亡。 \n 我有空就找台南的小學朋友,騎腳踏車看看市內,當時正是街路邊的鳳凰木盛開那紅色花朵的時節,有時紅花甚至蓋過已經茂盛的樹葉。 \n 父親自1月起就在家當密醫,我已從郵局存款中提5百元回家。當時6升1斗(14台斤)的米40元,地瓜簽就看品質論價,去皮、沒有去皮,是否有滲入變質的菜相,可差很多。不過家裡的經濟情形,看起來沒有那麼窮迫。當時大家都知道「兵與臭蟲」的故事。 \n 其實自淡水騷擾我們的不是臭蟲,而是衣虱。回家衣服都用大鍋煮過。臭蟲倒是以後去火燒島才見到了,我們是用「馬拉松」(Malathion),經過兩次才把它制阻了。 \n 回家瞭解家人的生活、體況及疏散地是否安全。探看朋友,小學交的4位朋友一直不散,中學是沒有深交的朋友,不過有事情找我,也不會不理或不大說話。事實上家裡不准說日語,在廈門除了課堂外就是廈門話的天下。回台日語比別人差,所以也不大開口。去了豫(預)科,進了部隊四周都是日本人,所以日語稍有進步。父親會挖苦「狗仔腔」,不過不會動手掌了。(待續)

  • 一只臉盆 見證黑蝙蝠悲壯史

    一只臉盆 見證黑蝙蝠悲壯史

     「我不知先生葬在何處,只能憑藉這個飛機殘骸製成的臉盆和這把泥土,遙想他!」黑蝙蝠中隊成軍的廿年間,共一百四十八名隊員為國犧牲。其中已故的尹金鼎少校是執行「老鷹119任務」時捐軀,他的遺孀(右三,黃筱珮攝)將收藏品借給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展出,讓國人知道這段悲壯的歷史。 \n 新竹市文化局指出,黑蝙蝠中隊成立於民國四十一年,解編於六十一年,這段歷史不容被淡忘。 \n 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即起展出「老鷹奮起與隕落」主題特展,是五十年時執行代號「老鷹121及119任務」機組員的事蹟。 \n 為緬懷家人,黑蝙蝠中隊已故少校尹金鼎的遺孀楊昭蓀,及長子尹之任特地從美國回到台灣。八十二歲的楊昭蓀說出一段感人故事,她借給文化局展出的臉盆,是老伴當年執行任務失事的飛機殘骸製成的;那把泥土則在老伴失事的地點所撿拾的。 \n 尹之任說,父親失事時,他十一歲,母親辛苦帶大他們四個孩子。當時兩岸關係緊張,他們無從得知父親失事詳情,只知道父親失蹤。直至八十七年、亦即事發後卅七年,全家人才有機會到父親失事地點「大連」去追憶他。到當地時,一位好心的孫老先生把飛機失事殘骸製成的臉盆送給媽媽珍藏。 \n 尹之任說,父親出任務的P2V-7U機,飛抵大連時正準備低空登陸,遭共軍擊落,全機十三人罹難。據說,當地人曾為十三名捐軀者立碑,但文革時期都被摧毀。 \n 尹金鼎少校的同袍李崇善、何祚明、金宗鑑等昨天也到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懷念這位老友;有些已故隊員的子孫看展覽,想起先人忍不住感傷拭淚。

  • 兩岸史話-解開戴笠空難身亡之謎

     1945年9月3日,日本無條件投降,一○四中隊首先奉命進駐南京明故宮機場,隨後國民政府遷都回南京,該隊連續3個月,夜以繼日完成復員還都之艱鉅任務。 \n 1942年底,衣復恩在赴美一載習得美軍標準的長途(民航)飛行技能後,成為第一位單機飛越大西洋後又再飛越駝峰航線的中國飛行員。隨後這架C-47被命名為「大西洋」號,也是中國空軍獲得的第一架C-47,並取代原先DC-2機的任務,成為蔣委員長的座機,衣復恩也就順理成章成為蔣專機駕駛的座機長。 \n 空軍空運隊新成軍 \n 1943年美方鑑於歐戰勝利在望,建議航空委員會成立空運部隊,先撥四架C-47運輸機,由航校二期的王漢勛出任隊長,唐元良為副隊長,另借調歐亞航空的民航駕駛員林大綱,臨時以少校軍階任命。同時王漢勛邀服務驅逐部隊五載五期的張光明(張原將派職八大隊任副大隊長)加入行列。這就是中國空軍空運隊成軍時之雛型與先驅。 \n 空運隊的任務主要是政府人員及軍事物資的運輸。空域以四川為中心,涵蓋大西北、雲南、廣西等地。隊部設在成都太平寺基地。1943年10月28日,林大綱、井守訓駕C-47前往印度汀江,準備接運官校十三、四期,在美完成戰備訓練,準備返國的第二批新血;為避開日機攔截,夜航駝峰時失蹤,十三期的彭成幹、林天彰、楊鼎珍,十四期的羅謹愉、高士恒等5位熱血青年,出師未捷身先殞,此為空軍建軍以來最慘痛的損失! \n 空運隊成軍於抗戰後期,發展頗速,駕駛員多由空軍官校十三、十四期,赴美接受過B-25轟炸機訓練者擔任,少數則由戰鬥部隊轉任。至1944年,一年間中國空軍已有C-47機廿九架,航委會周至柔主任,更將從美國剛完訓的官校十九期驅逐科學員,全數調到空運隊來,這股生力軍日後不但是中國空軍空運部隊的骨幹,也促進了日後民航的發展。 \n 1943年11月14日,胡碧天、王曾漢駕C-47華山號,飛往恩施前進基地,雲霧中撞山失事。1944年1月19日粵籍老飛行員容章灝,駕2053號小比機(Beechcraft),飛至利川時,因天候惡劣,撞毀於七洋山上。 \n 5月16日又一架C-47從印度飛返昆明途中失蹤,飛行員是楊偉廉及吳人光。1944年8月7日,王漢勛隊長、唐元良副隊長,從雲南霑益起飛,準備空投補給品給遭圍困的衡陽守軍,不料卻在湖南芷江附近撞山失事,機上另有孫鐘岳,許葆光兩位飛行員。(張光明因牙痛臉腫,由許葆光代出勤,幸與不幸、生死一線。)及吳之驊通信長、通信員賀瑞華。全機無人生還。 \n 王漢勛隊長殉職後,衣復恩奉命接掌空運隊,但仍擔任委員長座機駕駛之責,平時從事隊員的訓練、考核工作。由於C-47的飛機逐漸增多,張光明次年則奉派籌組一○四中隊並第三度擔任中隊長職。(張曾任卅二中隊長、伊寧第一教導中隊長) \n 日以繼夜復員還都 \n 1945年9月3日,日本無條件投降,一○四中隊首先奉命進駐南京明故宮機場,隨後國民政府遷都回南京,該隊連續3個月,夜以繼日完成復員還都之艱鉅任務。 \n 戰後中國空軍由美國購進一批C-46剩餘軍品,1946年初空運隊擴編為空運第一大隊,大隊部設在南京首都明故宮機場,衣復恩任大隊長,楊榮志為副大隊長。下轄四個中隊,每隊編制20架飛機,飛機近百架,除一○四隊因兼任專機任務,飛的是C-47機,駐防南京明故宮機場外,張光明隊長,阮堅煜副隊長、後為林冠群。一○一、一○二、一○三,三個中隊皆使用C-46機。 \n 一○一隊駐防上海江灣機場,由楊道古、烏鉞分任正副隊長。一○二及一○三中隊則駐防北平西郊機場,一○二隊長李廷凱,一○三中隊周伯源任隊長,馮俊忠為副隊長。駐北平的一○二與一○三兩個中隊,先是由副大隊長楊榮志坐鎮。戴笠事件後3月,人事檢討,楊榮志調職總部,張光明調升第一空運大隊副大隊長,駐守北平。 \n 1948年元月空軍總部又成立一個空運大隊,編號為空軍第廿大隊,原空運大隊楊榮志升任大隊長,而原空運第一大隊則改名為十大隊,仍由衣復恩任大隊長。 \n 來台後,一○四中隊駐防台北松山機場,迄1954年7月更名為專機中隊。 (待續)

  • 戀戀幸福滋味 濃濃眷村美味

    戀戀幸福滋味 濃濃眷村美味

     「新竹市眷村藝術季」廿七日將在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前廣場熱鬧登場,主辦單位文化局精心規畫了「眷戀七○年代群星會」、「幸福滋味vs.眷村美味」愛心公益市集、「眷村主題特展-愛國發財夢」、「眷村電影院」及黑蝙蝠中隊文物館周年慶等一系列活動,讓民眾重新回味濃濃的眷村味。 \n 文化局長林榮洲表示,眷戀七○年代群星會邀請了殷正洋、吳秀珠、閻荷婷、蔡一紅等資深歌手及樂團演唱。「幸福滋味vs.眷村美味」愛心公益市集,提供徐州撒子、山東大餅、韭菜盒、大陸餅、福州包、辣味香腸、蔥油餅、花捲等一千份眷村美食供民眾享用,民眾可持九至十月發票兩張兌換,發票全數捐給弱勢團體。現場還有街頭藝人「尬技藝」,趣味造型氣球、創意編織、環保DIY、毛線玩偶工藝、人像素描等。 \n 「眷村主題特展-愛國發財夢」展出民國卅九年至七十六年間,政府為籌措經濟建設發行的愛國獎券,精挑軍事國防、國家慶典主題,即日起於眷村博物館展出。 \n 「眷村電影院」十一月六日至十三日於影像博物館,將播映歷年來以眷村文化為主題的電影,包括《好國好民》、《香蕉天堂》、《暗戀桃花源》等十一部經典影片。 \n 黑蝙蝠中隊文物陳列館成立三周年慶活動,精心規畫出版黑蝙蝠中隊繪本書《飛機的秘密》,以淺顯易懂圖文並茂方式呈現。

  • 黑蝙蝠隊慶 老戰友重聚憶當年

    黑蝙蝠隊慶 老戰友重聚憶當年

     前空軍「黑蝙蝠中隊」十七日舉行成軍六十一周年隊慶茶會,五十多名當年出生入死的隊員們齊聚一堂話當年,有的攜家帶眷、有的獨自一人,老兵們在文物陳列館中睹物思人,回憶當年並肩作戰的事蹟,場面溫馨感人。 \n 空軍司令部上校李嘉錠表示,黑蝙蝠中隊民國四十一年成立,在中華民國空軍歷史上具重要的地位,特別是冷戰時期,對中國大陸不論是電子偵蒐、及與美方的情報交流,都相當有助益。 \n 前黑蝙蝠中隊隊長呂德琪表示,黑蝙蝠中隊已成立六十一周年,當年與隊員們出生入死的戰役,依舊歷歷在目,希望藉由每年隊慶的舉辦將黑蝙蝠中隊為國犧牲奉獻的精神永傳承。 \n 老隊員們回憶,當年每次出任務都是一次生死攸關。李崇善上校在他所著《黑蝙蝠中隊─赴湯蹈火》一書中提到多位壯烈犧牲的英雄,例如民國五十年初,朱振三少校因表現良好獲先總統蔣公召見嘉勉,但同年十一月執行「老鷹一一九任務」時就為國捐軀,得年卅五歲,當時才新婚不久,留給隊友們無限懷念與感傷。 \n 新竹市長許明財表示,國共冷戰期間,美國人出飛機,我們出人,黑蝙蝠中隊的前輩們在大江大海之中,單獨飛到大陸偵查,造成非常大的轟動。尤其是老鷹七十九號曾在當年飛過九個省份,沒被共軍擊落,讓中共感到很震驚,這對台海的安定發揮很大的力量。 \n 隊慶茶會結束時,老隊員們依依不捨,互相鼓勵彼此保重身體,期盼明年再聚首。

  • 坑很大! 山寨耳機也出5萬元限量版

    坑很大! 山寨耳機也出5萬元限量版

     由女神卡卡(LADY GAGA)所代言的美國頂級魔聲耳機(Monster Beats)在台熱銷,柯、鄭、郭姓三嫌看準商機,自兩年半前便自大陸低價走私仿冒品來台,再以原價出售,賺取高達十倍價差;保智大隊嘉義中隊循線突襲北中南三處倉庫,起獲五千多件仿冒耳機,粗估侵權高達三千餘萬元。 \n 三嫌銷售通路包括網路、拍賣網站與店面,但同一商品價格卻天差地遠;網路與拍賣網站採「低價」策略,售價約為正品十分之一;實體店則採「原價」銷售,估計至少有上百名民眾受騙。 \n 嘉義中隊副中隊長黃怡傑指出,半年前有民眾上網疑似以高價買到山寨版的Monster Beats耳機,因而向保智大隊檢舉;嘉義中隊過濾通聯與網路IP後,鎖定何仕翰(卅六歲)、鄭清河(卅歲)與郭正義(卅四歲)涉嫌重大。 \n 幹員同步在新北市、桃園縣與台南市等三地發動搜索,起獲五千多件魔聲頂級耳機(含周邊配件);不僅有女神卡卡代言的耳機,還有鑲著施華洛世奇水晶版,品項琳瑯滿目,從耳道、耳塞到全罩式耳機一應俱全。最特別的莫過於Beats與跑車法拉利異業合作所推出、市價高達五萬元的限量版耳機。 \n 三嫌坦承,兩年半前便從對岸以二百元至二千元進貨,來台再透過網路與店面,以兩千至兩萬不等價格銷售。由於售耳機盒裝完整、有保證卡,各式配件亦一應俱全,無辜民眾紛受騙,警訊後將三嫌依違反商標法移送。

  • 專偷高級車 竊盜集團落網

     竊車集團利用雙B事故車牌,下單偷竊同款車種以借屍還魂,電信警察隊第三中隊接獲線報偵查半年多,日前在南北等地陸續逮捕陳嫌等七人,瓦解這一不法集團,並起出賓士等十輛贓車,估計該集團半年來不法獲利逾千萬元。 \n 電信警察隊第三中隊在五月接獲線報指出,有竊車集團橫行中南部,專竊取BMW、LEXUS、VOLVO及BENZ等高級汽車,該集團先購入事故車輛,取得合法車籍牌照並擷取車身號碼後,再依牌照的車籍車種指示竊車手尋找同型車種。

  • 女飛官憶當年 差點執行自殺任務

     二○○一年「九一一事件」當天,美國聯合航空九三航班遭恐怖分子劫持飛向華府,兩架F十六戰機從華府附近的安德魯空軍基地緊急升空攔截。其中一架F十六的女飛官十年後透露,由於兩架出動時都來不及掛載飛彈,而機砲也沒有任何實彈,他們已經準備效法日本「神風」特攻隊,犧牲自己撞毀可能被用來發動恐怖攻擊的被劫客機。 \n 這位女飛官是當時華府地區國民兵,第一二一戰鬥機中隊的希瑟.潘妮(Heather Penney,見圖,摘自英國每日郵報網站)中尉,當年廿六歲,為該中隊第一位女性F十六駕駛。潘妮回憶指出,九一一之前,美國本土遭遇恐怖攻擊的風險微乎其微,因此安德魯空軍基地第一二一戰鬥機中隊的待命戰機都沒有全副武裝。 \n 三架被劫民航機分別撞進紐約世貿雙塔和五角大廈後,第四架被劫客機朝華府飛來,必須有人立即駕戰機攔截。儘管才剛結束兩周空中戰鬥訓練的潘妮還只是個菜鳥,但指揮官薩斯韋爾上校呼喚她立即和他一起出任務,當時兩人F十六機上僅有一百零五枚訓練用空包彈,另兩架F十六則等著掛載AIM-9「響尾蛇」飛彈。 \n 白宮當局指示他們擊落任何拒絕聽從警告降落的飛機。潘妮與薩斯韋爾在升空前就了解,這將是一趟自殺任務,「我們必須盡一切所能保護空域,但我們沒辦法將飛機射下來,我們必須撞毀它。」 \n 薩斯韋爾說:「我撞飛機的駕駛艙」,潘妮絲毫沒有遲疑回說:「我來撞機尾」。 \n 最後,由於乘客與劫機者拚死搏鬥,該機在賓州匹茲堡東南方墜毀,機上四十人全部罹難,卻未造成更大傷亡。如今當地為罹難者豎立一座國家紀念碑,十日揭幕。 \n 潘妮說:「真正的英雄是勇敢犧牲的九三航班乘客。我只是偶然見證了這段歷史。」 \n 外號「Lucky」的潘妮念普度大學時拿到飛機駕照,她原計畫要當老師,現在潘妮已轉任民間企業主管,育有兩女。

  • C-46上海直飛松山原以為要載蔣經國

     1949年前後,蔣介石主導的搶運黃金赴台歷程,險象環生,蔣介石除調派緝私艦、招商局貨輪執行運送計畫,更透過親信的空軍將領調派運輸機運送60萬兩以上黃金赴台;1949年5月,解放軍攻陷上海,接收中國銀行金庫,發現黃金已被搬運一空,只剩一座空空如也的豪華庫房! \n 一九四九年二月初,國共三大戰役落幕,蔣介石退守台灣已成定局。此時宋子文移居香港,仍清楚央行動向,他以密電告之在溪口的蔣介石,國庫剩餘黃金近日起空運台灣,請蔣注意。不久,上海江灣機場進入警戒狀態。 \n 當時空軍運輸大隊有四個中隊,一○一中隊駐防上海江灣機場。某日,分隊長張麟德接獲命令有任務要飛,不覺有異。抗戰勝利後,蔣經國南來北往到各地視察,座機大多由張麟德負責駕駛。這次莫非蔣又有行程? \n 登上飛機,發現一名「不速之客」,原來是央行的人,先行抵達。接過運單,才知道要空運黃金,讓人心頭一震;轉身望去,機艙內放滿了長方形的木板箱、一箱接著一箱,平放著並未堆砌,看不見裡面是金磚還是金條。 \n 曾為中美混合飛行團的成員,張麟德抗戰時期飛過B-25轟炸機。為阻止日軍南下,他奉命轟炸黃河鐵橋,炸過日軍在武昌的兵工廠,擔任無數空投任務。空運黃金,還是頭一回碰到。這次飛行除了正、副駕駛,一名機工長和央行押運人員,沒有其他貨物,盡量留出空間專運黃金。 \n 江灣機場一度警戒 央行人員隨行 \n 張麟德說,他領九架美製C-46運輸機從上海直飛松山,「每架飛機裝載六千磅黃金」、約二點七噸,這是C-46的最大運載量。「我只負責飛,其他一概不問」,當日晴天,約莫二個多小時飛機抵達松山機場。機場早有央行的車候著,交接完畢,卸下黃金,九架飛機片刻不留全部飛回上海。 \n 孫吉棟駕駛其中一架C-46運輸機。他說,當年運輸機任務繁重,很多物資要運,就黃金部分,他「至少飛了三趟」,從上海起飛,有一次好像從南京大場機場起飛,「就我這一架」,黃金由中央銀行警衛人員搬上飛機,每箱多重不得而知,運載多少黃金也不清楚。他是正駕駛,需要在貨單上簽字,所以知道是黃金。 \n 飛到松山把黃金交給地面人員,就算完成任務。空軍運輸大隊當時有四個中隊,一○一中隊在上海、一○二和一○三中隊在北京、一○四中隊駐防南京。飛機運送物資,除有黃金、還有銀元,孫吉棟至今仍有印象,每次接到命令「就是飛」,沒有什麼特別命令,也沒有人主動告訴你空運什麼東西。 \n 這趟運金任務 出奇「風平浪靜」 \n 有一次,孫吉棟駕駛C-47運輸機,飛山東泰安執行空投任務,返回發現機身被打了九十幾個洞。還有一次,他飛長春空投物資,遭遇共軍高射砲攻擊,所幸平安返航;張麟德空投長春,也遇到同樣的攻擊。空運黃金,反倒「風平浪靜」。 \n 資料顯示,空軍運輸大隊大隊長衣復恩於一九四九年二月曾奉空軍總司令周至柔之命,率七、八架飛機空運一批物資從上海飛往台灣。事後,周當面對衣復恩說是運送黃金。據稱,這次空運黃金約四十二萬兩,實數則難以考證。 \n 空運來台的黃金究竟有多少?《黃金秘檔》作者吳興鏞認為,按中央銀行檔案是六十萬兩,按大溪檔案是五十五點四萬兩,主要作為軍費。

  • 船長原想棄船 海巡待命搜救

     海洋拉拉號前天從馬公航行台中港途中,發生船艏破裂進水意外,船長一度有意棄船;台中海巡隊長姚洲興說;這起海上意外是台灣史上最短時間內,動員最大救援能量,待救人員最多、時間最長的事件。 \n 海巡署前晚七時十分,接獲第四巡防區轉中巡局勤指中心通報,於蚵寮外海九浬處,海洋拉拉號客貨船,因船艏破裂進水,情況十分危及,船上有三百多位待援,請求派員前往救援。 \n 台中海巡隊立即派出線上兩艘巡防艇趕往,因海象惡劣、乘客眾多,緊急再出動三艘巡防艇,同時通報中部地區機動、新竹、布袋海巡隊,及海軍海蛟四中隊等單位,派艇支援;申請空勤總隊及通知台中港務消防隊,坊間救難單位等,展開海陸空大搜救。 \n 台中海巡隊五○○二巡防艇長陳志欽說,海洋拉拉號船長,於晚上七時卅分,一度要宣佈「棄船」,惟恐造成旅客噪動及虹吸效應,只廣播通知旅客穿上救生衣待命;海巡署巡防艇於兩側守護,所幸在海、空戒護下,有驚無險返抵台中港。 \n 海巡隊長姚洲興指出,本次救援行動,海巡署共出動七艘巡防艇,六十一位人員,空偵機、海鷗直升機三架,三艘海軍飛彈快艇,港務局三艘拖船,台中港務消防隊及附近醫院救護車十四輛,投入人員四、五十人,陣容龐大國內首見。

  • 「快刀」五十年 U2老飛官齊聚桃園

    「快刀」五十年 U2老飛官齊聚桃園

     始終蒙上一層神祕面紗的黑貓中隊,廿四日在桃園縣政府舉辦的「快刀計畫」五十年特展中首度解密,當年參與U2高空偵照的老飛官齊聚一堂,回首往事仍歷歷在目。縣長吳志揚說,黑貓中隊原址已納入桃園航空城發展計畫範圍,希望未來能改建博物館,保留中華民國空軍光榮歷史。 \n 民國四十九年祕密進行的「快刀計畫」,是台美雙方首度合作高空密偵任務,經過嚴格篩選的廿八名台灣飛行員赴美展開特訓,結訓後駕駛U2偵察機深入中國大陸,拍攝軍事、工業等機密軍情。 \n 桃園縣政府為紀念快刀計畫五十年,特別選擇卅六年前黑貓中隊最後一次出勤的五月廿四日,邀請老飛官們重聚首,相關文物、史料展出地點就在大溪頭寮旅客服務中心。 \n 蔡盛雄、邱松州、莊人亮、魏誠、錢柱、王濤、李伯偉、范鴻棣等八位「老黑貓」,昨應邀參與開幕。曾經創下廿一次最高出勤紀錄的錢柱,以及卅六年前五月廿四日,奉命執行最後一次偵照任務的邱松州,都在場與會。 \n 錢柱形容當年共軍情報工作「無孔不入」,才剛駕機起飛,無線電中就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當時底下有中共飛彈、米格機,共軍又透過無線電心戰喊話,對飛行員來說真是身心雙重壓力。」 \n 黑貓中隊成軍後編入空軍第卅五中隊,隊名則是首次參與敵後空照任務的陳懷生上校命名。民國五十一年至六十三年間,黑貓中隊總共完成一二二次偵察任務,不過飛行員折損三分之一,在中華民國空軍史上留下斑斑血淚。

  • 小檔案-美台祕密合作 空投物資兼蒐情報

    兼具神祕與傳奇色彩的「黑蝙蝠中隊」,其實是中華民國空軍祕密偵察部隊:前空軍三十四中隊的代號。該中隊的隊徽即為「黑蝙蝙」,這是冷戰時期,美國中情局與台灣國安部門祕密進行的軍事合作,台灣空軍負責執行深入中國大陸領空進行夜間電子偵察。 \n「黑蝙蝠中隊」成立於韓戰結束後的冷戰時期,美國為蒐集中國電子情報,以美援作交換條件,由美國中情局與蔣介石總統之子蔣經國簽訂密約,雙方以「西方公司」作掩護,由美方提供新型偵察飛機及相關設備。 \n空軍特種部隊於一九五八年先後成立第三十四中隊(黑蝙蝠中隊)、第三十五中隊(黑貓中隊),直接受命於當時的國安會秘書長蔣經國,專責為美國中情局蒐集大陸電子情報,同時,執行空投心戰傳單、救濟物資等任務。三十四中隊執行的夜間偵察,與晝伏夜出的蝙蝠特性相同,因此命名「蝙蝠中隊」,偵察機均漆成黑色,隊徽是展翅黑蝙蝠,在北斗七星上飛翔於深藍夜空,翅膀穿透外圍的紅圈,象徵潛入赤色鐵幕。 \n黑蝙蝠偵察機均屬新型美製飛機,當年解放軍仍無法有效防範,因此,曾有一架P-2V連續飛越九省,降落韓國,解放軍還是無法反擊,不過,大陸軍方隨後緊急向蘇聯購置米格-17全天候戰機和雷達設備,對黑蝙蝠即構成威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