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世襲制的搜尋結果,共07

  • 短期專業軍官少尉薪近5萬 招募員:想爽別來!網問:有世襲制?

    短期專業軍官少尉薪近5萬 招募員:想爽別來!網問:有世襲制?

    國軍實施募兵制,基層招募壓力真的很大,近期除了瘋招募「後備戰士」,面對基層軍官缺員非常嚴重的情況,國軍近期推出「短期專業軍官班」,少尉軍官薪水近5萬,由於第一梯報名時間是3月15日展開,國軍招募員忙著在臉書社團宣傳,有人提出敏感尖銳的問題,例如終身俸還有沒有?軍中在洪仲秋事件發生後有比較好?還有網友詢問薪資、階級是否有「世襲制」,令人啼笑皆非。招募員同時也提醒「想爽就不要來」,想進來就一定要學會吃苦,人各有志,要當酸民你自己當。 \n \n有國軍招募員近期在臉書粉專宣傳「短期專業軍官班」,大學學歷、22-32歲之間青年,受訓22週合格後,授少尉軍官階級服役一年,薪水福利比照志願役,少尉軍官薪水48990元。招募員還特別寫道:「**想爽就不要來**,每個職業都有他的酸甜苦辣,不要想說裡面爽就想進來,想進來就一定要學會吃苦,不要進來了又後悔被人看不起;人各有志,不要來筆戰,沒有職業是每個人適合的,也沒有100%是好的,要當酸民你自己當,我沒有批評你也沒欠你什麼,請酸民自重。 \n \n有網友留言表示「福利真好,我退伍快20年了。可以嗎?」也有網友說,「打死我都不會再回到部隊……根本就是比較自由的犯人而已」;還有人樓歪問官階、薪資有沒有「世襲制」?有核彈操作軍官班嗎?騙人進去有獎勵嗎?也有網友認真詢問「軍中洪仲秋事件後有沒有比較好?」。招募員則回覆:「該案只是個例,好不好是看個人觀點,我是覺得一直都不錯,雖說偶爾遇到不好的狀況,但是當做是挑戰也不賴。」 \n

  • 兩岸史話-滿清如何統治中國

    兩岸史話-滿清如何統治中國

     征服結束後提升征戰英雄貴族爵位的政策,強化了大清精英認同中征服經驗的中心地位。 \n 額亦都娶了努爾哈赤的妹妹;何和禮娶了努爾哈赤的長女;費英東娶了努爾哈赤的長孫女。他們在戰鬥中都表現得異常英勇,為滿洲人取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據他們的官方傳記記載,他們都是「一等大臣」,但這似乎是個一般性的稱謂,沒有具體的官階內涵。 \n 1620年,為了使八旗組織更為系統化,努爾哈赤給八旗官職使用了漢名。他委任額亦都為左翼總兵官;費英東也成了左翼總兵官。左翼和右翼分別是由各旗集結而成的兩大主力。費英東、安費揚古及何和禮均被封為固山額真,這是旗主之下最高的職位,後來改稱為都統。 \n 世襲制度恩及子孫 \n 從一開始,滿洲人的頭銜就分為二種,一種是因為君主的意願而獲得的軍事頭銜,一種是世襲頭銜。5個理政聽訟大臣都先於努爾哈赤而死,分別把軍事頭銜傳給了自己的一個兒子。額亦都的兒子遏必隆繼承了一等總兵官的頭銜;費英東、何和禮及扈爾漢的繼承人被任命為三等總兵官;安費揚古的繼承人承襲了一個16等頭銜。1634年,努爾哈赤創設的軍事職銜被轉換為滿洲貴族的頭銜。 \n 在順治朝(1644-1661),世襲頭銜被分為八級,前6級(公、侯、伯、精奇尼哈番「滿語正官,對應的漢字是子爵」、阿思哈尼哈番「滿語副官,對應的漢字是男爵」、阿達哈哈番「參將」)各分為三等。1736年和1752年的改革形成了27級貴族爵位,其中前15級是最為重要的。每一級爵位都確定由幾代人承襲:爵位越高,傳之後世的輩數就越多。 \n 公的爵位可以傳26代,而最低一級爵位(恩騎尉)只能傳一代。不過,隨著征服大業的完成,這些特權被擴大了。1670年,前三級爵位的擁有者被賜予「世襲罔替」之權。1651年後,其他高級爵位的擁有者被授予至少世襲最低一級爵位的權利,以保證他們的子孫後代永遠不會成為平民。 \n 努爾哈赤的繼承者賜予了努爾哈赤的理政聽訟5大臣許多殊榮。當皇太極自立為帝(1636)時,他追封了這5個大臣。額亦都被封為弘毅公,費英東在早幾年(1631)被封為直義公。他們二人在奉天的愛新覺羅祖廟中都有牌位。 \n 不過,額亦都的繼承人──他的兒子遏必隆(1618-1673)──是位列於鰲拜之下、年幼的康熙皇帝的輔政四大臣之一,他因1669年的肅清行動而丟掉了承襲的爵位(一等子爵)。1713年,康熙皇帝恢復了遏必隆的繼承人的爵位;1755年,乾隆皇帝將其世襲爵位提升為二等公。 \n 鈕祜祿氏是額亦都11個兒子的後代,籍隸滿洲鑲黃旗,是清王朝前半期主要的滿洲貴族家族之一。在努爾哈赤、皇太極和福臨時期,額亦都和他的兒子是幫助大清征服中國的將領。他的兩個孫子從軍討伐準噶爾蒙古首領噶爾丹,其他一些後代則出任旗和各省的高級官員。 \n 在大清統治的前兩個世紀,這個家族共傳了9代,每一代都有人與愛新覺羅氏聯姻,共有77個鈕祜祿氏男子迎娶了愛新覺羅氏的女兒,有72位鈕祜祿氏女子嫁給了皇室(其中有幾位成了皇后)。鈕祜祿氏也與其他著名的滿洲貴族家族通婚,如富察氏、馬佳氏、蘇完瓜爾佳氏。 \n 征服結束後提升征戰英雄(如5大臣)貴族爵位的政策,強化了大清精英認同中征服經驗的中心地位。1659年,皇帝把費英東的世襲爵位提升為三等公,以紀念他的赫赫戰功。 \n 何和禮的爵位於1628年被提升為三等公,1701年恢復了世襲制,到乾隆末期,已傳了12代。安費揚古和扈爾漢的後代沒有這樣順利。安費揚古的一個孫子藉由軍功而獲得了一等男爵爵位。 \n 但是,扈爾漢的世襲爵位因其子准塔(Junta)的不當行為而被褫奪。在順治朝,扈爾漢的三等子爵世襲爵位得到恢復,用以紀念他的豐功偉績。 \n 對征服的紀念促成了皇帝組建新的八旗牛錄的決定。八旗牛錄的世襲首領地位由費英東的父親索爾果傳給子孫,不僅包括滿洲鑲黃旗第二佐領的第17、18和20牛錄,而且包括分別於1667年、1684年和1695年新建的3個牛錄。 \n 與清皇室廣泛通婚 \n 額亦都的子孫後代占據著滿洲鑲黃旗第一佐領的9個牛錄首領的位置,其中7個牛錄是1644年以後組建的。滿洲正白旗第一佐領3個牛錄之一由扈爾漢的子孫統領,滿洲鑲藍旗第一佐領4個牛錄中的2個由安費揚古的子孫統領,這些也是1644年以後組建的。 \n 費英東的蘇完瓜爾佳氏、額亦都的鈕祜祿氏、何和禮的董鄂氏,都屬於滿洲貴族八大家──其他為舒穆拉氏、那拉氏、輝發氏、伊爾根覺羅氏和馬佳氏。1644年以前共有50位滿洲人被授予高級爵位。爵位和家族聲譽使這些英雄人物的後代擁有在承襲祖宗爵位之外出任軍事和行政官職的特權。除輝發氏之外,這些家族的後裔都與愛新覺羅氏保持著廣泛的通婚關係。(待續)

  • 滿清如何統治中國--氏族聯姻鞏固政權(三)

    額亦都娶了努爾哈赤的妹妹;何和禮娶了努爾哈赤的長女;費英東娶了努爾哈赤的長孫女。他們在戰鬥中都表現得異常英勇,為滿洲人取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據他們的官方傳記記載,他們都是「一等大臣」,但這似乎是個一般性的稱謂,沒有具體的官階內涵。 \n1620年,為了使八旗組織更為系統化,努爾哈赤給八旗官職使用了漢名。他委任額亦都為左翼總兵官;費英東也成了左翼總兵官。左翼和右翼分別是由各旗集結而成的兩大主力。費英東、安費揚古及何和禮均被封為固山額真,這是旗主之下最高的職位,後來改稱為都統。 \n \n世襲制度恩及子孫 \n \n \n從一開始,滿洲人的頭銜就分為二種,一種是因為君主的意願而獲得的軍事頭銜,一種是世襲頭銜。5個理政聽訟大臣都先於努爾哈赤而死,分別把軍事頭銜傳給了自己的一個兒子。額亦都的兒子遏必隆繼承了一等總兵官的頭銜;費英東、何和禮及扈爾漢的繼承人被任命為三等總兵官;安費揚古的繼承人承襲了一個16等頭銜。1634年,努爾哈赤創設的軍事職銜被轉換為滿洲貴族的頭銜。 \n在順治朝(1644-1661),世襲頭銜被分為八級,前6級(公、侯、伯、精奇尼哈番「滿語正官,對應的漢字是子爵」、阿思哈尼哈番「滿語副官,對應的漢字是男爵」、阿達哈哈番「參將」)各分為三等。1736年和1752年的改革形成了27級貴族爵位,其中前15級是最為重要的。每一級爵位都確定由幾代人承襲:爵位越高,傳之後世的輩數就越多。 \n公的爵位可以傳26代,而最低一級爵位(恩騎尉)只能傳一代。不過,隨著征服大業的完成,這些特權被擴大了。1670年,前三級爵位的擁有者被賜予「世襲罔替」之權。1651年後,其他高級爵位的擁有者被授予至少世襲最低一級爵位的權利,以保證他們的子孫後代永遠不會成為平民。 \n努爾哈赤的繼承者賜予了努爾哈赤的理政聽訟5大臣許多殊榮。當皇太極自立為帝(1636)時,他追封了這5個大臣。額亦都被封為弘毅公,費英東在早幾年(1631)被封為直義公。他們二人在奉天的愛新覺羅祖廟中都有牌位。 \n不過,額亦都的繼承人──他的兒子遏必隆(1618-1673)──是位列於鰲拜之下、年幼的康熙皇帝的輔政四大臣之一,他因1669年的肅清行動而丟掉了承襲的爵位(一等子爵)。1713年,康熙皇帝恢復了遏必隆的繼承人的爵位;1755年,乾隆皇帝將其世襲爵位提升為二等公。 \n鈕祜祿氏是額亦都11個兒子的後代,籍隸滿洲鑲黃旗,是清王朝前半期主要的滿洲貴族家族之一。在努爾哈赤、皇太極和福臨時期,額亦都和他的兒子是幫助大清征服中國的將領。他的兩個孫子從軍討伐準噶爾蒙古首領噶爾丹,其他一些後代則出任旗和各省的高級官員。 \n在大清統治的前兩個世紀,這個家族共傳了9代,每一代都有人與愛新覺羅氏聯姻,共有77個鈕祜祿氏男子迎娶了愛新覺羅氏的女兒,有72位鈕祜祿氏女子嫁給了皇室(其中有幾位成了皇后)。鈕祜祿氏也與其他著名的滿洲貴族家族通婚,如富察氏、馬佳氏、蘇完瓜爾佳氏。 \n征服結束後提升征戰英雄(如5大臣)貴族爵位的政策,強化了大清精英認同中征服經驗的中心地位。1659年,皇帝把費英東的世襲爵位提升為三等公,以紀念他的赫赫戰功。 \n何和禮的爵位於1628年被提升為三等公,1701年恢復了世襲制,到乾隆末期,已傳了12代。安費揚古和扈爾漢的後代沒有這樣順利。安費揚古的一個孫子藉由軍功而獲得了一等男爵爵位。但是,扈爾漢的世襲爵位因其子准塔(Junta)的不當行為而被褫奪。在順治朝,扈爾漢的三等子爵世襲爵位得到恢復,用以紀念他的豐功偉績。 \n對征服的紀念促成了皇帝組建新的八旗牛錄的決定。八旗牛錄的世襲首領地位由費英東的父親索爾果傳給子孫,不僅包括滿洲鑲黃旗第二佐領的第17、18和20牛錄,而且包括分別於1667年、1684年和1695年新建的3個牛錄。 \n \n與清皇室廣泛通婚 \n \n \n額亦都的子孫後代占據著滿洲鑲黃旗第一佐領的9個牛錄首領的位置,其中7個牛錄是1644年以後組建的。滿洲正白旗第一佐領3個牛錄之一由扈爾漢的子孫統領,滿洲鑲藍旗第一佐領4個牛錄中的2個由安費揚古的子孫統領,這些也是1644年以後組建的。 \n費英東的蘇完瓜爾佳氏、額亦都的鈕祜祿氏、何和禮的董鄂氏,都屬於滿洲貴族八大家──其他為舒穆拉氏、那拉氏、 輝發氏、伊爾根覺羅氏和馬佳氏。1644年以前共有50位滿洲人被授予高級爵位。爵位和家族聲譽使這些英雄人物的後代擁有在承襲祖宗爵位之外出任軍事和行政官職的特權。除輝發氏之外,這些家族的後裔都與愛新覺羅氏保持著廣泛的通婚關係。 \n(待續) \n

  • 金飯碗熱門 行庫曾有世襲制

     金飯碗從以前到現在都非常熱門,甚至因此,在40年前一度在公股行庫出現了「世襲制」。據了解,包括一銀、華銀、彰銀,在民國63年以前,曾經有一套制度,就是若行員退休了,因其退休而空出的名額,可讓他的孩子成為行員入行。 \n 這套制度,一直到民國63年中止,原因是當年的省屬七大行庫,當年已正式被劃為公務機關,要入行的新行員,都得透過高普考的考試進入銀行,也因此,世襲制因而畫上句點。 \n 然而,從這套制度,也可看出銀行的金飯碗除了搶手之外,該職業也普遍獲得親子之間的共同認同。一位行庫高層表示,其實數年前,部分公股行庫在舉辦優退優離時,就曾經思考過是否可以透過類似於過去三商銀曾有的上述「世襲制」,來作為號召。 \n 不過近30多年來,公股行庫對於新進人員普遍採取「大會考」的方式晉用,加上倘若是退休行員的子女在入行評選時有差別待遇的話,很容易會招致黑函、檢舉滿天飛,因此最後此議作罷。 \n 行庫主管表示,其實各大公股行庫,父母與子女都在同一家銀行的例子很常見。例如,某家銀行的工會重要幹部,一家三代都是該行的行員,但都是透過筆試、面試等各種委託金融研訓院辦理的大會考進行。 \n 行庫主管指出,這些父母原本就是老行員的新進人員,一方面本身也相當優秀,另一方面從父母的談話中已對該銀行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因此加入該銀行算是有一定程度的認同,對銀行的向心力相對也將更高。

  • 英女王演說 承諾改革上院

     英國伊莉莎白二世女王九日在英國國會發表演說(見左圖,法新社),表示英國政府當前的首要之務是降低國庫赤字,穩定經濟,並宣布了英國政府改革上院的取消世襲制計畫,強調把上院的權力,還諸於人民。 \n 根據傳統,女王親赴國會宣讀由執政黨草擬的演說內容,主要是勾勒未來一年國會立法議程的重點及方向。 \n 英女王宣讀了十四項法案和四項草案,其中包括窒礙難行的上議院改革計畫。 \n 伊莉莎白二世女王同意將注入更多的民主聲音到上議院內,並表示將維持承諾,「把權力轉移到人民手中」,強調「為人民制定法律的人應該要回應人民」。根據改革計畫,未來上院的規模將大幅縮減,取消世襲代議士。 \n 英女王在一九九九年的國會演說中,曾提及同意改革上院,但如此具體表達承諾上院改革,則是第一次。 \n 英國上議院始創於十四世紀,至今將屆七百年,又被稱為「貴族院」。目前共有七百四十六席位,其中六百一十五席是終身職,九十二席世襲,外加英國聖公會大主教和主教,及上訴法庭法官等,是當前世界上最大的上院。 \n 一九九七年布萊爾領導的工黨上台後,獲女王同意致力改革上院。但保守黨擔心喪失其在上院的絕對優勢地位而反對,改革困難重重,只好分段逐步削弱貴族特權。 \n 九七年到二○○一年為第一階段,九九年通過法案,除九十二世襲代議士留任外,高達六百多名世襲貴族全部失去上院議員資格。許多世襲上議員無法接受,一位工黨世襲上議員在法案通過後,當場暈倒在席位上。 \n 改革第二階段原擬在二○○二年到○三年實現上院議席位部分由選舉產生,並逐漸邁向上院議員全部民選。但這項改革法案,始終無法在議會中過關。過去十年,上院改革計畫嚴重擱淺。 \n 英女王九日在演說中,承諾持續改革上院、還政於民,彰顯英國政府欲把廿一世紀全球現存最大的「貴族院」,改革為類似三百人編制的美式「參議院」的決心。

  • 單一選區兩面刃 選將應與時俱進

     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兩面刃」特性,在此次藍綠立委初選一覽無遺。民進黨羅文嘉、國民黨朱鳳芝都中箭落馬,顯示高知名度並不等於支持度,朱鳳芝輸給平鎮市長更凸顯「國會議員地方化」問題;然而,同樣基層實力不足的羅淑蕾,卻能憑籍犀利問政爭取求新求變的選民支持,顯示初選制度不應成為落敗藉口。候選人仍應兼顧中央問政與地方經營,才能在小選區制度下長期生存。 \n 揚棄過去協調為主的黨內提名模式,藍營此次立委提名完全以民調定輸贏,表面上是建立提名機制,實際上是因為黨內協調幾乎舉步維艱,更別說是與友黨協調。但政黨最重要的職責是為民舉才,如此放牛吃草的做法,對大選不見得有利。 \n 立法院號稱最高民意殿堂,立委是中央民代,但要比資源、比基層,著實不易與地方行政首長或基層民代抗衡,也因此,有立委連在火車站爭取到一部飲水機都要大書特書;而台東縣議長饒慶玲寧願擔任議長再問鼎縣長,對於中央力勸參選立委的青睞眼神就是視而不見。 \n 朱鳳芝曾是桃園縣最高票,也是資深、認真問政的優質立委,但面對選區改變,無法適應「跑攤重於問政」的角色調整,加上地方有力競爭者的挑戰,大意失荊州自是不意外。 \n 除了朱鳳芝,擁有日本大學工程博士,長期關注地層下陷、水土保持等環境重大議題的立委李鴻鈞,對於「專業不如跑攤」也有相當感觸。在小選區制度下,目前的立委選區公民數約在三、四十萬之譜,當基層實力雄厚者得以發動支持者在家聽電話,來改變選舉結果之際,國會議員地方化恐成為未來趨勢。 \n 不過,當初單一選區兩票制過關時,學界即已警示「世襲化」、「國會地方化」的各種可能性,顯示參選人必須求新求變及兼顧地方實力,才能走得更長更久;現任立委落馬,已帶給藍綠選將更多啟示。

  • 隱形世襲必然引發社會危機

     要到2011年才畢業的在校大學生,竟然已經被安排進了家鄉財政局工資統發中心工作,享受事業編制。湖南省某市人事局局長「在即將退出工作崗位之時,特向領導提出將兒子安排到市財政局工作的報告。為黨工作了幾十年,從未因個人的事向組織上提出過要求。」該市市委書記、市長和常務副市長則分別批示「予以關照,研究解決」「擬同意安排」等。 \n 類似「曹公子」事件絕非個別,而是已成慣例,其他的「公子」也享受這種超人的待遇。該市人事局一名副局長道破了天機:「常委開會時確實有這麼一個決定」:「就是安排一把手親屬工作的事」世襲制早已壽終正寢了,然而,因為我們的制度存在著嚴重的缺陷,「世襲暗流」仍然湧動,不能冠冕堂皇地拿到桌面上來,便以「潛規則」的方式存在著,這就是「隱形世襲」。冷水江市就是典型的例證,其他地方也不同程度地存在著。 \n 「隱形世襲」氾濫的惡果,就會造成政治腐敗和社會階層對立,從而帶來社會穩定和秩序的嚴重危機。靠「隱形世襲」獲得權力的人,是父輩或其他有權人所賜,豈能做到「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繫、利為民所謀」呢?要避免社會危機的發生,就必須拆掉孕育「隱形世襲」的溫床,讓每個公民都有公平競爭、實現自身價值的寬闊舞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