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世界文學的搜尋結果,共463

  • 首屆世客會燒30億 議員怒批

    首屆世客會燒30億 議員怒批

     首屆世界客家博覽會將於2022年在桃園登場,但議員卻爆出120天活動要燒30億元,議會卻渾然不知,批評是「慷桃園之慨」。客家局長何明光數度強調希望中央全額負擔,相關期程確定後會向議會報告。

  • 2022世界客家博覽會斥資30億元挨批

    2022世界客家博覽會斥資30億元挨批

    全球首屆世界客家博覽會將於2022年在桃園登場,由桃園市政府客家事務局主辦,但議員卻爆出120天活動要燒30億元,議會卻渾然不知,怒批是「慷桃園之慨」,客家局長何明光數度強調希望中央全額負擔,相關期程確定後會向議會報告。

  • 文學回應時代 經濟不平等入題

    文學回應時代 經濟不平等入題

     AI時代來臨,人類的情緒可能被「搬動」?作家黃麗群短篇小說〈搬雲記〉深入刻畫未來世界的人性,成為九歌年度小說得主。作家王盛弘以描述自己大學時代生活點滴的〈甜蜜蜜〉,成為年度散文得主。

  • 緬懷大師 花蓮籌設楊牧紀念館

    緬懷大師 花蓮籌設楊牧紀念館

     詩人楊牧13日辭世,享年80歲。楊牧本名王靖獻,1940年出生於花蓮,被譽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文學家,花蓮縣政府盼能在楊牧老師的故鄉花蓮,籌設楊牧文學紀念館,讓年輕後輩有機會能夠閱讀大師一生的精彩,也希望花蓮每年舉辦楊牧詩文學活動,緬懷楊牧詩人。

  • 詩在瘟疫蔓延時 記洛夫〈SARS不幸撞到禪〉

    詩在瘟疫蔓延時 記洛夫〈SARS不幸撞到禪〉

     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時,我又夢見詩人洛夫。夢的場景正在拍一部紀錄片,背景是「雪樓」,畫面中出現三個人:洛夫、張國治、我;飄雪的北國,洛老竟不畏寒,穿了件白色背心,略顯疲態,但聲音洪亮,趺坐庭院的白楊樹下,談他的詩〈煙之外〉,也說張愛玲的「孤絕與華麗」;忽地,目光投向我,「你能數出我的詩中,出現過多少次煙與煙囪…」

  • 陸網路文學出海 傳播古代文化

    陸網路文學出海 傳播古代文化

     現今網路文學已成為大陸當代文學「走出海外」的重要方式之一,其承擔著講好古代中國故事的使命,鼓勵海外華裔作家從事網路文學創作,影視改編也是近年來傳播大陸網路文學的途徑,這種新的出海方式更為海外受眾喜聞樂見,甚至還引起了國外翻拍,例如韓國版《步步驚心》、越南版《仙劍奇緣之花千骨》及《延禧攻略》、泰國版《后宮甄嬛傳》等,日本率先將《從前有座劍靈山》改編成漫畫,引發廣大漫畫迷追捧。

  • 培養網文翻譯人才 陸建立機制

    培養網文翻譯人才 陸建立機制

     近年來,國內外翻譯家、廣大網路文學愛好者以及各翻譯網站都為大陸網路文學的海外傳播作出了貢獻。大陸武俠世界網站創始人賴靜平由於喜歡網路武俠小說,在獨立翻譯完《盤龍》、《天涯明月刀》之後,創辦了這個目前全球最大的網文翻譯網站。

  • 義守陳奕宏 榮獲文學vusam雙獎

    義守陳奕宏 榮獲文學vusam雙獎

     義守大學醫學系一年級學生陳奕宏,來自屏東瑪家鄉三和部落,平日喜歡閱讀與寫作抒發心情,勇奪第二屆vusam文學獎的新詩冠軍與散文亞軍,欣喜外更榮幸能為族人發聲。

  • 文學書寫榮獲vusam雙獎 義大醫學生陳奕宏「獎」出原民心聲

    文學書寫榮獲vusam雙獎 義大醫學生陳奕宏「獎」出原民心聲

    義守大學醫學系一年級學生陳奕宏,來自屏東瑪家鄉三和部落,平日喜歡閱讀與寫作抒發心情的他,勇奪第二屆vusam文學獎的新詩冠軍與散文亞軍,欣喜外更榮幸能為族人發聲。

  • 一戰經典文學「西線無戰事」將重拍

    一戰經典文學「西線無戰事」將重拍

    說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對西方文學有瞭解的朋友必然聯想到《西線無戰事》。1929年,德國退伍軍人雷馬克(Erich Maria Remarque)撰寫了這部小說,立即洛陽紙貴,僅僅一年之後,小說就被大洋彼岸的美國翻拍為同名電影,並榮獲奧斯卡獎。90年後,這部小說終於再次迎來電影版,而且主角們終於是講德語的。

  • 與網路親密接觸 陸文學再掀浪潮

    與網路親密接觸 陸文學再掀浪潮

     近年來,大陸許多傳統文學社已開始主動發行線上版,今年1月,大陸百花文藝出版社成立「百花網路文學館」,正式深耕網文,融合出版與影視。1998年,大陸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率先在大陸網上開始連載,網路與文學有了第一次的連結,成為大陸網路文學的「開山之作」。22年過去,《2018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大陸各類網路文學作品累計2442萬部,讀者規模已經達到4.3億人,大陸網路文學成為與好萊塢電影、日本動漫、韓劇並駕齊驅的世界四大文化產業。

  • 打破刻板印象 陸現代文學精品化

    打破刻板印象 陸現代文學精品化

     大陸人民文學出版社編審、50後策畫編輯胡玉萍閱歷過7代的文學作品,她表示,每一代作家都有不同的丰采,因為他們成長環境、思考問題的方式都不一樣,老作家們責任感強,望著他們的背影就像山一樣;80、90後(指1980、1990年後出生者)作家觀念和知識結構很新,思維敏捷,思路開闊,進取心強,現在網路文學「精品化」已是大勢所趨。

  • 陸首創科幻研究院 引領產業鏈

    陸首創科幻研究院 引領產業鏈

     大陸首個科幻研究院「中國科幻研究院」近日在四川成都誕生。由四川大學與四川省科學技術協會聯合創建,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四川省科幻學會和《科幻世界》雜誌社負責具體實施。川大文新學院院長李怡在成立儀式上表示,該研究院將以開闊的視野,在各種可能的方向上努力推動中國科幻文學與科幻文化的發展。 \n 南方科技大學教授吳岩一直在科幻研究領域耕耘。同時,一些年輕的科幻愛好者甚至是科幻作家,也進入了學術圈,並將科幻作為他們的主要研究志趣。 \n 提供切磋武藝平台 \n 2003年,吳岩與王泉根等北京師範大學教師在該校首次開設科幻文學碩士方向;2015年,他又招來了科幻文學方向的博士生。 \n 業內人士認為,中國科幻研究院或許能為門派混雜的科幻研究江湖提供一個「切磋武藝」的平台。等於是從一出生就背負著多重期許。在吳岩看來,國內的科幻研究並沒有形成共同體,很多時候,不同派別的人在自說自話。科幻研究者、南方科技大學科學與人類想像力中心訪問研究員三豐指出,科幻是個內涵很豐富的詞。它是一個文學類型、一種文化現象,也是一種思維方式。圍繞科幻,可以有非常多不同的研究角度。 \n 高校協助企業共贏 \n 姜振宇是大陸首位科幻文學博士生,他是吳岩的學生,畢業後去四川大學,並成為中國科幻研究院的主要牽頭人之一。他說,不同理論背景的人都在談科幻,有必要搭一個理論平台,做一些體系建設,「讓跨學科的研究者們一起來搞清楚,我們說的科幻究竟是什麼」。 \n 高校與地方合作是這所科幻研究院的關鍵字之一。但姜振宇認為,科幻文學在以一種幽微的方式塑造社會,而這所位於高校的研究院,也應該和現實對話,在科幻產業鏈中發揮作用,通過調研和報告,為本地的政策制定給出參考,為產業發展做出引導。如研究院可以幫助四川乃至全國的科幻類小微企業,打造出類似「科幻迷創業手冊」實用指南。 \n 吳岩說,高校能和地方形成合力,對城市的發展可以產生直接的支援作用,這是一種共贏。

  • 40屆 旺旺.時報文學獎 香港青年奪首獎

    40屆 旺旺.時報文學獎 香港青年奪首獎

     華人世界最具傳統、最挺年輕人的文學獎「旺旺.時報文學獎」,今年邁入第40屆,12月1日舉行頒獎典禮,全場最大獎影視小說首獎由來自香港、年僅26歲的洪昊賢獲得。適逢香港動盪之際,這篇小說點出香港年輕人的處境,描寫他們不為外界所知的真實生活,受到矚目。 \n 除了洪昊賢的小說《之後》拿下影視小說組首獎,獲得最高獎金50萬元之外,散文組首獎為紀錄片工作者陳榮顯「一部紀錄片的完成」,新詩組首獎為宇秀《下午有這樣一件旗袍》。 \n 適逢旺旺.時報文學獎邁入第40屆,特別假新北市政府大禮堂擴大舉辦,除了力邀過去得主回娘家參與盛會,包含第一屆小說甄選獎首獎得主詹明儒等,新北市長侯友宜、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中國時報暨旺報社長兼總編輯王綽中等,現身參與盛會。 \n 侯友宜表示,文學獎舉辦40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文學這條路很孤寂,看到這麼多文學前輩參與盛會十分難得。人生就是一個故事,文學就是生命,成為人們進步的力量。侯友宜也當場力邀,明年第41屆的「旺旺.時報文學獎」頒獎典禮繼續在新北市舉辦。 \n 時報文學獎自1978年開始舉辦,曾經推出報導文學、鄉鎮書寫、小品文書寫、書簡等比賽項目,去年起有兩項創新,一是開放網路徵件,鼓勵更多參賽作品報名,今年共收到1,737篇參賽作品,包括影視小說組有564篇、散文組554篇、新詩組619首,參賽者來自台灣、港澳、大陸、東南亞與海外各地,其中大陸參賽作品逾200件,創歷史新高。 \n 曾主辦多屆時報文學獎的作家季季表示,時報文學獎是全球華人區最早重視文學而成立的獎,也是各大報中提拔年輕人創作種類最多的文學獎,具廣度和高度;曾獲時報文學獎推薦獎的作家黃春明表示,時報文學獎最可貴處是以文學的美學、藝術做評鑑,希望不論再怎麼困難都要持續辦下去。

  • 未來青少年文學文化公益計劃在京啓動

    未來青少年文學文化公益計劃在京啓動

    北京師範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院語文教育創新研究中心、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語文教育研究所聯合主辦,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提供學術支持,中文未來教育與華語未來教育協辦的未來青少年文學文化公益計畫,近日在北京發布,前能提升青少年的文學文化素養。 \n \n大陸知名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在主題演講中指出:「文學的根本意義在於為人類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礎。」他闡述文學在塑造道義觀、營造審美境界、培育悲憫情懷、輸入歷史意識、激發想象潛能、強化說事能力、提升語言文字水準等七個方面的作用,並強調這樣的公益計劃,將在根本上對青少年文學文化素養的提升發揮影響。 \n \n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李敬澤表示,此公益計劃不在於能否寫出多著名的文學作品,而是具有準確的表達與交流的能力,具有對世界的感受力。在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白燁看來,當下互聯網的豐富性難以改變,唯一能做的就是打造一個能夠提供經典文學、優秀文學為資源的文本教育平台。 \n \n公益計劃由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課程與教學研究院語文教育研究者易進,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語言教育研究所所長任翔、青年語文教育家竇昕,中國社科院文學所青年學者陳思四人發起,李旭光擔任未來青少年文學文化公益計劃行動辦主任。 \n \n多年深入一線語文教學,易進從當下的中小學語文教育,點出「語文課程是一門學習祖國語言文字運用的綜合性、實踐性課程。工具性與人文性的統一,是語文課程的基本特點。」他認為「將社會教育和學校教育相結合,才能為當代青少年獲得優質的文學文化教育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n \n作為一個出身於文史世家的青年語文教育者,竇昕以「夢想」為主題表達發起此公益計劃的初心,期許為當下的語文教育和青少年文學文化素養的提升尋找多一種可能。 \n \n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部長朱旭東在開幕式上致詞指出,期望此公益計劃能夠與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APLIC教育領袖人才培養模式」結合,以培養具有扎實的學術基礎(Academic)、豐富的實踐能力(Practical)、赤誠的教育之愛(Love)、寬闊的國際視野(International)和不竭的創新精神(Creative)的「APLIC教育領袖人才」為目標,為頂尖人才的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 愛荷華記載4

    愛荷華記載4

     0922:小農莊--三心、兩個世界、一個愛握手尼克牽著妹妹的手躲進林地時,海明威在短篇小說〈最後一方淨土〉描述著:「林地蔓延到山脊頂部,翻過去,然後又是森林了。他們現在走在棕色的林土層上,腳步又輕盈又感涼快。這裡沒有草叢,樹幹拔起到六十呎高之後,才開始長有枝枒。尼克聽得見他們上方高處有微風漸起的聲音。他們前進時,沒有陽光篩落,尼克知道在快到中午以前,不會有陽光透過高處頂部的枝幹。」這差不多是我能想像美國中西部林地的極限了。IWP安排國際寫作者來到離IOWA城不遠的農莊,整個上午天空陰著臉,或大或小的雨點穿越雲層而降,在農莊聚會的空檔信馬由韁的走上林地,海明威百年前的森林已經由玉米田與碗豆田取代,幾棵翠綠的樹木衛兵似監察著這片農地,通往玉米田的小路邊,我也遇見低頭啃草的牛隻,停下腳步,我倆茫然的對望,幾乎像是泯怨仇的一視。 這和解似的一瞥,又在晚上播映的〈3 hati,2 dunia,1 cinta〉(三心、兩個世界、一個愛)重現,影片的結尾是天主教女孩Delia(黛莉婭)與穆斯林青年Rosid(羅西德)在朗誦詩歌結束後的劇場跳著穆斯林傳統舞蹈,肢體未曾接觸的舞步看來輕鬆寫意,氣氛卻是欲望橫流又隱忍壓抑,就像兩人通過對彼此宗教信仰的理解與肯認,矛盾與衝突初獲解融後,兩人對眼互視,那視野平疇上似乎還殘留著日常生活的恐懼殘跡,雖然這已然是泯除怨仇的一視。這部影片改編自IWP印尼小說家Ben Sohib的兩篇短篇小說〈達佩奇密碼〉、〈Rosid dan Delia〉。會後我請教Ben,在印尼,詩人是在類似劇場的空間朗讀詩歌,並且讓民眾聞之而落淚而歡笑?Ben回答:大詩人才能在劇場似的空間朗讀詩歌,例如影片中不斷出現的大詩人倫德拉。我記得我最後對Ben的回應是:我的南島民族兄弟,太棒了。雖然宗教和種族引起的糾紛仍然持續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發生,至少我們還有詩歌,可以用來彌補人為的錯誤啊。 握手。 \n 0923:海明威--詩人 \n 關於寫作與不寫作 \n Ernest Miller Hemingway,這麼長的名字,其實就是我們熟知的美國小說家海明威嘛,大多數的人以為海明威喜歡「薩伐旅」遠勝一切,他的小說早已證明這是錯誤的認知,他曾寫下這詩歌般發亮的一句話:「(我)所有的愛,都給了釣魚和夏天。」但海明威終究是小說家不是詩人。他有一篇小說似乎是依託小說人物大談寫作,篇名就叫做〈關於寫作〉。小說主角尼克評論邁克(小說人物之一)的寫作「寫得太接近生活了」,尼克說:「你得吸收生活,然後創造自己的人物。」我於是看出這篇小說談的是小說創作而非詩歌創作,因為尼克沉浸在小說寫作的氛圍唯一有益的寫作就是你虛構的東西,你想像出來的東西。這會讓所有的事情成真。在IOWA校園讀完這篇小說,讓我感受到海明威的自戀情結一如其文,「水面刺眼得像太陽下的鏡子。」接著,我走上Gilmore Hall二樓,一場國際文學課的講授就要開始了,關於詩歌與詩人,正確地說,是非虛構文學。 \n 緊鄰俄羅斯西側的拉脫維亞詩人Madara Gruntmane先播映一首歌,作為凝聚民族國家意識的一首英雄之歌,她不無瀟灑的回答讀者的詰問:「我的詩歌創作從不受到俄羅斯的影響。」言下之意,即以在地拉脫維亞民族意識抵抗俄羅斯霸權國家。北非摩洛哥詩人Soukaina Haiballah已出版四部詩集,也是優秀的編劇家,在阿拉伯世界富有盛名。雖然愛荷華未見風沙,Soukaina依然纏上漂亮的頭巾進行演講,PPT秀出北非濃烈色彩的沙漠風情,我認為Soukaina的重點更在於表述女性如何在後殖民情境發聲?來自日本的詩人Takako Arai自承英文不好,卻勇敢地以全英文講述,正如經歷過大地震以及日本東北地區海嘯襲擊下的錘鍊,Takako的詩與生命是一次又一次面對絕望之後而生的堅強。Madara Gruntmane、Soukaina Haiballah、Takako Arai,三位詩人,同為女性,同樣以詩歌寫作表述存在的價值,也就是說,如果我不再寫作,我將什麼都不是。 \n 0924:UICB IWP \n 字詞 \n University of IOWA Center for the book簡稱UICB,這個特殊的單位有一項獨特的學位授予計劃,將書籍藝術實踐和技術方面的培訓與書籍歷史、文化研究相結合包括藝術家的作品、裝訂、電子書、刻字藝術、材料分析、造紙、印花與學術探究。2019年MFA畢業生Cat Liu,將前往造紙廠和中國南京的金陵聖經出版社,研究創建各種類型的手工紙的過程,並了解它們在手印書本中的應用。伊莎貝拉(Isabella)則將對kraing(柬埔寨的佛教紙手稿)進行材料分析。 \n 她的調查顯示,手工紙是柬埔寨文化遺產的一部分,但對手工藝品的歷史沒有詳盡的分析。由於手工造紙不再是柬埔寨的一個行業,因此伊莎貝拉認為,「當務之急是在其流通中以及我們仍然可以接觸到手工紙手稿時,紀錄其口述歷史。」這也是今年IWP眾多參觀活動的其中一項,吸引了十三位國際寫作者參觀。 \n 書籍及其製作技術,在繁複、精巧的工序無疑是承載了文明的重量,它以從巴別塔釋放的字詞表現了人類的慾望。當原住民遇到字詞時,許多研究者早已從各種角度進行研究、分析並歸納成檔案。我不願重蹈學者覆轍,也不該如此。我記得多年前完成的一篇微小說早已描摹了我的心靈世界,名稱就叫做〈字詞〉,僅以150字寫完的小說如下,願你了解我的明白: \n 老靈人臨終前吐露一個攸關祖父一生的字詞,這泰雅古語發音的詞義艱澀難解,祖父詢問任何一位與這個詞相近或陌生的族人,窮極一生,度過日據時期的屠殺、八二三炮戰襲擊、白色恐怖的追殺,以及文明攪翻部落的生活。 \n 跟一個詞搏鬥一生的祖父在百歲臨終前竟推翻自己的奮鬥,對我說:「記住,真正的泰雅人是不會輕易被一個字詞決定的。」 \n 0925:Chandrahas Choudhury--印度 \n 文學的非暴力抗爭 \n 我沒有關於印度的故事,硬是要我擠出一朵飄蕩、輕盈且變幻莫測的故事雲,差不多就是要從沙漠裡挖出一顆晶瑩剔透的水珠一樣的困難,但是,所有的故事只要曾經被「說」出來,就一定會有蛛絲馬跡,是吧。Chandrahas Choudhury(錢德拉哈斯.喬杜里),被譽為印度新一代小說家中最聰明、古怪、活潑又機智的人之一,中午就來到舊國會大廈購物中心一樓NICC1117教室,為周五晚上小說《雲》的新書發表做個暖場活動,講述〈成為南亞作家:旅途〉。高瘦英挺的錢德拉哈斯滔滔不絕,以現代全球化的語言細述「旅途」的可能,我想起的卻是瘦小的甘地所進行的「旅途」。他最早進行的旅途是在南非,甘地買了一張一等車廂的車票,以此拒絕換到三等車廂,結果被人從彼得馬里茨堡火車中扔了出去而告終。這其實是個政治實驗非暴力抗爭來自於宗教教義「不害」的哲學,這手段「可以比作是種子,它的結果就是一棵大樹」,甘地不無樂觀主義的說著。 \n 甘地最著名的一次「旅途」是在1930年3月21日到4月6日,他從德里到艾哈邁達巴德遊行達400公里,被稱之為德里遊行(或稱「鹽隊」),數以千計的人們徒步到海邊自己取鹽,而不是給政府交稅,這是甘地抗議殖民政府食鹽公賣制所領導的旅途。錢德拉哈斯·喬杜里所編輯的《印度:旅行者文學伴侶》一書,匯集了來自世界上最多元文化和最古老文明的14篇短篇小說,儘管這是通過說故事者的眼睛看到的印度,但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揭示了曾為印度的古老面貌,孟買的貧民窟、白銀藥油銷售員的火車旅行、印度西海岸的小漁村、克什米爾寓言般的遠景、斯利那加(Srinagar)受災的家庭以及時光倒流四個世紀前的泰姬陵……。我以為,文學的書寫工作就是一項非暴力抗爭的「旅途」,因為非暴力要求我們使用的手段要像我們追求的結果一樣純粹文學,即是追求純粹的真、善、美。 \n 0926:Chemistry Building--寫作者 \n 慶幸我們還有詩歌 \n 當我們前往Chemistry Building來到Liying Sun開設亞洲華文的課堂之前,IWP有一批國際寫作者已經前往小鎮雜貨店購物,他們分別前往亞洲區、拉丁區、非洲區的雜貨店購物,那些充滿民族與地域特色的食材,會在隔天的公共廚房充分煮食,成為IWP文學之外的另類交流活動。一周前我去了,但沒有適合製作飛鼠醃腸泥與烤「兩隻腳走路的豬胸肋排」的廚具,只好應Liying Sun教授的課堂之邀來到Chemistry Building的教室。學生有九位,大致都讀完陳炳釗的劇本、陳麗娟的詩歌以及我的作品(微小說、二行詩與兩篇散文)。面對香港寫作者,學生自然問起香港情勢,這似乎是難以說清楚的歷史共業,但總有些普世價值是值得堅持的,比如說自由、人權、法治……等等。有人問,我的作品會不會因為自身原住民的身分而讓人只關注族群議題而忽略了文學的本質,我說,文學是向內挖掘、向外開展的文字旅程,對所有問題的追問,不就是為了解惑自己面對的問題,不是嗎? \n 早在我們回答這些日常的追問之前,走在克林頓街道上,秋天的陽光將早晨的空氣烘的暖洋洋,隨著課堂作息往復大學城的學生走得自在,從來不識警察的棍棒,就連對面走過來的犬隻似也掛著笑容。此情此景,陳麗娟說:「這恍如夢境。」三周之前才從鬧哄哄與肅殺的香港國際機場離境,「反送中」的抗爭進行時只能害怕的躲在巷子內,來到IOWA成為IWP安全無虞的寫作者,既迷戀此時安全的生活空間,又疑懼此景只是夢境的詩人陳麗娟,無端竟哽咽起來。如果讀著陳麗娟五年前發表的詩句,就會慶幸我們還有純粹的詩歌用來抵禦不公不義的世界。 \n 卑鄙沒有罷工 \n 勇氣與高尚也沒有 \n 有人在對準人臉噴胡椒 \n 有人受命躲在背後繼續說謊再說謊 \n 有人自發急救,分享保鮮紙(用來保護眼睛)和食物 \n 有人給我們假的選舉 \n 我們給你真的群眾 \n ——〈比喻罷工了〉最後一節,2014 \n 0927:山寶屋--閱讀者 \n 女人的聲音 \n 讓沉重的單字與晦暗的詞語輕盈揮翅——閱讀的音符可以勝過婉轉的歌聲,一次又一次的聆聽,字詞就會飛進耳朵,在心裡種下文學的根苗。我認為可以如此看待「閱讀」。IWP每周五下午五點到六點,時光開始向傍晚移動,在山寶屋客廳,保羅.安格爾黑色半身銅像益發深沉,好像那靈魂還在咀嚼每位寫作者迴盪著或重或輕的聲調。戶外的聲音讓木質紋理的建築物逐漸吸納,室內三、四十人安坐木椅,主持人恆常是詩人克里斯多福.梅林,簡短的致詞,每一周最重要的作家閱讀於是登場。寫作者隨選閱讀自己的作品,閱讀完即下台。聽眾不發問,也無須發問,這只能是透過心靈接納四面八方的文學聲音。閱讀與聆聽,互為主體。緘默,才是文學的宇宙,所有的聲音臣服在寧靜的面紗底下。 \n 當以往的世界認為思考的女人難以生育、女人的身體只能服務男人的慾望、女人掌握權力就會打翻地球的天平、女人的雙手用來布置家屋,或者女人的腦容量小無法負擔複雜的運算,到今天,還有一群人、一群很大多數的男性,還在如此為女人定性時,今天兩位閱讀者的詩歌恰恰是抗議男人世界的霸權。拉脫維亞詩人Madara Gruntmane的詩句:「我的手永遠很熱/可以在上面炸薄煎餅來餵你/我把你的汗水撒在三明治上/你會聞起來像洗衣粉/我們將用靛藍蕾絲包裹著您,讓您擺脫對自己的迷戀/前往裝飾藝術博物館/三年後,您將參觀我的X光片展覽」,詩裡的女人將奪回對身體的自主權。立陶宛的女詩人Tautvyda Marcinkeviccciute朗誦著:「直到她去世,似乎一切都沒有改變。這就是為什麼公主首先不希望她丈夫的氏族被邀請參加葬禮的原因:所有那些奇怪的橡樹,樺樹和水曲柳樹一直在一個孤零零地搖晃和搖曳的地方,而這個地方一直都是她一個人的墳墓。公主。」男人的世界(氏族)將無權對女人的死亡發號施令。 \n 0928:印度學生聯盟--開胃菜與舞蹈 \n 夢遊 \n IWP的周末通常並不安排活動。在檢查事件的日曆版上找到印度學生聯盟執委會的邀請,在IMU二樓宴會廳舉行年今度印度舞之夜,晚會還提供免費的印度開胃菜。音樂從二樓禮堂滑下石磨階梯,老老少少、青年男女、小女孩小男孩,以及非印度的各色人等,穿著傳統的服裝,女性的Sari and wrapped garments(紗麗服是印度女性服飾的一大特色服飾,紗麗就是一塊未縫合的布,長度4-9米不等,用來圍裹著身體)風采各異,男性以高領長外套、頭巾、無領長袖襯衣為主,寬鬆的裝扮適合大動作的舞蹈。我們吃著Samosa(裡頭包滿馬鈴薯餡,加一些香料調味,拿去炸的小吃),說著話,一位IOWA年輕人穿著印度服裝說我是安徽人,他的中國女友在旁痴痴笑著。喜歡在PUB跳舞的尼泊爾寫作者BUDDHISAGAR不跳印度傳統舞,我記得他說過尼泊爾的大敵是印度,於是場中的舞跳了一圈BUDDHISAGAR早已遁逃。被我拉來的香港劇作家阿釗氣定神閒有如觀賞一齣戲劇表演,兩撇小鬍子正隨音樂聲輕盈的抖動著。我們都不懂得說印度語,有如夢遊般來到一座午夜的劇場,但我並沒有看到甘地的白色帽子,也沒人交換著頭巾以示友誼長存。 \n 1492年10月11日,如果哥倫布沒有看見海上漂來的一根蘆葦,他就無法確認附近有陸地,可能會轉向海洋的另一面深處。到了12日凌晨,水手從望遠鏡看到了陸地,歷史上卻把這個殊榮給了殖民冒險家哥倫布,他登上中美洲加勒比海中的巴哈馬群島,並命名為聖薩爾瓦多,意思是救世主,這名稱充滿了反諷的意味,因為不到十年,哥倫布所發現的「印度人」滅亡了十之八九。也許哥倫布被海洋搞昏了,才堅持認為抵達了印度,並且誤將美洲原住民(印地安人)視為印度人。我認為,是這個歷史上錯誤百出的「發現」,讓我今晚的印度晚會有如夢遊。

  • 托妮.莫里森美國黑色的良心

    托妮.莫里森美國黑色的良心

     「這是我的世界,我完全主宰。它有時狂野,卻是自由的。這是一種思維方式,也是真知」(It’s my world, I am in control. Sometimes it’s wild, it is free . It’s a way of thinking. It’s pure knowledge)。 \n 美國著名的黑人女作家托妮.莫里森(Toni Morrison)八月五日病逝於紐約市布朗克斯區,享年88歲。 \n 莫里森是美國20世紀迄今最重要的文學家,其作品不僅是暢銷書,更廣獲美國及世界文壇評論者的青睞,(曾獲普利茲小說獎、總統自由勳章、美國國家書評獎等重要獎項。1983年以小說「寵兒」(beloved)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是繼賽珍珠之後美國女性作家第二位獲此殊榮者,也是第一位美國非裔女性作家站上世界文壇的高峰。瑞典皇家學院稱讚她的作品充滿「靈視力量與詩性意涵,賦予美國現實中不可或缺的一面生命」。 \n 莫里森11部小說描寫的是黑人的現實與心靈世界,圍繞著種族、文化、性別與階級等議題。她所建構的故事場景,白人幾乎是缺席的,甚或被有意塗抹。數百年來黑人的悲慘命運,透過她充滿智慧、敏銳與想像力的筆觸,從各種驚悚、異類、灰暗的情節中得到指證與關懷。對於亂倫、墮胎、弒子、奴役、謀殺、忌妒、強暴、賣淫、集體暴力、陰暗、絕望、自卑的討論,曾讓她陷於道德與文學批評的爭議中。 \n 打破生死界線、融合過去與現在,加入神話、幻想與充滿靈性的想像力,莫里森以生動的寫作技巧,引領讀者進入一個非裔美人在現實與心靈上的經驗與蛻變,用如詩般的美麗語言,訴說最殘酷的故事。在「最藍的眼睛」(The Bluest eye)一書裡,她指出懷抱對於藍眼睛的憧憬,是黑人歷史中最深沉的悲哀。 這種憧憬,卻是從最初的被奴役、進而開始懷疑、不喜歡、不認識自己,最後變成想成為施暴者一樣的人的自卑情結開始的。就像莫里森受訪時說的:「他們弄髒你」(they dirty you)。 \n 要從莫里森眾多作品中找出一個論述主軸,也許從「所羅門之歌」(Song of Solomon)末篇對於主人翁Milkman的描述可窺端倪:他脫離身世的羈絆,獲得新知,躍入空中,在一個能夠找到自己位置的世界裡象徵性地搭機而去。 \n 莫里森對於少數族裔的關懷,適與20世紀初法國的後殖民主義先驅法農(Franz Fanon)前後輝映。法農的成名作「黑皮膚、白面具」(Black Skin, White Masks)對族裔認同與文化尋根提出不同的價值思考,率爾呼籲殖民地人民應重視心靈上的解放與自由,而非一昧追求表面上的獨立。今天莫里森談的正是文化解殖的問題,只有真正打破心靈上的桎梏,才能從邊緣進入中央,得到平等的身分認同與話語權。

  • 《陳長慶小說集》出洋 金門與越南一線牽

    《陳長慶小說集》出洋 金門與越南一線牽

    金門睿友文學館館長陳長慶的《陳長慶短篇小說集》越南文本,今(8)日在越南胡志明市舉辦新書發表會。這是金門文學作品集首次被翻譯成越南文,也是金門文學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 \n \n由胡志明市國家大學所屬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文學系所主辦的「越南與東亞文化、思想之交流國際學術研討會」,11月8-9日盛大召開,有來自日本、韓國、中國大陸、臺灣等4個國家近200人與會發表96篇論文。主辦單位在會中特別安排一場《陳長慶短篇小說集》新書發表會,正式向越南讀者介紹這位來自金門的小說家與他充滿鄉土情的動人故事。 \n \n國立金門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長陳益源代表編譯團隊,說明《陳長慶短篇小說集》的編譯過程與〈再見海南島,海南島再見〉、〈將軍與蓬萊米〉、〈春桃〉、〈人民公共客車〉、〈孫麻子〉、〈罔腰仔〉等6篇發生在金門不同時期的故事。 \n \n越南著名文評家、胡志明市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文學系黃如芳教授以〈來自南方的回音〉為題,評析陳長慶的作品說明一個地方的文學可以跳出地理的隔閡,透過人道主義價值得到異地讀者的共鳴。「讓人在閱讀的過程中,不僅認識金門這一個與越南一樣擁有坎坷命運的地方,也從中獲得一個充滿美感的語言藝術體驗。」 \n \n因為個人健康與家庭因素,陳長慶並未親自出席新書發表會,但他在專門錄製,現場安排播放的談話中,表達對臺越雙方編譯團隊的誠摯謝意,並表示:「這本書能在越南出版發行,可說是我從事文學創作50餘年來最大的殊榮。縱使我不懂越南文,但內心的興奮不言可喻。」他盼望透過這本書的出版,能讓越南讀者充分了解金門的歷史文化和民情風俗。 \n \n越南方主編群一致推崇陳文慶的作品,像金門高粱酒一樣愈陳愈香,讓人樂於卒讀。胡志明市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文學系主任黎光長表示,當地學界廣泛蒐集評論陳長慶作品的文章。阮黃燕博士也表示,透過陳長慶小說集的發表,讓金門與越南愈來愈近。

  • 南京、揚州登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路」名單

    南京、揚州登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路」名單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0月31日公布最新加入「創意城市網路」的66座城市,大陸的南京、揚州分別入選「世界文學之都」、「世界美食之都」。 \n南京是大陸首個「世界文學之都」。這座城市是六朝古都,除了政治、經濟之外,文風鼎盛,是中國文學開始走向獨立和自覺的起步之城,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文學館」即設立於此;南京還是中國近代教育的起點,中國第一部詩歌理論和批評專著《詩品》、第一部文學理論和批評專著《文心雕龍》、第一部兒童啟蒙讀物《千字文》、現存最早的詩文總集《昭明文選》等都誕生於此,張愛玲等文壇巨匠也都與南京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n最特別的是美國作家賽珍珠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代表作《大地》,就是在南京創作完成。 \n現在南京也有數以千計的文學社團和協會組織散布在各角落,光是讀書會就有450多家。位於南京鼓樓區廣州路上、被譽為「南京文學客廳」的先鋒書店,數次被CNN、BBC等評為世界「最美書店」。 \n繼成都、順德和澳門之後,揚州是大陸第4座「世界美食之都」。揚州是與准安是以「准揚菜」競爭美食之都的名銜,但只有揚州入選。揚州旅遊部門表示,揚州美食有著「揚州炒飯炒遍全球,揚州包子包打天下」之稱,早在2001年,揚州就被中國烹飪協會認定為「淮揚菜之鄉」,成為大陸首個獲得「菜系之鄉」的城市,這裡的揚州獅子頭、大煮干絲、文思豆腐、高郵大閘蟹,都是必吃的佳餚。

  • 推理文學的詭計佈局特展  邀請你來當大偵探

    推理文學的詭計佈局特展 邀請你來當大偵探

    懸疑推理故事總是深深吸引偵探迷目光,台中市文化局推出「密室之約-推理文學世界的詭計佈局」特展,將在台中文學館展至12月29日,以「密室、詭計、障眼法與寫作佈局」為主題,並以推理故事貫串展區,邀請民眾化身為偵探,尋找藏於展場中的線索,參與推理與破解懸案謎團。 \n \n台中市文化局舉辦的「密室之約-推理文學世界的詭計佈局」特展22日在台中文學館開幕,由作家紀昭君擔任策展人,以世界推理文學共同具有的「密室、詭計、障眼法與寫作佈局」為主題,挑選出失憶、書中書、暴風雨山莊密室及命中註定死亡筆記等五大特色推理詭計,串聯展區與參與民眾互動。 \n \n台中市文化局副局長曾能汀致詞表示,展場設計出平易近人的串場角色與故事,搭配詭計說明與推薦書單專區彼此相應;展區並安排推理懸疑故事,一區一區展現不同推理文學詭計,邀請民眾一同來追查線索、挖掘真相。 \n \n展覽中搭配6場免費推理講座工作坊,解說與實作演練世界推理文學的常見詭計,其中3場還邀請知名推理作家葉桑、何敬堯及舟動共同指導,讓民眾學習推理文學寫作的佈局,落實在日常生活的異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