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丘宏達的搜尋結果,共17

  • 民進黨虛擬的台美關係

     《台灣關係法》迄今40年,外交部日前編導了一部8分46秒、以雙橡園為主的「台美關係」影片,放在網路上。這部強調「台美關係」的片子,相對於重要史實部分,只能說是「不清不楚、不詳不實」。 \n 首先,雙橡園如何成為中華民國資產?片中只有一句話,「在1937年(民國26年)由當時我駐美大使王正廷所租用」。雙橡園怎麼租著租著就有了產權?這種天上掉下來的好事是怎麼發生的? \n 這件事當然該說清楚,但民進黨政府的政治立場,這不能說清楚,因為一說清楚,就會和中華民國在大陸時期的歷史連結,這段歷史會告訴我們雙橡園成為中華民國的外交財產,和片中口口聲聲所說的台美關係真是一點關係都找不出來。 \n 雙橡園成為中華民國財產,是民國36年由當時的駐美大使顧維鈞購下。顧維鈞何許人也?1888年生於上海,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當過袁世凱英文祕書,出任過北洋政府外交總長、財政總長,甚至還暫代過8個月的北洋政府內閣總理。顧氏二度出使美國任大使,時為1946年,次年購雙橡園,成為中華民國財產。這些過程、歷史記錄清清楚楚,和民進黨的「台美關係」有什麼關係?1979年與美國斷交後,台北最終如何保下雙橡園,這部片子的說法更是貽笑大方。這部片子只說了一句「在政府和各方民間人士的奔走遊說下」最終保住雙橡園。 \n 其實,最終如何保住了雙橡園,民進黨外交部根本不敢講。因為那幾乎就是旅美學人丘宏達一人之功。丘宏達是《國統綱領》起草人,1990年國是會議、1991年中華民國第1次修憲、辜汪會談的幕後主要策畫人。丘宏達的履歷表上,永遠有一條:「中華民國後備軍人」。 \n 當時美國務院已定案,要把雙橡園以中共建政之前台北擁有之財產為由,以外交繼承的轉移,交給中共。且美國聯邦參院外委會時己通過《台灣關係法》,送交院會。依慣例,外委會通過,院會不得翻案,故眾皆悲觀。唯丘宏達隻身一人蒐集資料,找出兩組共5案;一組是參院本身即曾有委員會通過後院會可翻案修正的例證;一組是國際上曾有案例,資產不必依1949年一刀切後交給中共。這兩組資料的組合是保住雙橡園的張本。 \n 丘宏達時居華府,住在杜爾參議員家對面,且杜爾參議員夫人為丘宏達哈佛大學同窗,所以院會辯論前,丘宏達常於清晨5點把資料送到杜爾手中,在院會辯論激烈時,丘宏達甚至曾夜宿杜爾家中共商大計。所以保住雙橡園的《台灣關係法》第4條b項3款B目,為非常奇特的案例,委員會時並不存在,卻硬生生在院會中插入通過,故被稱為「雙橡園條款」。 \n 中華民國保下了雙橡園和民進黨的「台美關係」有何關係?民進黨虛構「台美關係」,只是意識形態中一廂情願的假象,與事實無關。(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華府看天下-馬英九華府行 餘波盪漾

     3月初前總統馬英九來華府訪問,表示他最想見到的人是恩師丘宏達的遺孀謝元元女士。丘夫人對馬英九8年任內沒能撥亂反正,反使台獨勢力坐大到了亡黨亡國的地步,讓她痛心疾首到不願見馬英九。後來幾經考慮,加上陪馬來華府的前駐美代表沈呂巡促駕,才接受邀請赴宴,豈知這頓飯竟成了她畢生最貴的一餐,而且至今身心飽受折磨。 \n 謝元元平時深居簡出,因為視力不是太好,晚上極少開車,3月8日晚間為了參加歡迎馬英九的晚宴,不得不自己駕車,不幸離開家門不久即發生車禍,一部幾乎全新的BMW全毀,右手臂骨折,痛得不得了,但謝元元還是拜托拖吊車司機把她送到旅館,忍痛出席馬英九的宴會。 \n 為了處理車禍,謝元元遲到約一小時,手臂受傷紅腫,顯而易見,馬英九居然視而不見,到了第二天方才發覺事態嚴重,致電丘師母表示慰問。說得難聽點,馬反應遲鈍,已到了麻木的程度。其實馬英九想見丘師母,如果他設想周到,考慮到上了年紀的師母晚上開車不便,派人去接送,這場車禍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對馬而言,這是輕而易舉的事。 \n 晚宴的餐費每人是75美元,即以美國的標準也不便宜,主辦者怕大家嫌貴,參加的人少,幸好有一位富有的馬迷主動贊助每人45元,故花30元即可與馬同席,且可與馬合影,以致出席的多達600人,可算盛況空前。但謝元元這頓飯的代價高達一千倍以上,單只汽車的修理費用就要2.5萬美金,這還不算對方車子的修理和自己的醫療費用在內。儘管這些費用絕大多數由保險公司付,可是後果嚴重,一是今後保險費大幅提高,最壞的結果是保險公司拒絕續保,果真如此,麻煩可大了。謝元元現正為維護自己的權益準備去法院出庭辯護。 \n 金錢的巨額損失之外,骨折所帶來的身心痛苦更是難以承受。右手受傷,打了石膏,連吃飯都有困難,寫字打字也都成了問題,沒有車也不能開車,所以每天困坐愁城,非常苦悶,近日總算石膏拿了下來,漸入佳境,苦悶無聊的日子漸漸看到走出隧道的光亮。不管怎麼說,這位丘教授生前的愛徒帶給師母的災難是難以言宣的。 \n 馬英九3天的華府行所造成的風波,至今仍餘波盪漾,因為僑界擁馬、反馬兩派人士勢均力敵,爭論不休,互不相讓,甚至朋友失和,夫妻反目。卿本佳人的馬英九,莫非真是美國人所說的jink(總是帶給人厄運的事物)嗎?

  • 投書-承認丘宏達

     馬英九在丘宏達逝世周年紀念會上說,他在兩岸關係上主張的「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就出自丘宏達啟發。說到激動處還多次哽咽。但是馬英九沒說的是,丘宏達要承認的是什麼? \n 丘畢生反對台獨。1998年在做巡迴大使致詞時,提到他念茲在茲的中國統一時,感極而泣。2000年台獨當政,丘立即辭職。 \n 記者傅建中說:「丘逝,馬英九表示難過不捨,但是這位愛徒滿讓丘宏達失望的,尤其是他那「不統、不獨、不武」的大陸政策,和丘的「國家統一」有很大的分野,馬不圖恢復丘宏達親自策畫執筆的國統綱領,反而一天到晚對台獨分子打恭作揖道歉,崇位掃地,實令丘老師心寒。」 \n 此時台獨立委又去世衛鬧場,在旁觀席上脫掉外衣,露出T恤,寫著「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被大會趕出場。國中的考試還問:「林書豪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 \n 這種否認國家的作為,卻沒見政府代表嚴正反對,反而是循例要世衛以「中華台北」稱台灣,不能稱「中國台灣」。也就是說,政府自己在否認自己,否認「一國兩區」,否認丘宏達。 \n 丘宏達說:「眼中多少頑無恥,不認梅花是國花」。不承認一個中國,就是否認丘宏達。

  • 丘宏達主張兩岸定位 馬表肯定

     總統馬英九昨(23)日自謙是已故愛國學人丘宏達教授的「私塾弟子」,細述丘宏達最先提出「兩岸要互不否認對方為政治實體」的說法。馬總統表示,這正是他就職演說「兩岸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觀念由來,這也被美國主導國際法教科書引用,證明這是描述當前兩岸關係最務實,也最能夠解決問題的方案。 \n 昨天在台北舉行的「紀念丘宏達教授學術研討會」,由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與國立政治大學國際法學研究中心俱名主辦,紀念丘宏達教授逝世周年,他的門生故舊多到場追思,丘教授夫人謝元元女士亦蒞臨現場,並捐贈10萬美元予政治大學丘宏達國際法學圖書館,進行數位典藏作業。 \n 丘宏達教授赴美40年不持美國護照,至今仍以中華民國著名國際法學者聞名世界,主辦單位表示,他一生致力於教學、寫文章、參與國際組織,都是為了實現「提升中華民國國際地位」的信念與目標而奮鬥,因此研討會以「書生報國的典範」為主題,向丘宏達教授致敬。 \n 馬總統昨天不僅親臨演講,還提筆寫了一篇紀念文,內容從初識丘師、保衛釣魚台事件、中美斷交等等,還有丘宏達教授擔任馬總統和總統夫人周美青結婚時的介紹人,丘宏達教授愛狗如痴的小故事,透露出兩人40年的深厚交情。馬總統在演講過程中憶及過往,數度哽咽,對丘宏達教授的思念不捨溢於言表。 \n 丘宏達教授生於民國25年,一生作育英才無數,曾任教於台灣大學、政治大學及美國馬里蘭大學,門生如今多是法界聞人,他並曾擔任世界國際法學會(International Law Association)會長、長期參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會議,是位享有國際聲譽的法律學者。 \n 中美斷交之際,丘宏達運用其影響力參與草擬美國「台灣關係法」,使美國國會制定「雙橡園條款」,進而保障中華民國大使館及大使官邸的財產,至今仍為國人津津樂道。

  • 馬兩岸互不否認說 源自丘宏達

    馬兩岸互不否認說 源自丘宏達

     馬英九總統昨天表示,他在520就職演說提到兩岸「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是脫胎於已故美國馬里蘭大學國際法學教授丘宏達的「兩岸要互不否認對方政治實體」的觀念,事後證明這是當前兩岸關係最務實、也最能解決問題的方案。 \n 感念丘宏達對國貢獻 \n 知名國際法權威學者丘宏達逝世屆滿周年,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政大國際事務學院國際法學研究中心、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昨天聯合舉行「紀念丘宏達教授學術研討會」,馬總統親自到場發表專題演說。考試院長關中、前監察院長錢復等也到場致詞,追念丘宏達的生平事蹟。 \n 馬英九在演說時,因感念「愛國學者」丘宏達對中華民國的貢獻,還數度哽咽。馬總統表示,丘宏達曾跟他說,常邀請撰寫國際法英文教科書的各國學者座談,就是希望他們提到中華民國時,能有正面的敘述。 \n 馬總統說,2009年美國出版的國際法教科書,有段提到2007年,他參選總統時提出兩岸互不否定的主張,他為此感到「至少有了點成果,長時間的關心得到重視,以回報丘老師的貢獻。」 \n 參與台灣關係法立法 \n 1970年代中美斷交後,丘宏達曾積極參與《台灣關係法》的立法過程,讓美國國會加入「雙橡園條款」,保障我大使館財產。丘宏達也因對我國國際地位的貢獻,獲得「中華民國無任所大使」殊榮,2年前並獲頒非公務員最高榮譽的「一等景星勳章」。 \n 丘宏達去年4月於華府逝世,馬總統還特地委派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赴美參加追思會,並頒贈褒揚令,推崇丘宏達「以深摯的愛國心,運用深厚學識,在風雨飄搖的年代為國家捍衛權利。」

  • 馬:兩岸互不否認治權 受丘宏達啟發

    馬:兩岸互不否認治權 受丘宏達啟發

     國際法權威丘宏達教授逝世周年,國內學術機構及門生故舊昨天聯合舉辦紀念研討會。馬英九總統應邀致詞,在短短十多分鐘的談話裡,多次哽咽難以自已,還一度拿出手帕拭淚。馬英九表示,他雖未修過丘宏達的課,一生卻深受影響,堪稱是丘的「私淑弟子」;他在兩岸關係上主張的「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就出自丘宏達啟發。 \n 馬英九表示,丘宏達是最先提出「兩岸應互不否認對方為政治實體」的學者,他在就職演說中提到的,「兩岸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就是從丘宏達的觀點脫胎而來;這項主張也被證明是描述當前兩岸關係最務實、最能解決問題的方案,並為國際接受。美國著名國際法教科書中也特別提到,「二○○七年台灣總統選舉,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提出了互不否定的主張。」 \n 馬英九昨天演說時,特地帶來許多自己珍藏多年的丘宏達著作,其中丘宏達民國六○年代,在《政大法學評論》上發表的釣魚台論文,是被馬英九認為到今天都還沒有被超越的傑作,不僅對他個人的學業有重大影響,更對政府與各國交涉時有很大幫助。 \n 丘宏達雖長居美國,一生仍堅持保留中華民國國籍。馬英九透露,丘宏達不僅不入美籍,過去回台灣參加活動時,每當簽名報到時,都會特地在簽名下方加上「中華民國後備軍人」的註解。他當時曾還開玩笑地說:「丘老師,中華民國不差你這一位後備軍人啊。」講到這裡,馬英九不禁紅了眼眶,演說也因此中斷了幾秒鐘。 \n 馬英九強調,丘宏達一生中,無論是學術上的成就,或是對國家的貢獻,都足堪「書生報國」的典範;儘管他因病提早離開,也已為後世留下豐富資產。

  • 丘宏達紀念研討會 馬將發表演說

     國際法權威學者丘宏達逝世屆滿周年,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政大國際事務學院國際法學研究中心,及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今天聯合舉行「紀念丘宏達教授學術研討會」,馬英九總統將親自到場發表專題演說。 \n 丘宏達生於民國廿五年,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隨後赴美取得長島大學政治學碩士、哈佛大學法律碩、博士學位;過去曾任教於台灣大學、政治大學及美國馬里蘭大學。 \n 七○年代中美斷交後,丘宏達積極參與《台灣關係法》制定,讓美國國會制定「雙橡園條款」,保障我國大使館及官邸財產;丘宏達本人也因在美國的卓著貢獻,獲得「中華民國無任所大使」及「一等景星勳章」等殊榮。 \n 丘宏達去年四月於華府逝世,馬英九總統特地委派總統府資政蘇起赴美參與追思會,並頒贈褒揚令,推崇丘宏達「以深摯的愛國心,運用深厚學識,在風雨飄搖的年代為國家捍衛權利。 \n 今天的研討會,除了馬英九將發表專題演講以外,考試院長關中、前監察院長錢復將到場致詞追念丘宏達生平事蹟。

  • 紀念丘宏達教授 馬總統今親臨演講

     享有國際聲譽法律學者丘宏達教授逝世周年,國內法學各界緬懷哲人及其卓越貢獻,今(23)日上午9時起,假臺北晶華酒店舉行「紀念丘宏達教授學術研討會」,總統馬英九將發表專題演講,錢復博士將以主辦單位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董事及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常務理事等身份為研討會開場。 \n 此重要研討會主題,包括丘宏達教授的法政思想與五二○後中華民國的新展望、國際法、海洋法、國際私法與國際經濟法等議題。主辦單位亦在今天會場上安排感人儀式,由丘宏達教授夫人謝元元女士捐贈珍貴遺作,留作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國際法學研究中心承繼研究,將由政治大學校長吳思華受領。 \n 丘宏達生於1936年,一生作育英才無數,曾任教於台灣大學、政治大學及美國馬里蘭大學,並曾擔任世界國際法學會(International Law Association)會長、長期參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會議,是享有國際聲譽的法律學者。主辦單位表示,在中美斷交之際,丘宏達運用其影響力參與草擬美國「台灣關係法」,使美國國會制定「雙橡園條款」,進而保障中華民國大使館及大使官邸的財產,至今仍為國人津津樂道。同時,丘教授因其對我國國際地位之貢獻,亦獲「中華民國無任所大使」及「一等景星勳章」殊榮。

  • 華府看天下-一個時代的落幕

    華府看天下-一個時代的落幕

     丘宏達教授的追悼會在上星期天(二十四日)於華府郊區舉行,雖然規模不大(百餘人參加,因為家屬要低調,不願舖張),但也算冠蓋雲集了,從台北專程來的有總統府資政蘇起(代表馬英九總統致悼詞,並頒發褒揚令),外交部次長沈呂巡、政治大學教授陳純一、中央研究院研究員裘兆琳(二人俱為丘的門生)、台北駐美代表袁健生(見右下圖,本報資料照片/劉屏攝)和駐加拿大代表李大維都親自出席,稱得上身後哀榮,千秋萬歲名了,只是對我而言,「寂寞身後事」的思緒是揮之不去的。 \n 不可諱言,丘宏達自從罹病,健康日走下坡,尤其晚期住進療養院後,是相當寂寞的,知音寥落,尤其是他對兩岸問題的諸多論述和念茲在茲的終極統一理念,逐漸乏人問津。一方面因為腦部的病變,思考或為文,大不如昔,另一方面則是從李登輝到陳水扁二十年的執政,使台獨思想及走向日益上揚,已非丘宏達個人能挽狂瀾於既倒,這個趨勢對丘的身心影響是不言而喻的。看到他的病情日益加劇,心境孤苦,我是相當無助的,幸好有時通電話時,我是位好的聽眾,帶給他些許慰藉。 \n 追思會上眾多致悼詞者,竟無一人談到丘教授在統獨問題上的精闢論述,令人不無遺憾。目前台灣的多數民意屬意維持現狀,這也是馬政府「不統不獨」政策的支柱,但現狀能維持多久或是台灣能否永遠無須面對統獨問題,似乎沒人願意探討。 \n 一九五○年台大校長傅斯年「歸骨於田橫之島」後,身陷大陸的著名史學家陳寅恪輾轉聽聞噩耗,曾寫詩悼念,開頭即說:「不生不死最堪傷」,這「不生不死」異於「不統不獨」幾希?「不生不死」帶來的是「同入興亡煩惱夢,霜紅一枕已滄桑」(陳詩最後兩句)。怕不是「不統不獨」長此下去,台灣將來無可避免的要經歷「興亡滄桑」。 \n 我和丘宏達同屬一個世代,都出生於抗日戰爭前後,幼時飽經戰亂遷徙之苦,及長則遠謫異域,最後成為化外之民,可確是要承先啟後的一代。丘宏達的逝世,儘管早了些,卻象徵著我這一代即將落幕的先聲,真個是「既傷逝者,行自念也」。 \n 文中提到的馬英九、沈呂巡、李大維出生於一九四九或以後,屬於另一個世代,他們的際遇比我這個generation要好,不過歷史感和使命感也相對的弱了些,他們的包袱也少了些,啟後的擔子重於承先,台灣的未來與興亡繫於他們的身上遠多於我們。 \n 近接老友洪健昭(著有英文《台灣史》)來信,告我他反對民進黨主張的台獨,因為他們的主張以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為根據。洪君說,他反對的理由很簡單,因為 \n 「自族群和文化而言,台灣人當然是中國人」。洪君雖飽受日本教育,且有很強的台灣意識,但他能不忘本,非常難得。丘宏達地下有知,應有吾道不孤和人心不死的安慰感。

  • 追思丘宏達教授總統頒發褒揚令

     在《教我如何不想他》的歌聲中,已故丘宏達教授的家人、好友、學生齊聚,緬懷這位既是經師、又是人師的國際法權威。馬英九總統特別委派總統府資政蘇起出席,並攜來褒揚令。 \n 追思會在華府近郊馬里蘭州哥倫比亞市一所會堂舉行,蘇起在會堂外表示,馬總統推崇「丘老師是一代學人報國的典範,他影響了一整個世代的思考」。 \n 外交部政務次長沈呂巡說,他曾跟隨丘教授做博士後研究,學習的不只是學術,也包括真誠、率直等人格特質。 \n 駐美代表袁健生說,丘對國家社會的貢獻,在國際法學的成就,使「他的精神永遠長存」。而針對中共向丘府致哀,袁健生表示,丘的學術成就是國際性的,在國際法上的地位不容置疑,其他各方表達敬意理所當然。

  • 天堂不撤守-知識報國的典範長存憶吾師丘宏達

     四月十三日,傳來丘宏達老師離世的消息。心中悵然一痛,哲人已遠,典範長存,丘老師四十多年來的身教言教,好像電影畫面,一幕幕自心頭泛起。 \n 筆者大三時修習了丘老師的「國際公法」,那時丘老師甫自國外名校學成歸國,教學方式非常開放,讓筆者印象深刻的是,丘老師告訴學生學期考試時可以「open book」(帶書及法典),這對現在的大學生來說也許是司空見慣,但在四十多年前,丘老師的做法卻在強調背誦的法學院造成轟動。「記憶不是智慧,理解重於背誦」是丘老師給筆者在法學領域上的第一堂課。 \n 此後,筆者於一九六八年服完兵役後出國念書,先後到加拿大、美國四年求學,這四年中得到了丘老師甚多的鼓勵與協助,使得遠赴異鄉的學子有所支柱而能夠順利完成學業。一九七二年筆者回國後,直到現在依然直接、間接的,感受到丘老師傳道、授業、解惑的恩情。 \n 還記得受教於丘老師時,當時台灣雖保有聯合國會籍,但畢竟是處於戒嚴與戡亂時期,社會氛圍與今日不可同日而語,那時的台灣基本上是保守、封閉的,國際局勢對台灣來說,緊張中透著悲愴的味道。在那個背景下,丘老師的國際公法課程讓當時的莘莘學子,打開了國際視野,得以洞悉國際局勢,並一窺國際法學的堂奧。正因丘老師熱愛台灣,在教學上,他努力的教導同學;正因我們熱愛自己的國家,所以更要學會放下台灣本位的執見,學著從國際局勢反探兩岸,再從兩岸局勢內省中華民國。擁有這樣的客觀立場,才能準確的運用知識為國家綢繆擘劃。 \n 這樣的宏觀識見與恢宏氣度,直到今天,在筆者看來仍是台灣在紛擾世局、困頓環境中,尋求突破與飛躍提升應有的態度。丘老師的治學態度、深湛學問更不必說,擁有深厚學術底蘊的他,竭力貢獻所學,為國家設謀解難。丘老師可說是「書生報國」的哲人典範。在國內,丘老師公開的要求解嚴;在一九七九年台美斷交的風雨漂搖時刻,丘老師大力為國家奔走,促成了「雙橡園條款」,保住了中華民國在美國的產權。今天的台灣雖然不被美國正式承認,但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人民在美國的各項待遇,與其他外國人並無不同,丘老師功不可沒。 \n 在國際法學界擁有崇高地位的丘老師,除擔任過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會長外,還榮任全球性的國際法學會(International Law Association)會長。丘老師曾說,自己最想擔任的職位,是國際法院的法官,卻因為台灣的國家地位不被承認而無法如願。丘老師雖然長住美國,但終其一生依然拿著中華民國護照,沒有歸化為美國籍。 \n 丘老師曾對學生們說,「要爭主權,必先做學問」,對他來說,沒有比作學問更重要的事,學問是一切力量的根本。相對地,對於他的學生經商、當律師乃至於從政(雖然他也曾回台短暫擔任政務委員的職務)似乎都不甚贊同。老實說,丘老師對筆者後來當了律師恐亦不甚認同,他希望筆者能專注在學問的致求上。 \n 筆者雖沒能如老師的期待全心投入學術,但老師「書生報國」訓誨學生不敢絲毫遺忘,循著師長步伐投入超國界法律的推廣,期勉「爭氣的法律人」能贏回社會肯定。每每發聲關心公共議題、盡力投入兩岸以及人道公益的服務工作等等,雖沒能完全按著丘老師的期待發展,但筆者總是謹記丘老師的教誨,盡心立身社會做一個有用之人。 \n 親愛的丘老師,謝謝您用一生教導我們,我們以您為榮、以您為傲,也會永遠將您的期勉放在心上並傳達給法律學子們、化為行動。雖然您已離開人世,但對於曾直接間接受教於您的學生,您所建立的典範,將永遠的留在學生們的心中,我深信您那種書生為國、獻盡智識的精神,也將透過您開滿天下的桃李,一代一代的傳續下去。 \n (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 王毅、陳雲林唁丘宏達之喪

     旅美國際法權威丘宏達過世,大陸國台辦主任王毅、海協會長陳雲林分別向丘夫人謝元元女士致唁,中國大陸駐美公使楊子剛也赴丘府表示哀悼之意。 \n 中國大陸駐美大使館發布新聞說,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暨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王毅、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雲林,分別以個人名義致電謝元元,對丘宏達胸懷民族大義、長期致力兩岸關係改善及發展之努力,表示高度肯定。 \n 楊子剛代表使館及駐美大使張業遂看望丘夫人,並轉交王毅和陳雲林的唁電。與楊子剛一道的還有使館的參贊唐松根、馬國樑等人。 \n 丘宏達教授的追思會訂星期天舉行。謝元元非常低調,只邀請少數親友參加,不通知媒體採訪。

  • 丘宏達過世 國台辦、海協會致唁

     旅美國際法權威丘宏達過世,中共國台辦主任王毅、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分別向丘夫人謝元元女士致唁,中國大陸駐美公使楊子剛也赴丘府表示哀悼之意。 \n 中國大陸駐美大使館發布新聞說,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暨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王毅、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雲林,分別以個人名義致電謝元元,對丘宏達胸懷民族大義、長期致力兩岸關係改善及發展之努力,表示高度肯定。 \n 楊子剛代表使館及駐美大使張業遂看望丘夫人,並轉交了王毅和陳雲林的唁電。與楊子剛一道的還有使館的參贊唐松根、馬國樑等人。 \n 丘宏達教授的追思會訂星期天舉行。謝元元女士非常低調,只邀請少數親友參加,不通知媒體採訪。

  • 華府看天下-丘宏達 愛國一書生

    華府看天下-丘宏達 愛國一書生

     我剛從海外歸來,本計畫近日去探望丘宏達教授(見圖,本報資料照片),不意十二日清晨噩耗傳來,他當天在睡夢中與世長辭,從此天人永隔,令人無限悲痛! \n 近年丘教授因心臟病引發的失憶症日趨嚴重,生活已無法自理,住進療養院,飲食起居二十四小時都需人照料,看他活著實在辛苦,如今大去,未嘗不是解脫。當然他的去世,對中美學術界和中華民國都是無法彌補的巨大損失。據了解丘教授的病遺傳自家族,其尊翁丘漢平晚年亦罹此症,可是比丘宏達遲了十年,偏偏丘教授發病早了十年,造成他個人和國家永遠的損失與遺憾,只能歸之於天妒斯人了。 \n 丘宏達不僅是海峽兩岸備受敬重的學者,也是世界級的法學家,他是唯一曾任國際法學會會長的非白種人,他畢生反對台獨,主張中國終極統一。猶憶一九九八年他榮膺中華民國巡迴大使,雙橡園有一盛會慶賀,當他致詞時提到他念茲在茲的中國統一時,竟感極而泣,全場賓客無不為之動容。 \n 雙橡園是中華民國在美國的象徵,中美斷交後,此園隨時有被中共攫取的可能,丘教授遂運用他昔日和杜爾參議員夫人在哈佛同窗之誼的關係,促成杜爾參議員夫婦在美國國會提出雙橡園條款,列入《台灣關係法》中,終於保住雙橡園,迄今為我所有,丘氏厥功甚偉。他在雙橡園的盛會中感極而泣,良有以也。 \n 丘宏達是一有所為和有所不為直道而行的君子,如不符合他的標準,雖至親好友,亦不假辭色。二○○○年三月十八日陳水扁當選總統,丘教授立即辭去巡迴大使的職務,因為阿扁一貫主張台獨,和丘的統一理念格格不入,因此丘絕不戀棧,立即掛冠。 \n 裘兆琳是丘教授的學生,民進黨執政後,裘的政治色彩由藍變綠,被扁政府拔擢為駐美副代表,居然在其履歷表上不再提曾追隨丘做過研究的經歷,丘甚為生氣。某次裘須向丘的辦公室索取資料,丘即交代其助理,如裘親自來取,免費;否則,收費四百美金,以示他和裘的決絕。去年裘曾陪同呂秀蓮看望丘教授,似乎未忘師恩。 \n 丘教授儘管在美國任教定居逾半世紀,但對美國並不留戀,一直心繫中華民國,所以從未申請入美籍,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且曾返台出任政務委員,後因與夫人兩地分離,總是不宜,不得已辭職回美重新執教,退休後本打算返台在東吳大學開課,歷年蒐羅購置的一萬多冊政治、法律書籍亦將捐贈東吳,惜疾病纏身,以致事與願違,齎志以終。 \n 丘宏達除潔身自愛外,亦重儀容,有時身著白色西裝,遛著愛犬,是道地的紳士模樣。丘教授愛狗是出了名的,先後養有二犬,第一隻是西藏獒犬,異常凶悍,到丘府做客被咬過的不乏當今台灣政壇上的名人,包括馬英九總統在內,因此丘宏達說,凡是被他的狗咬過的人,日後都飛黃騰達,像沈呂巡、李大維等是。獒犬過世後,丘極為哀痛,曾寫詩悼念之,丘夫人名之為「新長恨歌」。後來飼養的狗性情溫順,聰慧可愛,丘從政治上將二犬加以區分,前者是喪家之犬,故敵情意識高;後者收養於「戡亂動員時期」結束後,故能善體人意討喜,丘的幽默於此可見。 \n 說到馬英九,他始終對丘教授執弟子之禮,雖然不曾列入門牆,但是這位愛徒滿讓丘宏達失望的,尤其是他那「不統、不獨、不武」的大陸政策,和丘的「終極統一」有很大的分野,馬不圖恢復丘宏達親自策畫執筆的國統綱領,反而一天到晚對台獨分子打恭作揖道歉,使總統崇高的地位為之掃地,實令丘老師心寒,最終落得個「死後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就此而言,馬英九是愧對丘老師的。

  • 國際法權威丘宏達病逝華府

     旅美50年卻從未加入美國籍的國際法權威丘宏達博士,12日病逝於華府近郊,享年75歲。他的人品、學問、風骨俱受人稱道。他一生愛國,希望看到民主、統一、均富的中國。中華民國政府得以保有華府「雙橡園」,他居功至偉。 \n 丘宏達生於1936年,祖籍福建龍海。他畢業自台灣大學法律系,後獲美國長島大學政治學碩士,哈佛大學法律碩士及法學博士。他曾任教於台灣大學、政治大學、美國馬里蘭大學等校,且是馬里蘭大學終身榮譽教授。 \n 他曾擔任《大學》雜誌名譽社長。1990年代,擔任過行政院政務委員、國統會委員、無任所大使等職。他在國際法學界享有崇高地位,曾獲選為國際法學會總會長,任滿後獲推選為終生副總會長。 \n 丘宏達近年健康欠佳,心臟做過支架手術,並引發心因性失憶症(vascular dementia),狀況時有起伏,生活起居無法自理,不得不住進療養院。 \n 中華民國駐美代表袁健生已代表政府及馬英九總統致電丘宏達夫人謝元元女士,表達哀悼之意。謝元元一再希望低調,不過各界友人訂24日在華府近郊舉行追思會。謝女士曾任職美國聯邦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是局裡職位最高的華人,前幾年為照料夫婿而退休。

  • 丘保住雙橡園 馬推崇書生報國

     國際法學權威丘宏達在美國逝世,馬英九總統聞訊感到萬分不捨與難過。馬英九表示,丘宏達以深摯的愛國心,運用深厚學識,在風雨飄搖的年代為國家捍衛權利,是書生報國、知識報國的典範。 \n 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轉述,總統非常推崇丘宏達,尤其對其愛國之心十分感佩;雖然總統沒有修過丘宏達的課,但是數十年來丘宏達對他的照顧與提攜,讓他感念在心。 \n 馬英九特別憶及民國六十年四月,台大學生正發起保釣運動,台大研究生學會舉辦研討會請丘宏達講述釣魚台問題,當時他是台大法律系三年級學生,聽完丘宏達的演說深感震撼。 \n 馬英九說,丘宏達再三叮嚀學生,要爭取主權必須做學問,要能拿出歷史、地理各方面的具體證據。對當時從事學生運動的他們來說,是一記當頭棒喝;讓他體會,不能只會喊口號、遊行,而要學會研究問題。 \n 除了回憶丘宏達的言教,馬英九也追憶丘宏達學術報國的貢獻。當年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之際,政府在斷交前兩周將華盛頓大使館與大使官邸賣給「自由中國協會」。但當時美國處理我國外交財產的原則是以一九四九年為時間分水嶺,我駐華府館產雙橡園卻是在一九四九年前就取得,依美國的標準必須交由大陸處理。 \n 馬英九說,當時丘宏達引經據典,詳細蒐集英、美重要判決,撰寫說帖,並經過美國前參議員杜爾在參議院據理力爭,終於在《台灣關係法》中加入一項條款,確立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或撤回承認,不影響中華民國在美國的相關財產與各種主張,留住雙橡園。這個條款在國際法學界被稱為「雙橡園條款」,我國駐華府的大使官邸與館產因此獲得保留,幾年後再由前駐美代表錢復上任時購回,讓雙橡園再度成為中華民國在華府的重要據點。

  • 華府看天下-呂秀蓮有情有義

    華府看天下-呂秀蓮有情有義

     最近楊力宇教授從台北歸來,言及他在台北期間,自馬英九總統以下,無不關心丘宏達教授(見下圖,黃子明攝/本報資料照片)的健康,當他們從本欄獲悉丘教授的健康近來頗有改善,無不額手稱慶。 \n 丘宏達過去數年臥病以來,健康可說是每況愈下,一度連他自己的夫人謝元元都不認識了(為時甚短),任何人去探望他,如問他什麼人來看過他,他一概說是胡志強,由此可見胡志強在丘教授心目中的地位。近來健康好轉後,已無前述現象,大體上他能辨識看望他的親朋好友,相識愈久的人就愈記憶深刻,但他最大的改善是飲食方面,現已能吃固體食物,而且食慾甚佳,不但吃療養中心的伙食,尤其愛吃丘夫人為他親手烹製的佳餚,由於飲食恢復正常,目前丘宏達的氣色看起來相當不錯,與人握手也有力。這和他一度只能吃流體食物或罐製的嬰兒食品,可說是有天壤之別。 \n 外間也許好奇,像丘這樣健康的人,還會關心國事嗎?答案是肯定的,這就是為何上個月楊力宇去看他,倆人會談起馬英九,而丘對馬的未來憂心忡忡。 \n 自從丘宏達患病以來,台北要人道經華府前往探視的甚多,像馬總統夫人周美青、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等,不過在眾多探疾者,最難得的要算前副總統呂秀蓮(見左圖,方濬哲攝/本報資料照片)了。 \n 今年二月間呂秀蓮有華府之行,儘管行色倉卒,但在袁健生代表雙橡園的晚宴上獲悉丘教授的病況後,呂次日即驅車前往療養中心探視。 \n 丘、呂二人在政治上可說是南轅北轍,但有師生之誼。四十餘年前丘宏達在台大法律系擔任客座教授時,呂秀蓮和名律師陳長文都是丘的學生,呂因美麗島事件受審時,特別在法庭上提起他曾受教於丘宏達,希望能脫罪,儘管沒能達到目的。 \n 呂秀蓮能拋開政治,不與昔日老師劃清界線,在緊湊的行程中抽空去看丘,丘夫人相當感動,讚揚呂秀蓮「有情有義」。像呂秀蓮這樣的人,英文裡有個decent的字形容,這個字很難找到恰當的中文翻譯,為人正派,庶幾近之。呂秀蓮能不避民進黨內和深綠同志的閒言閒語,毅然決然的看望丘宏達,她不僅是中國人所說的「有情有義」,更是西方人心目中的 a very decent lady。 \n 相形之下,有一位昔日和丘宏達交稱莫逆的台籍學人,以往深受丘提攜之恩,民進黨當政後,此人搖身一變成為外交部的高官,非但視丘形同陌路,還恩將仇報,把丘宏達主編多年極具學術價值的「中國國際法與國際事務年報」外交部年度補助款停止,使丘為之痛心疾首,讓這位畢生愛國情殷的書生無限感慨的說:「漢(台)奸比敵人更可怕」,善哉斯言! \n 與呂秀蓮相比,後者為人的indecent(decent的反義語),豈止是昭然若揭,而是叫人心寒齒冷。去年春天蔣經國基金會在華府集會,此人以董事身分出席會議,丘府近在咫尺,不但沒見他登門造訪,連個電話都沒有。按照中共的標準和術語來論,這人必是對國民黨「苦大仇深」,否則也不會如外交部次長沈呂巡透露,提到在白色恐怖下受到的迫害,聲淚俱下了。當然,我不知道他是真情流露,抑或是出色的演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