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國近代的搜尋結果,共475

  • 平視外交 大陸要西方勿干涉內政

    平視外交 大陸要西方勿干涉內政

     今年中國兩會期間,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中國已經可平視世界」,其後,「平視」成為中國外交系統的「高頻詞」,尤其是在對美的場域中,經常被提及。北京國際關係學者指出,「平視」意味大國之間應該相互尊重外,「平視」也用在重塑中國人民的心態上,讓人民能以平和、理性的視角觀看世界。

  • 社評/謝長廷過度解讀日本立場

    社評/謝長廷過度解讀日本立場

     拜菅會的《美日共同聲明》重提台海和平及穩定的重要,鼓勵和平解決兩岸問題,美、日及兩岸輿論紛紛拿來和1969年11月21日美國總統尼克森與日本首相佐藤榮作發表的《共同聲明》:「維護台灣地區的和平與安全對日本的和平與安全同樣重要」表述相提並論,認為這是時隔52年,且中、日邦交正常化後,美日同盟對台灣問題的重新表態,代表「美、日無視北京的『核心利益』,積極介入『台灣問題』」,意義重大。

  • 中國需要怎樣的民族主義

    中國需要怎樣的民族主義

     「美國誰也領導不了,美國只能領導自己。日本誰也領導不了,有時日本連自己都無法領導。中國誰也不想領導,中國只想領導自己。」這段話出自20多年前大陸1本暢銷書《中國可以說不》,書中很有名的一段話。現在若出自大陸的外交官口中,也不會令人覺得驚訝。從憤青的必讀書到楊潔篪的「中國人不吃這一套」,30年看似一脈相承,但其中思維與格局也發生一些轉變。

  • 日媒爆料:美曾建議日本訂台灣關係法

    日媒爆料:美曾建議日本訂台灣關係法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22日在自民黨議員會議上說,中國正在不顯眼之處步步侵略,並提到若台灣被赤化,將有嚴重變化。中國外交部昨回應「中國必須統一,對此日方不要有非分之想」。另外,《日經亞洲》披露上周美日高峰會前內幕,美方曾經建議制定日本版《台灣關係法》強化對台安全承諾。而日方雖未照做,但也對北京說了重話。

  • 新疆棉花大戰 打到陸要害了嗎?

    新疆棉花大戰 打到陸要害了嗎?

    這次突然爆發新疆棉花大戰,台灣人眼中所看到的是政治強權、藝人代言與人權自由之間的選邊拉扯,藍綠政治人物的跟風表態也不脫離這個認知窠臼。然而,若從表象抽離開來,棉花大戰絕不會只是「空前絕後」的單一事件,梳理其爆發的背景過程可以發現,不管在衝突爆發的產品領域,還是時間序列上,都和這些年不斷升級的中美對抗,以及不斷發酵的新疆話題高度關聯,是中美乃至中西方之間以新疆為核心,針鋒相對的一個面向。

  • 史話》陳思奕專欄/美國人葫蘆裡賣什麼藥──談「庚款興學」(上)

    史話》陳思奕專欄/美國人葫蘆裡賣什麼藥──談「庚款興學」(上)

    最近,隨著中美2+2國安與外交會談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安克瑞治登埸,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所說的「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對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同時外長王毅也說了「中方過去、現在、將來都絕不會接受美國的無端指責,同時我們要求美方徹底放棄干涉中國內政的霸道行徑。美國的這個老毛病要改一改了!」這些強勢反擊美方的表態,讓華人社會將其與120年前中國對西方列強簽訂《辛丑條約》的屈辱做一對比,也再次掀起了一場關於美國「庚款興學」的爭論。

  • 洋人終將明白

    洋人終將明白

     在阿拉斯加中美高層會談中,中方首席代表楊潔篪一句「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這句直白話勾起中國人百年深層的國恥感,當著全世界人的面前直接嗆全球首強美國代表,可說把中國人累積百年被欺壓的怒氣一口氣發洩出來。不過,估計「洋人」不太可能體會這句話的語境,因為他們始終把中國人當成落後、不知長進,以及不理解西方文明高尚之處的土包子,也從來沒有認真回望過去的歷史,所以對中國的研判始終錯誤。

  • 資深媒體人:徐宗懋》「洋人」終將明白

    資深媒體人:徐宗懋》「洋人」終將明白

    在阿拉斯加中美高層會談中,中方首席代表楊潔篪一句「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這句直白話勾起中國人百年深層的國恥感,當著全世界人的面前直接嗆全球首強美國代表,可說把中國人累積百年被欺壓的怒氣一口氣發洩出來。不過,估計「洋人」不太可能體會這句話的語境,因為他們始終把中國人當成落後、不知長進,以及不理解西方文明高尚之處的土包子,也從來沒有認真回望過去的歷史,所以對中國的研判始終錯誤。

  • 黃健群》美中高層對話下的中國全球化圖像

    黃健群》美中高層對話下的中國全球化圖像

    日前引發議論的阿拉斯加美中高層對話,中方代表16分鐘的開場不但引起各界關注。其引發的思考是:究竟後疫情時代,中共意欲重構的全球化圖像為何?回顧中共面對全球化的幾個階段,或許可見端倪。

  • 錢其琛披露拉法葉案祕辛 戴秉國解密大國戰略對話

    錢其琛披露拉法葉案祕辛 戴秉國解密大國戰略對話

     「退休第一天我就把安眠藥扔了」。中國前國務委員戴秉國從政最高峰十年間,分管外交與對台實際決策事務,主持十年外交戰略對話,退休後仍受重用接掌中共對台機構全國台研會長,他所著的《戰略對話—戴秉國回憶錄》以及有中國外交教父之稱的前副總理錢其琛出版的《外交十記》,是近代最重要的中國外交官回憶錄,錢其琛也是中共退休國家領導人寫回憶錄的第一人。

  • 【史話】獨厚強權的不平等─再認識中國的意義(五)

    【史話】獨厚強權的不平等─再認識中國的意義(五)

    中國大陸四十年改革開放的成績,普世公認,取得中華民族崛起的成果。中華民族的崛起,有台灣一份的貢獻,台灣人要有智慧和信心,在往後中國全面發展中,能找到自己的定位、成就與尊嚴。再創更大的榮景。

  • 巨大的古墳:二千六百年前就有日本天皇?

    巨大的古墳:二千六百年前就有日本天皇?

    日本列島最早的居民從哪裡來? \n是誰創造了日本語? \n「武士道」到底是什麼? \n甲午戰爭為什麼會發生? \n縱觀日本文明古今流脈,徹底理解一衣帶水的鄰邦 \n從獨特維度詳盡講述日本文明 \n擺脫歷史事件的陳舊觀念:深度剖析二千年日本文明史的關鍵時刻:江戶鎖國、明治維新、廣島核爆、泡沫經濟破滅等,日本文明的命運究竟由何主導? \n打破歷史人物的教條理解:深入解讀百位影響日本乃至全世界的人物:「終結戰國時代」的德川家康、「開啟變革」的明治天皇、「啟蒙思想家」福澤諭吉等,真實的他們遠比教科書所述豐富得多。 \n以日本文明的歷史沿革為縱軸,解讀日本到底是個怎樣的國家,居住在日本列島上的民族到底是個怎樣的民族。本書具有縱深和廣度,趣味性與知識性兼具,引領讀者以輕鬆閱讀的方式,真正理解日本從何而來? \n【精彩書摘】 \n奈良或奈良西南部的大阪一帶,至今還留存著好幾處巨大的古墳或古墳舊跡。這些古墳面積很大, 有上千或幾千平方公尺, 大多呈現出前方後圓或上圓下方的形態,並往往形成多個古墳集聚的古墳群,根據部分的考古研究,這些巨大的古墳大約是西元三~七世紀的時候修建,關於這些古墳,幾乎沒有相關的文字文獻保留下來。後來管理皇室事務的宮內省說,這些都是歷代天皇的墳墓,不可隨意挖掘。日本歷史分期上,把彌生時代之後的幾百年稱為「古墳時代」。留存到今天的日本歷史第一部著作《古事記》(七一二年)以及《日本書紀》(七二〇年)上說,西元前六六〇年(中國春秋時代),誕生了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 \n這些真的是天皇的墳墓嗎? 日本到底什麼時候開始有天皇呢? 根據今天學者們的研究,大致得出的結論是:七世紀末,日本才首次出現了天皇的稱謂,日本的國名也是這一時期誕生的。也就是說,七世紀末,世界上才真正有了名叫日本的國家,日本人的國君叫天皇。以前的列島只有「倭國」的國王,或者大和朝廷。 \n那麼,《日本書紀》等怎麼會說距今二千六百多年前就有天皇呢? 而且一代接著一代,萬世一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n如前所述, 西元前三百年前後(中國戰國末期和秦帝國時代), 東亞大陸的稻作文明剛剛傳入列島,如果真有神武天皇,那時農耕文明還沒有開始,當然也不可能形成有規模的大型村落,更沒有像樣的部落,應該不會有部落國家(更不會有王權國家),這樣的歷史杜撰是那個時代日本人的自娛自樂。日本留存到今天最早有文字的文獻,就是《古事記》和《日本書紀》。七二〇年時記錄西元前六六〇年的事情,時間相隔約一千四百年,如果沒有確鑿的文獻記錄和考古成果(那時自然沒有考古學),只能憑藉口口相傳和神話傳說。 \n中國的文獻倒是比較注意對周邊國家的記錄, 特別是漢代以後, 大一統的王朝確立,定期會有些周邊小國來朝貢,於是有了國際交流的記錄。中國對列島的記載,非常明確的是《後漢書\t東夷列傳第七十五》中有一段比較可靠的記載:「建武中元二年(西元五七年),倭奴國奉貢朝賀,使人自稱大夫,倭國之極南界也。光武(劉秀)賜以印綬。」之所以說這段文獻比較可靠,一七八四年在今福岡縣誌賀島上挖掘出這顆金印,金印上的文字是「漢委(倭)奴國王印」。所謂「倭國」的名稱也是從這裡來的。據今歷史學家的研究,那時的列島上還沒有出現一個統一列島的政權,列島上同時有大大小小不少個部落政權,向光武帝劉秀朝貢的應該是其中一個比較有實力的部落政權。 \n另據《三國志‧魏志倭人傳》記載, 三世紀時,列島上出現的幾個小國中, 有個名叫邪馬臺的國家算是個大國,由名為卑彌呼的女王統治,二三九年(魏景初三年),卑彌呼派了名曰難升米的大夫做為使者,來到此前由漢設置在半島上的帶方郡,表示想向魏國的魏明帝進行奉獻,帶方郡太守劉夏便將難升米送到都城洛陽。同年十二月,魏明帝下詔,冊封卑彌呼為「親魏倭王」,並授予金印紫綬,封了難升米為率善中郎將,還賜予卑彌呼一百枚銅鏡。翌年(二四〇年),帶方郡太守派了建中校尉梯儁將魏明帝的詔書和印綬帶到倭國。後來標有「景初三年」等字樣的銅鏡分別在大阪和京都被挖掘出來,說明這段歷史是真實的。中國南北朝時期的南朝劉宋時代,與列島的交往比較密切,《宋書‧夷蠻傳》記錄倭五王遣使來朝貢的歷史,分別賜予「安東將軍倭國王」等封號,說明卑彌呼以後,日本出現了比較強大的國家,現在一般認為是大和政權或說大和朝廷的早期形態。總之,五世紀時,列島上確實形成了一個相對強大的國家。 \n不過, 或許是中國局勢動盪, 五〇二年起, 列島與中國之間中斷了一百餘年的官方交往, 這一時期的列島幾乎沒有任何記載。倒是日本本國的史書, 特別是《日本書紀》,開始對這段歷史有了相對較詳實的記載。透過這些文獻記載和考古發現,大致可以了解, 這一時期在今奈良一帶, 有個叫「大和」的王朝逐漸取得對列島大部分地區(不包含今北海道和沖繩)的統治,其統治集團一般認為就是後來的天皇家族(還沒有出現天皇這一名稱)。六世紀末,列島上誕生了稱為聖德太子的人,日本史書上稱他為「廄戶皇子」,不過,那時沒有天皇稱號,只能稱王子而不是皇子,後來他的叔母推古女王(日本史書稱女皇)掌握了政權,推舉他為太子,由他攝政。據說他學問很好,通曉儒學和佛學, 在上層推行憲法十七條和冠位十二階, 核心就是儒家「德、仁、禮、信、義、智」的思想。 \n據《日本書紀》記載,六〇七年,聖德太子派遣以小野妹子擔任正使的使者團去長安,帶了一份致隋煬帝的國書,國書上說:「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他沒說自己的國名叫什麼(日出處),也沒說國君的頭銜是皇帝還是國王(天子)。不過從中可看出,他已經不接受以前賜封的倭國國王或安東大將軍這類稱呼了。隋煬帝雖然不開心,還是在第二年吩咐官員裴世清隨小野妹子一起到列島去。列島後來又兩次派使者過來,就是所謂的遣隋使。二〇〇七年,日本為了紀念遣隋活動一千四百週年,由大阪府出面,舉辦二十一世紀遣隋使和還禮使活動,邀請西安和上海兩地的青年人和媒體記者去日本訪問,還原了當時的場景,我做為訪日團顧問一起參加,還穿上當年的唐裝,在奈良的河面上放流紙船和孔明燈。大阪市南部還保留聖德太子和小野妹子的墳墓。 \n六四五年,日本發生了大化改新,是一次宮廷政變,從此,模仿唐的文化、採用唐的法律政治的大和朝廷徹底確立了。六七三年,後被稱為天武天皇的人即位掌權。日本歷史學家認為正式的天皇稱號從這個人開始,在此之前所有文字記錄(包括銅器銘文、刻寫文字、木簡等)中,從沒出現過「天皇」這兩個字,一般是稱「王」,目前所能看到「天皇」兩個字第一次正式登場是六八九年實施的《飛鳥淨御原令》,而最初的天皇指的就是天武天皇。嚴格來說,天武天皇及以後的日本國君才可稱為天皇。 \n同時, 正式出現了「日本」的國名。如果沒有對外交往, 國名本身沒有太大的意義,它是針對他者才需要使用的。之所以使用「日本」為國名有各種說法。根據《古事記》記述,天皇家族的皇祖神是日照大神,就是太陽神,太陽神的子孫所在的地方就是日邊,因而稱為日本。同樣,天皇的稱謂也和太陽有關。中國的道教體系中,與玉皇大帝等相對應的也有一個天皇大帝,但似乎與太陽沒有關係,主要是象徵北極星的天神。日本的天皇這一稱謂,很有可能受天皇大帝這一名稱的影響,但它的內涵卻表示他是個降臨在人世的天神,或說是一個人格神,與列島早期的創世神話攪合在一起。 \n據文獻記載,列島第一次對外正式使用日本國號,是七〇二年派遣使者到長安時,向當時主掌朝政的武則天稟報的。《舊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九東夷》記載:「日本國者,倭國之別種也。以其國在日邊,故以日本為名。或曰:倭國自惡其名不雅,改為日本。或云:日本舊小國,並倭國之地。其人入朝者,多自矜大,不以實對,故中國疑焉。」從《新唐書》開始,就專門設置了︿日本傳﹀,以後中國官方史書上就改稱列島為日本了。不過,開始時日本一直沒有向中國說清楚他們的國君叫天皇,因為當時以朝貢體制為主體的東亞國際秩序中,只有中原王朝的君主可以稱皇帝,其他只能稱王或國王,如果日本公然宣稱君主叫天皇,顯然是挑戰中國皇帝的權威了,因此對外還是不敢公開用天皇,以後在寫給朝鮮和蒙古的官方文書中,落款還是日本國王。可以說,近代之前,天皇的稱謂主要局限在列島的範圍內。 \n(本文摘自《被隱藏的日本史:從上古生活到政治革新》/時報出版) \n【作者簡介】 \n徐靜波 \n出生於上海。 \n復旦大學日本研究中心教授,副理事長。 \n研究領域為中日文化關係、中日文化比較。 \n出版著作有《梁實秋:傳統的復歸》(復旦大學出版社1992年)、《東風從西邊吹來--中華文化在日本》(雲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近代日本文化人與上海1923-1946》(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上海?日本人社??????1870-1945》(合著,東京岩波書店2014年)、《和食:日本文化的另一種形態》(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7年)、《解讀日本:古往今來的文明流脈》(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困惑與感應:近代日本作家的中國圖像1918-1945》(香港中和出版公司2020年)等十一種,譯著《蹇蹇錄--甲午戰爭外交祕錄》、《魔都》等十六種,編著《東亞文明的共振與環流》、《日本歷史與文化研究》等十二種。 \n曾在日本神戶大學、東洋大學、京都大學等擔任招聘教授。

  • 拜登提名坎貝爾強化對中政策 智庫:有如博明的亞洲四分衛角色

    拜登提名坎貝爾強化對中政策 智庫:有如博明的亞洲四分衛角色

    許多美媒根據拜登過渡團隊的消息指出,美當選總統拜登已經挑選前助理國務卿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為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主管官員,他的頭銜是「印度-太平洋協調員」(Indo-Pacific coordinator),負責亞洲與中國相關問題。美智庫專家認為,坎貝爾的角色有如川普政府的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將是未來拜登政府亞洲政策的四分衛。 \n \n《華盛頓郵報》引述白宮的消息來源稱,「這是一個高於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級別、許可權更廣泛的管理職位,負責亞洲和與中國有關問題的各個部分,他將直接向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報告。 \n \n《美國之音》引述保守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訪問研究員埃里克.塞耶斯(Eric Sayers)的話說,建立「印度太平洋協調員」職位確實表明,拜登政府希望提高印太問題的重要性以及對此進行協調的必要性。 \n \n塞耶斯說,此任命與川普政府過去2年起用博明有異曲同工之妙。「博明是國家安全副顧問,他確實在所有亞洲政策中扮演著四分衛角色。」 \n \n《外交政策》報導稱,拜登任命坎貝爾主管亞洲政策將強化新政府的對華政策,是「在亞洲問題上的第一個大膽舉動」。因為到目前為止,拜登的國安會提名官員主要是針對中東和跨太平洋地區的。 \n \n《美國之音》說,坎貝爾是民主黨最資深的亞洲事務外交官之一,曾在希拉蕊.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任國務卿時擔任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參與幫助歐巴馬政府制定了「重返亞洲」(Asian Pivot)戰略。 \n \n塞耶斯認為,對中國強硬的共和黨人士應該也會歡迎這一任命。「這不僅因為坎貝爾可能有正確的亞太策略,而且也因為拜登政府希望提高這一問題的層級。」 \n \n坎貝爾和蘇利文曾於2019年底在《外交事務》期刊撰文表示,川普政府在《2017年國防戰略》中把中國定為「戰略競爭者」是正確的,但是他們說,「這種競爭必須保持警惕與謙遜,圍繞與中國共存的目標而不是期望改變它來進行。」 \n \n坎貝爾和布魯金斯學會中國戰略計畫組織主任拉什.多西(Rush Doshi)撰文強調,美國可以通過恢復與中國的實力平衡、支持美國的同盟,並利用這些同盟來反擊北京的挑釁行為。 \n \n多西指出,美國要通過重疊的聯盟網路,與志趣相投的夥伴一起“向北京傳遞一個資訊,即中國目前的走向很危險,這項任務將是美國近代治國史上最具挑戰性的。 \n

  • 中國版全球化時代

    中國版全球化時代

     趕在2020年結束前,中國分別與亞太及歐盟國家簽訂及達成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及《中歐投資協定》(CAI)的協商,這些大手筆,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亞歐一體化的前景,甚至再往前看,往一個有別於英國模式與美國模式的中國版全球化前進。 \n 近代的全球化始於英國,美國繼之,但兩個模式存在著基本的不同。 \n 先看英國。英國的全球化一靠帝國主義、二靠殖民主義,手段則由軟、硬兩種實力,分別是貿易與軍事。大約用了一整個19世紀,把英國所轄土地擴張到最大的時候(1920年代)的3400萬平方公里,全球的1/4,號稱日不落國。進入20世紀後,盛極而衰,國際地位逐漸被美國取代; 1982年遠征南半球與阿根廷的福克蘭之戰應是迴光返照;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為英國殖民畫下了句點,也為英國版的全球化落下了帷幕。 \n 美國GDP在1890年代超過英國後,進入21世紀正式快速崛起。美國為現實所限不能翻版殖民主義,改走霸權主義,手段則更為多樣:一、透過1944年的布雷敦森林市體制,建構了全面推動全球化的3個組織(WTO、IMF及世界銀行)、主導確定全球化遊戲規則,並確定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角色,日後更讓美元與黃金脫鉤,享有全球唯一獨占性的印鈔權,是謂「虛實力」;二、以全球最大軍事力量,部署全球,是謂「硬實力」;三、以CIA等全球最大情報及顛覆組織,部署全球,是謂「陰實力」;另外還有「軟實力」,包括英語、好萊塢、美式價值觀及掌控國際話語權的強勢媒體。憑藉此四大實力,美國以一整個20世紀打造美式帝國,也完成美國版的全球化。 \n 一如英國,在如日中天時,後繼者美國崛起;美國也是在20世紀末如日中天時,後繼者中國崛起。中國在走過了近代史的發展低潮後,終於在1979年決定「易軌」,從閉關鎖國走向改革開放,跨出了中國版全球化的第一步;一進入21世紀,2001年加入WTO,是中國與全球化的「接軌」,也是中國版全球化的第二步;又20年, 2020年,中國與亞太14個國家簽訂RCEP,與歐盟27個國家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是中國版全球化的第三步,也相當於中國與全球化開始「合軌」了。 \n 與英國模式與美國模式的全球化不同,中國版的全球化既不走帝國主義、殖民主義,也不走霸權主義,走的是王道主義,王道主義的全球化有三個特色: \n 一、全球化的核心理念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二、手段上基本排斥硬實力、陰實力、虛實力,更多地憑藉貿易、投資、基礎建設與文化交流;三、地緣經濟與地緣政治發展強調由近而遠,循序漸進。例如先與港、澳、台簽訂CEPA或ECFA,接著與東南亞10國建構10加1並在此基礎上發展成10加3及RCEP;與此同時,推進《中歐投資協定》,就亞歐大陸而言,可預見已有8個成員及16國正在排隊遞交申請加入的「上海合作組織」會是下一個突破點,往更遠看,則是在納入了非洲後的「世界島」…。 \n 世道輪替,與時俱進,全球化亦然。(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 制度無高下 民主要珍惜

    制度無高下 民主要珍惜

     蔡英文總統開放美國萊豬進口決策過程引起重大爭議,國內有威權復辟的批評,國外也有民選皇帝的嘲諷,綠營政治人物與媒體則一律扣上中共同路人或「紅媒」大帽子,認為這些人士和媒體貶抑台灣民主而不去抨擊中共政權,更霸道的說法就是,即便查水表、關電視台、禁童書、審查書籍、政府機關東廠化,台灣依然比大陸自由,台灣民選制度優於中共威權體制。 \n 因封面「英皇照」而引起軒然大波的《亞洲週刊》高層,曾是長期關心台灣民主運動的香港僑生,文章受訪者包括陳水扁、呂秀蓮前正副總統及民進黨創黨元老,《中國時報》對於自由民主的堅持,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民進黨於1986年9月28日成立時,《中國時報》也是台灣唯一刊載該黨創黨消息的媒體。民進黨執政後,卻以「本土」之名將自己打造成唯一「政治正確」,所作所為都不容置疑,對批評者一概抹紅。對歷史的遺忘與對異見的汙衊,無法遮掩滿朝新貴與一些媒體投機搖擺的事實,更何況本報紮根本土,關心民瘼,監督政府、反應輿情是天職,優先關心台灣民主政治的持續與完善當然是第一要務。 \n 將台灣民主制度與大陸威權體制相比而沾沾自喜,是不求長進,更是錯誤類比的邏輯謬誤。兩岸不是制度競爭而是制度選擇的差異,從體量和規模的懸殊而言,台灣是在跑百米,講求爆發力;大陸則有若馬拉松,要講究配速和補給,才能行穩致遠。 \n 台灣受到西方思想的影響,認為制度有優劣之分,世上只有西方民主才是好制度。殊不知,人類歷史上任何一種政治制度都是在自己的土壤上,根據地理位置、社會條件、經濟發展以及歷史文化所成長出來的,其過程充滿曲折、妥協甚至扭曲。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完美的制度。 \n 中國是一個超過10億人口的國家,與10多國領土接壤,其中還有擁核國家;眾多人口集中在不到1/2的土地,而廣大的邊疆散居少數民族,其中還有的與他國同文同種,中國人文地理之複雜、國際環境之險峻世上少有。中國共產黨根據中國近代歷史發展總結,認為中國受到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的壓迫,必須採取社會主義革命來救中國。中共選擇了社會主義道路一路走來錯誤難免,顛簸不斷,但結合經驗,記取教訓,國力漸強,社會小康。至於制度好惡,見仁見智。 \n 去年底長期旅居英國,第一位享有國際聲譽的華裔鋼琴大師傅聰,不幸因新冠肺炎過世,他曾獲得1955年蕭邦鋼琴大賽第3名,成為首位在國際性鋼琴比賽中獲獎的中國音樂家。獲獎後他卻出走英國,直到改革開放後才回到大陸演出。他的出走有國仇家恨與個人生涯等複雜因素。現今大陸年輕一代音樂家如郎朗、李雲迪在國際樂壇取得各種成就與榮耀者如過江之鯽,卻再也罕聞滯外不歸者。同樣的執政黨、同樣的體制,但對於這一代的年輕人來說,經歷國外求學遊歷之後,最後選擇回到大陸,就表示他們有更多的選擇機會與衡量標準。 \n 台灣民主之路並非從黨外運動與民進黨創黨開始。日據時期就出現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籌組政黨和短暫的大正民主時期,啟蒙台灣人民的民主意識。國府遷台雖然戒嚴,卻同時開啟地方自治與基層選舉,國會與行政院間實行「不完整的憲政制度」,有學者認為是一種「指導式民主」。蔣經國革新保台開始擴大民主功能,加入世界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為日後李登輝的寧靜革命奠定基礎。台灣已經走上民主不歸路,斷無回頭的必要,更無須五十步笑百步趑趄不前,只有自我完善,力求進步。 \n 衡量政治的標準永遠不是只有一個面向。生活品質、治理能力、社會和諧、領導素質、決策品質、行政效率等等都是政治制度成就的面向。每個社會根據自身的條件與價值做出符合自己利益的制度選擇,其實並無絕對優劣高下之分。制度宜人則近悅遠來,苛政猛於虎的失敗國家則離心離德。既然自詡民主進步、自由開放,就要有民主進步自由開放的樣子與內涵。

  •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國版全球化時代

    齊評天下:石齊平》中國版全球化時代

    趕在2020年結束前,中國分別與亞太及歐盟國家簽訂及達成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及《中歐投資協定》(CAI)的協商,這些大手筆,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亞歐一體化的前景,甚至再往前看,一個有別於英國模式與美國模式的中國版全球化前進。 \n 近代的全球化始於英國,美國繼之,但兩個模式存在著基本的不同。 \n 先看英國。英國的全球化一靠帝國主義、二靠殖民主義,手段則由軟、硬兩種實力,分別是貿易與軍事。大約用了一整個19世紀,把英國所轄土地擴張到最大的時候(1920年代)的3400萬平方公里,全球的1/4,號稱日不落國。進入20世紀後,盛極而衰,國際地位逐漸被美國取代; 1982年遠征南半球與阿根廷的福克蘭之戰應是迴光返照;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為英國殖民畫下了句點,也為英國版的全球化落下了帷幕。 \n 美國GDP在1890年代超過英國後,進入21世紀正式快速崛起。美國為現實所限不能翻版殖民主義,改走霸權主義,手段則更為多樣:一、透過1944年的布雷敦森林市體制,建構了全面推動全球化的3個組織(WTO、IMF及世界銀行)、主導確定全球化遊戲規則,並確定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角色,日後更讓美元與黃金脫鉤,享有全球唯一獨占性的印鈔權,是謂「虛實力」;二、以全球最大軍事力量,部署全球,是謂「硬實力」;三、以CIA等全球最大情報及顛覆組織,部署全球,是謂「陰實力」;另外還有「軟實力」,包括英語、好萊塢、美式價值觀及掌控國際話語權的強勢媒體。憑藉此四大實力,美國以一整個20世紀打造了美式帝國,也完成了美國版的全球化。 \n 一如英國,在如日中天時,後繼者美國崛起;美國也是在20世紀末如日中天時,後繼者中國崛起。中國在走過了近代史的發展低潮後,終於在1979年決定「易軌」,從閉關鎖國走向改革開放,跨出了中國版全球化的第一步;一進入21世紀,2001年加入WTO,是中國與全球化的「接軌」,也是中國版全球化的第二步;又20年, 2020年,中國與亞太14個國家簽訂RCEP,與歐盟27個國家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是中國版全球化的第三步,也相當於中國與全球化開始「合軌」了。 \n 與英國模式與美國模式的全球化不同,中國版的全球化既不走帝國主義、殖民主義,也不走霸權主義,走的是王道主義,王道主義的全球化有三個特色: \n 一、全球化的核心理念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二、手段上基本排斥硬實力、陰實力、虛實力,更多地憑藉貿易、投資、基礎建設與文化交流;三、地緣經濟與地緣政治發展強調由近而遠,循序漸進。例如先與港、澳、台簽訂CEPA或ECFA,接著與東南亞10國建構10加1並在此基礎上發展成10加3及RCEP;與此同時,推進《中歐投資協定》,就亞歐大陸而言,可預見已有8個成員及16國正在排隊遞交申請加入的「上海合作組織」會是下一個突破點,往更遠看,則是在納入了非洲後的「世界島」C \n 世道輪替,與時俱進,全球化亦然。 \n(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 國父如果在世

    國父如果在世

     孫中山如果再世,會怎麼看待世界局勢,中外關係?這是個關乎中國未來發展甚至兩岸關係的大哉問。 \n 和平奮鬥救中國是孫中山的政治遺志,如果中山先生在世,看到大陸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台灣重回中華文化圈,在民主政治道路上居開創探索之先,當會倍感欣慰。 \n 依照中山先生三民主義的理念,相信他會對大陸、台灣和香港有不同的期許。對於大陸,相信中山先生會致力於繼續聯合世界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盡一切力量在民族,民生,民權發展上求取平衡,盡洪荒之力告知西方列強,東方不要再重複被殖民的歷史,中國不稱霸,也不尋求對抗,但要走適合自己的道路。 \n 對於台灣,相信中山先生會給予悲憫和同情但嚴厲的批評。悲憫和同情在島上被殖民,高壓統治的一切不義,同情生活在台灣淳樸的居民。不過,中山先生會批判國民黨不再繼承中華文化道統,對顛倒歷史是非黑白的詮釋無感。 \n 對於香港,中山先生會給予更多關懷,廣東子弟在中國近代歷史上曾經書寫輝煌的一頁,今日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日新月異,深圳香港澳門廣州各有擅場,中山先生一定會鼓勵廣東放眼中原,再創輝煌。

  • 從李光耀到傅高義

    從李光耀到傅高義

     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哈佛大學榮休教授傅高義12月20日去世,享年90歲。今年年初,聽聞傅高義要到香港,為他的新書《中國和日本:1500年交流史》做演講,乃特邀他作客鳳凰衛視的《名評大財經》節目,一口氣錄了兩集,一集談他的新書,一集談中國、日本和美國的未來,相談甚歡。 \n 1980年代他的成名作《日本第一》出版,拜讀了,未料幾年後有機會見面,在台灣知名企業家殷之浩花鉅資籌辦的「浩然營」課堂上受教於他。浩然營第2屆在日本山口縣宇都市舉行,為期約1個月,傅高義教授遠自哈佛飛來,給我們上了一天的課。 \n 《日本第一》1979年出版,寫在日本真正成為世界第一(1990年前後,日本人均GDP曾一度超過美國)之前;之後,目睹中國崛起, 2010年出版《鄧小平時代》;未久,中日關係惡化,決定深入研究中日關係,花了7年完成《中日1500年交流史》。作為一個美國學者,他既關心日本,也關心中國。就在12月1日他還在北京香山論壇視頻研討會上表示,「美國應該承認中國對世界的貢獻,公平地對待中國。」 \n 傅高義教授的去世也因此讓人感傷,國際社會又失去了一位中國通。提到中國通,大家最容易想到的是李光耀與季辛吉,季辛吉促成中美建交,與中國領導人自毛澤東到習近平,全都熟識,晚年撰巨著《論中國》(2015年中文版),如今已97歲,卻仍對持續惡化中的中美關係掛心不已,頻頻提出警告與建言,但一次被美國友人問到中國時,卻說「去問李光耀」,足見李的分量。 \n 李光耀也在晚年出版《李光耀觀天下》,第一章即寫中國,章名「一個強大的中央」,一開頭即說,幾千年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期待有一個強大的中央。一句話就點出了他對中國的深入了解,及突顯了中西政治文化的根本差異。 \n 我可以立即想到的中國通,還有深入研究中國科技,指出直到文藝復興前,中國科學與技術始終世界第一的英國歷史學者李約瑟;說出「世界的希望在東方;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的上世紀偉大的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說出「但在文明程度上,中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文明國家」的英國歷史學家馬丁‧雅各。 \n 至於仍在盛年的則有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目前擔任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長的馬凱碩,他指出激勵中國人的深沉動力,來自要追求中國再也不受欺負的目標,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追求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偉大復興要復興的是中華民族的強盛與中華文化,馬凱碩甚至認為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因此是「中華文明黨」(CCP)。 \n 可以看到,天下學者多如過江之鯽,中國通卻鳳毛麟角,因為要成為中國通起碼得滿足三個條件:一、熟知中國歷史,不但要了解古代史,了解中華民族為何始終第一,還要了解近代史,近代中國由盛而衰的背景及又能振衰起敝的關鍵;二、了解中國共產黨,以及在中共一黨執政下的中國治理模式;三、了解中華民族獨特的民族性。以上學者專家同時具備此三條件者唯李光耀。 \n 思傅高義,緬李光耀,期後之來者。(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 齊評天下:石齊平》從李光耀到傅高義

    齊評天下:石齊平》從李光耀到傅高義

     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哈佛大學榮休教授傅高義12月20日去世,享年90歲。今年年初,聽聞傅高義要到香港,為他的新書《中國和日本:1500年交流史》做演講,乃特邀他作客鳳凰衛視的《名評大財經》節目,一口氣錄了兩集,一集談他的新書,一集談中國、日本和美國的未來,相談甚歡。 \n 1980年代他的成名作《日本第一》出版,拜讀了,未料幾年後有機會見面,在台灣知名企業家殷之浩花鉅資籌辦的「浩然營」課堂上受教於他。浩然營第2屆在日本山口縣宇都市舉行,為期約1個月,傅高義教授遠自哈佛飛來,給我們上了一天的課。 \n 《日本第一》1979年出版,寫在日本真正成為世界第一(1990年前後,日本人均GDP曾一度超過美國)之前;之後,目睹中國崛起, 2010年出版《鄧小平時代》;未久,中日關係惡化,決定深入研究中日關係,花了7年完成《中日1500年交流史》。作為一個美國學者,他既關心日本,也關心中國。就在12月1日他還在北京香山論壇視頻研討會上表示,「美國應該承認中國對世界的貢獻,公平地對待中國。」 \n 傅高義教授的去世也因此讓人感傷,國際社會又失去了一位中國通。提到中國通,大家最容易想到的是李光耀與季辛吉,季辛吉促成中美建交,與中國領導人自毛澤東到習近平,全都熟識,晚年撰巨著《論中國》(2015年中文版),如今已97歲,卻仍對持續惡化中的中美關係掛心不已,頻頻提出警告與建言,但一次被美國友人問到中國時,卻說「去問李光耀」,足見李的分量。 \n 李光耀也在晚年出版《李光耀觀天下》,第一章即寫中國,章名「一個強大的中央」,一開頭即說,幾千年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期待有一個強大的中央。一句話就點出了他對中國的深入了解,及突顯了中西政治文化的根本差異。 \n 我可以立即想到的中國通,還有深入研究中國科技,指出直到文藝復興前,中國科學與技術始終世界第一的英國歷史學者李約瑟;說出「世界的希望在東方;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的上世紀偉大的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說出「但在文明程度上,中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文明國家」的英國歷史學家馬丁‧雅各。 \n 至於仍在盛年的則有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目前擔任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長的馬凱碩,他指出激勵中國人的深沉動力,來自要追求中國再也不受欺負的目標,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追求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偉大復興要復興的是中華民族的強盛與中華文化,馬凱碩甚至認為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因此是「中華文明黨」(CCP)。 \n 可以看到,天下學者多如過江之鯽,中國通卻鳳毛麟角,因為要成為中國通起碼得滿足三個條件:一、熟知中國歷史,不但要了解古代史,了解中華民族為何始終第一,還要了解近代史,近代中國由盛而衰的背景及又能振衰起敝的關鍵;二、了解中國共產黨,以及在中共一黨執政下的中國治理模式;三、了解中華民族獨特的民族性。以上學者專家同時具備此三條件者唯李光耀。 \n 思傅高義,緬李光耀,期後之來者。 \n(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 天平、桿秤 揭兩岸關鍵密碼

    天平、桿秤 揭兩岸關鍵密碼

     早期中國沒有桿秤,只有天平。用天平稱量物品,只能一個一個地累加砝碼。而砝碼與砝碼之間要麼是等重的,要麼是倍數關係。等重的砝碼和倍數關係的砝碼不停地累加,自然而然就會形成倍數關係的重量單位。你看,兩和銖之間,斤和兩之間,鈞和斤之間,鈞和石之間,統統都是倍數關係。 \n 傳說秦始皇滅掉六國,號令九州,六國加九州是十五,再加上原先的秦國,正好是十六,所以秦始皇規定一斤等於十六兩。又有人說,一斤十六兩出自秦始皇的相臣李斯之手──秦始皇讓李斯制定度量衡,李斯不知道把一斤定為多少兩才合適,瞧見秦始皇手詔裡有「天下公平」四個字,數了數這四個字的筆畫,總共十六筆,於是靈機一動,將一斤定為十六兩。 \n 至少在商鞅變法期間,一斤十六兩就是約定俗成的老規矩,根本用不著秦始皇去數九州六國,更用不著李斯靈機一動去數筆畫。 \n 秦、漢後 桿秤大行其道 \n 推根溯源,一兩之所以是二十四銖,一斤之所以是十六兩,一鈞之所以是三十斤,一石之所以是四鈞,其實都是由天平決定的。 \n 早期中國沒有桿秤,只有天平。用天平稱量物品,只能一個一個地累加砝碼。而砝碼與砝碼之間要麼是等重的,要麼是倍數關係。等重的砝碼和倍數關係的砝碼不停地累加,自然而然就會形成倍數關係的重量單位。你看,兩和銖之間,斤和兩之間,鈞和斤之間,鈞和石之間,統統都是倍數關係。 \n 打個比方,如果將一兩定為一架天平可以稱量的基本單位,那麼這架天平的最小砝碼肯定是一兩重。平常稱量物品,需要一套砝碼,這套砝碼只有打造成倍數關係,例如一兩、二兩、四兩、八兩、十六兩、三十二兩、六十四兩……那才是最實用、最節省的。所以呢,人們就將八兩的砝碼定為半斤,將十六兩的砝碼定為一斤,將三十二兩的砝碼定為二斤,將六十四兩的砝碼定為四斤。 \n 當然,實際命名的時候,完全可以將二兩、四兩、八兩或三十二兩定為一斤,古人將十六兩定為一斤,確實有偶然的成分。但有一條是必然的:不管將多少兩定為一斤,最後都一定是二或四的倍數,用天平稱重的古人絕對不可能將三兩、五兩、七兩、十一兩、十五兩定為一斤,因為無論哪一套砝碼,都不會打造成這樣的重量──那將需要打造更多的砝碼,太浪費了。 \n 有意思的地方在於,古代中國的重量單位之間是倍數關係,近代歐美的重量單位之間竟然也是倍數關係。 \n 英國改用公制單位之前,重量單位包括打蘭、盎司、磅、英石(Stone)、夸脫、英擔(Hundredweight)、長噸(Long ton)。其中一磅等於十六盎司,一盎司等於十六打蘭,與傳統中國一斤等於十六兩一模一樣。 \n 至於長噸、英擔、夸脫、英石,則和秦漢時期的石、鈞、斤一樣,都是按照二的倍數進行換算。 \n 中國一石等於四鈞(二的二倍),一鈞等於三十斤(二的十五倍)。英國一長噸則等於二十英擔(二的十倍),一英擔等於四夸特(二的二倍),一夸脫等於二英石(二的一倍),一英石等於十四磅(二的七倍)。 \n 中、英兩國傳統重量的進位關係為什麼都是二的倍數?因為兩國歷史最悠久的稱重工具都是天平,人們為天平打造砝碼,都必須按照倍數關係打造。 \n 中國自從秦、漢以後,桿秤就大行其道,槓桿原理可以讓重量按照平滑的進位增長,於是重量單位之間的換算關係就形成比較簡便的十進位,銖、鈞、石逐漸被淘汰,被毫、厘、分、錢、兩、斤取而代之。唐、宋、元、明、清歷朝,除了遵照傳統習慣,一斤仍然等於十六兩以外,新的重量單位都成了十進位,例如一兩等於十錢,一錢等於十分,一分等於十厘,一厘等於十毫。 \n 兩岸斤兩大不同 \n 一九二八年南京國民政府通過法令,讓傳統斤兩與公斤接軌,規定一市斤等於○.五公斤,但仍讓一市斤等於十六兩。後來國民黨政府遷到台灣,繼續執行一九二八年的法令。所以到今天為止,台灣一斤還是十六兩。 \n 中國這邊則進行了相對徹底的改革。一九五四年九月十一日,中央人民政府公布《度量衡暫行辦法》,為了換算上的方便,將一斤定為十兩。所以在今天,大陸一斤是十兩。 \n 我們可以這樣總結:台灣一斤為十六兩,是延續了天平時代的老傳統;大陸一斤為十兩,則是桿秤時代的新發明。 \n 有必要說明的是,台灣沒有完全遵循一九二八年頒布的《中華民國權度標準方案》。 \n 根據權度方案的規定,一斤應為五百克,一兩應為三一.二五克(十六兩為一斤)。台灣則沿用明、清時期乃至民國初年的傳統,將一斤定為六百克,將一兩定為三七.五克。 \n 現在中國大陸一斤是五百克,一兩是五十克。很明顯,中國大陸的斤比台灣的斤小一些,但是中國大陸的兩卻比台灣的兩大一些。大陸遊客在台灣買水果,如果論斤稱,會覺得台灣商販給得多;如果論兩稱,就該覺得台灣遍地都是奸商了。(系列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