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三彩馬的搜尋結果,共10

  • 唐宮夜宴網瘋傳 一秒穿越盛唐

    唐宮夜宴網瘋傳 一秒穿越盛唐

     大陸今年農曆春晚最熱門的大黑馬,當屬河南衛視的《唐宮夜宴》,身著唐三彩色樣的樂舞俑翩翩起舞,儼然博物館內的唐俑上演「博物館驚魂夜」般,頓時帶領眾人穿越至1500年前的大唐,7分鐘的舞蹈播出以來圈粉無數,視頻點閱量已超過20億,微博話題閱讀量達4.9億,而其中的美學,主要便來自唐俑。  國立故宮博物院所藏最知名的唐俑是8世紀左右的灰陶加彩仕女俑,故宮器物處科長黃蘭茵介紹指出,此俑可以說「宛如時光膠囊般,很真實反映了唐人當時長安、洛陽兩都上層階級的生活。」其中唐俑的服裝、髮型乃至身形,都可視為《唐宮夜宴》的創作原型。  黃蘭茵指出,由灰陶加彩仕女俑可見幾個特點,自盛唐起對女性的審美便以豐腴為美,「如大家熟知的楊貴妃」,從臉型到身材,都有著圓潤之美,與初唐仕女仍見瘦有著明顯不同,面部妝容則是細長眉毛和雙眼,櫻桃小口,再搭上寬袍大袖的服飾,流露上層仕女雍容自信的嫻靜姿態。  《唐宮夜宴》以14位盛唐女樂官赴宴,從準備到整理妝容,到最後演奏的過程,被網民戲稱為「小胖妞」的女樂官們,為了要展現出豐腴感,特別還在腮邊含住特製棉球,營造肉嘟嘟的嬌俏感。每位演員的頭飾也幾乎重達2公斤,黃蘭茵則以台北故宮所藏唐俑為例指出,當時最時尚的髮型當屬墮馬髻,高而歪斜至一側的髮髻有著幾分嫵媚。  《唐宮夜宴》由鄭州歌舞劇院原創,編導陳琳日前指出,自己一開始的創作靈感便是源於博物館內典藏的唐三彩伎樂俑,讓她總覺得這些樂俑若活過來會向當代人訴說故事的念頭,以輕快的舞蹈呈現盛唐氣象。台北故宮雖無伎樂俑,但有不少唐三彩為騎馬俑,從中也可看出原本作為軍事訓練的馬球,在盛唐已成為休閒娛樂,「且女子也可上場打馬球,穿著時髦,英氣毫不遜色」。

  • 消費快訊-琉園新作 展現大唐三彩馬華麗

    消費快訊-琉園新作 展現大唐三彩馬華麗

    琉園發表22周年新作,特別挑選「大唐」為創作主題,共發表10款作品,售價從2300元起到12萬8000元;當中以唐代壁畫中萬馬奔騰的壯闊景象,以及唐三彩為創作來源,設計出3件大型「馬」創作,分別是表現群馬奔馳的「爭鋒」、搭配精緻鞍具的「意氣風發」與「榮耀登臨」,其以精湛的脫蠟技法,重現了唐代壁畫與三彩馬的「雄偉」與「華麗」。

  • 兩岸唐三彩合璧 看見大唐時尚

    兩岸唐三彩合璧 看見大唐時尚

     武則天在位時期,唐代女性超時尚,不僅化妝講究門面,連髮型都不馬虎,且因為武則天寵愛鸚鵡,宮廷裡還流行起鸚鵡髻,高高厚厚的髮髻,宛如頭上停了一隻大鸚鵡。這些唐朝流行時尚風,一一在「唐三彩」女俑上獲得應證。一尊洛陽博物館藏的《三彩鸚鵡髻女俑》就是其中極品,現於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  電視劇《武則天傳奇》再掀唐代歷史風潮,今年適逢史博館建館60周年,特與河南省文物局、鴻禧藝術文教基金會共同主辦「盛世風華:洛陽唐三彩特展」,匯集史博館和中國大陸的河南洛陽博物館、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南博物院、鞏義博物館等單位收藏的唐三彩,共120組件,從中一窺唐史風華。  體態豐腴 髮髻流行  這次展出的唐三彩,包含人物俑、動物俑、殉葬器具、生活器用以及三彩窯址發掘出土的窯具與模具等,其中,史博館展出兩件「重要古物」,分別是107公分高、姿態挺拔的《三彩文官俑》,和高度80公分、逼真生動的《三彩馬》。而從洛陽首次來台展出的60件唐三彩中,有12件名列中國「一級文物」,《三彩鸚鵡髻女俑》就是其一。  史博館副研究員江桂珍表示,初唐時期女子形象多纖細修長,國勢穩定後社會安定富裕,尊崇體態豐腴、但不過於肥胖的女性美,「唐代女子喜歡標新立異,她們追求流行,髮髻形式多樣」,像是刀髻、倭墜髻、螺髻、雙卵髻等,一般用於成年和已婚女性,《三彩鸚鵡髻女俑》的出土為唐代女性髮式研究提供新的例證,「外型像是鸚鵡合攏雙翅俯首立在頭上,這是以真髮編織成的『假髮』套上去。」  騎馬健身 不讓鬚眉  同樣是一級文物的《三彩騎馬女俑》,為唐代女性追求自由生活的真實寫照,騎行代表積極向上的體育活動,崇尚健康美的唐人熱中騎馬奔馳,「傳統士大夫認為女性足不出戶,但唐代女性卻常騎馬出遊。」  唐代社會多元包容,唐三彩中發現大量胡俑「說明洛陽是絲綢之路重鎮」,胡商為唐代帶來異域風情,江桂珍表示,「洛陽出土胡俑多半是商人、官吏、樂工、奴僕」,這次展出不少牽馬胡俑,外型眼大高鼻身材健美有力。  除此,唐三彩也反映唐代兼容的宗教觀,如史博館藏的《三彩天王俑》頭冠上一對翅膀,「來自《山海經》的羽人,即仙人思想」,江桂珍說。

  • 馬年 大陸拍賣市場馬的主題夯

    馬年到了,大陸的收藏家開始瘋與馬有關的古董、字書。包括徐悲鴻、黃冑的馬圖;另外甘肅出土的銅馬「馬踏飛燕」,還有唐三彩的馬也受到拍賣市場青睞,未來應該都有好行情。

  • 陸甲午馬年郵票成黑馬 上市2天售價飆10倍

    大陸馬年生肖郵票甫發行,售價立刻升值10多倍,同時也帶動了生肖郵票,雙連張郵票的上漲。 據《安徽商報》報導,甲午年生肖馬票,參考了唐三彩的特徵,運用富含吉祥寓意的傳統裝飾圖案,表現了馬的俊朗、強健與吉祥的形象,迎合了人們對馬的傳統定位。據報導,一年來都沒有一個能夠讓人振奮的行情。但是這兩天,許多市民從淩晨4點就開始排隊購買馬票,而集郵市場內,面值24元的大版馬票已經被炒到350元,面值7.2元的小版票也在60元左右,面值為12元的小本票在20元左右。馬票已經成為當今郵市的一匹「黑馬」。

  • 陸馬年郵票首賣 各地大排長龍

    陸馬年郵票首賣 各地大排長龍

     馬年生肖郵票比一比!大陸5日開賣馬年生肖郵票,參考唐三彩設計的白馬造型俊秀,馬身牡丹、蝙蝠隱含「富貴福氣」祝願;相較之下稍早一步發行的新加坡馬年郵票,因為馬身過於圓潤,被批像「燒雞」。  綜合陸媒報導,5日早上8點大陸開賣2014馬年生肖特種郵票,北京南區郵票公司門前排起將近300公尺人龍。  大陸馬年特種郵票1套1枚,面值1.2元人民幣,設計師陳紹華參考唐三彩陶馬,白馬面頰俊秀、體態優雅,馬身牡丹、馬鞍蝙蝠隱喻「馬上得福」、「吉祥富貴」。  相較之下,新加坡3日發行的馬年郵票卻飽受非議。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新加坡馬年郵票因馬兒形體圓潤,有人誤以為是豬;又因馬身是橙紅色,被批為「很像燒雞」。  星版肥馬被批像燒雞  設計師廖德聰有點委屈地說,花了1個月設計郵票,靈感來自渾圓陶器和中國漢代馬繪法,用圓潤豐滿造型表達「慶豐年」意象,「我自我要求很高,得到負評很難過。」  台灣馬年郵票早在去年12月1日就開賣,俗稱「馬筒」的馬年紀念郵票以專用典藏圓筒收藏,內含面值新台幣3.5元及13元的生肖郵票各20枚,限量1.2萬份,一上午就搶光。  台灣紅馬闊步奔騰  中華郵政說,圓筒裝新年生肖郵票每年都造成搶購,因郵票未經裁切,全張紙邊都保留印製過程標記色標及裁切線等記號,另附有證書,很值得收藏。  台灣馬年郵票是一匹紅色駿馬闊步奔騰姿態,背景是粉黃色及祥雲,傳達生氣蓬勃、吉祥氣氛。

  • 惠明盲生 感受國寶

     故宮博物院為了讓盲生能親近用心「看」國寶,昨日帶著廿一件複製文物到台中市惠明學校,舉辦一場「跨越障礙、觸摸美麗」視障仿文物展活動。讓盲生們用手觸摸透過手、心相連讀國寶;學生們摸到翠玉白菜、唐三彩馬、肉形石時,掩不住內心的喜悅驚叫說「國寶耶!」  台中市大雅私立惠明學校是特殊教育學校,全校共一四五名多重障礙學生,他們偏愛體積較大的古文物。視障生胡竣棋摸到仿製清朝乾隆官窯的五彩鏤空燻香薰時,他發出驚叫說「這個文物的蓋子觸感跟他的安全帽很像」;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小學五年級的「佩貞」,摸到皇帝用的碗、筷及湯匙,及課本上教過的翠玉白菜、唐三彩馬等文物時,興奮之情全都寫在臉上;惠明學校校長賴弘毅說,讓視障學生能夠觸動美麗的文物,對這群弱勢孩子來說,是很好的學習方式。  惠明盲生對這些原本只能在課本中學到的文物,卻難得有機會握在手中,用心來讀國寶。故宮人員說,這場特殊展覽是要跨越服務對象,希望讓多重障礙的學生,也能跨越障礙用最簡單舒適的方法,體驗難得藝術內涵及精神饗宴。

  • 駱錦明 古董收藏萬馬奔騰

    駱錦明 古董收藏萬馬奔騰

     在銀行圈裡,駱錦明以優雅的品味著稱,走進台灣工業銀行總部,彷佛是走進一座雕塑博物館,隨處可見來自各國的雕塑品。駱錦明的收藏路上有眾人相伴,不只夫唱婦隨,夫婦兩人經常赴國外觀賞重要的展覽,親朋好友及同事更會主動幫他蒐集和「馬」相關的各類藝術品,讓他的收藏達到萬馬奔騰的壯觀局面。  以下是專訪內容:  問:你會收藏和馬有關的藝術品,是因為家庭背景嗎?  答:我的父親喜歡中國古董,空暇時會到一些文物店去逛逛,我小時候也跟著父親到處看。現在回想起來,父親的收藏10件可能有9件是假的,但那時收藏沒那麼講究,只是一種樂趣。  因為我家姓駱,我父親出國時,也會到處留意,買些駱駝小藝品回來,我覺得很有趣,這也啟發了我,跟著一起收藏。不過駱駝很難收集,相關的工藝品只有中東國家比較多。早年中東對我們來說是個遙遠的世界,所以我後來就改收藏和「馬」相關的藝術品,因為駱字其中有一半是馬的部首,而且我的生肖屬馬。和馬有關的藝術品比較多,中國就有東漢陶馬、唐三彩的馬匹,歐美也都有不少馬的雕塑品,所以收集起來方便多了。  竇加銅雕馬 最值驕傲  問:現在你有多少件和馬相關的收藏品?  答:已經很難數了。我有來自歐洲的水晶馬、瓷馬,還有台灣本土的木雕馬、交趾陶馬。在台灣工銀總部大樓裡,擺放有東漢的灰陶馬,也有台灣藝術家吳炫三色彩鮮艷的雕塑《馬與小孩的對話》。最近我到西安,也買了兵馬俑1:4的銅馬車複製品。除了我自己收集,很多朋友知道我喜歡收藏馬有關的雕塑品,也會買來送我,所以累積愈來愈多。  另外,我也收藏百馬圖、八駿圖等和馬有關的畫作。連我們台灣工銀的企業識別標誌也以馬首配上飛揚的馬鬃為設計圖騰。因為很多人知道我收集馬的藝術品,外界還一度盛傳我買了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中的馬首。其實買的人是我的一位周姓友人。  問:在這些和馬相關的收藏中,哪些是重要的作品?  答:我最辛苦收集、也最重要的收藏,是竇加(Edgar Degas)全套15件以馬為主題的銅雕作品。  竇加被喻為19世紀晚期最具影響力的雕塑家,他的雕塑品中以馬為主題的作品共計15件,全球僅有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和加州諾頓西蒙博物館擁有全套的作品,第三套完整的收集就在我這裏。在台灣工銀總部大樓落成啟用時,我曾在總部的藝廊展示全套的作品。這套作品中包括《左足點地的奔馬》、《後仰的馬兒》、《行走中的純種馬》等,竇加的作品表現馬匹在不同動作時的律動和神韻,既寫實又優雅。  竇加最喜愛的創作主題是馬和舞者,他一直在探索人體和動物律動的新方法。他的15匹馬的雕塑,每匹只有24件,我是一匹匹收集,花了近10年才收集到全套,真是得來不易。加拿大有家新的博物館要開館時,曾想來向我借這套馬去展示,但因為藝術品進出台灣海關的手續繁雜,最後就作罷。  為收藏 吃悶虧也願意  問:收集這15匹馬的過程中,有哪些令你難忘的故事?  答:我第一次見到竇加的銅雕馬,是在日本東京一家畫廊負責人的家中,我覺得跳躍的馬姿很漂亮,我也收藏馬,就跟那位畫廊主人談定以2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錢還沒付,我因事到紐約,順便參加了蘇富比的拍賣會,恰巧有相同的那匹馬在拍賣,結果拍出28萬美元。日本畫廊的負責人馬上反悔說要加價,我說這怎麼行,後來討價還價,以21萬美元成交。  買到竇加的第一匹馬雕塑品後,我知道他共有15匹馬的作品,我就決定要收集齊全,請了奧地利的古董商幫我注意收集,他幫我收了好幾匹,加上其他來源東拚西湊,到了只剩下兩匹馬還沒找到時,我就覺得很緊張,深怕買不到。  後來我的朋友一位紐約藝廊的負責人打電話給我,說他收到一批竇加的馬,問我有沒有興趣,我馬上問有沒有我少的那兩隻,他說有,我好高興,馬上決定要買。但這位好友竟然要求我,要就整批共7匹馬全部一起買下,他不單賣兩匹。為了收集到整套作品,我只好忍痛整批買下,其中重覆5匹,之後再慢慢脫手吧。  事後我忍不住罵這位昔日的好友,怎麼見利忘義,敲了我一頓。不過能夠達成心願,收集到15匹完整的作品,我真是高興得不得了。現在我替這批西洋馬訂做了中國古董木盒來收藏,每匹都有專屬的盒架,還用絹布襯底,像保護瓷器一樣保護它。(文轉A17版)

  • 河南贗品村 做舊碗賣30萬

    大陸這幾年除了樓市、股市,文物收藏市場也異常熱門,但全民收藏熱也帶來令人困擾的問題,即文物真偽難辨。在暴利驅使下,大陸文物古玩市場上贗品無處不在,常常讓人防不勝防。 (文接B10版) 高仿複製品 傳藝界讚嘆 除了民間千家萬戶一同創造這高利潤的文物複製產業外,大陸針對文物鑑定和傳統工藝技術保存的「高仿」工廠,才是真正創造「登峰造極」的古物專家,像唐三彩工藝大師高水旺和河南省工藝美術大師馬聚魁,其仿製技術已與古代完全符合,讓文物彷彿穿越時空而來。 大陸如今連失傳千年的古瓷極品「北宋汝窯瓷」也能仿造出來,做為北宋五大名窯之一,汝官窯的燒造工藝在中國陶瓷史上登峰造極,其地位使歷代帝王都將其視為珍寶,然而汝窯工藝之後失傳,傳世的汝瓷至今也不過65件;在大陸古玩市場上,即便一塊手指甲大小的汝窯碎片都能賣到1000多元(人民幣,下同)。 假北宋汝窯瓷 叫價30萬 宋汝官窯的窯址所在地河南省寶豐縣,河南省工藝美術大師、寶豐縣汝瓷研究所所長馬聚魁已可成功仿製汝瓷,從研究其配方、土、原料、工藝和窯爐燒成等整整10幾套工藝特徵進行仿製;讓古代汝官窯所謂的「香灰胎,瑪瑙釉及芝麻釘」等鑑別真偽特徵,這裡的仿製品已能完全符合。 馬聚魁的作品讓故宮博物院的專家進行鑑定後,證實完全符合古代特徵,馬聚魁表示,「真正的行家能看出了,似懂非懂的鑑定不出來,若不是老官窯的專家,肯定分辨不出來。」 他仿製的瓷碗燒出來可以賣7000元到8000元,馬聚魁說,「如果古玩市場要作舊就沒底了,有要幾10萬的、30多萬,只有說高一點才認為是真的。」 洛陽高仿唐三彩 依出土地覆土 唐三彩工藝大師、洛陽九朝文物複製品公司所製作的唐三彩,以一件出土唐三彩瓷片和一件高仿作品比對、貼著燈仔細觀察,會發現兩者的開片、釉色及老舊程度都一摸一樣,光看釉色已經不能看出仿品和真品,董事長高水旺解釋,「得綜合看造型、神態、釉料、做工、胎質才能鑑定出來。」 高水旺的弟弟、廠長高順旺說明,複製品的製作流程是從土質、製坯、上釉到燒窯全部嚴格按照唐代方法手工製作,「唐朝的時候用高嶺土做的,我們也是高嶺土,燒製辦法跟以前也一樣。」高順旺說。 工廠院子裡還有不同顏色的兩堆土,高順旺表示,因文物出土地方不一樣,作舊的土肯定有區別,他刨開一個他專門製作高仿的土堆,裡面的器具都埋了2至3年,「有人盜墓,我們把土拉回來做高仿。埋的時間長、化學水燜才能讓土和仿品真正結合到一塊,出土後才能達到黏貼很緊的效果,必須要化學藥品酸鹼的屬性都可以掌握,出來就很接近出土文物了。」 失去信心 精緻工藝品淪「地攤貨」 收藏愛好者辨別的能力趕不上仿製工藝的發展,以至於收藏愛好者逐漸對河南的文物失去了興趣。 開了間古瓷標本陳列館的陳景順,以其30多年來在河南各地老窯址收集到的古瓷片標本,提供給許多古瓷收藏愛好者前來比照鑑定,但陳景順也憤怒表示,「河南唐三彩、鈞瓷、汝瓷造假作舊水準太高,真的也分不出來、假的也分不出來。對收藏家而言,你拿出真的人家也不相信,拿出假的人家也不看了。人家已經不愛好,對這個沒有興趣了,因為假貨衝擊量太大,真假分不出來了!」 缺乏嚴格的行業標準、市場監管和調控,一大批複製、仿造贗品源源不斷流入民間市場,信譽度和價格就會迅速降低,久而久之成為「地攤貨」;像是80年代至90年代初,曾做為國禮贈送給50多國元首和政府領導人的唐三彩,生產廠家在洛陽一哄而上,在最氾濫時達到3000多家,其中絕大部分是個體作坊。 他們仿古作舊、以次充好、市場銷售無序、街頭公開壓價,讓大陸國寶級文化精品從此淪落為便宜的「地攤貨」無人理睬。 籲推動品牌標識 給收藏家一雙慧眼 籲推動品牌標識 給收藏家一雙慧眼 在大陸,複製文物本身並不違法,文物高仿產業的興起可重振傳統手工藝,但文物造假是以欺騙為目的,逼真的仿製品常被有心人士拿去當古文物叫價,以假亂真、從中牟取暴利,成為嚴重違法行為。 在古玩這個行業,造假不叫造假,而是稱為「作舊」、「修舊」,用一句行話來說:這個行業水深得很。 陸媒認為,讓收藏者在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中擦亮雙眼迫在眉睫,作舊、修舊是一門工藝,但不能讓作舊的假古玩,沒任何標識被當做真東西來賣,大陸很多文物專家和仿古工藝品作者都認為,無論是否作舊,國家有必要公布管理措施規範仿古工藝品的製作,有明顯標識才能讓仿古工藝和文物市場都能夠良性發展。(取材自中新網)

  • 《南方周末》-農民燒的唐三彩 騙過博物館

    最多的時候,南石山村生產的仿古唐三彩,80%以上被當作真品出售。農民們燒出來的陶俑,甚至讓故宮博物院裡的專家掀起一場「搶救性收購」,但當地農民賺的也只是做個襪子編個筐般的辛苦錢。如今,洛陽市政府希望將這一手藝打造成陽光產業,以開發河南的文化資源。 南石山,這個黃河岸邊寂寂無名的小村,因為一次挖掘和一個名為高良田的農民,從1920年左右開始,被視為中國唐三彩復活之地,名聞天下。 二十多年前,這個村子最鼎盛的時候,一度供應了全國80%以上的新工藝唐三彩。 在開始於上個世紀90年代的中國第四次文物仿製浪潮中,這個村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文物販子。農民們燒出來的陶俑,甚至讓國家博物館和故宮博物院裡的專家也傻了眼,掀起一場「搶救性收購」。最多的時候,這個村子製造的仿古工藝唐三彩,80%以上進入了魚龍混雜的文物市場。 南石山村正處北邙腹地。清朝末年修築汴洛鐵路,勘探路基時發掘出的許多色彩斑斕的釉陶器物,讓這個小村轟動一時。這些器物經當時著名考古學家羅振玉和王國維研究鑒定,確認為失傳千年的唐三彩。 一股唐三彩收藏熱隨之在當時興起,這給擅長修補文物的南石山村農民帶來機會。 修補文物 古工藝復活 一個名叫高良田的農民,從長期的修補中琢磨出一條新路:他成功地仿製了唐三彩。自此,南石山村成了「唐三彩」工藝的復活地,名噪天下。 1994年夏,北京潘家園古玩交易市場上悄然出現了一批「北魏陶俑」。北魏陶俑出土甚少,這些外表斑駁的陶俑,很快引起了收藏者的關注。 幾家國家級的博物館,則迅速撥專款對其進行「搶救性收購」。原國家文物局局長呂濟民後來在央視回憶說,「歷史博物館買了三次,故宮買了兩次。中國歷史博物館花了八十萬(人民幣,下同),故宮呢花了十萬吧。」權威博物館的舉措,引燃了民間搶購熱情。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向來稀少的陶俑,這一次卻似乎總也買不完。這引起了文博部門的警覺。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出來的結果讓人啼笑皆非,所謂的北魏陶俑,其實是河南省孟津縣一幫農民的仿作,其中一部分即來自南石山村。 生產大增 淪為地攤品 讓生產企業急劇增長的,正是唐三彩的高額利潤和這個行業的低門檻。」剛開始的時候,成本不過2塊錢,但是能賣20塊。」高水旺回憶,慢慢地,周邊的村子裡一下子也冒出了無數的唐三彩廠。到1990年,這個產業的快速膨脹已經成了一種災難。由於小作坊、小企業規模不等,水平和質量有高有低,銷售途徑混亂,許多農民沿路搭攤設點,競相壓價,原本頗為神祕的「唐三彩」,淪為「地攤商品」。 從1990年開始,大量小作坊倒閉,存活者也多數轉向仿古唐三彩。如今,南石山村的72家企業中,生產仿古工藝的有44家,新工藝的有28家。 也恰在此時,中國開始興起一股收藏熱。一匹被盜出土35厘米高的唐三彩馬,在黑市上可以賣到數十萬元。 地方改造陶俑陽光產業 南石山村農民做出來的這些看似古董的工藝品,因此受到了各路文物販子的歡迎。最多的時候,南石山村生產的仿古唐三彩,80%以上被販子買去之後,當作真品出售。「那時候人們鑒別能力還不高。我們拿這些販子也沒辦法。」高水旺頗感無奈。 「我們希望把唐三彩打造成一個陽光產業。」洛陽市委宣傳部官員對記者說。當地兩三年前即已萌生的唐三彩「從良」夢,今年有了具體舉措。 而消費者的鑒別能力則在迅速提高。「現在那些文物販子,已經不太容易把它們當作真品賣了。」高水旺說。「這個產業長期各自為政,低價傾銷,小作坊式的生產很難擔當唐三彩產業化的重任。」洛陽市委宣傳部的官員說。 高水旺的九朝文物複製品公司,讓他們看到另一種可能。 建立品牌當精品賣 坐落於東周王城遺址對面的唐寶齋,是九朝在洛陽的銷售點。在這個布置得宛若唐三彩博物館的商店裡,一尊98厘米高的高仿彩繪牽馬胡俑,標價15萬;一尊40厘米高的高仿彩繪合手胖俑,標價3.8萬。而一些普通的仿古,價格也在數百元至上千元。相比別處,這裡的價格要貴上數倍乃至數十倍。但生意卻出奇得好──這家只有40名工人的企業,年銷售額已在千萬以上。每個仿製文物底座,都有仿製者的名字,創建大師的品牌效應。 曾有調查,年交易額逾10億人民幣的北京文物市場流通的所謂古董,九成以上是贗品。 有鑒於此,相關部門亦曾採取措施如北京市文物局規定文物仿製品一律要標明「新工藝品」字樣,江蘇省規定文物仿製品「必須有明確的標識」,文物仿製品市場的清理也一度成為國家文物局的整頓重點。 而南石山村村民依然熱衷於向來訪者講述,他們生產的唐三彩,如何被別人當作文物販賣。(摘自《南方周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