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國國企利潤的搜尋結果,共17

  • 中國500強 前10大年賺1.74兆人民幣

    中國500強 前10大年賺1.74兆人民幣

     2021年《財富》中國500強近日發布,榜單前三格局並未改變,仍是中石化、中石油、中國建築3大央企霸榜,中國平安位列第4成為非國企第一名,換算排名前10大公司在2020年的總利潤約為1.74兆元(人民幣,下同)。同時兩大民營上市企業京東、阿里巴巴排名也有提升,其中京東升至第11位、阿里巴巴第14位,同時還有貝殼、農夫山泉等新上榜企業。

  • 陸5月國企利潤月增2.5倍

    中國財政部28日公佈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5月國企利潤總額達人民幣(下同)6,630.9億元,年減52.7%,但5月單月實現利潤月增2.51倍,恢復至去年同期水平的94.5%。 5月單月國企營業總收入按月增長4%,恢復至去年同期水平的98.6%。不過首5月累計年減7.7%。 財政部表示,今年1至5月主要經濟效益指標年減降幅收窄,經濟運行顯著回升。 5月單月國有企業稅後淨利潤按月增長4.15倍。1至5月稅後淨利潤3,981.6億元,年減61.6%。前5月國有企業成本費用利潤率3.1%,下降3.1個百分點;5月末國企資產負債率64.6%,增長0.4個百分點。

  • 中國人壽多箭齊發 Q1獲利倍增

    中國人壽多箭齊發 Q1獲利倍增

     近期陸股上市保險企業相繼公布2019年第一季業績,老牌國企中國人壽在多元化新產品、資產負債聯動等策略奏效下,首季拿出不錯成績單,淨利潤為人民幣(下同)260.34億元,年增高達92.6%。  今年首季,中國人壽、中國平安壽險、中國太保壽險和新華保險累計保費分別增長11.9%、7.4%、3.9%、9.4%,保險費用收入相較2018年雖有所放緩,但在政策調整的背景下,壽險企業更看重長期價值的增長。尤其中國人壽在新產品的推動下,1~2月份增長強勁,拉動第一季業績表現。  另一方面,伴隨著陸股首季展開一波強勁反彈,保險類股搭上順風車,股價也水漲船高。中國人壽25日收報29.49元,跌幅0.71%,今年以來迄今累計漲幅達44%。  同時,中國太保今年累計漲幅為29%,新華保險累計漲逾41%,中國平安為48.6%,中國人保甚至高達75%。  新浪財經報導, 中國人壽25日晚間公布2019年第一季財報,期內營收3,122.26億元,年增17.9%;達成保費收入2,723.53億元,年增11.9%。首年期交保費667.80億元,年增9.1%;續期保費收入1,784.01億元,年增13.5%;短期險保費264.79億元,年增68.5%。其中,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260.34億元,年增92.6%。  這意謂著,中國人壽不僅是唯一一家保費收入實現兩位數增長的陸股上市壽險公司,更將老對手平安人壽的差距拉開近800億元。  市場分析人士表示,今年中國人壽企圖心較強,在公司2018年度業績發布會上,中國人壽總裁蘇恒軒就指出,「2019年是重振國壽元年」。之後中國人壽透過包括多元化新產品、資產負債聯動等策略拉高業績。

  • 國企央企深改加速 A股添亮點

     大陸國企、央企改革將有新突破。7月以來,大陸國資委官員密集調研,截至26日,調研活動已經超過了10次,並召開央企降槓桿、減負債工作推進會等多次座談會。據《證券日報》報導,做為國企、央企改革的主戰場,估值已處於歷史底部區域的A股市場也將由此亮點紛呈。  在7月6日國資委召開的央企降槓桿、減負債工作推進會上,國資委主任肖亞慶指出,央企要進一步優化資產品質,積極穩妥開展市場化債轉股和混合所有制改革,持續推進提質增效,多管道降槓桿、減負債。  市場化債轉股和混改是央企及國企改革的兩條主線。在混改層面,央企幾乎每年都會有重大案例出現,今年也不會例外。從以往央企混改案例出現的時間看,多發生在下半年。所以,今年央企混改案例會發生在哪些領域是A股市場的重點關注事項之一。  報導稱,國資委要求,今年下半年要持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做強做優實業主業,推進重組整合。這些要求給了今年下半年A股市場充分的想像空間,國企、央企的重組整合將成為重要看點,這包括裝備製造、煤炭、電力、通信、化工等行業的重組整合。  同時,國資委強調,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的改革要取得突破性進展,則讓中國聯通式的混改有了爆發的可能。  今年上半年,不斷深化的國企和央企改革成效顯著,利潤創出歷史同期最好水準,國資監管系統監管企業實現利潤總額1兆6508.9億元人民幣,年增22.6%,其中央企實現利潤總額8877.9億元人民幣,年增23%。

  • 《金融》亞債崛起,富達點名中國、印尼類主權債

    亞洲投資人財力日益雄厚,對債券的需求熱絡,國際發債機構前仆後繼搶灘亞洲發行美元債券,亞洲地區可望崛起成為獨當一面的金融重鎮。而在亞洲美元債裡,以中國發行的美元債比重最高。富達亞洲總報酬基金經理人廖婉菁表示,在亞債的投資中,特別看好中國和印尼。至於聚焦的債券別,兩者均以國企發行的類主權債為主。 廖婉菁指出,國企近幾年去槓桿化,在政府的監督下,成效顯著;國企財務槓桿比已經創金融海嘯以來新低,且利潤也大幅提升過去中國的國企債有產能過剩和舉債過高的問題,但近年來政府落實國企改革,讓核心國企債的展望出現正循環。核心國企的產業包括:能源、銀行、人工智慧(AI)、鐵路、造船、電力設備。中國政府在2015年提出2025中國製造「領跑者」的產業,包括:通信、軌道、電力設備和電信。而其中較受矚目的整併包括煤炭生產商神華集團與中國國電集團的合併重組為國家能源投資集團,集團擁有2,520億美元資產。中國核工業集團與中國核工業建設集團也進行合併,集團總資產達800億美元。而中國化工與中化集團的合併計畫將提升中國化工的財務狀況,有助於其收購瑞士農業化學企業Syngenta。 廖婉菁說,中國核心國企債的3個正向循環包括: 1、體質改良,去產能,合併產生綜效。從2003年至去年8月國企規模幾近腰斬,從196家降至99家,這也是歷史上首度央企家數跌破百家規模的紀錄,而整併目前仍在持續。更重要的是,經過幾輪的整併計畫,國企家數雖然減少,但公司規模卻愈來愈大,足以與世界百強相比拚,預計2018會是國企改革的豐收期。 2、去污染,先進製程及科技創新。此有利能源和礦業產業的營運和汰舊換新提高效率。 3、一帶一路。此將成為今年國企的主要動能,為國企的過剩產能找到出口。 未來幾年國企將持續整併,富達亞洲總報酬基金投資的核心國企債的評等約在BBB,五年期,票息約3.5%,利差約110個基本點(和美國公債相比)。 至於印尼,信評機構惠譽(Fitch)近期將印尼主權信評自BBB-調升至BB,整體展望正向。廖婉菁看好印尼的煤礦和房地產,印尼煤礦產業的毛利率約40%,國際煤礦價格上漲反應全球GDP的走揚。至於地產,印尼GDP成長維持5%高水平,使費者信心上升,通膨控制在3.5~3.8%,而目前也看不到印尼有升息的動作。以印尼類主權債而言,利差約200個BP(和美國10年期公債相比),有進一步收窄空間,意味著仍具投資吸引力。

  • 《金融》瑞銀汪濤:明年陸GDP估6.4%,人幣兌美元價6.7

    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博士指出,今年中國房地產下行、企業和固定資產投資向下,政策持續去產能和限制高污染和高耗能生產,估明年下半年企業投資恢復。今年全年中國GDP估約6.8%,而明年地產將持續減速,去槓桿去產能下,GDP將溫和回落估約在6.4%。明年政策利率不會上調也不會下修。 匯價方面,汪濤博士認為,人民幣匯率不會有太大變動,估今年底兌美元匯價在6.6,明年約為6.7。 針對昨天19大的報告解讀,汪濤認為,政府對趨緩的GDP是可以容忍的,控風險調結構,生態環保、創新、平等、區域發展等被強調。明年國企改革可能會擴大,提高國企利潤水平。 此次中國19大特別提出五位一體建設,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 在地產部分,汪濤再次強調,明年不致開徵房地產稅,但地產趨緊方向是確定的。

  • 去年央企利潤衰退... 陸:今年目標增至少3%

    去年央企利潤衰退... 陸:今年目標增至少3%

     中國財政部昨(17)日公布數據顯示,中國國有企業利潤總額年增1.7%,但央企利潤減少了4.7%,建材、交通和建築業的利潤增幅較大,鋼鐵、化工等行業則出現虧損,中國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強調,今年國企改革目標是央企利潤總額年增3%~6%。  中國財政部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國有企業利潤總額為2.32兆元人民幣(下同),年增1.7%,地方國企利潤7,899億元,按年大幅增長16.9%,但央企利潤總額則年減4.7%至1.53兆元。  以行業別來看,建材、交通和施工房地產等行業的利潤有較大的成長;另一方面,石油、紡織、菸草等行業的利潤大幅減少,鋼鐵、化工等行業則是出現了虧損。  中國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表示,今年國企改革的主要目標任務是,國有企業效益穩定增長,央企利潤總額年增3%,努力達到6%,以提高企業核心競爭力和資源配置效率為目標。  除了努力提升央企獲利能力之外,今年包括央企在內的國企改革也是重頭戲。路透報導,上海國資委率先提出,今年將推動2至3家企業集團整體上市或核心業務資產上市,推進10家符合條件的混合所有制企業試點員工持股。  報導提到。目前中國央企的子企業公司制改制面已超過9成,混合所有制企業戶數占比達到68%,建設規範董事會的央企達到85家,央企總數減少到102家。  2016年,102家央企累計減少法人2,730家,93家企業法人總數下降,僅中國遠洋海運1家企業就減少法人120多家。延續去年的國企改革,中國政府還將繼續推進嚴重過剩行業的產業集中化,2017年央企間重組兼併的步伐也會加快。  國資委研究中心專項工作組組長王絳預計,2017年國企改革有望繼續進行大規模併購重組。國資委內部人士則預計,2017年的央企可能會降至100家以下。  上個月,為防止央企「亂投資」,國資委首次建立央企投資項目負面清單制度,不得投資與本業無關的產業,確定了國資委的監管底線,也為央企投資行為畫下紅線。

  • 前4月中國國企利潤年比下降逾8%

    中新社報導,中國財政部25日發佈的數據顯示,前4個月中國國企利潤和營業收入年比降幅進一步收窄。 據財政部數據,2016年1-4月中國國企營業總收入約13.5兆元人民幣(下同),年比下降1.7%,降幅比1-3月收窄1.3個百分點。其中,中央企業收入年比下滑3.9%,地方國企收入年比增長2%。 同期,國企利潤總額6,522.6億元,年比下降8.4%,降幅比1-3月收窄5.4個百分點。其中,中央企業利潤年比下降6.6%,地方國有企業利潤年比下降14.2%。

  • 大陸》國企難裁冗員

    大陸》國企難裁冗員

     中國目前正積極推動國企改革與轉型,但龐大的國企人員卻成為難以處理的燙手山芋。以美國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和中國石油巨頭中石油來看,兩者的年營收相近,但淨利相差甚遠,人員數量上,後者更比前者遙遙多出數倍。  綜合中外媒體報導,中國政府目前把精簡國有企業和增強國企競爭力作為首要任務之一,但近日中國國有石油巨頭公布的財報表現不佳,凸顯中國實現這一目標的難度。為應對油價下跌局面,歐美國家的石油公司紛紛裁員,但中國國有石油公司卻仍然維持著臃腫的員工隊伍。  譬如,比較起埃克森美孚和中石油2015年的營收收入,兩者均在2,600億美元左右,但前者該年的淨利潤為160億美元,大約是後者的3倍;至於僱員數量,中石油員工人數超過50萬人,而埃克森美孚僅不到7.5萬人。  人事支出 勝國際同業  另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稱,雖然中國的石油公司也和全球業內其他公司一樣,為提振利潤而削減了勘探支出和其他一些新投資,但一涉及到幾十萬員工的用工成本,其減支步伐就會陷入停滯。  企業利潤下降,加上2016年暗淡的前景,都凸顯出官方給大型國企帶來的束縛;一方面,中國政府的經濟規畫要求國企實施重組並提高利潤,但與此同時,裁員則不在考慮範圍之內。因為中國政府擔心,隨著持續多年的經濟高增長時代的結束,目前經濟成長的持續放緩,會引發社會動盪。  報導稱,中國國企占據著中國境內從能源到銀行,再到電信等一系列重要行業的主導地位。中國推出的改革方案要求重組國有企業,減少國企對政府的依賴,並鼓勵國企在保持國內主導地位的同時,還要提高海外競爭力。  不過,中國國有石油公司在國有企業當中國際化程度最高,但因肩負著創造就業的職責,這些公司的員工規模和營運支出卻遠遠超出了國際同行。  譬如,油價下跌也讓西方大型石油公司損失慘重。埃克森美孚、荷蘭皇家殼牌集團和雪佛龍3家公司2015年利潤均降至10多年來的最低水準。英國石油公司(BP PLC)虧損52億美元,這與2010年墨西哥漏油事故發生後,這家英國石油巨頭所遭受的重創程度相當。  中石化員工 高達35萬人  今年,這4大石油國國際巨頭就宣布計畫減支近200億美元,並計畫裁員超過1萬人。  報導稱,在稍早前舉行的會議上,中國石油的高管討論了獲利問題,並對2016年的前景做了評估。他們在會後的記者會上表示,大規模裁員不在公司計畫之內,不過一些員工將提前退休。  至於3月29日發布業績的中國石化,則以書面方式答覆了相關問題。該公司表示,2014年年底全球油價開始下行以來一直都沒有裁員,未來也沒有裁員的計畫,該公司員工總數約為35.1萬人。至於中國業內排名第3的中海油擁有逾1.5萬名員工,裁員主要影響的是海外員工。  報導稱,既然裁員被中國國企高層排除,分析人士預計,減支計畫可能集中在此前宣布的剝離非核心資產權益方面,比如中石油將剝離管道資產。  能源諮詢機構Energy Aspects表示,如果中國希望創建一個真正高效、績效更好的國企陣營,那麼此類措施只是權宜之計;說到底,如果希望提高效率,這些資產中的一些就必須砍掉。

  • 全球最賺錢公司 蘋果居冠 三星第三

    全球最賺錢公司 蘋果居冠 三星第三

    雖然景氣歹歹,但跨國公司賺錢能力還是相當驚人!美國財經網站24/7 Wall St.根據2014會計年度財報統計,全球前10大獲利最好的公司共賺進2232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7.28兆,相當於台灣4年總預算)。其中,蘋果位居榜首,榜眼及探花各為艾克森美孚、南韓三星電子。 在全球前10大最會賺錢公司當中,美國企業就佔去6個,其餘則由中國大陸、日本、韓國公司囊括。而向來利潤豐厚的能源業,雖仍有艾克森美孚、雪佛龍及中石油等3巨頭進榜,24/7 Wall St.認為,由於原油價格跌破50美元,未來這行業已難再有往日榮景。 24/7 Wall St.此一榜單排名是以「本業淨利潤」為衡量表準,因此成本較高的大部分傳統重工業製造類企業難以上榜。另外,利潤主要來自借貸利差的銀行業,與製造業及服務業本質不同,也導致「宇宙第一大行」中國工商銀行並未入圍其中。 以下為去年全球10大最賺錢公司排名: 1.蘋果(Apple)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395億美元。總營收:1828億美元。總部:美國。 近年來陸續推出Mac、iPod、iPhone、iPad等創新產品而成長迅速,同時也是為全球市值最大公司。 2.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336億美元。總營收:3694億美元。總部:美國。 這家全球最大石油公司,除了油氣產業外,還有強大的化工及替代能源業務。 3.三星電子( Samsung Electronics)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214億美元。總營收:1889億美元。總部:南韓。 蘋果的主要競爭對手,產品線包括智慧手機、電視、家電、電腦及照明等。 4. 柏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202億美元。總營收:1897億美元。總部:美國。 股神巴菲特的旗艦公司。 5.雪佛龍(Chevron)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193億美元。總營收:1923億美元。總部:美國。 近來獲利遭油價下滑而壓縮,正轉型提供清潔能源服務。 6.豐田汽車(Toyota Motor)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192億美元。總營收:2270億美元。總部:日本。 全球3大汽車龍頭之一,總營收不及德國大眾汽車,但利潤超過大眾近60億美元。 7.中石油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192億美元。總營收:3681億美元。總部:中國大陸。 這裡是指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為大型國企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控股企業。 8.中國移動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176億美元。總營收:1034億美元。總部:中國大陸。 全球最大無線通訊市場的最大服務供應商。 9.沃爾瑪(Wal-Mart)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168億美元。總營收:4857億美元。總部:美國。 零售業巨擘,也是全球營收規模最大的公司。 10.嬌生(Johnson Johnson) 持續經營業務淨利潤:163億美元。總營收:743億美元。總部:美國。 惟一上榜的製藥企業。

  • 陸財長估未來4到5年 GDP保7%

    陸財長估未來4到5年 GDP保7%

     談及大陸經濟新常態下的經濟成長率(GDP),大陸財政部長樓繼偉樂觀預估未來4到5年增速將維持在7%左右。大陸經濟放緩的負面影響正逐漸發酵,引起各國不安,但樓繼偉強調,大陸的經濟狀況還在預期的範圍之內。另外,大陸政府正火速進行結構性改革,力拚GDP能夠「保7」。  樓繼偉是在20國集團(G20)財政部長和央行總裁會議中做出上述表示。樓繼偉表示,儘管中國經濟已放緩,但目前為止,中國對全球GDP成長的貢獻率仍達到30%左右。  樓繼偉坦言,今後5年將會是中國經濟的轉型陣痛期。中國經濟已進入新常態,過去GDP光靠政策刺激就能達到9%、10%的榮景已不復返,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推動結構性改革。因此,中國政府不會特別在意短期經濟波動,而是按照原定計畫,致力於2020年前完成主要改革任務,力拚GDP能夠維持在7%的成長目標。  目前大陸經濟的「三駕馬車」中,比起投資、出口,內需消費對中國GDP的貢獻率穩定上升。樓繼偉更指出隨著改革的推動,中國經濟動能也將逐步從投資、出口轉向內需消費。  另外,為了支持結構性改革,中國中央政府也不排除進一步擴大財政支出,全年財政支出增速上看10%,遠超過今年初預算財政收入的7%。因應可能的財政缺口,中國政府極有可能會通過提高特定國企的利潤上繳比例等方法來彌補。

  • 經濟轉穩 大陸國企上半年利潤降幅收窄

    中新社報導,中國財政部21日發佈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至6月國企利潤約1.2兆元人民幣(下同),年減0.1%,且降幅比1至5月收窄3.2個百分點。報導稱,意味中國經濟穩中轉好態勢漸顯,國企經營狀況持續改善。 今年年初,受油價大跌影響,中國國企利潤降幅一度達21.5%。營業收入方面,1至6月中國國企營業總收入近21.8兆元,年減5.8%,降幅較1至5月收窄0.1個百分點。

  • 陸國企逐漸脫困

    中新社報導,中國財政部今發佈數據顯示,2015年前4個月中國國企利潤降幅明顯收窄,虧損行業減少。據財政部數據,今年1-4月中國國企利潤總額7,040.6億元人民幣,年減5.7%,降幅比第1季度收窄2.3個百分點,比1-2月收窄15.8個百分點。 報導稱,受到國際油價低迷影響,中石油等三大石油公司近期收入下滑。財政部稱,如果剔除中石油等三大石油公司,今年1-4月國有企業利潤總額年增長7.3%。

  • 大陸國企去年利潤 年增幅滑落

     中國大陸財政部今天在官網公布大陸國營企業2013年收支況狀,累計實現利潤人民幣2兆4050.5億元,年增5.9%。但有報導說,大陸國企利潤增幅持續滑落,已連續3個月。  此外,這份報告也顯示,大陸國企的負債比例仍高。  根據大陸財政部的報告,2013年1到12月,國有企業累計實現利潤總額2兆4050.5億元,年增5.9%。其中,中央企業為1兆6652.8億元,年增7.4%;地方國有企業為7397.7億元,年增2.7%。  到去年12月底,報告說,大陸國企資產累計91兆1038.6億元,年增12.9%;負債累計達59兆3166.5億元,年增14%。可見,大陸國企的負債比例仍處於高端。  其中,大陸國營中央企業資產累計48兆3178億元,年增11.1%,負債累計31兆7519.4億元,年增9.8%,負債比例非常可觀。地方國營企業資產累計42兆7860.6億元,負債為27兆5647.1億元。  報告說,大陸中央企業去年實現利潤1兆6652.8億元,年增7.4%;地方國企實現利潤7397.7億元,年增2.7%。央企利潤總額增速遠高於地方國企。  若從產業來看,去年1到12月,大陸國企實現利潤年增率增幅較大的為交通、電子、汽車、施工和房地產等產業;實現利潤年增率降幅較大的為有色業、煤炭業、化工業、機械業等。  中國財經網引述大陸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宏觀分析師唐建偉的觀點說,大陸國企利潤增幅回落主要是受宏觀經濟狀況影響。儘管大陸去年全年國企利潤總額增速有所放緩,但比去年上半年仍高一些,這與整個宏觀經濟環境是一致的。1030123

  • 尬贏GDP成長 央企利潤 飆增18%

     今年上半年,大陸央企利潤成長18.2%,遠高於中國國資委此前提出的10%的全年利潤增長目標。且在宏觀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18.2%的利潤增速遠遠跑贏GDP。  但市場分析指出,央企利潤成長率居高不下,主要是由於2012年上半年央企利潤基礎太低。且對國資委和央企而言,真正的考驗還在下半年。  國資委主任蔣潔敏今年稍早在一場座談會中,曾要求中央企業要以「保增長」助力全國「穩增長」,全年利潤增長要達到10%以上。而在7月25日,國資委透露最新數據顯示,2013年上半年中央企業實現利潤總額6,315.2億元人民幣,年成長18.2%。  國資委人士表示,雖然上半年的利潤表現不錯,不過下半年有很多不利因素,因此全年10%的任務還是非常艱巨的。  這位人士指出,一方面去年央企利潤從8月份開始恢復正增長,考慮到翹尾效應,央企下半年要保證利潤的一定增幅難度比上半年要大。再者,不少央企負責都表示,下半年的經濟形勢還是會很嚴峻。  值得注意的是,在內部會議中,國資委認為,中國央企中不少企業處於產業鏈、價值鏈的中低端環節,戰略性新興產業比重比較低。一些行業產業核心競爭力不強,存在重復建設及環境污染等問題。國資委希望央企要從過去產業鏈的過度延伸向產業鏈高端調整。

  • 溫四條與退場機制

    金融海嘯以來,中國政府實施了前所未見的寬鬆貨幣政策和擴張財政政策。在中國全國人大會後,公布今年經濟藍圖,並宣布退場機制原則。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上星期公布《鼓勵民間投資四措施》,簡稱「溫四條」;集中在四個方面,即放寬民間投資範圍、推動民企自主創新、鼓勵民企參與國企改制、清理阻礙民間投資的法律法規。接著,只待中國發改委已上報國務院的《關於進一步鼓勵和促進民間投資的若干意見》(民投二十條)配套措施公布。 在金融海嘯爆發後,中國政府於2008年11月提出《4萬億救市方案》,原本打算透過4兆人民幣的刺激經濟方案,帶動民間資本成長。最後,雖然「保八」成功,但各界咸認此一方案導致「國進民退」;2009年,被稱為民營經濟「失去的一年」,大量的信貸、資源、專案,絕大部分給了國企,在一些地方的重組整合過程中,最典型的例如「山西煤炭資源整合」,在這次煤改中,國企資本擴張,民營資本讓出。 尤其,以去年年底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會長李子彬的估計,中小企業提供75%的就業,占出口60%,占GDP50%,占稅收45%,卻僅僅得到22.5%的銀行體系貸款。 民營企業擴大貧富差距 壟斷,將帶來經營缺乏效率和所得分配惡化,這種壟斷所帶來的貧富差距,造成中國社會的內部不穩定;若分析國企的利潤來源和分布,賺錢的絕大多數屬於壟斷性質。猶有進者,公部門插手企業經營,使得「尋租行為」氾濫。中國大陸民間資本約46兆人民幣,若能鼓勵龐大的民間資金進入國企壟斷產業,不但可為經濟注入新活水,並可啟動「國退民進」。 然而,這樣的改革思潮,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根據中國知名經濟學家馬光遠為文所稱:「『溫四條』的內容,在2005年2月的《國務院關於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俗稱『非公36條』)中,就已經明白列舉過。」但是,在後來「作大、作強國企」政策下,民企發展空間日益萎靡。甚至,在「非公36條」頒布後,卻有100多位社會名流認為發展民營企業,將造成貧富差距拉大,一定要堅持以公有制為主體,而紛紛向黨中央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寫信,強烈要求收回「非公36條」。 另一方面,「國退民進」,是否真的比較符合社會公平正義?也有人懷疑。 良性國企改革進步途徑 國企的權力,集中在各級政府主管部門手中,在法制不健全的情況下,反而成為「腐敗行為」的溫床。如果無法通過完善的公司治理結構發揮應有的決策和監督作用,國企其實不是全民所有,而是既得利益集團所有。2004年的「郎顧之爭」,香港學者郎咸平便指責科龍集團董事長顧雛軍,在收購國有企業過程中,造成國有資產流失;去年4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於顧雛軍做出終審判決,判處有期徒刑10年。 依郎咸平博士的看法:「『國退民進』的正確意義,應該是國家退出市場,而不是國有企業退出市場;『國家』和『國企』是兩回事。政府應該退出國企,但政府要做推動人事改革,建立良性的國企改革進步途徑。」 如何在「避免尋租行為」與「防止國企資產遭到掏空」方面獲致平衡,相信應該是中國在「退場機制」上相較於各國更為艱難的地方。 (作者為台灣產經建研社理事長)

  • 國進民退嚴重 專家批權貴化

    來自大陸法學界、經濟學界、歷史學界等多位學者2日共聚一堂,共論「國進民退」的現象。為了因應金融危機,大陸祭出四兆人民幣振興經濟方案,但卻使各種經濟資源向國有企業集中,導致國企的觸角向更多領域延伸。國企靠著壟斷成為「龐然巨獸」,民企卻更加萎縮。 這場座談會是由大陸入口網站「搜狐」舉辦。在四兆人民幣的催化下,大陸國有企業的規模更加龐大,也讓國企從「壟斷」轉變為包攬各行各業。例如在寬鬆貨幣政策的背景下,有些國企拿了銀行的貸款,卻去炒房地產,讓房價飆高,苦了想買房的小老百姓。 靠壟斷 資源少數人把持 「國進民退的『國』是什麼含義?難道所有打著國有資本幌子進行權貴資本的都叫『國』嗎?他們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嗎?」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李人慶率先開砲質疑。 許多大陸百姓對國企的看法都是利潤和壟斷。正因低效率運行和利益勾結的群體,如今卻成為很多人千方百計想要靠近和進入的「天堂」;而且這種趨勢正在蔓延。 「中國沒有真正的國企,因為利潤不是大家平分,或是利潤上繳給政府,都是少數人的壟斷。」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馮興元直言。 除國企定位不清問題外,國企不是在一種公平、公正的環境中進行市場化競爭,而是透對市場和優勢資源的壟斷來取勝,這也是輿論詬病的地方。 失競爭 計畫經濟舊戲重演 北京航空航太大學法學院教授高全喜指出,「國進民退」指的是國有化的、壟斷的。但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民營企業或是市場經濟自由競爭倒退。 大陸文化部中國文化研究所研究員劉軍寧表示,在大陸憲法中規定一些利益最豐厚的經濟領域私人企業不能進入,一旦進入後隨時會被趕出來。只是國企應該是怎樣的主導地位,法律並沒有明講。 正因為這種先天的優勢,使國企的重心發生了偏移。北京大學外國經濟學說研究中心副主任夏業良說,國企的精力不在如何提高自己的競爭力及努力創新,而是想到怎麼樣靠壟斷對民企進行兼併。「在這種情況下,民企只好採取賄賂或者是勾結的方式跟權力部門取得同盟。」 國企透過權力讓觸角無限蔓延,使得民企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市場經濟沒了競爭,大陸似乎逐漸步回計畫經濟的老路。但這還不是「國進民退」最讓人憂心的後果。 獨立學者姚中秋說,「我一直在想,中國真的有過市場化嗎?我們現在看到的所有國有企業都是官員高層控制,這就是『權貴』。」 亂兼併 賠了政府信用 由於這種權貴國有化的出現,使大陸政府的政策開始走偏了。「政府的政策都是偏心的,利益也流向了特定群體。在這個過程中不是一個公平的傾向!」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副教授劉業進說。 「國進民退」也給大陸經濟和收入分配帶來重創。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員雷頤警告說:「當你認為用低價強行收買民企,付出的只是很便宜的成本,實際上是政府賠掉了信用,這是很高的成本!」 學者也警惕說,國進民退會帶來非常多的負作用。夏業良說:「國進民退帶來的不僅僅是經濟領域中所有權的轉換,最關鍵是它把中國經濟帶到一種很難復原的深淵,造成整個社會包括收入分配、未來發展難以挽回的損失!」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