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三叔公的搜尋結果,共13

  • 這國家辦奧運就出大事 網嘆:可憐啊!

    這國家辦奧運就出大事 網嘆:可憐啊!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日本成為全球第二高的確診國家,連帶使今夏奧運是否因疫情生變而受到關注。有網友就翻出日本過往舉辦奧運的歷史,發現日本只要每辦奧運都會出大事,感嘆日本真的可憐啊!

  • 全台最大麻糬廠「三叔公」前經理 搞地下匯兌遭訴

    前全台最大麻糬代工廠「三叔公」食品的經理許家榮遭控私吞公司2000多萬元,檢方調查發現但他表示是高層口頭授意而獲不起訴,但許到案後卻自爆曾為張姓客戶操作地下匯兌,金額高達1億元,新北地檢署依違反銀行法將他起訴。 \n \n 許家榮當初因被三叔公食品控告捲款潛逃,但他到案後否認不法,並表示是經由公司高層口頭授意並未私吞,去年8月獲新北地檢署處分不起訴。 \n \n 但許到案後表示,他公餘協助公司張姓客戶透過澳門賭場、當鋪和機場換匯窗口做地下匯兌,總金額逾億元,但當時收錢不久就爆出他捲款潛逃,大陸業者翻臉不認帳還害他拿不到換匯款項,絕非故意私吞。 \n \n 檢方調查,許家榮是因發生變故才無法如期成功換匯,並非以詐術獲利,今日依違反銀行法將他起訴。

  • 吾三連? 日安倍首相望能獲黨內修法支持續任

    吾三連? 日安倍首相望能獲黨內修法支持續任

    長期在日本執政的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將於本月5日召開黨代表大會,預料將修改現有的「總裁連任一屆6年」限制,為安倍晉三(Shinzo Abe)競選下屆首相鋪路,若他能帶領自民黨在2018年國會改選勝出,則將能達成「吾三連」的目標,成為日本近代史上最長任期的首相。 \n \n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於2012年奪回政權的安倍晉三,兼任自民黨總統的第二任任期也將迎來終點,為延續他的經濟改革路線與舉辦2020年東京奧運,自民黨計畫在本月5日的黨代表大會提案,正式修改現有對黨主席(總裁)連任一屆的限制,讓安倍得以「吾三連」並帶領自民黨贏得下屆國會大選。日本國會將於明年9月迎來改選,若仍有近6成支持率的安倍再次獲勝,將能有機會一路執政2021年,成為日本史上任期最長的首相。 \n \n出身政治世家的安倍晉三,除了自己擔任首相外,外祖父岸信介與叔公佐藤榮作都曾出任首相,是名符其實的「一家三宰相」。其父安倍晉太郎過去也是日本政界三大領袖之一,與竹下登、宮澤喜一並稱。他在2006年首次接替小泉純一郎短暫出任首相,在5年後重新帶領自民黨贏得2012年大選,重新登上首相大位。如今連任二任的他,為了繼續他「三支箭」的經改政策與東京奧運,接下來明年大選將是最大的關鍵。 \n \n執政邁入第6年的安倍,至今的民調支持度仍居高不下,最新由產經新聞做出的民調顯示,安倍晉三內閣支持度為58.8%、自民黨則有36.9%的支持率,都比在野黨高出不少。然而,對於黨內修改限制的議題,自民黨幹事長下村博文認為,「在如今國際局勢下,日本需要安定與穩定的政治環境,在日美關係穩定後,(我相信)安倍首相將能為日本帶來穩定發展。」 \n

  • 遭經理捲款 三叔公求償6600萬

     全台最大麻糬代工廠「三叔公食品公司」前年6月遭許姓經理捲走逾5000萬元貨款,「三叔公」求償4164萬餘元、人民幣486萬元,換算金額約6600萬元,新北地院判准,但許男迄今行蹤不明,恐求償無門;業者對此則不做回應。 \n 位於新北市土城的三叔公,日治時代以生產麻糬、糕餅聞名,傳承迄今80年,花蓮著名伴手禮「曾記麻糬」為其下游,業者也遠赴日本引進和菓子,創立「手信坊」品牌、投入觀光工廠轉型,讓台灣人不必出國,也可體驗原汁原味日式文化。 \n 判決指出,許男任職外貿經理,協助三叔公接洽海內外客戶訂單,前年5月間,許男向3間大陸食品公司佯稱「公司擴廠購買設備需要資金,若先預收貨款可給予折扣」,3間公司不疑有他,一共匯出人民幣894萬元、新台幣3164萬餘元。 \n 此外,遭詐騙的其中一間公司恰向許男支付2013、2014年到期貨款,也按照其指示匯入指定帳戶,許男侵吞新台幣3164萬餘元後逃逸,直到遭騙的公司向「三叔公」確認貨款流向時,這才驚覺受騙。 \n 「三叔公」為維持商譽,便與遭騙的3家公司達成和解,公司自行吸收部分金額,一共賠償人民幣486萬元、新台幣4164萬餘元,換算金額約新台幣6600萬元,也向許男求償同等金額。 \n 法院也判「三叔公」勝訴,但許男未出庭、提出書狀聲明,迄今下落不明。 \n 據悉,許男恐怕已經潛逃海外,三叔公恐求償無門,對此,記者電訪三叔公後,業者則不做回應。

  • 三叔公食品公司遭經理捲走貨款 求償近6600萬

    三叔公食品公司遭經理捲走貨款 求償近6600萬

    全台最大的麻糬代工廠「三叔公食品公司」前年6月遭許姓外貿經理捲走逾5000萬元貨款,三叔公向其求償新台幣4164萬餘元、人民幣486萬元,約6600萬元,新北地院判准,但許男如同人間蒸發般,迄今仍無其行蹤,三叔公恐求償無門。 \n \n位於新北市土城的三叔公,日治時代以生產麻糬、糕餅聞名,傳承迄今80年,花蓮著名伴手禮「曾記麻糬」為其下游,業者也遠赴日本引進和菓子,創立「手信坊」品牌、投入觀光工廠轉型,讓台灣人不必出國,也可體驗原汁原味和菓子。 \n \n判決指出,許男任職外貿經理,協助三叔公接洽海內、外客戶訂單,前年5月間,許男向3間大陸食品公司佯稱「公司擴廠購買設備需要資金,若先預收貨款可給予折扣」,3間公司不疑有他,一共匯出人民幣894萬元、新台幣3164萬餘元。 \n \n此外,遭詐騙的其中一間公司恰向許男支付2014、2013年到期貨款,也按照其指示匯入指定帳戶,許男侵吞其中的新台幣3164萬餘元後逃逸,直到遭騙的公司向三叔公確認貨款流向時,雙方才驚覺受騙。 \n \n三叔公為維持商譽,便與遭騙的3家公司達成和解,三叔公自行吸收部分金額,一共賠償人民幣486萬元、新台幣4164萬餘元,換算約將近新台幣6600萬餘元,也向許男求償同等金額。 \n \n新北地院審結後判三叔公勝訴,但許男未出庭、提出書狀聲明,迄今下落不明,據悉,許男恐潛逃海外,三叔公恐求償無門。

  • 三叔公麻糬有內鬼 捲款2千萬消失

    三叔公食品公司囊括全台超過7成麻糬訂單,就連知名的曾記麻糬也曾是它的代工客戶,但現在卻傳出一位許姓經理捲款潛逃。 \n痛心的是捲款潛逃的許家榮,一開始進公司就擔任總經理秘書,但因為工作認真表現良好升任外貿經理,以大陸為主,專門負責海外訂單,沒想到他卻利用職務方便,複製公司印章,謊稱便利作帳向大陸下游廠商提前收取貨款,然後消聲匿跡。 \n目前得知的一家大陸廠商損失人民幣400萬,折合台幣約2000萬元,而目前三叔公在大陸合作廠約有20多家,雖然詳細細節及金額還在了解,但受害總金額恐怕突破上億。 \n雖然主動向合作廠商說明情況並強調合作關係不變,但全台最大麻糬代工廠出了捲款潛逃的內鬼,已經讓商譽大大受損。 \n

  • 全台最大!三叔公麻糬代工 傳經理捲款上億

    全台最大麻糬代工廠「三叔公食品公司」,驚傳上億貨款遭公司的許姓外貿經理捲走,根據估計至少近10家廠商受害。

  • 88歲民謠三叔公 雙手搞定7樂器

    88歲民謠三叔公 雙手搞定7樂器

     19日是客家天穿日,新竹縣竹東鎮公所舉辦「山歌連天穿」活動,88歲傳統民謠表演者林炳煥受邀參加,他以二胡、鑼鼓等樂器帶來精采演出,連續5天在活動攤位上陪伴民眾慶天穿。 \n 人稱「三叔公」的林炳煥,屏東內埔人,21歲展開走唱生涯,樂天、俏皮個性讓人印象深刻。他表演前會自嘲說,「年紀已老,明年就看不到我了,請把握機會!」 \n 林炳煥年近90歲,身體硬朗精神仍好,傳唱一甲子歌聲鏗鏘有力,笑料演出也靈活,「歌唱、表演是我的生命,要表演到生命最後一天」,他說。 \n 「88歲雙手敲打7個樂器,年輕人根本辦不到!」觀眾欣賞林炳煥演出莫不發出讚嘆聲。林炳煥說,現代年輕人喜歡流行音樂,對於傳統音樂、戲曲已不再熱愛,不過仍有年輕人主動向他學習傳統表演,感到欣慰,「會盡全力將絕活都傳承下去」。 \n 竹東鎮公所昨也邀請竹東鎮立幼兒園學童,學習製作客家人過年傳統點心「煎粄」,小朋友們邊做邊吃,玩得不亦樂乎。 \n 新竹市政府昨在孔廟前廣場舉辦「全國客家日-綠活環保聊天穿」活動,各客家社團在鑼鼓喧天聲中展開祭天儀式,並有鬥牛陣、攬腰交、快樂耕田人等客家民俗技藝表演,呈現濃濃的客家情懷。

  • 順嘗美食-十八羅漢山 三叔公乾麵口口香

    順嘗美食-十八羅漢山 三叔公乾麵口口香

     茂林旅遊,可順遊鄰近的六龜與寶來。在前往六龜的台27甲線7K處,有座去年底才由茂管處規劃興建,並交由民間經營管理的「十八羅漢山服務區」,地點正位於十八羅漢山下,可稍事休息並近觀其壯麗。 \n 十八羅漢山服務區經營者吳澤祥綽號「三叔公」,主業是營造鋼構橋工程,並對木頭、石頭與鄉土農特產充滿興趣。休息站目前主要提供乾麵、滷肉飯、水餃等餐飲,每種都是30元,號稱是「全台餐飲最便宜的休息站」。其中「三叔公乾麵」是招牌,以在地醬筍熬成鮮美肉醬,再淋到當地手工麵條之上,入口都是香。 \n 最特殊是用餐的桌椅都是三叔公從各地蒐集來的高貴木頭,高山樟、黑檀、櫸木,色澤紋理十分優美,看喜歡了還可買回家。休息站旁也種植了數十株優美樹玫瑰,可慢慢觀賞。 \n ■茂林旅遊INDEX \n ★觀光局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屏東縣三地門鄉賽嘉村賽嘉巷120號/0800-600766/www.maolin-nsa.gov.tw \n ★棗蔬福農園/屏東縣高樹鄉新豐村民和路1號/0912-134989/採果依重量計價,細甜玉女番茄每斤80元、水果玉米每條20元,亦可宅配 \n ★十八羅漢山服務區/高雄市六龜區台27甲線7K處/0913434170,07-6433635/餐飲30元起,另可預約住宿或1到2日遊程安排

  • 全台休息站餐飲最便宜 只要30元

    全台休息站餐飲最便宜 只要30元

    位於高雄六龜十八羅漢山下,由觀光局茂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全新規畫,並交由民間經營管理的「十八羅漢山服務區」已於今年初開始試營運,並提供乾麵、滷肉飯、水餃等餐飲,每種都是30元,號稱是「全台餐飲最便宜的休息站」。 \n \n「十八羅漢山服務區」位於六龜台27甲線7K處,地點正位於十八羅漢山下,可稍事休息並近觀其壯麗。 \n \n服務區經營者吳澤祥綽號「三叔公」,主業是營造鋼構橋工程,並對木頭、石頭與鄉土農特產充滿興趣,其獨創的「三叔公乾麵」是招牌,以在地醬筍熬成鮮美肉醬,再淋到當地手工麵條之上,入口都是香,一碗只要30元,與一般休息區餐飲動輒數十上百元相比,號稱全台最便宜。春節到六龜旅遊,別忘了停下來嘗一碗。

  • 山歌之夜 客家歌王19日開唱

     「客家山歌之夜.客響時代」為北市政府客委員會主辦之「客聲揚藝.二○一二台北市客家文化節」系列活動之一,將於十九日在台北市中山堂中正廳開唱。台北市客委會昨舉辦宣傳記者會,「客家歌王」陳忠義與擅於客家歌謠演出的「三叔公」林炳煥也到場表演。 \n 住在文山區的陳忠義表示,住在台北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因此創作出溫馨動人的歌曲《捱戴台北》(我住台北),結合自身對北市美好事物的感動與生活歷練,傳達離鄉奮鬥的客家子弟,在台北居住多年後,已將台北市視為第二故鄉的心情,他並現場演唱一段,渾厚嗓音博得現場一片掌聲。 \n 人稱「三叔公」的林炳煥,客家歌謠唱、演俱佳,從事客家歌謠、八音、北管、三腳採茶、聖樂教演達六十年受他教過的演員有五百餘位,希望客家原始的音調,能傳承下去。 \n 民國十七年出生的他,目前時常南北奔跑授課,但身形仍如年輕人般且身體硬朗,昨日也現場為陳忠義伴奏。想參加客家文化節活動的民眾,可至客委會官網查詢。

  • 三叔公生態園 定期招待家扶兒

     一畝田種一個夢!七十歲邱清正兒時家貧當小租,稻穗收成也吃不到米,後來父親離農一賺點錢,就買千斗白米贈貧苦,他也到台北打拚,如今髮鬢霜白,憶起父親的心,禁不住再撐起老骨頭,回鄉打造「三叔公生態園」,定期招待家扶孩子,提供歡笑園地。 \n 「三叔公啊有塊地啊!咿呀咿呀唷!」家扶的孩子在葫蘆的瓜架下、草野打滾、唱著歌兒,謝謝三叔公招待,體驗農場的一天,邱清正則感謝獅子會、讀書會志工一起付出,讓他埋了半個世紀的心願能萌芽。

  • 八 月 , 小 說 月-猴死囝仔腳

    八 月 , 小 說 月-猴死囝仔腳

     就這時候,叔公忽然跳起來,大力抖動右腳。他打赤膊,戴戰鬥帽,軍褲底下紮了綁腿,穿著夾腳鞋的腿不斷跳動,模樣簡直是跳蘇格蘭踢踏舞,舞步熱情,腳底冒著特效的火花。照理說,那種漆黑飄滿苔味與溽悶的小空間,沒多少光,可是大家看清楚了叔公抖腳的英姿。因為鞋底縫卡了幾顆石頭,摩擦磚頭地時,花火像是從打磨機裡亂灑出來。 \n 那時我叔公十八歲,二次大戰末期調到高雄當日本兵。他是過動兒。小時候過動,長大也沒多好。他體格精壯,個性開朗,過動帶來的困擾不以為意。可是日本班長受不了,差點整死他。叔公過動的毛病就是隨時抖右腳,吃飯時抖,立正也抖,連打靶也吊兒郎當地抖腿。日本班長覺得叔公故意的,罵他是豬,罵他的右腿是壁虎的斷尾。日本班長光要是能治療好那隻右腳就升上軍官了,踹呀!打呀!揍呀!偷偷哭呀!用三十公斤大磨石壓那隻腳。結果呢!一切白費了,因為叔公連睡覺時也抖右腳,可見這是天生毛病。 \n 「報告班長,照我們台灣的習俗,就是右腳『著猴(中邪)』。意思是,腳裡頭躲了個頑皮的猴子呀!管不住牠。」我的叔公從小這樣這樣形容他的右腳。依現代說法,他的右腳是過動兒,屬「妥瑞症」。 \n 「混蛋,猴子爬樹,哪裡會爬你的腿,分明是你不服管教,隨便扯謊。」日本班長嘴上這樣講,內心可是完全同意,罵完,還點起頭。 \n 「我窩在娘胎裡時,就差點踹破她肚子。」 \n 「是這樣的呀!混蛋,哪有這樣的腿。」日本班長嘴上講,內心可是完全可憐他,「所以,從明天開始,我操死你腿裡的猴子。」 \n 不久,叔公重新分派到隸屬陸軍航空隊的高雄機場服務。高雄機場那時遭美國轟炸機炸癱了,到處大坑洞。他的工作是與士兵們填平坑洞,再用那隻抖動的右腳,不斷踏實泥地。他熱愛這項工作,發揮了右腳過動兒的專長。而且,這樣工作做不完。等坑洞填平了,美軍又來轟炸,機場內到處是冒煙的坑洞,他們又從防空洞跑出來,邊唱軍歌,邊填平。 \n 某個空襲來臨的黃昏,天色濛暗,天空冒出星群,一群人躲在防空洞,默默不講話,好等著警報解除之後趁夜工作。就這時候,叔公忽然跳起來,大力抖動右腳。他打赤膊,戴戰鬥帽,軍褲底下紮了綁腿,穿著夾腳鞋的腿不斷跳動,模樣簡直是跳蘇格蘭踢踏舞,舞步熱情,腳底冒著特效的火花。照理說,那種漆黑飄滿苔味與溽悶的小空間,沒多少光,可是大家看清楚了叔公抖腳的英姿。因為鞋底縫卡了幾顆石頭,摩擦磚頭地時,花火像是從打磨機裡亂灑出來。 \n 混亂之世,甜美時光,空氣中飄著煙硝,牆角縫的蟋蟀咭咭叫著。防空洞兩旁靠牆對坐的士兵,瞪大眼睛,心中滿溢了快樂,那就像在坑洞裡躲著吃冷飯團時,忽然聞到遠方飄來拍碎蒜頭下油鍋爆炒的滋味。他們站起來,隨著叔公的步伐跳舞,踢踏、踢踏發出聲響。接下來,叔公跳起國際舞,牽了最靠近的士兵的雙手,一拉,叔公胸脯貼近對方的,不停磨磳。這親密動作嚇壞了士兵,趕緊跳開,可是叔公又趕緊拉回他。士兵再度跳開,叔公又拉回來,胸膛大力撞擊。 \n 「這是幹麼?你瘋了不成?」士兵大喊。 \n 叔公的臉扭曲難解,喘得不成樣子,只能斷續說話:「救人呀!我的猴死囝仔腳,他著猴,發作了,要往外逃。」 \n 「你的腳還真會挑時間。」 \n 這時大家才理解,跳踢踏舞是出於右腳失控地抖起來;跳國際舞,是右腳要往外衝了。 \n 「趕快抱起我,不然我會跑出去。」叔公說完,大家抓起了他。可是叔公的腳像斷成兩截的蚯蚓,仍大力擺動,往洞口方向抖。那個方向正有一架美國B-29轟炸機往這方向飛來,發出低沉吼叫,要是這時衝出去準沒命。大家沒轍了,把叔公倒懸,頭頂在地上。叔公充血的頭絳紅不堪,疼痛難受,最後勉強擠出這輩子對右腳對凶狠的話:「阿娘喂!真想把你這隻『著猴腳』砍下來。」 \n 這句話應驗了。一顆從天而降的炸彈正中防空洞,一切都停止,只剩下年輕人的鮮流出來。叔公醒來是第二天下午,全身靜僵在床上,他動了動手,慶幸手還在。他動了動腳,發現右腳不僅沒反應,還疼得要命。他奮力地用手肘撐起了上半身,看到駭人場景,大喊:「阿娘喂!他真的不見了。」他的右大腿纏滿了滲血的紗布,底下的截斷了。他忍痛翻下床,穿病服爬過地板,不理那些護士大聲嚷嚷要阻止他。這時候,我的叔公看到一台軍貨車要離開,便越爬越快,狠狠擋下那台往大門駛去的軍車。駕駛與副座都嚇壞了,很快地發現斷腳的叔公不見了,卻仍不敢開車。那是因為,叔公鑽入車頭底盤往後爬,要是繼續開車,準鬧人命。最後,叔公從車尾底盤爬出來,抓住後斗邊緣,努力往上爬。 \n 「朋友們,再見了,要是那時聽我右腳的話,情況就不話這樣了。我的右腳裡住著猴子,牠有第六感。」叔公對車廂內的士兵大喊。那些原本是防空洞內的士兵不回答,他們都重傷而死,安靜躺在那,要載去火化。叔公接著說:「廣田君,謝謝你照顧我的右腳,我現在要拿回來了。」 \n 叔公爬下屍體堆,手往那位名叫廣田國雄的身體邊下探,果然找摸到一種熟悉的感覺。他奮力抽出,是那條充滿血跡與彈痕的右腿。叔公高舉那條腿,即使被稍後趕來的衛兵抬下車,仍抱著斷腿大喊:「猴死囝仔腳,萬歲。」還流下不知是歡樂還是難過的淚水。 \n 一九四五年六月底,二次大戰還沒結束,叔公先退伍了。他拄著雙柺杖,揹著雜物,走出病院大門。那正是早晨光景,鳥聲在屋簷下如風鈴搖動,天空瀰漫著淡泊的朗雲,他踏上了歸鄉路途。他不孤獨,至少有一隻完美的、美國山姆大叔製造的鐵右腳。那是機場士兵從擊落的美國戰鬥機殘骸拼出來,尤其那根彈簧,讓他走起來省下不少痛苦。他決定走回家,好熟悉這隻義肢。這趟旅程足足走了半年之久。走到台南時他丟掉一支柺杖,走到嘉義時他丟掉另一支,走到豐原,他安穩走起來,最後他飛奔苗栗的家門,大喊,他回家了。 \n 別以為故事這樣就結束了,後頭可精采呢!叔公歸鄉後,從事農耕。坐在田埂休息時,他把左腳鑽入鬆土裡扭動,張開五趾,感受以土壤「馬殺雞」的柔軟力道。這時他才體悟,哎呀,右腳之前老是抖動,是愛上左腳的悸動。右腳追逐左腳,左腳逃避右腳,他的人生才得以往前移動。不過,現在右腳沒了,左腳很孤獨,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就在叔公下了此結論的當晚,窗外下大雨,咚咚響不停,房子像悶在鼓皮裡靜不下來。他溫柔清洗左腳,摸呀摸地,安撫一個失去「腿愛」而注定一輩子孤獨的傢伙。然後,上床就寢。 \n 這時,幾位怪客在家門前逗留,不像躲雨。時間久了,也許半小時,他們沒離開的意思,也沒有下個動作。 \n 叔公在床上輾轉難眠,聽到門外有動靜,這時他的左腳大力顫動一下,他心想,或許是左腳想邀請門外朋友吧! \n 叔公下床點了蠟燭,打開大門,說聲:「進來躲雨吧!」 \n 門外有三個男人躲雨,聽到應門聲,其中一人伸手出來,呼呼的像風,又快又準地捏熄了燭火。這三個人懸在那,走也不是,進門也不是,與叔公隔著陰冷潮濕與淡淡的敵意。叔公以為他們是鬼類出遊,僵硬地杵在那,直到對方某人不耐風雨,猛烈打噴嚏,這才解除聊齋警報。鬼不打噴嚏,不然依慣性,頭會往後掉。 \n 「原來你們不是『好兄弟』,那就進來喝杯茶吧!」叔公說。 \n 「這樣吧!先給我們三套乾衣服,會付錢。」三人走進來,其中一人應該是帶頭的,接起了話題,說:「記得,不要點蠟燭,我們怕亮。」 \n 說到光,就光來了。我姑婆當時是八歲小女孩,手腳俐落,從房內端了三套衣服,還拿了盞蠟燭,把自己照得像盛夏的蓮花開綻似。她放下燈火與衣服,趕緊跑回房。這盞是照妖燈,把三位怪客的樣貌顯現七八分了。他們戴戰鬥帽,拿了武士刀或鐵棒,袋子鼓鼓的,有的尖銳物品還刺破麻布袋。幽渺的燭光把他們容貌映得鬼氣的,也許下一秒,他們就拔刀見血,而且態度從容,會說些笑話或自娛一番才離開。 \n 這身行頭出現,叔公想,莫非遇到傳說中的強盜。這麼想是有道理。光復初期,嚴厲執法的日本敗了,貓變成鼠。治安成了真空期。台灣人從鼠變成貓,有心者會找昔日的仇人尋釁,日本警察被人打也乖得不敢吭聲。或者,他們趁機夜劫,撈上一筆,卻還不至於幹下什麼殺人放火的大罪。 \n 然而,糟就糟在那盞暴露身分的燭光。這三個男人的面貌,確鑿露餡,也許下一秒就殺了我叔公全家。其中一人,就是帶頭那位,傾身向前,趕緊拿武士刀把地上那盞燭光揮滅了。 \n 武士刀未出鞘,但是這突然動作,嚇壞了叔公,他往後仰:「不要殺我,我什麼都不會講出去。」 \n 這幾個人也不是徹底的壞人,聽到叔公這麼說,悶著頭笑。帶頭的人想,這鄉下土包子的膽子像雞皮疙瘩那麼小,真可憐,便把武士刀戳了地,發出聲響,說:「我們肚子餓了,煮些東西吃,不然殺了你。」 \n 叔公沒轍了,要是不照做,這次連小命都沒了。他走到廚房幹活。三人就在一旁的方桌邊監視等待。接下來,叔公生火,把少得可憐的米淘洗,煮了鹹菜干與高麗菜干,欠新鮮菜,把晚餐尚未煮完的「打某菜」下鍋──此菜得名,原由是因為某丈夫買了茼蒿,妻子煮妥上桌,茼蒿縮水,丈夫誤認妻子在廚房先偷吃,盛怒之下打了妻子──這三個人聞到汆燙茼蒿的味道,調侃說:「你不會在廚房偷吃吧!這樣好了,點個蠟燭,我們也好看清楚。」 \n 這是莫須有的控訴,以至於接下來流程,叔公得仔細報告那三人,以免再他們挑起他們的不滿。然後,叔公說:「如果三位沒異議,我要到後院殺隻雞,免得這餐太寒酸了。」 \n 他走到後門時,那個帶頭的以調侃的口氣說,「下雨天,雞很冷,雞皮疙瘩也多,吃了傷牙。所以,我看你是要藉機逃跑吧!」 \n 接下來發生的,說來唬爛,卻一點不假。叔公遭人斥罵,低頭走回灶邊,誰知滑了一大跤,廚房的秩序像土石流上的房子被殘酷瓦解。叔公跌倒時,一腳踹翻了牆邊的大甕,發出巨響。另一手則隨意抓了個鐵鐶,這鐶是鍋耳朵,連帶那裡頭熱水也灑出來。熱水燙到義肢,他屁股坐地上閃。接著,義肢探入火爐,折了個彎度。經過這場災難,叔公垂喪地說,「我的腳壞了,如果三位沒異議,我把它敲直。」他隨手拿了柴棒,決然把義肢敲彎,越敲越壞,又說:「如果三位沒異議,我乾脆把腳割下。」然後費了一番手勁,彷彿切腹自殺,才以菜刀把束腰的皮帶割斷,解開義肢。 \n 三人就著昏弱的燭,看見叔公神奇的砍下右腳,他們不確定自己所見,也不了解自己所見。那個帶頭的發出試探而且微顫的聲音,禮貌地說,「如果你沒意見,就把那隻腿給煮了。」 \n 我叔公當然沒意見。他從掀翻的破甕拿出一隻斷腿,那是他從高雄帶回的右腿,以大量鹽巴脫水醃藏,一隻真的大腿。他原本要自己死後,合體下葬,現在他煮起來,刀子大力剁斷,以各種火候與廚藝煮妥,一併端上桌。那時天亮,雨停了,晨光透過窗戶,一隻右腳的料理坦然呈現。三個人發出最恐怖的叫聲,阿娘喂!夭壽呀!看到鬼了。他們吼完,連武士刀與贓物都不收拾,連忙衝他們自認的山村鬼屋,逃得越遠越好,邊跑邊吐。 \n 「如果三位沒異議,我乾脆吃光。」叔公把那桌菜吃個不剩,吃完,他覺得左腳歡喜不已,有了愛人的衝動,便在陽光浪漫灑下的屋前,跳起了單腳「著猴舞」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