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南海學的搜尋結果,共02

  • 變動中的中南海學

     要瞭解中共建國之後的頭30年,只需要一門學問:「毛澤東學」;中南海紅牆內外的一切大事,不過是毛主席一人腦神經的外部投射。公審四人幫後,中共進入「集體領導、一人拍板」的鄧小平時代,各種路線及地盤鬥爭之下,「中南海學」才開始有些滋味。又30年過去了,即使偶有姓社姓資之辯、開放與保守之爭,基本上並未脫離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方針。熟透中共本質的鄧小平篤信只有一黨專政才能救中國,卻又明知財富終將威脅一黨專政,在這二律背反之下,至死都沒能給出下半句,「一部分人富起來之後怎麼辦?」 \n 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解決「鄧小平懸念」時刻已來臨。十八大前後的權力板塊移動,將填補鄧小平畫布上的留白,在「怎麼辦」這個千古疑問上給出中共的答案。中國人民在看,世界也在看。這個答案,不論好壞,將改變世界。 \n 距離交卷時刻,只剩下8個月了。在這8個月當中,無論表面上如何平靜,地表底下的岩層移動將是無比的劇烈。鄧小平所遺留下來的黨內權力規範,已經氣若遊絲,十八大可以視為一個舊時代與新時代的分水嶺,一個「如何才能保持一黨專政」的決賽點。這場賽事的結果將改變世界,而台灣首當其衝。正因如此,台灣必須深研後鄧小平時代的中南海學。 \n 後鄧的中南海學,必須是廣義的。30年的經濟開放後,中共的各級組織已經深入了社會經濟肌理中,各級要員的私家利益已經和工商產業糾纏不清,抽象的路線之爭已經和利益地盤之爭混為一談,資本主義已經和權本主義互為表裡。紅牆內之爭,已經經由政治派別、地盤屬性、利益來源、血緣關係,千絲萬縷的蔓延交叉至全國每一個角落。 \n 這樣的拼圖,已經老早不是那種對立的二分法所能解釋清楚的。所有的二分法,諸如太子黨對團派、左派對右派、改革派對保守派、開放派對收緊派、江派對胡溫派,都僅僅是角度,而不是全貌。任何二分法都無法解釋現下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忽敵忽友、亦敵亦友」的局面。 \n 後鄧的中南海學,可以用兩條軸線來建構。其一,就是把今日的結構視為某種愛新覺羅結構的變種,姑且稱之為「愛新覺羅2.0」。在沒有強人之下,九大常委之間的權力安排與制衡,可以視為某種「八旗」制度,各有分管職能,也各有權力利益地帶。而人大、政協的角色設置,料想與當年五大臣考察西方後的建議相若。其二,就是將今日的統治體制視為一家全球最大的壟斷性公司,具有九名常務董事、25名執行董事、數百名股東代表、8千萬名小股東、2千萬幹部、13億客戶的巨型壟斷企業。 \n 過去20年之中共,可以統述為「壟斷企業化後的愛新覺羅2.0」. 在這新舊混搭的建制下,自家人可以撈好處,然家有家規,過份者自有宗人府伺候,旗與旗之間盡可援引力量鬥爭,然家務事不能鬧到大街上去。倘若一旦內鬥脫序而威脅到壟斷地位,必須中止折騰達致妥協, \n 2012年的十八大之結果將告訴我們,上述這個後鄧時代的結構可否延續,或是破裂。倘若破裂,新的中南海學將以什麼形態出現?無論上述機制是延續還是破裂,台灣都必須理解一點:台灣面對的不是「一個」中共,而是一套權力、利益交叉運作的黑箱。在這理解之下,一個單體中共的「意圖」是不存在的,真實存在的只是數百個人之間的權力及利益交叉。 \n (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

  • 林博文專欄-憶唐德剛、錢學森二三事

    最近走了兩位享譽海內外的耀眼人物。一位是十月廿六日病逝於舊金山附近的口述歷史大師唐德剛,享年八十九歲;另一位是有「中國航天之父」和「火箭之王」稱號的錢學森,十月卅一日於北京辭世,享年九十八歲。 \n錢學森的傳奇故事多年來一直傳揚不止,特別是他在五○年代美國白色恐怖期間遭到美國政府迫害而返回大陸這一段往事。擁有第一流頭腦、人品和敬業精神的錢學森,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麻省理工(碩士)和加州理工(博士)。他是美國獲自納粹德國的航空科學大師馮卡門的受業弟子,師生兩個人合作發明了「卡門─錢學森公式」,為空氣動力學開拓新境界。據美籍華裔通俗史家張純如(Iris Chang)在《錢學森傳》(英文書名為《蠶絲》)中說,錢氏很想留在美國發展,因研究環境好,可以相互切磋的人才又多,他也已向移民局申請了綠卡。但在麥卡錫主義氾濫的恐共、反共和疑共的荒謬時代,美國聯調局幹員居然懷疑錢學森是共產黨。特務和移民局官員盤問他、調查他、騷擾他、拘留他、軟禁他,使他日子過不下去而想要回中國大陸。 \n錢學森的老友、美國海軍次長金柏爾(Dau Kimball)聽到錢氏想回大陸,即說了一句日後被廣泛傳誦的名言:「我寧可槍斃錢,也不讓他離開這個國家。他知道太多對我們有價值的東西。他在任何地方都抵得上五個師的部隊。」一九五五年,中共和美國舉行日內瓦會談,周恩來指示中共談判代表王炳南向美方要回錢學森,中共則釋放了數名美國俘虜。日內瓦會談並無實質成果,但周恩來代表中南海說了一句又滿意又有眼光的話:「我們要回了一個錢學森,單就這件事來說,會談也是值得的、有價值的。」錢氏返國後,成為創建中共國防尖端科技的龍頭,西方媒體稱他是「中國人造衛星之父」,張純如亦說錢氏也把美國推上了太空時代。 \n在人類歷史上,許多民族和國家都曾「發瘋」過一段時間,五十年代的白色恐怖,情治保防機構大肆亂整外交官、學者、好萊塢、工會和一般無辜百姓,都把他們當做共產黨或是共黨同路人,無數人遭殃。這是美國歷史上一段恐怖、醜陋的時代,中國大陸亦曾「發瘋」過,抓狂的時間更長,那就是毛澤東從五○年代末期(一九五七反右開始)到文革到四人幫當權的漫長時間。最近一位美國女作家琳恩.喬茵娜(Lynne Joiner)寫了一本專講抗戰美國駐重慶外交官謝偉思(John S. Service)在白色恐怖期間被迫害的經過。這本書的書名就叫:《毛的中國、麥卡錫的美國和謝偉思受迫害》。毛澤東時代和麥卡錫時代都不是幾天、幾個星期和幾個月的恐怖,而是好幾年的苦難。像美國這樣一個法治上軌道的國家,也會出現白色恐怖,憲法(尤其是保障言論自由的第一條修正案)形同具文,一點作用也沒有,可見盲目的政治力量有多可怕! \n唐德剛以《李宗仁回憶錄》和《胡適雜懷》而揚名兩岸三地讀書界。猶憶過去有一段時間常和他見面、聊天,他是個極風趣、又愛蓋(好侃)的老前輩,一口濃得不得了的合肥口音,乍聽頗感吃力。我很喜歡問他一些胡適的事情,唐先生告訴我好幾件我至今仍不敢發表的有關胡適感情生活的「內幕」。《中央日報》老報人龔選舞先生以前亦告訴我胡適在感情生活上的一些「祕聞」,最近我再向他求證。同樣地,我到現在仍不敢公諸於世。 \n與唐德剛同時代的老留學生,一個個走了,周策縱、黃仁宇、劉廣京、吳訥孫和徐中約等學者都已駕鶴西去,比唐氏小一歲和他打過《紅樓夢》筆戰的夏志清,亦已垂垂老去,年初曾住院半年。從一九四五抗戰勝利到一九四九大陸變色,大批一流人才出國留學,這批留學生在每個專業都有建樹。過去有一段時間,美國學界曾流行一句話,凡是好大學一定有中國教授,這批中國教授以四○年代中期和末期出國的留學生為主。當年老留學生的中英文程度好,知識和常識亦豐富。不像筆者所認識的一位五十出頭、擁有美國某校理工博士學位的大陸留學生,竟然不知道朱自清是什麼人?這位仁兄還好意思問我:「他在美國嗎?」天啊!不知道唐德剛聽到會作何感想? \n唐德剛以製作口述歷史而名垂青史,但他太過慎重、考慮過多而放棄為少帥張學良作一部完整的口述歷史,以致出現張之宇、張之雨姊妹所作的不及格而又笑話百出的所謂張學良口述歷史。這種缺憾是永遠無法彌補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