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研院研究的搜尋結果,共830

  • 永絕後患 抗煞學者詹家琮促研發二代疫苗

    永絕後患 抗煞學者詹家琮促研發二代疫苗

     全球疫苗需求若渴,但BNT與AZ等知名疫苗,都還是使用原型武漢病毒株。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技師詹家琮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疫情將趨向流感化,當前通用的疫苗施打3劑也不能解決問題,唯有定時改變疫苗的病毒蛋白基因序列,並研發二代疫苗,才能對應進化不斷的病毒。

  • Taiwan Biobank 量身打造國人精準醫療

    Taiwan Biobank 量身打造國人精準醫療

     為什麼身邊總有朋友吃不胖?有人生活習慣良好卻年輕就中風?有人菸酒不拒卻不曾罹癌?在於每人遺傳基因不同,再加上生活型態及環境因子交互作用,出現相異體質表現。中研院在2012年成立「臺灣人體生物資料庫」(Taiwan Biobank),即想透過結合生活習慣、環境因子、臨床醫學與生物標識等資訊,建立專屬我國人體生物資料庫,掌握國人健康情況。

  • 先打AZ再打BNT效果最佳 專家曝疫苗混打副作用

    先打AZ再打BNT效果最佳 專家曝疫苗混打副作用

    英國牛津大學混打疫苗的研究引起各界關注,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指出,台灣人常有BNT疫苗比較好的迷思,但英國研究T細胞活化結果顯示,兩劑都打BNT沒比都打AZ好。而該研究的結論是,先打AZ再打BNT疫苗的效果最佳,她認為混打疫苗副作用會增加,但也只是比較不舒服,沒什麼重大副作用,目前也未傳出混打後猝死的消息。 何美鄉昨在談話節目《有話好說》上分享,許多國人都有「BNT疫苗比較好」的迷思,但根據英國研究顯示,從T細胞活化的數據來看,兩劑都打BNT的數據,並沒有比兩劑都打AZ好,「國人常說這個好、那個好,但其實有經過授權的都好。」 何美鄉指出,英國牛津大學混打疫苗的研究,結論就是「先打AZ再打BNT比兩劑都打AZ疫苗好;但是先打BNT再打AZ,沒有比兩劑都打BNT更好,因此比較不建議。」 何美鄉接著以德國的研究為例,與英國的研究不同,德國只做「AZ混打BNT」與「兩劑都打BNT」的比較,因為當初德國開放先打AZ疫苗後,多國傳出疑有血栓副作用,因此不少民眾第二劑不願意再接種AZ,因此才開始混打BNT。 何美鄉表示,根據研究結果顯示,第一劑打AZ疫苗,第二劑改接種BNT疫苗者,產生的抗體反應比打兩劑BNT疫苗還要好。且針對英國變異株(B.1.1.7)、南非變異株(B.1.351)和印度Delta變異株(B.1.617),混打的效果幾乎都贏過兩劑都打BNT。 由於國外的研究多是混打AZ和BNT,究竟能否作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開放我國混打疫苗的參考依據?何美鄉認為,此研究可作參考依據,但台灣可以自己建立AZ混打莫德納的數據,找幾十個人來做。 何美鄉也說,混打疫苗出現副作用確實會增加,但不是什麼重大的副作用,就是比較不舒服而已,且目前也都沒有傳出混打疫苗後猝死的消息。 至於為何世界各國都不去做莫德納混打的相關研究,前台大感染科醫師林氏璧解釋,因為先前莫德納疫苗都鎖在美國,而美國沒有混打疫苗的問題。不過,歐洲之前發生「血栓之亂」,才開始混打疫苗,但最近也看到加拿大和韓國在混打疫苗了。

  • 中研院三位副院長續任

    總統府3月15日發布人事令,由廖俊智續任中央研究院院長,任期自今年6月21日起至2026年6月20日止,他並敦請院士周美吟、劉扶東、黃進興續任副院長,分別輔佐數理科學組、生命科學組與人文社會科學組的院務發展。 廖俊智表示,感謝副院長們過去五年協助推展院務工作,時值台灣對抗疫情之際,中研院力求在相關研究領域,對防疫有所貢獻,更需借重他們的能力,深化基礎研究以開創實際應用。 中研院指出,該院涵蓋數理科學組、生命科學組、人文及社會科學組等三大領域,依慣例由院長分別從三組院士中,遴選兼顧學術成就與行政經歷的副院長人選,並提請總統任命。 數理組副院長周美吟為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物理系博士,專長領域為凝聚態物理理論。曾獲世界科學院院士、台灣傑出女科學獎、美國物理學會期刊傑出審稿者、美國物理學會會士等殊榮,2014年獲選院士。2011年接任原分所所長後,多次擔任教育部、科技部(前身為國科會)、各大學、基金會的各項審查委員,在學術界擁有卓越的領導能力。 生命組副院長劉扶東為美國芝加哥大學化學博士及邁阿密大學醫學博士學位,曾獲美國國家發明家學院院士、斐陶斐榮譽學會傑出成就獎、伊朗花剌子模國際科學獎、台灣皮膚科醫學會呂耀卿紀念獎、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Joan Oettinger紀念獎等榮譽。2012年獲選為院士。 人文組副院長黃進興為美國哈佛大學歷史學博士,專長為宗教文化史與史學理論,是台灣研究孔廟的第一把交椅,透過孔廟來了解傳統社會中政治與文化互動,多次獲得國科會傑出研究獎,2008年獲選為院士。1983年進入歷史語言研究所以來,一路從副研究員、研究員、特聘研究員,至接任所長,學術成果與行政經歷俱優。

  • 辭國產疫苗委員!陳培哲點名嗆蔡英文 江守山:政府失策重大警訊

    辭國產疫苗委員!陳培哲點名嗆蔡英文 江守山:政府失策重大警訊

    中研院院士陳培哲請辭國產疫苗委員,而主因就是總統蔡英文,他也斷言,蔡英文日前宣示國產疫苗將自7月供應1000萬劑是絕對不可能做出來的。醫師江守山接受⟪中時新聞網⟫專訪時指出,審查委員臨時去職是重大警訊,已顯現出疫苗政策的錯誤。 陳培哲不僅是中研院院士還有台大醫院醫學研究部主任等身份,也曾獲得多項大獎。他直言,會請辭國產疫苗委員是因為審查委員會難以秉持獨立性與專業性,而最大困難就是來自蔡英文總統,並指稱蔡總統已經講了七月底要打國產疫苗,「在這種情形下,食藥署擋得住總統府那個壓力嗎?」 關於國產疫苗的研發,陳培哲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多數國家研發疫苗,策略都是分散風險,採取2到3個技術平台,但台灣卻都賭在蛋白質,他批評「民進黨政府就是不相信科學!」,認為在發展國產疫苗的政策、執行力和科學評估方面都有問題。 對此江守山說道,陳培哲的去職讓人感到遺憾,所有學術團體都知道這是一個很大的警訊,不但會大幅降低對國產疫苗的信任,對於往後的審查結果也會有所質疑。江表示,現在自行研發、加工和外購都出了問題,完全是決策的錯誤造成。他也向中央喊話,上位者要謹言慎行,所有一舉一動都會對下面的人造成很大的壓力和影響,希望能藉此事件學到教訓。 (剪輯/張以宗)

  • 中研院院士選舉首見二度延期 擬明年7月舉行

    中研院院士選舉首見二度延期 擬明年7月舉行

    中研院今(3)日表示,原訂於2020年舉行的第34次院士會議暨第33屆院士選舉,因疫情順延至今年7月,但近期本土疫情嚴峻,院士會議召集人及院士選舉籌備委員會決議再次延期,原則上將於明年7月召開,並依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規定另行規畫。 中研院表示,院士會議每2年舉行並選舉院士,最近一次為2018年的第33次院士會議暨第32屆院士選舉。原訂2020年舉行的第34次院士會議暨第33屆院士,因疫情緣故二度延期,為院士選舉史首例。 中研院表示,中研院院士為終身名譽職,職權包括選舉院士及名譽院士、選舉評議員、籌議國家學術研究方針、受政府及有關單位之委託,辦理學術設計、調查、審查及研究事項。現有院士274人,其中數理科學組68人、工程科學組55人、生命科學組93人、人文及社會科學組58人。

  • 催生新疫苗 世衛擬提免疫橋接取代三期臨床

    催生新疫苗 世衛擬提免疫橋接取代三期臨床

     陽明交大公衛所兼任教授、前衛生署副署長張鴻仁昨天在臉書上發文表示,世界衛生組織(WHO)已提出免疫橋接研究(Immuno bridging study)取代傳統三期臨床試驗的可能,可望成為國產疫苗是否夠通過緊急使用授權的依據。不過專家指出,這須等WHO審視數據訂出標準。  張鴻仁表示,5月26日WHO召開專家會議討論疫苗保護力關聯,WHO代表一開場就說,全世界目前還有200多支疫苗在研發中,如何加速疫苗研發是非常重要的課題,因此會議目的在探討如何以免疫橋接研究取代傳統三期臨床,我國高端疫苗亦獲邀參加。  張鴻仁指出,WHO會想用免疫橋接研究取代三期,主要因為當全球開始全面接種「第一代疫苗」後,愈來愈難進行傳統的以安慰劑為對照的雙盲試驗,全球疫苗仍供不應求,不能只依賴這幾支疫苗,若能踩在一代的肩膀上,快速判定有效的二代疫苗而不為,導致有效的疫苗擺著不用,這明顯不道德。  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表示,免疫橋接研究方法並非研究疫苗的新招,例如每年的流感疫苗開發,都是由WHO公布一定的抗體標準,並提供相關的檢測試劑讓各家廠商及各國監管機關測試抗體是否達標準,只不過用在新冠病毒上是頭一遭。  不過,何美鄉說,目前新冠疫苗的標準試劑尚未出爐,須等WHO審視BNT、Moderna、AZ等已獲緊急使用授權的疫苗的數據後訂出標準才能供國產疫苗參考。  食藥署藥品組副組長吳明美表示,兩家國產疫苗是否能夠通過緊急使用授權,仍然要召開專家會議審視數據後才能決定,現在什麼數據都還沒出爐,不便說明太多,但可以確定的是,無論WHO是否通過免疫橋接研究可取代傳統第三期,兩家國產疫苗都確定會在海外進行臨床試驗,到疫情嚴重地區看疫苗實際保護力。

  • 莫因「政治正確」造成形勢誤判

    莫因「政治正確」造成形勢誤判

     美國白宮國安會主管印太事務官員坎貝爾日前指出,美中「接觸」的時代已經結束,今後主導美國對中戰略的模式將是「競爭」。而北京大學教授王緝思早在今年1月就指出,中美對抗遠遠超過大國權力競爭和意識形態分歧。  王緝思是中國大陸首屈一指的美國問題專家,我過去曾因兩岸智庫交流與他多次接觸。王教授和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密西根大學教授李侃如,先前共同提出的中美「戰略互疑」(Strategic Distrust)一說,至今仍具有重要參考價值。根據《南華早報》報導,王緝思今年5月在一次演講中提到,若與美國的「中國研究」比較,中國的「美國研究」實在太弱了,雙方存在嚴重的「知識差距」(knowledge gap)。  中美關係將是一場長期性的戰略競爭,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大陸學界對「美國研究」進行反思,誠然有其必要。有大陸學者坦言,中國大陸學界不像美國那樣,擁有完全學術自由的討論空間;尤其「海歸派」學者,受當局限制更多,連在當地會見外國人都須經過批准。學者擔心,這些現象都會造成「美國研究」人才枯竭,不利於北京制定政策。  台灣的情況比中國大陸更為嚴重。中美戰略競爭,台灣的處境就似「兩大之間難為小」,理當對眼前這兩名「大漢」,仔細端詳、精心研究。以「美國研究」為例,台美關係如此密切,美國對台灣的影響力可謂無所不在;但難以想像的是,目前國內大學的美國研究所無人問津、招生名額不足,被迫關門大吉者時有所聞。  再以中國大陸研究為例,台灣視中共為安全威脅,但對這個威脅的源頭卻是不求甚解。冷戰時期,台灣一度是世界中共研究的重鎮。我因工作關係,曾接待過當時名不經傳,後來在美國對華政策扮演重要角色的美國學者奧森伯格和白邦瑞等人。他們來台取經的目的,除收集資料外,就是要拜見恩師,當時著名的「匪情專家」郭華倫教授。記得郭老師語帶客家口音,講述那段「兩萬五千里」的親身經歷時,訪賓聽得目瞪口呆,不斷振筆急書。今年是中共建黨一百周年,歷史能夠提供今人許多經驗和教訓。但台灣今天專研「中共黨史」者,除中研院院士陳永發教授外,已後繼乏人了!  學術研究能幫助決策者做出形勢判斷。毛澤東就強調形勢判斷的重要性,所謂戰略和戰術,都是根據形勢判斷所得出來的,而「誤判形勢」常常是因為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有「冷戰之父」之稱的喬治.肯楠,當年提到西方面對前蘇聯的威脅時,有人把蘇聯視為八呎高的巨人,西方只能在她的腳下顫慄;有人則空想「暴政必亡」,只要在家「坐享其成」就好。前者是過度悲觀的「投降主義派」,後者則是盲目樂觀的「自大主義派」,兩者皆不可取。  前總統李登輝是學者出身,他在制定大陸政策時,常常喜歡聽取身旁智囊的意見。記得當年面對中共內部「六四事件」和1996年台海危機時,李曾指示智囊進行兵棋推演,研判結果和後來的發展不謀而合。李總統欣喜之餘,曾下令犒賞參與的學者群。  如何客觀看待中共、美國和中美關係,是台灣當前面對的重要課題。我認為,除了應避免肯楠所說的兩種極端錯誤外,更應防止為了「政治正確」,而扭曲了我們實事求是的認知圖像。今天台灣抗疫失策、沒有做好超前部署的工作,問題就出在誤判形勢。政府的決策過程,確有許多值得檢討的地方。  錯誤的政策比貪汙還可怕,而錯誤的政策,常常是因錯誤的判斷而形成的。疫情當前,主政者能不引以為戒乎?(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 時論廣場》莫因「政治正確」造成形勢誤判(趙春山)

    時論廣場》莫因「政治正確」造成形勢誤判(趙春山)

    美國白宮國安會主管印太事務官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日前指出,美中「接觸」的時代已經結束,今後主導美國對中戰略的模式將是「競爭」。而北京大學教授王緝思早在今年1月就指出,中美對抗遠遠超過大國權力競爭和意識形態分歧。  王緝思是中國大陸首屈一指的美國問題專家,我過去曾因兩岸智庫交流與他多次接觸。王教授和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密西根大學教授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先前共同提出的中美「戰略互疑」(Strategic Distrust)一說,至今仍具有重要參考價值。根據《南華早報》報導,王緝思今年5月在一次演講中提到,若與美國的「中國研究」比較,中國的「美國研究」實在太弱了,雙方存在嚴重的「知識差距」(knowledge gap)。  中美關係將是一場長期性的戰略競爭,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大陸學界對「美國研究」進行反思,誠然有其必要。有大陸學者坦言,中國大陸學界不像美國那樣,擁有完全學術自由的討論空間;尤其「海歸派」學者,受當局限制更多,連在當地會見外國人都須經過批准。學者擔心,這些現象都會造成「美國研究」人才枯竭,不利於北京制定政策。  台灣的情況比中國大陸更為嚴重。中美戰略競爭,台灣的處境就似「兩大之間難為小」,理當對眼前這兩名「大漢」,仔細端詳、精心研究。以「美國研究」為例,台美關係如此密切,美國對台灣的影響力可謂無所不在;但難以想像的是,目前國內大學的美國研究所無人問津、招生名額不足,被迫關門大吉者時有所聞。  再以中國大陸研究為例,台灣視中共為安全威脅,但對這個威脅的源頭卻是不求甚解。冷戰時期,台灣一度是世界中共研究的重鎮。我因工作關係,曾接待過當時名不經傳,後來在美國對華政策扮演重要角色的美國學者奧森伯格(Michel Charles Oksenberg)和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等人。他們來台取經的目的,除收集資料外,就是要拜見恩師,當時著名的「匪情專家」郭華倫教授。記得郭老師語帶客家口音,講述那段「兩萬五千里」的親身經歷時,訪賓聽得目瞪口呆,不斷振筆急書。今年是中共建黨一百周年,歷史能夠提供今人許多經驗和教訓。但台灣今天專研「中共黨史」者,除中研院院士陳永發教授外,已後繼乏人了!  學術研究能幫助決策者做出形勢判斷。毛澤東就強調形勢判斷的重要性,所謂戰略和戰術,都是根據形勢判斷所得出來的,而「誤判形勢」常常是因為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有「冷戰之父」之稱的喬治.肯楠(George F. Kennan),當年提到西方面對前蘇聯的威脅時,有人把蘇聯視為八呎高的巨人,西方只能在她的腳下顫慄;有人則空想「暴政必亡」,只要在家「坐享其成」就好。前者是過度悲觀的「投降主義派」,後者則是盲目樂觀的「自大主義派」,兩者皆不可取。  前總統李登輝是學者出身,他在制定大陸政策時,常常喜歡聽取身旁智囊的意見。記得當年面對中共內部「六四事件」和1996年台海危機時,李曾指示智囊進行兵棋推演,研判結果和後來的發展不謀而合。李總統欣喜之餘,曾下令犒賞參與的學者群。  如何客觀看待中共、美國和中美關係,是台灣當前面對的重要課題。我認為,除了應避免肯楠所說的兩種極端錯誤外,更應防止為了「政治正確」,而扭曲了我們實事求是的認知圖像。今天台灣抗疫失策、沒有做好超前部署的工作,問題就出在誤判形勢。政府的決策過程,確有許多值得檢討的地方。  錯誤的政策比貪汙還可怕,而錯誤的政策,常常是因錯誤的判斷而形成的。疫情當前,主政者能不引以為戒乎?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 中研院:外包清潔工居家隔離 並無院內員工確診

    中研院:外包清潔工居家隔離 並無院內員工確診

    中研院今天表示,由於院內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外包清潔廠商員工的同住家人確診,該名清潔工也已居家隔離;清潔工的活動範圍並已擴大消毒,目前院內未有員工確診。 中央研究院國家生技研究園區中進駐單位包含生醫轉譯研究中心、生物技術開發中心、國家實驗動物中心、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 中研院今天表示,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外包清潔廠商一名員工的同住家人確診,該名清潔工已居家隔離中;另外,進駐園區的生醫轉譯研究中心亦從寬認定該名清潔人員工作範圍及接觸人員,並鼓勵相關人員居家辦公。 中研院並強調,目前沒有院內員工確診,針對該名清潔工活動範圍及周遭區域都已擴大消毒。 中研院指出,之前為減少通勤及降低接觸風險,院內各單位均已從寬允許居家辦公,及早因應。

  • 自己開博物館策展!中研院推出民眾參與平台

    自己開博物館策展!中研院推出民眾參與平台

    今(18)天為國際博物館日,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首度發布「開放博物館.參與」平台,打開專屬博物館的策展界限,提供民眾自由進行典藏、策展,構築自己的數位博物館。 繼去年「博物館開放中」活動大獲好評,中研院數位文化中心與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今年再度攜手,號召國內典藏機構共襄盛舉,推出「挖寶挑戰」活動。包括中研院各館所在內的22家博物館、美術館及研究機構等,運用「開放博物館」平台,打造18個線上展覽,並新增逾1萬7400件珍貴藏品,開放民眾隨點隨看。 中研院院長廖俊智表示,疫情當前,策展與觀展的方式已與過往大相逕庭,「開放博物館」運用數位技術匯集與轉譯研究材料,跨學科、跨媒體,遊走虛實之間。希望能從與中研院各館所合作的經驗出發,擴及與外部跨界合作,藉此強化、互補策展模式與觀展經驗,使其不受地理時空限制。 此次推出的線上展覽面向多元,橫跨生態、藝術、歷史,甚至熱門社會議題。從甲骨文、歷史文物中的動物景觀,到透過電子顯微鏡與3D建模技術微觀蔬果種子;從早期電影攝影機的風華與滄桑,到畫家張大千、作曲家蕭泰然、導演李行等的藝術之旅,再到地方著名交趾陶陶瓷工藝、在地博物館文化,以及白色恐怖時期「不義」空間歷史所延伸之二創,精彩可期。 中研院表示,目前最為人關心的疫情亦入展,從臺灣的新日常到異國的疫文化,從衛生紙之亂到口罩新時尚,從末日感和陰謀論到信仰的力量,藉此探索我們所處的「疫世界」。 策展不再是博物館的專利。「開放博物館」的長遠目標之一是讓社會大眾在數位世界實現博物館夢。因此,此次更特別推出「開放博物館.參與」平台,開放國內外民眾上傳藏品,並可結合「開放博物館」的所有開放典藏,運用敘事模組、時間軸與故事地圖等,進行數位策展。 中研院表示, 未來數位文化中心亦將利用參與平台,加強館際與校際合作,搭配教育課程、地方館所的推廣活動等,帶領民眾透過典藏、策展,線上參與博物館內容知識之生成。

  • 調查局特藏室 百萬頁史料 透視中共

    調查局特藏室 百萬頁史料 透視中共

     大陸近年迅速崛起,加上陸美之間角力日趨激烈,世界各國研究中共已成「顯學」。法務部調查局「中共史料特藏室」因保存中共自創黨以來,到國共鬥爭、抗日、建國迄今,多達1萬7156冊珍貴史料,成為國際上知名的中共研究資料室。  創黨到建國完整記錄  調查局前身為國民黨「中央調查統計局」,蒐報有關中共從創黨、國共鬥爭、抗日、特務諜報活動等資料。1948年10月爆發國共徐蚌會戰,中統局人員將歷年蒐集的中共原始資料,彙裝成56大箱,在戰火下隨著國民政府由南京一路押運廣州,再轉運來台典藏迄今。  國民政府來台後,調查局接手史料,早年設置「薈廬資料室」保管,近年由調查局兩岸情勢研析處成立特藏室,透過數化位掃瞄建檔保存。目前特藏室收集超過80年、1萬7156冊、共100萬多頁珍貴史料,與前總統蔣介石「大溪」資料室、前副總統陳誠「石叟」資料室齊名,並稱台灣3大知名中共研究資料室。  特藏室保存的特殊史料,包括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父親習仲勳,抗日期間擔任政委時,以中華民國國銜發布佈告;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與蘇維埃主義馬格爾、恩格思、列寧、史達林4巨頭並列的入黨誓詞版畫;1940年毛澤東在抗日戰爭期間,對18軍團機密指示以「7、2、1」策略及三階段論,虛應對日抗戰、7分壯大實力。  國共諜報戰血淚斑斑  由於當年中統局除了蒐報共黨活動情報,抗日期間還肩負與中共情報組織進行諜報戰、刺殺漢奸等任務,諜報戰史實血淚斑斑,因此史料還包括中共早期頭號特務顧訓章被國民黨特工策反後慘遭中共滅門、中統局美女特工鄭蘋如色誘刺殺汪精衛情報頭子丁默村失敗被捕槍決等。  另中統局當年派遣特工潛入中共控制下的邊區政府,冒死蒐報大批情資,如中共自1931年起,為吸收民間財源、擴充武力,於陝、甘、寧、綏各省大面積種植製造鴉片,之後人民公社時期集體製毒、販毒外銷世界等相關資料,也都保存在特藏室。  20多國專家慕名參閱  位於新店北宜路旁、調查局「青溪園區」的特藏室成立迄今,已有美、日、韓、法、德、加、捷、澳20多國的專家學者參閱史料,包括前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卜睿哲,27歲時以研究生身分到調查局研究。前美國總統歐巴馬中共研究首席顧問李侃如,早年也曾申請研究查閱,中研院士陳永發更在調查局專研多年,完成「中國共產革命70年」鉅著。  目前特藏室資料中,僅約1%是禁止閱覽,主要是當年中統局策反共黨人士的自首、自新資料,調查局兩岸處官員說,雖然資料已有數十年歷史,但為避免這些人後代造成困擾,決定不開放。

  • 跳脫西方中心觀 重新審視中國發展

    跳脫西方中心觀 重新審視中國發展

     朱雲漢是美國明尼蘇達政治學博士,現為中研院院士、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研究專長為東亞政治經濟、國際政治經濟、兩岸關係、民主化等。曾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客座副教授、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客座教授等。  大陸觀察者網刊出朱雲漢在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重新思考比較政治學」學術研討會上的發言內容。他表示,比較政治的研究領域應超越西方中心世界觀,認為西方國家學者對西方發展都有在美化、漂白嫌疑,分析架構也經常出現「削足適履」的問題,並直言,只要將國家、人口規模列入考量,那中國與印度的發展經驗,就會顛覆許多西方比較政治的理論。  針對中國學者從事比較政治學研究如何超越西方主流窠臼,朱雲漢指出,過去歐美比較政治學以「政體類型」為核心概念所發展的研究議程是非常狹隘的,甚至是偏頗的;諸如「有限政府」、「權力分立」概念等都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不應盲目跟隨。  朱雲漢認為,過去三十多年,新自由主義思潮盛行,把國家角色不斷壓縮與醜化,讓西方代議民主體制愈來愈像空殼子;許多主流美國政治學者研究自己的政治體制就是隔靴搔癢,避重就輕,幾乎完全忽視所謂「深層國家」(deep state)現象,沒有人去探究華爾街金融集團如何讓美聯儲與財政部成為他們的政治俘虜等現象。  他還認為,政治學者不能輕易地把主權國家視為一個高度自主性的社會單元,然後集中精力在國家範圍內找尋解釋源頭與因果關係,這是西方主流比較政治學的巨大盲點。諸如G7政府、美聯儲、歐洲央行、跨國金融集團及超級媒體集團等,才是真正掌握制定社會基本遊戲規則的關鍵權力行動者,影響力可以貫穿各國國內政治。  朱雲漢舉例,非洲有許多國家雖表面上已脫離殖民統治幾十年了,但是還深受前殖民宗主國的主宰。美國對於拉丁美洲國家經常進行赤裸裸的政治干預。從孟晚舟的事件中可以清楚看到加拿大的扈從屬性。所以比較政治學必須結合帝國主義、後殖民主義、霸權體系、全球政治經濟分析的視野。  他也直言,許多西方比較政治學的理論與實證是有明顯破綻的,禁不起嚴格的檢視,這些發現都是套套邏輯的自我迴圈。在沒有國家規模的加權下,中國的作用跟任何一個歐洲小國家是等量齊觀的;如果按人口加權,中國與印度的經驗就會主導統計分析的結果,而許多過去的結論都會被推翻。  朱雲漢還強調,西方國家很多學者對他自己的歷史與發展經驗都是選擇性的詮釋,甚至存在美化和漂白的嫌疑。而今天西方民主體制危機本身不斷在惡化、深化,面對新冠肺炎危機時荒腔走板的表現,更揭露西方國家公共治理能力的真實面貌,這提供我們重新比較政治體制優劣的良機。

  • 中研院蔡宜芳 獲頒美國科院外籍院士

    中研院蔡宜芳 獲頒美國科院外籍院士

     美國國家科學院26日公布最新入選院士名單,共選出120名新任院士、30名外籍院士(international members),中研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蔡宜芳獲頒2021年外籍院士,表彰她在植物科學研究重要貢獻。  中研院表示,蔡宜芳不僅發現植物的第一個硝酸鹽轉運蛋白,更改寫教科書中的硝酸鹽輸送理論,還發現植物感應養分多寡的全新機制,更將基礎研究推向應用端,改進農作物氮利用效率,減緩氮肥對環境危害,提供農業永續發展新策略。  蔡宜芳畢業於台大植物學系、植物科學所,接著前往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攻讀生物科學博士,曾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從事博士後研究工作,1994年加入中研院,深耕植物科學研究近30年。  蔡宜芳專長為植物分子生物學,研究領域包括硝酸鹽運送與感應傳遞如何影響植物生理、植物發育、氮利用效率等,研究創新且屢有重大突破,倍受國際肯定,學術成果已多次發表於國際頂尖期刊《細胞》(Cell)、《自然》(Nature)、《科學》(Science)等。  今年獲選的30名外籍院士中,僅2名亞洲科學家獲選。蔡宜芳說,很高興一路以來在台灣默默耕耘的研究,可以受到國際如此殊榮的肯定。做研究時,她最在乎能為該領域做出貢獻和突破,並鼓勵大家認真追求自己所熱愛的事物。  美國國家科學院是1863年依國會憲章與林肯總統簽署生效而設立,為非營利學術機構,擁有崇高全球學術影響力。

  •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力拚讓世界看見台灣生技生醫生態系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力拚讓世界看見台灣生技生醫生態系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招商暨人才與技術媒合會(DEMO Day)」28日開幕,分享、見證生醫產業豐碩的研究成果及創新能量。中央研究院廖俊智院長表示,這次DEMO Day,除有提供上百個人才職缺的博覽會外,新創技術、資金及人才都會聚集在此,期望激盪出生醫生技解決方案。 國家生技研究園區由中研院生醫轉譯研究中心、財團法人生物技術開發中心、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國研院國家實驗動物中心及多家廠商進駐。截至目前為止,由中研院與生技中心所扶植孵育的生醫新創市值,已達數千億元之規模,佔全國生技產業總市值近三分之一。 為期二日的DEMO Day由中研院生醫轉譯研究中心主辦,聚焦趨勢論壇、技術發表會、投資媒合會、國際媒合會、人才博覽會及生醫新創成果展六大主題活動,分享19間潛力新創公司的成果曝光;4間跨國藥廠及2大國際級加速器共同舉辦國際媒合80餘場;超過60個單位的生醫新創成果展等百餘件全球生醫專利技術等,讓與會者能一次掌握資金、技術、人才。 轉譯中心主任吳漢忠指出,國家生技研究園區七大核心設施也將在本次DEMO Day亦將首度開箱,如:全臺最新型核磁共振自動上樣機器、高解析細胞分選儀器與先進蛋白體質譜儀等核心設施、具完整配備的活體動物核磁共振成像系統、臺灣最完整的人體生物資料庫等。此外,園區內的「生醫新創加速基地行動辦公室」也正式啟用,提供國際廠商與生技商務服務業者行動辦公空間,支援優秀新創計畫與團隊。

  • 中研院特聘研究員蔡宜芳 獲頒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

    中研院特聘研究員蔡宜芳 獲頒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

    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NAS)26日公布最新入選院士名單,共選出120位新任院士、30位外籍院士(international members),而中研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蔡宜芳獲頒2021年外籍院士,表彰她在植物科學研究重要貢獻。 蔡宜芳為享譽國際的植物學家,專長為植物分子生物學,研究領域包括硝酸鹽運送與感應傳遞如何影響植物生理、植物發育、氮利用效率等。 中研院表示,蔡宜芳的研究創新且屢有重大突破,倍受國際肯定。學術成果已多次發表於國際頂尖期刊《細胞》(Cell)、《自然》(Nature)、《科學》(Science)《植物細胞》(Plant Cell)等。並曾獲國外傑出植物科學家獎(2019)、台灣傑出女科學家(2018)、花喇子模國際科學獎(2016)、侯金堆傑出榮譽獎(2014)、教育部學術獎(2013)、國科會傑出獎(2003、2010)、中研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2000)等學術殊榮。 中研院提到,蔡宜芳不僅發現植物的第一個硝酸鹽轉運蛋白,更改寫教科書中的硝酸鹽輸送理論,還發現植物感應養分多寡的全新機制。除此之外,更將基礎研究推向應用端,改進農作物的氮利用效率,減緩氮肥對環境的危害,提供農業永續發展的新策略。 而在今年獲選的30位外籍院士中,僅2位亞洲科學家獲選。蔡宜芳在今(27)日上午8點收信時,看到自己位列其中,直說非常意外,在於事前不知道被提名,覺得不可置信。 談到獲獎心情,蔡宜芳也說,很高興一路以來在台灣默默耕耘的研究,可以受到國際如此殊榮的肯定。做研究時,她最在乎能為該領域做出貢獻和突破,並鼓勵大家認真追求自己所熱愛的事物。 蔡宜芳畢業於台灣大學植物學系(1983)、臺灣大學植物科學所(1985)、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生物科學博士(1990)、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博士後研究(1990-1993)。爾後於1994年加入本院,深耕植物科學研究近30年。 美國國家科學院是1863年依美國國會憲章與林肯總統簽署生效而設立,為一非營利的學術機構,長久以來在健康、教育、福利、科學等範疇提供美國政府獨立與客觀的建言,擁有崇高的社會聲望與全球學術影響力。目前共有2461名院士、511名外籍院士。

  • 是否注射AZ疫苗?中研院長廖俊智:我會打

    是否注射AZ疫苗?中研院長廖俊智:我會打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但我國疫苗施打率偏低,立法院今(22)日舉行教文會,立委吳思瑤在質詢時提問中研院院長廖俊智,是否有意願施打AZ疫苗,廖俊智直接回應:「我會打,我非常期待。」 廖俊智回應吳思瑤詢問時表示,目前尚無法確認自己是第幾類施打群體,但衛福部已前來詢問,是否有意願接受公費施打,廖俊智正面回應願意施打,吳思瑤則表達肯定,直說學術機構殿堂領導人率先投入注射疫苗,此舉相信能帶動國人施打疫苗意願。 廖俊智也提到,目前疫情趨緩,但各國疫苗施打情況與成果,進度與表現不一,因此不能掉以輕心,各界認為年底全球能恢復正常運作,這樣的認知恐怕過於樂觀,年底前也許局部國家地區能開放國際旅遊,但距離回到正常生活,還有一段距離。 至於疫情肆虐依舊,廖俊智也會報中研院相關因應研究成果。 廖俊智表示,中研院設置「病毒變異全球即時監測網」,即時監測世界各國正在發生的新興病毒變異,提供未來病毒傳播與疫苗研發考量。院內研究團隊發現病毒株有6大類,並指出第6型病毒為去年4月後,迄今全球最主要流行的新冠肺炎病毒株,同時也對英國變種新冠病毒株加以分析,藉由資料分享,讓全世界均能即時追蹤病毒變異根據。論文於去年12月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 而就防疫研究成果方面,廖俊智則盤點中研院相關研發成果並指出,包含從現有藥物及保健品當中,找出5種具有抑制新冠病毒活潛力藥物,包括抗瘧疾藥物美爾奎寧(Mefloquine)、抗愛滋病藥物奈非那韋(Nelfinavir)、中草藥靈芝多體RF3、全株薄荷及全株紫蘇萃取物。論文於今年1月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 另外也首度發現《本草目》記載過的「白扁豆」,其所萃取FRIL可抓住新冠病毒表面分子,進而抑制病毒阻斷其傳播。研究提供新的抗疫研發方向,論文已方7月刊登於《細胞報告》(CellReports)。

  • 錢復捐贈中研院近史所200箱檔案

    錢復捐贈中研院近史所200箱檔案

     外交部前部長錢復近期出版《錢復回憶錄》,見證我國當代外交及政治第一手信史,更慷慨捐贈個人近40年、超過200箱檔案給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檔案館典藏,院方昨舉辦捐贈典禮,中研院院長廖俊智、總統府祕書長李大維、外交部前部長歐鴻鍊、程建人及前駐美代表沈呂巡等人均到場觀禮。  錢復任公職超過40年,曾任行政院新聞局長、駐美代表、外交部長、監察院長等要職,現任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董事長、國泰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稱是史料最好歸宿  中研院表示,本次捐給院方的資料即是《錢復回憶錄》基本素材,檔案包括四大主題:錢氏大學時期讀書筆記、我國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電文、與華府多位政要信函,還有總統交會文件。  錢復表示,近史所檔案館是這批檔案最好的歸宿,中研院典藏這些文件,使他感到無比光榮,也希望對近代歷史有興趣的學者,能有所貢獻。  30年前允諾今兌現  廖俊智在致詞時提到,錢復與中研院關係深厚,他的父親錢思亮先生曾任中研院院長、兄長錢煦院士為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創所所長。錢復年輕時親炙傅斯年、胡適等前輩,曾動念到近史所從事學術研究。30年前,曾允諾捐贈其父錢思亮資料,充實院史及學術史的館藏;30年後慨然捐贈,相當具歷史意義。  中研院副院長黃進興指出,綜觀《錢復回憶錄》三大冊精彩內容,可供參照中美關係、冷戰史及當代政治史脈絡,這批捐贈資料重要性自不待言,對近史所檔案館而言,更是如虎添翼,期盼將來整編開放後,可供更多後學投入研究。  中研院近史所所長呂妙芬說,近史所檔案館館藏一向以外交史為重鎮,錢復先生捐贈的資料包括: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見證、駐美代表及外交部長時期、與四任元首的交會、以及個人生活史,相信對於未來歷史研究是很珍貴的史料。

  • 錢復先生慨贈資料 中研院近史所典藏

    錢復先生慨贈資料 中研院近史所典藏

    前中央研究院院長錢思亮的珍貴資料,三十年前由兒子錢復允諾捐贈中研院,充實中研院史及學術史館藏;三十年後,擔任過外交部長、監察院長等的錢復又慨然捐贈個人近40年、超過200箱的檔案,給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檔案館典藏,相當具歷史意義。 錢復先生民國24年生於浙江杭州市,臺大政治系畢業、美國耶魯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學成返國後曾任總統、副總統翻譯。歷任行政院秘書、專員;外交部北美司、新聞局長、外交部常務及政務次長、北美事務協調會駐美代表;經建會主委、政務委員及外交部長;國民大會議長;監察院長等公職。現任財團法人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董事長、國泰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中研院近史所7日舉行「錢復先生資料捐贈典禮」,在中研院長廖俊智、副院長黃進興及貴賓們的見證下,由近史所長呂妙芬與錢復先生交換捐贈契約,典禮簡單隆重。 廖院長致詞表示,錢復先生與中研院關係深厚,尊翁錢思亮先生曾任中研院院長、兄長錢煦院士為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創所所長。錢復先生年輕時親炙傅斯年、胡適等前輩,曾動念到近史所從事學術研究。 錢復先生任公職超過40年,在歷任元首任內貢獻其外交專長。近期出版的《錢復回憶錄》更是見證當代外交及政治第一手信史。本次捐贈資料即是《錢復回憶錄》的基本素材。檔案囊括四個主題:錢氏大學時期的讀書筆記、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的電文、與華府多位政要的信函及與總統的交會文件。 黃副院長指出,綜觀《錢復回憶錄》三大冊精彩的內容,可供參照中美關係、冷戰史及當代政治史的脈絡,這批捐贈資料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對近史所檔案館而言,更是如虎添翼,期盼將來整編開放後,可供更多後學投入研究。 錢復先生說,近史所檔案館是此批檔案最好的歸宿。他表示,中研院典藏這些文件使他無比光榮,也希望對近代歷史有興趣的學者,能有所貢獻。近史所呂所長說明,近史所檔案館庋藏一向以外交史為重鎮,錢復先生捐贈的資料包括:退出聯合國與中美斷交見證、駐美代表及外交部長時期、與四任元首的交會、以及個人生活史,相信對於未來歷史研究是很珍貴的史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