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上井的搜尋結果,共05

  • 上井崗山首會毛澤東

    上井崗山首會毛澤東

     毛對林彪說:「你這麼年輕,既敢打,又巧打,很不錯啊!」 \n 林彪、文強均已亡故,當然不可能參加黃埔同學會,林立衡與文定中是第二代,也不會參加黃埔校友會,所以林立衡與文定中的關係,不是建立在「黃埔校友」上。林立衡所指的「他們找不到我」的「他們」就是「黃埔同學會」。二○○四年,中共指示統戰部通過「黃埔同學會」,組織一次「十個元帥子女的大聚會」。不管統戰部或黃埔同學會都找不到林立衡,但是透過文定中就找到了,說明林、文兩家第二代是有聯繫的,應該是文強生前有意促成。 \n 文強是一九七五年三月獲釋,毛澤東死於一九七六年九月。據說周恩來在一九七五年初自知得了不治之症後,寫信給毛澤東,說這些人(指尚未特赦之戰俘)都要關得老死了,都釋放了吧,毛表示同意。可以說明文強被關押二十七年,到最後一批戰俘特赦,才被釋放,均出於毛澤東的意思。也許因此,文強對林彪不致有誤解,一生中也從沒有提及或證實林彪與國府,以及他與林彪間的關係,使本案從此石沉大海,尤其所有與本文直接有關之人物如蔣介石、戴笠、鄭介民、林彪、陶鑄、文強、文子瞻、蕭正儀、周遊、鄧樹人等人均已亡故,無人能證實本案真相。 \n 年輕充滿革命熱情 \n 林彪與毛澤東之間歷史上的關係,要從一九二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林彪隨朱德率領的「南昌暴動」(中共稱「起義」)失敗後的殘餘部隊到井崗山與毛澤東的紅軍會合時談起。兩軍會師後,朱德陪同毛澤東巡視部隊,見一個「娃娃」正在對部隊講話:「一下說這個土匪,一下說那個軍閥,只要有槍,就有塊天下。我們也有槍,紅軍也能坐天下!」同行的陳毅向毛澤東介紹:「這位營長林彪,最近指揮兩次作戰都勝了」。毛對林彪說:「你這麼年輕,既敢打,又巧打,很不錯啊!」林彪從此受到毛的注意。 \n 在這個時期,朱德非常看重林彪。當時林彪年僅二十一歲,充滿革命熱情。在上井崗山前,他是朱德的「工農革命軍」一師一團一營營長,因表現出色,十一月升為團長,更讓毛澤東重視林彪的才能。 \n 另一個引起毛澤東對林彪注意的原因,據毛澤東一九三七年在延安接受美國記者諾頓訪問時提到「井崗山時代,紅軍已叫士兵們堅守三條簡單的維持紀律的規則」(註:即「三大紀律」:一、一切行動聽指揮;二、不拿工人農民一點東西;三、打土豪要歸公),在「一九二八年後,為了要獲得農民階級的擁護起見,在上面列舉的三條之外,又加上了八條規則,最末兩條是林彪加上的。」八條規則之前六項為:上門板、捆舖草;說話和平,買賣公平;借東西要還;損害東西要賠;洗澡避女人;不搜俘虜腰包。林彪加上的兩條是「買東西要付錢」和「要講衛生,蓋廁所離家要遠」。這八項規則又稱為「八項注意」。 \n 毛澤東天生愛鬥,朱毛兩部「會師」井崗山後,時間久了,兩人間的矛盾也就逐漸浮現,慢慢有了磨擦。當時朱德的紅四軍中,曾參加「南昌暴動」的幹部,在整個紅軍軍官中占了優勢,而且多是部隊領導幹部,這對毛澤東是很大的威脅。毛缺的就是領導幹部,他深恐朱德因此奪取了他在井崗山的領導權,而林彪正是這群幹部中的指標人物,毛澤東因而有意拉攏林彪。 \n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n 林彪在衡量了朱毛二人矛盾後,選擇站在毛澤東這一邊,他把紅四軍中視朱德為舊軍官出身的舊軍閥流言、和諷刺朱德的順口溜等,私下蒐整提供給毛澤東。毛如獲至寶,將林彪原信印成小冊子公開散發,引起朱德不滿,朱毛二人因而在前委常委座談會上發生激烈辯論。一九二九年六月十四日,毛澤東寫信給林彪,發洩其對朱德、陳毅等人不滿,並感謝林彪對他的堅定支持。自此毛澤東視林彪為可寄予信任和重用的親信幹部,這封信後來收編在《毛澤東選集》一卷中。 \n 林彪選邊站後不久,又寫了一信向毛澤東請教關於革命形勢和前途的問題。這正是毛澤東最感興趣的事,他慎重其事的在一九三○年一月五日正式回信答覆林彪,並且將這封信印發給紅四軍和地方上的幹部參閱。以當時毛澤東在井崗山的地位,林彪以一個紅軍中最年輕的團長,能與毛討論革命前途大問題,並獲得毛的重視與回覆,十分引人注目。這封信後來也收編在《毛澤東選集》一卷中,標題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n 自這兩件事後,林彪已成為毛澤東在政治上的知己和堅定的擁護者。一九二九年三月,朱、毛對紅四軍進行整編,分編為三個縱隊,林彪所屬第二十八團編為第一縱隊,林彪任縱隊長,隨朱、毛開闢贛南閩西「革命」根據地。一九三○年五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召開全國紅軍代表會議,決定將毛、朱兩部併編成紅軍第一軍團,朱德任總指揮,毛澤東任政委,林彪獲拔擢出任第四軍軍長。也因此,在共軍兩萬五千里流竄途中,毛對林彪信任有加,任命林部為前衛部隊,而林彪的表現,亦為毛澤東誇讚「異乎尋常的幹練與忠實」。(待續)

  • 林彪的忠與逆──上井崗山首會毛澤東(十八)

    毛對林彪說:「你這麼年輕,既敢打,又巧打,很不錯啊!」 \n林彪、文強均已亡故,當然不可能參加黃埔同學會,林立衡與文定中是第二代,也不會參加黃埔校友會,所以林立衡與文定中的關係,不是建立在「黃埔校友」上。林立衡所指的「他們找不到我」的「他們」就是「黃埔同學會」。二○○四年,中共指示統戰部通過「黃埔同學會」,組織一次「十個元帥子女的大聚會」。不管統戰部或黃埔同學會都找不到林立衡,但是透過文定中就找到了,說明林、文兩家第二代是有聯繫的,應該是文強生前有意促成。 \n文強是一九七五年三月獲釋,毛澤東死於一九七六年九月。據說周恩來在一九七五年初自知得了不治之症後,寫信給毛澤東,說這些人(指尚未特赦之戰俘)都要關得老死了,都釋放了吧,毛表示同意。可以說明文強被關押二十七年,到最後一批戰俘特赦,才被釋放,均出於毛澤東的意思。也許因此,文強對林彪不致有誤解,一生中也從沒有提及或證實林彪與國府,以及他與林彪間的關係,使本案從此石沉大海,尤其所有與本文直接有關之人物如蔣介石、戴笠、鄭介民、林彪、陶鑄、文強、文子瞻、蕭正儀、周遊、鄧樹人等人均已亡故,無人能證實本案真相。 \n \n年輕充滿革命熱情 \n \n \n林彪與毛澤東之間歷史上的關係,要從一九二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林彪隨朱德率領的「南昌暴動」(中共稱「起義」)失敗後的殘餘部隊到井崗山與毛澤東的紅軍會合時談起。兩軍會師後,朱德陪同毛澤東巡視部隊,見一個「娃娃」正在對部隊講話:「一下說這個土匪,一下說那個軍閥,只要有槍,就有塊天下。我們也有槍,紅軍也能坐天下!」同行的陳毅向毛澤東介紹:「這位營長林彪,最近指揮兩次作戰都勝了」。毛對林彪說:「你這麼年輕,既敢打,又巧打,很不錯啊!」林彪從此受到毛的注意。 \n在這個時期,朱德非常看重林彪。當時林彪年僅二十一歲,充滿革命熱情。在上井崗山前,他是朱德的「工農革命軍」一師一團一營營長,因表現出色,十一月升為團長,更讓毛澤東重視林彪的才能。 \n另一個引起毛澤東對林彪注意的原因,據毛澤東一九三七年在延安接受美國記者諾頓訪問時提到「井崗山時代,紅軍已叫士兵們堅守三條簡單的維持紀律的規則」(註:即「三大紀律」:一、一切行動聽指揮;二、不拿工人農民一點東西;三、打土豪要歸公),在「一九二八年後,為了要獲得農民階級的擁護起見,在上面列舉的三條之外,又加上了八條規則,最末兩條是林彪加上的。」八條規則之前六項為:上門板、捆舖草;說話和平,買賣公平;借東西要還;損害東西要賠;洗澡避女人;不搜俘虜腰包。林彪加上的兩條是「買東西要付錢」和「要講衛生,蓋廁所離家要遠」。這八項規則又稱為「八項注意」。 \n毛澤東天生愛鬥,朱毛兩部「會師」井崗山後,時間久了,兩人間的矛盾也就逐漸浮現,慢慢有了磨擦。當時朱德的紅四軍中,曾參加「南昌暴動」的幹部,在整個紅軍軍官中占了優勢,而且多是部隊領導幹部,這對毛澤東是很大的威脅。毛缺的就是領導幹部,他深恐朱德因此奪取了他在井崗山的領導權,而林彪正是這群幹部中的指標人物,毛澤東因而有意拉攏林彪。 \n林彪在衡量了朱毛二人矛盾後,選擇站在毛澤東這一邊,他把紅四軍中視朱德為舊軍官出身的舊軍閥流言、和諷刺朱德的順口溜等,私下蒐整提供給毛澤東。毛如獲至寶,將林彪原信印成小冊子公開散發,引起朱德不滿,朱毛二人因而在前委常委座談會上發生激烈辯論。一九二九年六月十四日,毛澤東寫信給林彪,發洩其對朱德、陳毅等人不滿,並感謝林彪對他的堅定支持。自此毛澤東視林彪為可寄予信任和重用的親信幹部,這封信後來收編在《毛澤東選集》一卷中。 \n \n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n \n \n林彪選邊站後不久,又寫了一信向毛澤東請教關於革命形勢和前途的問題。這正是毛澤東最感興趣的事,他慎重其事的在一九三○年一月五日正式回信答覆林彪,並且將這封信印發給紅四軍和地方上的幹部參閱。以當時毛澤東在井崗山的地位,林彪以一個紅軍中最年輕的團長,能與毛討論革命前途大問題,並獲得毛的重視與回覆,十分引人注目。這封信後來也收編在《毛澤東選集》一卷中,標題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n自這兩件事後,林彪已成為毛澤東在政治上的知己和堅定的擁護者。一九二九年三月,朱、毛對紅四軍進行整編,分編為三個縱隊,林彪所屬第二十八團編為第一縱隊,林彪任縱隊長,隨朱、毛開闢贛南閩西「革命」根據地。一九三○年五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召開全國紅軍代表會議,決定將毛、朱兩部併編成紅軍第一軍團,朱德任總指揮,毛澤東任政委,林彪獲拔擢出任第四軍軍長。也因此,在共軍兩萬五千里流竄途中,毛對林彪信任有加,任命林部為前衛部隊,而林彪的表現,亦為毛澤東誇讚「異乎尋常的幹練與忠實」。(待續) \n

  • 《紅白》主持終確認!綾瀨遙對上井之原快彥

    《紅白》主持終確認!綾瀨遙對上井之原快彥

    日本NHK電視台年末特別節目《紅白歌合戰》上月31日終於公布紅隊主持人人選,由人氣女星綾瀨遙接下紅組主持棒,但白隊與總主持人卻尚未確認,今(3日)媒體報導,由V6井之原快彥、有働由實子確認出線。 \n據《新浪娛樂》報導,井之原快彥、有働由實子合作周一到五的NHK台的晨間節目《早安都市》深獲好評,兩人率直與自然的主持節奏得到許多觀眾喜愛,也反應在高收視率上,因此入選,兩人與綾瀨遙都是NHK日間節目觀眾的熟面孔,會在今年的《紅白》節目上擦出什麼火花令人期待。

  • 台商日式料理店 改懸五星旗

    台商日式料理店 改懸五星旗

     去年9月,中日爆發釣魚台主權爭議以來,大陸的日式料理店損失慘重。像台商經營的日式料理店──北京上井,去年9月、10月的業績比往年掉了一半,直到今年1月春節消費旺季,業績才恢復正常。 \n 為怕大陸消費者砸店,上井把店內懸掛的日本國旗改成大陸五星旗,負責人黃群拯笑說:這樣,餐廳就由零星級變成五星級。 \n 不再用日語喊歡迎 \n 北京上井的客單價為298元(人民幣,下同),號稱北京最貴的吃到飽日式料理店,由於店內有鮭魚、鮪魚、海膽、干貝等不易吃到的生鮮海產,加上吃到飽的營業方式,2007年開幕以來,生意一直不錯。 \n 但是,去年因為釣魚台爭議引發的反日情緒,卻讓台灣來的黃群拯必須改變店面經營形態,首先,服務生不能再用日語喊「歡迎光臨」;店裡牆上原本掛著兩件日本和服,現在則改掛華航送的風景壁畫。 \n 黃群拯表示,這麼做就是怕被大陸反日人士砸店,而且也怕被貼上「不愛國」的標籤。 \n 高價鐵板燒暫停售 \n 雖然北京白領已經懂得品嘗日本生鮮海產,但在開店的4、5年間,上井仍遭遇「橫禍」,像2011年3月日本核災後,由於擔心輻射殘留,整個北京沒人敢吃日本海鮮,特別是當年4到6月。 \n 黃群拯表示,十八大召開後,大陸反日情緒已經逐漸緩和。像他經常接待的一位中央機關的局級首長,過去到店裡消費總是非常低調,但現在不但經常來,而且還說:「就算夫妻都會吵架,何況是國與國之間,難免有糾紛,大家要有智慧去化解。」 \n 除了反日運動的衝擊,春節前雷厲風行的禁止公款消費運動,也重創像北京上井這種高級餐廳。像原已推出568、768、968元三種高級鐵板燒,現在已暫停。

  • 台式日本料理 風行大陸

    台式日本料理 風行大陸

     每年12月的「聖誕節」假期消費,隨著歐美景氣衰退而顯得無力,起而代之的是大陸「五一」假期。在這次假期中,我們發現:在引領外國「新生事物」進入大陸這件事上,台商的確發揮很大作用。 \n 過去在大陸不易拓展的日本料理,在清爽、健康、潮的趨勢引領下,從去年起,逐漸在大陸各地出現。更特別的是,各城市最受歡迎的日本料理餐廳,有很多是台灣人開的。 \n 由上櫃轉上市,一度成為股王的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日前透露,看好大陸高端消費力,最快將於今年年底將開出專屬大陸的日式料理新品牌。他強調,將以日本料理的形式登陸,且會比王品原有的日本料理品牌「藝奇」價格更高。 \n 統一超商總經理徐重仁也表示,原計畫移店的日本料理品牌─和食上都(SATO),預計9月在上海重新開張。 \n 從居酒屋、創作料理、定食到洋式餐廳,台灣人開的日本餐飲,近來挾著創意商品和精準管理,在大陸積極擴展版圖。 \n 台灣人開的日本料理有多夯?就連在杭州起家的咖啡廳品牌─兩岸咖啡也在重慶開起了日本料理店「木之蘭」,標榜「Buffet吃到飽」,人均要價200多元(人民幣,下同),再加上「日本清酒喝到飽」,吸引不少重慶商務人士用餐。據說,木之蘭已經讓兩岸咖啡在重慶的業績每個月兩位數增長。 \n 主打年輕 高消費族群 \n 不同於我們熟悉的林森北路上,點著紅燈籠、進餐廳要脫鞋、得用日語點餐的老式日本餐廳。台灣人在大陸開的日本餐飲,有新的行銷方程式,訴求「時尚、價格中上、年輕」。 \n 在以麻辣聞名的重慶,觀音橋的高檔百貨公司「星光68」裡的上井日本料理,晚餐一客人均消費268元,生意火爆;店內的設計大量採用客家花布,裝潢的風格像現代感的潮店(LOUNGE BAR),成為重慶最有話題的名店。 \n 上井日本料理的成功,讓不少在重慶投資餐飲許久的台商跌破眼鏡。因為在飲食種類相對單一的重慶,清淡飲食、異國料理過去很難在當地生存下去,但上井開啟的日本料理旋風卻讓台商也跟進經營。比如重慶很有名的「阿利與艾德」所開的副品牌「七里香」,也賣起了日本料理。 \n 為何上井能成功?「餐廳就是空間提供業,」重慶上井餐廳的小開黃國瑞說,客人來餐廳,不只要吃飽,還要能沈浸於這個空間中。換句話說,在食品外,加上氣氛與裝潢,主打追求時尚、消費能力中上的年輕消費者。 \n 台灣人開的日本料理餐廳為何能成功?主因在於「轉化」。 \n 注意大陸 仇日情結 \n 觀察上海地區日本料理店的人氣指數,便可看出台灣經驗的重要。日本人開設的道地日本料理店,因為跟華人口味鴻溝很深,鮮有當地人問津。而最受外商白領歡迎的高價懷石料理店,卻是台北新都裏集團的「無二」和「瑩七」,年輕人大排長龍的時尚日本輕食店「代官山」,竟然也全是台商開的。 \n 引進代官山的展圓國際董事長張寶麟說,大陸還是有仇日情結,要適度轉化,比如原是日本料理的代官山餐廳登陸後,發現苗頭不對,便援引唐詩「絕代有佳人,幽居在官山」為品牌典故,淡化日式風格,用1年時間轉型為新唐風時尚餐廳,推出有唐風概念的中國融合菜,如唐風捲(熱壽司)、貴妃麵(拉麵)。 \n 台灣吉野家董事長稻田伸文也曾說過,在台灣研發出的口味,再輸入到大陸市場,被接受度是很高的。他分析,台灣和日本的飲食文化上就像2個交集的圓;他指著中間交集的部分說:融合了台灣和日本的食文化,可以再回頭輸入日本,經過再一次的融合,然後輸出到大陸及世界各地。 \n 就食品業來看,食品業最基本的保護門檻就是口味。飲食文化是很難被改變的,要對一個國家強加國外飲食文化並不容易,除非口味非常適合。 \n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原本販賣日式拉麵的「有樂和食」連鎖店,在改成康師傅私房牛肉麵後,業績立刻暴漲3倍。因為對於消費者來說,有樂和食賣的是外來文化,好吃卻不能常吃,因為那不是大陸的飲食習慣,這就是一個大問題,而台商卻瞭解大陸人的飲食文化,因此擁有發展大陸食品市場的優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