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下一波藝術節的搜尋結果,共11

  • 「南國悲歌:柬埔寨安魂曲」紐約下一波藝術節演出

    台灣藝術表演團體躍國際!文化部跨域合創計畫補助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與多國共製「南國悲歌:柬埔寨安魂曲」(Bangsokol: A Requiem for Cambodia)音樂節目,12月15、16日受邀於紐約布魯克林音樂院(Brooklyn Academy of Music, BAM)下一波藝術節(Next Wave Festival)舉行美洲首演,呈現新南向政策文化交流計畫成果。 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柬埔寨生活藝術中心(Cambodian Living Arts, CLA)、布魯克林音樂院(BAM)及墨爾本藝術中心(Arts Center Melbourne)跨國共製「南國悲歌:柬埔寨安魂曲」,結合西方交響、合唱、柬埔寨傳統音樂、劇場及多媒體影像呈現,內容以柬埔寨1970年代紅色高棉大屠殺事件為背景,回顧並紀錄歷史,進而期許世界和平,一同追求轉型正義的精神不言可喻。 本製作邀集柬埔寨、美國、澳洲及台灣等國藝術專業人士合作,包括兩位紅色高棉倖存者:作曲家Him Sophy、電影導演Rithy Pahn,美籍作詞者Trent Walker、澳籍舞台導演Gideon Obarzanek等人,以及結合了柬埔寨傳統民音團、大都會樂團以及台北愛樂室內合唱團的演出團隊陣容。 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與柬埔寨生活藝術中心合製節目,堪稱是台灣新南向文化交流大型計畫的開路先鋒,在各方資源協助下竭盡所能共同完成此一作品。在音樂作曲、影像創作及舞台設計等大致抵定時,台北愛樂克服了語言、行政及文化差異各種難題,迎接了來自世界各國逾50人的創作及演出團隊到台灣進行為期近2週的排練及預演,為「南國悲歌」一劇至世界各國重要劇場及藝術節演出前做好萬全準備。 「南國悲歌」世界巡演另一特殊之處,是秉持著跨國共製的精神,除了固定成員柬埔寨傳統民音團及台北愛樂室內合唱團,至各國演出時邀請當地樂團加入陣容,有助接地氣增加觀眾認同,也宣揚愛與和平四海一家的理念。台北預演時由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擔綱,美國演出則由大都會樂團(Metropolis Ensemble)助陣。 柬埔寨生活藝術中心醞釀多年的「南國悲歌」製作,在文化部跨域合創計畫補助下,與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一起加速達成最後一哩路,愛樂回顧一年來的點點滴滴,難得的跨國共製經驗、合唱團學習南傳佛教巴利語吟唱、理解消化紅色高棉歷史事件傷痕、乃至台、柬攜手闖蕩澳、美各國藝術節大劇院,都是一趟不思議的旅程,累積出新南向文化交流的具體成果。 「南國悲歌:柬埔寨安魂曲」於12月15、16日於紐約布魯克林音樂院下一波藝術節舉行美洲首演,接續於12月19、20日巡迴至波士頓ArtsEmerson劇院演出。 演出時間:2017年12月15、16日(週五) 晚間7:30 地點:布魯克林音樂院 (30 Lafayette Ave., Brooklyn, NY 11217) Howard Gilman Opera House, Peter Jay Sharp Building

  • 舞動稻禾 雲門登上紐約時報

    舞動稻禾 雲門登上紐約時報

     《紐約時報》9月15日以「移動的台灣意象(A Roving, Bounding Symbol of Taiwan)」為題,大篇幅報導雲門舞集受邀在紐約下一波藝術節首演新作《稻禾》的消息。  舞作展現台灣的靈魂  其實,1979年雲門首度赴美,《紐約時報》已做過全版報導,林懷民說,「我和雲門同仁能做的只是盡心工作,把每場演出做得比前一場好。無論是紐約歌劇院的觀眾或是台東戶外演出的觀眾,都一樣重要。」  其實相關報導早在14日於國際版就以半版報導,15日則在藝術版頭版半版,再加上內頁半版報導,篇幅可觀。報導第一段就提到,大多數的台灣人即使未必喜歡現代舞,但他們大概都知道雲門舞集,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不但是藝術家,更儼然是台灣的文化大使,透過舞作讓外界知道台灣的靈魂。  報導也引用林懷民的觀點表示,「我不需要雕像,世間任何事物都是虛幻的,尤其是舞者。當舞蹈發生時,它同時也在消逝,我們的創作其實是空氣,但我們給這個社會的是不同的空氣。」不但說明了文化在塵世間的份量,更看見林懷民大藝術家哲思。  《稻禾》是雲門舞集成立40周年代表作,第6度受邀參加美國下一波藝術節,並擔任開幕節目,16日起到19日演出。  稻禾重生令人感動  《稻禾》是林懷民以「稻米之鄉」台東池上的泥土、日光、風和水為靈感,闡述稻米生命輪迴之作。2012年尚未編創,僅憑一紙創作概念,便獲英國舞蹈重鎮沙德勒之井劇院等5個藝術場館參與聯合製作。  林懷民把台東池上氣象萬千的稻浪與搖曳的稻穗,以投影方式呈現在觀眾面前。在烈火焚田的場景,林懷民讓激烈的男舞者持械武鬥,預示人類對地球的無情破壞。舞蹈終結前,只見女舞者辛苦勞動,重新引水入田,當客家歌謠緩緩輕唱,場面感人。  報導中也專訪林懷民,林懷民告訴舞者,「當你們在舞台上時,你們就是台灣人,你們就有了台灣人的標籤。」  下一站前進麻州  文中也提到林懷民年輕時,用他發表文章的稿費去上芭蕾舞課,後來到紐約瑪莎葛蘭姆舞蹈學校研習現代舞,回台灣之後,創立了雲門舞集,包括《薪傳》、《九歌》、《行草》等多部作品,不但膾炙人口,更看見了林懷民如詩般的舞蹈美學風格。  報導中也提到,雲門在淡水的新家雲門劇場是外界募資而成,華航更以雲門的舞蹈作為彩繪新機的機身畫面,這些在在顯示雲門舞集是台灣文化的代表之一。  紐約首演後,雲門將赴美國麻州大學愛姆赫斯特分校演出,之後返台,在雲門劇場及桃園、台中及高雄、花蓮演出《水月》,在國家劇院及台南演《烟》。

  • 雲門6度參加莫斯科契訶夫藝術節演出

    雲門6度參加莫斯科契訶夫藝術節演出

    雲門舞集17日晚間現身莫斯科契訶夫國際劇場藝術節,演出藝術總監林懷民運用池上稻田景觀入舞,以稻米生命輪迴映照人生的《稻禾》。此為雲門10年來第六度應邀參加、兩年一次的契訶夫國際劇場藝術節,7月18、25日及8月1日,雲門也將先後於台北,高雄及花蓮推出《稻禾》的免費戶外公演。 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莫古洛夫,近200位俄羅斯政府官員、國會議員、學者等,以及曾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和坎城電影節評審團大獎的知名電影導演Nikita Mikhalkov,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Ivan Urgant等藝文人士,17日也都出席觀賞《稻禾》與演後酒會。 莫斯科4場公演結束後,雲門將轉往奧地利,參加茵斯布魯克國際夏日舞蹈節。9月也將赴南韓首爾,之後移師紐約、擔任「下一波藝術節」的揭幕首演節目。

  • 丹麥前衛視覺音樂劇場《迷幻戰境》襲台

    丹麥前衛視覺音樂劇場《迷幻戰境》襲台

    首度來亞洲演出的丹麥「Hotel Pro Forma」,由導演克絲汀.迪霍姆領軍,20至22日將於國家戲劇院連演3場《迷幻戰境》;結合古典美聲、流行電音、漫畫投影,以及北歐時尚設計元素的前衛視覺音樂劇場,讓兩廳院寄予厚望,期盼能如1997年、首度邀得碧娜.鮑許隨烏帕塔舞蹈劇場訪台般,引發風靡熱潮。 1985年由丹麥視覺藝術家克絲汀.迪霍姆成立,並擔任藝術總監的「Hotel Pro Forma」,可直譯為「形式旅館」,自我定位為「視覺音樂表演與裝置藝術的國際性實驗室」。自創團以來,宇宙觀、全球性的議題,包括宇宙、物理重力,甚至人類演化等,均成為迄今50部展覽與表演作品取材來源,也讓兩廳院已苦苦追蹤近10年。 克絲汀.迪霍姆早自1970年代即活躍於劇場設計界,參與概念製作、執導超過百齣歌劇。體悟到視覺藝術不應只扮演劇場中的陪襯或背景,應被提升為演出不可或缺的主角之一,以視覺藝術家自居,曾表示「我恨劇場」的克絲汀.迪霍姆創立「Hotel Pro Forma」、自我挑戰::「我們所做的事,是介於展覽與表演。我要從視覺出發,做出活的圖像。」 《迷幻戰境》2011年於拉脫維亞首演後,歐陸佳評如潮;2013年現身紐約「下一波」藝術節,成功征服紐約客。古典音樂背景的拉脫維亞籍作曲家Santa Ratniece,以及英國流行樂團「The Irrepressibles」的作曲家Jamie McDermott,兩者攜手創作出多重的音樂風格,讓各界甚至將之與羅伯.威爾森的《沙灘上的愛因斯坦》相提並論。 對克絲汀.迪霍姆而言,《迷幻戰境》的主題「戰爭」,乃是一個宏觀、永恆的議題,並賦予「遠古或現代,真實或迷幻,殘酷或正義,恐懼或永恆」界線模糊難辨,讓觀眾深刻體驗、深思,人類與戰爭之間的矛盾性。 《迷幻戰境》劇本組合自日本古能劇詩文,現場演出的拉脫維亞廣播合唱團,12位歌手運用羅馬拼音演唱日文,漫畫3D大型投影則用視覺串連起,觀眾對「戰士」、「士兵」、「間諜」三段敘事層面的理解。

  • 獲現代舞諾獎 林懷民中文謝台灣

    獲現代舞諾獎 林懷民中文謝台灣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台北時間27日上午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杜克大學的舵門表演藝術中心,接受紐約「下一波藝術節」總監喬瑟夫‧梅里洛頒發獲譽為「現代舞諾貝爾獎」的美國舞蹈節終身成就獎,林懷民大聲用中文說:「感謝大家!感謝台灣!」之外,另捐出獎項獎金5萬美元,將用來提拔台灣年輕藝術家。  美國舞蹈節是全球現代舞聖地,自1981年起創設「終身成就獎」項目,表彰對現代舞有卓越貢獻的編舞家。歷來獎項得主有瑪莎‧葛蘭姆、模斯‧康寧漢、保羅‧泰勒、碧娜‧鮑許等垂範現代舞蹈史的大師。林懷民是獎項成立22年以來亞洲第一位獲獎的編舞家。  讚林懷民突破藩籬  「下一波藝術節」總監梅里洛曾多次邀請雲門舞集前往紐約表演,這次應舞蹈節總監喬迪‧妮莫瑞契特盛情邀請,遠道而來北卡州頒獎給林懷民,並代表評審團宣讀讚詞:「林懷民意味深長的冥想之舞,動作美好,設計優雅,讓觀眾深深沉醉。他從亞洲傳統美學與文化汲取材料,輕易與西方舞蹈融合為一,造就驚人的絕色舞作。」  此外讚詞表示:「林懷民以知性的魄力、無懼的精神,不斷突破藩籬,重新界定舞蹈藝術,是當代最富活力與創意的編舞家。」  台觀眾支持 才有雲門  林懷民謝詞中表示,自己身為23歲才開始習舞的後進,能獲得這項殊榮深感意外,因此也份外珍惜。  他表示自己不斷從舞者學習到身體與動作的奧妙,也揣摩劇場內觀眾反應而學到編舞竅門;如果沒有台灣觀眾40年如一日的鼓勵,沒有社會各界的支持,他和雲門不可能走到今天。因此他大聲用中文說:「感謝大家!感謝台灣!」現場1千多名觀眾以雷動掌聲為他喝采。  林懷民同時決定,把5萬美元的獎金捐出來,在雲門創立專案,每年邀請各門藝術年輕創作者一起激盪合作;「時代艱難,我希望他們有一個比較順利的起步。」

  • 赴美領獎 林懷民大喊:感謝台灣

    赴美領獎 林懷民大喊:感謝台灣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七月廿六號晚上在美國北卡州杜克大學的舵門表演藝術中心,從紐約下一波藝術節總監喬瑟夫˙梅里洛的手中,領取了美國舞蹈節終身成就獎。林懷民領獎後大聲用中文說:「感謝大家!感謝台灣!」現場一千多名觀眾以雷動掌聲為他喝采。  林懷民(見圖,雲門舞集提供)在謝辭中表示,作為一個廿三歲才開始習舞的後來者,這項鼓勵來得意外,也份外珍惜。他說,他不斷從舞者學習到關於身體與動作的奧妙,也從劇場內觀眾的反應揣摩到編舞的竅門。如果沒有台灣觀眾四十年如一日的鼓勵,沒有社會各界的支持,他個人和雲門不可能走到今天。  祝賀晚宴 周章佞獻《水月》獨舞  這個獎是現代舞蹈界的最高榮譽,也被譽為現代舞的諾貝爾獎。美國舞蹈節在一九八一年創立了「撒慕爾.史克利普/美國舞蹈節終身成就獎」,表揚對現代舞有卓越貢獻的編舞家,歷年得主包括瑪莎.葛蘭姆,摩斯.康寧漢,保羅.泰勒,碧娜.鮑許,崔夏.布朗,威廉.弗賽等大師。  頒獎典禮前,舞蹈節舉辦盛大晚宴為林懷民祝賀。頒獎後,隨即展開慶祝舞蹈節八十年的特別匯演。雲門舞者周章佞以《水月》中的獨舞,驚動全場。其他節目包括瑪莎.葛蘭姆的《光明行》,比爾.提.瓊斯的《重新界定愛》,以及崔拉.莎普應舞蹈節委託創作的新作。  梅里洛頒獎 讚林造就絕色舞作  多次邀請雲門到紐約演出的下一波藝術節總監,喬瑟夫.梅里洛,應舞蹈節之邀赴會,頒獎給林懷民,他並代表評審團宣布:「林懷民意味深長的冥想之舞,動作美好,設計優雅,讓觀眾深深沉醉。他從亞洲傳統美學與文化汲取材料,輕易與西方舞蹈融合為一,造就驚人的絕色舞作。」  「林懷民以知性的魄力,無懼的精神,不斷突破藩籬,重新界定舞蹈藝術,是當代最富活力與創意的編舞家。」  林懷民也特別感謝美國舞蹈節四位創辦人之一的瑪莎.葛蘭姆。一九七四年瑪莎.葛蘭姆率團訪台,要求訪問雲門排練場。林懷民說,當時他做了一件「勇敢的年輕人」才會做的蠢事:在葛蘭姆面前教了一堂葛蘭姆技術課。現場觀眾哄堂大笑。  5萬美元獎金 將捐助藝術創作  林懷民說,「但是,當時我只有廿七歲,而且,除了葛蘭姆技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當時雲門的創團舞者也為瑪莎.葛蘭姆演出三段小品。她很高興,轉身對媒體說:「你們有一位才華獨特的編舞家,一個強有力的現代舞團,要珍惜。」  瑪莎.葛蘭姆離台時,林懷民去松山機場送行。臨行之際,瑪莎.葛蘭姆掏出一大把台幣,要他收下,「以防不時之需」。瑪莎.葛蘭姆對林懷民說:「我一生有許多人幫忙,只要你不放棄,一定也會有人幫你忙!」  而這筆錢就是雲門的第一筆捐款。為了感念這段因緣,林懷民決定把這次得獎的五萬美元獎金捐出來,在雲門創立一項計畫,每年邀請各門藝術的年輕創作者一起激盪合作。「時代艱難,我希望他們有一個比較順利的起步。」

  • 誰的藝術節?

    誰的藝術節?

     台灣的藝術節從北辦到南,拜選舉文化以及採購法的方便,每個縣市舉辦藝術節都以「委託專業服務」的方式由外包廠商(代工廠)代為舉辦藝術節。舉凡找演出團隊、張羅記者會、文宣行銷到場地安全管理,一貫化的操作過程使廠商賺錢、政府省力、觀眾看得熱鬧、官員享受施政績效;這種快速獲得政績的方式,遠比建設一個固定硬體、編列長期經費、培養一批經營管理的固定人力來的輕鬆與單純,於是各種規模、不同性質的藝術節接二連三由代工廠以「組裝」的方式在全台灣各地開展,然而在燒錢之餘,自我特色的創意與創新卻正在點滴流失。  其實,這一種代工的情形是台灣產業的普遍現象,台灣興盛的電子組裝產業以低廉的成本與十足的拚勁賺取微薄的利潤,因為沒有創新的智慧財產權利,替蘋果等國際大廠代工的結果僅是靠人吃飯的殘羹,多年來不重視研發與創新的苦果逐漸展現,由於自創品牌不足、無法與國際競爭,一旦委託廠商不在,立即無法生存。  再回頭檢視台灣的藝術節,除了少數結合在地優勢與特質的藝術節之外,大部分的藝術節皆與組裝業相同,來自於世界各地或是台灣島內的表演團體不論在台北、台中、高雄或其他縣市,只不過換個名稱,但是內容皆相同,就好比是同樣的組裝內容化身為不同的廠牌;筆者在今年秋天擔任不同城市舉辦藝術節的「委託專業服務」評選委員時,即有廠商表示「一個來自國外的團體,可以在同時期穿梭於各縣市藝術節,不正是節省旅行成本、各縣市資源共享?」這樣赤裸裸陳述道出了廠商的利潤與各縣市資源的使用方式,從好的方面來說可節約彼此成本、讓各地的民眾觀看到相同的表演;但是更深遠的問題是,當這一些來自國外的表演節目(零組件)被各個藝術節使用(不同廠牌),觀眾(消費者)喝采之餘,台灣的藝術節本身所獲得的僅為組裝的蠅頭小利,而真正獲利者則為受邀的國外表演團體(智財權所有者),長此以往,台灣藝術節存在價值即失去意義,因為沒有自我品牌的世界定位。  藝術節的歷史,起源於二戰後各國為加強互相了解所籌設,但數十年的發展,已有了各自城市屬性與特色的藝術節慶,例如西班牙的奔牛節、愛丁堡軍樂節、紐約下一波藝術節…等等;這些節慶同時呼應了當地的城市特色、傳統歷史或是藝術特質,在邀請其他國家團隊共同加入節慶之際,能夠彰顯本地特色與傳統,凝聚民族向心力與文化認同。以筆者親身參加過的愛丁堡軍樂節為例,在來自世界各國的優秀軍樂團隊各自表演之後,由超過一百人組成的蘇格蘭風笛隊領著所有的參加團隊再度進場、作為壓軸節目,專業的演出與嚴謹的紀律,在齊奏演出蘇格蘭民謠的那一刻,全場的觀眾都深刻感受蘇格蘭風笛的壯盛與其民族的驕傲,那一股凝聚的文化認同與民族向心力,使全場五千位觀眾為之動容。  舉辦藝術節是好事,觀摩世界各國的藝術文化亦無可厚非,而身為表演藝術工作者當然更希望這個產業能夠茁壯發展,因為在政府預算錙銖必較的今日,有民間行銷團隊一貫化的服務與組裝並非壞事,反而可刺激民間經濟;問題是此類由來自世界各地藝術團隊拼裝而成的藝術節,有「全球化」的展現卻無「在地化特質」,而且國內的表演團隊鮮少受邀參加國外藝術節且獲得豐富的酬勞,就如同電子產業沒有了「關鍵智慧財產技術」、只能替名牌「代工組裝」,產業的位階無法提升、利潤無法增加、自我品牌永遠無法建立,淪為薄利的血汗工廠;而缺乏「研發」與「創新」認知的後果,即為失去展現於世界舞台的機會。(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 藝術市集為兩岸闢文創大路

     文化經濟已是世界各國經濟發展中不容小覷的一環,台灣政府近十多年來也頻頻以發展文創為名,展開一系列的觀光、表演藝術、視覺藝術等資助計畫,同時也舉辦各種文創活動。在表演藝術產業中尤以「藝術節」和「藝術市集」最引人注目,亦被視為文化創意產業中相當重要的活動項目,而其產生的有形與無形價值不僅在學院中成為研究議題,更讓許多國家爭相效法。  英國「愛丁堡藝術節」、美國「下一波藝術節」都為大眾所熟知的國際重要藝術節,這些藝術節都經過長時間的經營,藉由重要靈魂人物──藝術總監或策展人的帶導,為藝術節建立知名度和口碑,贏得藝術家和觀眾的支持與肯定,並為舉辦藝術節的城市帶來豐碩的文化形象與經濟價值。這部分國內已有「兩廳院國際藝術節」、「台北藝術節」可與國際媲美,惟因經營時間尚短,無法立即展現像國際著名藝術節的可觀效益。  另一項較不為國人所熟悉的「藝術市集」(Arts Market)卻是國際上相當重要的表演藝術交易平台,從事表演藝術的各行各業,可以借助「藝術市集」開拓能見度和市場。目前成立較早或受國際矚目的「藝術市集」,在亞洲地區有從東京遷移至橫濱的「東京藝術市集」,美洲地區有由加拿大國際表演藝術交易會(CINARS)、美國表演藝術協會(ISPA)所辦理的藝術市集,歐洲地區則有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現代舞博覽會「杜塞朵夫國際舞蹈雙年博覽會」,這些藝術市集除了後者成立較晚,其餘經營時間均長達數十年以上。  創造高經濟效益  「藝術市集」意指提供買賣雙方接觸進而交易的場合,事實上和一般的商品展?有什麼不同。大型的國際藝術市集不只有來自各國的表演團隊、經紀公司等賣方參與,同時也有劇場建築、燈光器材、舞台工程、票務系統等與表演藝術相關的行業前來設攤參展,為自己的產品或服務項目宣傳並招攬顧客。不同於一般商展,藝術市集最大的特色是必須提供SHOWCASE的非正式演出,雖然非為正式演出,SHOWCASE卻是演出的精華版,專為買方用來評量節目水準,所以內容都是經過精心設計。參加市集者無論是買方還是賣方都必須付費予主辦單位,若屬於專業交易的市集,則不開放一般民眾參加。  陸藝術交易會紛出  眼看文創產業來勢洶洶無可避免的趨勢,亞洲國家不僅積極參展,如韓國和澳洲常由政府資助以國家為參展單位,大舉於市集中擺設醒目攤位推銷其表演團體,浩大陣容令人印象深刻,另一方面亦急起直追舉辦大型國際藝術市集。2005年韓國「首爾藝術市集」開辦,2010年「LIVE!新加坡」起跑,兩者都試圖打造亞太地區表演藝術網絡,領先全球。  而市場龐大的中國大陸,為滿足迫切的內需和推動節目輸出,從1999年起開始舉行一年一度的「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演出交易會」,至今其他各大城市也如雨後春筍般分以「演出交易會」或「演出博覽會」等名稱爭相舉辦。以由中國文化部主導的「國家藝術院團演出推廣交易會」為例,除有國內團隊還邀請國際演出商(經紀人)參加,同時在北京各大劇場舉行為期一個月的「2011年國家藝術院團優秀劇目展演」。據稱2011年包含國家京劇院、中國國家話劇院等九個國家級藝術院團在會場簽約演出即達500多場,交易金額超過人民幣一億元。  2010年「華山生活藝術節」登場,有別於過去文建會所舉辦的文博和藝博會等大型展覽,「華山藝術生活節」試圖以與民同歡形式為國內團隊打造親民的交流平台,提供國人園遊會與表演藝術接觸,並舉辦SHOWCASE邀請國內外策展人參與,期能提供一個類似藝術市集的場域,媒合或促成交易。然而,一般的「藝術市集」主辦單位為增加號召力,吸引更多的國際專業參與,通常不惜重金邀請知名團隊和買家參展,藉此凝聚國際焦點;SHOWCASE則依據演出形式於大小不同的專業劇場舉行,演出的團隊需具特色和代表性,時間上也多半配合城市的大型藝術節活動同時發生。相較下,「華山藝術生活節」因功能過多及服務對象不同,藝術市集僅為活動的一環,SHOWCASE演出場地不專業,再加上國內專業團隊數量和內需市場有限,規模實難擴大及建立市場機制,相互影響下更無法吸引國際買家來台,創造出可觀的經濟效益。  台搶進以質感取勝  在政府有心的推動下,中國大陸一二線城市紛紛大張旗鼓興建劇場,所以僅就內需而言,中國交易會市場確實比台灣活絡,然因其表演團體多,參與者眾,規模雖大但內容重疊性高,如地方戲曲團隊除非具專業否則很難區分差異性,同時節目設計和創意美學似乎也有統一標準,使得團隊不易具特色,影響交易會的多元化與可看性。反觀台灣,表演團隊在數量上雖不足與大陸相較,但質感表現往往較之細緻和具創意,且極多元,這是台灣傲人的優勢。  中國大陸的「演出交易會」在搭建國際接軌平台,發掘中國演出市場商業運作潛力之外,亦與國際重要組織合作,如號稱中國地區規模最大和最具成效的「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演出交易會」,與「美國國際表演藝術協會」、「國際藝術經理人協會」等眾多著名組織建立合作關係,將觸角延伸至國際組織,以提升交易會的地位。當然中國擁有龐大的市場商機,是各路人馬虎視眈眈的一塊大餅,也是吸引國際人士與會的主要誘因;相對的缺乏市場優勢的我們和新加坡有著類似的條件,我們是否應從新加坡的經驗和決策,回頭來看台灣的競爭力?台灣和新加坡不同的是我們有具國際水準的表演團隊和具創意的演出節目,雖然於國內建構交易平台吸引買方的機制不夠理想,但是我們可以主動出擊走出去,或與國際組織合作,從中掌握優勢,在政府帶著準備好的團隊迎向國際,實無需劃地自限,自綁手腳。

  • 下一波藝術節 雲門演出《屋漏痕》

     雲門舞集應下一波藝術節(Next Wave Festival)邀請,將於十月十二日到十五日在布魯克林音樂學院登台演出《屋漏痕》。藝術總監林懷民將在布魯克林音樂學院一五○周年的「巨擘藝術家講堂」(Iconic Artists Talk)舉辦一場專題講座。  雲門這次美國之行以一個月巡迴北卡羅來納州、紐約、密西根州、芝加哥、德州,共演出十一場《屋漏痕》。《屋漏痕》是林懷民從書法美學汲取靈感的《行草三部曲》後的創作。  林懷民說,《屋漏痕》雖從書法典故出發,但不在詮釋書法,而是表現出「師法自然」的水墨趣味。《屋漏痕》去年在台北首演後,佳評如潮。今年七月雲門在台北兩廳院藝文廣場再度上演,觀眾人數近六萬人,創歷年新紀錄。  雲門跟下一波藝術節的淵源頗深,早在一九九五年,雲門就受邀在下一波藝術節演出《九歌》,二○○○年《流浪者之歌》、二○○三年《水月》、二○○七年《狂草》,都獲得讚譽。  下一波藝術節總監梅里諾(Joseph V. Melillo)表示,雲門是世界一流的舞團。去年十一月《屋漏痕》在台北首演,梅里諾專程飛往觀賞,演後立即提出邀約,促成雲門這次美國之行。

  • 舞台斜8度 雲門《屋漏痕》好神

     雲門舞集作品《屋漏痕》那傾斜八度的純白舞台,今晚將搬到戶外在星空下演出!雲門舞集戶外公演今年邁入第十六年,選在台北兩廳院藝文廣場演出。這也是《屋漏痕》自去年十一月推出後,第一次登上戶外公演舞台,十月份將轉赴美國紐約參加「下一波藝術節」。  《屋漏痕》是雲門創辦人林懷民以書法美學為跳板、以兒時盯著滲水牆面幻想為靈感生成的作品。為了呈現那種「流動暈染、屋漏痕慢慢爬開」的感覺,《屋漏痕》使用了特殊的傾斜舞台,配合似是雲影又像是潑墨的投影畫面,舞動滾躍其間的舞者仿如置身在山水間、雲霧裡穿梭雲遊。  要在傾斜八度的舞台上跑動、跳躍、旋轉、翻滾,對舞者來說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是穿著高跟鞋跳舞,身體重心的平衡、動作的踢抬轉換等變得不容易掌握。舞者蔡銘元就說,像是從低處跑向高處的動作,瞬間肌耐力十分重要,「每次背向觀眾,轉身往上跑,我的臉部表情可說是咬牙切齒啊。」  這回傾斜的舞台搬到戶外,難度又更上一層。「戶外風大,可能一陣風颳過來,重心又偏移了。此外,夏天悶熱,汗水流得更多,一個不小心就會『溜滑梯』摔跤。」  對此,林懷民也讚說,「你看Lady gaga出場都穿恨天高,但不怎麼能有大動作,我們舞者就像是穿著三吋高跟鞋在跳舞,真的是神乎奇技了。」  戶外公演結束後,《屋漏痕》將轉赴美國紐約「下一波藝術節」,而這也是雲門自《九歌》、《流浪者之歌》、《水月》、《狂草》後,第五度獲得由布魯克林音樂中心所主辦的「下一波藝術節」邀演。  《屋漏痕》今晚於台北兩廳院藝文廣場演出後,七月卅日轉戰嘉義市立體育場表演。

  • 雲門美加巡演 周美青率團出訪

    總統夫人周美青單獨率團出訪的「夫人外交」首度啟動!周美青應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邀請,擔任雲門美加巡演的榮譽團長,將出席雲門在美國華盛頓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及溫哥華冬季奧運藝術節的《水月》演出,現場為團員加油打氣。 據了解,周美青長期關懷台灣表演藝術團體,總是主動購票,低調觀賞,也常在演出結束後到後台鼓勵演員。過去一年裡,她出席了四十多場團體表演,包括朱宗慶打擊樂團、國光劇團、明華園、表演工作坊、優劇團、屏風表演班、果陀劇場、無垢舞蹈劇場、台北愛樂合唱團、拉縴人男聲合唱團等。 酷嫂柔情 長期關懷藝術團體 周美青在八八水災後,應邀參加雲門二團在台東太麻里大王國小的災區特別公演,與原住民孩童坐在一起,為演出鼓掌。演出後,林懷民邀請她一起和雲門出國,進行「藝術之旅」,周美青欣然同意。 周美青表示,雲門長年在海外奔波演出,舟車勞頓非常辛苦,她很樂意同行,為團員加油。 雲門這次的美加巡演,將在美國芝加哥哈里斯劇院、華盛頓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以及加拿大溫哥華冬季奧運藝術節,各演出兩場《水月》。巡演時間長達三周,周美青出席的是其中華盛頓及溫哥華兩地表演。 擔任榮譽團長 隨團加油打氣 雲門舞集於十九日已出發飛往芝加哥,廿二日、廿三日在哈里斯劇院公演。 廿九日、卅日兩天,將於華盛頓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舉行兩場公演,周美青除了出席演出,也將在演出前的酒會會見友人與僑胞。華盛頓演出後,雲門應加拿大溫哥華冬季奧運藝術節之邀,於二月五日、六日在伊莉莎白女皇劇院演出《水月》。 《水月》是雲門九○年代經典舞作之一,自一九九八年的首演,至今已經在海內外演出超過一百五十場。在二○○○年的法國里昂雙年國際舞蹈節,林懷民因《水月》被選為最佳編導,二○○三年《水月》在紐約下一波藝術節演出,被紐約時報選為年度最佳舞作。 今年冬奧藝術節活動為期六十天,共有六百多個演出及展覽活動陸續舉行,包括台灣的優劇團、拉芳舞團、采風樂坊,以及藝術家林明弘從台灣阿嬤花布得到靈感的巨幅手工壁畫等展演活動;其中,雲門的表演是冬奧藝術節的重點宣傳節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