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共黨內的搜尋結果,共372

  • 化解內外矛盾 大陸最迫切課題

    化解內外矛盾 大陸最迫切課題

     隨著中美關係近年急遽惡化,由美拜登政府主導的新一輪圍堵潮方興未艾,中共黨內發展步調與中國國際外部局勢呈現漸行漸遠趨勢下,未來如何平衡日益矛盾的黨/國內發展與國際局勢轉變的步伐,恐怕是中國外交當前最迫切且無法迴避的重點課題。

  • 無我與有我 習近平風格動見觀瞻

    無我與有我 習近平風格動見觀瞻

     2019年3月22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義大利,義大利眾議院議長菲科問習近平,當選國家主席的心情,他回答:「這麼大一個國家,責任非常重、工作非常艱巨。我將無我,不負人民。我願意做到一個無我的狀態,為中國的發展奉獻自己。」這是習近平首度提出「無我」。  早於2018年4月13日在「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週年慶祝大會」上,習近平說:「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於6月29日頒授「七一勳章」時,他再度提出「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論述,皆在表達他與中共黨員必把個人拋在腦後,一心只為中國與人民服務。  自2012年接班以來,習近平全力打造無我的新中共,從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制定《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上從黨員的根本思想、行為準則,到中共中央近日印發了《中國共產黨黨徽黨旗條例》,細到連中共黨徽黨旗都要統一管,他深知惟有以規治黨,中共方能永續一黨執政。  與此同時,習近平一方面強調無我,從中共成立百年活動舉辦的方式與近期中共中央動態,又充滿習近平的個人風格。在場地上,他打破以往黨慶逢十周年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慣例,他把主會場拉到天安門廣場,這是1949年,毛澤東宣布中共建政之地。  此外,以往中共黨慶大會,都有頒獎給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和優秀共產黨員、優秀黨務工作者代表的環節。對此習近平部署許久,他於2017年發布一系列功勳榮譽制度有關法規,統一大陸的功勳榮譽制度,確定七一勳章是現行中共功勳榮譽制度中最高的一級,選在7月1日前,由他來頒授,再度展現與以往領導人的不同風格。  習近平25日提出,當今中國正處於「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關鍵時期」,中共決不能丟掉「謙虛謹慎」的傳統,也決不能丟掉「不畏強敵」的勇氣。明年中國共產黨將舉行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習近平持續掌權乃預期之中,要「不畏強敵」,習近平的個人強勢領導風格只會更凸顯,同時也要「無我」地「謙虛謹慎」,無我與有我,能否互補、或是相互制肘,牽動中共此一百年政黨的未來走向。

  • 習要求黨員 我將無我 不負人民

    習要求黨員 我將無我 不負人民

     中共舉行成立百年活動進入倒數計時,北京全面進入「百年時刻」,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昨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頒授黨內最高榮譽「七一勳章」給29名傑出貢獻共產黨員,中共《人民日報》昨則以「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為題刊發評論,捍衛中共的治理成果,正在全球範圍引發更多思考。這一方面是要求中共黨員「我將無我、不負人民」,另一方面則放眼全球,替中共統治尋求正當性。  表揚共產黨人 最高榮譽  中共在慶祝建黨百年前夕由習近平首度頒授「七一勳章」,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主持和宣讀授予「七一勳章」決定,共有29人獲得勳章。「七一勳章」是現行中共功勳榮譽制度中最高的一級,由中共中央委員會決定,由中共總書記授予,於2017年7月22日起啟用。  習近平在儀式談話時提到,七一勳章獲得者用行動證明,只要堅定理想信念、堅定奮鬥意志,平常時候看得出來、關鍵時刻站得出來、危難關頭豁得出來,每名黨員都能夠在民族復興的偉業中為黨和人民建功立業。  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又指,獲勳者以為民造福的實際行動詮釋了共產黨人「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崇高情懷。「我將無我、不負人民」此言,習近平曾於2019年3月出訪義大利時提出,當時義大利眾院議長費科詢問「當選中國國家主席時是什麼心情」時所作的回覆。  29名受表彰者中,有3人已去世,其中1名逝者為陳紅軍,他於去年中印邊境流血衝突期間殉職。他也被追授「衛國戍邊英雄」稱號。  中共《人民日報》昨日刊發評論中,引述了多國政要評論,論證中共的功績。文末還稱,中共必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更多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大型文藝表演 細數政績  越近七一,中共和中國國家領導核心行程滿檔,28日晚間,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等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與大陸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等人與各國使節,以及約2萬名觀眾一起在北京鳥巢觀看建黨百年大型文藝演出。  這場大型文藝演出主題為《偉大征程》,表演環節按照中共的歷史進程編排,前半段敘述早年毛澤東時期抗戰故事,後半段依序進入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與習近平時代。  另外,除了中共主要領導人各時期的政績外,表演內容也包括了1997年港澳回歸、抗擊SARS、汶川大地震救災,並重溫北京奧運、上海世博會、神舟七號發射等大陸歷史時刻的場景。去年爆發的新冠抗疫,也是表演中的重要環節。  活動中與台灣有關的元素為歌手張韶涵參與演出,與港星成龍、澳門青年歌手劉乃奇和盛梅,4人同台合唱以抗日戰爭為背景的歌曲《保衛黃河》。  中共整個宣傳系統也進入「百年時刻」,昨晚央視的新聞聯播用了過半篇幅報導前晚舉行的大型文藝演出,以及七一勳章授勳儀式,此外,不僅央媒,幾乎所有的陸媒都將報導重點聚焦在七一相關活動。

  • 五代領導人的性格與時代風格

    五代領導人的性格與時代風格

     中國共產黨即將迎來建黨百年,在這曲折發展的道路中,除受外在環境與制度結構的影響外,也絕對和領導人的性格與權力脫離不了關係。  從1921年建黨開始,一段時間處於蘇聯所支持的國際派及本土派間對黨領導權的爭鬥,直到1935年遵義與兩河口會議後,毛澤東的權力才開始鞏固,進而在延安時期定於一尊,最終於1945年提出《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掌握了建黨以來的發展詮釋權。  中共1949年的建政當然離不開毛澤東,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後的毛澤東思想,不僅在軍事戰略上指導「工農武裝割據,農村包圍城市」,也影響了建政後在外交與經濟短暫的向蘇聯「一邊倒」後,走向獨立自主的道路。然而,在1956年中蘇共領導人在「修正主義」與「教條主義」的言語摩擦,特別是1969年的「珍寶島事件」,根本改變了世界格局。  緊接著季辛吉密訪中國、尼克森訪北京,不僅改變美中蘇大三角關係,也順勢帶來美中台小三角的變化。而在政治方面,從「反右鬥爭」、「廬山會議」到10年「文化大革命」,在黨內、社會對毛澤東個人崇拜達到高峰。從1956至1976年9月毛澤東去世,可說是中國大陸動亂的20年,而此皆與毛個人專斷以及對權力的眷戀有關。  頂著毛澤東「你辦事我放心」與「兩個凡是」上台的華國鋒,在與鄧小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一切標準」的短暫交鋒後落敗,中共在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了「改革開放」,1981年出台中共第二個歷史決議案──《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在黨內取得對毛澤東「三分錯誤七分正確」評價的共識後,不僅讓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獲得修補,也開啟真正屬於鄧小平的時代。  其後黨內在意識形態與發展路線的「姓資」與「姓社」爭論後,改革路線也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短暫退卻,直到1992年鄧小平「南巡」再加速啟動。  江澤民的接班應算是歷史的「偶然」,在胡耀邦與趙紫陽相繼遭到「罷黜」,江於天安門事件後從上海市委書記高升至黨的總書記,成為「第三代集體領導」的核心,開啟了中共的「技術專家治國」。  其任內承襲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對外政策,完成港、澳回歸,進行國有企業改革,並於2001年底加入WTO,且於任期結束前提出「三個代表」,允許民營企業主等入黨,試圖將中共從「階級政黨」轉型為「全民政黨」。  2002年中共十六大開啟「第四代領導人」的接班,然而由於胡錦濤溫和的性格,加上江澤民的掣肘,執政10年的「集體領導」更像是9位常委個人分工的「九龍治水」。  相較於胡錦濤的「協調型」,習近平則屬「集權型」的領導風格,掌權後隨即藉由大力反腐與成立「頂層設計」機構以集中權力,幾乎成為毛澤東之後權力最為集中的領導人。  除反貪打腐打破中共「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外,軍事改革、廢除一胎化及黨政機構改革等的推動,再加上推出「一帶一路」、在東海與南海的強勢作風,甚至是對港、台及美中關係等,均可看到其不為制度結構與常規所束縛的鮮明性格。其中影響最大的當是2018年「兩會」刪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也預示著其在「二十大」後將續任總書記,開啟其第三個任期。  中國共產黨在風雨中成立迄今百年,特別是建政後歷經五代領導人,每一代執政過程中均有其時代主題,也因不同領導人的性格而出現曲折與起伏的發展  。即將到來的「百年黨慶」,習近平將發表重要講話,其份量也將會如同前述兩個《歷史決議案》,對權力定於一尊的領導人而言,不僅是歷史詮釋權的取得,也更加確立以自己為核心之「新時代」的來臨。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特聘教授兼所長)

  • 中華民族與中共百年系列三》五代領導人的性格與時代風格(王信賢)

    中華民族與中共百年系列三》五代領導人的性格與時代風格(王信賢)

    中國共產黨即將迎來建黨百年,在這曲折發展的道路中,除受外在環境與制度結構的影響外,也絕對和領導人的性格與權力脫離不了關係。從1921年建黨開始,一段時間處於蘇聯所支持的國際派以及本土派間對黨領導權的爭鬥,此時期毛澤東在黨內處於邊緣地位,包括陳獨秀、瞿秋白、向忠發、李立三、王明與博古等,甚至周恩來、朱德與張國燾都在一段時間內的領導地位都優於毛。直到1935年遵義與兩河口會議後,毛澤東權力才開始鞏固,進而在延安時期定於一尊,最終於1945年中共六屆七中全會提出《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掌握了建黨以來的發展詮釋權。 中共1949年的建政當然離不開毛澤東,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後的毛澤東思想,不僅在軍事戰略上指導「工農武裝割據,農村包圍城市」,也影響了建政後在外交與經濟短暫的向蘇聯「一邊倒」後,走向獨立自主的道路。然而,在1956年「蘇共二十大」後,中共在外交與內政上開始一波新的震盪,在外交方面,中蘇共領導人在「修正主義」與「教條主義」的言語摩擦,甚至最後在邊境發生幾場小的軍事衝突,特別是1969年的「珍寶島事件」,這也根本改變世界格局,緊接著季辛吉密訪中國、尼克森訪北京,不僅改變美中蘇大三角關係,也順勢帶來美中台小三角的變化。在內政的經濟方面,中蘇衝突讓短暫執行5年的「蘇聯重工業模式」宣布終止,取而代之的是毛式「人定勝天」的生產大躍進,進而帶來死傷數千萬的「三年大饑荒」;而在政治方面,一系列的冤假錯案,從「反右鬥爭」、「廬山會議」到十年「文化大革命」,在黨內、社會對毛澤東個人崇拜達到高峰的同時,包括彭德懷、劉少奇與林彪等開國元勳也都在此時期死於非命。從1956至1976年9月毛澤東去世,可說是中國大陸動亂的20年,而此皆與毛個人專斷以及對權力的眷戀有關。 頂著毛澤東「你辦事我放心」與「兩個凡是」上台的華國鋒,在與鄧小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一切標準」的短暫交鋒後落敗,中共在1978年12月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了「改革開放」,農村改革與開放沿海經濟特區是此時期重要的標誌,1981年出台中共第二個歷史決議案─《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在黨內取得對毛澤東「三分錯誤七分正確」(三七開)評價的共識後,不僅讓共產黨執政合法性在一連串政治動亂的破壞後獲得修補,也開啟真正屬於鄧小平的時代。其後黨內在意識形態與發展路線的「姓資」與「姓社」爭論後,改革路線也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短暫退卻,直到1992年鄧小平「南巡」再加速啟動,而這不僅是黨內權力的較量,也是1991年底蘇聯解體所帶給中共的反省。總結鄧小平時期,其主張「幹部四化」(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摸著石頭過河」與「黑貓白貓論」的經改路徑、改革開放與政治緊縮並存的「政左經右」模式,再加上與西方國家改善關係,甚至是「一國兩制」的提出等,均與其「實用主義」思維有關,此一思維亦成為「鄧小平理論」的核心。 江澤民的接班應該算是歷史的「偶然」,在胡耀邦與趙紫陽相繼遭到「罷黜」,江於天安門事件後從上海市委書記高升至黨的總書記,成為「第三代集體領導」的核心,其初期算是依附於鄧小平權威的「職能性」領導人,但後也在黨政軍各方面迅速建立屬於自己的「上海幫」,開啟了中共的「技術專家治國」,其任內承襲鄧小平所提出的「韜光養晦」對外政策,完成港澳的回歸,也在朱鎔基的輔助下進行艱難的的國有企業改革,並於2001年底加入WTO,正式與世界經濟體系接軌,並於任期結束前提出「三個代表」允許民營企業主等入黨,試圖將中共從「階級政黨」轉型為「全民政黨」。而由於其個性不同於中共領導人固有的拘謹與內斂,近年大陸民眾興起的「膜蛤文化」與「蛤絲」,不僅是對江澤民性格與言行的懷念,也頗有「諷今」的意味。2002年中共「十六大」開啟「第四代領導人」的接班,然而由於胡錦濤溫和的性格,再加上江澤民的掣肘,即便是胡建立了自己「共青團」的人馬,但執政十年的「集體領導」更像是九位常委個人分工的「九龍治水」。整體而言,胡時期更加重視區域發展與社會發展的「均衡」,其所提出的「科學發展觀」與「和諧社會」即是明證。 對中共政治繼承而言,胡錦濤最大的功績當屬「十八大」時的「裸退」,同時將總書記與中央軍委主席交給習近平,習甚至稱讚此為崇高品德和高風亮節。相較於胡錦濤的「協調型」,習近平則屬「集權型」的領導風格,在掌權後隨即藉由大力反腐與成立「頂層設計」機構以集中權力,幾乎成為毛澤東之後權力最為集中的領導人。其性格也充分展現在其施政與對外關係,除反貪打腐打破中共「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與成立諸多委員會、領導小組外,軍事改革、廢除「一胎化」計畫生育以及黨政機構改革等政策的推動,再加上推出「一帶一路」、在東海與南海的強勢作風,甚至是對港、對台以及美中關係等,均可看到其不為制度結構與常規所束縛的鮮明性格。其中影響最大的當是2018年「兩會」刪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也預示著其在即將到來的「二十大」後將續任總書記,開啟其?三個任期。 中國共產黨在風風雨雨中成立迄今百年,特別是建政後歷經五代領導人,每一代執政過程中均有其時代主題,也因不同領導人的性格而出現曲折與起伏的發展,當習近平提出「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的兩個互不否定後,也意味著歷史不只是歷史,也是現實政治的問題。即將到來的「百年黨慶」,習近平將發表重要的講話,其份量也將會如同前述兩個《歷史決議案》,對權力定於一尊的領導人而言,不僅是歷史詮釋權的取得,也更加確立以自己為核心之「新時代」的來臨。(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特聘教授兼所長)

  • 賴清德致電安倍親信促送疫苗?周玉蔻轟一句 網驚:黨內互打

    賴清德致電安倍親信促送疫苗?周玉蔻轟一句 網驚:黨內互打

    日本供應台灣124萬劑AZ疫苗今(4日)下午抵台,然而近來有媒體指出,這次日本援助台灣疫苗之所以會成功原因,是副總統賴清德打電話向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親信所致,對此,資深媒體人周玉蔻痛批,什麼時候了,攬什麼功?要賴身邊的人閉嘴。網友驚訝表示,民進黨黨內互打了嗎。 對於有媒體披露賴清德奔走,並探日本助台灣等消息,周玉蔻今在臉書發文表示,恕她說一句實話,為了賴清德好,那些轉傳來轉傳去,說賴清德一通電話,安倍通關,送出疫苗的說法,還是收起來吧,賴身邊的親信,現在最該做的,是「閉嘴」,什麼時候了,攬什麼功?賴清德也應該制止這種現象。 針對周玉蔻在臉書的言論,批踢踢網友表示,「黨內互打囉」、「我要看到血流成河」、「可憐,內鬥內行,治國外行」、「網內互打,又要變中共同路人了」;另有許多網友在周玉蔻這篇PO文下方留言稱,「他旁邊的真的嘴巴都很大,例如那個國文英文的」,周玉蔻也回應,「是」;還有網友表示,「別爭功,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只有感謝日本各界人士」。 綜合媒體報導,促成日本提供疫苗助台的關鍵起點,其實是駐日代表謝長廷在5月24日邀請美國駐日大使楊舟(Joseph Young),以及前安倍首相輔佐官薗浦健太郎等人,到官邸餐敘,席間討論到疫情的議題。當時,薗浦健太郎提議,可以將日本的AZ疫苗提供給疫情正在升溫的台灣,而楊舟也認同這是不錯的方法,雖然「台日美」三方有初步共識,但也都認知到後續待處理的,是複雜繁瑣的法律與政治問題。 另有國安高層說,謝長廷第一時間向總統蔡英文回報後,蔡英文隨即指示國安與外交系統總動員,「低調保密、全力達陣」是最高指導原則。蔡英文請賴清德,也指示外交部長吳釗燮、謝長廷、台日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積極透過各種管道,與日方聯繫爭取洽談,而賴清德在第一時間便透過長年經營對日關係的管道,向日本重量級人士表達期待日方能夠協助台灣,也獲得初步的正面回應。國安高層強調,這項計畫從頭到尾都是蔡政府的最高機密,可以說是國安與外交系統全面總動員的「十日寧靜作戰」。

  • 中共百年百句名言 大多說給美國聽

    中共百年百句名言 大多說給美國聽

     今年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中共黨內各類宣傳活動正陸續展開,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日前發布建黨百年百句名言錄,從數量上來看,大陸領導人毛澤東與習近平各入選30句,占去6成,另外40句由其他領導人談話中選出。在毛習兩人的名言中,有不少是當時說給美國聽的,如毛澤東說的「中國人死都不怕,還怕困難嗎?」,還有習近平的「鞋子合不合腳,自己穿了才知道」。  中共《人民日報》發布「100句名言回顧黨史100年」,以時間先後為序,中共建政前有23句,建政後有77句。從領導人分布來看,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與現任領導人習近平各占30句,鄧小平14句,江澤民和胡錦濤各10句;周恩來(2句)、劉少奇、朱德、陳雲、彭德懷(各1句)。名言入選的分量,充分代表其權威性。  在中美對抗當下,許多入選名言多是針對美國,如毛澤東於1949年發表的文章「別了,司徒雷登」,其中「封鎖吧,封鎖十年八年,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中國人死都不怕,還怕困難嗎?」已成大陸膾炙人口的反美名言。  領軍抗美援朝的彭德懷,入選的名言是1953年在「朝鮮停戰協定」簽訂後說:「西方侵略者幾百年來,只要在東方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霸占一個國家的時代是一去不復返了」。  習近平上榜的名言,不少也與美國有關,如「鞋子合不合腳,自己穿了才知道」,批評美國干涉內政,還有「中國人民不惹事也不怕事,在任何困難和風險面前,腿肚子不會抖,腰桿子不會彎」,不惹事也不怕事,已成大陸外交部與國防部在記者會上的常用語。  100名言中,第一句是毛澤東1925年提出的「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最後一句是習近平2021年2月在中共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講話中提出的「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毛澤東上榜名言還包括「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  鄧小平上榜名言則有人人皆知的「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還有解決香港回歸的「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江澤民入選的有三講「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胡錦濤則有「在捧殺面前不上當,在重大利益上不讓步」等入選。

  • 參與2+2談判成員 藏對美專家密碼

    參與2+2談判成員 藏對美專家密碼

     美國總統拜登就職後,美中兩國在首次美中高層戰略對話中唇槍舌劍成為焦點,除了會談內容外,外界所忽略的一個細節,是中方的談判成員,其一方面透露大陸當前的政治體制特性,另一方面則可顯示大陸應對美方的主要國安外交團隊陣容。 這次對話形式為2+2,美方派出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國務卿布林肯,中國自然相應派出中共政治局委員、外事委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就中方來說,楊潔篪與王毅是這次談判的雙核心,但其他參與成員也各司其職。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接班後,強調黨管一切,在中共19大後,他把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升格為黨內位階最高組織委員會,成為中共中央外事委員會,續任外長的王毅兼任分管涉外與港澳台的國務委員,讓前國務委員楊潔篪再升一級,成為政治局委員,楊的兼職就是出任外事委常設機構,即外事委辦公室的主任,把外交的指揮權歸到黨的窗口。  中方的談判團隊也是涉外系統中美國專家的大集合。這次派出楊潔篪、王毅外,還有外事委辦公室副主任劉建超、駐美大使崔天凱、外交部副部長謝鋒、外交部北美大洋洲司長陸慷,還有成為新聞熱點的翻譯司高級翻譯張京。  劉建超曾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記者們都不陌生,他比較特殊的經驗,是出任中共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負責人、中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也當過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紀委書記。他於2018年出任外事委辦公室排名第一的副主任。  謝鋒則於1993年至2014年皆是派駐美國或負責對美事務,擁有豐富的對美經驗,他於2017年出任中國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特派員,今年2月調回外交部升任分管美國、拉美事務的副部長,他有著4年的香港派駐經驗,顯然中方認為,香港問題會是中美今後主要爭論焦點。  如同蘇利文是拜登的頭號國安幕僚,習近平就國安外交事務,直接與楊潔篪討論或下指示。楊潔篪帶著劉建超,顯示這場對話是由中共領軍,國務院系統則是王毅帶頭,有崔天凱、謝鋒及陸慷;中方也在告訴美方,如果想學川普把中共與中國區分,那是行不通的。

  • 社評/跳脫西方視角 面對大陸真相

    社評/跳脫西方視角 面對大陸真相

     台灣電視名嘴日前大肆談論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健康問題,事後證明不是事實,卻自圓其說,稱流言傳出代表中共權力鬥爭激烈。也有評論文章說,習近平頻頻到軍隊、地方視察,嚴厲執行《香港國安法》,代表他的權力不穩固。長期以來,綠營媒體及民進黨政府總是用這種「看圖說故事」方式解讀大陸,頗類似西方當年的「克里姆林宮學」。克里姆林宮學未能解釋和預判蘇聯解體的重大變化,已經被證明失敗,台灣拾人牙慧,繼續用克里姆林宮學方法論來認識大陸,難怪嚴重誤判大陸情勢。  嚴重誤判大陸情勢  克里姆林宮學有一個認識論上的假設,認定蘇聯是由強烈意識形態主導的極權政治模式,大權集中於一人或蘇共中央政治局。只要掌握這些人的動態或官方文件,就可以預估蘇聯政治的發展。但冷戰時期蘇聯資訊高度封閉,政策制訂不透明,且方向不可預期。西方研究者不得不從官方媒體透露出來的領導人稱謂、排名、座次等等動態,或用字遣詞的變化,找出政局變動的蛛絲馬跡。這一整套只關注克里姆林宮內人事變化與官方修辭的研究方法,就被稱為「克里姆林宮學」。  這種只關心高層政治鬥爭或文字訓詁的研究,自然看不到社會輿情、官僚體系以及經濟發展對政治的影響,也就對蘇聯的變化觀察失準。1991年蘇聯解體,美國無人能夠預判,已證明克里姆林宮學全屬虛功。如今台灣一些學者與媒體人,受西方學術或個人意識形態影響,習慣接受西方媒體的觀點和議題炒作的需要,不願意用正面、完整、客觀的角度,看待大陸各方面的發展,往往落入克里姆林宮學的陷阱,誤判情勢。  他們接受了克學的假設,認定中共政權是人治的極權體制,認為只要研究國家領導的一言一行或是派系鬥爭,就可以理解中國大陸的政局;他們認為既然是人治的社會,國家領導就擁有無上的權力,視法治於無物;他們對於共產黨員的理解,可能來自冷戰宣傳的刻板印象,完全服從,官僚作風,沒有個人積極性;認為大陸是科技監控黨國資本主義,只有被馴化的人民,沒有足以影響政府決策的民意。他們甚至還堅信中共偽造數據、隱瞞實情,所以經濟成就、社會脫貧、防疫成果都不可信。  這種克學視角就產生幾個盲點:第一,忽視中共民主集中制與集體領導體制的作用。這套體制下中共維持了路線的延續性與黨內共識,不因領導人的去留而有重大的變化。例如打貪本身在中共內部有一定的共識,習近平打貪固然得罪不少黨內勢力,卻得到更多的支持力量,多年下來權力漸穩。另一個例子是統一問題,在大陸看來,國家統一是民族復興不可或缺的一環,不會因領導人更替而改變,但只要台灣或美、日等國家在兩岸關係上不做出嚴重傷害大陸發展的舉措,也就不存在急統、武統的問題,這個方針自1989年來延續至今未改變。  全面復興才是事實  第二,誤認為人治凌駕於法治:人治與法治本來就是光譜的兩端,不存在絕對人治和絕對法治的社會。中國大陸近年來十分重視法治建設,人民的權利意識也逐漸抬頭,但是受到中國傳統「德治」的影響,對於道德秩序與正義恢復的觀念與西方不同,在法律的制訂與執行上難免出現一些拉鋸。例如香港以《國安法》逮捕反修例運動相關人士卻出現捉放曹的情況,表示中共面臨兩難,一是尊重香港司法體系,一是維護國安法律尊嚴,再者也不希望劉曉波的憾事重演。如果真的只有人治,何須猶豫,就像江南案私刑處理便罷。  第三,誤認為國家與社會關係緊張,社會分裂:中國傳統中的科舉考試與宗親社會,維持了社會流動與穩定,國家與社會關係不像西方的二元對立。中共的「黨的建設」在調和國家與社會矛盾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將中共與中國人民二分是不瞭解中共的黨員甄補、思想教育和組織原則。這次防疫「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不僅體現集體主義的精神,也展現中國的規模優勢與大國紅利,透過轉移支付,大陸對邊疆地區與貧困地區注入大量資源,這些都對少數民族或邊疆地區產生有效的吸附作用。  與西方克里姆林宮學不同的是,西方認為蘇聯「國祚長存」、「長治久安」,台灣的克學信徒們卻一廂情願抱持「中國崩潰論」,中國大陸當然也有缺點與不足,但是全面性的復興是不爭的事實,台灣更要實事求是的面對才是。

  • 旺報社評》跳脫西方視角 面對大陸真相

    旺報社評》跳脫西方視角 面對大陸真相

     台灣電視名嘴日前大肆談論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健康問題,事後證明不是事實,卻自圓其說,稱流言傳出代表中共權力鬥爭激烈。也有評論文章說,習近平頻頻到軍隊、地方視察,嚴厲執行《香港國安法》,代表他的權力不穩固。長期以來,綠營媒體及民進黨政府官員總是用這種「看圖說故事」方式解讀大陸,頗類似西方當年的「克里姆林宮學」。克里姆林宮學未能解釋和預判蘇聯解體的重大變化,已經被證明失敗,台灣拾人牙慧,繼續用克里姆林宮學方法論來認識大陸,難怪嚴重誤判大陸情勢。  克里姆林宮學有一個認識論上的假設,認定蘇聯是由強烈意識形態主導的極權政治模式,大權集中於一人或蘇共中央政治局。只要掌握這些人的動態或官方文件,就可以預估蘇聯政治的發展。但冷戰時期蘇聯資訊高度封閉,政策制訂不透明,且方向不可預期。西方研究者不得不從官方媒體透露出來的領導人稱謂、排名、座次等等動態,或用字遣詞的變化,找出政局變動的蛛絲馬跡。這一整套只關注克里姆林宮內人事變化與官方修辭的研究方法,就被稱為「克里姆林宮學」。  這種只關心高層政治鬥爭或文字訓詁的研究,自然看不到社會輿情、官僚體系以及經濟發展對政治的影響,也就對蘇聯的變化觀察失準。1991年蘇聯解體,美國無人能夠預判,已證明克里姆林宮學全屬虛功。如今台灣一些學者與媒體人,受西方學術或個人意識形態影響,習慣接受西方媒體的觀點和議題炒作的需要,不願意用正面、完整、客觀的角度,看待大陸各方面的發展,往往落入克里姆林宮學的陷阱,誤判情勢。  他們接受了克學的假設,認定中共政權是人治的極權體制,認為只要研究國家領導的一言一行或是派系鬥爭,就可以理解中國大陸的政局;他們認為既然是人治的社會,國家領導就擁有無上的權力,視法治於無物;他們對於共產黨員的理解,可能來自冷戰宣傳的刻板印象,完全服從,官僚作風,沒有個人積極性;認為大陸是科技監控黨國資本主義,只有被馴化的人民,沒有足以影響政府決策的民意。他們甚至還堅信中共偽造數據、隱瞞實情,所以經濟成就、社會脫貧、防疫成果都不可信。  這種克學視角就產生幾個盲點:第一,忽視中共民主集中制與集體領導體制的作用。這套體制下中共維持了路線的延續性與黨內共識,不因領導人的去留而有重大的變化。例如打貪本身在中共內部有一定的共識,習近平打貪固然得罪不少黨內勢力,卻得到更多的支持力量,多年下來權力漸穩。另一個例子是統一問題,在大陸看來,國家統一是民族復興不可或缺的一環,不會因領導人更替而改變,但只要台灣或美、日等國家在兩岸關係上不做出嚴重傷害大陸發展的舉措,也就不存在急統、武統的問題,這個方針自1989年來延續至今未改變。  第二,誤認為人治凌駕於法治:人治與法治本來就是光譜的兩端,不存在絕對人治和絕對法治的社會。中國大陸近年來十分重視法治建設,人民的權利意識也逐漸抬頭,但是受到中國傳統「德治」的影響,對於道德秩序與正義恢復的觀念與西方不同,在法律的制訂與執行上難免出現一些拉鋸。例如香港以國安法逮捕反修例運動相關人士卻出現捉放曹的情況,表示中共面臨兩難,一是尊重香港司法體系,一是維護國安法律尊嚴,再者也不希望劉曉波的憾事重演。如果真的只有人治,何須猶豫,就像江南案私刑處理便罷。  第三,誤認為國家與社會關係緊張,社會分裂:中國傳統中的科舉考試與宗親社會,維持了社會流動與穩定,國家與社會關係不像西方的二元對立。中共的「黨的建設」在調和國家與社會矛盾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將中共與中國人民二分是不瞭解中共的黨員甄補、思想教育和組織原則。這次防疫「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不僅體現集體主義的精神,也展現中國的規模優勢與大國紅利,透過轉移支付,大陸對邊疆地區與貧困地區注入大量資源,這些都對少數民族或邊疆地區產生有效的吸附作用。  與西方克里姆林宮學不同的是,西方認為蘇聯「國祚長存」、「長治久安」,台灣的克學信徒們卻一廂情願抱持「中國崩潰論」,中國大陸當然也有缺點與不足,但是全面性的復興是不爭的事實,台灣更要實事求是的面對才是。

  • 社評/習近平不是急統派

    社評/習近平不是急統派

     中共近期公布的兩份黨內重要文件都提到了兩岸關係和台灣,值得深究。新修訂的《中共統一戰線工作條例》第35條提及「不斷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法治中國建設規畫(2020-2025)》第24條出現「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和「推動兩岸就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等表述。  對台灣民意有更深刻理解  據新華社訊息,《統戰條例》是經過去年11月30日中共政治局會議修訂,而《法治規畫》雖未公布審議通過時間,但基本相信是去年11月16日舉行的中共全面依法治國工作會議的產物。所以,這兩份文件皆經由北京最高層討論審定,且時間點都在去年11月初的中共19屆五中全會之後,可以視為北京最新對台方針的體現。  換言之,五中全會後兩岸輿論圍繞大陸對台政策的各種猜測,隨著這兩份文件公之於眾,得到了一錘定音的回應。當初,由於五中全會公報與「十四五規畫建議」罕見未出現「和平統一」4個字,而是以「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祖國統一」表述代替,一時間引起不少非議。例如,儘管有分析指這句話跟「和平統一」並無本質差別,但還是有人言之鑿鑿稱,和統表述不復存在,說明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台灣問題的急迫感驟升,「武統」大幕即將掀開。  現在回頭看,大陸台研會會長汪毅夫不久前批評那些「妄議對台工作」之言,難怪講得理直氣壯。《統戰條例》重申和平統一,就是五中全會精神的延續。《法治規畫》雖罕見提到在台灣社會爭議巨大、甚至是避之不得的「一國兩制」,但還是強調和平統一、和平發展。尤其是在「台灣方案」前冠以「探索」二字,要知道在中共話語體系中,「探索」一般會用在短期內不易實現,或遠未成型的政治目標或政策規畫之前。不得不說,在兩岸尤其在台灣,有太多人、包括一些決策層的菁英,都以為習近平是「急統派」。  何以至此?主要邏輯有兩條:其一,有些人把中共修憲廢除主席任期,視為習要在卸任前一舉統一台灣的標誌,或認為習有很強的歷史抱負,急切希望台灣問題在任內解決。其二,有些人始終認為中共體制的正當性難以永續,一旦受到外部壓力或內部問題、權鬥,最終會端出「武統」以維持統治,而近些年美中關係惡化、香港政治劇變,更強化了這種想像。  毫無疑問,這是很明顯誤判。作為「三大任務」的兩岸統一,始終是歷屆中共領導人堅守的核心目標,習近平當然不例外,更因其紅色基因而格外明顯,但他絕非「急統派」。習當然說過「兩岸政治分歧不能一代代傳下去」,也首次提出「兩制台灣方案」,但這並不能說明他會不顧客觀發展規律,或超脫目前歷史階段,去刻意追求「形式上的統一」。恰恰相反,近20年福建工作的經驗,讓他深知兩岸關係的歷史與現實,也對台灣社會和民意心態有更直觀、深刻的理解。  為兩岸關係提出長遠規畫  最新也是最具說服力的案例,是習近平近日在中央黨校「五中全會研討班」上的講話。這是他站在中共執政理論的高度,首度闡釋了「新發展階段」的內涵:第一,「新發展階段」可視為大陸從1987年十三大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進入到「社會主義更高階段」的承上啟下過渡期。第二,「新發展階段」為期約30年,在這期間大陸還是會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情,以現代化建設為中心,不受外部因素干擾迷惑,但強調要因應和化解各種風險挑戰。  由此看來,習近平提出「新發展階段」,充滿了帶領大陸邁進「社會主義中高級階段」的雄心壯志,提出的具體目標、方法也相當務實,歸根究柢還是要深化改革開放、做好自身的經濟發展。正如習近平所言「決定兩岸關係走向關鍵是大陸發展進步」,未來30年,只要台海未出現北京眼中需要化解的「重大風險」事變,那麼大陸還是會盡力以和平、融合的方式,水到渠成地處理兩岸政治分歧,最終實現心靈契合式的統一。  蔡英文總統曾倡議兩岸「相互尊重、善意理解」,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台灣本來就不該、也不會從「一中架構」中分離出去,過去4年美國川普政府用「台灣牌」遏制中國,卻未跨越建交與駐軍兩條紅線。習近平並非「急統派」,台灣方案是為兩岸關係提出的長遠規畫,台灣即使一時難以接受,也不必因而曲解、惡言相向,回到和平競爭,兩岸當能找到相處之道。

  • 客觀認識大陸「集體領導制」

    客觀認識大陸「集體領導制」

     習近平日前主持中共權力核心圈「民主生活會」,李克強、汪洋等成員逐一在習面前自我檢討,並聽取習的點評與指示。台灣對中共「民主生活會」的概念太過陌生,也無人關心或討論,但這場會議透露出的訊息,往往更能反映中共高層的真實動向,值得台灣理解。  今年「民主生活會」官方措辭與往年格外不同,「極不尋常」、「風高浪急」、「泰山壓頂」、「重大考驗」,表面上是突出今年大陸在疫情防控、經濟情勢、美國施壓等方面的險峻局面,實質上是襯托出習近平的政治判斷力、領導力與個人權威,是大陸轉危為安、化險為夷的關鍵。  年初疫情與川普抗中,一度讓大陸陷入「內憂外患」,外界看出中共的執政危機。但事實證明,習近平治理下的大陸不僅安穩度過了危機,還在西方社會普遍抗疫不力的對比下更顯強韌。正如彈簧的原理,遭遇危機時,習核心的權威愈是受到質疑和挑戰,一旦克服了危機,習核心的權威就愈加穩固和強勢。  這就牽涉到一個重要問題:外界看待大陸或中共政治走向,往往受限於「領導人因素」,總是把領導人的個人風格、能力及領導人之間的關係,視為大陸政治演變的關鍵。在這種思維下,人們只關注某位領導人言行「強硬」或「溫和」對中共政策路線的影響,或只注意到體制內「反叛者」或「派系鬥爭」會不會撼動一黨制等。  這種思維存在明顯的盲區,那就是忽視了中共的「集體領導制」已經根深蒂固,形成一套具有厚重歷史慣性的「決策─執行」體制。在這種體制之下,個人權威固然重要,但這不過是影響體制運行、結構和秩序的諸多因素之一,只是在重大危機或者特殊情勢之下,才能突顯出其價值和作用。  中共的「個人權威」與「集體領導」是有機結合的,兩者關係具有週期性。毛時代以降,鄧核心、胡趙體制、江核心、胡溫體制、習核心,中共高層權力結構「一鬆一緊」交替運行,儘管在「非核心體制」的時期,最高層個人權威趨軟,大陸的經濟社會可能有較鬆弛或自由空間,但這並不阻礙整個「集體領導體制」基於集體理性的集體決策,而這些決策從未偏離中共政治目標。  例如,胡溫體制的10年,大陸照樣以驚人效率和舉國動員能力,救援四川地震、籌辦北京奧運,亦以「零容忍」態度強硬處理邊疆民族地區的風波、逮捕和監控各類反體制政治異見群體。以至今日,人們往往只記得胡錦濤倡導和諧社會、溫家寶支持政治改革的片段,卻不經意忘記了諸如歐巴馬在回憶錄中披露的,與胡溫在各個場合針鋒相對的情景。  「集體領導」還具有自我糾偏機制,確保體制不會被個別人破壞,或帶入險境。以矛盾最為複雜的中日、中美關係為例,過去20年直至今日,無論是釣魚台爭議,還是號稱中美三大矛盾的「3T(貿易、西藏、台灣)」問題,都從未逾越中共處理對外關係的底線。屢屢在某一時期的「強硬」之後,中共領導層都會緩和、冷靜下來,即便近期川普、蓬佩奧試圖推翻中美建交的政治基礎,北京都保持定力,這都歸功於集體理性決策。  再以中共處理黨內政治問題為例,習的個人權威,本質上是來源於2012年前後北京高層處理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徐才厚等人的政治決斷,這固然經過集體領導體制的「集體背書」,避免中共因高層分裂導致執政危機,更重要的是,習核心的新體制正是上述「集體自我糾偏」後的產物,同樣是「集體背書」的結果。  回到當前,新冠疫情首先在武漢爆發,習近平下決心封城,阻止疫情蔓延各省,這是「個人權威」在關鍵時刻的作用。同時,中共調動和統籌黨政軍民商,以最快時間控制疫情、恢復經濟成長、重啟社會活動,這是日臻成熟的「集體領導制」效能所在。  中共的政治體制與權力運作和我們的憲政體制與價值觀南轅北轍,尤其政治運作不透明,人民自由權與選擇權受到極大限制,非台灣所能接受。但客觀而言,中共建政70年來「個人權威」與「集體領導」相結合的制度,確實有其「本事」,台灣乃至國際社會都需要客觀認識。

  • 習舊部任要職 掌育才及商貿

    習舊部任要職 掌育才及商貿

     2020年將結束,中共將於2022年舉行十九大,近期開始密集調整正部級官員,其中習近平的兩名舊部分別擔任要職:中紀委副書記李書磊出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黑龍江前省長王文濤任商務部部長。前者負責人才培養,後者執管商貿,都是重要領域。  12月26日,據中共中央黨校官網「現任領導」欄顯示,李書磊已經擔任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校長。而原中共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何毅亭,現年已滿68周歲,早過了正部級65歲退休年齡。  北大神童 24歲文學博士  現年56歲的李書磊,是習近平的舊部。1978年,時年14歲的他考入北京大學圖書館學系;21歲獲北大中文系當代文學專業碩士學位,24歲獲文學博士學位,有「北大神童」之稱。他從1989年起長期在中共中央黨校任職,習近平在2007年的中共十七屆一中當選為政治局常委、並兼任中央黨校校長後,時任中央黨校培訓部主任的李書磊2008年6月、12月先後被提拔為中央黨校教務部主任、副校長,成為習近平的副手。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任後,李書磊開始快速晉升。2014年1月,時任中央黨校副校長的李書磊「空降」福建任省委常委、宣傳部長;2015年底調任北京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都是重點省市;2017年1月升任正部級的中紀委副書記,成為中紀委書紀王岐山的副手。李書磊也是習近平的「文膽」。  培養黨內幹部及公務員  中共中央黨校是中共培訓高級幹部的最高學府,2018年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把培養高級公務員的「國家行政學院」併入中央黨校,成為「一個機構,兩塊牌子」。李書磊好讀書,推崇愛讀書的國家領導人,並提倡官員多讀書,最敬佩的人是唐代詩人白居易。  除李書磊升任要職外,習近平主政上海時期的舊部王文濤,12月2日由黑龍江省省長調任中共商務部黨組書記,26日兼任商務部部長。

  • 內閣傳改組 游盈隆:蘇貞昌陷入孤掌難鳴困境

    內閣傳改組 游盈隆:蘇貞昌陷入孤掌難鳴困境

    行政院長蘇貞昌民調急遽下滑,出現內閣改組傳聞,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表示,蘇現在陷入一種孤掌難鳴的困境,連中共對他口誅筆伐,都未見任何夠份量黨內同志聲援。他列舉三大因素,加上中天關台引起的政治風暴,認為蘇陷入困境,其實是蔡英文很大的危機。 游盈隆在臉書評析蘇貞昌當前的處境表示,蘇貞昌現在陷入一種孤掌難鳴的困境,例如連中共對他口誅筆伐,都未見任何夠份量黨內同志聲援。三個因素或可解釋一大半原因: 第一,他現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年紀雖不小,但也不比拜登或川普大,不管想不想選總統,都會被有志於大位者當成假想敵,不論是黨內或黨外,包括對岸共產黨在內;因此明槍暗箭不斷,匹夫無罪 ,懷璧其罪。 第二,蘇貞昌是很有個性的政治人物。2019民進黨風雨飄搖的時刻,意外再度出任行政院長,掌了大權,竭盡全力為昔日政敵蔡英文輔選,立下汗馬功勞,保住江山。接著快意恩仇,率性任用自己人或解聘一些非自己人,自然又得罪一海票人。 第三,蔡英文總統不知何故答應川普政府開放含瘦肉精的美豬進口,要行政院長蘇貞昌去說服早已「聞萊豬色變」的廣大社會大眾,等於是給他出一個天大的難題。所謂「黑貓下令,黑狗扛責」,真可謂天威難測。 接著是整個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從立委、六都市長、市議員、縣市長、縣市議員等民意代表都裝死,不積極為黨的政策辯護,「真不知道是蘇貞昌人緣壞,還是全黨心虛無法為開放美國萊豬進口政策奮戰和辯護?」 游盈隆表示,在上述三個因素下,再加上中天關台引起的政治風暴,就可以理解現在蘇貞昌的處境有多艱難、多險惡。蘇貞昌陷入困境,其實是蔡英文很大的危機,但當局者迷,卻是人生常見悲劇的根源。

  • 汪洋撂重話 安內兼防台美暴衝

    汪洋撂重話 安內兼防台美暴衝

     大陸全國政協主席汪洋,昨在台灣光復75周年學術研討會致詞時對台強烈示警,面對大陸當前內外交迫,汪洋談話有三重意義。一是對內宣傳,尤其年底要完成脫貧,不容閃失;二是針對美台合作提出預防性警告,避免美台合作上演「十月驚奇」戲碼;三則是大陸對台言行已不再考慮台灣方面想法,不期待,也不怕失望。  汪洋撂狠話,若撇開相關警告字眼仔細深究,汪洋談話訴諸對象可謂有內有外,不單只限於台灣,且「預防性示警」意味更大。  中共第19屆五中全會26日即將登場,該會將審議十四五規畫及重要黨內事項,對中共來說,此攸關大陸未來發展,在當前內外交迫之際,更不容外界挑釁。而縱觀中共黨史,重要活動舉行前,如遭遇不利的外部環境,必然是「寧左勿右」,強硬以對。  換言之,汪洋對台說重話,首在「安內」,著眼大陸內部宣傳。尤其眼下正是完成年底全面脫貧的關鍵時刻,對中共來說才是大事,畢竟如果無法全面脫貧,不只將加劇各界對大陸經濟惡化的猜疑,甚至可能動搖中共執政合法性。  隨著美國大選選情白熱化,川普與拜登大打「反中牌」下,除對台軍售、美軍艦機巡弋台海、國會挺台法案等實際作為,坊間更傳出不少諸如川普或國務卿蓬佩奧突襲訪台等劇本,如何避免民進黨政府與美國一搭一唱,出現「暴衝」情形,亦是汪洋此番談話的背後重點。  此外,從汪洋談話中也可看出一個不容忽視的警訊,大陸當前對台政策已不再顧慮台灣政界或民眾的想法。之前國民黨立院黨團拋出「台美建交」等法案時,就已讓北京認定不能再對藍營抱持太多期望;央視報導台諜案,更可見大陸對台政策,亦不再考量台灣民心向背,更看重的是相關做法能否推進統一進程。

  • 當「中台零和」撞上「美中非零和」

    當「中台零和」撞上「美中非零和」

     中美台連續軍演,政治人物不停叫囂,南海與台海似乎戰雲密布,戰爭有一觸即發、不可收拾的態勢。這種形勢最令人膽戰心驚的,便是兩個超級強權爭霸,美中是否真會在最後走上戰爭一途?而台灣會成為美國在戰爭前沿的一顆棋子嗎?其命運又會是如何?  整個形勢撲朔迷離,中外學者專家各依其專業或經驗看法莫衷一是,然而實際結果如何,則繫於決策者一念之間,未有人能斷言。  持「理性主義」模式的學者咸認美國川普總統的戰爭邊緣策略,是為總統大選算計。基本上,美國以文攻武嚇兩手策略激怒中國反制,南海軍演不斷為戰爭邊緣論打開挑戰中共的序幕;而文攻則是把新冠病毒稱作「中國病毒」,將美國嚴重的疫情嫁禍中國政府。此一伎倆是在挑撥是非,學者咸認中共會以理性主義對待,不會盲從附和。  難道中美兩國真的無法逃避「修昔底德陷阱」的命運嗎?日前美國媒體也有以「現實主義」的模型來評論中美爭霸,認為這是川普犯的一個政策錯誤,令人擔憂。因為中國的崛起是一個事實,無法否認。中國並沒有試圖將其模式強加給世界,也沒有建立軍事聯盟。中國的模式吸引人是因為成功地使本國人民脫貧。  日前《華盛頓郵報》刊出〈在為時未晚前,我們需要就如何與中國打交道展開廣泛的、跨黨派的討論〉一文,建議美國要展開跨黨派廣泛的討論,以探索與中國的合理接觸,並找到新冷戰思維的替代方案。文章並認為,如果從全域來考慮全球大流行病,與中國合作是不能避免的。該文也提出警語:在美國的反華外交政策上,最令人憂慮的是兩黨外交政策團隊推動新冷戰論調的所謂必勝心態。他們自認為中國「可以被征服」,但這是一種錯誤的假設。  現實主義論點的美國學者更指出,在中國大陸軍事力量變強後,美方恐難保台,而且美國國防預算暴增,將會讓美國陷入癱瘓。芝加哥大學著名的世界戰略理論家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教授從現實主義至上理論看美國的協防台灣,他強烈反對任何基於夢想、理想、意識形態、宗教偏執、政治正確等形而上要件而採取的戰略或戰爭,那些做法最終都沒有任何好結局,只是空讓一國浪費寶貴的資源和時間,以及原本能達成的其他目的。他指出,雖然美國不會允許大陸以武力統一台灣,但大陸軍力持續成長,美國有可能守護不了台灣。  另一位持現實主義觀點的是美國智庫「國防重點」資深研究員大衛斯(Daniel L. Davis),6日以〈大陸攻台 美國能否成功擊退解放軍?〉為題撰文,他認為或許美國真能擊退解放軍,但這樣的「勝利」也會使美國付出驚人的高昂代價,就是美國將不得不耗費數千億美元在台灣維持永久的防禦力量,使國防預算暴增,將會讓美國陷入癱瘓。  美國民調近日顯示,川普落後競選對手達10個百分點,近日美國智庫更以「漸進主義理論模型」來看當前川普對中國政策的另一作用。本質上,中美爭霸已經陷入無法逃避的「修昔底德陷阱」的命運,美國無論是誰繼任下屆總統,都必須追隨川普當前對中共的制裁政策,鎖定與中國的戰略和制度對抗,蕭規曹隨。  美中局勢走向一直在戰爭邊緣徘徊打轉,美國為挑釁中共首先出手,頻打台灣牌緊逼靠近其紅線邊緣,以中共高調之民族主義旗幟以及其黨內政治鬥爭之壓力,如中共誤判形勢,從冷戰邁向熱戰轉瞬間即會發生,無疑地台灣處在戰爭前沿,將立即面臨賽局模式中「零和」或「非零和」的境地。  前總統馬英九對此情勢說得一針見血,兩岸「首戰即終戰」,意即兩岸是一個你死我活的「零和」戰役。而美中相互牽連著龐大的國家利益,其結果一定是以「非零和」收兵,而台灣如不能擊敗中共侵略,必如過去的南北越戰爭下場,在美國棄守下使中共完成中國統一的國家目標。  未來70餘天,台灣人民的命運都繫於蔡總統的睿智決策下,如何引領台灣度過驚濤駭浪的美中對抗賽局,而能全身而退。天佑台灣!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

  • 紐時:川普新制裁!打算禁中共黨員及家屬赴美 已入境者取消簽證

    紐時:川普新制裁!打算禁中共黨員及家屬赴美 已入境者取消簽證

    據熟知提案的消息人士透露,川普政府正考慮全面禁止中共黨員和家屬赴美,而這幾乎無疑會引發北京報復,對想要入境中國大陸,或濟濟留在當地的人採取行動,並使中美緊張加劇。 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16日報導,仍在草擬的總統文告(Presidential Proclamation)可能授權美國政府,取消已在美境的中共黨員和家屬簽證,以致使他們被驅逐。 部份提案的條文也針對解放軍成員,還有國企高官,擬議限制他們赴美。事實上,許多國企高官很可能大都也是中共黨員。不過,4名知情人士透露,提案的細節尚未敲定,而川普最後可能會否決。 川普為了爭取連任,和他的競選策士一直設法,要塑造出他對北京強硬的形象。可是自從他2017年就職以來,言行就在兩極間擺動。他一方面在貿易等議題上批評北京,但又大讚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甚至懇請對方協助他贏得連任。 此外,還有些現實問題,中共有9200萬黨員,而2018年就有近300萬中國大陸公民造訪美國。不過,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還有目前禁止多數大陸人境影響,這數字已直線下降。 另一方面,美國政府不知道絕大多數中共黨員的黨內地位。無論是要設法立即辨識他們的身分,以拒絕讓他們入境,或是是驅逐那些已在美國境內的中共黨員,都將困難重重。 而2017年時,川普總統令曾援用「移民與國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對一些穆斯林國家發布旅遊禁令,暫時阻止一些被視為「有損美國利益」的外國人赴美。這項2017年的禁令曾在法院提出審議,但在今年擴大。而川普政府可能援用同樣的法律,來對付中共黨員。 若是川普政府真的採取這廣泛的禁令,那將是中美2018年開始打貿易戰以來,美方對北京最挑釁的行動,而這將進一步破壞雙方關係。

  • 新聞透視》習拚百年大業 台應謹慎不挑釁

    新聞透視》習拚百年大業 台應謹慎不挑釁

     除弭平激烈抗爭,港版《國安法》更是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因應明年中共建黨百年、後年中共廿大所做的長遠布局。在兩岸相對穩定下,他化被動為主動,以讓各界意外的立法速度,奪回對港主導權,以和平穩定的內部局勢,迎接他口中的第一個一百年。  從整個大陸的縱深與美中對抗格局分析,去年中爆發的香港反修例抗爭,是六四以來對中共政權最大挑戰,更直接威脅到習近平在黨內的權威,有美英等外力介入等各類消息不斷。  如果放任香港不管,習近無法以穩定的國內情勢,迎接明年中共建黨百年,如果冒然動用駐軍或廣東武警,則香港地位勢必被毀,國際定有嚴重制裁,大陸經濟必受影響,全面脫貧目標勢必延後。  六四後最大挑戰  北京當局在無預警下,以人大常委會直接立法的方式,來暫時解決香港的抗爭,法案內容扣緊每個國家皆有的內亂外患罪,持續保障言論與出版自由,也要求港府應完成23條立法責任,讓外界的制裁也很難有下重手的理由。除了國安建制外,在有關促進港青就業、解決住房問題上,北京也會要求港府提出更多方案,這會是治港政策的大調整。  有評論稱「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反而應該說,正因為當前兩岸局勢相對穩定,表面上刀光劍影,實質上雙方沒有脫軌的意願與舉措,讓習近平得以快刀斬亂麻處理香港難題。  快刀立法斬亂麻  今年底大陸預計要達成全面小康社會,明年是中共建黨百年,這足以讓習近平跟推動改革開放的鄧小平齊名,接著後年中共舉行廿大,如無意外,他會至少再出任總書記兼國家主席至少一任,要完成此一歷史性部署,他需要和平穩定的內外環境,在展現戰略定力的同時,他也會以「出其不意、操之在我」強力排除所有干擾因素。  別踩紅線為上策  從治港回頭看兩岸關係,民進黨政府以不修改《港澳條例》,暫不改變香港地位來因應港版《國安法》新局,沒有觸碰到大陸的紅線,面對中共建黨百年、廿大等大事相繼來臨,抓緊「謹慎而不挑釁」,方能在急流中安穩靠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