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三輪車夫的搜尋結果,共10

  • 夫到北部踩三輪車載客賺錢 她留南部扶養4孩長大獲模範母親

    夫到北部踩三輪車載客賺錢 她留南部扶養4孩長大獲模範母親

    90歲黃林湓的夫家以前因子女眾多、經濟狀況不佳,丈夫前往北部踩三輪車載客辛苦賺錢,她留在南部獨自扶養4名子女無怨無悔,如今子女們都成家立業,她本身熱心公益,捐助台南市政府勞工局弱勢房屋修繕材料費,以及寒冬送暖活動的物資,獲得今年勞工模範母親表揚。 迎接母親節的到來,台南市政府勞工局5月1日將在台灣菸酒股份公司善化啤酒廠二樓大禮堂表揚20名勞工模範母親,當選者皆獲頒獎牌1面及5000元獎金,今天舉辦記者會,邀請這次獲獎的其中2位勞工模範母親,分享得獎感言與心路歷程。 黃林湓因夫家子女眾多經濟狀況不佳,丈夫前往北部踩三輪車載客辛苦賺錢,她留在南部獨自扶養3男1女,時常教導子女要懂得付出,並鼓勵進修專業領域,成為人才貢獻社會。 其中,黃林湓長子考取家具木工甲級技術士證,榮獲台中市政府2018年促進就業巧聖仙師魯班公獎選拔裝潢木工達人組優勝,榮膺中華民國木工業職業工會全國聯合會2020年模範勞工,並長期替弱勢家庭免費修屋。 另外一位黃陳瑩,與丈夫一起經營米街金香紙店,迄今已有160年,丈夫創立台南市禮儀用品職業工會,她本人為創會會員,後來更成為會員代表,積極參與工會愛心社活動及捐血活動,亦捐助台南市警察局第二分局民權派出所民防分隊基金。 黃陳瑩的長子畢業於美國普瑞特藝術學院大學室內設計系碩士班;次子擔任義勇消防人員與警局民防顧問維護居民安全,榮膺全國總工會2013年度模範勞工;么子美國紐約佩斯大學魯賓商學院MBA碩士班畢業,3兒各個出類拔萃,表現優異。 勞工局長王鑫基說,今年當選的勞工模範母親,有的含辛茹苦扶養多名子女並悉心教導成為社會棟樑,有的熱心參與社會公益也讓子女耳濡目染以行善助人為樂,有的積極參與工會事務維護勞工權益,眾多優良事蹟足堪表率。 今年度勞工模範母親當選人計有20名,分別為周高私、方來受、黃林湓、杜王翠櫻、陳鄭錦、楊卓鳳羽、黃陳瑩、柯陳秀梅、林淑君、黃巧雲、陳林貴蘭、吳月珍、陳劉水滿、龔秀娥、陳奕如、陳美雪、吳英娥、林玲玲、陳淑美、龔秀賢女士。

  • 海歸女成三輪車夫 載客遊胡同

    海歸女成三輪車夫 載客遊胡同

     大陸30歲的海歸女碩士李歌吟,成功從「後海八爺」接班人招聘脫穎而出,7日起將參加培訓,最快月底就能上工。雖然有人認為,海歸碩士踩三輪車很丟人、她做不了體力活,但李歌吟堅定地說:「我特別熱愛北京文化,想用課餘時間蹬車,傳播老北京文化。」  11月30日,大陸媒體報導《什剎海月薪萬元招聘「後海八爺」接班人》後,不到1周,後海八爺就接到20多位應試者電話,其中60%是女性。5日面試時有11人前來,其中包括7位女性、4位男性。最終北京女孩李歌吟成為什剎海的首位女車夫。  女漢子不怕丟人  李歌吟從義大利海歸,平日喜歡創作插畫、版畫,因本身熱愛北京文化,曾繪製北京主題的明信片,在什剎海寄賣。李歌吟得知什剎海招聘車夫時,二話不說立馬報名,「我特別熱愛北京文化,想利用課餘時間蹬車,傳播老北京文化。」  不僅有人認為,海歸女碩士蹬車「丟人」,就連父母也憂心李歌吟無法勝任體力活,但李歌吟表示,「想努力把北京的歷史文化、什剎海遺跡、景點,向遊客介紹;此外,也能向遊客展示自製作品,這是傳播北京文化的好渠道。」  期待更多女車夫加入  「李歌吟是什剎海胡同遊成立23年來,首位通過面試的女性,也是學歷最高的車夫。」後海八爺車隊隊長李永浮表示,特別期待有女車夫蹬車,能讓什剎海的文化更多元。  通過面試後,學員會進行統一培訓,其中包含體能、歷史文化講解、安全、制度等;入職前學員也要參加由什剎海街道辦事處辦公室,所舉辦的特許經營考核,通過後才能上崗。  「後海八爺」車隊成立於2011年,由8位北京籍三輪車夫組成。他們從小就生長在什剎海,操著京腔、蹬著三輪車,穿梭什剎海胡同,為世界各地的遊客,講述原汁原味的老北京文化。

  • 凡格羅夫 海飛茲神弓傳人 5月來台開大師班

    凡格羅夫 海飛茲神弓傳人 5月來台開大師班

     被譽為「海飛茲神弓傳人」的俄羅斯小提琴家凡格羅夫,下月將來台舉行獨奏會。身兼英國曼紐因國際小提琴大賽與維尼奧夫斯基國際小提琴大賽今年兩大小提琴賽事評審團主席,凡格羅夫不藏私,這次將來台舉辦大師班,將他前半生對於小提琴的著墨跟心得分享給台灣音樂學子。  凡格羅夫表示,他10歲時拿到波蘭維尼奧夫斯基青少年小提琴大賽金牌,當時的獎品就是一把四分之一尺寸的史特拉底瓦里提琴,「我很幸運,從小就知道什麼是美麗的聲音,那種美好已經刻印在我的靈魂之中。」  凡格羅夫1974年出生於音樂世家,4歲之前都在練琴中度過,「我通常晚上吃完晚餐後練琴,練到半夜一、兩點,然後再出去騎三輪車,這是我放鬆的方式。」凡格羅夫說,「除了這兩件事之外,我的生活和其他孩子一樣。」  凡格羅夫5歲開始師事嘉琳娜.圖爾查寧諾娃,後拜布隆教授為師。10歲拿到波蘭維尼奧夫斯基青少年小提琴大賽金牌,11歲就被邀請去莫斯科柴可夫斯基大賽做開幕演出,16歲獲得匈牙利卡爾佛萊許國際小提琴大獎首獎,琴藝高超,技巧與思想兼具,演奏魅力無窮。  「我喜歡學習新作品,就像打開生命中新的一頁,我覺得很幸運的是,我從來沒有在音樂中感到限制和約束,如果哪一天我覺得音樂約束了我,也許我會停止演奏小提琴。」  這次訪台,凡格羅夫選曲都是小提琴經典曲目,包括貝多芬《c小調第7號奏鳴曲》、舒伯特《A大調二重奏》、拉威爾《G大調第2號小提琴奏鳴曲》、易沙意《E大調第6號小調琴奏鳴曲》與帕格尼尼《心悸》。  凡格羅夫小提琴獨奏會將於5月26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 深情夫騎三輪車 載妻就醫廿年

    深情夫騎三輪車 載妻就醫廿年

     「她不重,她是我牽手」,八十二歲趙水盛廿年來每隔兩、三天就騎三輪車,裝上藤椅載太太趙沈金柳來回五、六公里到診所看病拿藥;眼睛不好的趙水盛有老妻在後面幫忙指路,老夫老妻相伴靠三輪車緩緩前行,細水長流的夫妻情深,讓看過的人都說溫暖。  趙水盛除了眼睛白內障看不清楚,耳朵重聽也聽不太見,妻子趙沈金柳則因廿年前脊椎開刀後遺症站不直,兩手兩腳經常酸痛,得三天兩頭到距離住家兩、三公里外的診所看診拿藥。趙沈金柳說「廿年啊,都嘛伊載我,說起來,嘛是感心啦!」  結婚近六十年的趙水盛與太太趙沈金柳,生了兩兒兩女,與長子同住,因長子務農每天早出晚歸,家境也不太理想,兩人靠著老農津貼度日;起初,每次要上診所,兒子總幫他們叫計程車,幾次下來,光是來回看病拿藥,計程車費要兩、三百元,老人家心疼這筆花費,賣菜的鄰居有部三輪車因老舊淘汰了,趙水盛接手這部三輪車,成了接送太太竹就醫專車。  他為老妻在三輪車上加了鐵板,每次出門,就拿家裡的藤椅充當老妻座椅,趙沈金柳坐在藤椅上也沒閒著,眼力還不錯的她成了老伴的眼睛,一再跟老伴說「這裡車子很多,騎慢點,等下要左轉,小心,前面有紅綠燈……。」  夫妻這一路相伴,連不相識的路人都為他們感動,住在中正路的陳太太說,常看老夫妻的三輪車從家門前經過,每次老先生騎累了停下來,太太就在後面問他「你有要緊嘸?」趙水盛有時會說「嘸要緊」,有時太太忘了指路,他也會小小耍性子抗議,但兩人總是很快就和好。  趙沈金柳說,年輕時種田賣菜,夫妻倆一起出門機會少之又少,沒想到老了反而三天兩頭就坐在三輪車後座讓老伴載出門,沿途和老伴鬥嘴說笑,「三輪車舊歸舊,有伊咧載我,比四輪仔還好啦!」

  • 交警揭隱疾 愛滋車夫老母嚇昏

     三輪車夫苦守六年罹患愛滋病的祕密,被一名交警無意揭開,使他原本平靜的生活驟然變天。四川成都三輛車夫張曉(化名)日前在市區非法拉客遭交警攔查,他出示醫師診斷證明獲交警放行,但交警卻默默在三輪車尾檔板寫上「愛滋患者,請勿靠近」八個字(見圖,摘自網路),使他身為愛滋病患的祕密身分曝光,其母聞訊昏倒送醫,這名交警聲稱寫這幾個字是為了保護他。  日前張曉像往常騎三輪車到路口載客,被一名交警攔查證件,他出示醫師證明後,交警同意放行,並要他將一個輪胎放氣,把車推回去。回到社區,門衛看見車尾擋板上的字詢問,他頓時腦筋一片空白,很快整個社區的人都知道了。張曉六十多歲的母親聞訊趕到,昏倒在三輪車前並送進附近醫院。  張曉夫婦難過地表示,隱藏近六年的祕密一直想找適當的機會告訴父母,但沒想到是用這種方式。以前吸毒在監獄被查出愛滋的張曉說,去年被放出來想多做點好事,這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這幾個字比捅我一刀還讓人惱火。」  據當時攔車的交警表示,他對愛滋病一點也沒有排斥,當時他看到證明後覺得他身體狀況不好,於是寫上這幾個字,目的是為保護他,以免其他交警再度攔下。

  • 騎三輪車用回數票 怪盜被拆穿

     嘉義市警方昨逮到一名騎三輪車,沿路搜尋目標下手的怪盜,從他身上找到失竊回數票時,嫌犯一時口快辯稱是騎三輪車上高速公路買的,當場被員警回嗆「騙肖仔」,一查得知他廿年來已被九縣市地檢署通緝過,專門騎三輪車趴趴走作案。  嘉義市興安所長曾文彥指出,十四日凌晨吳鳳南路有兩輪汽車接連被破窗偷竊,從監視器發現嫌犯以三輪車代步,讓員警印象深刻,立刻將影像輸入手機,昨凌晨員警孫炎經、龔晉夫巡邏時,發現一名男子剛好騎三輪車經過,一比對就是畫面中男子,立刻將其逮捕。  警方調查發現嫌犯胡運全(四十五歲)竊盜前科累累,廿幾年來已被台北、新竹、雲林、高雄,甚至遠到離島澎湖等九個地檢署通緝偵辦過,作案遍及全台,日前才假釋出獄,因沒有收入,才從台南騎三輪車到嘉義「討生活」。  被抓到派出所時,嫌犯一度偽裝是肢障人士,企圖搏取同情,和犯案時手腳靈活,下手老練大不相同,等到警方從背包找到零錢、螺絲起子、兩張回數票和收據,詢問他來源,嫌犯立即反應說是日前騎車上高速公路買的過路費,露出馬腳被識破,等他想改口已經來不及,被警方依竊盜罪移送嘉義地檢署偵訊。

  • 貴客趴趴遊 玩樂不流汗

    貴客趴趴遊 玩樂不流汗

     以時速60公里的速度在馬來半島漫遊的東方快車,其實就像一艘在鐵道上行走的郵輪,2000多公里3天2夜的生活都在火車上,無論做什麼事情都伴著火車轟隆轟隆的聲響。如同郵輪的岸上遊程,東方快車每天都有一個停靠點進行兩個小時的小旅行。畢竟是貴氣之旅,連小旅行也讓乘客不花任何力氣。  ■大馬 乘三輪車玩檳城  列車在馬來西亞的停靠站是Butterworth,一下火車就有遊覽車接遊客,然後遊覽車上渡輪過海峽,抵達被列為世界遺產的城鎮檳城。一到檳城老城區,沒走幾步路就被請上三輪車,每個人搭一輛三輪車遊歷檳城,雙腳完全不用走。三輪車夫仔細的講解老城區的歷史與文化,旅人就在三輪車上走馬看花的逛完檳城。  對於喜歡深入探索的旅人,會覺得這樣的行程太表面,但對沒有太多時間認識亞洲的歐洲客,搭三輪車逛古城確實是新鮮的體驗。尤其4、50台三輪車占據檳城馬路的一半,浩浩蕩蕩遊古城,頗有氣勢,也吸引了不少在地人的眼光。這一路,不管是坐火車還是搭三輪車,都會看到當地人羨慕不已的眼神。  ■泰國 搭著小船遊桂河  東方快車在泰國遊程的安排是在泰緬邊境的火車站Kanchanaburi,此處是桂河大橋的所在地,列車在這裡讓旅人下車,然後火車會越過桂河大橋,好讓乘客可以拍攝東方快車過桂河大橋的畫面。  列車長Evelyn說:「乘客都想拍我們的火車,但因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火車上,很難拍東方快車行走的畫面,所以特別在這個地點讓乘客下車,看這輛古典火車過橋的畫面。」  由於火車上的遊客以歐美客為主流,他們多半對亞洲很陌生,所以列車就以歐美客耳熟能詳的景點為主,比方列入世界遺產的檳城、以及被拍成電影的桂河大橋。  ■歷史學家 解說詳盡  除了拍攝火車,遊程還安排小遊艇帶大家遊歷桂河,有一名歷史學家在船上講桂河大橋的故事,詳細的說明大戰期間日本想侵略東南亞的野心。只是,當時剛好日本遭逢東北大地震,解說員口沫橫飛的講解當時日本帝國主義的行徑,讓船上的日本客人非常尷尬。

  • 兩岸史話-《烽火儷人》

     想到「究竟這裡是陌生的環境」,她突然感到好孤單、好想家,但她也知道,現在是有家也歸不得了。  她走到大廳門口,見一黑色發亮的轎車正停在大廳的石階下。她一向希望自己能開車,她母親那次從上海回來,常叨念在上海看到有個女孩,很像她二姊,開著一輛車頂折疊上去的銀色小轎車,好帥、好可愛,從此她便懷有開車的夢想。其實她已坐過很多次小轎車,包括小時候,表舅帶她去坐兩邊站有衛士的省長轎車。但現在這車中空無一人,她隨便摸一下那車門,門就開了。她很開心地坐上司機的位置,很快樂地握住方向盤,其餘便不知如何是好,倒也自覺有趣地兩眼向前張望。  「你會開車嗎?」將軍站在台階上問她。  她嚇了一大跳。她不知道,也未曾看見他何時來的。「啊!」她很不好意思的說:「不會,只是看看。」  「不要緊,以後要岑參謀教你開車,從學開吉普車開始。現在你就快出來吧,不要亂碰,小心意外。」他彎著腰看她從車中出來。  她一抬頭,看見他微笑看著她,並無譴責之意。她便說自己打算去看一位好友,也是大學的同學。  「知道怎麼去嗎?」他很慈祥地問。  「知道。」她說。  「把這裡的地址記好。」他說完便走進去了。  她忙著往大門走去。見到曉明,她便一五一十告訴曉明,怎樣和珍去看張兆,意外找到了工作,今天已經見過上司,他倆夫婦都挺和氣的。  曉明靜靜地聽著,便有些嚴肅地問她:「你如何稱呼他?」  蕭湘楞了一下,笑著說:「啊,這我倒沒想過!嗯……是這樣的,若跟著張兆叫,便叫他『姨爹』,反正都叫他太太『姨媽』或者『姨』。若要隨著岑參謀喊,就得稱他『長官』啦。」曉明想了一下說:「我看你就叫他『姨爹』好了。叫什麼『長官』,你還要去上學的,這只是一個臨時的工作。我見過他,在重慶時,有時他從前線回來,還住過我家。」  「是嗎?」蕭湘好高興,「我會告訴他我有同學認識他!」  曉明說:「別扯了。我父親已過世,那時我們也不出去見客的,因為還小。」  曉明真像姊姊一般,帶蕭湘去添製了兩件布旗袍、尼龍襪和內衣褲,因曉明怕她穿得不像公務人員。曉明家三年前便搬來台灣了,所以知道那兒買布、那兒找裁縫、上那家寄賣行買尼龍的東西。  兩人在外吃過午飯後,曉明叫了一輛三輪車,說先送她回將軍府,她再自己回家。  蕭湘想起第一天到台北時正逢大雨,所以在火車站叫輛三輪車去上海路親戚家,但三輪車夫轉來轉去也找不到那門牌號碼,天又快黑了,幸而曉明曾把台灣的住址給了蕭湘(當她們在廣州說再見時);蕭湘這時真有流浪的感傷,只好要三輪車夫送她去曉明家,在曉明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曉明再帶她坐三輪車去上海路,一下就找到她親戚的家。  曉明知道蕭湘有幾分孩子氣,所以這次仍不放心她一人回到不熟悉的地方去。當蕭湘下車時,她叮嚀蕭湘:「衣服好了,我會去幫你接回來,你來我家拿就是。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究竟這裡是陌生的環境。」蕭湘連連點頭。她覺得今天做了很多事,所以很快樂,但當曉明的車子走後,想到曉明說的「究竟這裡是陌生的環境」,她突然感到好孤單、好想家,但她也知道,現在是有家也歸不得了,她的眼淚一下便流了滿臉,因怕人看見,連忙擦乾了才走進去,但覺得眼前有些模糊。  等待  第二天,姨告訴蕭湘,工作已安排好在屏東公館。  蕭湘有點意外,便問:「屏東在哪裡?」  「在南部,要坐火車去。」姨說,「因他的公務都是在南部,我會親自送你去的。」  蕭湘想了一下要坐火車去,那開學時又怎麼辦?但想起一位朋友曾告訴她說,住台灣真好!不管你在什麼地方,早上都可坐火車去上學。那時她和她的朋友、她所認識的人,都沒有人去過台灣,只知道台灣是寶島,但台灣究竟有多大,她們也亳無概念。  反正學校尚無消息、時局也不樂觀,抗戰時年紀還小不能為國出力,現在應也可以做點事了,而且也必須找個工作才能自立,才有可能把爸媽接出來,也算是投筆從戎啦!她這樣想,覺得很有趣,立刻答應了去屏東。  陪她來屏東的人,都回台北去了,先是阿姨,而後是將軍的堂妹和姪女。每走一個人,她便想跟著走,但她知道必須留下來工作。她總算知道自己是不會去總部的,因為那兒已有了資深的中英文祕書。  她只是留守在公館內做點簡單的工作:偶爾打打請帖;賓客來吃飯時,要像女主人似地招待他們。目前,她必須把將軍所有的照片整理出來,那些照片似乎從未整理過,所以也夠她忙些日子的。她的工作效率並不高,因買來的相角都很小,而照片幾乎都是大張大張的;幸好桌上有罐漿糊,她便用這漿糊糊在照片後面,貼到本子上,再拍打個幾下。有很多照片,是長官和一些英、美有名的將領照的。長官回來看到,只笑著說她這可是個餿主意。她忙說,是因相角不夠大的緣故。他便說:「明天告訴岑參謀去買大一些的相角好了。」岑參謀是否知道了會去買,她也不知道,反正她閒到有些發慌,雖然姨臨走時還叮囑她看著阿珠、阿英兩個下女不可偷懶,還有,長官回來時一定要在玄關上迎接。  房子周圍種了許多樹,屋內很清涼,屋外一片蟬鳴,蕭湘彷彿又回到家鄉的老屋,或校園的樹蔭下。她並不覺得傷感,只有不知身在何處的縹緲。那兩個小下女,總對她探頭探腦,也總笑著問她是否要茶、要水;她總說不要。她在父母家時,都由奶娘、女佣人、聽差的、拉車的看顧,一直到大學,家中佣人仍是原班人馬,所以他們總當她是小孩子,哪輪到她去使喚他們,所以她也不習慣去支使阿珠和阿英。她現在剩下的工作,便只是長官回家時去玄關迎接,雖然不難,但這樣的等待卻也無趣。  那日下午,她聽到外面一陣鈴響,有人喊著:「賣冰棒。」這句台灣話,她可聽懂了,三步併做兩步地衝出玄關,推開紗門,跨過車道、草坪,連喊帶招手的叫:「買冰棒。歐吉桑,我要買冰棒。」矮牆外一騎腳踏車的老人,連忙下了車,把車推到牆邊。她便坐在矮牆上;老人揭開車後繫著的一小木箱,裡面蒸氣騰騰的。  她笑呵呵地問老伯:「有些什麼冰棒?」  老人很和氣地指給她看:「金紅的,是橘子的。灰紫色的,是芋頭的。」  她很驚訝:「芋頭也可以做冰棒嗎?」  「當然可以,好呷。」老人說。  她聽了,指著芋頭冰棒說要買,因為從來沒吃過。  老人忙拿了一根給她。  她說:「等等啊,讓我把錢拿出來。」她從褲口袋中掏出兩張票子給老人,老人只要了一張。「啊,夠了嗎?」她問。  老人笑道:「我還要找錢給你。」

  • 8 三輪車夫上復旦 激勵人心

    獲選原因 難得的正面新聞,激勵了考試制度下不可能容許偏才、怪才,此案例甚至可能影響大陸行之有年的統一招考制度,讓大學擁有較多招生自主權。 事件:今年三月,在北大、復旦等三位著名教授聯名舉薦下,僅有高中文憑的三輪車夫生蔡偉參加復旦大學博士生考試,一時引起轟動。 蔡偉現年38歲,報考的是復旦「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他表示自幼就喜歡中國古文字,高中時的語文成績出類拔萃,連老師都找他請教。不過他英語、數學不佳,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直接進入職場擺攤、踩三輪車等,但工作之餘他仍努力自學。1997年,中國古文字學界泰斗裘錫圭在學術刊物發表文章,提及某漢墓簡牘篇目有一詞不明其意。蔡偉寫信給裘錫圭,指出正確音義,裘錫圭隨後引蔡偉之言發表文章,並稱「其言甚為有理」。蔡偉自此踏入學界,成為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臨時助理,今年又報考博士班並順利錄取。 「三輪車夫直升復旦博士」最重要的意義是撼動了大陸現有學制,因為在過去,無論學術造詣多高,一名只有高中文憑的中年人,連碩士或本科都很難錄取。

  • 城管又打死人 昆明聚眾抗議

    大陸又爆發一起城管打死人案。雲南昆明市官渡區三輪車夫潘懷用因謀生用的三輪車遭城管沒收,要討回家卻不願無端付出罰金,竟遭數名城管圍毆致死。氣憤的民眾聚集在城管隊前抬屍抗議,警方已立案調查。 最近幾個月為改善城管形象,昆明先後調集城管實施軍事化集體訓練;當時,負責訓練的城管官員還說,「我相信,通過這次培訓的隊員,以後肯定不會出現隨意執法、亂作為的執法行為。」此外,昆明市五華區還成立女子城管隊,無非是希望改變城管給人缺乏親和力的「習慣」形象。但是,這些努力因為潘懷用被毆致死而破功。 城管穿著制服打人 死者的妹妹說,27日那天死者在某賓館門口等客人,幾名城管人員過來,要沒收死者的三輪車,死者騎著車便跑,幾名城管人員當即追上去,對死者一陣拳打腳踢,硬將死者的三輪車沒收了。 目擊者則說,28日死者去城管隊取車,死者沒繳納200元人民幣罰款,但硬要將車子騎走。隨後,四、五人衝上去對死者一陣拳打腳踢,這些人有的穿著手臂上印著城管字樣的制服,有的穿著便服。死者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倒地之後,這些人還對著他的頭部用腳猛踢,他聽到死者被踢得大叫。 目擊者還說,城管開出的200元人民幣罰款要價太高,而且沒有任何收據,連白條都沒有一張;因此,不只死者不繳,他本人也不願意繳。 律師願免費打官司 死者的房東說,死者被毆後就直接回到住處,當他推開死者的房門,發現死者連話都不會說之後立即通知死者的妹妹。雖然死者妹夫立即送醫,但潘懷用還是不治死亡。 此一事件激起死者家屬不滿,抬屍堵路抗議城管暴行,卻遭警方搶屍,引發數百人與警員爆發衝突,期間有人試圖推翻警車洩憤,數百警力到場戒備,死者親友還在抗議現場燒起紙錢。加上圍觀的群眾,現場聚集數百人,大批警力趕到現場支援,已初步控制住場面。 針對家屬關於城管打死人的說法,值班民警指出,那只是家屬的單方面說法,要等調查結果出來才能定論。由於潘懷用的遭遇令人同情,雲南知名律師楊清和表示願意免費提供法律援助,幫家屬討一個公道,打這場官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