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三角湧的搜尋結果,共13

  • 三角湧大橋 未與捷運共構

    三角湧大橋 未與捷運共構

     原本宣稱「預留捷運三鶯線的共構界面,以減少未來二次施工」的三角湧大橋,實際上卻未設計與捷運共構,對此新北市工務局解釋,三角湧大橋規畫興建時,三鶯線仍在紙上作業階段,「共構」係指與龍埔路系統結合,目前捷運鋼拱橋正由捷運工程局施作。

  • 新故鄉願景》老葉新釀 三角湧再飄茶香

    新故鄉願景》老葉新釀 三角湧再飄茶香

     在外銷市場萎縮、內銷市場受到其他茶區挑戰下,從日治時期就馳名的三峽茶葉,一度在1980年代面臨生存危機,經過三峽農會改推生產碧螺春、蜜香紅茶,不僅重新擦亮三峽茶葉招牌,也吸引許多青農回鄉,為在地百年的老產業注入新生命。 \n 根據三峽農會記載,三峽製茶歷史最早可追溯至清代同治7年(1868)英商杜德前往海山地區推廣茶葉種植;日治時期三井會社在三峽設立大豹、大寮2個製茶工場,外銷以阿薩姆種產製的「日東紅茶」,三峽地區茶葉也隨著「Formosa Tea」打響名聲。 \n 昔曾外銷 戰後沒落 \n 三峽農會總幹事張永巨表示,三峽紅茶在戰後式微,取而代之的是當時蔣介石總統等外省籍達官顯要喜愛的「龍井茶」及「香片」,還有綠茶及包種茶。為配合生產香片,當時板橋浮洲一帶都是茉莉花田,但在1980年代外銷市場斷絕,三峽茶葉生產受到嚴重打擊,幾乎一蹶不振。 \n 張永巨說,除市場萎縮,當時國內建築業、製造業景氣一片大好,種茶、採茶菁的收入不如做工1天收入,年輕人口大量外移,三峽茶葉在內外交逼下,種植面積從全盛期的1000多公頃,銳減到只剩100多公頃。 \n 技術改良 推陳出新 \n 當時的三峽農會推廣股長王清松,眼見三峽茶葉生產恐有斷根之虞,加上三峽地區茶葉品質和坪林有落差,若繼續生產包種茶恐難在市場生存,於是想出利用製造包種茶技術生產「碧螺春」綠茶。 \n 張永巨回憶,舉辦第1屆的碧螺春綠茶比賽時,農會雖大力鼓吹,但僅77點(人次)參賽,到今年參賽人數增至380多點;當時1台斤茶菁收購價是50元,今日則已飆升到300元左右,茶園面積也增至200公頃,製茶景氣回春可見一斑。 \n 張永巨說,為提升茶葉品質,農會也持續向茶農推廣不噴農藥、少用肥料觀念,讓消費者能喝到連第1泡都不用倒掉的健康茶葉;他也自豪指出,目前三峽不僅有6家茶農獲得有機認證,在市府、農委會農糧署各單位檢測中,三峽茶葉檢驗結果都是無農藥殘留,也是全國之冠,絕對能讓消費者喝得安心,不僅創造出安心農業,也為三峽的「青心柑仔」茶葉創造另個新市場。 \n 吸引青農 注入新血 \n 張永巨表示,碧螺春的青心柑仔茶菁以春、 \n 秋季較佳,但5至8月的夏季期間仍有茶菁生產,農會發現小綠葉蟬叮咬後的茶葉,因茶葉結構、成份被唾液的酵素破壞,反而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天然熟果香,且叮咬愈嚴重、茶葉品質愈好,泡起來茶形漂亮、茶湯紅潤,形成風味獨特的「蜜香紅茶」。 \n 三峽農會結合茶農在2008年推出蜜香紅茶,立刻受到好評,不僅成功調整茶菁產期,也創造出可觀利潤,連知名的連鎖咖啡店也使用三峽生產的蜜香紅茶。 \n 交流傳承 延續榮景 \n 張永巨說,三峽茶葉重新找到定位與市場後,吸引不少青農願意返鄉投入製茶、種茶,返鄉從事茶葉製造及產銷的青農約近20人,也為在地百年老產業注入新血。 \n 但張永巨及在地製茶老師傅黃文雄、返鄉青農王維誠異口同聲表示,製茶不僅辛苦,且技術門檻相當高,返鄉投入生產者幾乎都是家族製茶的後人,且三峽茶葉全靠手摘,種茶、採茶與販售茶菁的農民普遍年齡偏高,後繼無人已成隱憂。 \n 為繼續傳承茶產業,三峽農會將成立「三峽青農聯誼會」,透過青農間技術交流、邀請老農教導「撇步」、行銷人才從旁指點,盼共同激盪出更多點子,延續三峽百年製茶文化。

  • 船難39小時後 1人奇蹟生還

    船難39小時後 1人奇蹟生還

     基隆籍漁船「金瑞益88號」9日在北海岸富貴角海域遇險,遭巨浪「三角湧」襲擊翻覆,當晚僅有1位陸籍漁工幸運獲救,台籍船長吳聰德等7人失蹤,漁船昨擱淺在新北石門海岸,搜救員即刻救援,確定船尾有生命跡象立即切開船艙,陸籍漁工林謀福在海難發生後39小時奇蹟生存獲救。 \n 巧合的是,死裡逃生的林謀福,正好是昨天翻船第一時間獲救的漁工林謀德的弟弟,攜手討海的兄弟倆能先後在洶湧波濤中歷險脫困,應是絕無僅有的海上奇蹟。 \n 不過,搜救人員接下來在機艙內發現船長吳聰德屍體,其餘5名漁工仍下落不明,這起海難釀成1死、2生還5失蹤。 \n 機艙內 發現船長屍體 \n 昨天清晨由海巡特種搜救人員、海軍水下作業大隊以及由船東聘請的水下專業作業人員,組合成為「金」號搜救隊,大夥趁著「金」號觸礁於石門海岸、退潮之際,整裝待發紛紛爬上船體進行搜救。 \n 生還者 脖子以下泡水 \n 搜救人員不放棄任何契機,不停敲打船體大聲呼喊:「船裡面還有人嗎?」逐一檢查船艙內有無生命跡象。正當人員檢查船尾時,突然聽見船身內部傳出微弱呼救聲「有人,有人!我還在這裡啊!」 \n 搜救人員聽聞後,趕緊以破壞機具把船體打出大洞,看見林謀福死命用雙手撐在船桅上,臉色蒼白、脖子以下都泡在水中,雙頰止不住顫抖。搜救人員趕緊將他拖出船艙,緊急披上毛毯保暖,扶他上岸,送往淡水馬偕醫院,經急救後已無生命危險。 \n 救出林謀福後,搜救團隊瞬間士氣大振,但可惜的是,自此之後船艙內再也沒傳出任何呼救聲。 \n 接近中午時刻,新北市消防局決定調派大型機具進駐岸際,將船體破壞翻轉,讓搜救人員鑽進入狹小船艙中,到機艙附近時,突然聞到一股屍臭味,仔細尋找後,果然在附近找到船長吳聰德的遺體。 \n 船東陳黃登眼見吳聰德的遺體時,趕緊上前跟他說:「船長的職責你做得很好了,到了最後一刻你還是待在這裡,現在你的工作已經結束,快點下船回家,與家人相聚。」 \n 海流強勁 5漁工失蹤 \n 昨天吳聰德的女兒也前往石門海域,確認搜救人員從船內帶出的遺體的確是父親。她與家人遵循討海人傳統,在父親的遺體旁焚燒冥紙祭拜,現場令人鼻酸。 \n 基隆海巡隊指出,「金瑞益88號」的事故至今釀成2人受傷(生還)、1人死亡以及5名船員下落不明,海巡隊依經驗研判,可能在船體翻覆之時,船員被強勁海流帶離船體,將持續協尋失蹤者。

  • 三角湧吞噬捕蝦船 1活7失蹤

    三角湧吞噬捕蝦船 1活7失蹤

     基隆籍漁船「金瑞益88號」,7日前往竹圍海域捕蝦,因海象變差臨時決定返航,行經富貴角、石門海域時,疑似遇上「三角湧」漩渦,導致船身翻覆,雖然7艘友船趕赴救援,卻僅救回1陸籍漁工,包括船長吳聰德在內等7名船員至今下落不明。 \n 基隆海巡隊指出,失蹤的7人,包括船長吳聰德、陸籍漁工林謀福、林武、陳友生、葉武、越籍漁工春勇、黎文進,僅有陸籍漁工林謀德獲救。 \n 驚見漩渦 側浪噬船 \n 唯一獲救的林謀德,昨天中午返回基隆,回想起當時情形仍餘悸猶存。回憶出事前,他的弟弟林謀福與其他漁工在船艙內睡覺,船長吳聰德則是在駕駛艙內。當時海象很差,船身劇烈搖晃,他發現海面上突然出現強勁的漩渦,他還來不及向船長報告,兩個側浪結結實實打在船側,船體承受不住惡浪力道,當場翻覆。他落海後,在茫茫大海中手足無措,正當要放棄掙扎之際,幸好抓到一個浮球,讓他不至於被惡海吞噬淪為波臣。 \n 海巡隊表示,9日晚間9時許獲報,指金瑞益88號在石門外海2.9海浬處翻覆,隨即派出船艦與淡水、機動海巡隊會合前往事故海域。抵達現場後,發現船體已有8成沉入海中,不見任何船員蹤跡。 \n 船長失蹤 船東求救 \n 救起陸籍漁工林謀德的「凱聖6號」船員說,當時眼見金瑞益88號的燈突然熄滅,消失在海中,隨著其他友船回頭找人,才驚見船已翻覆,救起在海上載浮載沉的林謀德後,友船在附近海域繞行,卻沒發現其他船員,懷疑船員因被船體倒蓋困在船艙裡面。 \n 金瑞益88號船東陳黃登表示,該船是3年新船,斥資2600萬打造,他與船長吳聰德相識1年多,船隻出事後,他刻意不拖船,而是哀求海軍水下作業大隊及海巡隊,下水查看船艙內是否還有生還者。 \n 海象差 搜救吐膽汁 \n 昨天海軍水下作業大隊及海巡隊抵達事故現場,因當地海象太差,連潛水伕都因暈船,將膽汁吐了出來,海軍指出,11日將再進行搜救,確認船艙狀況後,再由拖船業者將船拖回港內。 \n 失蹤船長吳聰德位於金山老家的家屬不願受訪,當地里長蔡龍豪說,吳聰德大部分時間都在外討海,和鄰居互動不多,只知吳家是中低收入戶家庭,必要時將主動協助家屬。 \n 海巡隊表示,家屬已在金山老家設立神壇,祈求能有奇蹟降臨,但家屬得知海軍昨因海象太差無法搜救時,難過不己,海巡隊允諾,今天海象好轉,立即下水救援,絕對不放棄救人。

  • 漁船富貴角翻覆 船主:恐怖三角湧

    基隆漁船「金瑞益88號」昨天晚間在富貴角外海,接連2次遭「三角湧」襲擊翻覆,7人下落不明。船主陳黃登說,附近海域很恐怖。 \n 陳黃登說,「金」船配有超低溫冷凍設備及雙套的發電機組,總共花費約新台幣2000萬元採購,最近剛好下水滿3年。「金」船7日從基隆正濱漁港出發,前往淡水竹圍海域捕撈劍蝦,船上共有8名船員,因天候不佳返航,經過富貴角一帶海域遇到「三角湧」,也是漁民最怕的海域。 \n 他表示,富貴角海域因位於台灣海峽和東海的交會口,浪時常不規則出現,又沒有方向性「很恐怖」,附近海域不確定性很大,卻又是基隆往返淡水必經之路,實在很難避開。 \n 「要對得起自己,也要對船員有交代」,陳黃登說,雖然船上的設備幾乎全部進水泡湯,但他認為,「先救人再說,只要錢能解決都好」,希望明天能順利找到失蹤的7名船員。 \n 海洋大學海洋環境資訊系教授胡健驊表示,富貴角一帶海底其實是突出去的淺灘,深約只有5到10公尺,下方又是延伸400公尺的礁岩,因為湧浪屬於長波,一碰到海岬地形浪就會衝高,很多漁船以為沿著岸邊行駛風浪小也較安全,其實是錯的。1051210 \n

  • 三角湧大橋 沒通車已補丁

    三角湧大橋 沒通車已補丁

     三峽北大聯外道路最後一塊拼圖「三角湧大橋」將在5日開通,卻被人發現橋面柏油品質粗糙,還沒通車路面已有補丁,且轉角弧度過大,易造成視線死角,恐引發車禍意外,新北市議員吳琪銘昨率隊到場會勘,工務局當場表示會盡快改善。 \n 吳琪銘說,三角湧大橋通車後,可減少三峽往返台北通車時間約20分鐘,且該橋設計保留與三鶯線捷運共構空間,可加速三鶯線捷運通車期程,但市府不能為了趕通車,忘了安全才是第一。 \n 吳琪銘說,可預期車流量會大量湧入三角湧大橋,但橋梁與佳興路交界的轉角彎度設計弧度過大,不僅造成視線死角,還會降低車速,造成車潮回堵,反降低紓解車流效益。 \n 吳琪銘說,實際走過一遭,用肉眼就能發現柏油路面粗糙,懷疑有使用回收料,重車一壓過去,路面一定毀損;另該路面有兩處還沒通車,竟已有補丁,且排水設計不良,如此施工品質令人堪憂。 \n 新北新建工程處長詹榮鋒表示,橋梁轉彎弧度部分絕對符合安全規範,為增加承載能力,本工程道路面層採用最大粒徑3/4英吋的級配,有別於一般道路的3/8,孔隙略大,非偷工減料,更不可能使用回收料。 \n 詹榮峰指出,補丁部分是因台電施作孔蓋時凸出路面過高,才會要求他們降低並重鋪,另一處則是不夠平整,才會要求重鋪;詹強調,各界對施工品質或對路面細料、油量不足有疑慮,他們絕對會在通車前改善。

  • 三角湧大橋將通 議員盼打通河堤道路解車潮

    三角湧大橋將通 議員盼打通河堤道路解車潮

    連接三峽橫溪地區與北大特區的三角湧大橋,預計本月開通,未來車潮恐湧入三峽龍埔地區,新北市議員林金結5日舉辦會勘,要求交通局等單位,打通河堤道路疏解車潮。 \n \n林金結指出,土城往三峽鶯歌方向道路,每逢假日必塞,三角湧大橋通車後,雖可紓解交通壅塞,但勢必會有大量想往老街的車潮,湧入龍埔與北大特區,對當地居民生活影響不少。 \n \n交通局綜合規劃科長葉燿墩表示,他們了解民眾用路需求,但該道路開通,牽涉都市計畫區、捷運用地、水利用地與私有土地徵收等問題,相當複雜,會再與相關單位開會協商可行性。

  • 台中三角湧大排魚群暴斃 疑工廠偷排廢水釀禍

    台中三角湧大排魚群暴斃 疑工廠偷排廢水釀禍

    雨後水漲害死魚!昨下午起大雅區降下大雨,今晨大雅里民發現,三角湧大排出現大量魚屍,連生命量強的吳郭魚、琵琶鼠魚(俗稱垃圾魚)都翻白肚,居民懷疑應是上游電鍍工廠於下大雨、水位上漲之際,趁半夜偷排廢水,造成河道魚屍遍野。 \n \n大雅里里長李玲珍說,上午9時許晨起運動民眾發現死魚向她通報,她沿著大榮公園步道,往上游巡視,驚見沿線河道散落大量魚屍,大小多在13公分左右。當地游姓居民還說,因水流湍急把魚屍往下游沖去,否則死魚應該更多。 \n \n環保局稽查大隊獲報緊急前往採樣檢測,稽查人員蕭炯峰表示,目測水質還算清澈,水中酸鹼值為PH7.4、溫度26度、溶氧量7.6皆正常,而重金屬、化學物質也未超標。後續將請清潔隊打撈、清除魚屍,並委請農業局化驗,查明是否染病死亡。 \n \n蕭炯峰指出,魚群集體死亡,不一定是水質惡化,遭家用清潔劑、消毒藥劑、農藥污染,或是染病皆有可能。大雅里長李玲珍則懷疑是上游電鍍工廠惹的禍,廠商疑似趁下大雨、水位上漲之際,於半夜偷排廢水,造成河道魚屍遍野。她還指出,環保局採樣時,遭污染廢水早已被大雨稀釋,水質恢復清澈,難怪各項指數都正常。

  • 長三角多地 湧退房熱潮

    華夏時報20日報導,隨著房市陷入深度調整,長三角部分城市出現一波退房小高峰。據杭州透明售房網最新資料,截至8月19日,杭州8月已退房63例,而7月杭州退房數量達128戶。8月17日,南京市房管局公佈的退房名單顯示,與7月相比,8月退房數量由41戶增至50戶,創下今年新高。 \n而在庫存壓力巨大的常州,退房現象也比往年增加。先前常州市房管局披露的退房資訊顯示,大戶型的高級住宅曾遭遇集中退房。

  • 三鶯福容飯店 三角湧藝宿遊登場

    三鶯福容飯店 三角湧藝宿遊登場

    福容大飯店三鶯店與三角湧文化協進會合作,自即日起至6月30日止飯店推出「三角湧、藝宿遊」住房專案。1泊3食、雙人同行4999元,內容包括:入住用藍染文藝畫作佈置的藝術風主題房,享用飯店早餐、品嘗主廚結合三峽食材研發的梅子套餐,以及優閒啜飲藝文下午茶。 \n福容大飯店三鶯店副總經理林其忠表示,專案同時免費加贈藍染小方巾DIY製作體驗。同時,飯店每天都有會專車定時定點接送旅客往返三峽老街,解決停車問題。 \n「三角湧」是三峽古地名,取其擁有縱橫密布的網絡渠道,便利的水利交通,方便商人運載三峽特產藍染、樟腦及碧螺春前往各地經商。昔日商業的興盛繁華,讓三峽居民有能力將三峽湧街(即現今民權老街)裝修的美輪美奐,仿歐式的建築融合洋樓元素、日式家紋與漢人文化,是台灣歷史的縮影。而台灣畫壇巨擘李梅樹的畫作與,以及傾其畢生心血修築的清水祖師爺廟,更讓三峽成為許多藝術家創作取材的對象。 \n福容飯店三鶯店主廚吳其欣研發的梅子套餐,內容有冰梅山藥干貝盅、酸中帶甜的梅香薯瓣大明蝦、甜鹹交雜的福容梅菜鹹蛋糕,及沁人心脾碧螺春與清新醃梅加上去骨雞腿燉製而成碧螺春梅子燉雞等8道佳餚,專案推出期間,只要4人同行即可享1人免費的優惠。 \n具獨創性與藝術文創性的藍染,一直都是三峽最重要的文化資產,在三角湧藝宿遊專案期間,福容飯店大廳、客房、餐桌都置入濃濃的在地藝術,再加上遊客可親自體驗藍染DIY等。另外,每個禮拜六、日上午11點及下午3點三峽旅遊中心也有提供免費三峽老街及祖師爺廟導覽(需事前預約),帶領旅客穿越時光走廊,感受三角湧風華。 \n除此,自即日起至4月13日梅樹月期間,李梅樹紀念館也免費開放參觀。相關資訊查詢可洽容大飯店三鶯網站或洽:02-8672-1234。

  • 染工哼唱山歌 山城特殊情景

    染工哼唱山歌 山城特殊情景

     三峽老街昔日染布業興盛,以染色與碾布技術精良著稱,鼎盛時期染布商號多達十二家,曾是北台灣最具特色的染房街。地方耆老回憶,老街旁的中埔溪水流適中,水量穩定,早年曾有不少染工在此洗滌藍布,其中有不少客家人,常常哼唱山歌,抒發工作情緒,有時也會對另一邊洗衣的婦女唱情歌,形成三峽山城特殊情景。 \n 早年繁華的三峽老街店鋪林立,包括染坊、吳服店(服飾店)、雜貨店、中藥房、糕餅店等,應有盡有,當地稱為「店仔街」。七十七歲的店家老闆劉來富,先祖來台已經是第五代,他說,清朝時代就有三角湧店仔街,當時附近山區開採樟腦,聚集許多外地工人,老街盛況就有一○二間店鋪,大約四百多人。他們家族是從福建泉州府安溪縣來台,三峽有不少安溪移民,帶來染布技術,加上師徒相傳,促成三峽的染布業。 \n 文史工作者調查,從清朝光緒年間到日治大正時期,短短三十餘年,開創三角湧染的黃金歲月。三峽的染布和染料,不僅供應台灣所需,而且大量運往福州、廈門、上海轉銷中國各地,甚至一度威脅藍染大國印度。林茂興染坊是三峽老街第一家染坊,在日治時期名聲響亮,其中庄長陳種玉經營的「陳恒芳染坊」和秀才陳嘉猷開設的「元芳號染坊」,曾經代表台灣參加日本大阪的「勸業博覽會」,獲得褒狀表揚,「三角湧染」的名聲不脛而走。 \n 劉來富也說,三峽染工是從各地到三峽謀生,吃住都在染坊,只有年節休息才返鄉。從前染坊前方是店面,後面就是染布場所,染完布後,染工就會扛到溪流中漂洗,並就地曝曬於溪埔地,然後以形似金元寶的「砑石」碾布壓平,工序相當繁複。有些勤奮的染工最後被老闆相中,還會入贅繼承染坊,就此落地生根。

  • 三峽媽媽扮推手 藍染的消失與重生

    三峽媽媽扮推手 藍染的消失與重生

     藍染是古老的生活工藝,藍衫布衣也是早期移民開墾的鮮明形象,曾幾何時,現代染織工業取代了傳統的植物藍染,那抹藍也逐漸消失在庶民生活當中。三峽地區曾經是北台灣的藍染業重鎮,近年來,在地方文史人士提倡下,逐漸找回「消失的藍」,三峽染工坊也透過社區媽媽的力量,深入學校和生活,讓百年菁藍找到新契機。 \n 三角湧染 曾經風光一時 \n 三峽舊稱「三角湧」,古時曾是淡水河上游重要的貨運集散地,水運交通便利,也是染料植物「馬蘭」(大菁)的盛產地,形成染坊興盛聚集之地。如今的民權老街依舊林立富麗堂皇的巴洛克街屋,見證昔日山城繁華,老街上依稀可見斑駁的染坊字號,諸如林茂興、林元吉與金聯春等,不難想像當年風光一時,「三角湧染」名號聞名遐邇。 \n 曾經消失的藍染歲月,透過社區營造的力量,一群關心社區的文史作者慢慢帶動地方熱潮,甚至催生公部門舉辦「三峽藍染節」,打響全國名號,背後重要推手就是三角湧文化協進會。 \n 找回傳統 從做染料開始 \n 「找到了一根藍草,也找回了開啟藍染的鑰匙。」三角湧文化協進會總幹事劉美鈴是土生土長的三峽人,當地藍染早就消失了,當初因為參與台灣工藝研究所採集北部藍草的工作,她和夥伴們才逐漸瞭解這段消失的歷史,踏出學習藍染技藝的第一步。他們開始利用親摘的大菁藍草製造染料,因為完全不懂,透過耆老口述和歷史文獻慢慢摸索,第一桶染缸還長了蟲,完全失敗,不過,後來總算找到訣竅,一九九九年染出三峽消失七十多年的第一條藍巾。 \n 為了推廣藍染技藝,三角湧文化協進會邀請學者專家開班授課,培訓社區媽媽,到師大、輔大和工藝所上課進修,甚至遠赴日本琉球與四國等地交流,成立「三峽染工坊」,開創社區產業,成為一群「藍媽媽」聚集創作的園地,協會也榮獲社區文化產業全國評比第一名。 \n 家庭主婦 感染藍色狂想 \n 生了三個女兒的廖寶桂,原本只是單純的家庭主婦,因緣際會參加第一期的藍染班,成為首批種子教師,生活就此充滿了「藍色狂想」。她本來就愛串珠和拼布等手工藝,初學藍染很瘋狂,不僅家中的門簾、抱枕和桌巾等,都是來自她的巧思創作,就連衣櫃也塞滿了藍染衣服,她說,每件作品都像孩子一樣,有些染衣就算是舊了,她也捨不得丟掉,「這是曾經失落的技藝,我要讓孫子知道阿嬤當年的創作。」 \n 廖寶桂常到鄰近國小、社區大學和土城看守所等地授課,社區活動也成了家庭聚會,全家人共同參與。「我是三峽的女兒,當然有責任和義務推廣藍染。」 \n 廖寶桂把祖師廟和三峽老街等在地特色圖騰,維妙維肖設計在藍染作品,一方面推廣藍染,也讓外界認識三峽。 \n 不僅家庭主婦參加,退休教師也加入染工坊。國小退休教師張瑋婷是台中人,因為教書來到三峽,日久他鄉成故鄉,不僅定居在三峽,也愛上藍染工藝,長期擰乾染布,手指肌腱發炎多次,留下「扳機指」的宿疾,成為她熱愛藍染的證明。 \n 推廣有成 染布融入生活 \n 藍染是從土地植物滋養而生,回到庶民生活中。經過十多年的提倡,三峽社區媽媽會在家擺置染缸,染布融入生活一部份。陳明理是染工坊的資深成員,家裡的染缸已有八年歷史,染缸必須注意酸鹼度,每天都得攪拌,並且適時加糖加酒,去除雜菌,「比顧孩子更麻煩。」她對染缸心存感恩,早晚問安,常說好話,她說,人要懂得用心對待染缸,染出來的作品才會好看。 \n 除了推廣社區工藝,三峽染工坊也進入校園,協助鄰近的中園國小推廣藍染教育,中園國小以藍染為特色學校,每年畢業典禮都會舉辦「藍染服飾走秀」,染工坊的社區媽媽也擔任顧問。 \n 創新應用 邁向精品層次 \n 三峽染工坊不斷創新應用藍染技法,除了服飾,也設計手提包、名片夾、筆記書、壁飾、藍染娃娃等。「我們連鴕鳥蛋都試過了。」劉美鈴說,除了布料,他們試過不同材質的藍染技法,包括木頭、竹片、石頭與雞蛋等,最近研發一系列的皮件飾品,這是國內罕見把藍染應用在皮件。 \n 藍染皮件的設計師徐雪梅,長年旅居義大利,曾於PRADA工程部工作,因返鄉照顧年邁父親,意外成了三峽染工坊的老師,協助開發藍染皮件。染工坊希望藉此提升藍染工藝,推向精品化和客製化的層次。 \n 藍染曾經是三峽消失的技藝,如今找到新生的面貌,這一步得來不易,也見證社區居民的力量。 \n (「消失與重生」專題去年三月至今所有內容,請見官網「台灣368」)

  • 1/4珠三角民眾 不敢喝自來水

    珠三角九個城市的水質,民眾沒信心,據一份最新的調查顯示,有近1/4的人,不喝城市的自來水。受訪者認為,環境汙染不僅讓城市人覺得會引起咳嗽、咽喉炎等身體疾病,還會引起「失眠煩躁」。 \n針對廣州、佛山、深圳、東莞、珠海、江門、中山、惠州、肇慶等9個城市,廣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10日發布了《2009年珠三角地區環境狀況公眾評價調查報告》。報告指出,在環境汙染程度調查中,受訪者普遍認為「水環境」汙染最為嚴重,達43.0%。 \n在「水環境」汙染的評價中,認為「河湧河流汙染」嚴重的比率,達57.1%。而對於「飲用水源汙染」,受訪者認為嚴重的比率,也達26.5%。有近1/4的人不喝城市自來水,其中65.6%的人表示是因為擔心水質不好而不敢飲用。 \n從珠三角九個城市受訪者對於「水環境」及「河湧河流汙染」的評價來看,東莞等地的受訪者評價嚴重的比例較高,均在五至七成之間;佛山、江門、深圳的受訪者評價嚴重的比例也不低,在三成八至六成之間。 \n大陸治汙形勢嚴峻,前一陣子環境保護部才發布水汙染防治考核結果,內容顯示,海河流域內蒙古自治區、遼河流域吉林省、黃河中上游流域山西省、滇池流域雲南省等地,治汙規畫實施情況差,未通過考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