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上官鼎的搜尋結果,共17

  • 化身上官鼎 劉兆玄推崇金庸

    化身上官鼎 劉兆玄推崇金庸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以作家上官鼎之名,援用《神鵰俠侶》當中,金庸借郭靖所說的一段話,點出對俠義精神的感觸,更指出「俠」的概念,也能充分展現在對社會、國家的情懷上,小說類型自武俠、諜戰到科幻,表現方式不斷進化,但內容主旨依舊不脫對武俠的高度推崇,身受金庸影響,更自評作品是進化版的「武俠小說2.0版」。 \n 金庸為東吳大學法學院校友,為紀念他在文壇的貢獻,東吳大學18日舉行「溪城論劍:東吳大學傑出校友金庸紀念論壇」,並邀請中華文化永續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劉兆玄發表專題演講。 \n 劉自評 武俠小說2.0版 \n 劉兆玄以「俠之大者」為題,點出他至2014年封筆時隔46年,以「上官鼎」筆名獨立創作,重出江湖,出版88萬字的武俠小說《王道劍》,即以明朝「靖難之變」為時代背景,描述600年來始終下落不明的明惠帝朱允炆,如何的逃亡,從而帶出一段悟王道、悟武功的江湖故事。 \n 討論俠義精神目光不只放在古代,劉兆玄更以空軍為主題,將我國空軍對日抗戰最重要的戰役──衡陽保衛戰,作為小說的故事背景,在2015年出版30萬字的《雁城諜影》,這部作品的創作,不只以歷史的綜觀、時代的剖析來看人,他更企圖從戰爭看俠義精神。 \n 「小說總是要有俠,這在中國歷史文化當中,是很特別的文化元素。」劉兆玄說,回顧古籍經典,像是司馬遷的《史記》當中,便有《刺客列傳》、《遊俠列傳》,都是俠義作品的代表,「俠」的概念很廣,更可表現在對社會、對國家的情懷上,「空軍也是一種俠義,為朋友兩肋插刀,或是為了國家而犧牲個人,都算是俠義」。 \n 而金庸作為武俠小說宗師,部部作品膾炙人口,劉兆玄過去曾提過,高中時期瘋讀武俠小說,其中當然包含金庸的作品,而在金庸之後,武俠小說的表現難再被突破,而金庸每部作品都被視為經典,《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天龍八部》到《笑傲江湖》等,都有不同的可觀之處。 \n 金寫人物 無人出其右 \n 劉兆玄也特別提到,金庸的武俠小說之所以引人入勝,即在於金庸描寫人物,無人能出其右,「故事會忘掉,人物是第一」,讀者對於每個主人翁,像是黃蓉、郭靖、楊過與韋小寶的性格,人人都能了解,與《紅樓夢》描繪人物的細緻度相當。 \n 論及角色刻畫,劉兆玄認為,「愈正派的愈難寫」,像是陳家洛、張無忌與袁承志等主角,人物性格過於正面,「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難以全面引發共鳴,反之黃蓉與小龍女卻深受女性讀者喜愛。

  • 上官鼎寫阿飄 逛總統府批民主

    上官鼎寫阿飄 逛總統府批民主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以「上官鼎」之名重出江湖,一出手便是88萬字的《王道劍》,而後幾乎年年推出新作,今年最新作品《阿飄》一改過去的武俠或諜戰,多了神祕鬼怪,更被網友質疑是否真是上官鼎所做?「我喜歡變,不重複自己,讓自己用不同手法展現不同年代與不同的類型小說。」 \n 《阿飄》結合外星來客、高科技以及現今社會生態,劉兆玄直言,故事核心是對全球民主政治發展至今的思考與憂慮。以曾任閣揆的高度,劉兆玄帶著讀者走入總統府、立法院,甚至窺視麻將桌上官商勾結的祕密會議,「書名《阿飄》很直接,不會感覺LKK,我希望年輕人會有興趣讀,而不是對政治冷感。」 \n 劉兆玄說,寫的雖是現實的政治,但不必「對號入座」。書中也不點名宿昔典範,但他舉例自己在行政院長任內,總統馬英九常提醒:「我們執政,要謙虛一點!」劉兆玄說,「民主政治最傷的,莫過於贏的人對權力不知道節制。」 \n 書中透過「阿飄」的「全錄」能力,看到的是民主制度從理想到走下坡的困境,劉兆玄說,「一切都只剩下選舉,贏的人就是要把對方踩到底。以前說當選者只能高興一天,隔天就該為老百姓幹活了,現在不是,隔天一早就該捲起袖子準備下次的選舉了。」 \n 劉兆玄認為,民主制度無法運作的原因,就在於中間理性公民流失,社會因民粹而走向對立,「兩極化是被什麼驅動?選票。要強催選票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鈔票,鈔票從哪裡來?是上次選舉得來?」劉兆玄直言,民主政治已經陷入選票和鈔票的惡性循環中。 \n 寫科幻、寫歷史,上官鼎虛實交錯,且「要比真實再多一點」,如「阿飄」透過大陸貴州的「天眼」與外星中繼站連絡,為此劉兆玄特別去走訪「天眼」;寫「阿飄」為太史公史馬遷的兒子,他爬梳史料發現關於太史公後代有空缺,正發揮了他馳騁在文字裡的萬千想像。

  • 劉兆玄新書《從台灣來》 清大開分享會

    劉兆玄新書《從台灣來》 清大開分享會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以筆名上官鼎在藝文界揮灑,預計明天(18日)下午將前往清大圖書館,發表新書《從台灣來》,新書內容包含科技、能源議題,另談及國際角力,及土耳其、伊拉克、敘利亞等國的鬥爭。 \n \n清大指出,上官鼎是武俠小說大師金庸第二喜歡的武俠小說家(第一是古龍),書評稱《從台灣來》是2.0版的新武林,有武俠小說的氛圍,只是武林高手精通的不再是劍法而是射擊;雖非典型的武俠小說,但書中的俠義魂仍像上官鼎以往的作品充滿字裡行間。劉兆玄說「也許俠義就在我的DNA裡面」。 \n

  • 執著俠義 上官鼎寫入著作

    執著俠義 上官鼎寫入著作

     「上官鼎並不等於武俠小說!」然而,從明朝懸案《王道劍》到衡陽保衛戰的《雁城諜影》,再到最新作品,描寫一宗國際間科技人才綁架案的《從台灣來》,書評稱其作品為2.0版的「新武林」,筆名上官鼎的前行政院長劉兆玄說:「俠義這件事我一直很執著吧,才會一直出現在作品裡。」 \n 上官鼎2014年「重出江湖」之作《王道劍》已在籌拍階段,可望打造為兩岸合拍的精品電視劇。自文化總會「裸退」後接任「中華文化永續發展基金會」董事長的劉兆玄,雖一直認為文創是兩岸合作相當好的切入點,以台灣的自由度、創意思維,與大陸的市場、技術和資金,構成良好的互補,然而對於這樣的合作未來能否成為常態模式,卻不敢樂觀。 \n 一字未刪通過審核 \n 劉兆玄指出:「文化雖比較不政治,但文化也可以非常政治,因為文化很根本。」他感慨若兩岸關係全面凍結,「恐怕連文化交流都不容易!」目前他認為不會有新突破,「舊的合作能繼續做就不錯。」即使如此,台灣作品並非沒有突破點或機會,以描寫抗戰的《雁城諜影》為例,本月25日可望在大陸推出簡體版。 \n 「《王道劍》審得很快,但《雁城諜影》審了至少有1年多。」兩岸對於抗戰史仍有諸多「各自表述」的今日,漫長的審查時間並不令人意外;意外的是,《雁城諜影》內文一字未刪地通過審核。不涉國、共的「正面戰場」,上官鼎認為最好的方式是運用客觀的第三方資料,《雁城諜影》中他便引用了《紐約時報》甚至美國國會資料。另一層面來看,「大陸現在也有一定程度的開明,」劉兆玄說。 \n 故事背景牽涉多國 \n 《從台灣來》的英文名《Out of Taiwan》其實更容易看出上官鼎的創作深意,書中的3名主角:2名退休警官和1名科學家均來自台灣。「台灣一直希望世界了解我們,」上官鼎認為作為小說創作者,身處這複雜而快速變化的世界,在創作的視野和格局上也應該「反映這樣的時代,打開一扇窗。」故事除了涉及科技、能源議題,背景更牽涉土耳其、伊拉克、敘利亞等國與庫德族建國的角力。 \n 故事放在當今國際舞台情勢最複雜之處,上官鼎還特別上網查黑海周邊的街景地圖;來自台灣的主角,在上官鼎腦中也都有著清晰的人物原型。虛實交融的情節裡,讓台灣與國際並不遙遠。 \n 以歷史、國際政治、文化、民族、情報、射擊等大量的知識庫為基礎,「要讓國際感興趣,太淺的東西一下就會過去,還是必須有一定的深度!」這是上官鼎闖蕩「國際江湖」認知與準備。

  • 政商巫巫茲拉-來者何人?

    政商巫巫茲拉-來者何人?

     問:來者何人?答:我是劉兆玄。(背後傳來大喊聲:上官鼎大俠是也!) \n 問:就是傳說中的上官鼎大俠嗎?答:是的。 \n 問:聽說,就是《王道劍》的作者?答:是的。 \n 問:是「王道劍出,與誰爭鋒」?答:是,等一下我要講這個「王道劍出,與誰爭鋒」。 \n 問:那就請上官鼎大俠多指教了。答:謝謝。 \n 問:ㄟ,你都沒照劇本來ㄛ。答:我從來都不按照劇本。 \n 問:謝謝,再會。 \n 從對答中,已知來者是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也是《王道劍》作者上官鼎,只是用古意十足的問話者是誰呢?答案是:超現實的機器人-Pepper是也。 \n 劉兆玄與Pepper機器人會有這場「擂台」對話,是因為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將他倆都請到「全國經理會議」中;Pepper是吳東進請來站台的「貴客」,劉兆玄則如同前述,是吳東進邀請的專題演講的主講人。 \n 在「全國經理會議」中,邀來大俠劉兆玄與機器人Pepper看似不搭,然而,事實上是與新光金控新年度的「行雲流海,數位新光」的策略主軸緊密相扣。 \n 所謂「行雲流海」是行動體驗、雲端、流程改善及大數據。而Pepper與劉兆玄「不按牌理(本來有劇本,但劉沒照劇本)」的對話,顯示了Pepper不但具有感情辨識及自我學習功能,還能依照自我意志行動。 \n 所以,吳東進找Pepper站台是有著:隨著電腦運算能力、資訊與通訊科技的發展,不論是機器人Pepper或是其他雲端的主流趨勢,都與新光「行雲流海」的主軸策略相呼應的意涵。 \n 劉兆玄的「王道劍出,與誰爭鋒」的講題,雖然是從歷史、小說與王道思想來分析當前經濟局勢,然而,劉大俠強調的王道思想是與新光「光無所不在,心與你同在」的精神,是契合的。 \n 為了關懷社會上長者,吳東進在會中號召所有的同仁,在衝刺業績、在市場拚搏的同時,也能盡舉手之勞的散播愛,每年固定挪出4小時(全體同仁總計有4萬小時)從事公益或是關懷拜訪長者,讓關懷長者的愛心光芒綻放各地。 \n 事實上,新光金控透過全國近兩萬名關係企業員工,結合國小師生,陪伴各地的長者動手折製新光的猴年提燈,讓愛的種苗遍地開花,也找回台灣最珍貴的人情味,而這也就是「王道」思維。 \n 不只是在國內扶幼助老,吳東進更傳愛到世界,新光醫療團隊過去十年來送愛到帛琉的故事,不僅僅是國際醫療合作的里程碑,也是王道精神的具體展現。 \n 吳東進也用提燈傳播愛。他對我國駐全球的100多個外交使館寄送猴年提燈,除讓各個駐外使館的國家能夠進一步的瞭解中國的點燈文化外,也能因此照亮無數祝福,當然,也有讓全世界都能因此看到:「光,無所不在,需要光的地方,光就到那裡。」 \n 所以,機器人Pepper與大俠劉兆玄的「擂台」對話,是有著一定意義的橋段。

  • 他是蔣介石的五虎上將 一場豪賭輸掉一個師三個月薪餉

    他是蔣介石的五虎上將 一場豪賭輸掉一個師三個月薪餉

    國民黨中央軍是蔣介石與何應欽一起帶出來的,裡面的將領幾乎都是熟人、同鄉、同學或黃埔學生。而今天要講的這位主角,他不但是蔣介石的浙江老鄉,還是本家,都姓蔣,並且是中央軍除蔣介石之外的二號人物何應欽的部下和親信。他是蔣介石1935年封授的五虎上將之一,同時也是何應欽手下「四大金鋼」(劉峙、顧祝同、錢大鈞、蔣鼎文)之一。他,就是蔣鼎文(1895一1974),浙江諸暨人。 \n蔣鼎文早年畢業於浙江陸軍講武學堂。幾乎參與了中國二十世紀早期大大小小的革命,後投入蔣介石與何應欽門下,​​任教於黃埔軍校並參與了北伐戰爭,多有戰功,獲蔣介石與何應欽器重。在1929年至1930年的蔣馮閻桂中原大戰中,他轉戰於隴海,津浦兩線及其中間地帶,與何應欽、顧祝同、錢大鈞、劉峙,替蔣介石打天下。由於擅長機動作戰,精熟於部隊敵前運動和編組,攻擊作戰經驗豐富,行動迅捷,飄忽不定,被稱為「飛將軍」。是當時蔣介石手下比較得力的軍,師長之一。再加上同鄉和同姓(後蔣介石和蔣鼎文還認作兄弟)關係,又有黃埔同事(蔣鼎文在黃埔任教官)這一層,很受蔣介石和何應欽的器重。 \n蔣鼎文的家境本來不錯,但他父親嗜賭成性,逐漸衰落了。而他從軍之後,在蔣介石與何應欽的提拔下,中原大戰後進駐洛陽,兼任隴海路西段警備司令。在此期間,他繼承了他父親嗜賭的傳統,與顧祝同、上官雲相(兩者皆與蔣鼎文是同級別的嫡系軍長)會師鄭州,三人來了一場豪賭。他居然把一整個師官兵三個月的薪餉輸個精光!第二天軍需處長發餉時,蔣的手裡卻分文皆無,急得他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直跺腳。只好硬著頭皮,厚著臉去找蔣介石。老蔣臭罵了他一頓,命令其要回所輸軍餉。但哪還要得回來!無奈,老蔣只好再給他錢去發軍餉。落得個「豪賭將軍」的雅號。 \n1933年11月,十九路軍陳銘樞、蔡廷鍇、蔣光鼐等將領,在福建扛起了抗日反蔣(介石)的大旗,宣佈建立中華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蔣介石派蔣鼎文、顧祝同等前往鎮壓。由於中共中央剝奪了毛澤東的軍權,時值第五次反圍剿,本有機會聯合福建革命政府一起反蔣,但中共中央負責人博古、李德、王明等人拒絕與福建方面合作,致使蔣鼎文部很快佔領了福州,聲名鵲起。 \n而1936年12月12曰西安事變中,張學良把蔣鼎文放出來充當信使。他不顧生命危險,來回於西安和南京之間,幫助溝通宋子文、宋美齡、何應欽與張學良、楊虎誠的關係,為營救蔣介石,和平解決西安事變作出了貢獻。事後因其功勞和忠心,更受蔣介石重用。抗戰爆發後,於1938年6月,出任陝西省政府主席兼中國國民黨陝西省黨部主任,陝西省保安司令,主政西北。在此期間,蔣鼎文大發國難財,徇私枉法、貪污成性、狂嫖濫賭,成為西北最有錢的人。家有一妻兩妾,還強佔西安京劇名角粉牡丹。這還不夠,時常在外面尋花問柳,生活放蕩,毫無節制。由於淫亂無度,得了花柳病(梅毒),為此而請了一個貼身性病專家一一楊槐堂。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這個楊槐堂因給蔣鼎文治性病有功,官至軍醫處長。 \n腐敗如此,令人咋舌,貽笑大方!連日本人都知道他愛錢愛美人,把他畫成一手抱美人,一手提鈔的形象加以宣傳。成了遠近聞名的「腐化將軍」。但在抗日的戰場上,此公卻是毫無建樹,一敗塗地,內戰時期的「飛將軍」早已不在,已然變成賭棍、嫖客、貪污腐敗分子,成為西北人民的災星。 \n1942年蔣鼎文調任第一戰區司令官兼冀察戰區司令,駐防落陽。由於他把司令部安在靠近日軍的最前線,並且過於分兵把守,相互又不協調。所以毛澤東說:「蔣鼎文不懂軍事,遲早要吃敗仗的。」果不其然,1944年春,日軍為了打通大陸交通線以連接中國和東南亞戰場而發動了豫湘桂戰役,豫中一戰,蔣鼎文一敗塗地,自認是從軍以來最恥辱的一仗。被日軍追著屁股一路狂逃,就連西北人民把他與蝗蟲、洪災相提並論的湯恩伯(即湯災)尚且與日本打了一仗,他卻在湯與日本激戰時靜坐不動。最後引咎辭職,下海經商。 \n從此以後,1949年才又被啟用,但沒兩月就逃往台灣。以二級陸軍上將銜退休,於一九七四年病逝。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上官鼎重返武林 寶刀未老

     56年前劉兆玄還是師大附中高三學生,即以「上官鼎」筆名發表武俠小說,轟動武林。武俠小說大師金庸曾說,六○年代台灣前前後後有500位作家寫武俠小說,他最喜歡的作家第一是古龍,第二就是上官鼎。 \n 筆名上官鼎中的「鼎」字,其實代表兄弟3人,除劉兆玄,還有他四哥劉兆藜、六弟劉兆凱,隱喻三足鼎立。 \n 上官鼎全盛時期,一共寫了《蘆野俠蹤》、《長干行》、《沉沙谷》、《鐵騎令》、《烽原豪俠傳》、《七步干戈》、《俠骨關》、《金刀亭》等多部武俠小說。後來3兄弟陸續出國深造,1968年封筆。 \n 劉兆玄坦承當年是瞞著媽媽、偷偷摸摸寫小說,否則考不上大學就慘了;而且當年寫小說,四哥、六弟自然是第一個讀者,如今重出江湖則是獨力完成小說寫作,花了15個月完成《王道劍》,他的太太則是第一個讀者。 \n 劉兆玄在大學時期有個好朋友陳棠華,後來到福建寧德從事新能源科技,幾度邀約劉兆玄前往,他終沒有付諸行動,直到2012年去了寧德,好友卻已驟逝。故人往矣雖是無可彌補的遺憾,他卻又驚奇的發現明朝靖難之役後行蹤不明的建文帝,在這座老城裡似乎隱藏了許多線索,給了他重新提筆的靈感。 \n 六○年代的新銳武俠小說家上官鼎,如今已72歲,此番他重返江湖,從武俠小說熱賣可以證明他武功精進、寶刀未老,至於小說改編成電視劇,是否又將跨界掀起武林轟動,觀眾拭目以待。

  • 改變的起點》上官鼎劉兆玄復出 再次驚動武林

    改變的起點》上官鼎劉兆玄復出 再次驚動武林

    (20:20更新內文)武俠大師「上官鼎」來囉!暢銷武俠小說《王道劍》的作者、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上官鼎)今出現在中視攝影棚,在「改變的起點」節目主持人哈遠儀專訪下,劉兆玄分享寫小說的起源與經歷。 \n \n劉兆玄多年前以筆名「上官鼎」書寫,在封筆46年後,去年推出武俠小說《王道劍》大賣,之後首度嘗試寫時代小說,以約4個月寫30萬字抗戰小說《雁城諜影》,再次驚動武林。 \n \n劉兆玄說,他首度以抗戰大歷史為背景,家族記憶為藍圖、父母親為人物原型,揉合歷史事件,描寫衡陽保衛戰、孤城血戰47日,交叉5名高中女生投入抗敵戰場,寫下長篇小說《雁城諜影》,連結個人與時代的記憶。 \n \n談到熱賣的《王道劍》,劉兆玄笑說,會寫出這本紅到發燙的武俠小說,是因為他被明朝皇帝附身啦!想看劉兆玄練功、發功的神奇祕辛,請鎖定周日下午5時播出的「改變的起點」(中視、中時電子報雙頻道),保證讓你看到從未見過的劉兆玄!

  • 憶抗戰空軍史 上官鼎書寫父母

    憶抗戰空軍史 上官鼎書寫父母

     封筆46年後,去年才以《王道劍》重出江湖的上官鼎,即前行政院長劉兆玄,為了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再以4個月的時間、28萬字,重現以衡陽保衛戰為背景的長篇小說《雁城諜影》。上官鼎坦言從古代武俠到現代戰場,從男性觀點轉換為女性視角,堪稱他這次寫作很大的挑戰。 \n 「寫空軍,最沒有爭議,因為共軍沒有空軍,所有的抗日空戰史都是國軍寫下的。」抗戰勝利70周年,今年兩岸的學者對抗日各有解讀,北大歷史系教授王奇生就引用國民黨將領徐永昌的日記強調,「抗戰初期論堅定性,八路軍第一」。對此劉兆玄指出,國共面臨外敵可以說都在抗日,但要講領導角色仍是以蔣委員長為首的國軍,這一點從國軍將領的陣亡人數亦足以說明。過去受政治氣氛影響而扭曲的史實,近年在大陸也已正視聽,承認正面戰場仍以國軍為主,劉兆玄強調「國共的抗戰幅度還是差很多的。」 \n 以父母親為人物原型 \n 父親是空軍,父母親的出生地均在湖南衡陽,從小聽母親講衡陽,聽父親的朋友在家中客廳聊天,上官鼎認為自己寫衡陽保衛戰似乎是水到渠成。除了高齡104歲的母親口述歷史,為了寫《雁城諜影》他也找了大量史料,但他認為「最觸動的還是人」。當時的空軍青年,很多都出身中產階級,面對國難卻毅然投入空軍,「當時的陣亡率約3到4成,畢了業再見面的問候,往往是拍拍肩膀說某某人,你不是死了嗎?」生死輕描淡寫地成了問候語,上官鼎認為這些視死如歸的空戰英雄,是應該在大時代中被記憶下來的。 \n 為向英雄致敬,上官鼎也特別描繪了衡陽保衛戰被俘的方先覺,當時為保衡陽百姓而未作突圍戰的他,日後陷入「降敵」的不利傳言中,上官鼎在後記中特別描繪出1984年一批「前日本68師團戰友會」代表來台,特別到五指山方先覺墓前獻花,一名日本老兵將一瓶水灑在墓前說:「方軍長,你回不了衡陽,我只能以一瓶湘江之水酹於你的墳前。」上官鼎認為,戰後70年,人們終會對和平,對生存感恩。 \n 故事以女性作為主角 \n 從去年10月開始動筆,到今年農曆除夕夜寫完28萬字,書中重現70年前的歷史場景,描寫國際局勢、戰略,但對上官鼎而言,更困難的部分在於以女性視角來說故事,希望從細膩的情感面,讓當代兩岸讀者重新體會大時代兒女的情懷。

  • 劉兆玄重出江湖 上官鼎《王道劍》結奇緣

    劉兆玄重出江湖 上官鼎《王道劍》結奇緣

    一趟大陸福建寧德市之行的「奇緣」,讓封筆46年的前行政院長、筆名「上官鼎」的劉兆玄重出江湖,歷時15個月創作完成長篇武俠小說《王道劍》。4日「上官鼎」故地重遊,於寧德舉行其新作《王道劍》的簽書會。 \n \n「沒有寧德之行,就沒有《王道劍》!」2012年劉兆玄為完成好友在世時的未竟之約,來到寧德參訪陳棠華創辦的公司,進而結識一直支持當地考古工作的寧德市政協主席鄭民生,以及文史工作者王道亨等,考察、瞭解近年來寧德對建文帝蹤跡文化的研究成果,也觸動他重出江湖、提筆寫成武俠小說。 \n \n與建文帝之謎結下「奇緣」,讓劉兆玄「不但來了一次、兩次,說不定還有三次、四次到寧德來。」地處寧德的上金貝村,2008年修路偶然發現一個頗具規模、形制特殊的神秘古墓葬,疑為建文帝陵寢,吸引眾多專家學者前往考察研究,也讓中國歷史上的「建文帝之死」謎案再度備關注。 \n \n截至2013年5月,寧德當地文史工作者已發現與建文帝有關的57處遺址、120多條證據,收集到當地民間流傳、涉及建文帝的故事200多個,從3000多部家譜的查閱中,發現47個可認定為建文帝從亡大臣的姓氏。

  • 「上官鼎」劉兆玄 武俠新作「王道劍」

    曾經在高三時與兄弟一起,三人用筆名上官鼎創作武俠小說,被金庸譽為最喜歡的小說家之一,1958年宣布金盆洗手之後,時隔四十六年,前行政院長劉兆玄重出江湖,花了十五個月,寫出八十八萬字的王道劍,融合武俠與儒家思想,企圖在金庸之後,另闢武俠蹊徑。 \n這本武俠小說,以明朝下落不明的建文帝為背景,劉兆玄一人獨力完成,全部手寫,過程可謂文思泉湧,不但自己做詩,書中多張插圖也是親筆手繪,三千張稿紙,號稱一張都沒揉掉。 \n時隔半世紀,多了閣揆歷練之後,劉兆玄再寫江湖世界,自然多了另種心境與感慨。

  • 上官鼎揮劍 江宜樺驚心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以「上官鼎」筆名寫的武俠小說《王道劍》,是以明朝「靖難之役」為創作背景的故事。「靖難之役」的「靖難」,意喻「平定國難」,是明太祖第四子燕王朱棣,起兵反叛侄兒建文帝朱允炆的故事。 \n 朱允炆在太祖朱元璋去世後,以太孫身份繼位,因感到難以制約擁有軍權的諸王叔叔們,於是想要削藩。他的頭號名單,是實力最強的朱棣。 \n 但惠帝根基未穩就削藩,導致人心浮動,其他怕自身利益被終結的藩王,不是袖手旁觀,就是暗助燕王。 \n 外無奧援卻一心求戰的惠帝,本身無作戰經驗和兵法素養,手下缺將才的他,還把犯了大罪的文官當寶貝捧著,於是使燕王有了清君側、為國「靖難」,起兵造反的理由。一度被逼得得裝瘋賣傻的朱棣,之後登上帝位,編了《永樂大典》、派了鄭和7次下西洋,成為明史上的赫赫大帝。 \n 劉兆玄在這段主帥失判,致使對手師出有名、以老反少、失去江山的史實中,拋出「歷史總是重複,似曾相識是不可避免」的說辭,是否另有用意? \n 如果由媒體問他對「內閣改組」的看法為引,把「似曾相識」的故事換成江宜樺改組版,就是政壇菜鳥江宜樺擔任閣揆一年,因感內閣難以節制,想要大幅改革,卻只知揮刀、廣開戰場;缺乏資望、毫無班底、形單勢孤的他,標的中有一批熟悉國家機器、內外貫通、關係盤根錯節、懂得拿捏政策細節回擊的官僚,其中也包含劉兆玄子弟兵交通幫等。 \n 劉兆玄是至今馬英九身邊唯一的「長輩級」軍師,在仍受馬「大哥」般敬重與擁有部隊下,發出「有強大的實力支撐,才能施展王道,沒有實力只是空談」的歷史理解與警語。 \n 劉兆玄的提醒,隱含著個性中的俠氣、意在沛公的劍氣,或許還有被惹毛的一肚子氣。從中便不難理解,江宜樺的求變,為何一路走來步步驚心。於是得先按兵不動、另求磨合,再尋機會,待命改組了。

  • 上官鼎劉兆玄 重出江湖王道劍

     封筆46年的武俠小說家上官鼎將重出江湖。上官鼎是前行政院長劉兆玄與劉兆藜、劉兆凱三兄弟集體創作筆名,今天將發表新作。 \n 上官鼎是1960年代新派武俠小說作家,為劉兆藜、劉兆玄、劉兆凱三兄弟集體創作的筆名,曾以代表作「沉沙谷」被文學評論家譽為「在18歲少壯之年能寫出這樣的傑作,真是天下奇才」。 \n 上官鼎在1968年宣告封筆,2014年將以「王道劍」重出江湖,由現任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獨立完成,今天上午將舉辦新書發表會。 \n 「王道劍」全5冊,約88萬字,以明朝「靖難之役」為歷史梗概,創造一群全新武俠人物。上官鼎重執武俠之筆,寫俠、寫儒、寫史,寫下一段隱晦中彰顯人性情操的歷史懸案,寫下一段王者之劍稱雄武林的豪俠傳奇。 \n 今天在新書發表會現場,遠流出版董事長王榮文將說明「王道劍」出版計劃,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也將出席與上官鼎暢談王道理念。 \n

  • 封筆46年 上官鼎《王道劍》武俠小說重出江湖

    金庸最喜歡武俠小說家之一「上官鼎」,封筆46年後,今年將以88萬字的長篇巨作《王道劍》宣告重出江湖,全書以明朝「靖難之役」為背景,以歷史和儒家思想為概念,開展出新的武俠世界。在新書發表會上,以「上官鼎」為筆名的前行政院長劉兆玄說,這部小說的誕生,是為了紀念敗血症去世的大學同學陳棠華。 \n(杜大澂報導) \n \n「我要從這強大無比的支撐中,創造出一套新的武學;我要創造一套可以生生不息、永遠發展的新武學,它的攻勢是王道的;我要創造一套『王道劍』」這是封筆四十多年的武俠小說大師上官鼎,今年重出江湖的武俠之作《王道劍》。 \n筆名「上官鼎」的前行政院長劉兆玄花了一年三個月的時間,行雲流水寫下88萬字。劉兆玄說,要用這部小說紀念大學同學陳棠華,因為他造就了這部小說的誕生。劉兆玄表示,《王道劍》以明朝「靖難之役」為背景,不僅有考究的歷史,也以儒家思想開展出新的武俠世界。「從來沒有一部武俠小說去跟儒教、儒家思想結合,但這裡面我要表達的是,其實是用王道思想貫徹武學當中,它會創造一個永續存在。」 \n出版社也相當看中這部小說的出版,三月將先推出電子書,紙本書四月跟進,希望再創華人武俠閱讀風潮。 \n(圖/杜大澂 拍攝) \n

  • 60年代武俠小說家上官鼎 劉兆玄3兄弟

    上官鼎是台灣60年代新派武俠小說作家,不過,其實「上官鼎」是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三兄弟集體創作的筆名,當年只是個高中生的劉兆玄和兄弟合寫《蘆野俠蹤》自此成名,先後寫了8部武俠小說,而他的才氣也讓評論家大為讚嘆。上官鼎在1968年宣告封筆之後,直到今年再以《王道劍》長篇巨作,備受各界矚目。 \n《王道劍》作者上官鼎走紅在台灣60年代,而上官鼎其實是劉兆藜、劉兆玄和劉兆凱三兄弟集體創作的筆名,其中又以劉兆玄最為大家所熟知。專長是化學的劉兆玄,曾經擔任清大和東吳大學校長,2008年出任行政院長,雖然是理科背景,但他從小就愛看武俠小說,就讀師大附中期間,為了掙零用錢,和四哥和六弟合寫《蘆野俠蹤》,就此成名。 \n出版社負責人王榮文就開玩笑的說,劉兆玄當閣揆是大才小用。「他寫小說能夠3000張稿張不停這樣寫,就可以知道他的才氣,這種才氣去當行政院長真是太可惜了。」 \n劉兆玄從高中開始,九年期間寫了8部武俠小說,也幫古龍接手代寫過,在1968年宣告封筆,因此,今年再推武俠長篇巨作,自然備受各界關注。

  • 劉兆玄以《王道劍》重出江湖

    劉兆玄以《王道劍》重出江湖

    前行政院長、現任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今(6)日推出新書《王道劍》,是從儒家思想切入、寫武俠小說學用王道的第一人,同樣推行王道的宏碁董事長施振榮站台相挺,兩人都是重出江湖,並相信王道是未來主流思想。 \n劉兆玄的另一個身分是武俠小說家,睽違46年再度以上官鼎的筆名重出江湖,他寫了3000張稿紙,一張都沒揉掉過。他的新作《王道劍》共有5冊,全都以手稿寫完,共寫了3000張稿紙,88萬字,書中插畫也都出自劉兆玄之筆。 \n劉兆玄指出,過去2千多年都由霸道稱雄,但進入21世紀講求永續發展,除了經濟發展有長進,環境保護、社會正義都有待伸張,正是王道精神可以切入處。王道聯結人義,《王道劍》講的是武林群俠聯盟追求公平正義,王道做為個人修身很重要,若要影響大環境就必須有強大實力做後盾,21世紀強大的力量很有可能來自經濟文化的力量,是台灣可以著力處。 \n最近也在推王道的施振榮表示,感覺宏碁不是很王道,沒有對市場、利益相關人創造價值,尤其是股東,所以他已在宏碁重塑王道的環境,並且研究華人優質生活創新應用,將聯結相關廠商共創價值、共享利益。他認為,台灣企業界最缺的就是跨業跨界整合和了解消費者市場的能力。

  • 上官鼎重出江湖 劉兆玄揮筆練王道劍

    上官鼎重出江湖 劉兆玄揮筆練王道劍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年輕時曾寫作武俠小說,封筆近半世紀後,他「重出江湖」拾筆創作,完成88萬字武俠鉅著《王道劍》,預計3月底出版第1冊,4月底出齊2至5冊,2月在台北國際書展期間,將舉行盛大預告記者會。 \n 劉兆玄於1960年代和哥哥劉兆藜、弟弟劉兆凱用筆名「上官鼎」集體創作《沉沙谷》、《金刀亭》等多部武俠小說,還曾幫古龍接手代寫《劍毒梅香》;武俠大師金庸曾說,他最喜歡的台灣武俠小說家,「第一是古龍,第二就是上官鼎。」 \n 紀念同窗好友 \n 「上官鼎」隨三兄弟相繼出國留學而在1968年封筆,時隔46年,劉兆玄沿用「上官鼎」筆名,獨力完成以明代為背景的《王道劍》,描寫被朱元璋殲滅的明教矢志復仇,教內兩位武學奇才捲入朝廷與武林險惡波瀾的經過。 \n 劉兆玄在序中表示:「通常武林中的規矩,如果沒有特別重要的理由,『金盆洗手』後重出江湖,將為武林人士所不齒。」寫作《王道劍》的理由就是紀念已逝好友、台大化學系同窗陳棠華。 \n 取材歷史懸案 \n 劉兆玄說,他在2012年完成陳棠華在世時的未竟之約,到福建寧德參訪這位朋友創辦的公司,結識當地文史工作者,得知明代靖難之役後,建文帝失蹤這樁歷史懸案的新結論,觸動他將這曲折的故事寫成武俠小說。 \n 每年台北國際書展是出版社宣傳新書、作者與讀者見面的盛大場合,今年書展將於2月5日大年初六登場。 \n 最受矚目的貴賓作家包括西班牙暢銷小說《時間裁縫師》作者瑪麗亞.杜埃尼亞斯(Maria Duenas)、自助出版傳奇《羊毛記》作者休.豪伊(Hugh Howey)、《天殺的熱帶日子》作者大衛.昂格(David Unger)、被視為卡普欽斯基的接班人的波蘭記者沃伊切赫‧古瑞斯基(Wojciech Gorecki),以及日暢銷作家石田衣良、村深月、韓國青年作家朴範信等等。 \n 陸出版社首參展 \n 每年最吸睛的獨立出版聯合攤位「讀字去旅行」也擴大網羅台灣、香港、大陸共28家獨立出版社參展,包括來自雲南大理的「字」與北京的「撒把芥末」。 \n 台北書展多年來礙於兩岸情勢,大陸官方至今未放行出版社來台參展,僅有「簡體館」展售大陸圖書,因此這也是首度有大陸民間獨立出版社參展。 \n 今年書展內也別開生面策畫「思想,重慶南路」特展,結合文物與數位科技重現重慶南路書界盛況;「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將打造一家真實尺寸的書店;各大印刷廠聯合呈現「台灣印刷業展」等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