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三億五千萬的搜尋結果,共07

  • 香草藥草園區一場空 投資三億收回五千萬

    嘉義縣長張花冠因為﹝大埔美﹞香草藥草園區,涉嫌貪污被起訴,求處重刑。 美香園區計劃引進與香草藥草相關生技產業。民國九十三年底獲行政院經建會審核通過,採行BOT方式進行開發。包括興建期及營運期共計二十年。   嘉義縣政府在民國九十五年與﹝大埔美﹞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簽約,但這家公司執行效率不佳,民國九十七年十月逕行停工,經多次協調未果,嘉義縣政府於民國九十八年七月通知解約,並開始資產清算。當時,農委會撥到嘉義縣政府款項共計三點三億元,用於﹝大埔美﹞香草藥草園區外自來水工程及特許公司施作驗收合格工程共二億八千多萬元,繳回近五千萬元。   ﹝大埔美﹞美香草藥草園區開發不成,之後因為西側大埔美精密機械園區一期招商率達到百分之百,香草藥草園區目前已經轉做﹝大埔美﹞精密機械園區二期開發使用。 (照片:嘉義縣大埔美香草藥草園區願景圖)

  • 美香草藥香園區一場空 投資三億收回五千萬

    嘉義縣長張花冠因為大埔美香草藥草園區,涉嫌貪污被起訴,求處重刑。 美香園區計劃引進與香草藥草相關生技產業。民國九十三年底獲行政院經建會審核通過,採行BOT方式進行開發。包括興建期及營運期共計二十年。   嘉義縣政府在民國九十五年與大埔美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簽約,但這家公司執行效率不佳,民國九十七年十月逕行停工,經多次協調未果,嘉義縣政府於民國九十八年七月通知解約,並開始資產清算。當時,農委會撥到嘉義縣政府款項共計三點三億元,用於大埔美香草藥草園區外自來水工程及特許公司施作驗收合格工程共二億八千多萬元,繳回近五千萬元。   美香草藥草園區開發不成,之後因為西側大埔美精密機械園區一期招商率達到百分之百,香草藥草園區目前已經轉做大埔美精密機械園區二期開發使用。 (照片:嘉義縣大埔美香草藥草園區願景圖)

  • 王令麟三億五千萬 交保金榜首

     前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收賄案,前天深夜被諭知五千萬交保。林家經過十多小時就籌到這筆鉅款,完成交保手續,林家財力和關係仍不容小覷。  近年來,交保金屢創新高,千萬保金已是小兒科。細數類似重保案中,涉及東森力霸案的王令麟,交保三億五千萬元天價,創保金最高紀錄;創投教父柯文昌,家屬廿多分鐘籌妥一億五千萬交保金,籌款速度之快,迄今無人能破。  交保金究竟多少才算合理?法律並沒有明確規定,是由法官或檢察官,考量整個犯罪情節、被告身分、地位、經濟能力、有無犯罪所得和犯罪所得高低後,綜合研判考量才訂定交保金額。  這雖然有點「自由心證」的意味,卻也絕非漫無標準。一位身價數十億元的富商,交保金上千萬元可能不算什麼;一萬元的交保金,對一位拾荒者則可能是高價。交保金的高低,雖無量化標準,但法官會盱衡當事人的情況而訂「價金」。  林益世的五千萬元保金,法官是考量檢察官查扣的犯罪金額,和林益世有關部分約在四千多萬元,審酌收賄六千三百萬元的事實,因此才定在五千萬元。  早年的交保,都是以店鋪保辦理。這是因為當時的社會經濟能力普遍不強,能夠開商店多屬較有財力者。這些年隨國內經濟好轉,開店已不是什麼財力象徵,店保早已被現金保取代。  國內最早創下交保紀錄的,是在股市炒到最高點時的「美濃吳」吳京遂。他因違反證交法以四百萬元交保後,很快就被涉及非法吸金的地下投資公司負責人錢捷飛、國揚實業負責人侯西峰、涉賭博罪嫌的影視名人楊登魁,各以五百萬元交保打破紀錄。  之後,被美國列為毒裊的黃啟源、廣三集團曾正仁各以一千萬元交保;多年前涉及貪瀆和掏空案的前立委羅福助以一千五百萬元交保、同涉新瑞都弊案的李明哲、謝生富各以二千萬元交保、香港富商林百欣的四千萬、新瑞都案劉泰英六千萬元交保,陸續刷新交保金紀錄。  直到八年前胡洪九交保一億五千萬,首次將保金衝到破紀錄的「九位數」後,這些年來,保金動輒破億。如柯文昌和力霸案王家的王令一、王令台、王令僑、王事展,各以一億五千萬交保平紀錄。直到王令麟的三億五千萬天價交保金,至今仍保持紀錄。

  • 押人不能押錢 王令麟討保釋金

     上周五才因力霸案入獄服刑的東森國際董事長王令麟,昨天委任律師周威良向高院遞狀,聲請發還或降低保釋金三億五千萬元及解除每日報到的規定;王令麟在書狀中表示,他目前已入監服刑,沒有逃亡可能,也再無羈押理由,這種押人又押錢的情事悖於常理,法院應盡速還錢並解除報到規定。  王令麟解釋他在交保期間,從頭到尾都遵守法院諭令,準時出庭,依規定準時報到,就已說明他沒有逃亡可能,加上現在他力霸、友聯文書登載不實部分罪刑已判合併執行一年確定、並入監執行,就再也不可能逃亡,羈押理由應該消失。  律師周威良還替王令麟拿出司法院的解釋文,指法院既押人又押錢,不只剝奪他的人身自由,而且悖於常理,理應發還保釋金,或依比例原則就其他未確定罪刑部分重新裁定更低的保釋金額,然後發還超過的部分,以兼顧法治和人權的基本精神。  王令麟透過周威良表示,當初三億五千萬元的保釋金跟他二審被判五年八月的刑期相比,顯然太多而且不符合比例原則,王並強調,這三億五千萬元完全是他的朋友、廠商及員工們湊出來借給他女兒去保釋他的,但四年來都沒辦法還錢,自己覺得很對不起這些人。

  • 監控取消 王令麟天天赴警局報到

     前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被控掏空力霸、東森集團,去年被台北地院裁定三億五千萬元、附帶廿四小時監控交保候傳。高院考量調查局及警方無法負擔全日監控的人力和經費,昨天變更王令麟的應遵守事項,自本月廿一日起,取消全日監控,改令王令麟必須每日早晚向派出所報到。  高院規定:王令麟每日向大安警分局新生南路派出所報到的次數,自九月廿一日起增為兩次,一次是早上六點到十點,一次是晚間六點到十一點。全日監控自九月廿一日凌晨零點起取消。  王令麟一審被判刑十八年,併科罰金七億元;前年五月二日,首次被台北地院裁定三億五千萬元交保、限制住居、出境、出海,另每周三上午九時廿分至法院報到,每晚七至九時至新生南路派出所報到,且不得騷擾證人。  去年一月廿一日,傳出王令麟企圖從澎湖偷渡出境,台北地院以有逃亡之虞,對王令麟撤保,再次將他羈押。直到二月十一日,北院合議庭認為王令麟無逃亡之虞,再度裁定以三億五千萬元交保,除原來的附帶條件外,再加上派警調人員廿四小時監控。

  • 墨西哥胖子 壓垮健保

    拉丁美洲人口肥胖趨勢日趨明顯,且年齡層逐漸下探,估計墨西哥的健保體系將在十五年內被肥胖引發的病症拖垮。教育單位展開防治幼年肥胖運動,超重的警察成為被迫減肥的首要目標。 墨西哥衛生部長科多瓦宣布,去年健保用於診治肥胖引發的血脂、血糖、血壓「三高」病症與糖尿病的經費高達卅三億六千五百萬美元(一千七百卅五億新台幣),這還不包括患者自付的一百九十六億三千萬美元(六千二百廿三億新台幣)藥品與器材費用。如果十年內肥胖趨勢無法改善,相關醫療開銷將翻一番,十五年內公共衛生與健保將難以為繼。 科多瓦指出,十歲學童罹患第二型糖尿病已不是新聞,而這些年輕病患十五年後就可能需要洗腎甚至截肢。衛生部與教育部已聯手商訂策略,除加強學童對飲食和零食的認識外,下學期起全國小學至高中運動時數將統一規定,包括考慮延長放學前的運動。衛生部並將對各校福利社販賣的食物和飲料設限,並考慮提供統一午餐,防止自備餐點導致偏食與營養過剩。 首都墨西哥市過度肥胖人口比率已經超過全國水平,廿歲以上的女性中有七四.四%明顯過胖,男性則為驚人的七九.八%。

  • 鳩山假造政治獻金達3.5億日圓

    日本《朝日新聞》廿九日報導,偵辦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之資金管理團體「友愛政經懇談會」涉嫌假造政治獻金案的東京地檢廳特搜部已確認,二○○四至○八年間,鳩山家族資產管理公司「六幸商會」曾將十一億五千萬日元(約台幣四億三千餘萬元)存進懇談會帳戶,其中有三億五千萬日圓(約台幣一億三千餘萬元)被挪移,列為支持者捐款與出售募款餐券所得而作的假帳。 檢方調查發現,十一億五千萬日元中,有九億是鳩山母親鳩山安子自二○○四到○八年間每個月匯一千五百萬日圓進懇談會帳戶的款項,係供其子從事政治活動之用;其它兩億五千萬日元則是鳩山從個人在六幸商會所有的資金提撥入懇談會帳戶,每年五千萬。 檢方說,涉嫌造假的三億五千萬日圓獻金包括:一、收支報告書上記名捐款人部分,以往生者之名捐款的金額超過兩千萬日元;二、匿名小額捐款(五萬日元以下)占收支報告書中總數一億七千七百萬日圓的泰半;三、假冒募款餐券所得約一億五千萬日圓。 捲入本案的鳩山前首席秘書表示,鳩山之母匯入「友愛政經懇談會」帳戶的錢是懇談會向她借的,但檢方卻查不到有還錢的紀錄或借據等,因此這部份款項可能被稅捐機關視為贈與遭課稅。 鳩山由紀夫先前曾表示,若干出自其母的款項遭挪移並造假,他完全不知情,但這部分檢方可能會傳喚鳩山到案說明。 《朝日新聞》說,檢方認為造假的政治獻金來自鳩山與其家人,與來自公共工程包商的違法獻金相較,「惡質性較低」,加上鳩山前秘書接受調查時已坦承登載不實,檢方將以涉嫌違反《政治資金規正法》起訴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