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上梁山的搜尋結果,共11

  • 微評-逼人上梁山

     浙江慈溪司法部門制定《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員信息公開實施辦法》,對於嚴重性侵害未成年人的犯罪人,在其刑滿釋放後,公開其訊息,讓公眾得以察知此類性侵犯的居住或工作地點。其用意在保障兒童、青少年的權益,賦予知情權,免於被性侵。 \n 但是罪犯已然服刑完畢受到懲戒,公布犯罪黑歷史的作法,等同讓其永不得翻身,很可能把人逼入絕境,反而狗急跳牆。 \n 特別是此等作法無異有罪推定,認為人不會改過遷善,容易再犯,既然如此,司法矯治功能何在?前科犯一旦被逼得走上絕路,誰來負責?

  • 《水滸傳》裡最危險的職業 原來是「嫂子」?

    《水滸傳》是以白話文寫成的章回小說,被列為中國古典四大文學名著之一,六才子書之一。其內容講述了北宋山東梁山泊以宋江為首的綠林好漢,由於官逼民反,因此被迫落草,發展壯大,直至受到朝廷招安,東征西討的歷程。《水滸傳》又稱《忠義水滸傳》,其故事豪放、粗曠,人物性格刻畫也各有特色,情節曲折、語言生動,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n而在《水滸傳》小說裡,一共有三種高度危險的職業,幾乎是看見就死,碰見必亡,究竟是那些職業呢?以下讓我們一起來瞧瞧。 \n【第一種:老虎】 \n《水滸傳》裡一共出現七隻老虎,第一隻出現在龍虎山,被洪太尉給撞見了,好在洪太尉不能打,才讓牠逃過一劫,成為《水滸傳》裡,唯一一隻倖存下來的老虎。其他幾隻就沒那麼幸運了,武松在景陽岡打死一隻;李逵去接自己娘親時,在沂嶺一怒之下殺死了四隻;解珍、解寶兩兄弟又在登州殺死一隻,算起來生存機率連15%都沒有。 \n【第二種:圍觀群眾】 \n在《水滸傳》裡,老百姓最喜歡圍觀的地方,是去法場看行刑,而梁山好漢們最喜歡炫耀武力的地方,也是法場。江州劫法場的時候,書裡描述說圍觀的江州群眾「壓肩迭背,何止一二千人」。可是沒想到好漢裡面,藏著李逵這個瘋子,「當下去十字街口,不問軍官百姓,殺得屍橫遍地,血流成渠」,這些圍觀群眾真是躺著也中槍。 \n【第三種:嫂子】 \n《水滸傳》裡最有名的殺嫂故事,首推武松與潘金蓮,原文裡潘金蓮的死狀十分淒慘:「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裡銜著刀,雙手去挖開胸脯,摳出心肝五臟,供養在靈前。」可見潘金蓮死得還不如景陽岡的老虎痛快。 \n除了武松殺嫂,還有一個人也殺過嫂子,這人就是拼命三郎石秀。他發現嫂子潘巧雲與裴如海的姦情,便唆使大哥楊雄殺了她。;第三位「嫂子」是閻婆惜,宋江的弟弟宋清的嫂子,閻婆惜其實跟宋江沒有名分,兩個人只不過是同居關係,她先勾搭上張文遠,又想敲詐宋江,結果被黑三郎一刀宰了。 \n第四個不幸的嫂子,是林沖的老婆,這位「嫂子」比前三個好,是個好妻子,可惜她生得太過美貌,一家人被高衙內所害,使得林沖雪夜上梁山,林夫人被迫自縊而死。而《水滸傳》裡最著名的四位嫂子,下場都很淒涼,可見但凡沾了嫂子二字,都沒有好下場。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浩鼎沒有三兩三怎敢上梁山

    浩鼎沒有三兩三怎敢上梁山

    浩鼎(4174)的解盲時間點逼近,市場大多賭乳癌新藥OBI-822將會獲得TFDA通過,只是解盲的數據效果能否符合市場的「期待值」,攸關生技類股未來的股價走勢。然而,在台灣即將有一顆原創新藥有機會走向國際市場的情況下,投資人應該要好好的認識一下「解盲」以及參加美國臨床腫瘤協會(SACO)年會的重要性。 \n台大醫院臨床試驗中心主任陳建煒說得好︰「臨床數據公布,不是一翻兩瞪眼,未達預期療效不一定就是新藥開發失敗,因為解盲臨床數據判讀非常複雜,除非好的不得了或者是療效很差,否則大部分的試驗結果都落在中間值,這就需要專家就存活期、免疫反應、生活品質等多項條件分析,是對哪些族群有效,以及後續是否有商業開發價值等條件評估。」而浩鼎OBI-822的第二/三期臨床試驗解盲時間落在二月十九日,股價接近揭底牌而情怯,當然還是因為受到基亞事件所影響。 \n回到浩鼎去年八月召開專家會議決定解盲時間點,當時確定的最佳時機為三月底前,然十一月中在櫃買中心舉辦的業績發表會,總經理黃秀美卻表示將提前一個月解盲,並指出將先以個別醫師報告(LR)先行取代獨立判讀中心(CR)報告為依據。此後市場多空訊息開始充斥,也成為股價來到七五五元高檔後,股價回檔修正的重要因素。 \n解盲只是前戲 \n只不過OBI-822是全球第一顆針對乳癌病人提供的主動式免疫療法,張念慈曾說過,一般首款突破性療法(First In Class Breakthrough Therapy)就算P值沒有達到○.○五,只要病人沒有安全顧慮,而且具療效(Significant),還是會准予有條件批准(Conditional Approval)。換句話說,浩鼎這顆首創新藥的重點不是成功或失敗,而是療效大與不大的問題了。 \n為什麼浩鼎要提前解盲?除了能在ASCO期刊上發表數據外,最重要的是創造採用LR數據提升P值的效果,浩鼎臨床人數三四九人,樣本數愈大P值就會愈小,而LR與CR的P值誤差約三○%,然而解盲數據除了觀察P值外,最重要的是無疾病存活期(PFS),但LR與CR的數值對PFS只有些微影響,這是浩鼎決定採用LR數據的原因。 \n進大聯盟的關鍵 \n一旦P值的數據低(如圖表中的P值落點效益),那麼肯定讓ASCO的專業醫療團隊眼睛一亮,那麼就達到浩鼎欲在ASCO年會中製造吸睛效果的目的。解盲過關後,不管大於或小於P值,ASCO仍會整理出更亮眼的分組數據,只是這段過程投資人沒有門路得知,因此解盲後說不定浩鼎股價仍有低點(借券浩鼎的空單高達七千張)。(全文未完) \n全文詳情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1868-1869期合刊號,或上http://weekly.invest.com.tw有更多精彩當期內文轉載

  • 水滸傳惡霸多 有些悽慘有些上梁山

    《水滸傳》裡的惡霸、地痞、流氓等人特別多,因此也就發生許多故事。沒有這些惡霸、地痞,看不出來宋代社會的黑暗;沒有這些惡霸、地痞,也張顯不出英雄、好漢的仗義、愛打不平的本色。有了這些人物,《水滸傳》裡的故事才豐富多彩、曲折跌宕。可是,你仔細讀讀《水滸傳》就會發現,作者在處置這些人物時,標準是雙重的。 \n渭洲狀元橋下賣肉的鄭屠,因投靠在小經略相公門下,雇了十幾個刀手,卻敢自號鎮關西,成了市井一霸。他強媒硬保、虛錢實契,便強佔了金翠蓮為妾,玩膩了,便把人家打出了家門,並且追討贖身費。沒奈何,父女倆只得以賣唱的辛苦錢來還,錢少了,還被鄭屠辱駡。父女倆苦楚無處訴,只能是以淚洗面,因而驚動魯提轄。魯提轄義憤不平,找鄭屠算帳時,失手將其打死。 \n東京街頭的牛二,號稱沒毛大蟲,專在街上撒潑行兇撞鬧,開封府也治他不了,以此滿城人見到他都躲得遠遠的。青面獸楊志因生活無著,只得賣掉祖上傳下來的寶刀,賣刀時有巧遇這牛二。牛二胡攪蠻纏,以致動手搶刀,楊志火起將他殺了,可謂替京城除了一害。 \n孟洲十字坡下開黑店的母夜叉孫二娘,把殺人當成兒戲,把人肉當成賺錢的資源,兇殘以極。過路的頭陀,她殺了;魯智深因長的肥胖,可冒充牛肉賣,她也下手了,魯智深差點死於她的刀下;武松作為一個流配的犯人,就因為包裹比較沉重,她也下手了。她的狠毒,比鄭屠、牛二、西門慶及淫道淫僧們還要毒十倍、百倍。可是,《水滸傳》的作者就讓武松把她放倒在地,打都沒打,就算是懲處了。 \n而潯陽江兩岸的店霸、山霸、水霸們,罪行也是不可饒恕的。比如揭陽嶺上開酒店的催命判官李立,看見宋江買單時交錢,發現宋江包裹沉重,有些油水,就起了歹心,放倒宋江三人,拖進人肉作坊準備開剝。這是書中公開寫出來的,李立以此為業,他謀財害命的勾當,還不知幹了多少回,殺的都是無辜的百姓。 \n潯陽江上的艄公船火兒張橫,就更兇狠了,接宋江等三人上船後,馬上亮出了惡賊的面目,不但劫財,而且害命,完全是江上的悍匪,在潯陽江上,被他害的又何止宋江三人,這又是什麼標準呢?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n

  • 中天前往山東汶上拍攝 「孔孟緣 魯台情」電視專題

    10月17日,國台辦海峽兩岸交流中心媒體部胡立、黃桂林副主任,中天電視臺兩名編導和記者,在山東省台辦、濟寧市台辦有關領導陪同下,來山東汶上縣拍攝「孔孟緣 魯台情」的電視專題片。 \n汶上縣地處山東省西南部,轄屬濟寧市,東臨古城兗州,西接水泊梁山,南依微山湖,北枕東嶽泰山。交通便利,文化積澱豐厚,是儒家文化、佛教文化、運河文化和兵祖文化的交匯之地,自古以來就是人才輩出的風水寶地。  \n汶上歷史上素以孔孟之鄉、禮儀之邦聞名遐邇。西元前501年即魯定公九年,定公以孔子宰中都,行之一年,四方則之。行教化,勸農耕,百姓安居樂業,達到了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安定局面。這期間,孔子制定《孔子家語》:「制為養生送死之節,長幼異食,強弱異任,男女別途,路不拾遺,器不雕偽,市無二價。四寸之棺,五寸之槨,因丘陵為墳,不封不樹,行之一年,而四方之諸侯則焉。」 \n孔子的施政管理措施得到各地諸侯的充分肯定和紛紛效仿,在中都形成的教化方法和施政理念奠定了儒家文化的思想基礎。因孔子治理有方,政績卓著,隨先後升任魯國小司空和大司寇。儒家思想得到進一步的傳承和發展,因此,中都成為孔子儒家思想的發源地和實踐地。今有孔廟、思聖堂、孔子講堂、孔子溝、中都故邑碑、夫子履、平陸祠等建築遺址傳流後世。 \n隋唐以來,汶上還成為北方的佛教文化聖地。據《汶上縣誌》記載: 「寶相寺在縣治之東,始號昭空寺,宋咸平五年改今名。」寶相寺始建於唐代,占地約25畝,整個寺院建築協調、錯落有致、氣勢磅礴、塑技高超、栩栩如生,為世所罕見。 \n唐太和年間,曾鑄一大鐘。宋史雲:宋真宗禪封泰山,途經中都,駐蹕寶相寺中,敕封寶相寺為皇家寺院。1994年3月15日,寶相寺太子靈蹤塔宮內出土141件佛教聖物,轟動一時。聖物中有稀世罕見的佛舍利;有千年難得一觀的石刻彌勒佛造像、銀佛像和水晶寶珠;還有放置舍利的石匣、金棺、銀槨以及淨瓶、瑪瑙、玉石墜、七寶瓶等無價珍品。這批聖物不僅保存完整,而且有石刻銘文。佛舍利聖物的出現,古都汶上「神奇佛光、神聖佛牙、神秘佛塔」一時成為佛都三寶,吸引了大批海內外遊客來汶上觀光旅遊。 \n汶上隋唐以來還逐步形成了運河文化的發祥之地。明代初年,因黃河決口,會通河淤塞,運河漕運中斷。永樂九年(1411年),工部尚書宋禮奉旨疏浚會通河,採納汶上民間水利專家白英的建議,修築戴村壩遏汶水,開挖小汶河引汶水至南旺入大運河,在汶、運交匯處設分水口,使汶水北流以濟漳、衛,南下以濟黃、淮。它以漕運為中心,因勢造物,相繼興建了疏河濟運、挖泉集流、設櫃蓄水、建湖泄漲、防河保運及建閘節流等一系列結構縝密的配套工程,從而有效保證了大運河連續500餘年暢通無阻。 \n南旺樞紐工程系龐大而完整的系統工程,凝聚了數代乃至數十代中國人民的智慧和力量。為紀念宋禮、白英等創修南旺樞紐工程的浩大水利壯舉,明清兩代在南旺汶、運交匯處建造了「分水龍王廟」。自明永樂年間始修建龍王廟大殿、戲樓及鐘鼓樓等建築,至清末已形成了雄偉壯觀的綜合性廟宇和祠堂群落。近年來,汶上縣高度重視南旺樞紐工程的保護工作,2010年7月又在濟寧召開了大運河南旺樞紐工程大遺址保護研討會,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出席會議並作重要講話,與會領導、專家就大運河南旺樞紐工程大遺址保護與申遺工作達成廣泛共識。 \n大運河主要遺產點南旺樞紐考古遺址公園2010年10月,包括分水龍王廟建築群遺址、運河磚砌河堤、邢通斗門遺址、許建口斗門遺址、柳林閘、十裡閘、寺前鋪閘等7個遺產點和會通河(南旺樞紐段)、小汶河2處河道列入國家文物局公佈的第一批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名單,並於2014年6月14日正式授牌。 \n專題片以宣傳孔孟文化、突出汶上地方特色傳統文化為主題,主要拍攝了汶上世界文化遺產公園—南旺分水龍王廟建築群、寶相寺景區、蓮花湖濕地公園民俗館及非物質文化遺產專案—中國優秀傳統武術專案—文聖拳。

  • 華麗蒼涼蕩寇誌 逼誰上梁山?

    華麗蒼涼蕩寇誌 逼誰上梁山?

     當代傳奇劇場藝術總監吳興國與作家張大春、歌手周華健自2007年起合作「水滸108」系列,揉合搖滾、電音、街舞、經典文學、京劇等元素,以當代視角重新呈現經典水滸故事。繼07年的《上梁山》、11年的《忠義堂》後,今年推出最終章《蕩寇誌》,演繹那華麗、蒼涼、悲壯的梁山好漢最終下場。 \n 擔任編劇的張大春說,水滸108系列歷時8年,雖然並未刻意以古諷今,但創作過程隨時看到的正是身邊社會的發展樣貌,「那些被爛政府、爛社會所逼迫的,我們不也在各種情況下被逼上了梁山?所以抗爭、上街頭,最終也許得革命。」 \n 在他眼中,水滸裡的人物是一群想謀生、求生的人,「後來,他們要爭取尊嚴,再後來,得賠上生命、犧牲種種生命的價值,這一切處境,與社會上持續拼搏的人相謀而合,最終都得選擇退縮或往前或付出代價,整個戲,或者說整個現實人生,就是人在生命中與自己不斷搏鬥的過程。」 \n 直到終局,當所有的寇看透自己只是被當局、被皇帝與整個體制利用與操弄的模樣後,「那是真正的死亡,在肉體死前已死過了一回的悲哀。」 \n 《蕩寇誌》的故事從水滸的第72回演到第120回,身處江湖的好漢們渴求歸宿,在宋江策略安排下,好漢們終獲朝廷招安,昂揚熱血為朝廷平亂討番,但在方臘一役,這群寇傷兵損將無數,最終遭宋徽宗賜死,成了宋江此生在肉身、兄弟情誼與理想的失敗賭注。 \n 同時兼任導演與主演的吳興國說,這樣一部作品講述的雖是經典水滸故事,「但裡頭為理想拚搏、因為對社會不滿所以群聚期待改變的反應,以及尋找歸宿的渴望,是每個時代人們的模樣。」在《蕩寇誌》裡,藉著文學改編、搖滾樂曲、街舞等元素的加入,「傳統京劇也在找現代的歸宿。」 \n 包括先前台灣的占領立法院、香港的占中,雖然也讓吳興國感覺衝擊,「但那正是現代年輕人的發洩,是現代水滸傳,也是現代人尋找歸宿的過程。」 \n 《蕩寇誌》將於12月18日至21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接著巡演桃園、嘉義。

  • 父女讀水滸 楊偉中險上梁山

     走進中國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的辦公室,堆疊成峰的書海中,最愛就屬「水滸傳」;現在他和女兒一起讀,女兒不斷問問題,讓楊偉中被逼上了「梁山」也甘之如飴。 \n 愛書成癡的楊偉中,經常一卷在手,人與書形影不離,但總是讓他愛不釋手的,是史上評有「中國四大奇書」之一的水滸傳。 \n 「我從小看水滸傳長大的」,楊偉中回憶說,小時候,媽媽買了一套中國歷代經典寶庫,包括四書五經、三國演義、左傳、戰國策、水滸傳等,是專門給青少年閱讀的白話文精選版。 \n 「我小時候熟背108條好漢的名字」,酷愛水滸傳的楊偉中,在那年少的青澀年代,投入書中的情境,想像著水滸傳中的一景一物。他甚至於拿起紙筆描繪,縱身躍入字裡行間,融入其中,猶如置身於「水滸傳」天地間,不亦樂乎。 \n 然而,精選版的水滸傳,漸漸已無法滿足。於是楊偉中買了完整版的水滸傳「金聖嘆七十一回本水滸傳」。他說,故事盪氣迴腸,令人印象深刻。 \n 長大後,水滸傳仍是他的最愛。在成長的歲月中,楊偉中陸續收集各種版本的水滸傳,從白話本到古文,其中也包括好幾本二手研究,至今在他上萬冊的藏書中,光是水滸傳,就有十餘種版本。 \n 隨著年紀的增長,對於水滸傳也有不同的領悟。楊偉中說,小時候沉浸於英雄豪傑、官逼民反、同情弱者的情境中;長大後,對於書中描述招安的情節,不斷思考、不斷自問,「招安是對的嗎?」 \n 他說,也有長輩認為水滸傳是一本造反的書,小孩子不應該讀。但是,對他個人而言,水滸傳是一本百看不厭的經典名著。 \n 從年少到壯年,水滸傳一路陪伴他成長,如今楊偉中已為人父,為了培養女兒的閱讀習慣,以及培養對於歷史、文學的興趣,在女兒6歲時,就買了有注音的少年版水滸傳,引領女兒進入水滸傳的世界。 \n 結果,出乎意料,女兒對於水滸傳愛好的程度,不輸楊偉中當年。他說,女兒興致高昂,一邊看,還會一邊問書中的許多細節,「你喜不喜歡宋江?」、「你喜不喜歡武松?」 \n 6歲女童的小小腦袋瓜裡,有時候一整個晚上一直纏老爸問「為什麼?」,「為什麼會招安?」、「宋江為什麼招安?」 \n 面對連環的提問,楊偉中盡量回答,滿足女兒的求知慾望,但還真讓老爸險些招架不住。 \n 楊偉中說,有天他正在開車,坐在後座的女兒突然說,「我要當大官就當大官,我要造反就造反,我不會造反到一半跑去當大官」,這番童言童語,讓老爸差點不知方向盤要往哪個方向打。 \n 但無論如何,水滸傳成了父女間共同的對話,尤其女兒樂在其中,就算是被逼上了「梁山」,楊偉中也甘之如飴。1030131 \n

  • 兩岸史話-毛澤東與他的妻兒

     「牛鬼蛇神自己跳出來。他們為自己的階級本性所決定,非跳出來不可」。這是毛澤東過分強調「階級鬥爭」的結果。 \n 同一天,毛澤東在會見越南領導人胡志明時再次語出驚人:「一切事物都是一分為二,對立統一。事物總是有兩個對立面。你們黨如果只有完全的團結,沒有對立面,就不符合實際。全世界的黨都分裂嘛。馬克思、恩格斯沒有料到他們的接班人伯恩斯坦、考茨基成為反馬克思主義者,他們創立和領導的黨──德國社會民主黨、法國社會黨等,在他們死後均成為資產階級的黨。這條不注意,要吃虧的。」 \n 「天下烏鴉一般黑。只要理解了,我們有準備,全黨大多數人有準備,不怕。我們都是70以上的人了,總有一天被馬克思請去。接班人是誰,是伯恩斯坦、考茨基,還是赫魯雪夫,不得而知。要準備,還來得及。總之,是一分為二,不要看現在都是喊『萬歲』的。」 \n 6月15日,毛澤東離開杭州,在南昌接見江西省委領導人時,說:「這次運動,是一次反修防修的演習。我們的青年人,沒有經過革命戰爭的考驗,缺乏政治經驗,應該讓他們到大風大浪中去經經風雨,見見世面,讓他們得到一個鍛鍊的機會,使他們成為堅定的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我想通過運動,練練兵。」等他回到韶山滴水洞的時候,他在跟湖南省委和湘潭地委等同志會見結束時說:「以前我帶你們長征,現在,我又要帶你們『長征』了。」再等他30日到武漢時,他給劉少奇、鄧小平寫信,告訴他們本定於7月1日發表他1962年《在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現在發表,不合時宜」。因為此文是著重論述民主集中制問題的。 \n ──這就是7月8日毛澤東給江青寫下這封信的背景。 \n 天下大亂 天下大治 \n 在信中第一段,毛澤東就總結出「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這個理論,還說「過七八年又來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來。他們為自己的階級本性所決定,非跳出來不可」。這是毛澤東過分強調「階級鬥爭」的結果。在「文化大革命」的前夜,毛澤東就是用這種理論作為武器,領導了這場事與願違的沒有達到「天下大治」,反而引起「天下大亂」的文化革命。 \n 信中的「魏、陳二同志」分別是指魏文伯和陳丕顯。魏時任中共中央華東局書記處書記;陳時任中共中央華東局書記處書記、上海市委第一書記。毛澤東告訴江青希望她暫時還在上海住一段時間。因為他「本月有兩次外賓接見」,即7月12日會見尼泊爾王太子比蘭德拉沙阿和7月17日接見出席亞非作家緊急會議的代表和一些國際組織的觀察員。毛澤東在這封家書中少有地將自己的行動時間和路線告訴別人。 \n 他說「自從六月十五日離開武林」的「武林」即杭州,在「西方的一個山洞」即他的故鄉韶山的滴水洞別墅,「廿八日來到白雲黃鶴的地方」即武漢。 \n 信中毛澤東所說的「我的朋友的講話」,是指1966年5月18日林彪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關於「政變」和「天才」問題的長篇講話。事實已經證明,林彪是做賊心虛,賊喊捉賊。林彪在這篇駭人聽聞的「政變經」中說:「最近有很多鬼事,鬼現象,要引起注意。可能發生反革命政變,要殺人,要篡奪政權,要搞資產階級復辟,要把社會主義這一套搞掉。」他還說:「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超過我們一萬句。」「他的話都是我們行動的準則。誰反對他,全黨共誅之,全國共討之。」從此,「全世界幾百年,中國幾千年才出一個」的毛澤東的「最高指示」,在「現代造神運動」的狂風中吹遍了中國的每一個角落。而林彪的講話也「使全黨和全國的政治空氣陡然緊張起來,使本來已經存在的個人崇拜狂熱更加泛濫起來」。 \n 對林彪的這個講話,毛澤東在這封信中表明瞭自己的真實心境和心態,他說:「中央催著要發,我準備同意發下去,他是專講政變問題的。這個問題,像他這樣講法過去還沒有過。他的一些提法,我總感覺不安。我歷來不相信,我那幾本小書,有那樣大的神通。現在經他一吹,全黨全國都吹起來了,真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我是被他們迫上梁山的,看來不同意他們不行了。在重大問題上,違心地同意別人,在我一生還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吧。」由此可見,毛澤東本人其實是不贊成個人崇拜的,而且「總感覺不安」,並「歷來不相信」。 \n 但是他卻不得不「在重大問題上」,在他「一生還是第一次」「違心地同意」了林彪製造個人崇拜的「天才論」和「政變經」,用他自己的話說是「逼上梁山」。 \n 虎氣與猴氣 \n 對於個人崇拜的「天才論」,毛澤東說他「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我少年時曾經說過: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擊水三千里。可見神氣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總覺得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我就變成這樣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義,在我身上有些虎氣,是為主,也有些猴氣,是為次」。 \n 他強調「人貴有自知之明」。而且他說在「今年四月杭州會議,我表示了對於朋友們那樣提法的不同意見。可是有什麼用呢!他到北京五月會議上還是那樣講,報刊上更加講得很凶,簡直吹得神乎其神」。可見「逼上梁山」的毛澤東是清醒的,並未被林彪「萬歲,萬歲,萬萬歲」的歡呼聲所蒙蔽。 \n 但他為什麼還要堅持違心呢?他說:「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們的本意,為了打鬼,借助鍾馗。我就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當了共產黨的鍾馗了。事物總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準備跌得粉碎的。那也沒有什麼要緊,物質不滅,不過粉碎罷了。全世界一百多個黨,大多數的黨不信馬列主義了。馬克思、列寧也被人們打得粉碎了,何況我們呢?我勸你也要注意這個問題,不要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經常想一想自己的弱點、缺點和錯誤。」遺憾的是,毛澤東在這裡勸導江青的,自己卻違心地當了20世紀60年代「共產黨的鍾馗」,犯了不應該犯的錯誤。(待續)

  • 我見我思-《新水滸》的現代密碼

     名列中國四大古典小說之一的《水滸傳》,人物形象鮮活,故事情節豐富,數百年來家喻戶曉,傳頌不絕;從近代進入現代,又經話本、戲曲,到電影、電視劇的不斷改編與演繹,可以想見,人人心中自有一個水滸天地,也各有喜好的英雄好漢。最近,大陸新拍的《新水滸傳》正在台灣電視頻道上熱播,也取得了不錯的收視率;但既是電視劇,而且還是號稱新版再拍,當然免不了一番品頭論足,毀譽參半。 \n 不管是否忠於原著,或是如何迎合市場口味,《新水滸》必然又會陷入爭議不休的循環,倒不如跳脫某些人物造型的有否到位、某些情節改得合不合理等窠臼,重新去玩味和省思,這一代人是如何以新的視角去觀照這部深入人心的古典巨著。 \n 《水滸傳》約略是在元末明初,根據《大宋宣和遺事》與《東都事略》等書記載,有關宋江三十六人起義造反的原型創作增補而成,其中包括宋江、林沖、李逵、武松、魯智深等人物的故事與形象,更是膾炙人口。數百年來,「老不看三國,少不看水滸」、梁山好漢官逼民反、替天行道,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只重兄弟不近女色等傳統認知,幾乎就是水滸傳所塑造的男性情義、熱血英雄的同義詞。 \n 但到了現代,卻有了微妙的轉變。以《新水滸》為例,原著和舊版電視劇中一百零八條好漢各領風騷、聚義梁山,乃屬天授機緣,是洪太尉擅開了伏魔殿中禁錮的一○八位魔星下凡所致。但新版則改成了是公孫勝杜撰傳奇,用來說服引誘宋江入夥;而後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排序定位,也改成是公孫勝與吳用的合謀巧計,挖出先暗藏的碑文,讓梁山好漢們深信替天行道的必然性。如此,既破除了原著中的迷信成份,也凸顯了一○八將不過是血肉之軀,甚至都是世間傷心人的無奈。 \n 又好比原著中極度表彰男性情義,貶抑男女情愛,幾乎已到了凡女人皆是破壞兄弟情義之淫婦的地步,此種論調在現代不少影視劇中雖偶有翻案,新版則進一步賦予了包括潘金蓮、閻惜姣等更符合人性的性格,刻劃了男女情變的因果,也為原著中男性動輒殘殺女性的故事引入了新的反思。 \n 不過,新版也還有至少兩個令人難以釋懷的懸念。其一,如此厲害的梁山好漢,在聚義水泊前個個威風八面,生龍活虎,為何一旦接受招安、征討方臘後,轉眼間就一個個死的死、病的病,變成這般不濟,最後還急速死掉十之七八?有關《蕩寇誌》的這一段,僅佔《新水滸》故事的一小部份,數百年來始終讓讀者和現代的觀眾為之扼腕不解;莫非其中暗喻,青春熱血、叛逆不羈,原該豪邁奔放,無拘無束,一旦納入體制做了良順之徒,稜角鋒芒盡去,生命火花也為之黯淡? \n 其二,所謂逼上梁山,一○八人固然各有原因,但其中也有如盧俊義、朱仝等多人,幾乎就是被設計誘騙或陷害,逼得走投無路才上梁山;這般情境,後來豈真能無所芥蒂?梁山好漢中,出身階層、人脈親疏,原就極為複雜,後又分成宋江、吳用、花榮等的招安派,與晁蓋、李逵、武松、魯智深等的抗爭派,彼此理念路線不同,充滿緊繃暗流。比起原著與舊版劇的輕描淡寫,新版雖已強化著墨,但仍有太多可供後人營造揮灑的空間。 \n 如何將現代的精神與觀點,重新注入這部古典名著中,解放出其中暗藏的密碼,賦予其新生命,將更有價值,更須功力。

  • 水滸忠義堂 京劇再搖滾

     水滸好漢的壯志豪情,怎樣能說得暢快淋漓、講得慷慨激昂?當代傳奇劇場創辦人吳興國與作家張大春再度連手,以搖滾京劇的方式推出《水滸108Ⅱ─忠義堂》,透過傳統京劇的唱腔身段,加上搖滾樂曲的強力重拍,立體了好漢的人物形象,抒情了好漢的內心世界。 \n 《水滸108Ⅱ─忠義堂》是當代傳奇接續二○○七年《水滸108》的第二部曲,今年三月已在香港藝術節演出。首部曲故事以《水滸傳》的第一至卅回為主軸,講的是官逼民反、各路英雄上梁山的過程。二部曲則是自第卅一回講到第七十一回,以宋江的梁山之路為主架構。 \n 編劇張大春表示,首部曲《水滸108》主要是舊段新編,把傳統講水滸故事的京劇老段子全改了,把〈林沖夜奔〉、〈武松打虎〉、〈野豬林〉的唱詞全改,但曲式唱腔保留。二部曲《水滸108Ⅱ》的編劇模式大不相同,「主軸要渲染情感、敘述心理糾葛,幾個老段子都會完整的唱完。」 \n 劇中,台灣當代傳奇與上海戲曲學院的十八位演員將分飾卅個角色,擔任導演的吳興國同時出任宋江一角。部分群戲與武打場面,將可見到搖滾樂團現場演奏歌手周華健創作的流行歌曲,京劇演員要挑戰用本嗓唱和,還要配上嘻哈街舞的身體。 \n 《水滸108Ⅱ》共有〈忠義堂〉、〈羅天大醮〉與〈菊花會〉三幕戲,從宋江群聚好漢、列名排座次的風光場面〈忠義堂〉開始,倒敘出宋江從一介官吏到落草為寇的前塵往事,其中也包含他與前任梁山首領晁蓋的恩怨,因此在〈羅天大醮〉中,宋江將與靈魂重現的晁蓋有番深刻對談。 \n 最後的〈菊花會〉,宋江在酒酣耳熱之際吐露了招安與效忠朝廷的心聲,卻引發出梁山兄弟主降與主戰的分歧聲音,就這樣諷刺回扣到劇首的兄弟忠義之情。張大春說:「所謂的忠義,這兩個字本來就衝突。忠,有投降、效忠之意,但義,卻是革命的、也是假的,你看義肢、義眼、義父,哪個不是假的。」 \n 《水滸108Ⅱ─忠義堂》將於六月十六日至十九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水 滸 故 地 之 美-三關六寨 先打通才准上梁山

    魯西平原之中突兀的矗立著一座丘陵,據說古老的年代,這一帶是一大片溼地,蘆葦、沼澤環繞著這座丘陵,使它成為易守難攻的要塞天險。 \n今天這裡叫做「梁山」,過去它有個更響亮的名字-「梁山泊」。五代到北宋時期,因為黃河在梁山附近的滑、鄆、澶、濮等縣多次決口,溢流的河水彙集在梁山周圍,與梁山西北的巨野澤連成一片,形成了以梁山為中心的巨大沼澤,統稱為梁山泊。 \n解珍、解寶 駐守第一關 \n《水滸傳》第七十八回寫到:「寨名水滸,泊號梁山,周回港汊數千條,四方周圍八百里,東連海島,西接咸陽,南通大冶、金鄉,北跨青、齊、兗、鄆。有七十二段港汊,藏千百條戰艦艨艟;建三十六座雁台,屯百千萬軍糧馬草。」以北宋梁山泊水域極盛時期的規模,這個描寫確實並不誇張。 \n今天的水泊梁山風景區,範圍遍及梁山、青龍山、鳳凰山、龜山,佔地十分廣闊。走一趟梁山才知道,原來綠林好漢也不是好當的,從頭寨一路爬到號令台,已經累得腿幾乎抬不起來,抬頭一看還得下山再上山,才能到英雄聚義的忠義堂,幾乎當場暈倒。據當地人說,現在水滸寨建築的位置,都曾經留有歷史遺跡,可能真是當年山寨的各種碉堡、柵欄、關口所在的位置,或許當年梁山泊一帶真有佔山為王的好漢。 \n水滸傳裡的梁山泊擁有三關六寨,水泊梁山風景區就按照施耐庵的描述,重建了三關六寨。梁山「一關」是木質柵欄,由解珍、解寶兩位頭領駐守。「二關」位在峽谷之間,由插翅虎雷橫把守,這座關卡是邊關哨卡式建築,寨牆和寨門都是大石結構,連接兩側崖壁,長40多公尺,高8公尺。二關右側前方還有一座寬闊的練武場,據說當年梁山好漢們比武、練功、操練都在這裡舉行。 \n聚義廳 天罡地煞會合之地 \n穿過練武場,經過宋江戰船之後沿著左手邊的石階往上走,石階盡頭有一座西臨懸崖的涼亭,這座長方形涼亭取「二人同心其利斷金」之意,名為「斷金亭」;是當年林沖為納晁蓋等七位好漢入夥,火拼白衣秀士王倫的地方。 \n沿著這條路上山,就是坐落在分軍嶺與黑風口的制高點、梁山最高處的「號令台」,是當年梁山義軍查望寨情,向各寨通報信息,出征、收兵的指揮所,號令台主台三層,用棧橋與周圍三個望台連接,東台是巨鑼亭,西台為大鼓亭,南台設信號燈、標誌旗、響箭。號令台建築雄險粗獷,氣勢十足。 \n從號令台幾乎可以俯瞰整座梁山水滸寨,以及前寨的聚義廳,雖然今天梁山四周都是平原良田,卻也不難想像,如果周圍都是沼澤溼地,那這座山寨還真是雄踞天險易守難攻。 \n再往後山走,就是梁山主寨,「替天行道」的大旗和「聚義廳」巨匾同時映入眼簾,它是景區的核心建築,天罡地煞會合之地以及108將大本營座落在此。由演兵場、山門、忠義堂、中廊、回廊棧道、議事房及望樓組成,規模相當龐大。 \n雖然水滸傳是一部小說,當中真真假假,混雜了許多話本、傳說的故事,但是走一趟梁山泊之後,卻幾乎要讓你信以為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