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下車鈴的搜尋結果,共16

  • 下車鈴按太晚 婦人踹公車反遭司機毆成癱瘓判決出爐

    下車鈴按太晚 婦人踹公車反遭司機毆成癱瘓判決出爐

    一名彭姓婦人2018年搭乘陳姓司機所駕駛的公車時,不滿司機到站未停車,氣到猛踹公車車門,司機則下車痛毆婦人,致身體左側癱瘓。一審法院依傷害罪判司機6月徒刑,案經上訴,法官認為婦人也有還手,斷定為互毆,改判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 判決書指出,彭姓婦女於2018年3月11日間搭乘陳姓男子所駕駛的公車,而婦人在欲下車時,發覺座位附近並未有下車鈴,因此按鈴稍晚了,因此公車未即刻靠站停,導致婦人不滿,下車時狠踹了公車門。 不料,司機見狀被激怒,猛然追下公車先是敲了婦人的頭部,然,婦人也不甘示弱還手幾下,兩人當街比武,最終婦人不幸被打致唇部撕裂傷、頭部鈍挫傷以及合側硬腦膜下出血,7周後,婦人更被發現左側癱瘓,緊急送醫移除血塊才脫險,事後憤而控告陳男重傷害罪。 一審審理時,陳男坦承犯行,但婦人左側癱瘓一事,認為與他無關,也有意想與婦人和解,惟婦人所要求的和解金1300萬實在太高;法官認為,彭婦並無頭部外傷病史,因此癱瘓與陳男有關,考量雙方未達成和解,最後依傷害罪判6月徒刑。 案經上訴,高等法院認定,雖然陳男動手打人,但婦人也有還手,定調兩人為互毆,和解部分,因婦人所要求的和解金額為1300萬,經調解後降為500萬至800萬,但仍談判破裂,法院斷定陳男並非沒誠意和解,改判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以新台幣1000元折一日。

  • 台中公車零接觸下車鈴 防疫利器

    台中公車零接觸下車鈴 防疫利器

     疫情期間,民眾在公共場所都想盡量避免接觸,台中市新創團隊成功研發出公車「零接觸下車鈴」,公車乘客只要透過手機中APP,就能直接啟動下車鈴,免用手指去按壓下車鈴,目前台中市已有41、58、201路線公車裝設,讓民眾搭乘公車更安心、便利。  傳統按鍵風險高  公車的下車鈴按鍵,每天都經很多乘客按壓,許多乘客都憂心遭感染。台中市府表示,只要用手機免費下載「uniB」APP,搭乘公車時打開藍芽與APP,點擊「搜尋所搭乘公車」系統,就會自動連線,到站前再按手機螢幕的下車鈴圖示,即能觸發公車響鈴,提醒司機靠站,操作很簡單。  民眾在搭公車時,可能上網或聽音樂,使用「零接觸下車鈴」會不會受影響?台中市交通局指出,因為採用短距離、低功耗的藍牙無線技術,開啟藍牙後不需配對、連網,乘客若戴藍牙耳機聽音樂也不會中斷。  台中市交通局長葉昭甫說,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為降低公共場所的接觸傳染風險,也避免公車行進間或車廂人群擁擠時,乘客提前起身找下車鈴,在公車行進時造成危險,推出「零接觸下車鈴」系統,目前台中市已有41、58、201路線公車裝設使用。  41、58、201路線裝妥  看準疫情期間的零接觸商機,台中市經發局推動創業孵化計畫,協助青年創業,優思瑪特科技由東海大學資工所學生組成,發出公車「零接觸下車鈴」APP,提供市民搭乘公車多1項自我防護的選擇。  市府表示,此團隊為孵化計畫培育團隊,先是開發非接觸式電梯按鍵服務方案,獲電梯大廠青睞洽談合作,經市府匯集的資源業師建議,進一步將非接觸式系統與公車業者整合,鏈結產業資源,也成功協助青年創業。

  • 防疫商機大 台中首創公車零接觸下車鈴

    防疫商機大 台中首創公車零接觸下車鈴

    台中市經發局去年起規畫創業孵化計畫協助青年創業,其中,優思瑪特科技由東海大學資工所學生組成,為孵化計畫入選12強中最年輕的學生團隊,在疫情期間逆勢看準零接觸商機,創辦人陳虔逸、王政堯首創公車「零接觸下車鈴」,與客運業者合作,整合創新防疫措施,讓民眾搭乘公車時可以自我防護,行進間及擁擠時免起身,提供公車乘客新選擇。  經發局設置台中市青創夢想家專案辦公室,整合跨局處單位及中央部會,讓創業者快速掌握正確資訊,大幅減少時間耗費,並提供青創貸款、地方型SBIR、創櫃板輔導等資源。  經發局長張峯源表示,優思瑪特公司為孵化計畫入選12強中最年輕的學生團隊,在學校專題研究的過程中,發現眾多場所缺少防護措施,負責人陳虔逸客製化開發App、團隊成員王政堯、張家豪分別負責軟、硬體系統整合和客製化內容管理系統。  以開發非接觸式電梯按鍵服務方案,串接知名電梯大廠洽談合作,並經由業師建議朝向團隊擅長的系統開發著手,進一步將非接觸式系統與公車業者整合,未來更可廣泛應用在各場域,建構健康、安全的安心環境。  創業孵化計畫匯集超過百位資源業師,培育團隊成長茁壯,透過近一年的系列課程學習創業知能、天使媒合會、產業業師媒合交流活動、一對一業師輔導、企業參訪,並鏈結產業資源,成功協助青年創業。  市府「青秀台中」青年政策多管齊下,培育成功案例不勝枚舉,「聯騏技研」榮獲CES2020創新獎、「創璿科技」獲Mazak、Gleason、源潤豐等國內外工具機大廠青睞、「如峰數位設計」成為佳世達集團簽約軟體供應廠商。  此外,「耀主科技」開發的E+自動關外掛式瓦斯爐自動關閉器,獲國內大廠洽談及國外訂單、「青廷自動化」客制化自動機台達新台幣千萬元規模等,市府透過多樣化輔導,打造台中成為青年友善創業城市。

  • 搭公車新創舉 零接觸下車鈴uniB台中搶先上路

    搭公車新創舉 零接觸下車鈴uniB台中搶先上路

    疫情翻轉改變人們的生活習慣,採「零接觸」的行為模式日益創新!其中,新創團隊-優思馬特科技率全國之先、推出零接觸下車鈴應用系統「uniB」APP,搭乘台中公車民眾透過手機APP運作,即可啟動下車鈴,目前已與台中客運及全航客運簽訂合作意向書,21日正式上線試營運! uniB零接觸下車鈴堪稱是全球公車業者創舉,台中市也是六都首先成功應用實施在行駛路線的城市。 「優思瑪特(Uni-Smart)」是由修平科技大學畢業、目前攻讀東海資工所的陳虔逸及王政堯所成立的新創公司。過去一年來陸續接受台中市經發局青創夢想家孵化計畫團隊及中科智慧機器人自造基地加速器創業輔導下,榮獲經濟部SBIR計畫「安心搭車之非接觸式公車下車鈴防疫防護系統」補助,分別與台中客運及全航客運簽訂合作意向書。 第一階段在41、58及201路線公車全面裝設「零接觸下車鈴」系統,21日正式上線試營運,這三條公車路線,沿線經過多所學校,搭乘公車的學生與乘客可善加利用uniB數位下車鈴,以維護自我健康。 陳虔逸表示,鑑於長時間搭乘的大眾運輸工具公車,本身為不具空氣交換過濾系統之擁擠密閉空間,來往不特定乘客眾多及不易掌握身分,無法確實做到實名制登記,公車行駛期間,司機也無法定時消毒下車鈴實體按鍵,因此公車是公認具傳染病毒高風險場所。目前除要求乘客搭乘期間全程戴口罩外,應該提供更主動的自我防護機制,進一步保護搭乘公車的學生族群及老弱婦孺們。 他說,優思瑪特開發uniB APP,係採用短距離低功耗的藍牙無線技術,乘客上車後只要開啟藍牙,不需要登錄個資或進行配對,沒有個資外洩或中斷乘客配戴藍牙耳機聽音樂等疑慮。 此外,uniB操作介面平易近人,其要訣是「下車按兩次;第一次,找車,第二次,鈴響」。第一次點擊開啟APP,即可自動偵測及顯示所搭乘的公車業者及車號;再按第二次,即可觸發下車鈴,但不會觸發附近其他公車的下車鈴,整個操作流程皆與實體下車鈴相同,簡單、直覺又快速。 陳虔逸強調,「零接觸下車鈴」系統為避免少數人惡意觸發下車鈴,進而影響司機行駛或靠站、起站的安全性,每支手機針對每班公車限制觸發兩次APP,乘客因超過兩次觸發而被限制或未攜帶手機,仍可透過實體下車鈴來實現,完全不影響下車權利;此外,當轉乘其他班次公車,上一班公車的次數限制馬上解除及重置,可以輕鬆完成公車轉乘。

  • 零接觸下車鈴uniB 中市3路線公車將上線使用

    零接觸下車鈴uniB 中市3路線公車將上線使用

    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人們生活,除了口罩成為生活必需品,許多人更隨身攜帶酒精等消毒品,但如何才能真正安全?修平科技大學與東海大學學生所成立的新創團隊「優思馬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推出全國第一個「零接觸下車鈴應用系統-uniB」APP,目前在台中市41、58及201路公車全面裝設。 此「零接觸下車鈴應用系統-uniB」APP是由修平科技大學、東海大學學生所成立的新創團隊「優思馬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研發,搭乘台中市公車的民眾可透過手機APP運作、藉以啟動公車下車鈴取代直接接觸實體下車鈴。 修平科大指出,「優思瑪特(Uni-Smart)」是由修平輔導畢業生、現就讀東海大學資工所的陳虔逸及王政堯所成立的新創公司,近年來接受台中市經發局青創夢想家孵化計畫團隊及中科智慧機器人自造基地加速器創業輔導,獲經濟部SBIR計畫「安心搭車之非接觸式公車下車鈴防疫防護系統」補助,目前已與台中客運及全航客運簽訂合作意向書。 第一階段,此系統將裝設在台中市41、58及201路線公車,本月21日正式上線試營運,在防疫期間提供公車乘客自我防護的新選擇。校方強調,選擇這3條路線,主因其經過多所學校,可讓更多人體驗使用。 修平科大表示,此APP採用短距離低功耗藍牙無線技術,乘客上車後只要開啟藍牙、不須登錄個人資料,沒有個資外洩或中斷乘客配戴藍牙耳機聽音樂等疑慮。在乘客要下車時只要先點開APP、即可自動偵測及顯示所搭乘的公車業者及車號,接著再按第二次、即可觸發該車下車鈴,簡單方便。

  • 按下車鈴沒響反引司機關切 真相讓她驚呼:8年來沒看過

    按下車鈴沒響反引司機關切 真相讓她驚呼:8年來沒看過

    許多人都是搭乘公車通勤,不過日前卻有一名女網友分享自己的超糗經驗,透露當天下班後,一如往常搭乘公車返家,沒想到當她快到站時,按了下車鈴卻毫無聲響,讓她相當納悶,仔細看了一旁的公告,這才發現「被自己性騷擾」,還引來司機關切。貼文一出也釣出不少苦主,掀起熱議。 原PO日前在論壇網站《Dcard》PO文透露,自己23日晚間一如往常搭乘公車返家,並在車上開始看影片,直到快到站時,才摸黑按了下車鈴,但卻毫無聲響,然而前方乘客一按就有聲音,讓她十分納悶,後來打開手電筒一照,才發現自己按下的竟然是「性騷擾鈴」,讓她驚呼「搭公車搭了8年完全沒看過!」司機在她下車時更緊張的問說「怎麼了?有人騷擾妳嗎?」她才尷尬表示「沒有啦!剛剛燈太暗按錯了」。 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網友熱議,紛紛留言回應「我從來沒看過!也長太像」、「從來沒看過性騷擾鈴」、「第一次看到耶,好新鮮」、「我也按過,而且還連續不小心按了兩次」、「我同學也按過,而且他還是打開蓋子按,我要阻止已經來不及」。

  • 防疫破口?搭公車目睹這一幕 主播驚恐:饒了我們好嗎

    防疫破口?搭公車目睹這一幕 主播驚恐:饒了我們好嗎

    新冠肺炎疫情嚴峻,為了加強防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14日起民眾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時應全程配戴口罩。不過,卻也有很多人見到奇葩的「戴口罩」方式。知名體育主播蔡明里在公車上目擊長輩「佛系戴口罩」,對方是一名老伯,他不僅把口罩戴在下巴,甚至還在觸摸完眼鼻之後再按下車鈴。蔡明里目睹眼前這一幕讓他氣得大喊:「饒了公車司機、饒了其他乘客好嗎」。 蔡明里搭乘公車時看見一位老伯上車了,對方有按照規定戴著口罩,但卻是把口罩戴在下巴上。這位老伯不僅口罩有戴跟沒戴一樣,他還在滑手機過後觸摸臉部、搓鼻子、揉眼睛等小動作,最後這位阿伯再用手按了下車鈴離開。看到眼前這一幕,讓蔡明里只想怒轟阿伯:「饒了公車司機、饒了其他乘客好嗎」。 蔡明里以此為戒,坦言自己認為台灣目前的防疫成果,「是建構在大約70%的民眾,盡力遵照防疫指示,20%的民眾則是形式上的防疫,剩下的就是……。」蔡明里說,「照片中的畫面與行為,很遺憾的,持續發生在我們的周遭」,僅差別在於「對方是否染病、自己有沒有按到同個鈴」,他勸大家說,為了避免染病,盡快清潔雙手。 「『天佑台灣』我覺得是絕對有的,但天助自助者」,但蔡明里強調說,「這場疫病之戰,可能才進行到第三局,如果還這樣漫不經心或敷衍了事,就跟球運一樣,沒有天天過年的啦!」 許多網友看完po文,留言「我覺得我們自己先隨身攜帶防疫酒精比較實在」、「超多人都這樣不會戴,所以都會覺得口罩有點浪費掉」、「很多口罩只遮下巴的」、「很多人都這樣,自己不怕,不要害人啊」、「拉下口罩打噴嚏」、「所以也要戴手套了?」

  •  古早拉繩下車!老網憶當年:沒160cm拉不到

    古早拉繩下車!老網憶當年:沒160cm拉不到

    當今大眾運輸交通工具越來越便利,舒適度也越來越高,但有網友在臉書社團PO了一張早期「拉繩子下公車」照片問:「以前公車上有條繩子,有拉過的出個聲」,立刻勾起老網友的回憶,此文貼出不久就吸引萬名網友點讚、破1千則留言。 年輕網友回應:「原來早期的公車設施沒有那麼先進,乘客想要下車時,必須要拉扯這條連接到前方的「下車鈴」通知司機!」。這張照片馬上引起老網友共鳴,紛紛留言表示「我竟然有拉過…」、「有欸,透露年齡了哈哈」、「這個好經典…回到學生時代了」、「身高未滿160還真的拉不到!」。 這張「拉繩下車」還釣出女網友分享年輕時,使用過的「學生票卡」,「是不是也讓許多人非常懷念呢?」。 原PO看到許多資深網友使用過這樣的「下車鈴」,再留言:「不知道經歷過這個年代的各位,是不是非常懷念當年那種簡單卻美好的生活方式呢?」

  • 時代的眼淚!公車用「拉」的下車鈴勾起懷舊回憶

    時代的眼淚!公車用「拉」的下車鈴勾起懷舊回憶

    現在坐公車要下車都需要「按」下車鈴,並習慣使用悠遊卡、一卡通等卡片來付公車費,只有偶爾餘額不足或忘了帶悠遊卡才會到司機旁邊投零錢。但在好多年前,如果想下車是必須「拉」下車鈴的,而且當時還有車掌小姐隨車負責剪票,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也逐漸成為了時代的回憶。 近日,一名網友在《爆廢公社公開版》中發文,PO出了一張帶有「線鈴」的公車照片,好奇地詢問其他網友:「20歲以下的有拉過嗎?」,還在文末附上「據說身高未滿160拉不到」、「傳說中的月老姻緣線」等Hashtag。許多年紀稍長的網友一看到紛紛被勾起年輕時的回憶,在下方留言回覆道:「這個好經典…回到學生時代了!」、「好小好小的時候有拉過」、「想起了以前擠公車的痛苦回憶」、「拉過,運氣不好的時候拉下去會卡住,司機就會森77」。 也有其他網友留言分享當時公車上的其他經典回憶:「拉過+開窗吹風~印象中還有車掌小姐的位置吧」、「以前公車上還有吹哨子開車門的車掌小姐,各位看過沒?」、「以前椅背都會用立可白寫『誰愛誰』、『誰和誰在一起』」。

  • 沒人下車卻「每站都停」原因曝光讓司機火了!

    對於趕時間的人來說,搭公車最怕的就遇到每一站都停的狀況!就有網友PO文表示,在搭公車前往上班的路上,但明明沒人下車,卻每一站都停,後來原因曝光後,讓人哭笑不得。 一名網友在PTT上PO出一篇文章「到底有沒有人要下車!?」原PO透露,近日在台北搭公車準備上班路上,碰到讓他摸不著頭緒的事情,當時他車上明明沒什麼人,但是公車每站都停!後來他認真一看才發現,原來是前方的乘客頭部靠著「下車鈴」,原PO傻眼直呼,「司機大哥整個火都上來了!」 文章一出,引發許多網友熱烈討論,紛紛留言表示,「睡著了嗎XD」、「這好笑哈哈哈哈哈」、「我是司機大概第五次我就爆氣了XD」、「頭大錯了嗎?」、「車上的人會崩潰吧哈哈哈」、「這個我給87分不能再高了」。

  • 靠X我要下車!紅衣姐情緒失控 狂飆三字經毆打運將

    靠X我要下車!紅衣姐情緒失控 狂飆三字經毆打運將

    「拉大家陪葬嗎?」一名穿紅衣女子26日晚間11點多搭公車要下車,女子只有刷卡沒按鈴,司機好心提醒「要下車就要按下車鈴」,女子不理會,直到過站後開始情緒失控,狂飆三字經甚至動了按鈕自行開門,還毆打公車司機,誇張行徑讓車上乘客都傻眼。

  • 書包誤觸下車鈴 司機教訓學生

     民眾向議員投訴,讀國二的孫子坐公車上學,書包不小心壓到下車鈴,生氣的司機竟出手拍打學童頭部,讓孩子一度嚇到不敢搭公車。業者表示,已將該名司機記大過、停派處分,並至學童家中致歉。公運處則以違反《公路法》為由,對業者處以三萬元罰鍰。  就讀北安國中的郭同學來自單親家庭,母親到大陸做生意,把他交給近七十歲的阿嬤照顧。他每天坐公車到捷運南京東路站,再換捷運到學校。阿嬤郭洪金鳳表示,十五日上午六點多,孫子坐中興大業巴士六六八路公車,聽到司機廣播請「敦化的小朋友」不要壓下車鈴,孫子心想自己讀北安、不以為意。  結果公車開到敦化國中附近等紅燈時,司機竟離開座位往郭同學走去,前後伸手拍打他頭部五、六下,一邊罵「你是耳聾嗎」,他才知道自己誤觸車鈴。  郭洪金鳳說,孫子挨打受驚嚇,當天段考只考了四十幾分,和媽媽講電話講到哭,說到坐公車就很害怕。郭洪金鳳表示,孩子有錯應該先用講的,怎麼會直接動手?  議員林瑞圖廿日公布部分的車上錄影,明顯看到司機離開座位,拍打學童頭部。林瑞圖說,家屬已帶小朋友就醫,醫生交代須觀察一周。他認為司機嚴重違規,公運處應吊銷中興的營運權。  公運處表示,駕駛行為屬重大違規,已對中興開罰三萬元並要求業者改善,加派主管人員隨車查核兩個月。  當天開車的高姓駕駛約五十歲,在中興服務五、六年。中興公司執行長黃宗洲表示,事發後向司機、站長了解狀況,駕駛也寫下自白書,表示因廣播後學童仍不理會,一時情緒不佳才動手。但公司認為舉止失當決定停派,記大過一支,也至學童家中道歉,對於被罰款會虛心接受。

  • 台北公車 迷宮般複雜

     在台北的日子,最怕的就是坐公車。台北的公車其實很方便,車次也很多,但街道琳琅滿目,所以路程都相當長。每一次坐公車前,總是要痛苦地從公車牌細小的字體中,尋找目的地。  何時刷卡毫無頭緒  台北公車也是採取無人售票的刷卡式收費,可是方法卻跟大陸有很大的不同。每次上公車都要抬頭看車頂上顯示的提示語,如果是「上車收費」,便要從前門上車繳費;如果顯示「下車收費」,那麼前後門都可以上車,下車才需要到前門繳費。  初到台北的時候,我簡直被弄得暈頭轉向,只能乖乖跟著台灣朋友亦步亦趨,他刷卡時我也刷卡,他下車我也下車,心裡卻很納悶,怎麼有時候上車刷卡有時候下車刷卡,有時候前門上車,有時候居然可以從後門下車,在這個不同於大陸規則的乘車方式裡,如同進入了村上春樹的1Q84,完全理不出個頭緒來。  在大陸,很多大城市也都採用無人售票的方式,從前門上車,後門下車,這些都是大家早已習慣的路線。深圳有些公車路線很長,需要分段收費,在那裡還保留人工售票;而在珠海,也有分段收費的公車,由司機根據路程的遠近,在特定的時候改變刷卡機的收費金額,乘客依舊保持從前門上車後門下車的習慣,且只需進行一次的繳費動作。  有時候跟陸生一起出去,我們都習慣從前門上車,也很巧合的是,每次搭乘的公車都是上車收費,到站了我們也沒留意提示語,徑直從後門下車,從沒受到阻攔。直到有次,下車時候後門居然沒有開,所有下車的乘客一個接一個地排隊從前面下車,而且刷卡繳費,我們都感到不解,分明上車的時候已經給錢,下車的時候卻被司機大叔友善地提醒需要繳費,怎麼回事?需要繳兩次錢!被坑被騙了?  後來我們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分段收費。台北的公車路線經常很曲折,半小時的捷運路程它需要一個小時,可是公車的費用畢竟比捷運便宜,能夠到達的地方比捷運多。對於我這個陌生小夥子來說,很多時候公車不僅會給自己帶來麻煩,而且會花上更多的金錢和時間。每次搭公車都是一段極為頭痛的事情,不僅要仔細看清楚站牌上是否有自己要去的地點,還要弄清楚它分段收費的節點,生怕自己不僅坐錯車還多繳費。  招停按鈴全無經驗  台北的公車路線沿途雖然網站(公車站牌)很多,可是它並不是沒站必停。在公車內的每排座位兩側都有下車鈴,如果你要下車便要按鈴,才會在下一站停車。在大陸則不同,大陸的公車網站僅有台北的一半,大陸公車的下車鈴只有後門有,但在大陸很少有人會按,因為公車每站都停,而且不論這站有沒有乘客上下車。廣州的公車司機有時候就因為沒有在一些網站停靠,受到了市民的投訴。  剛開始坐公車的時候,我都只是乖乖地在公車網站等候,不會伸手招車,幸好每次都有其他的乘客招手叫停公車;每次我也只是乖乖地坐等到站停車,不會伸手按鈴,還好幸運的是每次目的地都是很多乘客下車的地方。有個剛從大陸回來的台灣朋友就告訴我,他在成都等候公車的時候,習慣性會伸手招停目標公車,與他同行的人都感到很出奇,因為不論在大陸的哪個城市,只要站在公車網站等候便可,不論這個網站有沒有需要上下車的客人,公車都會在此停車並開啟前後門。在大陸,需要伸手招停的只有計程車。  假日有別無法想像  台北公車最讓人害怕的就是,有些公車的運行居然有工作日和非工作日之分,對一個初來乍到的大陸人來說,這怎麼能夠想像?公車司機也有周末?在大陸,公車是一年四季照常運行的,站牌上只會表明行車路線、車次間隔和始末班車時間,並不會像台北一些公車標註工作日和周末行車時間。  某個星期六,我第一次坐公車到中研院開會,查找站牌發現有5趟車可以到目的地,可是等了一個小時,沒有一輛駛過,後來抬頭看公車狀態才發現這5趟車均顯示「未發車」,仔細一看站牌,才發現左下角寫著「周一至周五行車時間」字樣,當時是一肚子氣無處發。  絕望之下忍不住對台北的公車系統破口大罵,與隨行的朋友開玩笑說:「還是社會主義好呀,為人民服務,公車天天開。」無奈之餘隨處閒逛,在十字路口轉個彎,發現另外一個公車站,居然有很多公車到中研院,而且還周末按時發車!這可真叫「柳暗花明又一村」。  台北的公車給我印象總是如走迷宮般複雜,所以通常我都喜歡選擇捷運出行,聽說離開了台北就沒有了捷運只有公車,而且公車車次和路線還不及台北,想來就害怕離開台北半步。  台北的交通系統跟大陸很不同,一樣四個輪子,一樣的外形輪廓,一樣無人售票,卻有著不同的運行邏輯,總是需要花一些時間和精力去適應,回頭看曾經的那些經歷總是莞爾一笑,只是當時已惘然。

  • 少女腹痛急下公車 男嬰滑出褲管

     台中市驚傳少女路邊產子事件!十六歲的陳姓少女,前天傍晚與吳姓男友搭車出遊時,突然感覺腹痛難耐,兩人趕忙下車找廁所;未料,一名男嬰就從少女褲管滑出,嚇壞這對情侶,嬰兒送醫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將解剖釐清死因。  警方調查,十九日傍晚約五點多,住在南投縣的吳姓男子(廿九歲)和同居的陳姓女友搭乘全航客運,打算到台中市的逢甲夜市逛街;公車才行駛到中港路一段,陳女突然感覺肚子痛、無法忍受。兩人便拉鈴下車,想到鄰近商家借廁所。  料想不到的是,公車一到站,陳女一下車一名男嬰就從下腹流出,順著寬鬆的褲管滑下,掉落在公車站旁,見到全身是血的嬰孩,吳男與陳女嚇壞了,趕忙打電話叫救護車、將嬰兒送醫;男嬰抵達中國醫藥學院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醫生判定男嬰約廿周又三天大。  陳女表示,今年五月間與吳男發生性關係,兩人就此同居,之後就發現月事沒來,一開始還不以為意,八月與九月都有出血情況,以為是MC來了;直到十月份,又發現月經沒來,才去買驗孕棒驗孕,但呈現的是一條線,就以為自己沒懷孕,並未就醫。  吳男則說,根本不知道女友懷孕了,感到很錯愕。陳女的家長表示,女兒之前蹺家,也曾報案協尋,後來知道她與已經離婚的吳男同居,卻不知兩人會「鬧出人命」,聽到消息時嚇了一大跳。  檢警昨天相驗死嬰,無法判定孩子是胎死腹中後才流產?亦或是出生後死亡?兩人是否涉及殺嬰罪,將待今天解剖、釐清死因;因陳女今年八月才剛滿十六歲,吳男是否涉及妨害性自主罪嫌?也待調查。  大里仁愛醫院婦產科主任王文中說,少女懷孕期間出血的情況並非MC,應是受精卵著床位置不好或子宮收縮導致。

  • 大陸人看台灣-坐台灣公車 既困擾又深感震驚

     今天的主要任務就是沿著捷運線去玩,在縱向的淡水線上,依次有公館商圈、中正紀念堂、士林夜市、台北故宮;在橫向的板南線上,有西門町,誠品書店24小時旗艦店、國父紀念館、台北101大廈。但坐捷運又貴又沒有風景可看,雖然公車也只是便宜了那麼一點點,但是可以看風景,特別適合我這樣行程匆匆的人,要用最少的時間盡可能多的看每個地方的風景和人。  公車太少 讓人著急  走到一個站牌下面看了很久的公車牌,嗯,對,仰著腦袋看了很久,結果還是坐反了。北京的公交車站(公車站)修得豪華漂亮的,同一時間會來很多很多車,車間距恨不得3分鐘一趟,多的讓你根本不用擔心是否需要卡著點來乘車,且到站必停,若是不停,司機是要被罰款的。可台灣不是,整個台灣的公交車都不是特別特別多,台北不是,台南更不是,30分鐘讓你看見個車◆轆算好的,還得招手示意,否則30分鐘等來的車就那麼看都不看你一眼的飄過去了,急得你想大喊大叫。但重要的是我沒戴眼鏡,因此遠遠的地方來一輛車根本看不清楚數字,等開近了看清了又來不及招手。因此在台灣乘公車一直是我的巨大困擾之一。  台北的公車都很新很整潔,座位不多,但乘車有序。投幣有兩種,上車投幣和下車投幣,我到最後離開台灣都沒明白其中的奧祕,哪些是上車投幣,哪些是下車去找司機?  公車的每個座位旁邊都有一個「下車鈴」,下車時候要自己按一下,司機才會到站停車,否則呼啦又開過去了。下車的時候一般還是從前門司機右側的位置下,司機會很禮貌地跟下車的乘客說謝謝,當然乘客也要很禮貌地說謝謝。  10分鐘的耐心等待  在台灣公交坐了一個整島,我沒有聽過任何不和諧的聲音。類似於叫罵、吵架、你踩了我一腳、我開過了沒停車之類的絕無發生。  司機可以為等一個行動不便的老太太下車等7分鐘不開車,也可以為了小朋友上車慢而一個個扶著抱上來。我曾經在上車的時候問司機一個地方,然後在車上睡著了,到站的時候,司機停下車走到我座位跟前叫醒我,問我是否要在這裡下車,我迷茫著不知道,司機便一遍遍的給我解釋這裡是哪裡,我要去的地方在哪裡,整整10分鐘,全車人就等著我和司機說話,沒有一個人衝我喊,沒有人覺得我煩,沒有人覺得我耽誤了大家的時間。  這樣的教養和素質不禁讓我在初來乍到的時候感到極為震驚,也突然驚醒似的明白了一些極為敏感的事情的緣由。來這裡看一看,走一走,會理解很多很多事情,絕非我們在課本、電視上學到的那樣。寫這段話的時候,收到在高雄遇見的很好的地陪叔叔發來的郵件,郵件的名字叫做「花錢去換視野和心胸是最值得的事情」。當然台灣媒體也會報導大陸的很多不好的資訊,因此這就更需要我們用客觀的心態去親自瞭解一些什麼,而不是僅僅道聽途說。(趙星/北京;應作者要求,篇名〈從北京到台灣〉改為〈從北京到台灣,這麼近,那麼遠〉,今日為連載之三)

  • 大陸人看台灣-坐台北公車 感受真不同

     台北出行的公共交通工具是公共汽車和捷運。而乘坐台灣公共汽車的感受,有種和大陸不一樣的感覺,無論是車廂環境,還是人文素質都會感到兩岸的不同之處。  公車司機好耐性  台北公共汽車比較多,站點很也多,很短距離就是一站,但站牌看起來就沒有深圳這樣清楚,就是個鐵棒棒加塊鐵片把站點貼上去,雖然很詳細,但看起來還不是很方便,主要是搞不清坐車的方向,而深圳的站點比較人性,特別是對陌生人來說還是要方便些。  台北公交車的後面都寫司機的名字,我想是方便大家投訴的吧。無人售票的公車,大家使用悠遊卡,上車刷一次15元,有的上車刷,有的下車刷,遠的上下都刷。當乘客刷一次卡,司機就說一聲「謝謝」,並低頭向你致意,非常的有禮貌。而在大陸,好像司機的脾氣都比較火爆,沒有台灣司機那種耐性。  如果說台灣是中華文化保存最好的地方,那麼公共汽車就能充分體現出來。公共汽車的車廂裡非常乾淨,幾乎看不到任何垃圾,很多人會把垃圾都放在自己隨身帶的包包裡。車上的前半部分都是愛心座,真正做到尊老愛幼,至少表面上看是這樣,我就看到,車上有很多人站著,而愛心座卻是空的。朋友說,他有次上車做在愛心座上,旁邊有位他認為不需要讓她的乘客,一直看著他。搞得他以後都有心理陰影,他以後上車有位置,只要是愛心座,他寧願站著。  台灣其實有八路  上車時,人們都自覺刷卡,我沒看到逃票的,其實他們有很多機會省這點錢。我就問過朋友,不刷會有什麼後果,他說也沒什麼,就看司機在不在乎,在乎的話會說一下。下車時,乘客要按下車鈴的,沒有人衝司機大喊要下車,司機也等所有人都下車完,才發動汽車。如果按晚了,就只有下站了。當然,大陸的公共汽車也有下車鈴,可大部分不知道為何都按不響。  有傳言說,台灣沒有8路和4路公共汽車,因為老蔣當年來到台灣後越想越窩火,他怎麼也不明白,堂堂幾百萬美式裝備的國軍,怎麼會敗在當年曾歸他下屬的僅有小米加步槍的新四軍和八路軍手裡。  後來到台灣還看到「台北客運─土城到新店的8路汽車」。隨後查資料才知,其實國民黨對八路並無多大反感,八路這個名字的影響力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大,八路只存在了3個月,隨後改為十八集團軍。不過,台灣是沒有「解放路」之類的名稱,但台灣公交車有8路卻是不爭的事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