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國美術館的搜尋結果,共167

  • 羊曉君隸書展 揮毫人生體悟

     杭州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羊曉君昨日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家在富春山」隸書展,展示羊曉君隸書作品40多幅。身為中國殘疾人書法家協會副會長,羊曉君希望藉由書法,發揮他對人生和生活的體悟。他也希望能在台灣參展。 \n 在羊曉君努力下,今年初中國書法家協會發文命名杭州富陽市為「中國書法之鄉」。杭州市於2010年6月被中國書法家協會授予「中國書法名城」,富陽成為杭州地區首個「中國書法之鄉」。 \n 羊曉君作品曾榮獲首屆「中國書法蘭亭獎」創作獎、「第三屆全國楹聯書法大展」金獎等重要獎項。他專攻漢隸,固然與師從當代隸書名家華人德有關,但更深層原因在於他自覺內心與漢碑精神相契合。羊曉君認為,寫隸書,並不在意點畫的謹飭工細,而是放筆縱橫,充分展示柔軟筆鋒在果斷運行中的流宕與蒼莽。其行楷書取徑於北朝碑版墓誌。在創作形式上,他偏好隸書對聯而以行楷作長篇邊跋。

  • 陸私人美術館 新富族成館長

     大陸發展文創產業,其中藝術品交易是努力推動的項目之一,根據歐洲藝術基金會公布的2011年度報告,中國已經超越美國成世界最大的藝術和古董市場。中國過去幾年在藝術市場上能夠超英趕美,新富階級功不可沒,這群在拍賣場上追逐標的的企業家,近期多了新穎的頭銜,陸續成為私人美術館的創辦人。 \n 上月大陸藝術市場重要訊息之一,發生在上海,龍當代美術館和余德耀美術館正式與徐匯區政府簽約,正式進駐「濱江西岸文化走廊」。龍當代美術館將坐落黃埔江邊的北票碼頭,余德耀美術館計畫落戶上海飛機製造廠機庫原址,兩者都是私人美術館。 \n 夫妻檔 玩票變收藏 \n 龍當代美術館的擁有者王薇和劉益謙,是大陸收藏界的超級夫妻檔,等不及位於上海浦東的美術館今年底開幕,馬上投入徐匯區的新美術館籌畫。從證券市場獲取資金的兩人,2009年開始,從玩票走向大規模收藏,是年投入資金近13億(人民幣,下同),2010年再投入7億,2011年更開創「一買一賣」的顯眼紀錄。 \n 當年中國嘉德春拍推出首次夜場,齊白石的《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以4.255億元成交,創下齊白石作品的拍賣新紀錄,而這部作品的賣方就是劉益謙。在《松柏高立圖》拍出兩天後,劉益謙回到買方身分,以8160萬元買下陳逸飛的《山地風》刷新中國油畫拍賣世界紀錄。 \n 至於余德耀美術館的主人翁余德耀(Budi Tek)則是位印尼華人,2011年被《Art+Auction》雜誌評選為最有權力的十大人物之一,他的出手更是不手軟,今年香港富士比春拍,張曉剛《血緣──大家庭:全家福2號》成全場標王,來自余德耀投注的669萬美元,大幅超過450萬的最高估價。 \n 華人對於藝術收藏的貢獻,以上只是拍賣場上的一角,今年5月美聯社以《亞洲超富構築私人美術館》為題,進行了一次掃描。上海證大集團董事長戴志康以個人收藏創立喜馬拉雅美術館;1993年創辦中國嘉德國際拍賣公司的陳東升,現任泰康人壽董事長兼執行長在北京也有展覽空間。在這篇報導中,「台商」震旦集團董事長陳永泰也被點名,喜於收藏中國古代器物的他,由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設計的上海震旦藝術博物館日前才開幕。 \n 遠在寧夏回族自治區首府銀川市,也有一項私人美術館的計畫正在展開,銀川市美術館預計2014年開館屬「黃河藝匯」的一部分,「藝匯」是寧夏民生房地產公司斥資300億人民幣打造的大型文化項目。美術館的館藏以上百幅中國晚清時間油畫為主,它的創辦人正是民生房產董事長劉文錦。 \n 陸私人美術館崛起 \n 中國這一波私人美術館的風潮,在5月舉辦的香港國際藝術展上(Art HK)也獲得相當討論。2011年藝術展正式成立私人博物館論壇,今年邁入第2屆,論壇由倫敦當代藝術學院(ICA)前總監Philip Dodd創立,他目前為「中國製造」董事長,公司主要發展中國和歐洲的文化與商業項目。 \n 論壇的發起,看準私人美術館近年在中國、印尼、印度、澳州等亞洲國家迅速發展,論壇在集中討論美術館的營運、教育、策展等面向之外,更積極扮演平台角色,Dodd的遠景是希望這些美術館能夠交換展覽,從而形成一個類似於公共博物館運作的網路體系。 \n 相對大陸私人美術館多屬個人資產,在私人美術館運行多年的已開發國家,將美術館交付基金會管理已成常態,因為對於有心將收藏公諸於世的企業或收藏家來說,藝術品已非個人財產,而屬人類共同的資產。交付基金會一方面著重發揮美術館的公眾性,另一方面也可確保藝術品永續保存。而在基金會之外,國外也不乏收藏家將珍藏全數捐贈給國家。 \n 國外著名的私人美術館,包括美國古根漢美術館、蓋堤美術館、瑞士Beyeler美術館、日本直島美術館、韓國三星Leeum美術館等,這些美術館透過合宜的經營,在私人美術館的外衣下,已具有公共美術館的內涵。 \n 恐淪收藏者展示空間 \n 相較之下,中國的私人美術館正在起步,未來這些隨著新富崛起的美術館在概念和經營上是否能與世界接軌,重在收藏者的態度。目前市場的懷疑包括,這些美術館雖具美術館之名,恐淪為收藏者的展示空間,目的在尋求未來的買家,或是透過公開展示進一步炒作畫作的價值。此外也有人認為,美術館已成為繼文創產業園之後,大陸房地產商另一種炒作地皮的方式。 \n 對私人美術館抱持樂觀的人,則期許上海證大集團董事長戴志康所言能夠兌現,「我們是先鋒,當政府不懂文化和當代藝術,責任就落到私人藏家身上,開設美術館的目標是要打造一個提供學習和教育的地方。」

  • 祝君波:中藝術品拍賣世界第一

    祝君波:中藝術品拍賣世界第一

     當今大陸上海世界華人收藏家大會已成為兩岸三地乃至於華人社會,藝術品收藏交流的品牌平台,今年10月適逢清翫雅集20周年,華人收藏家大會將會同兩、三百位華人界知名收藏家來台,並參訪台北故宮,料將成為兩岸三地收藏界的一大盛事。華人收藏家大會幕後最有力推手執委會副主任祝君波,現任上海新聞出版局副局長8月將先行來台,參加《旺報》創富論壇並做專題演講。以下為行前的專訪摘要: \n 問:中國藝術品拍賣過了近20年歷程,您是中國第一家拍賣行朵雲軒創辦者,能否請回顧20年前發展拍賣行時的摸索過程? \n 答:20年前的8月,我成立了中國第一家專業拍賣公司朵雲軒,當時感覺在特定店舖裡掛畫有限,客人要走進特定空間才能談生意,生意很難做大。1992年4月26日我在香港參加了第一次拍賣,直到93年一共連續參與四屆拍賣,覺得找到了可以把生意做大的辦法──藝術品拍賣。因為拍賣就把空間拓寬了,全世界的收藏家都可以參加,貨源集中於此,還可以相互競爭叫價。當時一年業績僅幾千萬,而現在朵雲軒年收入已可以做到10個億(人民幣,下同),這是其一,當初出發點,先想把生意做大、做強。 \n 第二個原因則是當時拍賣行都是佳士得、蘇富比外國公司,國內這一塊領域還很弱小,我任朵雲軒總經理時僅有30幾歲,年輕人有一股雄心壯志,想「打破外國公司壟斷中國藝術品拍賣局面」,懷有這種愛國情懷。心想:中國人有這麼多藝術品,卻由外國公司主導拍賣,香港、紐約、倫敦拍賣市場,中國人為什麼不能自己主導呢? \n 中國掌握主導權 \n 問:如今中國目前藝術拍賣行的發展現況呢? \n 答:現在一份大陸文化部最新統計,我國藝術品交易已經達到世界第一。這裡幾項數字值得留意。總的來說,大中華藝術品市場交易總額2010年達1694億元,2011年達2180億元,年增長約29%,這交易額涵蓋拍賣、畫廊、藝術博覽會、網上交易等各種交易。 \n 若單看拍賣交易,2010年大中華區(含港澳台)拍賣額達589億元,已超越美國位居世界第一位;2011年繼續領先,拍賣總額975億元,年增長率65%,這代表20年發展走來中國藝術拍賣已達世界第一。其中,2011年港澳台拍賣148.6億元約占15%,約有85%來自內地,這意味著拍賣領域不僅已打破外國人壟斷局面,也已由中國人掌握相當的主導權。不過,目前大陸目前拍賣仍以書畫類藝術品較顯眼,瓷器則在香港、紐約、倫敦拍賣價格比較佳。 \n 藝術品市場的源頭是藝術家,介於中間的是市場仲介,下游則是收藏家、美術館等。供、求、仲介、商品與價格體系五大環節構成了完整市場產業鏈。現在中國拍賣價格體系主要由拍賣所引導,近20年來,價格體系已相當資訊公開、透明,很多拍賣資訊都可以公開查找,甚至可以就特定藝術家、單年度計算出均價。而拍賣行、藝術博覽會和畫廊的標價,也都可以彼此參照,資訊透明與合理性都比過去躍進一大步。 \n 鑑別能力是重要關鍵 \n 問:時隔20年,大陸時空環境都起了極大變化,未來中國藝術拍賣又將走向何方?如何發展? \n 答:中國藝術品最終將成為世界最大宗市場,我分析主要原因有二。第一,廣義大中華區包括港澳台,人口數量世界第一,內地與台灣、香港兩岸三地力量加起來成就龐大市場需求;第二,中國擁有5千年燦爛文明,文化底蘊深厚,地大物博,光紫砂泥、玉石等物產富饒,擁有如此豐富藝術品種類與存量,沒有世界上一個民族足以媲美。何況當今中國仍有源源不絕的藝術新秀嶄露頭角,藝術市場源遠流長。 \n 但另一方面若論未來有沒有可能讓世界藝術品尤其歐美藝術品,也來中國市場交易?這一點還不大肯定,這牽涉到兩個關鍵因素。第一,藝術品的鑑別。當今中國人消費購買力已不成問題,但對收藏書畫、玉器、瓷器具與生俱來文化認知,但對世界藝術的認知在哪裡?好在哪裡?如何鑑別真偽?如果不解決這兩個環節,就很難對世界藝術品收藏把握好。 \n 香港現狀 有利交易 \n 第二,貿易關稅問題。西方藝術品運往中國,如果稅較高、審查程序較麻煩,交易就會受牽制。香港政策關稅與文物政策相對開放,有利於交易市場,台灣與大陸文物出入管制則較偏多。 \n (文轉A9版)

  • 拆解傳統王懷慶:從「一」生出萬種風情

    拆解傳統王懷慶:從「一」生出萬種風情

     「傢俱本是立體的,可站立的,硬讓我給『拍』成了平面,把『構造』變成了『構成』。」中國藝術家王懷慶將傳統建築與傢俱的構造拆解,在畫布上重新拼組成另一番景況,發展出從東方文化基因出發,與當代表達形式結合的獨特語言,創造出一種簡潔理性又浪漫詩意的風格。 \n 王懷慶說:「這二、三十年來,我一直想從中國傳統文化的原點生發出萬種風情。這不單是對自己的預期,也是一種設定,作品就這麼一件件做出來、走到底。」 \n 六十八歲的王懷慶目前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大型個展「一生萬」,展出一九八○年代末期至今各時期的作品共四十六件,媒材涵蓋油畫及最新的鋁合金裝置藝術,他的代表作《大明風度》、《夜宴圖》、《一生萬》都在展出之列,可一窺王懷慶從具象發展至抽象繪畫的演練過程。 \n 展名「一生萬」源自老子《道德經》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呼應王懷慶所言「從一生發出萬種風情」的創作理念。一九八五年王懷慶途經浙江紹興拜訪魯迅故居時,被當地黑柱、斑駁白牆的民居,及古傢俱的紋路結構感動。 \n 「很美、很莊嚴、很有智慧,也很殘酷,一下在腦子裡刺激出許多東西。」從此衍生出他以建築和傢俱結構探索為主題的系列。 \n 一九九一年,王懷慶以描繪明式太師椅的畫作《大明風度》獲得「中國油畫年展」金獎。王懷慶表示,直到八○年代末期,中國美術作品的評判標準「就是革命路線」,「而一件與革命毫無相關的畫作獲得了金獎,證明中國美術界在當時的遊戲規則有了巨大轉折和歷史性的改變。」 \n 王懷慶出生於北京,自小接受蘇聯寫實繪畫的訓練,一九六四年進入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師承倡導西方現代主義的名家吳冠中。一九七○年文革期間他下放農村勞動改造,一九七一年他被指派到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擔任舞台美術設計,直到一九七九年考取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研究所。王懷慶在部隊工作業餘時間,即使環境艱苦、創作條件有限,依舊發展創作。一九七九年與同學合組「同代人畫會」,一九八○年在中國美術館等地展出。 \n 王懷慶深信手工的能量,也從傳統建築和傢俱中感受物件透出的生命力。如《夜宴圖》靈感來自《韓熙載夜宴圖》。《韓熙載夜宴圖》描繪酒醉金迷奢華生活,王懷慶的《夜宴圖》卻徒留零落的傢俱。「當時想給它來個翻唱,把原作裡的人和生命淡化、遠去甚至消失,但沒有生命的物件反而堅實。物盡人遠,反映現代人的困惑與無奈。」 \n 他更直接將劈開的老傢俱帶入畫面中,如《大音有聲》拼貼許多黑木材,到了《一生萬》更讓黑木材跨出畫框、延伸到畫布周圍,「劈開木材的速度感和木材肌理的力度,像是中國書法的飛白,又比飛白更有力量。」 \n 近年,王懷慶又發展出《三足鼎立》、《自己和自己的影子》等鋁合金的立體作品,只是這些「立體」作品看起來倒像是摺紙摺出的立體物件,在燈光投射下產生影子與實體結構對話的趣味。

  • 建築名師 插旗中國美術館新館

     預訂在鳥巢附近興建的中國美術館新館,國際競圖日前進入最後決審階段,4位入選的國際建築師中,包括蓋瑞、努維爾和哈蒂等3位普立茲克獎得主,上周3人因緣際會一同出席在北京舉行的建築論壇。美術館新館將成誰的囊中物,掀起新一波討論,也印證北京已成國際知名建築師搶進插旗的寶地。 \n 蓋瑞名氣大 勢在必得 \n 中國美術館新館被視為繼鳥巢、水立方、北京國家大劇院等北京奧運系列建築之後,最受矚目的大型公共建築。4件入選方案2月底宣布後,美國建築師蓋瑞最積極,數次接受大陸媒體採訪,展現勢在必得的架式;加拿大建築師薩夫迪(Moshe Safdie)相對名氣較小受到關注也較少。 \n 2012年普利茲克獎頒獎典禮上周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主辦單位特別安排今年得主、大陸建築師王澍與蓋瑞、哈蒂和努維爾等歷屆大獎得主進行論壇,「二王一后」的出現也讓中國美術館新館的競圖更加白熱化。 \n 「二王一后」在全球地標性建築甚多。在美術館、博物館方面,蓋瑞的設計「型不驚人死不休」,以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聞名於世,在其建築的加持下,讓西班牙沒落的北部城市搖身成為旅遊勝地;努維爾的巴黎「布利碼頭博物館」,建築物的型體如同貨櫃、碼頭的變形;被視為解構主義代表的哈蒂則有位於羅馬的「國家21世紀藝術博物館」。不過3人中,目前只有哈蒂在大陸有大型作品──位於南方的廣州大劇院。 \n 台灣文化界 點滴在心 \n 依照國際競圖相關辦法規定,最終結果公布之前,不得對外透露設計細節,也讓外界對於3人筆下的中國美術館新館更加好奇,不過,依照3人過去作品的鮮明風格,任何一人的作品出列,應該都能引起熱烈「討論」。 \n 今年高齡83歲蓋瑞特別指出,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與雪梨歌劇院一樣,兩個城市很清楚要透過建築贏得城市的重要性,「北京是一個擁有很多美麗標誌建築的城市,是否還需要這樣做?」至於如何面對現代建築包括鳥巢、水煮蛋在大陸內部所引起的社會爭議,蓋瑞強調,「這個國家成長模式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與之伴隨的政治也是複雜的,我想我是聽從藝術和美術館領導者的要求。」 \n 就在中國美術館新館競圖即將揭曉的最後階段,看在部分台灣文化界眼裡,卻是點滴在心頭,因為早在多年前,台中市長胡志強提出「古根漢園區」時,3人的作品,曾有機會同時現身台灣,包括哈蒂的古根漢美術館、努維爾設計的歌劇院以及蓋瑞的市政中心,可惜當時案子胎死腹中,如今中國大陸崛起,台灣只能隔海觀景。

  • 18年仍難產!政府態度輕忽

     台灣攝影發展有超過百年的歷史,攝影的普及性、深入生活的特性,其他媒介均無可比擬。全台目前總共有七百多家博物館與美術館,類型涵蓋甚廣,唯獨攝影始終被排擠在外。當代人生活充斥大量影像,影像的感染力的巨大早被認同,何以台灣經過十八年,至今生不出一座國家級攝影博物館? \n 一九九四年攝影界就出現成立攝影博物館的呼聲。攝影界大老郎靜山一九九五年過世前,也曾呼籲政府予以重視。二○○七年,攝影家莊靈、全會華、張蒼松等人組「台灣攝影博物館推動成立籌備處」,但卻也是孤軍奮戰,四處奔走找尋合適空間,張羅募款。 \n 去年五月,台北市文化局釋出北投的閒置空間成立「台北市攝影中心」。莊靈也以「攝影界終於有個家了!」形容,期待以此作為攝影博物館的前身。但隨著文化局局長更動,政策朝令夕改,到今年四月才舉辦兩場展。結果不到一年就黯然收場,彷如回到原點。 \n 歐美各國幾乎都有一所以上的國家級攝影博物館,亞洲方面的日本有東京都寫真美術館、日本寫真保存中心等專責機構,韓國有「韓美照片美術館」與「東江美術館」,中國第一座專業攝影博物館「中國麗水攝影博物館」二○○七年成立。 \n 台灣無法成立國家攝影博物館的原因,是因為缺場地、缺經費還是缺人才?恐怕都不是!因為,台灣到處都有政府花大錢,大興土木後淪為蚊子館的場館。追根究柢,原因還是政府的態度輕忽與口號式的文化立國。 \n 攝影博物館象徵著圖像文化歷史的建構,也是讓子孫認識台灣最「泥土化」的基礎工程。在此借用導演黃建亮之言:「影像是自我認同的標記。國家級影像圖館,對台灣這個身分不明的土地與人民,具有錨定人心的穩重力量。」

  • 銀川打造西北藝術基地

     位於內蒙的鄂爾多斯美術館才落成不久,大陸風起雲湧的美術館興建狂潮吹向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當地將斥資17億人民幣興建藝術基地,號稱是中國西北地區規模最大的藝文設施,包括銀川市美術館、藝術史公園、雕塑公園及藝術家村,將於2014年落成。 \n 這個名為「黃河藝匯」的計畫,占地面積80公頃,美術館主要藏品為逾百幅18至20世紀初期的晚清油畫,包括郎世寧等人之作。其中雕塑公園與英國CASS雕塑基金會等國際知名藝術機構合作,占地13萬平方公尺的雕塑公園將展示當代雕塑、裝置、大地景觀藝術作品為主;藝術史公園再現先秦至明清逾600件在中國美術史上最具代表性的華夏石刻。 \n 不過耗費鉅資在偏遠地帶設立大型博物館是否合宜?此消息一出引發不少爭議。部分網友認為,與其在貧困地區斥資做形象工程,不如先解決基本民生問題;也有人擔心是否又來一次地產商打著文化幌子所作的「圈地運動」?該項目最早的策畫人之一、現任成都當代美術館館長呂澎則回應,此舉恰能更好地填補中原文化的缺陷,儘管銀川不具備當代都市的國際性與都市性,但只要做得夠專業一樣能突圍。

  • 大都會博物館百年石膏複製品 坐鎮北師美館

    大都會博物館百年石膏複製品 坐鎮北師美館

     三兩成群的學生戴著口罩,在老師指導下,手拿各式刷子專注地為眼前的石膏複製品清除塵垢。一百多年前,這批石膏複製品曾是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重要展示品,在博物館逐步購藏真品文物前,這批複製品是當年美國研究西洋美術的重要依據。 \n 二○○六年,近百件複製品遠渡重洋來到台灣,成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簡稱北教大)的收藏,其中十一件將成為六月即將完工的「北師美術館」館內風景。 \n 近百件石膏複製品從希臘羅馬時期、中古世紀至文藝復興的巨匠名作均涵蓋,由法國羅浮宮旁的製造廠從原模翻製而成,所以尺寸、比例、量體都和原件一模一樣,翻製技術精細。著名的有十六世紀初米開朗基羅為朱利安諾.梅第奇的石棺雕刻了一組男女雕像《日與夜》,其中象徵《日》的男雕像便在其中。另外,以動物雕刻著稱的十九世紀法國雕塑家巴耶(Antoine Louis Barye)的《獅子與毒蛇》,原作現在巴黎羅浮宮入口附近,氣勢十足。 \n 這批複製品中,還包括知名的中古世紀的哥德教堂浮雕,如一九七九年被列入世界遺產的巴黎夏特大教堂的聖經故事浮雕《天使報喜》,描述天使告知聖母懷有聖靈,線條樸拙簡單,是十二世紀雕塑風格代表。也有義大利西恩納大教堂講道壇的裝飾帶,上頭刻有《講道者與老鷹》,老鷹神氣展翼、體格飽滿,呈現十三世紀義大利教堂的雕塑特色。 \n 這批石膏複製品能到台灣,與前故宮院長、北教大教授林曼麗的極力促成有關。一位友人告知林曼麗大都會博物館想要釋出這批石膏複製品,時任故宮院長的林曼麗認為機會難得,尋求教育部協助,從兩千多件複製品中挑選出近百件,並與大都會簽訂「永久借展協定」後運回台灣。北教大成為美國境外唯一獲得這批展品的高等學府,也催生「北師美術館」成立。 \n 林曼麗表示,西方雕刻常與教堂等建築結合,除非親自到歐洲,不然只能從出版品看到。這批石膏複製品從原模翻製而成,水準極高,是理想的研究與教學材料。 \n 這批複製品目前多存放在桃園倉庫,目前由在中國科技大學室內設計系任教的李達皓帶領學生進行整理修復。負責「北師美術館」統籌的林曼麗和日籍建築師豐田啟介,挑選出狀況良好、具代表性作品共十一件,包括重達二四五公斤《獅子與毒蛇》,將在館內永久展出。

  • 川美院院長羅中立 個展登台

    川美院院長羅中立 個展登台

     暌違廿載,中國寫實主義大師羅中立終於再度踏上台灣土地,出席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的《中國鄉土寫實靈魂──羅中立的繪畫藝術》特展,呈現其35年來各階段代表性作品,可說是最完整的一次回顧展。 \n 從小受父親影響學畫,羅中立的藝術天分自此萌芽;念中學時,繪畫成了他的理想,偏偏老天爺作對,在他報考四川美院的那年,國畫組沒招生,於是他轉而選擇油畫,但始終未忘情國畫。早期其題材深受當時政治氣氛影響,包括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大躍進、傷痕主義等,例如《忠魂曲》記錄全國民眾悼念周恩來逝世場景;《蒼天》描繪黑夜雷雨中抬頭仰望的農民身影,象徵鄧小平在一片焦土大地上開啟中國現代化之門。 \n 但後來羅中立逐漸將目光投向鄉土風物,一張於1980年拿下大陸全國青年美展首獎的油畫《父親》,讓還是大學3年級的羅中立一舉成名。當時他把普通老農的面容放大到與領袖肖像同樣規格之創舉,備受爭議;但此作打破禁忌、劃時代的意義正如羅中立在記者會上所言:「神的時代結束了,人的時代才要開始。」 \n 父親油畫 打破禁忌 \n 可惜的是《父親》原作藏於中國美術館,出借困難,故此次來台的僅為複製版。但觀眾仍能從飽滿的構圖中感受那張烈日下裹著頭巾、沁出汗珠、皺紋滿布的滄桑面容。儘管是中國農民典型形象,但其左耳卻夾著鋼珠筆,背後玄機原來是在左派勢力的強烈建議下補上的,由此才能表現出一位有文化的農民,而非停留在舊社會的老頭。 \n 維持開放包容校風 \n 文革後的四川美院從以往的制約壓抑跳脫到自由創作的氛圍,擔任川美院長多年的羅中立也身兼「中國當代藝術院」院長,希望能維持開放包容的校風,強化基礎與創作的連結,提供師生與外界藝術家交流,可望把川美打造成全中國、甚至全世界幅員最廣大的藝術學院。「辦學就如酒窖,有好窖才會有好酒。」羅中立以此譬喻良好搖籃對於培育優秀學子的重要性。

  • 周錫瑋京滬開展 畫中尋自我

     上海三、四月的小陽春,北京四、五月的春暖花開,前台北縣長周錫瑋應上海美術館及北京中國美術館邀請,百餘畫作昨起在上海次第開展,讓外界驚艷,原來,這位台北縣前縣長暫離政壇後,在畫作天地找到了自我。 \n 以「大彩無色」為主題的百幅畫展,昨在上海美術館揭幕,上海統戰部長楊曉渡、文廣局副局長貝兆健及台辦主任李文輝出席了開幕式。二樓三大展廳全是台灣畫家的畫作,在上海美術館還是首次。 \n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為開幕發出賀辭說,周曾告訴他「畫油畫不打草稿」,「令我聯想到他在縣長任內從治水、交通到藝文的重視,使北縣脫胎換骨呈不同風貌,其建設北縣與其繪畫間似有脈絡相連。」吳伯雄說,周的畫作不同於學院派,既寫真也寫意更寫我,也是他近二十年的生活智慧成果展。 \n 據了解,周錫瑋畫作在上海美術館展期到四月四日止,北京中國美術館則自四月廿六日開展。

  • 王澍 榮獲普立茲克建築獎

     素有建築界諾貝爾獎之稱的普立茲克建築獎,美國時間2月28日公布本屆得主,由大陸建築師王澍獲得。49歲的王澍以寧波博物館享譽,他是繼1983年貝聿銘之後,第二位獲獎華人,更是首位中國得主。 \n 目前人在洛杉磯講學的王澍表示這真是巨大驚喜,「突然意識到過去10多年間做了如此多的事情,看來真誠的工作和足夠久的堅持,一定會有某種結果。」 \n 他,沒喝過洋墨水 \n 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深具國際影響力,歷屆得主,諸如庫哈斯、哈蒂、努維爾、佛斯特等明星、大師級人物。之前亞洲得主,以日本為大宗,包括丹下健三、安藤忠雄、槙文彥和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 \n 王澍的出線,對於中國建築師無疑是一大鼓舞。本土出生沒喝過洋墨水的他,證明中國崛起,在建築文化上已逐漸建立自我價值,面對眾多國際建築師將大陸視為實驗場之時,大陸「本土派」逐步闖出一條與其對話的路。 \n 如同普立茲克獎所給予的獲獎原因,「中國當今的城市化進程正在引發一場關於建築應當基於傳統還是只應面向未來的討論。正如所有偉大建築一樣,王澍的作品能夠超越爭論,並演化成扎根於其歷史背景、永不過時甚至具世界性的建築。」 \n 他,曾來台灣參展 \n 去年王澍受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之邀,曾來台灣參與《朗讀違章》展。王澍的作品具有現代語言又與土地緊密結合,像是蘇州大學文正學院圖書館,將建築融入自然山水;又如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新校區,他將拆房現場收集到的舊磚棄瓦賦予新生;藉由寧波美術館,他以現代闡述傳統工匠手法,博物館牆面是民間收集來的上百萬片明清磚瓦,再以手工砌成瓦爿牆。 \n 王澍1963年11月4日出生於新疆烏魯木齊,畢業於南京工學院,1997年與妻子陸文宇成立「業餘建築工作室」,目前擔任中國美術學院建築藝術學院院長。2006年中國館首次在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發聲,他以作品「瓦園」深受好評,2010年更以「衰朽的穹隆」獲得雙年展特別榮譽獎。 \n 面對西方主流的建築世界搶進大陸,王澍曾說過去大陸本土建築師,尚未具有興建大型建築的能力,而且不大有自信,什麼歌劇院、美術館幾乎沒蓋過,這些搶眼的建築出現後,提供未來中國建築師打擂台的對象,沒有什麼不好。但他也強調,近年來,大陸學習得很快,不再盲目相信外國建築師。 \n 普立茲克建築獎頒獎典禮定5月25日在北京舉行,王澍將獲得10萬美元獎金。

  • 中國美術館新館 國際競圖

     座落在北京鳥巢附近的中國美術館新館,正處於國際設計競圖階段;一旁還有中國工藝美術館與國學中心,共同構成奧林匹克功能區的國家文化設施區。「展望21世紀,北京要面向世界展示新的文化建築群。」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一方面充滿雄心壯志地表示該館的未來藍圖,另一方面卻也談到了中國美術的國際形象有待強化。 \n 相較於中國古美術已進入西方主流的認知空間,中國當代美術就沒那麼廣受認識。范迪安指出,西方美術館中收藏的當代中國藝品極少,中國藝術在國外各大美術館辦展的機會少,國際上對中國美術的實際認知不夠廣泛,可用「文化逆差」來形容。備受追捧的中國藝術大師作品畢竟還只是在境內火紅,所以該加強的是對國外宣傳。於是他進一步點出,中國美術界目前針對這情況投入的力量不多,在中央政府要求中國文化走出國門的情形下,未來關鍵是將採取哪些措施。 \n 「走出去,關鍵是要走到人家的主平台上去。有的展覽只是走進國外的邊緣空間,開幕式很熱鬧,但第二天沒幾個人去看,那是收不到好效果的。我們政府或民間在世界上辦的美術展總量不少,但有影響力的還不夠多。」 \n 中國文化的國際傳播觀念較淡薄,影響力尚未完全建立;推動力不夠的窘境,多少反映在藝術市場上。「中國藝術市場和國際的成熟市場相比,還差一大步。」范迪安揭示,目前國際上展示的中國文化相關內容,不足以反映出中國社會實際發展的多元面貌。要跨出中國大門,不只是資金大把投入即可,而得深究:什麼是屬於發自中國觀察的視角與聲音?

  • 觀念平台-不冒風險就有風險

     全球最近掀起一片「林來瘋」,一直在創造奇蹟的哈佛小子林書豪,不僅打破亞裔人天生的遺傳基因,比較難在籃球運動上出類拔萃的迷思,「豪小子」的創意和膽識更是引動很多人血液中想要挑戰的因子。 \n 無可諱言的,我們看到林書豪的失誤率偏高,但他似乎不受失誤率的影響,而且常常是在最後幾秒鐘出手投外線,我們很難想像林書豪如果是在台灣打籃球,他能夠承受長期坐冷板凳?能夠抵擋被失誤率的壓力?甚至有勇氣在最後幾秒鐘投外線嗎? \n 日前我參觀了日本倉敷市的大原美術館,印象十分深刻。大原美術館是由倉敷紡織經營者,大原孫三郎在1930年成立。大原孫三郎熱愛藝術,為了想要提升日本的文化,接軌世界,他非常欣賞很有藝術天份的兒島虎次郎的人品與才華,於是提供兒島終身援助,讓他多次留學歐洲。 \n 為了讓日本畫家也能接近西洋藝術,兒島極力在歐洲採購西洋繪畫,他精心挑選了埃爾‧葛雷柯、高更、莫內、馬蒂斯、雷諾瓦等人的作品,包括印象主義的創立者之一的法國畫家莫內(Claude Monet)的「睡蓮」,西班牙現代三大畫家之一的巴布羅‧畢卡索(Pablo Picasso)的「鳥籠」等聞名國際的繪畫與許多貴重的美術,都是大原美術館的收藏。總計當時兒島由世界各地搜集約100多幅的西洋,埃及、中東美術及中國美術繪畫。這也讓大原美術館成為日本最具份量的私人美術館,也讓倉敷這樣一個小鄉下,因大原美術館而聲名大噪。 \n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美軍知道大原美術館裏珍藏了重要的文化遺產,因此,轟炸了廣島、岡山、神戶、大阪等地區,卻讓倉敷市逃過炸彈的浩劫。 \n 比較被津津樂道的是,事業體遍及化工、紡纖、醫療等領域的大原家族,在二次大戰期間,原本日本有意把某軍團部設立在倉敷市,當時很多人都認為,如此將可大舉刺激地方經濟,而極力支持,但大原孫三郎卻認為此舉將打亂原本倉敷平靜、和平的生活,社會的風氣將受影響而反對,最後司團部沒有進駐倉敷市,而讓倉敷市逃過戰火。 \n 深具前瞻性眼光的大原家族,而後在中國大陸還未相當開放前,接棒的大原總一郎想要協助中國的發展,決定將化纖以整廠輸出方式銷售至中國。大原總一郎認為,二次大戰時,日本傷害中國,因此,應該要幫助中國大陸產業化、工業化,而力排眾議,想將機器設備銷往中國,即使當時因池田當首相時 該計劃因日本右翼要員反對而作罷,但而後佐滕榮作擔任首相後,經過極力溝通,大原的化纖設備還是進口至中國大陸,協助中國工業化。 \n 已經擁有百年歷史的大原家族,憑著他們的前瞻性眼光和濃厚的使命感,創造了大原美術館的風光,而他們成立的倉敷中央醫院,曾為前總統李登輝做過心導管手術而享有極高的知名度,目前中央醫院每年年光是做心導管手術,就高達1,500人,倉敷這個小地方就因有大原家族,而享有與東京、京都等城市的地位和知名度。 \n 相較於大原家族的有所為、有所不為,日本的大集團、老產業,卻是不斷在衰敗中,從較早之前的日立、理光、夏普到近期的SONY、Canon、Olympus,電子、電機到多功能事務機等,奄奄一息的日本產業讓人觸目驚心,而導致日本產業和老集團的一蹶不振,有很大的原因是日本人的保守性格,欠缺冒險的前瞻性眼光,加上過去政府的鎖國政策,讓日本少了外來的刺激力道,即使而後SONY等公司也找了遠來的和尚來唸經,卻還是面臨水土不服的現象,足見不管是企業或領導人,若沒有勇於冒險和承擔風險的勇氣,也是會讓企業或國際陷入成長鈍化,甚至衰敗的風險。 \n 我想林書豪的魅力,在於他不斷的自我挑戰,用最佳判斷力和創意出擊,這是台灣社會欠缺的一環,看看豪小子,想想日本,我們也要豪氣向前行。

  • 上海外灘歷史文化 讓安藤驚豔

    上海外灘歷史文化 讓安藤驚豔

     國際建築界大師安藤忠雄近日赴上海,談論其第一個位處上海外灘的作品「震旦博物館」,並接受海內外媒體聯訪。安藤受訪時表示,世界設計潮流已經發生改變,從西方走到了東方,而中國文化正在發酵,上海就是代表城市之一。 \n 安藤表示,世界設計潮流已從法國、義大利、美國、日本到了中國,到了上海。 \n 揭開建築新紀元 \n 他認為,未來將是亞洲的時代,應該利用好亞洲文化,做出令世界驕傲的作品,「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創造亞洲的時代吧!」安藤忠雄甚至興奮地說。 \n 他認為,同為亞洲人,中國年輕建築家們將大有作為,「10年前來到中國,能看到精采的建築作品不多。」但現在他卻說,中國的建築師能盡情發揮只有中國人才有的個性和感性,揭開一個新的建築紀元。 \n 陸家嘴的美 世界罕有 \n 安藤忠雄表示,中國有14億人口,是全世界的中心,雖然日本設計也有好的方面,但中國建設的規模和速度,吸引著每一個想要有更好作品的建築師來到中國,且必須跟上「中國速度」。 \n 他個人很喜歡陸家嘴環球金融中心,特別是陸家嘴公園一整片,世界罕有,不光美觀,更重要的是周遭的人們可以自由地走動。此外,貫穿黃浦江兩岸的隧道也非常罕見。 \n 他說,自己深深為上海外灘的美所吸引,外灘就是上海的名片。近170年歷史的上海外灘,城市的歷史積澱在此,浦西沿岸是萬國建築群,浦東沿岸則類現代建築林立。外灘正好矗立在城市發展過程中歷史與現代的交叉點上。 \n 安藤忠雄說,這兩年他一直都很關注環保,面對日益稀缺和遭到破壞的資源,他在日本東京已發起垃圾山變綠森林的募款活動,也希望能在中國有類似的行動。3月他還將再次來到上海,透過演講希望能把自己的環保理念帶到上海,他幽默地表示,隨著地球能源越來越少,若大家再不行動起來,他也害怕將來再也吃不到大閘蟹了! \n 目前,安藤忠雄在中國正在進行的設計還包括三亞的半山半島音樂廳和美術館,大連、深圳的郎朗音樂世界,以及上海嘉定的保利水景歌劇院。

  • 薛保瑕流動現實 北京展出

     台灣藝術家薛保瑕(見圖,薛保瑕提供)於北京舉辦大規模個展「流動現實:薛保瑕抽象藝術展」,廿日在北京的中國美術館登場,開幕當天也同時推出「兩岸抽象藝術發展」研討會。薛保瑕這次個展一共展出廿四幅作品,涵蓋一九八五年至今不同階段、主題的繪畫代表作,其中更包含了四幅近五百號的大型作品。過去有如劉國松、朱銘等台灣資深藝術家在中國美術館展出,薛保瑕是則是第一位在此亮相的台灣中生代藝術家。 \n 五十五歲的薛保瑕不但是台灣抽象藝術的代表性藝術家,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館長,在她的館長任內賦予國美館耳目一新的面目。薛保瑕從一九八○年代投入抽象創作,在這個領域深耕探索。她談到自己的創作,是以自動性技巧引現自發性「動能」,「那是將創作者自身投入陌生的處境之中,貼近一種原始且不受拘束的狀態,也是以『動能』進入表現的活動。」 \n 二○○九年六月她檢查出罹患腦膜瘤,辭去館長一職,動了手術又經歷半年休養,很快又回到藝術創作行列。去年復出舉辦個展「流動因子」,展出多幅術後完成的作品,令人感受到她強韌的生命力。 \n 這次在中國美術館的個展「流動現實」,除了抽象結合實物的早期作品,另有近期以抽象符號與表現性筆法,交互辯證下的觀念創作,明亮的色彩、充滿氣勢的大筆揮灑,有別過去陰鬱的氣質。薛保瑕的近作除了呈現她對於當代抽象藝術的思考與實踐,也傳達出歷經生命幽谷後的重生心境。「流動現實」展至明年一月十日。

  • 名家-艾未未應洗脫大國意識

     艾未未代表的是對集權文化的鄙視,集權文化越欺壓他,他就越鄙視集權文化。他的存在,本身就是意義,本身就是作品。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他的情緒、他對社會現象的第一反應,將牽動許多人的下意識、潛意識。 \n 艾未未,本身就是一件公共作品!在大陸文化界、知識界人士內心中的天安門廣場,「胖子」艾未未的臉龐及射出的鬢角,將永遠是一幅透明的浮貼。正因如此,必須探討艾未未的潛意識,那些連他自己都還未意識到的潛意識。 \n 台灣對大陸集權曖昧 \n 台北美術館的艾未未展,或許牽扯出應該探討的「艾未未潛意識」。犀利的艾未未,看出了台灣政壇對大陸集權威力的「曖昧」;前後的政策反覆,以及馬英九迴避某些展品的「半參觀行程」,還有蔡英文陣營的欲語還休,引出了艾未未的一句話:「台北的政界表現得很曖昧,作為一個小島政治完全屈服於強權,我覺得挺有意思的。」 \n 艾未未的潛意識中,還有「小島政治」與「大國政治」之分!甘冒不敬的揣測一回,他真正要說的是:台灣這麼小的地方、這麼點人,明明受到強權欺壓,竟然還弄出那麼多政治,在強權的意志下扭扭捏捏。 \n 反強權欺壓,應該是普世價值,與「小島」、「大國」何干?如果以「小島」為責備前提,明天的艾未未,恐怕只能是中國的艾未未,而無法成為世界的艾未未。打一個不完全恰當但很有意義的比方,同樣致力於公義革命,風騷於大國政治的列寧,終究只能是俄國的列寧,而出身於小國古巴的切‧格瓦拉,一生堅持只為小國寡民服務,卻可以成為世界的切‧格瓦拉。列寧已經成為歷史人物,而切‧格瓦拉仍然鮮明的活在全世界爭取公義的年輕人心中。 \n 中國為世界所詬病的文化因子有3,曰「假、大、空」,亦即玩虛假、什麼都要做大、空心無實。世界高興中國出了個艾未未,他憎恨虛假,舉實抗空。但是,中間那個「大」字呢?艾未未洗脫了中間那個「大」字嗎? \n 艾未未有其「大氣」的一面,早年參與全球最大體育館「鳥巢」的設計,近年的一億顆手繪青花葵花子的巨作,都顯示了他的大國子民氣質。假設艾未未不幸生長於台灣小島,他對「家鄉」的貢獻恐怕僅能止於台北小巨蛋,手繪青花葵花子的項目恐怕也僅止於2300萬顆;大國氣質的他恐怕將有志難伸、鬱鬱寡歡。 \n 平民精神救贖艾未未 \n 艾未未今天的成就,恐怕也得感謝他生在大陸這個意外,也得歸功於他有這麼大的強權作為他揮灑的畫布。但是,已經走到這一步的艾未未,應該停下腳步,等待一下他的潛意識。艾未未接下來的作品,如果能夠洗脫他的「大意識」,包括大國意識、大民族意識、大強權意識、大人意識,那麼他可以成為世界的艾未未,而非僅是中國強權下的艾未未。 \n 非常吊詭的是,在洗淨「大意識」這件事上,艾未未可以冷靜細緻的深入了解台灣。我猜他聽到此說法會有些不舒服,但是,台灣普遍存在的平民精神或可救贖艾未未,使他從新思考中國的未來,真正從人類文明的宏觀情懷來發展出一個屬於世界的艾未未。 \n 舉個例子,在台北美術館展出的作品內,有一件木雕的中國地圖,其中當然有台灣這塊木頭。但如果擺脫了「大中國」的大概念,而由世界文明、人類前途的宏觀情懷來看,這件作品可以命名為「中國」,但不應該是一幅固化的地圖,而應該是一個柔軟可變的人形。 \n 台灣政商界今日對大陸政權,處在「曖昧」階段,這個小島上很多人也看不過眼。但以台灣日益增長的平民精神,「曖昧媚們」終將走入歷史,台灣這個「平民精神新器官」,未來3、50年將為大陸的「去強權化」提供乾淨的幹細胞。有些不敬,也有些不合時宜,但艾未未應該洗脫他的大國意識。 \n (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email protected]

  • 廣州許氏家族展 港大美術館亮相

    廣州許氏家族展 港大美術館亮相

     鑑於廣州許氏家族成員與中國近代史密不可分,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與廣州許氏宗親會近日共同舉辦「高風世承:廣州許氏家族」展,讓當今一代香港及華人認識許氏家族在近代史扮演的角色。 \n 港大美術博物館總監楊春棠在開幕儀式上說,這是港大美術館首次為一個家族舉行文物展,而這個家族的部分成員確實對中國和香港社會有很大貢獻。港大美術博物館榮譽顧問丁新豹說,廣州「許地」 的許氏家族成員與中國近代史緊扣在一起,以單一家族計算,這是相當少有的。事實上,清朝時期自遷到廣州後,許氏家族的成員都被朝庭及政府所重用。除了第二的許祥光因鴉片戰爭而聲名躍起之外,還有浙江巡撫許應鑅和禮部尚書的許應騤。 \n 起源自廣東潮州的許氏家族,1772年在廣州高第街定居,開展其風光盛世。第一代許拜庭為販鹽致富,熱心公益,更在嘉慶中期海盜猖獗之時,自資招募勇士出海剿搏惡名昭著的張保。其後建議兩廣總統阮元豁免進口食米稅,以洋米進口來舒援食米短缺,解決了飢荒問題。 \n 其後晚清衰敗,孫中山發動起義推翻滿清政府時,許氏家族的第五代有多人參與其中,例如福建的許崇智在福州光復之戰中起了主導作用,許崇灝及許濟也參加鎮江及南京光復之役,後來他們出任民國政府將領。許崇智更歷任軍事部部長及廣東省政府主席。 \n 許氏後人說,許氏家族一脤相承,至今全球約有2千餘人,分布在大陸、香港、台灣和海外。這次展出的文物有清代的陶瓷、山水畫、書法、官袍、如意和奏章等,均與許氏家族有關。孫中山先生親筆寫給許崇智的「大道之行,天下為公」的對聯,也會同時展出。展覽即日起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開放至明年2月26日。

  • 個展缺席 艾未未:台灣沒認真邀請

     台北市立美術館現正舉辦中國異議藝術家艾未未個展,但他本人因被中國官方限制行動與言論自由,無法來台參加個展相關活動,並為自己個展命名「艾未未‧缺席」。外界關心北美館是否邀他來台?艾未未表示,「我缺席是因為我是稅務方面的犯罪嫌疑人,還在拘保候審」,「台灣邀訪單位提到希望我去,但我說去的希望不大,台灣官方也沒有對我發出認真的邀請,缺席是正常。」 \n 艾未未昨日接受公視《有話好說》節目電訪,被問及北美館個展未展出具爭議性作品時,他說,「內容是我和北美館商量,想讓大家看到比較平和的作品。」至於如何看待台灣,艾未未說,「台灣我不太熟悉,但好像在我的展覽上表現的比較謹慎一點吧。」 \n 被控逃稅人民幣一千五百萬,幾天下來兩萬多人捐助繳稅,「有學生、退休老人、剛工作的人,各層面的人堅定相信我是無辜的」,「我不認為我們不能改變世界,當我們發生改變的時候,世界就會發出變化。」艾未未表示,無論是被指控逃稅或其他罪行的人,都可以為自己辯解,「這是我的權利,放棄等於放棄我的生命。」他自認最大的矛盾和問題,「就是不斷強調個體的動力,和尋求自由和解放的話語權。」 \n 「當你試圖了解你的祖國,你已經踏上犯罪的道路」,「我不認為(中國)政府是鐵板一塊,如果溝通沒有完成,就進行更多的溝通,沒有完美的社會,即使台灣也不是沒有問題。」 \n 對於艾未未指稱台灣邀訪單位沒有提出正式邀請,北美館發言人盧立偉表示,館方持續對艾未未提出邀請,四月艾未未來台時,就是北美館協助辦理手續,給予入台證,「我們會了解一下艾未未是否有所誤解,再和他澄清。」

  • 艾未未個展 《永久自行車》撼全場

    艾未未個展 《永久自行車》撼全場

     台北市立美術館策畫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個展即日起登場,展出一九八○年代至二○一一年不同時期的作品共廿一組件,類型涵蓋物件與裝置、攝影與錄像創作等,堪稱艾未未華人地區首次大規模個展。其中,以一千二百輛中國「永久牌」自行車體構成的巨型裝置《永久自行車》,以及複製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放大十倍製成每座高三點八公尺、平均四百五十公斤重的《十二生肖》雕像,因視覺震撼成焦點。 \n 艾未未因投入中國維權運動,今年四月遭到中國政府拘禁八十一天後釋放,大陸當局要求他一年內不得透過媒體對外發言,且不得擅離北京市。昨日個展開幕,艾未未沒有來台,還為個展取名為「艾未未‧缺席」。 \n 艾未未一九五七年生於北京,詩人艾青之子,當代藝術家暨建築設計師。艾未未小學至中學期間,曾在新疆居住十六年,之後返回北京就讀北京電影學院。一九八一年,艾未未前往美國紐約帕森斯設計學院研習,至一九九三年返回中國定居北京,活躍於中國當代藝術界,曾擔任北京奧運體育館「鳥巢」藝術顧問。 \n 艾未未的創作涵蓋觀念藝術、物件裝置、攝影等,透過藝術呈現中國現況,更不時挑動或諷刺中國政治時局,近年更積極參與維權運動,調查毒奶粉事件、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致死事件等,今年十月英國權威藝術雜誌《藝術評論》評選二○一一年「最具影響力百大人物」名單,艾未未名列第一,也是第一位榮膺榜首的亞洲藝術人士。 \n 「艾未未.缺席」展出以陶瓷、大理石、古木器、腳踏車等不同媒材創作的十五件裝置。艾未未喜好利用現成物加以變形與轉化,如作品《葡萄》,以卅二張清朝三腳板凳扣合成葡萄外型;《兩條腿在牆上的桌子》、《三條腿的桌子》取材清朝傢具,破壞再拼裝成為似桌非桌的雕塑。 \n 最壯觀的《永久自行車》動用一千二百輛中國「永久牌」自行車,在挑高十米的展場呈現,構作出巨大又抽象的裝置,是為台灣現地製作的作品。北美館助理研究員劉永仁解釋,「永久牌」是中國最早的單車製造商,成功建立品牌之外還制定中國單車規格標準,「曾經自行車遍布大街小巷,是人民的集體記憶,這件作品象徵轉動中的中國社會。」 \n 《十二生肖》獸首每座高三點八公尺、寬一點五公尺,平均重四百五十公斤,是紐約市政府委託艾未未創作的大型公共藝術,今年起在紐約、倫敦、洛杉磯等地巡迴展出。《十二生肖》複製圓明園的十二生肖獸首,「十二生肖」出自中國文化,但獸首設計者卻是清乾隆年間的歐洲傳教士郎世寧,艾未未傳達獸首複雜的歷史與情感含意。

  • 母版、成品共展 「亞洲版/圖」揭祕

     說到版畫,如果還停留在用來印年畫的「民俗版畫」印象,那麼走一趟關渡美術館的「SKY—2011亞洲版/圖展」,令人大開眼界。「亞洲版/圖展」邀請台灣、日本、韓國、泰國、中國、香港、澳門等地,共計一百五十五位版畫家參展,展示各國版畫藝術之所長之外,最特別的是,以往版畫展只展出印製出來的成品,但這次卻是母版與成品一起展示,觀眾一窺版畫家的獨門祕訣。 \n 「亞洲版/圖展」展出百餘件作品,不乏各國資深版畫家的經典之作,如台灣的吳昊、廖修平、楊明迭、鐘有輝等,日本則有高齡八十五歲的吹田文明、日本版畫學會會長中林忠良、黑崎彰等人。 \n 比較特別的是,這次展覽採取母版與成品並陳方式,觀眾可以了解版畫的製作步驟。過去少有版畫家願意把母版展示出來,因為母版可能會洩漏版畫家的「獨家祕方」,因此這次展出,被台灣資深版畫家廖修平形容「像把藝術家脫光光一樣。」 \n 關渡美術館館長曲德益指出,各國版畫特色都不相同,關渡美術館欲建立亞洲版畫資料庫。如現年八十歲的吳昊,這次慨然捐出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八年,以烏心石木刻母版共四十件,吳昊的版畫具民俗風,一九七二年的《十二樂人》為這次展覽尺寸最大的一幅,每個樂人的表情、姿態都不同。 \n 台灣發行千元鈔票上印製的台灣帝雉圖樣,出自版畫家孫文雄巧手,這次展出他另一件表現台灣珍禽的作品。藝術家梅丁衍的《三分鐘與五分鐘》,畫面是兩塊熨斗留下的印痕,算是另類版畫。 \n 日本版畫家中林忠良一九八二年的銅版蝕刻《轉位》,曾獲得第一屆素描版畫雙年展大會獎的最高榮譽,為感謝台灣於三一一大地震後對日本伸出援手,他將這件代表作以及母版捐給關渡美術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