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上訴理由的搜尋結果,共240

  • 社論-有無道理沒關係 反正起訴就對了?

     一九九六年空軍總部營區發生的女童命案,日前發展又生逆轉,台灣高等法院宣判嫌犯許榮洲無罪,理由是罪證不足。當年曾被認定為凶手的江國慶在執行死刑之後,因係自白遭到刑求獲得平反;檢方重新偵辦之後起訴許榮洲。現在法院再以證據不足而為無罪判決,檢方雖然還可上訴三審,但若無罪判決確定,偵辦命案無功而返的檢警單位,又將面臨有被害人而找不到凶手的窘境;此時距離案發,已達十七年了。 \n 本案之中缺乏直接證據,關鍵在於案發之際的搜證不力。當時只憑主觀假設而非客觀證據辦案,鎖定假想嫌犯之後,即以取得自白為能事,為求宣告破案甚至不惜刑求。等到江國慶獲得平反,重啟偵查,已是時移境遷,再憑當時極其有限的客觀證據追訴,自然捉襟見肘,難以說服法院。其實,此次檢方起訴許榮洲,是連最關鍵的一項證據,即沾有女童血跡與嫌犯指紋的犯罪現場木條都已不知去向,也缺乏指紋鑑定報告。法院合議庭特別指出,無法採信事後使用推論做為鑑定方法,認定血跡掌紋與被告相符,加上被告又有智能方面的問題,所為之自白相互矛盾過多,難以採信,因證據不足判決無罪。 \n 我們應先破除思考的盲點。並不能因為不知道其他的人誰是凶手,就要說現在被指控的被告必為凶手,亦不能因為許榮洲無罪之後,凶手是誰缺乏答案,就掉過頭說許榮洲必是凶手。任何人被判斷有罪都該基於客觀的犯罪證據,不能因為他是僅有的或是現存的「墊背可能」就讓他墊背!在確定江國慶冤枉之後,是否退而求其次,不顧證據不足指控許榮洲,值得檢方誠實檢討。國防部軍法主管人員在立法院中承認當年刑事鑑定的結果,血印與江國慶及許榮洲的指紋皆不相符;如果此言有據,檢方何以還要起訴許榮洲,都不免要引起質疑了。 \n 當然,我們或許不能根據十餘年前的辦案手法假設今天檢警辦案的手法還是一樣。許案判決無罪的教訓是科學辦案,根據嚴謹搜證取得的客觀證據,才是最後能將真凶繩之以法的依靠。但我們還要強調,法務部必須在政策心態上從事另一項必要的調整,才能真正扭轉過去不依靠客觀證據辦案的錯誤習性─我們以為評價檢察官辦案績效的內部標準,不能只以要求起訴為能事,必須改弦易轍才能徹底改變積習,提高起訴的定罪率。 \n 舉例來說,現有的制度不無問題,檢察官的考績與升遷,在相當程度上取決於辦理重大案件,而且重要的指標是起訴與否。檢察官都知道,內部評價系統中,不起訴需要向內部交代理由,起訴則不必,起訴的評價遠高於不起訴。檢察官敗訴若不上訴,受負面評價,若是上訴即使被駁回,也不受負面評價。問題就出在這裡,檢察官起訴有無道理,都受到肯定;不起訴即使有道理也不能得到相同的評價。制度只提供誘因讓檢察官起訴及上訴,卻不必就無理由的起訴或上訴負擔內部責任,檢察官當然會以起訴及上訴為能事,寧可碰運氣也不必考慮理由明顯不足的起訴或上訴有何後果,如此既浪費國家司法資源,也折磨被告,更大的遺憾則像江國慶案或許榮洲案一樣,可能冤枉了無辜,卻沒有辦法找到真正的罪犯繩之以法,還社會公道! \n 試就拿許案來看,假如最後是無罪確定,且不去說國家要不要提供冤獄賠償,但問原來起訴及上訴的辦案人員,會被追究內部行政責任或受到一定的檢討嗎?大概不會,至少目前沒有制度性的肯定答案。那又怎能確保檢方會用不起訴的方法來督促警調人員依照科學方法以及客觀證據辦案呢?又怎麼防止同樣的情況於未來又再發生呢?在內部考績升遷制度上,若未納入無理由的起訴或上訴應受負面之考評乃至應該負擔行政責任的辦法,期待刑事訴訟、特別是重大刑案將會普遍提升科學辦案的品質,恐怕會是緣木求魚。 \n 我們希望許案判決無罪之際,法務部及檢察體系不要只思必須趕緊上訴,也不要只是考慮此一亡羊補牢可能為時已晚的案件該如何重啟調查,而是能從行政考評的制度調整從事整體檢討,有效建立檢警調體系養成科學辦案習慣的制度誘因,才是痛定思痛、對症下藥解決問題的不二法門。

  • 終審辯生死 吳敏誠3逃極刑

    終審辯生死 吳敏誠3逃極刑

     台灣有史以來首次終審「辯生死」的吳敏誠殺人死刑案,最高法院審理後認為,被告是「活生生的人」,高院未經「科刑調查」,檢視吳是否「情可憫恕」,就將他判死,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十日第三度撤銷死刑判決,發回高院更審,讓吳暫時逃過一死。 \n 合議庭也指出,士林地檢署檢察官對一審判決不服,提出的上訴理由書,全部抄判決書內容,也沒有具體指出判決有何違誤、量刑有何不妥,根本不符合《刑事訴訟法》規定;如果檢方上訴不合法,那高院就不能作出比無期徒刑更重的判決,否則有違「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 \n 這項見解未來可能會讓法院以「檢方上訴不合法」、「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的理由,讓吳敏誠無期徒刑定讞。士林地檢署則表示,當時是依法上訴,尊重最高法院看法。 \n 死者黃瓊瑤家屬昨得知後,透過律師表示,將吳敏誠判死合情合理,如果法院改判無期徒刑,吳獲假釋後,家屬都會活在恐懼中,希望法院可以還給她們一個公道。吳的律師尤伯祥則對結果表示肯定。 \n 吳敏誠十九年前因細故殺害前女友,自首減刑服刑三年半獲假釋;出獄後與安親班老師黃瓊瑤交往,九十八年底吳不滿黃女要求分手,持槍在安親班前槍殺黃女致死。 \n 本案除一審判被告無期徒刑外,高院歷經更審,三次審理過程中,合議庭共有九名法官,都以吳草菅人命,有與社會永久隔離的必要,判他死刑。 \n 全案上訴後,最高法院採「死刑辯論」新制,召開辯論庭,檢辯雙方針對判死「量刑標準」、檢方上訴有無違法,展開激辯,並讓被害人家屬當庭陳述。 \n 最高法院審理後認為,科處死刑的案件,應審酌有利與不利被告的因素,逐一檢視、審酌,以類似「盤點存貨」的縝密思維,具實詳予清點,讓被告以「活生生的社會人」而非「孤立的犯罪人」面目呈現,否則就不符憲法要求,限制人民基本權利應遵守的「比例原則」。

  • 蘇治芬涉收賄案 無罪確定

     纏訟四年多的雲林縣長蘇治芬被控向璟美垃圾掩埋場、長庚醫院雲林分院工程包商收賄案,最高法院認定本案並沒有妥速審判法規定上訴第三審理由,十日駁回檢察官上訴,判決無罪確定。 \n 雲林縣議會前副議長沈宗隆、雲林縣府社會處長丁彥哲、雲林工策會總幹事陳勇兆及被控行賄的營造商妻子陳佳凌等四名同案被告,同樣獲判無罪定讞。 \n 蘇治芬在一、二審都獲判無罪,依速審法規定,除非判決有違憲、違反判例或違反司法院解釋等情形,否則不得上訴第三審。最高法院昨日就是認定檢察官的上訴,根本沒有速審法規定可上訴第三審的理由,從程序上逕行駁回。 \n 蘇治芬在本案偵查中,曾被羈押十一天,獲判無罪確定後,可依刑事補償法規定,聲請冤獄補償金。 \n 蘇治芬被控九十五年擔任雲林縣長期間,璟美公司為取得垃圾掩埋場運轉許可證,透過營造商葉安耕向蘇治芬行賄五百萬元,但蘇請副縣長林源泉退還。璟美公司後來二度行賄,蘇治芬的心腹陳勇兆多次向葉取款,雲林縣府後來就核准垃圾場許可。 \n 檢察官另指控雲林縣府主管長庚雲林分院發照權,時任副議長的沈宗隆向蘇治芬請託要求包商葉安耕給六千萬元賄款,藉以換取與國民黨議員的和諧關係,經討價還價後,以一千八百萬元成交。 \n 其中一千六百萬元由沈拿走、兩百萬元由陳勇兆取走。時任副縣長室主任的丁彥哲被蘇治芬授意介紹沈、葉認識。相關人士都被依貪汙罪起訴。 \n 案經一、二審均以蘇治芬沒有收賄等,判決蘇治芬等人均無罪。

  • 張志文改判無期刑 去年假釋出獄

     法務部去年十二月槍決六死囚,再度引發死刑存廢問題,人權團體呼籲廢除死刑和「槍下留人」。回顧歷年執行死刑中,僅有五起罕見「槍下留人」實例;其中僅張志文被改判無期徒刑定讞,並在去年五月假釋出獄「死裡逃生」,其他四人最終難逃國法制裁,均已槍決伏法。 \n 死刑定讞的案件,法務部長簽准死刑執行令,依法三天內要執行,因此被批准執行死刑的死囚,在臨槍決前仍能「槍下留人」的例子,相當罕見。 \n 這五名一度「槍下留人」的死刑犯,分別是黃松鑑、陳訓志、劉奇訓、張志文、鍾德樹,最短只拖兩天,最長的是鍾德樹,共拖了四年三月又四天。 \n 黃松鑑殺人案,法務部前身的司法行政部五十八年九月十七日令准執行死刑,黃槍決前指公設辯護人在最後事實審理時,未為其辯護。執行檢察官審閱筆錄發現筆錄只記載「公設辯護人辯護,如前次辯護意旨」,而前次辯護意旨,是另位公設辯護人製作,認為程序違法,遂暫停執行,並提起非常上訴,但仍遭最高法院駁回,黃在十月廿六日槍決。 \n 殺人犯陳訓志,法務部八十四年三月廿一日簽下死刑令,陳在臨刑前喊冤說未接獲判決書,且有不在場證據,法院未詳查;檢方當下決定暫緩執行,連夜調卷,確認程序無瑕疵,兩天後再執行死刑。 \n 前雲林縣議員劉奇訓殺人案,法務部八十五年六月十五日批准執行死刑,檢方執行槍決前發現劉曾聲請再審,報請法務部審核後暫緩執行。之後劉一再抗告,並聲請非常上訴卅次均遭駁回,八十六年二月廿七日槍決。 \n 張志文因盜匪案判死刑,法務部九十年四月二日簽下死刑令,當時檢察總長盧仁發發現張所犯的是唯一死刑之罪,依規定應強制辯護,但案卷中卻無辯護書狀,違背法令,決定「槍下留人」,兩度提非常上訴;張因此獲更審改判無期徒刑確定,已於去年五月假釋出獄。 \n 犯下幼稚園縱火案的鍾德樹,法務部九十五年十一月卅日批准死刑,原本當天就要槍決,但因律師早在兩周前以聲請閱卷為由,調走卷宗,被迫暫緩執行,至前年三月四日才伏法。 \n 鍾等待槍決期間,曾四度聲請釋憲、卅七次非常上訴,均創司法紀錄;就連前年三月四日槍決當天,鍾都三度遞狀聲請非常上訴,雖經駁回,但律師卻拒收,希望造成程序瑕疵,再度「槍下留人」。 \n 不過檢察總長黃世銘在臨刑前一刻,駁回非常上訴,並打電話給執行檢察官,指示將駁回理由當面告知鍾,並記明筆錄後依法執行。

  • 社會傳真機-洩洗錢情資案 葉盛茂提上訴

    針對前調查局長葉盛茂涉漏艾格蒙洗錢情資給扁,高院日前判決葉徒刑一年四月,外界傳聞「葉盛茂未上訴,致全案定讞,葉恐再度入獄」,葉盛茂昨天鄭重澄清此事與事實不符,強調他為了自己清白而積極努力,該案已提起上訴,堅信司法能還他公道。葉盛茂說,該案經高等法院判決後,他已於十月五日的法定上訴期間內,具狀向最高法院聲明上訴,並陸續於十月十六日及廿二日提出上訴理由狀,該案是合法上訴,目前尚未判決確定。

  • 對美特種鋼雙反案 WTO駁回大陸上訴

     中美兩大經濟體貿易戰場擴大;世界貿易組織(WTO)18日駁回中國宣稱對美特種鋼徵收雙反稅合理的上訴,美國也宣布對中國進口的硬木和裝飾用膠合板發起雙反調查,考慮徵收報復性關稅。 \n 美國2010年向世貿投訴中國對自美國進口的特種鋼徵收反傾銷和反補貼稅,違反相關規定;世貿專家組今年發表報告支持美國;中國提出上訴,18日卻遭慘敗。 \n 世貿駁回中國關於特種鋼的上訴,表示中國上訴理由是認為世貿專家組在爭端中錯誤理解與運用反傾銷等協定,但世貿確認專家組的調查結果,裁定中國敗訴。特種鋼是電力工業重要軟磁材料,主要用於變壓器、整流器等。 \n 當天美國政府也宣布對從中國進口的硬木和裝飾用膠合板發起調查,美國懷疑這些產品得到中國政府不公正補貼,並以遠低於市場平均價格在美傾銷;中國每年向美國輸出超過6億美元此類產品,這些產品可能將面臨被徵收報復性關稅的危機。 \n 這項調查由美國硬木膠合板公平貿易聯合會遊說推動,該組織目前希望美國政府對中國產品徵收超過300%的雙反稅。但一些零售商警告如採雙反措施,將導致產品價格上漲並對供應鏈產生負面影響,令整體產業受損。

  • 最高法院的救援投手?

     纏訟二十餘年的蘇建和案,即將在月底宣判。 \n 依照《速審法》第八條的規定:案件繫屬超過六年,最高法院三次以上撤銷發回者,如果高等法院三次判決無罪的話,檢察官就三振出局,不能上訴。因此輿論普遍預期,本案再審程序高院第三次宣判無罪後,全案即可確定。屆時輿論搞不好還會把蘇案的無罪確定歸功於《速審法》,證明司法院高瞻遠矚,政績斐然。可見得司法院購買置入性行銷的廣告宣傳,確實具有催眠洗腦的效果。 \n 先溫故知新一下。民國八十年,檢察官起訴蘇建和等人共同強盜殺害吳銘漢夫婦,歷經地院、高院及最高法院審理,一路走來,「死」終如一。隨後辯護律師和人權團體集結聲援,時任法務部長的馬總統拒絕批准死刑執行,檢察總長三度提起非常上訴,均遭最高法院駁回。最高法院甚至在八五年三月三十一日,破天荒的由四十多名刑庭法官召開記者會,提出書面報告,支持蘇案的死刑判決正確無誤,集體背書。 \n 最高法院擺出偌大陣仗,連從未參與審判的法官也出面聲援同僚,可惜人數很多,但是迴響很少;官位很高,但是評價很低。即使死刑定讞,但是宥於輿論壓力,三名死囚成為司法的燙手山芋,只好改依再審途徑救濟。 \n 再審程序中,高院首度判決無罪,但是檢察官卻又不服而上訴,最高法院撤銷發回;於是高院改判死刑,結果換成被告上訴,最高法院還是撤銷發回;後來高院二度判決無罪,檢察官又繼續上訴,最高法院繼續撤銷發回;如果高院三度判決無罪,檢察官即不得上訴而確定。 \n 《速審法》的立法理由說明:「檢察官、自訴人歷經多次更審,仍無法將被告定罪,若仍允許檢察官或自訴人就無罪判決一再上訴,被告因此必須承受更多之焦慮及不安,有礙被告接受公正、合法、迅速審判之權,與『無罪推定原則』相悖」云云。這種官樣文章,只是搬弄法律名詞,欺騙百姓的作文比賽。如果檢察官真的無法將被告定罪,就算提起上訴,最高法院難道不能駁回檢察官上訴,讓全案確定嗎?難道「無罪推定原則」只適用一、二審,最高法院不能適用嗎?或者反過來說,既然全體刑庭法官開會認定有罪,那麼再審程序判決死刑之後,最高法院還是撤銷發回,又是為的哪樁?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只會推卸責任,橫豎就是一招:撤銷發回! \n 人命關天的司法判決,卻被《速審法》搞成像是集點換Hello Kitty的荒謬劇碼,必須蒐集三次無罪判決才能解套。眾所矚目的指標案件,竟然必須由下級審替最高法院埋單,不覺得丟臉嗎?法律爭議的終結者卻只會打假球,最後還要派三個救援投手上場,那要最高法院幹嘛?除了法院組織臃腫肥大,法官員額全球最高之外,有什麼值得說嘴的? \n 台灣媒體所認知的司法議題,大概就僅止於Makiyo或是性愛淫照的膚淺內容而已,輿論對於司法政策的貧乏思考,非常輕易地就會將蘇案的無罪確定解釋為「受惠於速審法」。其實真正受惠的不是別人,就是缺乏擔當,逃避檢驗的最高法院!當然,立場搖擺,前後矛盾的檢察官,一會兒要「就地正法」、後來又要「槍下留人」,等到再審判決無罪之後,卻又堅持提起上訴,像這種葉公好龍,莫名其妙的檢察官僚,也是混水摸魚的哥倆好。 \n 最高法院不是不辦,是檢察官沒有上訴;檢察官不是不上訴,是受限於《速審法》規定所致。反正「官」字兩個口,能奈他何?我並不確定蘇建和等到底有沒有強盜殺人?但我非常確定,最高法院才是親手血刃司法公信力的元凶。 \n 如果三度判決無罪,蘇建和等的纏訟解脫、最高法院的夢魘終結,只有台灣司法,還在習以為常的撤銷發回中掙扎求生。不過,萬一高院改判有罪,那怎麼辦?還是老招:撤銷發回!(作者為台中地方法院法官)

  • 查三公經費 記者被怪找麻煩

     港媒駐湖南記者廖紅波今年3月向湖南寧鄉縣玉潭鎮政府申請「三公消費(公務接待、公務用車、公款旅遊)」資訊,卻遲遲未得到回覆,還被官員怒斥他這是在「給政府找麻煩」。廖紅波於是一狀告上法院,但日前法院一審判決以申請理由不成立,駁回其訴訟請求。 \n 陸媒報導,廖紅波出身於湖南湘潭,3月受邀為《湖南小康年鑒》撰寫文章。他說,由於寫作需要三公資料,便先後向寧鄉縣灰湯鎮政府、玉潭鎮政府分別提出申請,要求公開2011年、2012年三公消費。不過,對方在收到申請15個工作日後仍未給予答覆,於是廖紅波率先將灰湯鎮告上法庭,法院立案後,灰湯鎮政府向其公開資訊,但玉潭鎮政府仍遲遲未予答覆。 \n 玉潭鎮拒絕提供資料 \n 之後,寧鄉縣人民法院8月21日作出一審判決:玉潭鎮政府收到申請後,消極迴避,違反了《政府資訊公開條例》中「15個工作日內答覆」的規定。同時,認定廖紅波的申請理由不成立,駁回其訴訟請求。對此,廖紅波表示,「我會上訴」。 \n 廖紅波指出,在起訴之前,對方對他的申請毫不理睬,一名鎮政府官員甚至告訴他:「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事情」,有的鎮政府官員認為他在「給政府找麻煩」,「如果老百姓都來問東問西,政府啥事兒都幹不成了。」 \n 估地方赤字多 懼公布 \n 針對他的訴訟,玉潭鎮政府回應說,廖紅波不是在寧鄉縣生活的公民,也不是科研人員,申請索取的資訊與廖紅波自身的生產、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無關。同時,玉潭鎮政府稱廖紅波的身分「虛構」,索取「三公經費」資訊的用途屬於「謊言」。 \n 玉潭鎮政府黨政辦公室主任李志光表示:「本地老百姓需要的話,我們會公開。履行我們的義務,這是應該的,但是超出我們的義務之外,我們不會公開,也沒有必要公開。」但廖紅波的代理律師張華認為,「這個理由不成立,法院沒有審查鎮政府是否應當公開『三公經費』資訊,卻只審查申請人的資格問題。」 \n 大陸國務院去年5月要求地方政府公開「三公經費」,但當年只有北京、上海、陝西以及成都、廣州等少數城市予以公開。對此,廖紅波認為,基層政府對財政支出的管理極不規範,超支現象嚴重,因此不敢對外公開。

  • 二審駁回檢上訴 Ma、友寄傷害罪緩刑

     藝人Makiyo與友寄隆輝酒後毆傷運將林余駿案,台灣高等法院一日二審宣判,合議庭同樣認定兩人沒有重傷害的故意和結果,駁回檢察官上訴,維持原判;依普通傷害罪判友寄有期徒刑一年,緩刑四年。Ma有期徒刑十月,緩刑三年,期間交付保護管束。檢方如不服,還可上訴。 \n 如果檢察官不上訴,Makiyo和友寄隆輝就此緩刑確定,將由檢方斟酌如何執行保護管束,日本籍的友寄可能以驅逐出境替代;但Ma媽已替Ma申請到中華民國身分證,雙重國籍的她須留在台灣。 \n 合議庭指出,依病歷的彩色頭部照片,發現林余駿頭皮沒有任何破皮出血痕跡;且友寄行凶也只不到一分鐘,甚至有阻止Ma踩踢林,難認兩人有重傷害犯意。 \n 判決書指出,檢察官主張兩名被告都是犯重傷害未遂,又認為被害人傷害到「嚴重缺損」程度,已有矛盾;加上林余駿的傷勢也沒有達五官、肢體或生殖失能的「嚴重缺損」法定要件,合議庭認為檢察官上訴沒有理由,仍維持原緩刑判決。 \n Ma是在二月二日夜間跟友寄隆輝和湘瑩(王湘瑩)、曾慧瓊(ㄚ子)酒後搭計程車到寒舍艾美酒店,因運將林余駿不願照她的意思開快車,憤而要換車並阻止湘瑩付車費,運將自衛誤觸她的右肩,引發衝突;友寄見運將下車和Ma理論,護花心切出手把林撂倒,還和Ma輪流踹人,造成林腦震盪、胸部挫傷,送醫急救。

  • 梁鄭:一定會提上訴

     台北市議員林瑞圖指控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梁文傑、桃園縣黨部主委鄭文燦,去年接受賭場大亨陳盈助招待,到澳門賭場喝花酒,梁文傑與鄭文燦憤而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林瑞圖賠償與登報道歉,但遭法院判決敗訴。梁文傑表示尚未收到判決書,還不清楚法官是以何種理由判決敗訴,待讀過判決書後,將提上訴,鄭文燦也表示一定會上訴。 \n 鄭文燦與梁文傑均表示,對法院僅憑江姓證人的片面之詞,就認為林瑞圖有盡到查證的義務,他感到很遺憾,收到判決書後,一定會提出上訴。鄭梁兩人都強調不認識也沒跟陳盈助接觸過,更沒接受他招待。 \n 梁文傑指出,陳盈助親自作證時強調從不認識梁文傑,更沒有招待梁到澳門賭場喝花酒或贈送籌碼,若法官僅採信江姓男子證詞就認定林瑞圖經過合理查證,有相當理由足堪認定為真實,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n 梁文傑表示,他將在收到判決書後提出上訴;至於刑事及他和林瑞圖仍纏訟中的數起官司,仍持續進行中。

  • 王令麟 下周刑滿出獄

     東森國際董事長王令麟因力霸案偽造文書罪,被判刑定讞入監服刑,但王對檢方認定還剩廿天刑期有爭議,認為只剩十九天,日前向高院聲明異議,但遭到駁回,王確定在本月十八日刑滿出獄。 \n 王令麟在入監前,曾透過部落格強調他在台開遠倉案中沒有不法利益八億,股東權益沒有受到損害,沒有一分一毫流入他口袋,但因王不得上訴,因此能否繼續尋求法律救濟,須視高檢署是否上訴而定。 \n 高檢署日前收判後,以部分判決理由認事用法不當,已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所以暫時解除了王必須面對再度入監服刑的窘境。這對王令麟而言,算是個好消息,暫時不用擔心案件再被判刑定讞入監的情況。 \n 另王令麟胞妹王令楣因偽造文書罪,應執行徒刑一年三月,得易科罰金,須繳納四十萬五千元罰金;檢察官已通知她下周到案執行,繳清罰金。

  • 高檢署反嗆最高院未詳閱 判決粗糙

     民間司改會昨批評台灣高檢署上訴三審竟然不寫理由,還質疑法務部對所揭露違失案例護短,台高檢隨即駁斥司改會指控,表示上訴狀詳列理由、具體指摘,反指最高法院未詳閱上訴書直接駁回,更以罕見強硬文字批評最高法院「判決品質之粗糙,令人遺憾!」 \n 法務部也指出,司改會先前公布九件個案,經台高檢調查,認定兩件承辦檢察官確有違失,已交所屬檢察署視情節議處,另三件由監察院調查中。 \n 台高檢回應反批司改會嚴重混淆社會視聽、完全不負責任,並指出該起保險業務員涉欺瞞民眾誘騙轉換保單騙取佣金案,判決無罪的二審認定民眾要保書內選項為親自勾選而非被告偽造文書,但台高檢認為該判決未說明理由與判斷依據,以判決不備理由提起上訴。 \n 台高檢強調,檢察官在上訴書中詳列理由,不料最高法院未詳閱上訴書,即認定未敘述理由駁回;且該名被告一行為觸犯偽造文書、詐欺,屬裁判上一罪的關係,但最高法院卻將兩罪切割處理,以未敘述理由駁回偽造文書,再以詐欺不得上訴三審為由,其判決品質之粗糙,令人遺憾。

  • 前嘉市警局長程文典 收錢無罪

     國內史上規模最大的官警貪瀆案周人蔘電玩弊案,高院日前更四審宣判,判處前板橋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洪家儀、電玩大亨周人蔘十二人有罪。但台灣高檢署認為判決違背法令,針對洪家儀圖利罪部分,以及高燦鴻、林政男、林文彬三名無罪官警提起上訴。 \n 前台北市警局督察長陳衍敏、前嘉義市警局局長程文典等兩名判決無罪的高階警官,因從更二審至更四審,已連續三次獲判無罪,依刑事妥速審判法規定,檢方不得再上訴最高法院,兩人因此無罪定讞。 \n 但弔詭的是,高院更四審認定,程文典確曾收受周人蔘交付的金錢,因程文典當時的職務無法直接查緝周人蔘台北的電玩店,只能算周人蔘「主動」送錢給程花用,才判無罪,並受惠速審法,獲無罪定讞,形成「高官收錢,竟判無罪」的奇特現象。 \n 高檢提上訴的前檢察官洪家儀,與陳衍敏、程文典一樣,都連續在更二審、更三審獲判無罪,但洪在更四審被依修正前的「包庇常業賭博罪」改判一年,洪因此與陳、程境遇大不同。 \n 由於賭博罪屬二審定讞案件,洪家儀不能上訴,原本須入監服刑,但高檢署提出上訴後,官司形同未確定,讓年逾八旬的他,暫時免去立即入監服刑命運。高檢署認為,檢察官原本起訴認定洪的犯行涉及圖利、洩密、賭博三罪,彼此有牽連,判決未論究圖利罪部分,該提起上訴。 \n 前松山分局巡佐林政男,被控自八十三年至八十五年,透過女友連玉琴向周人蔘收錢兩年多,一審曾被重判廿年,但更四審認定他當時職務管不到周的電玩店,把周要他打點其他官警的賄款中飽私囊,不構成違背職務收賄罪,高檢認為林和北市警少年隊的高燦鴻與林文彬無罪理由,違反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判決違背法令,均提起上訴。

  • 僅1人控收賄 翁重鈞判無罪

     立委翁重鈞被控在台肥釋股案收賄兩千五百萬元,高院更二審六日宣判,認為全案只有前新瑞都大股東蘇惠珍一人的指控,沒有其他相關證據佐證,昨日仍判決翁重鈞無罪。 \n 本案檢察官還可以再上訴,但根據《妥速審判法》的嚴格標準,如果二審維持一審無罪判決,除非檢察官能以判決適用法令牴觸憲法、違背司法院解釋或違背判例其中一個理由上訴,否則就不能再上訴。 \n 翁重鈞被指控收賄主要是根據蘇惠珍指述他,在八十七年擔任立院經濟委員會委員期間,收受劉泰英白手套李明哲的賄賂,放行台肥第二階段釋股案,讓台肥民營化,購買新瑞都的股票。 \n 但從一審到昨天更二審,合議庭都認為除了蘇惠珍的證詞,沒有其他證據足夠證明翁重鈞不法收賄,不能憑蘇一人指述將翁定罪,判決翁無罪。

  • 扭曲變形的「無罪推定」

     日前,羅福助遭最高法院判決四年有期徒刑確定後,未依通知到案執行,社會輿論批評檢警監控不力,致使羅棄保潛逃。無獨有偶,前立委江連福也因賄選遭有罪判決確定後,日昨傳出「神隱」。檢察官則在媒體關注的壓力下「迅速」拘提、通緝,聊勝於無的粧點塗抹一番。就和其他判刑確定,潛逃海外的政商巨室一樣,老百姓早就看穿司法體系的顢頇無能,這一幕幕按表操課的司法大戲,除了暴露司法正義的殘破不堪之外,根本無法激發同仇敵愾的社會共鳴。 \n 雖然,輿論都把矛頭指向檢警監控不力,更有論者主張應該修改刑事訴訟法,改採「有罪羈押」才能避免遺憾重演。然而這種主張,輕易地就把問題推給「法律制度缺失」,完全忽略司法實務的習焉不察的錯誤思維,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否則為什麼在台灣反覆重演的司法醜聞,在其他法治先進國家卻聞所未聞?難道美國的罪犯都會自動到案,接受執行?難道美國沒有劉松藩、曾正仁、王玉雲、陳由豪和羅福助、江連福嗎? \n 台灣社會對司法政策的討論極其貧乏,以致社會對於司法正義的唯一認知就是「無罪推定」,彷彿「無罪推定」就是刑事司法的唯一真理。而論者對於「無罪推定」的詮釋就是:在「判決確定」前,被告都享有「無罪推定」的利益,基於人權保障的理由,除非具有羈押原因,否則不應繼續羈押。但是,這種望文生義的理解,完全無視於審判程序的嚴肅意義,悖離法治先進國家的司法實務標準,顯然錯誤!尤其可議的是,不但老百姓遭受誤導,即使職司審判的法官,就此根深蒂固的錯誤觀念,始終因循舊例,無力掙脫,令人感慨。 \n 「無罪推定」的原則就是規定法官心證形成的優先次序:先假設被告無罪,因此檢察官應就被告犯罪事實負責舉證。倘若檢察官舉證不足,無法排除無罪的「合理懷疑」,被告即得享有「無罪推定」的利益;但是如果檢察官舉證充分,足以說服法官,被告無罪推定的「假設」既然經由公開審判的「反證」予以推翻,就算被告不服判決繼續上訴,也不能再以「無罪推定」為理由,主張不受羈押。之前台灣駐美代表劉珊珊的案例,不就是最好的例證嗎? \n 大法官釋字第六六五號解釋認為:不得僅以被告涉犯重罪之嫌疑,即據為羈押被告之理由,仍應考量有無羈押必要,否則無異係刑罰之預先執行,違背無罪推定原則等語。大法官明明是針對「偵查中羈押」的要件所為闡釋,但是法官往往任意擴張解釋,甚至已經審判程序認定有罪,判處重刑的被告,法官竟也以此為由准許交保。一方面義正詞嚴指摘被告罪證確鑿,一方面又說被告享有「無罪推定」,其價值之錯亂混淆,令人匪夷所思,舉世罕見。 \n 不過,法官之所以如此,問題的關鍵還是:台灣司法的畸形怪狀,第一審是「事實審」、第二審也是「事實審」、第三審還是「事實審」!尤其最高法院向來「撤銷發回」的病態,使得犯罪事實的認定可以翻雲覆雨,久懸不決。被告則仗恃著「無罪推定」的錯誤觀念,繼續逍遙鬼混。而司法院強力推銷的「妥速審判法」,非但不思矯正,反而以此認定被告「飽受訟累,酌予減刑」,簡直莫名其妙。最高法院就是以此認定羅福助案審理長達十年,侵害其速審權,依法予以減刑,不是嗎?如今再對照羅福助棄保潛逃的強烈反差,司法高官之禍國殃民,實在令人齒冷! \n 這種「輕賤一審、紊亂二審、膨脹三審」的荒謬人事政策,司法院依舊無視錯誤,封官賞爵,繼續增員最高法院。所以呢,羅福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只要有這種司法院的話。 \n (作者為台中地方法院法官)

  • 黃春明案 檢上訴建請二審判無罪

     成大副教授蔣為文控告作家黃春明公然侮辱案,因台南地院法官鄭銘仁判決主文和內容有誤,台南地檢署昨天正式向台南高分院上訴,檢察官認為黃春明是正當防衛,建請二審法官判黃無罪;蔣為文則表達反對意見,強調此案如果判無罪,刑法公然侮辱罪就應該刪除了。 \n 檢察官蘇榮照在上訴書中表示,台南地院法官鄭銘仁,既然已經在判決理由中點出,黃春明以「操他她的X」、「會叫的野獸啊,操你媽的X」等兩次言詞,其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分論併罰,但判決主文,卻僅為單一犯罪之記載,顯有矛盾和違失。 \n 此件公然侮辱案,檢察官也不認同鄭銘仁所認定的是構成二次妨害名譽罪,黃春明是在同一演講場所,與蔣為文發生言語上爭執,在演講結束前,先後以言語辱罵蔣,時間至為緊接,難以切割,被告行為應屬接續犯,應論以一罪。 \n 檢察官也認為法官的判決,在適用法律上,明所違誤,檢方點出,刑法第三○九條第一項之罪,法定刑為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再依刑法施行法第一條規定,罰金為摘高為卅倍計算,法院僅能論處罰金九千元,判處一萬元,顯然有誤。 \n 檢方更認為,被告是知名台灣作家,因見蔣為文的海報上寫有「可恥」,口出不雅言語,衡諸常情,被告僅在發洩心中不滿之情,而非蓄意攻擊侮辱蔣,蔣在黃的演講會場喧鬧,適當反擊遏止鬧事,防衛尚屬合宜,自訴人自招危難於前,被告反擊後,被告縱有不雅言論,亦可阻卻其責任,建請二審法官判被告無罪。 \n 另外,蔣為文因台灣語文測驗中心,刊登在成大網頁首頁的林志昇、政治受害者楊金海演講、全民台語認證等訊息,近日全遭校方刪除,昨天早上率多名助理,前往成大校長黃煌煇的辦公室前抗議,要求校長回應,否則不排除採取更激烈的抗爭行動,校長並未出面回應。 \n 主任祕書陳進成強調,因活動資訊,若登載在學校網頁,有造成學校違反教育基本法「第六條:教育應本中立原則。學校不得為特定政治團體或宗教信仰從事宣傳」之虞,任何人不應以意識形態把校園當作政治舞台。

  • 羅福助:將提起非常上訴

    前立委羅福助昨獲悉判決結果後發表聲明,表示還沒有收到判決書,不知道上訴理由為何遭駁回,對最高法院判決「深感遺憾」!羅福助並指出,對此案仍會極力尋求法律最後救濟途徑,提起非常上訴及再審。

  • 嘉市議長賄選判刑 上訴遭駁回

     嘉義市議會議長選舉賄選案,一審被判刑四年六個月、遞奪公權三年的議長林承勳,台南高分院廿一日駁回上訴;至於一審也被判刑三年六個月、遞奪公權二年的議員張敏琪,則因罪嫌不足改判無罪。但此案仍可上訴。 \n 二審合議庭指出,被告林承勳委託獲免刑的汙點證人李進安及戴俊郎,向有投票權的議員傅大偉行賄被拒,由於李、戴兩人指證歷歷,加上又有消費簽帳單、行動電話通聯紀錄可供佐證,犯行明確。 \n 至於張敏琪被控賄選,則因僅有傅大偉一人指證,檢方並沒有補強其他證據,事證稍嫌不足,因此改判無罪。 \n 九十九年三月一日林承勳經嘉市議員投票,以一票之差險勝尋求連任的蔡貴絲登上議長寶座,但隨即爆出賄選案被羈押,後來因病交保就醫後,目前仍停職中。 \n 案經嘉義地檢署依違反選罷法起訴後,嘉義地院認定林、張兩人罪證明確均判有罪,但建商李進安、戴俊郎則因改列汙點證人適用證人保護法判處免刑。此案上訴二審後,僅張改判無罪,其餘上訴駁回。 \n 對於上訴遭駁回,因案停職的議長林承勳手機始終關機,委任律師蔡碧仲代為發言表示,針對應行調查證據,二審法官並沒有調查,提供對於被告有利的新事證,要求召開辯論庭等要求,也未被院方所接受,上訴遭駁回,將待收到判決書後,針對判決瑕疵,檢具新事證與理由,上訴三審。

  • 警員撞癱騎士 判790萬國賠

     男子張王騰前年騎機車遭竹市警員開警車撞上,造成下半身癱瘓,肇禍警員日前已被判有期徒刑六個月,張男據此提起一千五百萬元國賠。新竹地院認為市警局需負六成過失責任,判賠七百九十萬元,全案仍可上訴。 \n 市警局長張永仰表示,待收到判決書,依肇事發生原因及法官判決理由後,再研究是否上訴。不過,市警局會站在被害人立場考量,若肇事員警真有錯,絕不會堅持上訴。若不上訴,賠償金則會簽呈予市政府,以第二預備金支應。 \n 判決書中指出,被害人張王騰前年七月間上午騎車直行竹市光復路二段時,東勢派出所警員邱啟清駕駛警車突然右轉東園街,張男閃避不及撞上,造成胸椎爆裂性骨折,下肢體永久性癱瘓。

  • 社會傳真機-二審開庭 張鏡湖還是要離婚

    文化大學董事長張鏡湖和妻子前立委穆閩珠的離婚官司案,高等法院十四日開庭審理,張鏡湖認為穆要求駁回離婚的上訴沒有理由,希望法官還是判准雙方離婚。張鏡湖和穆閩珠的離婚案紛擾多時,一審認定,穆閩珠將兩人在夏威夷銀行聯名帳戶內三百四十萬美金、約一億兩百多萬元台幣的存款領光,這是她背叛張鏡湖,構成難以維持婚姻的重大事由,判准兩人離婚。穆不服判決上訴,高院昨日上午首次開庭,因雙方要求不公開,歷時四十多分鐘結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