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不當勞裁的搜尋結果,共09

  • 郭芷嫣揚言加料遭解僱 不當勞裁認定長榮航空有理

    郭芷嫣揚言加料遭解僱 不當勞裁認定長榮航空有理

    長榮航空前空服員郭芷嫣在群組中揚言要為機師加料,遭長榮航空解僱,不當勞動裁決出爐,駁回時任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幹部的郭芷嫣申請,即認定長榮航空解僱有理。 \n \n裁決書指出,郭芷嫣揚言「加料」的訊息影響公司重大,如在群組上的發言遭轉傳成為公開訊息,對飛安照成重大影響,去年7月公司有收到消費者郵件,要求退票;也有消費者向美國運輸部投訴,美國政府也要求長榮公司應對此事說明;去年也有民眾向民航局陳情,民航局也要求長榮提出改善措施。 \n \n裁決書也指出,該訊息短期內引起民航局等單位關心,引起公司重大困擾,雖然公開該訊息非其本意,長榮公司面對大幅壓力經郭芷嫣確認引用「工作規則」予以免職,應無不當勞動行為的動機。 \n \n裁決書也指出,此次裁決為針對解僱有無打壓工會行為,若要瞭解有無合法解僱,可循民事訴訟等來處理。

  • 《翻爆晚間精選》郭芷嫣不當勞裁 最晚3月8日前公布

    《翻爆晚間精選》郭芷嫣不當勞裁 最晚3月8日前公布

    \n◎郭芷嫣不當勞裁 最晚3月8日前公布 \n \n長榮航空空服員2019年6月20日發動罷工,在罷工期間曾揚言在機長餐中加料以及要「電爆 」中途落跑同事的郭芷嫣,被長榮以「妨礙飛安」為由在罷工結束後2天遭解雇,郭事後向勞動部申請不當勞動裁決,今(21)日在勞動部最後一次開庭,裁決結果最晚3月8日前公布。 \n \n◎一罩難求 普通口罩充當N95賣牟爆利 \n \n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擴大,各地出現民眾搶購口罩亂象,見「一罩難求」成生財契機,新北市有不肖集團低價購入上萬片外型類似N95的一般防塵口罩,再誆騙成N95醫療級口罩賣出牟利,未料今交易時當場被海巡署查獲,民眾才知醫用口罩「攏係假」。 \n \n◎第24例在哪?黃珊珊:不公開也為難 \n \n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21日下午主持新冠肺炎疫情應變會議,會後宣布台北市親子館跟老人活動據點原訂25日開放,決定延到3月底開放;另外,記者問到第24例確診個案在北部,但未公布究竟在哪,市府是否有應變措施,黃珊珊指出,不公開其實民眾也很恐慌,在防疫方面也會很為難,要做哪些準備和處理也很難判斷。 \n \n◎月嫂助女坐月子吸安 嬰驗出毒反應 \n \n郭姓女子去年產後請了汪姓月嫂進行24小時服務,期間郭女丈夫竟在嬰兒房發現疑似毒品吸食器物品,報警後發現居然是安非他命,也在小孩頭髮驗出毒品反應,質疑是月嫂就在孩子旁邊吸食。桃園警方表示,已經在偵辦當中。

  • 郭芷嫣不當勞裁最後一庭 裁決結果最晚3月8日前公布

    郭芷嫣不當勞裁最後一庭 裁決結果最晚3月8日前公布

    長榮航空空服員2019年6月20日發動罷工,在罷工期間曾揚言在機長餐中加料以及要「電爆 」中途落跑同事的郭芷嫣,被長榮以「妨礙飛安」為由在罷工結束後2天遭解雇,郭事後向勞動部申請不當勞動裁決,今(21)日在勞動部最後一次開庭,裁決結果最晚3月8日前公布。 \n \n長榮前空服員郭芷嫣去年罷工期間在私人LINE群組對話遭流出,內容指出郭芷嫣要在反罷工機師的餐飲「加料 」以及「電爆 」中途落跑的空服員,郭芷嫣即遭長榮航空解雇,郭芷嫣稱只是開玩笑,事後向勞動部申請不當勞動裁決。 \n \n今日勞動部最後一次裁決開庭,勞動部前有許多空服員工會人士響應號召前來支持郭芷嫣,前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成令方教授認為長榮高舉飛安大旗為由解雇,其實只是在行殺雞儆猴,發起連署聲援郭芷嫣,短短3天連署人數超過1200人。 \n \n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常務理事林昱嘉表示,長榮解僱郭是要鎮壓工會聲音,許多支持工會的員工事後遭公司懲處、約談甚至解僱,擔憂未來員工不敢再參與工會活動,面對公司錯誤決策也選擇噤聲,勞工權益將被繼續打壓。 \n \n長榮航空對此表示,尊重司法公平正義,也會尊重勞動部裁決的結果,但絕對會堅持捍衛飛航安全,及機上人員免於恐懼的基本權益與自由,同時也呼籲郭應誠實面對霸凌恐嚇之行徑,勿再模糊焦點,否則都是在加深機師人身安全的疑慮與職場環境的不友善。 \n \n長榮機師們也表示,無法接受一個態度輕忽,拿飛安開玩笑的空服員跟他們一起執動。 \n \n勞動部表示,今天裁決委員將依法召開詢問會議,並於詢問會議後召開裁決會議作成裁決決定,最晚3月8日前公布結果。

  • 不當勞裁拖太久 學者建議增設速審小組

    不當勞裁拖太久 學者建議增設速審小組

    如發生如罷工等爭議行為時,工會認為往往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遠水救不了近火」,立委鍾孔炤今天召開「完備爭議行為法制」公聽會,學者建議,應在不當勞動裁決委員會中增設「速審小組」,在爭議行為時能夠迅速排除不當勞動行為。 \n \n據統計,不當勞動裁決出爐時間平均天數在84至134天,最長不會超過180天,台灣大學社會系副教授范雲表示,按現行實務完成一件不當勞動裁決要3個月至5個月的時間,幾乎無法即時介入,工會無法藉此對抗資方惡意破壞罷工的行為,建議應建立「爭議行為期間速審制」,在爭議行為當下就可以迅速排除不當勞動行為,而受裁決不服時,仍可以依法進行後續救濟。 \n \n對此,勞動部官員表示,預計明年上路的勞動事件法46條規定,如果申請不當勞動裁決時,勞工可以「依勞資爭議處理法就民事爭議事件申請裁決者,於裁決決定前,得向法院聲請假扣押、假處分或定暫時狀態處分。」,已經可以解決類似這樣的問題,官員舉例,僱主可能在罷工前夕解雇工會理事長,導致工會無法運作,工會可以採取「不能解雇」的假處分,維護工會運作的權益。 \n \n范雲也建議,修法授權主管機關有依法認定事實並排除破壞及裁罰的權責;針對外界認為應限縮爭議權行使、不要影響消費者權益等,她認為,主管機關不應以限縮爭議權為討論方向,而是應強化爭議權行使,讓勞資關係更加穩定,否則如果缺乏爭議權,僅有團結權與協商權將變成「集體行乞」。

  • 長榮0508公告 勞裁會:構成不當勞動行為

     長榮空服員發動罷工,長榮航空在5月8日發出公告,提醒罷工就暫停優待機票,工會不服提出異議,經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裁決,認定長榮航空的公告及在罷工投票票架設監視器,構成不當勞動行為。 \n 勞動部官員說,長榮航空在罷工前公告,若罷工將暫停員工免費機票三年,且僅限參與罷工者,時機敏感且具針對性,另外在工會舉辦罷工投票期間,在投票處架設監視器也企圖影響會員不敢投票,這兩項行為有妨害工會會員行使團結權,離間以及使會員心生畏懼等,構成不當勞動行為,勞動部將依法開罰,二項合計可罰6萬~30萬元。 \n 官員還說,裁決委員認為長榮航空在空服員罷工投票期間在投票所設立監視錄影器部分,裁決委員也認定屬於不當勞動行為。 \n 長榮空服員工會表示,這是長榮航空第一個被認定違反工會法的案例,長榮航空公司應懸崖勒馬,立即恢復全體員工使用員工優待機票之權益,停止製造差別待遇和繼續打壓工會,重新修復勞資關係。 \n 對此長榮航空回應,0508公告是公司告知全體員工一旦發生罷工時的應變措施,公司給予員工獎勵措施應屬公司治理的一部分,提供員工的各項福利也應該有依營運狀況作調整的權利,這是法律賦予公司的自主管理權,不應成為不當勞動裁決的標的。

  • 空服工會靜坐爭優待票 長榮批企圖影響勞裁判決

    空服工會靜坐爭優待票 長榮批企圖影響勞裁判決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發動至勞動部靜坐,替長榮航空空服員爭取因罷工而損失的優待機票。長榮則透過聲明反擊,工會靜坐是企圖影響裁決,盼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能夠秉公處理。 \n \n長榮航空指出,空服員工會在罷工結束後,不顧雙方已簽訂和平協議,繼續製造勞資對立,繼9月6日到勞動部抗議、9月18日聯合數名立委舉辦記者會妄圖攀附政治力介入司法,今日又在勞裁案最終審議的前一天到勞動部靜坐,明日更將揪眾至勞裁案最終審議會議當面向各委員施壓,試圖影響裁決中立性。 \n \n長榮航空表示,對工會非理性的行徑深表遺憾,也呼籲勞裁委員能夠秉持公正客觀的立場審理,勿屈服於壓力。 \n \n長榮強調,此次空服員工會針對公司發布的0508公告,向勞裁會提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申請,當時會發布此公告,是公司為了因應工會發起之罷工,對公司可能造成的巨額營運虧損,故於罷工前發布內部公告預先告訴所有員工,公司即將面臨的嚴峻挑戰,為降低罷工造成的虧損,不得不以取消優待機票的方式減低營運成本,但為獎勵員工於罷工期間支援公司,只要於罷工期間配合公司班表出勤者,不受此限。 \n \n長榮重申,在公告中說明得十分清楚,是獎勵出勤員工的方案,並非懲罰參加罷工的空服員。 \n \n勞資雙方7月6日簽訂的團體協約中,約定罷工結束後的2個月內,另行召開會議,討論漸進式給予優待機票方案。長榮已於7月8日起即依照所簽訂的協約內容,於罷工後1個月起給予所有未出勤空服員不含長榮及立榮之聯航優惠機票(ZED)使用權利;並在8月6日、8月22日、9月2日、9月11日四度針對優待機票的給予召開協商會議,也於會議中提出具體方案,例如2020年給予所有聯航優待機票使用權利,2021年1月1日起給予免費票除外之各種折扣優待機票使用權利,2022年6月19日起給予所有優待機票使用權利。 \n \n長榮認為,上述方案完全符合協商時雙方「提出漸進式恢復優待票」的共識,但工會對於公司提出的漸進式方案並不滿意,雙方無法達成共識,工會便開始對外抹黑長榮有飛安問題、打壓工會。 \n \n長榮呼籲空服員工會,即使雙方協商未能達成共識,工會也不應該因不滿就對公司進行抹黑,對外找立委開記者會施壓行政部門介入撤銷已在進行中的訴訟、在裁決出爐前夕去勞動部靜坐等方式試圖影響勞裁結果,這並不是達成協議的最佳途徑。

  • 解僱郭芷嫣屬不當勞動行為?勞權律師3點突破盲腸

    解僱郭芷嫣屬不當勞動行為?勞權律師3點突破盲腸

    解僱郭芷嫣是否屬不當勞動行為?空服員工會日前表示將請勞動部認定,但勞權律師蔡瑞麟說,工運都是被這些只會溺愛、不懂得預告風險的勞動法「學者所害。他解釋,長榮用以解僱的依據都是合法取得,這些截圖是不是資方間諜所為,就要拿出證據,再者,若要援引工會法第35條,除非認定郭芷嫣要給某特定機長加料的行為,是該工會的方針,否則解僱不會構成不當勞動行為。 \n \n蔡瑞麟稍早在臉書貼文,左打臉勞動法學者,右批工會律師。關於工會律師早先質疑郭芷嫣對話截圖來自於資方間諜的說法,他認為長榮用以解僱的依據來自三個地方,任何一個來源都是合法取得的。至於這些截圖是不是資方間諜所為,就要拿出證據而不是只憑推測,這是基本的舉證法則。 \n \n其次,郭芷嫣打法律戰,將被作為攻防的工會法第35條,是以「工會活動」為前提。蔡瑞麟指出,不當勞裁會已經很寬鬆地認為,只要會員的行為或言論,符合工會的方針就有可能解釋為工會活動。他質疑,「難道郭芷嫣要給某特定機長加料的行為,是該工會的方針嗎?」除非該工會認了!否則,解僱不會構成不當勞動行為。 \n \n至於某律師說長榮的行為違反「最後手段性」?蔡瑞麟表示,勞基法第12條的適用,最高法院從來沒有承認所謂的「最後手段性」。即使是勞動法學者或德國學說,也只曾說過「重大」的定義、或「權利濫用」或「誠信原則」而已。 \n \n蔡瑞麟最後結語說,亳無隱瞞地,依學術良心,說出各種可能的風險,才能叫勞動法學者,才能稱自己叫勞權律師!! \n

  • 擴大不當勞裁律師費扶助 工會幹部被減薪也補助

    為了保障勞工組織、或勞工加入工會的權利,勞動部今宣布擴大提供勞工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律師代理酬金扶助範圍,除了過去工會幹部被解僱的境外,也將降調、減薪及不利待遇等爭議類型納入律師代理酬金的扶助項目範圍,以保障勞動三權行使。 \n \n勞動部表示,勞工或工會幹部因參加工會活動、進行團體協商或爭議行為,雇主可能透過各種管理手段,例如解僱、降調、減薪、考績評比、懲戒等方式,對勞工或工會幹部產生不利對待,藉以影響工會活動及妨礙工會運作。 \n \n自裁決制度實施以來,勞動部統計,勞工或工會幹部因解僱、降調、減薪及其他不利待遇申請裁決之爭議類型,占總類型的49%。為保障集體勞動權益,特將降調、減薪及不利待遇等爭議類型納入扶助範圍,勞工或工會幹部可透過律師協助蒐集證據、準備書狀、出席裁決調查及詢問等,有助於勞方循裁決機制得到救濟。 \n \n勞動部解釋,勞工或工會幹部得於提出裁決申請30日內,向勞動部提出裁決期間的律師扶助申請,若經審核符合資格,每案可獲得最高4萬元的補助,案情複雜者最高可補助到6萬元。​

  • 桃產總今赴勞部抗議不當勞裁機制

    桃產總今赴勞部抗議不當勞裁機制

    桃園縣產業總工會今上午前往勞動部前抗議,認為,「不當勞動行為裁決」機制運作上已出現許多問題,並提出四點訴求,包括未落實「職權調查」,放任工人被宰割,審理期間過於冗長、申請限制認定嚴格,勸誘和解手段運用氾濫,解決爭議凌駕工人權益保障,未建立移地調查機制及善用入廠訪查權限。 \n桃產總表示,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44條第2項規定,裁決會必須「依職權」調查事實及必要之證據,也就是說裁決會必須「主動」調查事實及證據,而非「被動」等待當事人主張。但實際情形卻是裁決會常置身事外,並由雙方自行攻防,而未依其職權進行調查以釐清真相。他們認為,這樣的審理模式不只是違反了現行規定,更重要的是,在目前裁決會仿效法院的進行方式下,這樣的作法將對無錢無勢請不起「大律師」的工人更顯不利,而此無疑是在裁決中重現原已不對等的勞資關係,並任由相形弱勢的工人和工會自生自滅,要求裁決會應確實遵守目前制度的規範,並負起調查事實及證據的責任。 \n依目前規定,裁決審理期間雖「最長」便可達4個月,但在運作上利用申請人的補正時間或相對人的答辯時間,實際審理期間則可能超過5個月以上,又即便資方打壓工會和工人的事實已非常明顯,工人仍時常必須經過4個月以上的審理折磨。裁決機制所標榜的迅速救濟儼然已成天方夜譚,而其結果便是拖累在制度中與資方搏鬥的工人和工會,更拖累一個個在背後辛苦支撐工人的家庭,這其中,因長期審理無法定案而自殺及心肌梗塞的萬化工會幹部和自殺的台勤工會幹部家屬都是血淋淋的例子。 \n另,在案件申請上,有關90天的申請期限亦被嚴格認定。但不當勞動行為通常是出於雇主反工會的動機,所以必須透過長期的勞資互動觀察才有可能發現或取得證據。例如,雇主出於同一不當勞動行為的意思,先後對工會幹部採取記過或調職等不利益對待,經過90天以後,該幹部才發現考績上的不利益或調職是出於不當勞動行為的事證。但裁決會卻時常荒謬地忽略此一現實,並在90天的申請期限上採嚴格認定,而造成許多工人和工會一開始便無法請求救濟。 \n桃產總要求,裁決會在申請期限的認定上,應著眼勞資的現實互動,基於繼續性之不當勞動行為概念,以雇主所為的最後行為時點來認定,讓裁決機制能真正發揮救濟功能。同時我們亦主張申請期限的限制應參考日本立法例延長為一年,並明確導入繼續性不當勞動行為概念作為判斷基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