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梵的搜尋結果,共195

  • 《無主之子》沒親密戲 孫綻自虧「忘記跟編劇拜碼頭」

    《無主之子》沒親密戲 孫綻自虧「忘記跟編劇拜碼頭」

    民視金鐘好戲《無主之子》演員李相林、孫綻17日到時尚大師梵緯老師直播節目中宣傳新戲,劇中兩人飾演從越南到台灣打拼的移工CP,相依相惜的模樣,讓梵緯老師直說兩人應該考慮交往,網友也敲碗要兩人直接結婚,令兩人哭笑不得。

  • 華梵大學「品德校園」很溫馨 畢典致贈每名畢業生蝴蝶蘭

    華梵大學「品德校園」很溫馨 畢典致贈每名畢業生蝴蝶蘭

    華梵大學日前宣布將發給入學新生全額獎學金生並建立「品德校園」,今(6日)舉行108學年度畢業典禮,華梵大學董事會特別致贈每名畢業生一盆有「花中君子」美稱的蝴蝶蘭,以及印有創辦人曉雲導師法語的明信片,祝福畢業生離校後依然保有君子般的人品和美德,以出世的祟高精神做入世的務實事業,並不忘將職場心得寫在明信片上寄回「母港」,和師長、學弟妹們分享心得點滴。

  • 梅根婚紗設計師閃離GIVENCHY紀梵希  英皇室禮服成她告別作

    梅根婚紗設計師閃離GIVENCHY紀梵希 英皇室禮服成她告別作

    巴黎老牌時裝GIVENCHY(紀梵希)無預警宣布與品牌首位女設計師克萊爾懷特凱勒(Clare Waight Keller)結束3年來的合作關係。克萊爾懷特凱勒曾為梅根王妃設計婚紗,是GIVENCHY首位女性創意總監。

  • 華梵大學港澳生檢疫出關 校長致贈「辟瘟香囊」

    華梵大學港澳生檢疫出關 校長致贈「辟瘟香囊」

    華梵大學接受居家檢疫的第二批13名港澳生今(24)日結束14天的檢疫生活,開心「出關」,學校除了安排衛教課程,提醒大家未來14天仍須測量體溫與戴口罩,做好自主健康管理,校長李天任特別到場迎接學生,並致贈每人一個「辟瘟香囊」。 \n \n華梵大學表示,配合政府防疫政策,此次共有18名港澳生依規定在學校獨棟宿舍進行14天居家檢疫,其中第一批返台的5名港澳生已於昨日結束檢疫,第二批13名港澳生則於今日上午9時出關。所有學生於居家檢疫期間體溫都正常,身體也無任何不適症狀,健康情形良好,明天開學可正常上課,學習不受影響。 \n \n為了歡迎港澳同學重返校園,華梵大學根據中醫師胡乃文提供的古書配方,將含有六種香味的中藥材(吳茱萸、柴胡、羌活、大黃、蒼朮、細辛)製作成「辟瘟香囊」,由校長李天任親自分贈給每位學生,開學後也將發給全校師生人手一個,讓大家可隨身攜帶,隨時嗅聞,有助辟除病毒近身。 \n \n華梵大學港澳同學會會長蘇同學特別代表所有居家檢疫港澳生,感謝學校從回台時的接機到進入房間的隔離,給予一連串的溫馨協助,尤其師長們每日都會上LINE群組與大家聊天、分享,讓同學們身心上都得到充分的關心,才能順利、安心的完成14天居家檢疫。

  • 中梵建交? 學者:關鍵在主教任命

    中梵建交? 學者:關鍵在主教任命

     對於大陸外交部長王毅與梵蒂岡外長加拉格爾首次會面,大陸資深涉台學者李振廣表示,這意味中梵關係走上新台階,此次對話著眼的是大問題,並未考慮台灣。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陳一新則指出,目前看雙方還沒到建交地步,關鍵還是在於「主教任命權」問題。 \n 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副院長李振廣表示,中梵關係一直在向前推進中,雙方外長此次於慕尼黑會見,意味大陸跟梵蒂岡關係已經走上新台階,雙方之間問題在於主教任命,但這次會面中所講的話已展現中梵正面積極關係,當中沒有考慮台灣問題,而是涉及雙方文明與天主教徒福祉的問題。 \n 陳一新認為,中梵還沒到建交地步,而2018年9月22日中梵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為期兩年,應於今年9月到期,因此雙方會討論繼續延長及維持協議,但討論這個是不是會順便談到建交目前看不出來。 \n 陳一新認為,反而是前年教廷內部刊物發表要跟中國加強關係的說法還比較重大,中梵關係第一次突破是《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至於現在會不會談到建交,關鍵在有關主教任命及人權問題,假如大陸沒有明顯讓步,而教宗就妥協,有損教宗聲譽。 \n 他指出,香港現在的主教已是親中派,教皇已於香港主教任命上做了讓步,另一方面很清楚的,大陸不希望宗教影響中國政治發展,尤其主教任命是零和遊戲,只有讓或不讓,因此還是有難度,但現在的臨時協議延長是不成問題,雙方也都有意願。

  • 中梵外長首會晤 主教任命成焦點

    中梵外長首會晤 主教任命成焦點

     大陸外交部發布,14日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在慕尼黑「應約」會見梵蒂岡外長加拉格爾。加拉格爾稱,教宗方濟各熟悉中國和雙方的交往,2018年雙方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定》十分重要;王毅說,此次中梵外長首次會晤,將為今後雙方的往來開啟更大的空間。對此,我外交部回應,教廷事前已向我說明,並重申此次會晤不涉及政治議題。 \n 加拉格爾表示,在中方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他代表教宗方濟各和國務卿轉達教廷對中方的敬意和支持,相信中方有智慧和勇氣早日戰勝疫情。教宗熟悉中國和雙方的交往,2018年雙方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定》十分重要,有利於促進天主教徒和中國人民的福祉,惠及世界和平。 \n 雙方往來空間將更大 \n 王毅首先對加拉格爾轉達教廷的慰問表示感謝。他說,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需要國際社會攜手應對。當前疫情已得到有效管控。中國是有著5000年文明的大國,歷史上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考驗,這場疫情阻止不了中國實現民族復興的步伐。 \n 王毅說,教宗方濟各多次公開表達對中國的熱愛和祝福。今天是中梵外長首次舉行會晤,這是一段時間以來,中梵交往的繼續,也將為今後雙方的往來開啟更大的空間。雙方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定》是富有開創性的實踐,取得積極成果。中方願與梵方進一步增進理解,累積互信,使雙方積極互動的勢頭不斷向前發展。 \n 大陸外交部稱,雙方在會見中還一致認為,應著眼大局,共同推動不同文明互尊互鑑,共創和平世界。梵蒂岡新聞網指出,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的重要性在會中「成為焦點」,中梵雙方都表達善意,願繼續透過制度化對話,促進中國天主教友的生活及中國人民的福祉。 \n 梵蒂岡對疫情表關心 \n 我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昨回應,教廷基於與我國良好互信,此次梵中外長會晤不涉政治議題,主要是表達梵蒂岡對中國疫情的關心,並就雙方教務議題交換意見。會面的後續發展,外交部對相關發展均有掌握,並持續保持密切關注。 \n 歐江安強調,2018年9月22日梵中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以來,台灣一向期盼該協議及相關作為,能有助改善中國日益嚴重的宗教自由問題,這是台灣的一貫立場,沒有改變,但種種情勢顯示,中國天主教會現在遭受更大逼迫,已引起國際社會普遍關切。

  • 王毅應約會見 陸梵外長首晤

    王毅應約會見 陸梵外長首晤

     大陸外交部發布,大陸外交部長王毅14日在慕尼黑「應約」會見梵蒂岡外長拉加格爾。拉加格爾稱,教宗方濟各熟悉中國和雙方的交往,2018年雙方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定》十分重要;王毅說,此次中梵外長首次會晤,將為今後雙方的往來開啟更大的空間。對此,我外交部回應,教廷事前已向我說明,並重申此次會晤不涉政治議題。 \n 拉加格爾表示,在中方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他代表教宗方濟各和國務卿轉達教廷對中方的敬意和支持。教宗熟悉中國和雙方的交往,2018年雙方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定》十分重要,有利於促進天主教徒和中國人民的福祉,惠及世界和平。梵蒂岡新聞網也指出,中梵願繼續透過制度化對話,促進中國天主教友的生活及中國人民的福祉。 \n 王毅對拉加格爾轉達教廷的慰問表示感謝。他說,這是中梵外長首次舉行會晤,將為今後雙方往來開啟更大空間。雙方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協定》是富有開創性的實踐,中方願與梵方進一步增進理解,積累互信,使雙方積極互動的勢頭不斷向前發展。 \n 對此,我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回應,此次會晤不涉政治議題,外交部對相關發展均有掌握,並持續保持關注。 \n 對此,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陳一新分析,陸梵關係第一次突破是「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至於會不會談到建交,關鍵在有關主教任命及人權問題,假如大陸沒有明顯讓步而教宗就妥協,有損教宗聲譽。 \n 他指出,香港主教已是親中派,教宗已於香港主教任命上讓步。但另方面大陸不希望宗教影響中國政治發展,尤其主教任命是零和遊戲,只有讓或不讓,因此還是有難度,但現在的臨時協議延長是不成問題,雙方也都有意願。 \n 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副院長李振廣表示,雙邊之間問題在於主教任命,但這次會面中所講的話已展現中梵正面積極關係,當中沒有考慮台灣因素,而是涉及雙方文明與天主教徒福祉的問題。

  • 中梵外長德國會晤 外交部:教廷關注疫情 不涉政治議題

    中梵外長德國會晤 外交部:教廷關注疫情 不涉政治議題

    教廷外長葛拉格總主教(Arch. Paul Richard Gallagher)14日與中國外長王毅於德國「慕尼黑安全會議」期間場邊會晤,再度引起邦交生變疑慮。對此,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表示,教廷事前向我說明並此次梵中外長會晤不涉政治議題,旨在表達梵蒂岡對中國大陸疫情的關心。外交部對相關發展均有掌握,並持續保持密切關注。 \n \n歐江安說,近期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擴大,教廷基於人道關懷立場,曾透過宗座賑濟所及義大利華人教會傳教中心致贈疫情嚴重的湖北、浙江、福建三省口罩,協助當地受困神職人員、信徒與民眾。 \n \n歐江安指出,自2018年9月22日梵中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以來,中華民國(臺灣)一向期盼該協議及相關作為,能有助改善中國大陸日益嚴重的宗教自由問題,這是我國的一貫立場,沒有改變。但種種情勢顯示,中國天主教會現在遭受更大逼迫,已引起國際社會普遍關切。 \n \n歐江安強調,我國將持續與梵蒂岡就相關發展密切交換意見,以促使中國逐步落實宗教自由化,維護中國天主教徒純正的信仰生活,並使我國利益包括臺灣天主教會信眾福祉不受影響。 \n \n

  • 建交鋪路?陸梵外長見面 聲明透露新關鍵

    建交鋪路?陸梵外長見面 聲明透露新關鍵

    自陸梵2018年9月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後,外界關注雙方是否可能進一步建交。然而,大陸外長王毅14日利用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時,和教廷外長蓋拉格會晤,會後雙方發表聲明,陸方對於延續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給了綠燈,未正式宣布延續中梵協議,但顯示已達成突破性進展。 \n \n綜合外電報導,教廷外交部長蓋拉格(Paul Gallagher)和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在在慕尼黑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場邊會面,這是過去不太可能發生的情形。 \n \n大陸外交部官網15日上午發布中文新聞稿稱,蓋拉格表示,在陸方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他代表教宗方濟各和國務卿轉達教廷對陸方的敬意和支持,相信陸方有智慧和勇氣早日戰勝疫情。他指出,教宗方濟各「熟悉中國和雙方的交往」,2018年雙方簽署的「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十分重要,有利於促進天主教徒和大陸人民的福祉,惠及世界和平。 \n \n梵蒂岡新聞網指出,陸梵主教任命協議的重要性在會中「成為焦點」,陸梵雙方都表達善意,願繼續透過制度化對話,促進大陸天主教友的生活及大陸人民的福祉。陸外交部新聞稿也指出,王毅強調陸梵簽署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是「富有開創性的實踐」,大陸國願意與梵蒂岡「進一步增進理解」,使雙方積極互動關係不斷向前發展。 \n \n路透社報導,教廷和大陸間關係自2018年協議後已獲改善。保守派天主教徒反對這項協議,指教廷出賣給中共政府。許多人視教廷與中國2018年達成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是雙方重新建立外交關係的前兆,而這次會面是近幾週以來,陸梵關係出現改善跡象。 \n

  • 陸官媒提梵中建交 外交部:兩國對話為保障宗教自由

    陸官媒提梵中建交 外交部:兩國對話為保障宗教自由

    中國大陸官媒「環球日報」推特今天引述教廷宗座社科院長Sánchez Sorondo提及,「梵中交往下一步是建立外交關係、教宗訪中及中國領導人訪梵蒂岡。」外交部認為,教廷與中國對話旨在保障中國廣大天主教徒的信仰自由。 \n \n外交部指出,梵中去年9月22日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目的即為解決中國天主教會複雜的教務問題。教廷方面對我方表示,協議期盼幫助中國教友都能擁有真正的信仰自由過正常的信仰生活、確認教宗為中國天主教會的真實領袖、被羈押的中國地下主教均能獲得釋放;協議同時期待,未來中國的主教均由教宗任命、神職人員不需要違背對天主的信仰,簽署違背良心的文件被迫加入所謂的愛國組織。教廷方面向我方重申,臨時性協議與政治、外交無涉。 \n \n外交部表示,然而中國在簽署臨時性協議後,持續加強打壓其境內的天主教會,並拆毀多處教會。中國壓迫教徒的行為,除引起國際普遍關注,也凸顯中國藐視梵中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一貫不守信用的本質,並罔顧中國天主教神職人員及教友宗教信仰自由的權益。目前國際社會已齊聲呼籲中國當局應尊重宗教自由是基本人權,並停止對宗教信仰的打壓。 \n \n外交部強調,我國政府期盼梵中臨時性協議符合其初衷,能真正照顧中國境內的信眾,並協助宗教自由逐步萌芽、拓展到其他不同的宗教信仰,終促使中國逐步邁向真正的民主與自由,而非將政黨政治利益凌駕於全中國13億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之上。 \n \n \n

  • 未挺港示威?教宗重申:我愛中國 想訪北京

    未挺港示威?教宗重申:我愛中國 想訪北京

    教宗方濟各26日從日本返回羅馬途中在機上受訪時談到香港示威運動,呼籲對話創造和平,「但不只是針對香港」,智利、法國等國也有類似問題,同時表達了訪北京的意願,表示「我愛中國」。對於教宗涉港發言,知情人士分析教宗其實是希望以中國天主教領袖身分訪問中國,他只有在不引起中共政府疑慮的情況下,才能達成這個目標。 \n \n專門報導天主教事務的媒體Zenit報導,教宗26日在從日本返回義大利羅馬途中舉行機上記者會,回應香港反送中示威等議題。對於媒體提問為何從曼谷飛往東京途中曾向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致意以及對香港示威的看法,教宗表示,教宗電文是向所有國家領袖致意,藉此禮貌要求通過對方的領空,此舉不帶有任何譴責或支持的意義,教廷只是出於禮儀這麼做。 \n \n至於對香港示威的看法,教宗表示,示威是普遍的事,不只是香港、智利,連「民主的法國」都經歷了一年黃背心革命;尼加拉瓜、拉丁美洲國家、甚至很多歐洲國家都有類似問題,還有很多衝突狀況,他現在不能一一評估。他尊重和平,也希望所有陷入問題的國家擁有和平,包括西班牙,最好尋求對話,以對話創造和平問題才能真正獲得解決。 \n \n至於關於何時訪問北京,教宗表示他很想訪問北京,他熱愛中國。不過,中國人民大學的義籍梵中專家郗士(Francesco Sisci)20日撰文指出,北京正密切關注教宗出訪,教宗有關香港的發言可能衝擊梵中明年將更新的主教任命協議。 \n \n此外,據《中央社》報導,教廷知情人士分析指出,應放在梵中關係脈絡下解讀。教廷為促進大陸宗教自由與解決教務問題,與大陸對話多年;經過重大妥協後,去年9月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使教宗取得中國天主教領袖地位,也打破中國所稱的「外國勢力不得干涉中國大陸內政」。 \n \n這名知情人士分析也指出,教宗談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因為教宗希望以中國天主教領袖身分訪問中國,他只有在不引起中共政府疑慮的情況下,才能達成這個目標,才能真正促進中國宗教自由,讓廣大中國天主教徒過正常信仰生活。 \n

  • 彩墨藝術A4秀世界巡迴展 華梵大學開幕

    彩墨藝術A4秀世界巡迴展 華梵大學開幕

    由82位藝術家共同參展的「台灣彩墨藝術A4秀」世界巡迴展,今(13)日在華梵大學圖資大樓藝術空間揭幕,展出84件A4大小的彩墨藝術作品,華梵師生與藝術家們一起大玩「彩墨華梵」集體創作遊戲,體驗「游於藝」的快樂,為開幕式掀起高潮。所有藝術家將此次畫作所得捐出半數,作為華梵大學藝術教育基金。 \n彩墨藝術A4秀是以A4紙板的袖珍規格呈現彩墨藝術作品,透過多元媒材和技法,展現不同風貌,是具有台灣特色的藝術創作,今年6月起在台灣和西班牙等地藝文空間巡迴展出,國內藝術大師蕭仁徵、閻振瀛等人皆有作品參展,此次特別與華梵大學美術與文創學系合作,移師華梵校園展出,展期至11月25日止,這也是北台灣唯一的展出地點,歡迎北部地區民眾把握機會前往觀賞。 \n今天開幕式貴賓雲集,郭木生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郭淑珍、黎藝術館董事長黎耀之及劉獻中、黃敏欽、桂香木、劉中光、張逸杰等多位參展藝術家皆共襄盛舉,華梵美術與文創學系師生更當場邀請與會嘉賓一起體驗彩墨的魅力,在240公分高的白色展牆上大秀創意,以五彩繽紛的顏料合力完成令人驚艷的「彩墨華梵」即席畫作,為整場藝術開幕秀留下難忘紀念。 \n華梵大學校長李天任表示,華梵的目標是轉角遇到藝術,A4大小的小品畫作很適合作為學生學習觀摩的素材,相信在美術與文創學系的帶領下,華梵能為藝文界培育更多優秀創作人才。黎耀之董事長也肯定華梵畢業生的表現,當場允諾未來將與學校開展更多合作機會。 \n華梵大學人文與藝術學院院長黃智陽表示,所有參展藝術家已決定,此次彩墨A4秀展出的84件作品若蒙欣賞者收藏,畫作所得將捐出半數作為華梵藝術教育基金。

  • 北京世園會教廷館 永久保存

    北京世園會教廷館 永久保存

     北京國際園藝博覽會10月7日剛閉幕,外傳經中梵協商後決定,教廷國家館將永久保留在北京市郊大興的中國天主教全國修院裡。這也是1952年教廷駐華公使館遷台後,第一個代表教廷官方的象徵被允許長期留在中國大陸首都北京,雙方關係似乎更加緊密。 \n 這次的北京園博會,是梵蒂岡首度接受北京當局邀請,在博覽會中設立自己的展館。這項活動的目標之一將是傳達教宗方濟各在《願祢受讚頌》通諭中表達的思想。 \n 文化對話深化交流 \n 梵蒂岡文化委員會主席拉瓦西樞機代表教廷赴北京,參加北京園博會開幕。他期盼,「人們在園博會上所看到的,將是一次絕妙的文化對話,其任務是創造一種可以比談話更進一步的氛圍,不僅在宗教領域,更在藝術、文化和科學研究領域。」 \n 除了深化中梵文化交流,事實上,2018年9月22日,中國外交部及梵蒂岡方面也同時宣佈,雙方就中國天主教的主教任命問題簽訂了「臨時性協議」,但該協議的詳細內容至今仍未公布。 \n 梵蒂岡發布官方聲明指出,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王超代表中方簽署了協議。教宗方濟各聲明他會對和中國簽署的協議負責,任命主教他有最終決定權。但中梵至今未建交。 \n 推動主教任命進程 \n 中國外交部前發言人陸慷曾在今年4月的例行記者會中表示,中梵關係自2018年9月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以來,雙方繼續保持著接觸商談,雙方也都在積極努力推動改善關係的進程。 \n 由於梵蒂岡是台灣在歐洲僅存的最後一個邦交國,如果中梵建交,等於台灣在歐洲的友邦全線失守,不論在政治意涵或是國際關係上,都會產生相當負面的影響。而北京園博會教廷館可永久保存,似乎顯示中梵關係持續升溫中。

  • 沙盤推演 梵中協議屆週年後的各種可能性

    特派員看世界2018年9月22日,一份不到百字的聲明占據多家國際媒體頭條,因為這是教廷與中國經過數十載談判後,首度正式簽署官方協議。 \n 可以看出雙方都很謹慎,將這份「主教任命協議」定位為臨時性,內容不對外公開,試水溫的意味濃厚。 \n 外傳這份協議的「試用期」是兩年,屆滿一週年的時間點因此殊為關鍵。雙方都要在此時仔細評估得失,考量是否要讓協議永久化,使雙邊對話進一步邁向深水區,或設立停利、停損點,鋪陳一個適當的退場機制。 \n 主張梵中協議不應繼續走下去的一派,認為協議無助中國宗教自由化。近一年來,中國政府箝制宗教的情形變本加厲,除了備受國際詬病的新疆維吾爾人「再教育營」,中國各地多個天主教堂、聖地被拆毀,神職人員遭威迫登記加入官方組織,甚至動輒「被消失」。 \n 天主教媒體曝光大量影音照片,列舉中共政府壓迫宗教的實例,但向來捍衛人權與宗教自由的教廷隱忍不發,不想破壞梵中協議開啟的互信基礎。 \n 支持協議的一派主張,教廷所有妥協都是因為背後有更高戰略目標,盼望中國天主教會產生顛覆性的質變,為達成目的,戰術上不得不有所犧牲。 \n 從教廷高層談話和智庫研究中,不難一窺教廷擘畫「新中國教會」的企圖心。今年3月,教廷國務院長(Secretary of State)帕洛林(Pietro Parolin)為一本梵中關係新書寫序,主題即為「一起為中國教會的未來書寫新篇章」。 \n 這本書由耶穌會期刊「公教文明」(Civilta Cattolica)出版。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出身耶穌會,期刊主編史帕達洛(Antonio Spadaro)是教宗摯友兼文膽,這份期刊在方濟各上任後,被視為教廷間接釋出各種政策說帖的重要平台,對中梵關係著力尤深。 \n 帕洛林在書序中直言,這本書是刻意選在梵中協議後一個「特殊歷史時刻」發表,亦即前教宗本篤十五世公布「夫至大」宗座牧函百年之際,牧函宗旨是強調追求真正的「普世教會」。 \n 「普世教會」的意義當然是相對於「獨立辦教」。天主教奉行聖統制,教宗是耶穌門徒聖伯多祿的直屬傳人,是全世界天主教會的領袖。但中國共產黨1950年代成立自治、自養、自傳的天主教愛國教會,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原則,否認教宗領導權,這是造成梵中關係裂解的主因,也使中國教會長期分裂為地上(官方)、地下(非官方)兩派。 \n 故教廷簽署梵中主教任命協議的戰略目標很清楚,是要打破中國政府的獨立辦教原則,使中國教會融入普世教會。教廷實踐目標的手段很單純,是教宗不斷呼籲的「對話」,專業術語即是外交談判:一門透過精算妥協換取最大利益的藝術。 \n 以此權衡,教宗承認中國政府自行祝聖的7位非法主教,換取教宗對中國主教的「最終同意權」,對教廷來說是相當划算的。因為前者只是特赦少數個案,後者卻是改變制度,讓新中國教會有機會產生數十、上百個宣誓效忠教宗的主教。 \n 梵中協議後首批落實的兩樁中國主教任命案,支持了教廷的立論基礎。8月26、28日獲得祝聖的蒙古集寧教區姚順主教、陝西漢中教區胥紅偉助理主教,都是教廷屬意人選,中國官方頒發的任命批准書,甚至破天荒明載「此人選已經教宗同意」,打破了中共政府長期堅持的「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支配」鐵律。 \n 今年7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22個國家聯合聲明,要求中國勿再迫害新疆維吾爾族與穆斯林時,中國政府立刻抗議這是「把人權問題政治化,粗暴干預中國內政」。 \n 但是今年6月,教廷公開發表一份中國神職人員牧靈指導原則,直言要求中國政府不要對非官方教會施加恐嚇性壓力,「就像已不幸發生的那樣」。中國並沒有任何公開反彈。 \n 由此觀之,中國政府的「宗教中國化」政策看似鐵板一塊,其實還是為了政治外交利益服務,可以頗具彈性。現下中國急於挖角台灣友邦,希望跟教廷發展政治關係,梵中協議延期或永久化的可能性高。 \n 未來一年,可預見梵中將共商處理更多教務問題,包括教區數量的認定劃分,補實近半教區懸缺的主教,以及繼續增進雙邊文化交流。而梵中協議循序開展,也可能如同梵越模式,無可迴避地進一步觸及派駐宗座代表等政治議題。 \n 梵越2010年達成主教任命協議,今年8月下旬,梵越在第8次聯合會議達成共識,教廷將在越南設立常駐宗座代表。 \n 中國外文官媒「環球時報」每提梵中協議,必會暗示雙方正邁向「關係正常化」,可見中國對協議有很高的政治期望。但和教廷一樣,中共要完成戰略目標,過程也得有政治妥協,不論是刻意讓步或潛移默化,現在中共政府對獨立辦教、外國勢力干預宗教的立場出現鬆動,即為例證。 \n 而政治妥協存在風險。梵中作為現代國家有個共同點,他們的權力基礎都不是來自民意,是依靠單一信仰或意識形態支撐,這類國家操作政治妥協時稍有不慎,主事者的絕對權威感就會下降,很容易引爆統治危機。 \n 教宗因梵中協議被貼上「親中」標籤,承受不少嚴厲批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3月訪問羅馬,最後一刻以「顧慮黨內歧見」為由,婉拒與教宗會面,足見中方也有必須應付的茶壺內風暴。 \n 梵中都在這局政治豪賭裡步步為營,教宗去年接受專訪時說「中國人的耐心應得諾貝爾獎」;不過教廷也很擅長滴水穿石,畢竟依據聖經,上帝才是時間的創造者。或許雙方誰撐得久,誰就能在這場拉鋸戰笑到最後。 \n

  • 無色覺醒》賴岳謙:梵蒂岡務實中國外交 台梵關係恐將生變?

    無色覺醒》賴岳謙:梵蒂岡務實中國外交 台梵關係恐將生變?

    歡迎收看《無色覺醒》第405集播出,由主講人賴岳謙為觀眾分析:「梵蒂岡務實中國外交 台梵關係恐將生變?」 \n \n梵蒂岡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國家,雖然該國土地面積很小,但是在國際上卻有著巨大的影響力。具體來說,天主教的信徒分布有多廣,他的影響力就有多大,而中國大陸目前至少有5千萬人信仰天主教,所以梵蒂岡爭取中國教徒的希望一直沒有中斷。 \n \n說起來,中梵自1949年斷交之後,梵蒂岡就失去任命中國教區主教的權利,這等於說是整個天主教世界的一塊空缺,真空時間至今長達70年。在時空環境轉變的情形下,現在中國大陸與梵蒂岡都有意思想改變雙方的外交,於是我們看到中國大陸跟梵蒂岡在2018年的9月達成一個臨時協議。也就是說,以後中國教區裡面的這些主教先由中國大陸來任命,之後再由梵蒂岡來進行第二次任命。 \n \n然後到2019年8月26日,內蒙古自治區集寧教區的主教姚順獲得中國大陸任命。2019年8月27日,梵蒂岡的教宗方濟各又進一步對姚順進行任命。以上是中國大陸跟梵蒂岡啟動臨時協議的第一步,如果之後都循此例的話,未來梵蒂岡跟中國大陸關係改善,很可能就會進一步走向建交。當然,如果中梵建交,也就意味著梵蒂岡跟台灣之間的關係絕對會生變! \n \n另一方面,我們回頭看蔡英文總統最近的表現,她不僅操作香港的「反送中」議題,還藉機批評中國大陸,讓兩岸局勢陷入緊張;而且,當中梵關係升溫的警訊出現後,蔡英文不但當局無所作為,竟然還故意地去淡化掩飾,似乎有意的在引導民眾往別的角度思考。 \n \n我們覺得,蔡英文的行徑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舉措,畢竟為了自己的連任,一昧去操弄香港問題,反而有可能使我們失去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梵蒂岡。以上是非常嚴肅的事情,關乎台灣未來的整體利益,我們的觀眾朋友一定要認真看待,絕不能讓民進黨葬送台灣的前途……更多分析請看影片解說! \n \n \n \n \n \n \n \n

  • 教宗拍板 中梵官媒同步發布第二樁主教人事案

    中梵協議後第二位中國主教任命案今天底定,獲祝聖的陝西漢中教區助理主教胥紅偉是教廷屬意人選,雙方官方媒體罕見高調同步發布此人事消息,稱讚「中梵協議正結出果實」。 \n 中梵為解決爭議已久的中國主教任命問題,去年9月簽署臨時性協議,細節雖未公開,但根據華爾街日報先前引述教廷權威人士說法,對教廷最大突破是「中國政府將承認教宗在中國的天主教領袖地位」,亦即教宗對中國主教任命案有最後拍板權。 \n 中梵協議經過近一年磨合後,終於在26日完成首例主教任命案,獲選的內蒙古集寧教區主教姚順是教廷早已內定人選,今天獲祝聖的胥紅偉也是教廷屬意接班者,3日2件主教任命案都標榜「教宗任命」,展現教廷在中國主教人事權的影響力。 \n 教廷官媒「梵蒂岡新聞網」強調,胥紅偉是在「教宗的任命下」獲得祝聖,這場祝聖是在中梵臨時性協議框架中實現的。 \n 中國官方外文媒體「環球時報」也報導,祝聖儀式中提到「教宗方濟各的任命」,中國人民大學義籍學者郗士(Francesco Sisci)認為,這波任命案證明羅馬與北京政府能夠合作,找出管理中國教會的適合人選。 \n 環球時報並引述教宗摯友、耶穌會期刊總編輯斯帕達洛(Antonio Spadaro)指出,這兩個任命案是很好的開頭,可以作為中梵協議未來任命模式的指標。 \n 天主教媒體「天亞社」報導,姚順和胥紅偉獲得祝聖時,中國官方給的批准書內容與過去不同,都新增了「此人選已經教宗同意」的字樣。 \n 不過天亞社也披露,中國政府仍持續打壓非官方的天主教會,有兩位未獲政府承認的地下神父無法去參加胥紅偉的祝聖典禮,「一位被政府人員警告不能去,一位被帶去旅遊」。 \n

  • 中梵往建交邁進 北京首次接受教廷內定主教

    中梵往建交邁進 北京首次接受教廷內定主教

    中國大陸與梵蒂岡去年9月簽定主教任命協議將近1年後,終於在近日分別有內蒙古集寧教區主教姚順獲祝聖,以及陝西省漢中教區胥紅偉神父獲祝聖為教區助理主教,這是大陸天主教會3日內迎有2位獲得中梵雙方認可的新主教與助理主教。 \n \n據《多維新聞》與天亞社報導,姚順主教祝聖儀式於26日在集寧(烏蘭察布)教區主教座堂舉行,另一位胥紅偉神父的漢中區助理主教祝聖禮則於今日在漢中市聖彌額爾主教座堂舉行。儀式中宣讀的大陸官方批准書,除了提到根據「聖教會選舉主教的傳統」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規定」,並特別指出「人選經教宗同意」,這有別於大陸長期以來強調「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支配」的原則。 \n \n報導說,集寧教區前主教劉世功2017年6月病逝,教廷屬意接任的姚順一直未獲中共批准,使該教區主教人選懸空多時。在中梵簽訂主教協議後,經過多次協商,今年4月北京同意以等額競選方式,讓教廷屬意的兩位人選出線,包括姚順和陝西漢中助理主教胥紅偉。 \n \n天主教媒體天亞社指出,目前大約有20位候任主教在中梵協議簽署前早已獲教廷任命,他們將會陸續被選舉出來,再受祝聖。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漢中教區神父也說,28日在漢中的祝聖現場保安森嚴,進場的參加者都須要實名登記。另一位消息人士則說,有另外兩位不獲北京承認的教區神父則未獲准參與禮儀,「一位被政府人員警告不能去,一位被帶去旅遊」。 \n \n報導稱,54歲的姚順是內蒙古烏蘭察布人,畢業於中國天主教神哲學院,曾留學美國聖若望大學獲教會禮儀碩士學位。回國後在大陸天主教神哲學院教授禮儀課,並兼任大陸天主教會行政職務。44歲的胥紅偉則是陝西城固人,他於2002年在漢中教區晉鐸,隨後前往意大利羅馬傳信大學進修學習,獲得牧靈神學碩士學位。 \n \n梵蒂岡於2018年9月與中共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同意就中國主教人選對話,但教廷名義上仍握有最終任命權。教宗方濟各表示,這是雙方妥協的結果,呼籲中國大陸「公開」及「地下」天主教徒拋開過往分歧,彌合創傷。 \n \n自從中梵簽訂主教任命協議後,「中梵建交」傳言不斷。而據大陸新華社報導,中國大陸天主教徒有600萬人左右,但民間普遍估計應有1,000萬人左右,如此龐大天主教徒人數,中梵如果就爭議性問題達成一定共識,並發展進一步的關係,已不令人意外。去年大陸的兩位主教首次參與世界主教會議,今年3月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歐洲前,也一度傳出可能赴梵蒂岡,雖習未能到訪,但大陸與梵諦岡關係持續進展,雙方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只是時間問題。 \n

  • 亞莉安娜力拚奧黛莉赫本 拎GIVENCHY新包秀氣勢

    亞莉安娜力拚奧黛莉赫本 拎GIVENCHY新包秀氣勢

    亞莉安娜(Ariana Grande)成為法國品牌GIVENCHY(紀梵希)代言人後,一直都是時尚圈超熱話題,也被拿來與紀梵希歷史上最廣為人知的代言人奧黛莉赫本(Audrey Hepburn)相比。 \n \n奧黛莉赫本優雅氣質與靈巧的女性韻味,多年來無人能出其右,她成為紀梵希代言人後從此奠定紀梵希打造繆思女神的能力與印象。這次紀梵希把亞莉安娜捧上代言人位置,看上的是她堪稱當代最傑出的年輕女性之一的身份。 \n \n亞莉安娜的MV在網上觀看次數突破100億,出道至今拿下2項全美音樂獎、2項MTV歐洲音樂大獎、2項MTV音樂錄影帶大獎、1項葛萊美獎及2項告示牌音樂獎,在美國已售出3050萬支數位單曲,前3張專輯還獲得美國唱片業協會的白金認證,2016年美國《時代雜誌》更是將她列為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 \n \n亞莉安娜擔任新包款「EDEN」廣告代言人,並推出結合雙邊名字的全新廣告口號「#ARIVENCHY」。從日前釋出的一組全新形象照中,可以看到亞莉安娜身穿紀梵希綠色西裝,梳著標誌高馬尾,氣勢十足地呈現全新的女性新風采。EDEN包款凸顯這季設計總監 Clare Waight Keller的秋冬女裝主題「寒冬中的伊甸園」,ㄧ種展現現代女性自主獨立力量、又有時尚品味、能傳達出屬於當代的優雅。包款外型方正俐落帶有幾合感,與亞莉安娜有菱有角的個性相互輝映。

  • 中梵升溫 北京四大教堂成熱點

    中梵升溫 北京四大教堂成熱點

     中、梵近年文藝活動交流頻頻,連帶讓北京掀起一股教堂觀光熱潮,北京四大天主教堂(東、西、南、北堂)也成為遊客造訪的熱門景點。東堂號稱大陸新人結婚拍婚紗的必選場所;西堂建築小而美;由義大利籍神父利瑪竇所創建的南堂,散發厚重歷史感;擁有石獅守門的北堂,最具中國味。 \n 中梵關係近年急遽升溫,梵蒂岡博物館5月底更罕見赴北京故宮展出相關館藏,雙邊文化交流扮演關鍵角色可見一般。天主教文化與中國文化相互交流碰撞由來已久,而北京東、西、南、北堂各有千秋之餘,也是雙邊文化交流的最好見證。 \n 西堂規模最小 \n 王府井大教堂俗稱東堂,又名聖若瑟堂,始建於1655年,由義大利籍利類思和葡萄牙籍安文思兩位傳教士所建。東堂是一座三層式的羅馬建築風格,僅次於南堂,為北京城內歷史第二久遠的教堂;著名的傳教士湯若望、郎世寧曾在此居住。教堂前的廣場是2000年北京市府所建。 \n 由於東堂位於北京知名觀光步行街──王府井大街上,占有先天地利之便,因此吸引不少遊客造訪,堪稱北京四大天主教堂中最多觀光客參觀的教堂,是不少文青遊客拍照的好場所。 \n 近年趕搭中梵文化交流熱,東堂更成為大陸新人拍攝婚紗的最佳場所之一。實地走訪當天,由於天氣不錯,記者親眼見證至少3對大陸新人在此拍攝婚紗。 \n 西直門天主堂俗稱西堂,又名聖母聖衣堂,是北京四大天主教堂中歷史最短、規模最小的一個,亦是四大天主教堂中唯一不是由耶穌會士建立的教堂。小而美的西堂由於觀光客不算太多,因此保留教堂遺世獨立的寧靜感。 \n 西堂是一座高聳獨立鐘塔的哥德式建築,由遣使會義大利籍司鐸德理格神父在1723年用俸祿購地興建。1900年義和團運動爆發,6月15日西堂被義和團毀壞,此後直到1912年,在原址第三次重建西直門天主堂。 \n 北堂具中國味 \n 位於宣武門大街的宣武門天主堂,俗稱南堂,是由明朝萬曆年間前來中國傳教的義大利籍神父利瑪竇於1605年創建,屬於典型的巴洛克建築。南堂堪稱大陸現存歷史最久遠的天主堂,2017年底還入選中國20世紀建築遺產名單。 \n 比較可惜的是,南堂目前正在進行年度大整修。不過,記者前往當天,依舊可以一探教堂外觀。門口矗立的利瑪竇雕像或許是時間久遠,南堂無處不散發出濃厚的歷史感,默默見證北京城400年來的興衰變化。 \n 西什庫教堂俗稱北堂,屬於哥德式建築,是北京教區最大的天主教堂。北堂大堂入口有兩隻石獅守門,左右兩側還有兩座中國傳統建築的方碑亭,記載教堂遷建的歷史,堪稱四大天主堂中最具中國味的教堂。 \n 值得一提的是,北堂大堂內部左右兩側的玻璃花窗上,除了繪有利瑪竇、湯若望等傳教士來中國傳教情況,堂內中央深處還有康熙皇帝題寫的「萬有真原」匾額,彌足珍貴。

  • 華梵與韓國建國大學 簽署學術合作協議書

    華梵與韓國建國大學 簽署學術合作協議書

    韓國建國大學(Konkuk University)閔相基校長率領該校中國研究院韓仁熙院長以及梁元錫博士,於108年6月1日拜會華梵大學,兩校簽署學術合作協議書。而在此協議書基礎下,後續進一步商議兩校2+2雙聯學位的合作以及各種學生、教師及研究的交流。 \n \n韓國建國大學創建於1946年,原為朝鮮政治學館,1959年改稱建國大學。是韓國綜合排名前二十的重點大學,總校區位於韓國的首都首爾。其專業領域廣泛,涵蓋經商、法科、建築、藝術設計等不同領域之專業學院,尤以經濟、貿易、房地產、動物、法律、藝術設計、電影等專業著名,而經濟學科更是位列全國第一。目前建國大學學生約有3萬人,並分別在首爾和忠州校區設有醫院,而首爾校區醫院為首爾市內一流的重點醫院。 \n \n韓國建國大學閔相基校長此行除了與華梵大學簽署學術合作協議書外,亦受邀參加華梵大學第26屆畢業典禮,並於典禮中致詞,勉勵即將畢業的華梵學子。閔校長在致詞中除了對創辦人曉雲法師創建華梵大學以及提出覺之教育理念表達最高的敬意外,更恭喜所有畢業生多年努力所獲致的成就。閔校長也不忘提醒大家,畢業不僅只是個人的成就,更要感恩在求學期間所有協助我們成長的師長、同學以及父母。能夠擁有感恩他人的個性,將是未來成為世界級領導人的重要特質。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