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國美術館的搜尋結果,共167

  • 中國美術館 將建亞洲最大館

    亞洲規模最大的美術館,即將誕生在中國北京。「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昨天證實,大陸中央已核准在北京奧運主場館「鳥巢」北邊,興建一座新的「中國美術館」,展館總建築面積達到三萬坪,明年展開國際競圖,落成之後,將寫下亞洲第一的紀錄。 \n「明年將是中國的博物館年。」范迪安表示,除了新建的「中國美術館」外,大陸中央在「鳥巢」、「水立方」等奧運場館坐落的「文化體育休閒區」中,還將興建三座國家級的音樂、戲劇和工藝博物館,與「中國美術館」共同組成一個龐大的博物館群。 \n中央級建設 10萬件館藏 \n此外,國際博物館協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簡稱ICOM)日前也決定於明年上海世博會期間,在上海舉行3年一度的會員大會;連同「中國美術館」新館的國際競圖等盛事,讓大陸近年瀰漫的博物館、美術館熱潮達到新高點。 \n1958年動工興建,位於北京五四大街的「中國美術館」,至今仍是唯一直屬大陸中央的國家級美術館,主體建築仿照中國古代的樓閣造型,當年被稱為中國解放後十大建設之一,與人民大會堂等並列。由於它獨一無二的國家級位階,長久以來,中國美術館成為大陸美術界最重視的展示場所,10萬件館藏中,大多數都是民國初期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後的畫作,包括任伯年、吳昌碩、黃賓虹、齊白石、徐悲鴻、蔣兆和等。 \n此外,中國美術館歷年來也陸續接受李平凡、劉迅、張仃、華君武、趙望雲、唐一禾、滑田友、文樓、靳尚誼等作品捐贈,而且每年編列典藏預算,據范迪安透露多達人民幣5千萬元之譜,相當於台幣2億5千萬元,使得館方藉由典藏委員會等機制,購入大批近代、現代創作。中國美術館因此成為大陸與華人當代美術創作最重要的窗口。 \n例如從11月13日開始到30日止,中國美術館和中國美術家協會,聯手推出「靈感高原」特展,主要展出以西藏或高原省份為主題的畫作,如吳作人1944年的《青海市場》、韓樂然《拉卜愣寺前歌舞》以及于小冬今年完成的大型四聯作油畫《阿日札的小學生》。范迪安表示,20世紀以來,許多中國畫家都是因為到西藏等高原地區創作,才找到自己的風格,「藏族生活因此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的一大特色。」 \n將與鶯歌陶博館合作辦展 \n大陸從去年開始,全國境內的美術館、博物館已採用免票入場方式,開放民眾參觀,只有中國美術館、故宮博物院除外。范迪安笑著說,中國美術館畢竟是當代創作的殿堂,「這裡的畫作陳列,有其文化神聖性。」館方不希望民眾當成是唾手可得的免費餐點。中國美術館近年也加強與台灣藝術界的交流,今年以來陸續舉辦了「講˙述─2009海峽兩岸當代藝術展」、「倪再沁水墨畫展」、「廖修平版畫油畫展」、「葉竹盛油畫展」等。范迪安前天與台北縣文化局局長卿敏良晤面,準備與台北縣立鶯歌陶瓷博物館合作,明年繼續策辦陶藝展;最近也向國立歷史博物館商借常玉的作品,明年準備推出常玉特展。

  • 台灣現代藝術家 倫敦聯展

    十位來自台灣的現代藝術家在倫敦舉行聯展「中國之外:來自台灣的新水墨畫」(Beyond China:The New Ink Painting from Taiwan ),被譽為二○○九年倫敦亞洲藝術畫廊展出中,策畫精緻,最具宏觀性的展覽之一。 \n「中國之外:來自台灣的新水墨畫」結集了劉國松、何懷碩、于彭、羅青、袁旃、李君毅、潘信華、董陽孜、姚瑞中、顧詠德、李真等具國際知名度或獨樹一幟的台灣藝術家。這項從優雅新古典到風格前衛的水墨創作展,反應了台灣過去三十年在中國傳統水墨技巧和現代藝術創作間的巧思與創意。 \n展覽策展人古德赫斯(Michael Goedhuis)表示,書法和水墨山水是中國文化的基礎。相較於受到文化大革命干擾的中國,台灣在這一方面比中國大陸幸運。 \n從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波士頓現代美術館,以及其他相關機構均準備於未來兩年內,陸續推出大型中國現代水墨展的趨勢觀察,古德赫斯預言,「現代水墨作品將是下一波國際藝術市場的新潮流。」

  • 化跡紙上 展現經典

    包含法國畫家柯羅的經典作品《諾曼底邊界的池塘》在內,巴比松畫派、印象派、西方現代派,或是中國寫實畫派、水墨派等經典藝術作品,上周五開始在「經典北京」藝術博覽會上展出,讓畫迷享受一個周末的藝術盛宴。 \n藝術北京2009‧經典藝術博覽會」上周五於農業展覽館開幕。藝術界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北京博覽會」首次推出以經典藝術品為展示主題的藝術博覽會。之前,「藝術北京」曾舉辦以當代藝術為主題的「當代北京」和以前瞻性影像藝術為主題的「影像北京」,都受到相當的肯定。 \n共有30多家畫廊被甄選參與首屆北京經典藝術博覽會,這些畫廊分別來自兩岸三地及日本、韓國、歐美的重要畫廊,而他們也都帶著重量級作品參展。 \n「經典北京」主題展名為「化跡紙上」,亦即藝術家的素描、速寫、水彩、版畫等紙上創作作品之意。參展的華人藝術家包括徐悲鴻、吳作人、靳尚誼等,藉著這些重要藝術家的紙上作品的展出,相當程度反映中國現代美術多元的發展面貌。 \n除此之外,「經典北京」還策畫了幾項專題展覽,如與國子監美術館合作呈現「中國氣派」專題展,便集合了靳尚誼、靳之林、楊飛雲等中國寫實畫派畫家的作品,讓觀眾一次欣賞到寫實派的經典作品。同時,還包含近代中國重要的水墨藝術家黃胄作品展、中國第一代雕塑家作品展等專題展覽,多元展現中國藝術的經典。 \n帶著巴比松畫派代表人物柯羅最為經典的作品《諾曼底邊界的池塘》參展的知名藝術投資家周莉,在歐洲奔波一個月,為「北京經典」帶回許多重要資料和故事。在周莉等人看來,西方藝術史雖然在中國傳播了數百年,但是真正的17至19世紀歐洲經典藝術在中國還相當陌生,經典原作只是在官方美術館偶爾亮相。因此,多次和國外合作並經營「經典西畫沙龍」的周莉,對這次「經典北京」的西方作品展出功不可沒。 \n主辦單位表示,經典藝術品的盛會,彌補了中國甚至是整個亞洲地區經典藝術博覽會的空缺。「經典北京」從6日展出到9日結束。

  • 中國當代藝術展 山東開幕

    「傳統的復活──中國當代藝術展」上周在山東省圖書館藝術展覽中心拉開帷幕,中國著名藝術家馮大中、陳琦、張淳等也出席開幕儀式。 \n中國美術館青島分館執行館長孟憲偉介紹,選擇山東作為這個主題展覽的一站,是因為山東作為儒家文化的發源地。《傳統的復活──中國當代藝術展》繼在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上亮相後,回到中國境內進行首場展覽,以「傳統即是不斷進化的藝術創造力」為主題,詮釋中國傳統美學概念。 \n藝術家馮大中的作品,以純粹的中國水墨形式將常見的中國文人畫題材「松、竹、梅、蘭」重新描繪,但構圖、造型卻捨棄了傳統文人畫的形式,改以特寫的方式,傳達海納百川的山河氣象。譚平通過抽象極簡的版畫展示中國人對「形」的感悟;陳琦致力於將傳統木版浮水印的印痕發揮到極致,展示版畫的獨立語言;蔡志松則以中國雕塑的形象探討極簡的結構關係在空間中的變化。

  • 北京宋莊獨立電影展-打造自給自足的電影小農經濟

    「新的電影需要新的空間」,獨立電影導演和批評家崔子恩如是說。這個中國酷兒運動和酷兒電影的引領者正坐在「現象工作室」樓頂寬闊的露台上。地下室裡,是一個能容納百人的電影院,軟軟的椅子和地毯上坐滿了人,偶爾不坐人的地方臥著一隻酷愛電影的大白貓。這就是位於北京宋莊的第四屆北京獨立電影展。 \n如果說「第五代」和「第六代」是在電影學院的苗圃裡,在兩代人的歷史經歷與大師傳承的互動下長成的奇葩,那現在的中國電影更多了在路邊、牆角、山野勁長的片片野草。與2000年左右的「賈樟柯」時代相比,中國電影更趨向多元化,一方面有更多跨國合作、明星璀璨的商業大片爭搶院線市場,一方面小成本、體制外的獨立電影也建立起他們藝術沙龍式的觀眾群。在從業者方面,「第六代」導演大部分是電影學院的畢業生。DV普及以後,更多非科班出身的製作者──作家、美術院校的學生、音樂家等等──拿起了攝相機。 \n要考察中國電影的走向,已經不能局限於對個體作者的研究,而必須關注電影的生態,以及新電影人對自己的身分、傳承的理解和創造。宋莊便是中國電影生態的一個重要的實例。 \n宋莊鎮位於河北省和北京市的交界。省市交界地區一般管理鬆懈,屬於「三不管」地帶,所以在九○年代中期漸漸成為「盲流」在北京的藝術青年的棲身之所。1994年,藝評人栗憲庭和畫家方力鈞率先在這裡安家。 1995年圓明園畫家村被取締後,離北京市區更遠的宋莊成為一個較保險的選擇,很多從圓明園遷出的藝術家搬到這裡。經過十五年光陰,宋莊已形成藝術家與農民雜居的村落群。一部分農家院落被改造成藝術家的工作室和住所,一部分農田上建起了畫廊和美術館。 \n宋莊成獨立電影重鎮 \n宋莊成為中國獨立電影重鎮始於2006年。當時致力獨立電影推廣的「現象工作室」進駐宋莊,「栗憲庭電影基金」也在宋莊成立,兩家聯手,開始了宋莊電影圈的建設。現象工作室早在2001年底在北京成立,舉辦過很多展映活動,建有活躍的網上社區。而栗憲庭作為先鋒藝術最有力的藝評者,在藝術圈中也有很強的號召力。現在宋莊每年舉行兩個重要的獨立電影節:春天的「中國紀錄片交流周」,和夏秋之交的「北京獨立電影展」, 同時也做獨立電影的小規模發行,和為導演提供資金幫助,今年夏天又開辦了「栗憲庭電影學校」。從培養人才、資助影片製作,到展映、發行,按藝術總監朱日坤的說法,宋莊在打造自給自足的電影小農經濟。 \n因現代化和全球化發家的電影,彷彿和「小農經濟」是完全對立的兩個概念。宋莊用「電影小農經濟」來界定自己的身分和發展模式,表現出遊離於主流電影之外,尋找獨立空間的志向。宋莊作為在城市邊緣的農村,它的「邊界」位置對於獨立電影的生存十分有利。所謂「獨立」電影,是指它們沒有經過電影局審查,無法在主流媒體和電影院線放映,只能在海外的影展和國內小規模的影展中出現。這樣的電影在北京市區很難找到保險的放映場地,常常被迫遷徙。比如,由酷兒電影導演和批評家崔子恩擔任主要策畫者的北京酷兒影展,從2001年創始至今,一直無處棲身,最慘的一次是2004年企圖借用北京大學的百年大講堂,開幕式前10分鐘所有入席觀眾被趕出門去。 \n現象工作室進駐宋莊後,建了自己的小電影院,在場地上有了自主性,今年五月在這裡成功舉辦了酷兒電影節,未受任何干擾。除了「邊界」位置外,宋莊「幅員遼闊」,3000多名藝術家散布在這些村落,既能共享資源、擁有「物以類聚」、「殊途同歸」的快樂,又因為有足夠空間分散居住,可以「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保持自己精神王國的相對獨立性。 從城市中心遷移到自給自足的農村,不附庸於主流社會的經濟政治關係,是一種「自我放逐」。此舉有得有失,放棄的是直接的社會影響力,得到的是如崔子恩所說,一個相對穩定的新電影新空間。 \n在主流視線之外悠然獨立 \n今年的北京獨立電影展(BiFF)於9月1日至7日在宋莊美術館和現象工作室的小電影院進行,8天共放映80餘部影片,其中除馬來西亞電影展映單元的12部長片和7部短片,小川紳介回顧展映單元的3部紀錄長片,和一部HBO的紀錄片《劫後天府淚縱橫》以外,其餘均為2008和2009年在中國大陸出品的獨立影片,包括劇情、紀錄、實驗和動畫單元。 \n影展中比較令人矚目的紀錄片是徐童導演的《算命》(2009年)。徐童2008年完成第一部紀錄片《麥收》(98分鐘),紀錄北京郊區的幾個以賣身為生的年輕姑娘們的生活。這次影展中,大部分仍用直接電影的手法對拍攝對象作跟蹤觀察。究其原因,一是紀錄片作者普遍焦慮中國社會的遽變,記錄變化的願望超過了藝術創作的慾望。其二是一部分作者對電影的表現力有過高的想像,認為只要拍到了鏡頭,就能呈現現實,忽視了對電影語言的推敲。三是紀錄片評論可能出於捍衛紀錄片「真實性」的考慮,不鼓勵形式上的講究,因為形式往往凸顯出作品的人為性,而降低了紀錄片「應有的」直接感和真實感。這種對紀錄片的捍衛有其合理性,但也放棄了深層拷問影像的機會。最後,從影展看到,紀錄片作者對社會現象的提煉能力還需加強。一些作品停留在好奇心和人文關懷的層面,還不能和素材做有力度和深度的碰撞,於是對形式結構等也要求不高。 \n《南方周末》的記者這樣告誡栗憲庭電影學校的學生:「做獨立電影是不會得到任何媒體關注的,警告你們,這裡面可沒有名利。」來自四川的導演應亮這樣描寫影展的氣氛:「除了放映,夜夜啤酒高歌,沒辦任何論壇、研討,更不會有時髦的投資會等等。BiFF沒有緊鎖的眉頭和攥緊的拳頭,只有朦朧的醉眼和家庭式的歡鬧。」在宋莊,電影在主流視線之外悠然歡愉,如夏草般生長著。

  • 藝文短波-比利時歐羅巴利雅藝術節 展演中國風貌

    歐羅巴利亞藝術節今年以中國為主賓國,日前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開幕,展期將持續至明年2月14日。藝術節分為「古老的中國」、「現代的中國」、「多彩的中國」、「中國與世界」四個主題,包含近50場展覽以及450場演出活動。 \n中國古代帝王珍寶展將作為在布魯塞爾美術宮開展的重頭戲,屆時將展出新石器時代至清朝近250件文物。中國藝術家艾未未、比利時藝術家呂克.杜斯曼將與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進行「市場如何影響藝術創作」的對談。同時也將以「再序蘭亭──中國書法藝術大展」、「絲綢之路展」等,為歐洲觀眾帶來音樂、戲劇、舞蹈、雜技、電影、文學等展演活動。 \n歐羅巴利亞藝術節始於1969年,以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為主要地點,兩年舉辦一次,每屆邀請特定國家作為主賓國,進行具該國特色的文化和藝術展演活動,過去曾邀請荷、英、法國、德、葡萄牙、希臘、西班牙等國家作為主賓國。以往的歐羅巴利亞藝術節參觀者約有100萬至150萬人,主辦單位預期本次中國節也能同樣受到歡迎,甚至吸引更多的訪客。

  • 每周一星-楊識宏(1947-)以繪畫表現出時間的速度感

    提起台灣60歲以上藝術家,能出國留學者不多,楊識宏是其中之一,1979年移居美國當起職業藝術家,日前回台開展,讓台灣民眾欣賞到不同於其他創作的抽象藝術。 \n1947出生於中壢,建國中學畢業後選擇了以藝術為志願,進入國立藝專西畫組深造,在校期間受教於廖繼春、楊三郎、洪瑞麟等前輩大師指導,畢業後曾當中學美術老師,1979年毅然拋下在台灣建立的基礎前往紐約,旅美30年間受邀在韓國首爾美術館、日本上野森美術館、北京中國美術館、美國皇后美術館等重要機構展覽,為台灣旅居國外最活躍的畫家之一。 \n此外,楊識宏拿過台灣無數獎項,國美館典藏其不少作品,印象畫廊經理歐士豪賞析指出,在那個年代,台灣藝術家多專注於印象畫派創作,鮮少人是走抽象繪畫創作,其可說是繼趙無極、朱德群等藝術家之後,在抽畫繪畫中較為傑出的抽象藝術家,也是目前華人藝術家中在紐約極負盛名的當代大師。 \n楊識宏創作主要以抒情抽象畫為主,198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初期在「植物的美學」系列作品中,被譽為東西方交會的一大突破,表現出一種理性內化之後浪漫氣氛,創作靈感來源是自然。 \n他曾提到,「許多美好東西的產生,都是需要經過時間的凝結;像生命的孕生、花朵的綻放、美酒的醅釀」。 \n2000年之後作品以「意識流」系列為主,讓潛意識的流動來取代意識,透過融合水墨筆法及西畫色彩及光線,在二度空間中表現出時間急速度的視覺感,留下最純粹時光痕跡。有如他說言:藝術沒新舊問題,只有深刻與不深刻問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