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國政治倒退的搜尋結果,共08

  • 政策反向跑 英專家:中國正將川普的美國甩到身後

    中美兩大國近年在國際上的角力備受世界矚目,著名風險投資家、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合夥人、億萬富翁莫里茲(Michael Moritz)就認為人們對兩大國的印象是時候改變了,他表示在中國無論是在移民福利、教育、工業政策、商業發展上都讓人另眼相看,但這些方面的政策在美國卻都被川普詬病、貶低或者忽視,更稱:「中國如今正將川普的美國甩在身後。」   莫里茲在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上表示,在移民問題上中國政府決定擴大移民政策,允許有資格的外國畢業生獲得工作以及居住許可,更是在考慮在提供永久居留權;至於美國過去的確歡迎穆斯林進入美國,但如今「追夢者」計畫被取消、穆斯林族群被妖魔化、國土安全部們對非法移民的嚴格搜查。 再來,中國的中央以及地方政府十分重視教育領域,近年積極在農村新建學校,中國民眾對教育的渴望也可以從家庭支出中對教育不成比例的狀況中看到,或是從迅速發展的補教市就也可以看到,數百萬的中國學生使補教業收入可觀,出色的補教老師可以有高達30萬美金(約新台900萬元)的年薪,平均年薪也有5萬美元(約新台幣150萬元),比美國這個領域的教師可以獲得的薪水高出非常多。 在工業方面,21世紀的川普上台後呼籲恢復美國在1950年代製造業的工作機會;中國卻反其道而行,政府計畫在未來十年內,往使用數百萬機器人的未來前進,不斷提高文化程度,沒有想要假裝可以回到過去、加大生產線人力的投入。 莫里茲認為很多例子都可以反映出中國不像美國大部分地區不是停滯不前就是在倒退,現在西方人總是抱怨中國的政策,但從中國人眼中看到的是英國和美國的政治一片混亂,反之中國企業家的冒險精神和衝勁、深圳大疆創新公司和香港科技大學實驗室製造出的無人機市佔高達70%、政府迅速修建超級高鐵、共享單車的普遍使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等電子支付遍布日常生活等,無疑的中國正在不斷前進。 莫里茲更稱:「如果川普需要有關中國已經十分進步的證據,他應該派自己酒店的管理層去北京和上海最好的酒店看一看,他們會發現紐約、倫敦和巴黎都比不了的服務水準,也許那時候連川普也會明白,中國有太多可以讓其他國家學習的。」

  • 陸反制南韓 謝金河:頗像九二共識僵局

    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表示,南韓軍方與樂天集團達成換地協議,部署薩德飛彈,引發大陸強烈不滿,這與兩岸間為了九二共識陷入僵局,陸客暫停來台,頗有異曲同工之處。 謝金河在臉書上指出,據韓聯社報導,南韓國防部發言人文尚均稱南韓軍方已與樂天集團達成換地協議,用京畿道南楊州市軍用土地,交換位於慶尚北道慶州縣星州郡的高爾夫球場,作為駐韓美軍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THAAD),引發中韓關係全面緊張。 謝金河指出,薩德風暴讓大陸官民群起杯葛樂天、抵制南韓,南韓演藝人員在大陸的演出陸續受阻,優酷,愛奇藝等多個娛樂網站已停播數個南韓節目,包括人氣旺的「Running Man」;而且不單樂天集團營運受到打擊,甚至今年春節期間赴韓的中國遊客也大減2成。 薩德風暴讓大陸官民群起杯葛樂天、抵制南韓,甚至有人高喊「全中國一起抵制,讓韓國經濟倒退十年」。 對於中國大陸反制南韓的作法,有網友不以為然,認為「世界重要國家對中國政治干預自由市場經濟,都極度反感的時間點上,再加上川普上台,中國此舉,不是更坐實這個指控嗎?」 該名網友進一步認為,「中國此舉不是使更多國際在中國的投資,更加外移和緊縮嗎?」「更何況韓國可能只是短空長多,經過這一關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考驗,韓國如果度過,重新站起來,那就是真正的脫胎換骨,到時候它根本就不會再把中國看在眼裡了,中國也奈何不了它了」。 另有網友附議發言,表示「什麼都寄望於中國,凡事看中國臉色,台灣會有今天這般政治及經濟困境,就是有這種數十年來自我閹割及畫地自限的觀念啊」。1060306

  • 罕見批馬  陸學者余克禮:執政八年 兩岸政治關係不進反退

    罕見批馬 陸學者余克禮:執政八年 兩岸政治關係不進反退

    外界多認知陸方對前總統馬英九在兩岸關係的貢獻給予肯定,不過大陸學者罕見對馬開砲,批評馬附合民進黨所鼓吹的台灣主體性等主張,執政八年不僅公開放棄了國民黨所堅持的國家統一的主張,還使台灣社會本來對兩岸政治談判丶簽訂和平協議、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等有高度共識的政治議題,變成了今天台灣的又一大政治禁忌,因此批評馬執政八年兩岸關係不但沒有向前進,反而倒退了。 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前所長余克禮在接受香港中評社專訪時分析指出,馬英九執政八年內,一方面出於美國的壓力、唯美國馬首是瞻,另一方面出於自身權力的考慮,不僅拒絕與大陸洽簽文化教育協議,迴避兩岸政治談判、簽訂和平協議、建立軍事互信機制,而且還附合民進黨等台獨分裂勢力一直所鼓吹的台獨色彩甚濃的所謂「台灣主體性」、台灣主體意識等主張,在客觀上將其合理化、合法化。對於余克禮的發言,馬英九辦公室表示「不回應」。 余克禮稱,馬英九執政八年不僅公開放棄了國民黨所堅持的國家統一的主張,還使台灣社會本來對兩岸政治談判丶簽訂和平協議、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等有高度共識的政治議題,變成了今天台灣的又一大政治「禁忌」,無人敢碰。從這個角度看,馬英九執政八年,兩岸的政治關係不僅沒有向前邁進,反而還倒退了。 余克禮批評馬英九只經不政,不去碰政治議題、甚至連簽訂兩岸文教協議議題都不願碰,就是為了忠實地執行美國的要台灣分而不獨,實質上是要兩岸永遠處於分離狀態的政策。台灣既不要公開地鬧獨立,又不要與中國大陸統一,這是最符合美國戰略利益。基於此,國民黨在台灣執政,美國對台灣當局的政策重點是放在防統上,而民進黨上台執政,其政策重點是放在防獨上。他認為這就是陳水扁不得不講「四不一沒有」、馬英九言必稱「三不」的原因之所在。 余克禮稱,馬英九執政八年死抱著「不統、不獨、不武」、一中各表不放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心中只有自已個人的一己私利,什麼國民黨的理想信念、國家的核心利益、民族大義都應服從他個人的一已私利。就是他在2008年一上台,不顧泛藍陣營的強烈反對,大量啟用綠營甚至是深綠人士出任關鍵崗位上的要職、延續陳水扁將國統會、國統綱領束之高閣的做法、向民進黨、李登輝、陳水扁所鼓吹的所謂台灣主體性、台灣主體意識等分裂主張論述靠攏的另一重要原因。 余克禮還說,馬英九執政八年,不僅沒有對民進黨、陳水扁大搞文化台獨、去中國化教育進行撥亂反正,反而把民進黨很多分裂國家的論述基本上照單全收,包括「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決定」等等。更有過之的是,他是在台灣第一個提出台灣路線概念的人,誓言要「生生世世為台灣奮鬥到底」,聲稱這是他「對台灣最莊嚴的承諾」。 馬英九執政八年,雖然在三通、兩岸交流與經濟合作方面做了一些事,但在政治關係上是後退了。在李登輝、陳水扁執政時,講兩岸和平協議、政治談判、結束敵對狀態等政治議題都沒有問題,但到馬執政時要談這些認題反而都成了問題,再也無人去碰它了!民進黨執政後甚至提出要修改公投法,把兩岸政治談判與簽訂和平協議列入公投議題。事實上,這也這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因為馬英九早在2011年10月底就已提出來。他質疑,如果只有在台灣公投通過後,兩岸才進行政治談判,那麼在台灣目前這種政治生態下,兩岸什麼時候才會有進行政治談判,解決兩岸政治分歧問題的機會?

  • 環時籲國民黨大魄力宣揚一中

    環時籲國民黨大魄力宣揚一中

     自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面後,大陸媒體又提出,國民黨能在一中議題上有更進一步表述。大陸人民日報社旗下的《環球時報》16日刊出社評呼籲國民黨,「應有更大魄力宣揚一個中國」。社評認為,擴大對一個中國的堅持,這在台灣社會裡不應是難事。  社評稱,13日下午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從雙方談話內容看,兩黨對一個中國的共識有更堅定、清晰的表述,這是對兩岸關係今後全面發展的重要鋪墊。  社評認為,兩岸關係今天的和平發展未必已牢不可破,兩岸關係必須往前走,和平統一的目標雖很遙遠,但往前走是防止倒退的最有效辦法,一旦長時間原地踏步,倒退的力量就要往上衝。  《環球時報》指出,往前走,關鍵是讓一個中國的政治共識更牢固,有更多實際支撐點,在台灣社會內部有更廣泛的接受度和堅持,直到它在台灣的選舉政治中獲得不容觸碰的權威。「國民黨應有更大的魄力推動這一進程」。  社評表示,應當說,擴大對一個中國的堅持,這在台灣社會裡不應是難事。因為中華民國憲法,及國民黨的黨綱,都同一個中國是對應的。  不應總在經濟上打轉  同時,吳伯雄對一個中國的表述是近年國民黨方面最明確、不留餘地的。這個進展值得歡迎。  大陸希望兩岸還能就此「動起來」,觸碰兩岸間的政治議題。兩岸關係不應總在經濟合作領域打轉,經濟合作再活躍,也不會自動克服兩岸的政治分歧。兩岸政治突破雖然難,但嘗試的勇氣雙方都應當有。  民進黨恐成跑龍套黨  社評還認為,若民進黨不大幅度修改其兩岸政策,洗掉自己的台獨身分,其在台灣政治中的大趨勢就是被邊緣化,成為「跑龍套」的政黨。  《環球時報》還期盼,馬總統剩餘任期內,需要朝兩岸之間的「政治深水區」有新的邁步,留下歷史的新銜接點。

  • 名家-基層人大選舉 獨立候選人湧現

     除了幾個省之外,2011-12年的中國基層人大代表的選舉已經基本結束。選舉中,出現了空前的選民參選熱情,大量的獨立候選人在各地湧現,與官方提名的候選人形成競爭態勢。但在政府方面,卻是空前的保守和倒退,想盡一切辦法阻止獨立候選人當選。中國的基層政治因此出現了重大的變化。是要自由、民主和公平的選舉,還是如過去一樣繼續操縱選舉,成為這次選舉的中心問題。  官方仍然操控選舉  從網路可以看到大量發自民間的討論政治改革的文章和言論,要求政治改革的呼聲日甚一日。而基層人大代表的換屆選舉中獨立候選人的大量產生,就是一種民間版的政治改革訴求。社會希圖以參選人大代表的方式來表現對政治改革的要求。但是與社會期待政治改革的氣氛相反,官方的立場仍然非常保守而僵硬。  這可以從兩個方面看出:第一是近年來對選舉法和代表法的修改大體都是倒退而不是前進。代表法的修改壓制了基層人大代表試圖和選民加強聯繫和為選民服務的意願,而選舉法的修改也沒有任何政治上的實質進步,只是在玩弄空洞的文字遊戲,表面宣稱實現了農村和城市的同票同權,增加了規制選舉委員會的專門章節,但是實際上並沒有改變人大代表預先確認和政府操縱選舉的大框架。  第二,在十八大召開前,各級政府面對著社會的不滿,就將原來是一個喜慶的隆重換屆,變成一片肅殺,面對社會公眾的政治改革要求和公民社會的發展,政府卻是以維穩第一來回應社會的熱情。這樣一來,在2011-12年基層人大代表選舉中,社會以積極參選希冀推動中國政治改革的實際出現,但是在政府方面,卻仍然是全面防守、全面控制的態度,從上而下都是一片控制和壓制的氣氛,堅決實行一步不讓、一個不讓的方針,一個獨立候選人也不能當選。許多官員明明清楚,基層人大代表直接選舉的好處就在於有一個途徑讓社會表達自己意見,也能讓社會監督政府行為,這對中國的政治發展,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這也是現行政治體制完全可以接受的政改方法,而且是一個非常好的方法。  社會組織大為活躍  但是在自上而下保守主義的態度下,地方政府在選舉中仍然頑固地以政治穩定為第一位,以敵對眼光看待獨立候選人,視之為海內外敵對勢力要推翻共產黨統治的表現,將法律當操縱工具,把參選的獨立候選人全部搞掉。在這樣不顧法治、不顧社會看法的維穩態勢下,以及保守主義的以友為敵的氣氛下,中國政治改革的時機極有可能被錯過。  但是社會進一步組織起來,話語權和道義的支持力量,也就是政治的軟權力已經掌握到社會的手裡。通過獨立候選人的參選,社會的組織化程度已經大大提高。這種通過獨立候選人的參選而進行的社會組織方式可以有幾種,一是通過網路,主要是微博方法組織起來,因此在微博上出現了許多基層人大代表選舉的不同群體,他們在網路上表明參選意見,爭取選舉的技術支持、道義支援,並且在網路上互相交流經驗;二是一些維權團體和組織試圖將維權人士有效組織起來進行參選,形成參選的某種組織性結構和群體性結構,這是這次大代表選舉中的新事物。這些努力在這一次的基層人大代表選舉中即使沒有讓更多的獨立選舉人取得選舉勝利,但卻大大加強了社會的組織化程度,為選舉後的公民社會發展打下了基礎。從這個意義上說,獨立候選人雖然失敗了,但是正因為他們的勇敢和可貴努力,公民社會發展起來了。  最後,我的結論是,獨立候選人雖敗猶榮。  (作者為大陸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

  • 蔡:兩岸關係留給下一代決定蘇:當選不排除邀胡錦濤觀禮

     面對兩岸政策,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表示,只要她能取得執政,將留下台灣與中國關係發展的選擇權,讓台灣的下一代來決定。而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則強調,只要當選總統,不排除邀請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到台灣參加他的就職典禮,「連寄生日卡片都可以!」  蔡英文昨日接受電視台專訪時表示,現在的馬政府還停留在舊政府那種「維持穩定」的心態,並不是說穩定不好,而是要能在尋求改變的時候,避免讓人民感覺到不安定,畢竟中國與台灣擁有共同利益與責任,必須用全新的角度來面對。蔡英文說,將包括她在內,許多人民都憂心馬政府會與中國展開政治協商,因為當前台灣的主權不斷倒退,如果情況持續惡化,不幸走到「無法回頭」的地步,那麼到了下個世代將沒有任何選擇的權利。  因此,蔡英文強調,如果她有機會執政,針對台灣與中國的未來,她將把選擇權留給下一代,讓他們來決定要跟中國維持什麼樣的關係,唯有如此,才能讓人民不再感到焦慮。  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則說,兩岸之間的「不共戴天」,是國民黨執政時因為要「反攻大陸」而建立的文化,相較之下,民進黨執政時期開放兩岸客機首航,比國民黨更友善,且台灣人民和善有禮,民進黨重返執政後,也會與中國這個「好鄰居」良善互動。因此,他強調,如果能順利當選總統,將不排除邀請對岸的領導人到台灣參加就職典禮,「連寄生日卡片都可以!」但他強調,所有過程都會堅持國家主權及尊嚴,對「中華民國總統」的身分也不可能退讓。

  • 社評-一場演講 一篇論著 一個方向

     2010年8月,在遭受酷熱、洪水和泥石流侵襲的大地,有一場演講,一篇論著,對悶熱多災的夏季中國,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一場演講,是台灣社會相當熟悉的龍應台,在北京大學的「文明的力量:從鄉愁到美麗島」;一篇論著,是解放軍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中將的《西部論》,發表在8月初的《鳳凰周刊》。  龍應台的演講,是有針對性的。在大陸官方與部分知識分子共同打造的「大國夢」主旋律中,她直言,不在乎大國崛起只在乎「文明刻度」。在國家主義意識形態日趨膨脹、權貴資本壟斷社會資源的時候,她提醒:「國家是會說謊的;掌權者是會腐敗的;反對者是會墮落的;政治權力不是唯一的壓迫來源,資本也可能一樣的壓迫。」在中央權力所在地的北京,她說「權力的侵蝕無所不在」,個人的權利「是每個人都要隨時隨地、寸土必爭、絕不退讓的」。  坦白說,這些言談並無深奧的道理,甚至可說是普通常識,但卻極容易被人們忘記,的確需要我們不斷地「拒絕遺忘」。  其實,早在2005年連胡會後,在大陸報人的努力下,龍應台闡述台灣經驗的〈你可能不知道的台灣〉就刊於《中國青年報》的《冰點》周刊,這篇相當敏感的文章產生了「爆炸性的影響」,當時《中國時報》全文同步轉載。  龍應台深知中國「這個地方的好跟壞,對於台灣有那麼大的影響,這個地方的福與禍,牽動整個人類社區的未來」,從這個視角出發,她關注並參與了大陸的改革。如今,應該要有更多的台灣知識分子,以同樣的視角與行動,盼鐵成鋼,積極參與、促進中國社會的進步。  劉亞洲在《西部論》這篇由舊作增補改寫成的新文章中,除了根據國際現勢,再度申論了中國應該重視中亞,實現「戰略西移」之外,還痛陳:今天的中國社會,「從上到下都洋溢著有錢好辦事、錢能擺平一切的熱情」,他強調「錢多了,只意味著國家硬實力的增長,不意味著軟實力有了相應提升」,「甚至亦不能保有境內的平安穩定」。  劉亞洲和龍應台有著接近的語言:「決定民族命運的絕不僅僅是軍事和經濟力量,而主要取決於文明形式本身。」他接著大膽陳說:「民族的生存決定我們必須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斷言「十年之內,一場由威權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轉型,不可避免地要發生,中國將會出現偉大的變局」,「政治體制改革是歷史賦予我們的使命,我們不可能有退路」。  劉亞洲是前中國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被視為太子黨一員,又是軍方高級將領。過去台灣熟悉的軍方聲音,是來自強硬派的對台對美言論,卻少見軍方內部此種民主聲浪,相當值得我們重視。  剴切陳詞的龍應台與大膽敢言的劉亞洲,他們的意識型態或許南轅北轍,身分與位置也大相逕庭,但是卻都標舉了一個共同方向:建設文明、民主的中國。這兩年,伴隨著大國崛起主旋律的,是沉悶的政治空氣與言論空間的限縮,各領域均出現官進民退現象。兩年後,兩岸三地高層政治權力都將換屆,權力交替前後的中國將更為進步還是出現倒退,的確到了關鍵時刻,也考驗著當局和民間的智慧與勇氣。龍應台的演講,劉亞洲的讜論,大陸高層是否聞見?

  • 社評-世界已走進中國 民進黨呢

     據說,當前台灣政治存在兩條路線的鬥爭,一條是「走向世界,跟著世界走向中國」,一條是「走向中國,再跟中國一起走向世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ECFA辯論會中把這樣的「路線鬥爭」攤開在全國民眾面前。據說,前者是民進黨的路線,而後者則是國民黨的道路。馬英九總統已經反駁了民進黨的說法,而我們更有興趣討論的則是民進黨的自我表述。  「走向世界」的說法看起來氣度恢弘、視野開闊,令人心嚮往之。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說,台灣是國際社會的一分子,具有完整而獨立的國格,應該直接面對世界,這段話也說的理直氣壯。  但稍微探究一下,我們就會發現,「走向世界,跟著世界走向中國」這個公式,把台灣、中國與世界三者分別孤立、甚至對立起來,完全反映了民進黨領導精英世界觀和思維的「時代錯置」、「脫離現實」、「僵滯靜止」和「被動落後」。  先談「時代錯置」。在民進黨的公式裡,中國與世界是截然對立的,這只有在冷戰對峙時代才具有「部分的真實性」(別忘了中國和亞非拉第三世界的深厚關係)。在那個年代,台灣可以、也只能選擇依附在西方世界裡,高喊著「堅守民主陣容」,跟著西方世界一起圍堵中國。然而,在2010年的今天,當美軍專家都說出「未來中美兩軍聯合利用航母進行救援或救災行動的可能性,比從航母上對射的可能性大得多」時,「中國vs世界」的圖像,更多的是部分民進黨人的自我想像。  次談「脫離現實」。如今是各國間各種關係、各種利益與矛盾相互交織的時代。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固然沒有走上「全盤西化」的道路,而每每在許多政治經濟的關鍵問題上堅持「中國特色」,但中國融入全球化的步伐已經無法倒退,更在全球化中取得龐大利益。正在舉行的上海世博會不正是個鮮明的例子?世博會道道地地是個帝國主義舶來品,而舉辦世博會的上海,更早已在跨國資本所帶來的衝擊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世界」,早就存在於中國。  反過來說,中國巨大的政經影響力也早已遍布世界,不管是中東沙漠、南太平洋島嶼、非洲叢林,還是拉美油田。中國,本就在世界之中。民進黨人是要跟著誰的步伐,從世界通往中國呢?  再談「僵滯靜止」。世界和中國不但已經變化,而且正處在不斷流變之中。當民進黨人在堅拒一個中國原則時,胡錦濤口中的「一中框架」早出現了相當的彈性。當民進黨人在高唱「中國亡我之心不死」時,卻不知大陸涉台智囊正在呼籲「求大同存大異」,主張「從寬界定統一」,強調「國籍、憲法都可協商」,並認為「台灣國際空間越大對中國越好」。而當民進黨人還在固守冷戰思維時,美國官員已經前往北京接受大陸培訓,希望深化兩國的相互理解。  最後談「被動落後」。當民進黨人說要「跟著」世界前往中國時,是否該稍微自我省思:如果過去廿年間,台灣少些統獨對立,在經濟上運用中國市場,在政治上爭取大陸民心,促進大陸體制的革新,那麼,台灣絕不會是現在的台灣,大陸也不會是如今的大陸,兩岸關係更會有完全不同的境界。  民進黨人要前瞻未來十年,擬定十年政綱,這絕對是可喜的,但如果思維與視野不調整,這樣的「前瞻」,還是一種弱視與斜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