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研院的搜尋結果,共1,612

  • 觀念平台-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悼念摯友勝正兄

     本月10日晚,接到胡大嫂來電,告知勝正兄於當天下午辭世。得知這個不幸的消息,讓我傷心到久久不能自已。半年來,我擔心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 \n 我與勝正兄相知相惜,已近30載。本年初,某日共同出席財金會談,勝正兄送給我一張賀年卡,親筆寫著「期待在春暖夏至時,在大安公園再相見」。前些年每到周末,我們常在大安森林公園一起健行,之後再相偕到當時信義路上的星巴克用早餐。但這一兩年來,勝正兄因身體欠佳,已無法前來。而今大安森林公園景色依舊,哲人卻已遠離,怎不令人欷噓!胡大嫂朱敏惠女士,係新竹縣第一任民選縣長朱盛淇的千金,是勝正兄台大經濟系的學妹。對於胡大嫂失去另一半的悲痛,感同身受,還望節哀珍重。 \n .熱愛鄉土,毅然束裝返台,拋捨在美國的功名成就 \n 85年台灣舉行第一次全民總統直選,並爆發台海飛彈危機,勝正兄在胡大嫂的鼓勵下毅然束裝返台,出任中研院經濟研究所所長,並為台大經濟系合聘教授。勝正兄學術成就十分斐然,他的專長領域是社會保險、經濟成長、公共經濟學,在國外著名期刊曾發表多篇擲地有聲的論文。 \n 我與勝正兄結識的機緣,是在我擔任中信局理事主席的時候(84年7月至86年7月)。有一天在報紙上看到他發表對社會保險的意見,我打電話到中研院經研所向他請益,隔日他即寄給我很多相關資料,讓我印象深刻,也很感激他。87年2月26日我出任央行總裁,89年5月20日政黨輪替,行政院改組,央行理事正好有所更替,我即向唐飛院長推薦勝正兄出任央行理事。當時勝正兄的本職是中研院經研所所長,中研院是學術機構,允許研究人員持有雙重國籍,但央行理事則不得具有雙重國籍。勝正兄為了出任央行理事,毅然決定放棄持有多年的美國國籍,並依規定必須在一年內辦妥相關手續。他於89年6月5日出任央行理事,我在90年2月27日就接到他的來信,附上AIT的公文,證明他已經放棄美國國籍,距出任理事僅9個月。勝正兄重然諾,令人敬佩! \n .勇於任事,充分發揮政委協調功能 \n 89年10月內閣改組,由張俊雄先生出任行政院長。90年初,張院長尋覓財經背景的人士出任政務委員;個人認為勝正兄學養俱優,出任央行理事表現優異,且已放棄美國國籍,便將勝正兄的履歷呈請張院長參考。隨後張院長延攬他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但央行卻少了一位傑出的理事。 \n 他擔任政委三年多期間,負責七大部會業務,完成150件法案審查,堪稱「全方位政委」。勝正兄的協調能力應是源自從小的耳濡目染。生前他曾對媒體透漏,「鄰里間有什麼疑難雜症,大家都跑來找我母親」。 \n 96年1月5日,金管會因中華銀行財務狀況顯著惡化,有不能支付債務並有損及存款人利益之虞;為維護金融秩序並保障存款人權益,於是由中央存保接管該行。次日(1月6日),以同樣理由接管力華票券,接著金管會人事更替。 \n 當時候的院長蘇貞昌先生尋覓適當人選出任金管會主委,在徵詢勝正兄時,勝正兄雙手不斷揉搓,回答最好找其他適當人選;在蘇院長鼓勵下,勝正兄最後勉強同意出任。勝正兄踏入全新的領域,當時我有點為他擔心;但他出任金管會主委卻有守有為、表現良好,與財政部及央行充分合作。任期雖僅短短17個月,勝正兄卻於任內完成9項法律修正案之立法,推動完成21件銀行整併案。 \n .鞠躬盡瘁、情歸故土 \n 勝正兄雖然近一兩年來體力減弱,但在使命感的驅使下,仍然勇於任事,於105年8月2日出任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同年12月2日回任央行理事,並為常務理事;兩度出任,從未缺席理事會議。近幾個月來常進出台大醫院,出院後帶著氧氣筒出席財經會談。今年6月21日的央行理監事聯席會議,他同樣坐輪椅帶氧氣筒前來出席。楊總裁告訴我,勝正兄雖然健康情況不如以前,但仍不改其認真負責的態度;會中對提案用盡氣力提供建設性意見,辭世前一天(即9日)尚潤飾他在理監事聯席會議的發言稿,令人動容。 \n 據胡大嫂轉述,勝正兄臨終之際,她曾徵詢骨灰存放在兩位公子居住的美國或存放在台灣?勝正兄回說,就存放家鄉宜蘭的胡家祠堂。真是情歸故土! \n 勝正兄溫文儒雅,敦厚謙和,深具長者之風,誠為學者從政的典範。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勝正兄的一生值得人們尊敬,更是年輕人學習的好榜樣。對個人而言,痛失了一位良師益友;對台灣而言,則是國家社會重大的損失! \n (本文摘自中央銀行網站,全文請詳閱網站)

  • 東海大學4校友 榮獲中研院新科院士

    \n 東海大學4位校友,日前榮獲中研院新科院士,包括第一屆外文系于君方,及第三屆中文系杜維明,獲選人文及社會科學組院士,第七屆物理系錢嘉陵,獲選數理科學組院士,及第13屆化工系何德仲,獲選工程科學組院士。東海大學今(12)日表示,該校至今已有11位優秀校友,榮獲此殊榮,為全國私校之冠。 \n \n 中央研究院本月5日選舉出第32屆中央研究院新任院士21位。東海大學再獲佳訊,共有上述4位校友獲選為院士。 \n \n 東海大學指出,于君方在大學時,就讀東海外文系,之後前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哲學博士,現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榮譽退休教授,1999年被選為美國中國宗教學會副會長。 \n \n 于君方早期興趣偏重宋、明佛教史;另有多篇有關禪宗清規與公案方面的論文。近十年關注觀音信仰的研究,所著《中國的觀音信仰》( Kuan-Yin: The Chinese Transformation of Avalokiteshvara ), 即將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出版。 \n \n 杜維明畢業於東海中文系,並獲取得哈佛碩士,及博士學位。杜教授曾回到母校接受名譽哲學博士學位,他回憶在東海求學的日子時,感謝老師的教導,尤其以牟宗三、徐復觀教授,在學業上對他的啟發及帶領,令他印象最為深刻,也確定了自己學術思想的方向。 \n   \n 杜維明目前為北京大學人文講席教授、北京大學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長,曾任教普林斯頓大學、柏克萊加州大學,並在北京大學、台灣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法國高等學院講授儒家哲學,為當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 \n \n 在研究上貢獻上,杜維明致力於推動新儒學發展。他具有崇高的儒學教育理念,一生為實現新儒學家思想努力。也擔任中央研究院文史哲籌備諮詢委員會召集人,推動新儒學國際化有特殊貢獻。 \n \n 錢嘉陵在東海大學畢業後,赴美攻讀博士,目前為美國知名的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Jacob L. Hain 物理系講座教授,10多來,陸續獲得美國物理學會,及亞洲磁學協會聯盟的學術獎項。 \n \n 錢嘉陵在奈米結構下磁性材料,提出許多前瞻性的發現,改善了半導體的散熱問題,日前亦獲得國際物理與應用物理聯盟(IUPAP)頒發磁學獎、Neel獎章,成為首位獲此崇高榮耀的華人科學家。 \n \n 錢嘉陵曾受東海學生採訪,「他提到對於研究的看法,期勉學生要學會去跳脫大多數人的思考模式,換個角度也許能發現不一樣的東西,一旦有了不一樣的發現,也許就能應用在某處,甚至能促使新的發明」。他相信這樣的信念,也促使他有現在的成就及發現。 \n \n 何德仲是東海化工系校友,現為埃克森美孚策略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曾獲得該公司技術成就獎;並於2016年入選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更於今年分別於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等國家針對「對於工業催化劑和催化過程具有顯著實質性貢獻」議題,進行巡迴講座。 \n \n 何德仲的專長領域,在化學工程及碳氫化合物的催化轉化,並在能源與環境方面的研究,得到廣泛認可,他的研究為污垢堆積動力學及其與原油性質的關係,提供了量化理解,能夠使煉油廠採用低廉的低質原油,從而獲得競爭優勢。

  • 觀念平台-參加中研院院士會議有感

     日前(7月1日至4日)筆者在臺北參加中央研究院院士會議。 \n 筆者在1970年被選為院士,此後每兩年必來臺灣參加院士會議,與其他的院士會面交換意見,並有機會瞭解臺灣經濟發展的近況,或能向臺灣政府提出建議以驅進臺灣的經濟發展。 \n 回顧中央研究院的歷史,中研院在1948年3月選出第1屆院士,並於同年9月在南京舉行第1次院士會議。此後因戰亂,中研院遷至臺灣,於1957年在臺北舉行第2次院士會議,當時並未舉行院士選舉。1958年第3次院士會議時方選出第2屆院士,次年(1959年)第4次院士會議選出第3屆院士,1962年第5次院士會議選出第4屆院士。此後,院士會議每兩年定期舉行並選出院士,2018年是由第33次院士會議選出第32屆院士。 \n 根據研究院的慣例,在開院士會議開會前一天的晚上,總統會邀請院士與配偶參加晚宴,歡迎他們來參加會議。開會的第一天,政府的有關部長向院士報告近兩年來有關他們負責的主要工作,徵求院士對工作發表意見。此後院士們討論國家的重要問題並提出建議。開會結束後會把建議提交政府考慮,如適當的話,政府便會執行。在今年的院士會議的前一天,蔡英文總統邀請院士與配偶參加晚宴,十分熱鬧,但是開院士會議的第一天政府的有關部長沒有參加院士會議向院士作報告,會議的議程只限于選舉新院士,十分可惜。 \n 中央研究院分數理科學、工程科學、生命科學與人文及社會科學四組。由每組的院士們提出該組的院士候選人。要當選為院士,候選人必需獲得該組院士三分之二的票數和全體院士二分之一的票數。根據上述方式選出約十多位院士以後,在一般情況下,院士們會認為被選出院士的人數不足,建議再多選幾位。在今年的院士會議,也有第二次的選舉。 \n 中研院現有院士277人,其中數理科學組66人、工程科學組58人、生命科學組92人、人文及社會科學組61人(國內103人、國外163人、大陸11人)。 \n 大多數的中研院院士,在各領域有顯著的成就,臺灣政府應當利用他們以促進臺灣各方面的發展,包括科學、教育、經濟與文化的發展。在開院士會的時間,院士們已在臺灣,他們一定願意提出寶貴的意見幫助臺灣政府議定適當的政策,但是這次開院士會議時,臺灣政府沒有好好地利用他們。 \n 有少數院士在臺灣南港中央研究院工作,但大多數在院外工作,不少在美國工作,但他們都能參與研究院的工作,他們常收到院長或院幹部的信,徵求他們對某些重要問題的意見,或告訴他們有關研究院的重要消息。因此不論院士在任何地方居住,他們與研究院的聯繫是密切的。 \n 筆者每次參加院士會議時,不但有機會與院士們見面,互相交換意見,也有機會訪問在臺灣居住的朋友,向他們瞭解臺灣近兩年來發展的情況。據我所知,臺灣居民生活安定,但在大學教育方面,臺灣大學教授的待遇比中國大陸大學教授的低,有不少臺灣的大學教授赴大陸任教,以致臺灣各大學師資不足。我希望臺灣政府在台大建立待遇高的特聘教授十數位,來增強台大的師資隊伍,並提高台大的教育水準。臺灣需要有世界一流的大學,最低限度是亞洲一流的大學,才能穩固臺灣在亞洲的地位。

  • 不務正業的中研院

     中央研究院新科院士名單,近日出爐了。近年來,中研院醜聞頻傳,未來又面臨院士斷層危機,院士光環也隨之消退。日前院士會議曾邀請科技部長陳良基談「基礎學術研究的重要性」,現場院士質疑不斷,之後綜合議案討論的7個提案中,有5個建議政府應重視基礎研究,不能只考量應用產值。 \n 陳良基在台大擔任副校長期間,即以「技轉王」著稱。院士們指出今天台灣學術界「重應用而輕基礎」的根本問題,必須溯源到中研院自身的研究取向。 \n 中研院本來是做「純學術研究」的機構,在李遠哲擔任中研院院長後,就開始設立形形色色的「研究中心」,大搞所謂的「產學合作」。嚴格來說,「學術論文」跟「產學合作」的「技術報告」並不相同。技術報告在獲得專利後,必須能轉為生產之用,否則過不了多久就會變成「垃圾論文」。 \n 在西方國家,「產學合作」通常是由廠商出資,並指定研究方向,這樣錢才能「花在刀口上」。但中研院的產學合作則是藉「學術自由」之名,由研究者自己找題目,只求「出版論文」或者申請「專利」,卻不講「技轉」實效。結果變成大家目的不在「技轉」,而是拿「技轉」論文向科技部或教育部申請經費,拿納稅人的錢當「冥紙」燒。 \n 久而久之,學術界就出現了所謂的「大咖」,他們通常都是長袖善舞,能掌握研究資源的人,有本事出版一大堆「掛名論文」,內容五花八門。但萬一這些大咖識人不清或遇人不淑,替他們「打工」的研究生在研究報告上做了手腳,他們就會跟著「中箭落馬」。 \n 近年來,台大校長、中研院院長、教育部長紛紛爆發學術倫理問題,其癥結即在於中研院帶動的這種研究風氣。現在教育部長之所以沒有人敢接,原因之一,就是「大咖」們都害怕上台後必須接受「吳茂昆式」的檢驗,偷雞不著蝕把米。 \n 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院士在上次競選中研院院長時,曾經主張將中研院搞「產學合作」的研究中心,像工業研究院那樣畫歸給經濟部來管理,這個主張是正確的。 \n 現在中央研究院隸屬於總統府,試問總統府何德何能,如何去管中研院?如果中研院的權力結構持續不改,將來葬送掉的不僅是它自身的聲望,而且是台灣整個學術和教育的前途! \n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

  • 黃光國》不務正業的中研院

    黃光國》不務正業的中研院

    中央研究院新科院士名單,近日出爐了。近年來,中研院醜聞頻傳,未來又面臨院士斷層危機,院士光環也隨之消退。日前院士會議曾邀請科技部長陳良基談「基礎學術研究的重要性」,現場院士質疑不斷,之後綜合議案討論的7個提案中,有5個建議政府應重視基礎研究,不能只考量應用產值。 \n 陳良基在台大擔任副校長期間,即以「技轉王」著稱。院士們指出今天台灣學術界「重應用而輕基礎」的根本問題,必須溯源到中研院自身的研究取向。 \n 中研院本來是做「純學術研究」的機構,在李遠哲擔任中研院院長後,就開始設立形形色色的「研究中心」,大搞所謂的「產學合作」。嚴格來說,「學術論文」跟「產學合作」的「技術報告」並不相同。技術報告在獲得專利後,必須能轉為生產之用,否則過不了多久就會變成「垃圾論文」。 \n 在西方國家,「產學合作」通常是由廠商出資,並指定研究方向,這樣錢才能「花在刀口上」。但中研院的產學合作則是藉「學術自由」之名,由研究者自己找題目,只求「出版論文」或者申請「專利」,卻不講「技轉」實效。結果變成大家目的不在「技轉」,而是拿「技轉」論文向科技部或教育部申請經費,拿納稅人的錢當「冥紙」燒。 \n 久而久之,學術界就出現了所謂的「大咖」,他們通常都是長袖善舞,能掌握研究資源的人,有本事出版一大堆「掛名論文」,內容五花八門。但萬一這些大咖識人不清或遇人不淑,替他們「打工」的研究生在研究報告上做了手腳,他們就會跟著「中箭落馬」。 \n 近年來,台大校長、中研院院長、教育部長紛紛爆發學術倫理問題,其癥結即在於中研院帶動的這種研究風氣。現在教育部長之所以沒有人敢接,原因之一,就是「大咖」們都害怕上台後必須接受「吳茂昆式」的檢驗,偷雞不著蝕把米。 \n 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院士在上次競選中研院院長時,曾經主張將中研院搞「產學合作」的研究中心,像工業研究院那樣畫歸給經濟部來管理,這個主張是正確的。 \n 現在中央研究院隸屬於總統府,試問總統府何德何能,如何去管中研院?如果中研院的權力結構持續不改,將來葬送掉的不僅是它自身的聲望,而且是台灣整個學術和教育的前途! \n \n(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 \n

  • 中研院21新院士出爐

    中研院21新院士出爐

     中央研究院第32屆新任院士名單5日晚間揭曉,共有21人當選院士,其中數理科學組、工程科學組、人文及社會科學組各選出5名院士,生命科學組的新科院士則有6名,全非足額錄取;中研院院長廖俊智表示,院士的數量不代表人才多寡,院方會努力注入新血,挖掘並延攬更多青年優秀學術人員。 \n 院長力薦 郭沛恩當選 \n 台大歷史系教授陳弱水據傳也是本屆院士候選人,但最終未能獲選;台大財金系講座教授管中閔則有推薦院士候選人,不過,也未進入決選;中研院長廖俊智力推的中研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郭沛恩則順利當選院士。 \n 這次院士選舉,由分組審查各組主持人李遠哲、朱經武、張懋中、郭位、陳建仁、羅浩、王汎森、王德威等院士共同主持;每一組最高可選出10名院士,但這次4個分組都沒有足額選出。 \n 新任院士名單:數理科學組的錢嘉陵、王寶貫、鄭建鴻、李定國、蔡安邦;工程科學組的梁錦榮、何德仲、張世富、盧志遠、王中林;生命科學組的郭沛恩、汪育理、傅嫈惠、葉錫東、陳列平、鍾邦柱;人文及社會科學組的杜維明、高彥頤、孫天心、于君方、鄭毓瑜。 \n 杜維明 唯一大陸教授 \n 其中,杜維明是新科院士中唯一的大陸教授,目前任職北京大學講習教授,專長中國哲學、儒家哲學、宗教學等,在兩岸關係陷入低迷之際,他的當選引人注目。廖俊智說,遴選院士看專業與學術表現,不涉及政治,院士在大陸任教或是從事學術研究工作,過去都有案例,也有不少老師在台灣教職退休後到大陸擔任客座教授。 \n 另外,盧志遠現任旺宏電子公司總經理、欣銓科技公司董事長,為新科院士中唯一的企業界人士。 \n 中研院表示,新科院士最年輕的是工程科學組張世富,55歲,最年長的是人文及社會科學組于君方,80歲,平均年齡為65.57歲。本屆女性院士5人,較上屆增加2人。男性占76%、女性24%。此外,新科院士有12人目前任職海外、任職國內則有9人。 \n 平均65歲 5名女院士 \n 廖俊智表示,對於選舉結果很滿意,而院士選舉的目的,在於挖掘更多優秀學術研究人才,院士的數量,不能與人才多寡畫上等號,相信還有很多沒有選上的院士,成為遺珠之憾。 \n 中研院每兩年舉辦一次院士會議,現有274名院士,加上21名新科院士,總計院士共有295人,院士僅為榮譽頭銜,無職務及酬勞。 \n

  • 中研院新院士 旺宏總座盧志遠戴桂冠

    中研院新院士 旺宏總座盧志遠戴桂冠

     中央研究院昨(5)日公布第32屆新科院士選舉結果,共有21位學者榮戴桂冠,包括數理科學組五名、工程科學組五名、生命科學組六名、人文及社會科學組五名。 \n 其中,現任旺宏電子科技總監暨總經理、欣銓科技董事長盧志遠,以半導體技術、固態元件物理、積體電路製程技術等多項原創重大成就,列名工程科學組新科院士名單,為台積電副總經理林本堅之後,歷年第二位業界人士當選中研院士。 \n 中研院表示,盧志遠的學術研究有甚多原創性,對半導體學術突破有多處里程碑的建立,對半導體產業更有推波助瀾之功,帶領台灣半導體技術躍升國際舞台:同時,他擔任國家次微米計劃的總主持人,建立全國首座8吋晶圓國家次微米實驗室,有效提升台灣成為全球半導體IC工業的關鍵供應基地,其工程創見及領導能力功不可沒。 \n 盧志遠表示,能當選中研院士,學術是絕對標準,他投入學術研究一輩子,也因自美返台進入交通大學任職,交大與產業往來密切,才有機會發展技術應用層面,平常多是利用周末假日時間作研究,至今仍維持EEE學術期刊編輯的職務,「學術的無國界,做起來很快樂」。 \n 在當選中研院士前,盧志遠已獲工研院院士、世界科學院(TWAS)工程科學獎,並於2013年受頒中華民國總統科學獎。 \n 中研院長廖俊智表示,中研院院士為榮譽職,由現任院士連署或大學、研究機關主動提名,選舉過程審慎嚴謹,歷經多次審查及討論後,並經全體院士綜合審查後,投票選出新科院士,才能獲此桂冠。 \n 此次當選院士的21位學者,男性占76%、女性24%,最年長是人文及社會科學組于君方(女,80歲),平均年齡為65.57歲,此外,新科院士有12人目前任職海外、任職國內有9人。

  • 吳茂昆違反公務員服務法 法界:中研院應撤職

    前教育部長吳茂昆擁有大學教職與中研院職務,在外開設公司,受監委認定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13條:「公務員不得經營商業跟投機事業規定」,而被監察院彈劾,中研院回應,案發於吳借調擔任東華大學校長期間,未直接回應是否撤職,但吳是中研院特聘研究員,身分雷同公務人員,法界認為,依照相關規定,主管機關應先予以撤職。 \n \n吳茂昆在擔任東華大學校長任內,在美國及國內成立師沛恩生技公司,而公立大學校長屬於《公務員服務法》管轄,吳因此被監委以該法第13條提出彈劾,即「公務員不得經營商業跟投機事業規定」。 \n \n既然監委已對吳開設公司,作出違法的判定,吳在擔任東華大學校長期間,係從中研院借調,即當時在中研院還是保有職務,對此中研院回應:「公務員違法經營商業,依規定應先行撤職,並送公懲會懲戒,惟本院研究人員並非《公務員懲戒法》之適用對象,且本案情事係發生於吳茂昆院士借調擔任東華大學校長期間,故其是否必須撤職,尚有疑義。本院將函請相關主管機關釋示後,再依規定處理」,即將責任歸咎東華大學,且並未直接回應吳在院內的職務。 \n \n一名法界人士指出,依照《公務員服務法》第13條規定,若違反相關規定進行商業,主管單位基於行政管轄權,可針對違法的公務人員先予以撤職,但根據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解釋,撤職等同於停職之意,原職務仍保留,中研院卻將責任歸咎到《公務員懲戒法》,並強調院內研究人員並非《公務員懲戒法》適用對象,說法含糊其辭。 \n \n該人士指出,監察院既然已使用《公務員服務法》判定吳違法,且依照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函釋《公務員懲戒法》,敘明:「查《公務員服務法》第13條第4項所稱應先予撤職」,即主管長官對於所屬公務員,應將其先行停職,之後再送往公務人員懲戒委員會討論,是否辦理其永久性撤職。 \n \n雲林科技大學科法所教授吳威志認為,吳茂昆的爭議性很大,面對他開設生技公司,監察院雖彈劾,但懲處結果頂多只到申誡,如何處理他在中研院的職務,必須透過公務人員懲戒委員會討論與裁示,外界認為中研院應先予以撤職,「現在討論這個問題太早了」,但吳擁有中研院院士以及特聘研究員的身分,宛如國策顧問,仍涉及公家職務的問題,無論是否為有給職,中研院作為主管單位,有權對他作出處置。

  • 吳茂昆受監察院彈劾 中研院:速請銓敘部解釋

    前教育部長吳茂昆在擔任東華大學校長期間,開設師沛恩生技公司,受監委認定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13條:「公務員不得經營商業跟投機事業規定」,而被監察院彈劾,外界認為應予以撤職,中研院今(6)日晚間發布聲明表示,撤職或停職均為重大事件,院內需相當審慎處理,故將儘速函請銓敘部釋示,待該部正式函釋後依規定處理。 \n \n中研院表示,查《公務員服務法》第13條第4項規定,公務員違反同條文前3項規定者,應先予撤職。而司法院院解字第4017號解釋,《公務員服務法》第13條第4項所謂先予撤職,即係先行停職之意,撤職後仍依法,送請懲戒。 \n \n但依照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懲戒業務座談會98年7月23日決議,本院研究人員倘未兼行政職務,尚非公務員懲戒法所定應受懲戒的對象,因此依照上述會議決議,本院研究人員並非公務員懲戒法適用對象。 \n \n中研院指出,此案違法情事,係發生於院士吳茂昆借調擔任東華大學校長期間,其是否須立即撤職,相關適用法條及適用對象均有疑義,且撤職或停職均為重大事件,本院需相當審慎處理,故本院將儘速函請銓敘部釋示,待該部正式函釋後依規定處理。

  • 翁啟惠涉弊 吳茂昆遭彈劾!新聞透視-自肥醜聞頻傳 中研院士光環消退

    翁啟惠涉弊 吳茂昆遭彈劾!新聞透視-自肥醜聞頻傳 中研院士光環消退

     中研院第32屆院士會議昨選出21名新科院士,其中9人任職台灣、12人任職於海外。中研院院士過去在台灣社會享有崇高地位,但從李遠哲涉入政治角力、退休前自肥、再到翁啟惠捲入浩鼎案、吳茂昆遭監察院彈劾,已造成院士光環消退,他們能否為台灣指引明路已是大問號? \n 能被選為中研院院士,在學術表現肯定極為出色,過去院士在台灣講話具有分量,而且常能為國家發展提出建議,是政府及民間非常尊重的賢達。 \n 翁啟惠涉弊 吳茂昆遭彈劾 \n 不過近年來,諸多院士涉及醜聞,為台灣社會帶來紛擾,他們的形象「嚴重落漆」、甚至跌到谷底,國人看到他們平凡、不堪的那一面,對他們言論的信任度已大打折扣。 \n 以翁啟惠來說,擔任中研院院長時涉入浩鼎案,不僅搞到自己下台,還遭司法調查;吳茂昆跑來當教育部長,但因為拔除另外一位院士管中閔的台大校長當選資格,引發軒然大波,加上自己涉及侵害東華大學專利權,而遭監察院彈劾。 \n 中研院院士形象今非昔比,提出的看法和建議,更遭到質疑。7月2日院士會議中有院士提到,院士多需具備在國外名校留學、教書的資歷,而近年台灣出國留學人數大幅減少,10年後院士將面臨斷層。 \n 此番言論隨即遭政大教授徐世榮批評「好驕傲的院士」,原來一定要出國留學在國際名校教書,才有資格當院士。他同時質疑,當國家需要幫助時,有聽過哪位院士挺身為國家讚聲嗎?「國家為何要供奉一群養尊處優的院士反過來羞辱我們」? \n 7月3日,人文及社會科學組院士提案:「有關國立大學校長遴選制度與遴選結果,請教育部遵照大學法規定及精神,執行校長聘任事宜」,出席的138位院士,有80票贊同。 \n 缺乏與當權者對抗勇氣 \n 此提案是督促教育部聘任管中閔為台大校長,但院士卻遮遮掩掩,只敢用隱晦的方式來表達,缺乏與當權者對抗的勇氣,也讓外界質疑台灣現在難道是威權國家?說了真話就會「被消失」? \n 在民眾已對院士不抱期待時,期待21位新院士能讓中研院重返榮耀,也為國家進步作出具體貢獻。

  • 《半導體》旺宏總座盧志遠,獲選中研院院士

    旺宏電子(2337)總經理盧志遠獲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 \n 旺宏表示,總經理盧志遠耕耘半導體界逾30年,積極鑽研電子元件及材料科技,發表超過400多篇學術及技術論文,擁有150餘項國際專利。由於對半導體界的貢獻良多,盧志遠博士獲得許多國內外獎項及榮耀肯定,包括美國電機電子學會IEEE千禧傑出獎章、潘文淵文教基金會研究傑出獎,有科技研發工程師界奧斯卡獎之稱的IEEE Frederik Philips Award、國家最高榮譽科學研究獎項總統科學獎及世界科學院(TWAS)工程科學獎等,也獲得美國物理學會APS Fellow、IEEE Fellow、中華民國科技管理學會院士、工研院院士、台大傑出校友、交大名譽博士等榮銜。 \n \n 中央研究院第32屆新任院士名單揭曉,共有21位當選院士,包括數理科學組5名、工程科學組5名、生命科學組6名、人文及社會科學組5名。中研院院長廖俊智表示,中研院院士為榮譽職,選舉過程審慎嚴謹,歷經多次審查及討論後,才能獲此桂冠。 \n \n

  • 年輕人不愛做研究 院士現斷層

     中研院新科院士名單揭曉,4個類組表現平均、各領域皆有傑出人選出線,不過沒有出現外界期待的年輕面孔。院士指出,國內投入研究的年輕人越來越少,各領域都開始出現斷層現象,若人才持續減少,未來只能從國外尋找,台灣空有一流設備和師資,對國力將是浪費。 \n 中研院物理所所長李定國說,很多人都希望出現年輕院士,中研院也盡量提名優秀的年輕人才,不過選院士還是要看學術成就,儘管投入時間多,但不代表成就高,「知識是需要累積的」,做得越久累積得越多,做了40年研究和20多年相比,看起來就有差別。李定國表示,除了投入時間與天分,有時還要看學門,例如在物理系領域,做研究特別花時間;機運好一點的,當科技冒出來,正好能與自己的研究結合,也可能入選院士。 \n 李定國擔憂,現在的年輕人比較少投入研究,不是因為缺乏經費或老師指導,而是覺得對找工作沒有多大幫助,台灣學術人才恐面臨斷層。 \n 李定國指出,其實名校畢業的物理系學生很容易找到工作,而且很多大學教授都將屆齡退休,以中研院物理所為例,未來10年將有4成研究員屆齡退休,台大及其他大學,也面臨同樣問題。 \n 新科院士中研院語言所研究員孫天心鑽研漢藏語超過30年,他呼籲,在漢藏語、語言學領域,願意學習的年輕人相當少,是令人擔憂的現象,希望自己可以帶動更多年輕人,為語言學做出貢獻。

  • 中研院院士丘成桐 獲「馬塞爾·格羅斯曼獎」

    中研院院士丘成桐 獲「馬塞爾·格羅斯曼獎」

    中研院院士、交通大學名譽博士丘成桐,2日在羅馬開幕的第15屆馬塞爾·格羅斯曼會議中,獲頒物理學的大獎「馬塞爾·格羅斯曼獎」(Marcel Grossmann Awards),這也是該獎首次頒給華人數學家。 \n \n丘成桐是當代偉大的數學家,在數學及理論物理有劃時代的貢獻。丘院士曾獲Fields獎(1982)、Crafoord獎(1994)、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 U.S.A.(1997)、Wolf獎(2010)等許多國際重要獎項,成就享譽國際。1997年獲頒國立交通大學名譽博士,並長期擔任校務諮詢委員,提供研究教學寶貴建議。交大並於2013年成立丘成桐中心,邀請丘院士共同來推動科技、教育及文化事業。協助交大厚植學術研發能量,培育人才及國際化。 \n \n在馬塞爾·格羅斯曼會議中的頒獎典禮上,表彰了丘成桐在「廣義相對論中正質量定理的證明和準局域質量概念的完善、卡拉比猜想的證明,以及在黑洞物理學研究等的工作有重大貢獻。他在微分幾何的研究也持續啟發天文學和理論物理學在內諸多領域的發展。」

  • 木瓜院士 完成小蔣反攻大陸心願

     中研院選出21名新科院士,專長領域多元,除半導體、醫學、大氣科學等領域,人文社會領域則囊括語言學與文學,農業專家葉錫東研究木瓜長達30多年,16年前開始在海南島種植木瓜,現在大陸種植木瓜出現問題,仰賴其技術授權,葉當選院士後受訪笑稱:「在木瓜界,我已完成反攻大陸的任務!」 \n 葉錫東為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講座教授,獲選為新生命科學組院士。 \n 葉錫東說,前總統蔣經國當年一聲令下,要求公費留學生想辦法解決國內木瓜瘟的問題,他才有緣踏入植物病毒學領域,「威權時代做事特別有效率!」16年前開始在海南島種植木瓜,目前大陸市場的木瓜,幾乎都是他的作品,「我也算是幫蔣前總統完成反攻大陸的心願。」 \n 葉錫東認為,基因改造作物,就是幫農作物打預防針,但台灣人民卻對此十分恐懼,台灣擁有這項領先全球的技術,不能反而被自家人排斥。而中研院大多是海外院士,他將自己比喻為「台灣土狗」,感謝院方給他機會晉身院士,並有機會協助農民,並將木瓜產業在兩岸推廣。 \n 人文及社會科學組新科院士、中研院語言學研究所研究員孫天心,為傑出的藏緬語言學家。 \n 孫天心表示,自己的研究是「冷門中的冷門」,但這些冷門語言都與漢語有很直接關係,語言學界卻沒有加以挖掘,未來他期望能繼續努力,在語言學領域多作貢獻,吸引更多年輕人加入研究。 \n 旺宏總經理盧志遠當選工程科學組新科院士,盧志遠當年取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物理博士後,先返台回交大任教,也曾在中研院及美國AT&T公司任職,從事半導體研究長達35年。他說:「研究本身就是娛樂,我很喜歡作研究帶來的樂趣」。 \n 盧志遠提到,雖然他在就學期間專攻物理,但奠定深厚的學術基礎,「什麼事情都能很快地掌握」,有助於他日後投入半導體產業工作。 \n 獲選為數理科學組院士的中研院物理所所長李定國指出,這次院士選舉結果,領域多元,涵蓋半導體、醫學、大氣科學等領域,人文社會領域也包含了語言學與文學,面向很平均。

  • 中研院遴選新科院士 管中閔現身

    中研院遴選新科院士 管中閔現身

    中研院5日選舉第32屆院士,台大校長當選人、中研院院士管中閔現身,並參與投票,在投票結束後,管隨即步出會場,關於近來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懸宕未解,管面對媒體詢問,不願多作回應。 \n \n中研院本年度的院士選舉,由分組審查各組主持人李遠哲、朱經武、張懋中、郭位、陳建仁、羅浩、王汎森、王德威等院士共同主持。

  • 中研院第32屆院士出爐 共選出21人

    中研院第32屆院士出爐 共選出21人

    中央研究院第32屆新任院士名單揭曉,共有21位當選院士,包括數理科學組5名、工程科學組5名、生命科學組6名、人文及社會科學組5名。廖俊智院長表示,中研院院士為榮譽職,選舉過程審慎嚴謹,歷經多次審查及討論後,才能獲此桂冠。 \n \n中研院院士由現任院士連署或大學、研究機關主動提名,送至由院士組成的「選舉籌備委員會」審查被提名人資格及評鑑學術貢獻。被提名人名單經籌備委員會初審通過後,再提送院士會議「會前討論會」討論。 \n \n中研院表示,在院士會議討論之後,名單送全體院士分組通信投同意票後,由中研院評議會分組審查,以出席過半數評議員之投票決定院士候選人名單。最後提送院士會議,由各分組詳加審議候選人,並經全體院士綜合審查後,投票選出新科院士。 \n \n中研院本屆新科院士以生命科學組6人最多,數理組、工程組、人文組各有5人。最年輕的是工程科學組張世富(男,55歲),最年長的則是人文及社會科學組于君方(女,80歲),平均年齡為65.57歲。本屆女性有5人當選,相較上屆增加2人。男性佔76%、女性24%。此外,新科院士有12人目前任職海外、任職國內則有9人。

  • 中研院新科院士出爐 廖俊智:難免有遺珠之憾

    中研院新科院士出爐 廖俊智:難免有遺珠之憾

    中央研究院第32屆新任院士名單5日晚間揭曉,共有21人當選院士,其中數理科學組、工程科學組、人文及社會科學組接選出5名院士,生命科學組的新科院士則有6名,中研院院長廖俊智表示,選出院士的目的,在於獎勵學術工作人才,院士的數量不代表人才多寡,並且選舉結果無法掌握,但院方會努力注入新血,挖掘並延攬更多青年優秀學術人員。 \n \n中研院每兩年舉辦一次院士會議,昨日選出新任院士,加總現有274名院士及16名新科院士,總計院士共有295人,名單並未提前公布,候選人是由各大學、學會、研究機構、現任院士、評議員等5人以上提名,經院士會前會討論、評議會審定後,才進入院士會議選舉,並先經3次各組審查討論,才進行分組投票,獲3分之2以上票數者,並再經院士會議大會投票,得票2分之1者即當選;而院士僅為榮譽頭銜,無職務及酬勞。 \n \n本年度的院士選舉,由分組審查各組主持人李遠哲、朱經武、張懋中、郭位、陳建仁、羅浩、王汎森、王德威等院士共同主持。 \n \n新任院士名單包括:數理科學組的錢嘉陵、王寶貫、鄭健鴻、李定國、蔡安邦;工程科學組的梁錦榮、何德仲、張世富、盧志遠、王中林;生命科學組的郭沛恩、汪育理、傅嫈惠、葉錫東、陳列平、鍾邦柱;人文及社會科學組的杜維明、高彥頤、孫天心、于君方、鄭毓瑜。 \n \n廖俊智院長表示,中研院院士為榮譽職,選舉過程審慎嚴謹,歷經多次審查及討論後,才能獲此桂冠。但選舉結果無法掌握,選舉是由所有院士一同參與,院方能作的只有加強提名,而舉行院士選舉的目的,則在於挖掘更多優秀學術研究人才,「院士的數量,不能與人才多寡畫上等號,相信還有很多沒有選上的院士,成為遺珠之憾」,但院士遴選規則十分複雜,沒有人能預測選舉結果,院方只能盡量提名,挖掘與延攬學術人才。 \n \n日前傳出台大歷史系教授陳弱水為本屆院士候選人,台大財金系講座教授管中閔也有推薦院士候選人,據傳兩人皆未進入決選,廖俊智表示,並不清楚此事,各組提名院士,採取的是分開作業,執行方為院內行政人員,但他對於選舉結果很滿意,4天的院士會議進行很順利,每組都提名很多院士候選人,難免會有遺珠之憾。 \n \n中研院表示,新科院士最年輕的是工程科學組張世富,55歲,最年長的則是人文及社會科學組于君方,80歲,平均年齡為65.57歲。本屆女性院士5人,相較上屆增加2人。男性占76%、女性24%。此外,新科院士有12人目前任職海外、任職國內則有9人。

  • 台大教授王明鉅:為中研院院士會議「挺管」鼓掌

    台大教授王明鉅:為中研院院士會議「挺管」鼓掌

    中研院昨(3)日是院士會議第二天,在會上有院士臨時提案,要教育部尊重對國立大學遴選案的結果,經言語交鋒熱烈陳述,最終通過此提案。台大醫學教授王明鉅表示,中研院院士展現了士大夫的風骨,作了最好的示範,他為中研院院士會議鼓掌! \n \n王明鉅今(4)日在臉書上貼文說,中研院院士會議經過反對者的討論之後,138位院士中80位贊成,通過了人文社會組的提案,「關於國立大學校長遴選制度與遴選結果,請教育部遵照大學法規定及精神,執行校長聘任事宜」。 \n \n對於中研院院士這樣的表態,王明鉅認為,教育部長官一定會說,我們都有遵照大學法的規定與精神啊。但他指出,教育部現在連部長都懸缺一個多月了,到底他們有沒有遵照大學法的規定與精神?大家應該都看得懂的! \n \n他在文中還提到,台大校務會議和中研院院士會議的不同之處。兩次台大校務會議的表決結果,明明白白確認管中閔就是台大的新校長,卻有不少朋友告訴他,台大校務會議是被黨國餘孽把持。他說,中研院的院士們,總不會多數都是黨國餘孽了吧! \n \n王明鉅在文末結語說,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幸好中研院的院士們,這些現在的士大夫們,作了最好的示範。 \n

  • 吳茂昆遭彈劾 中研院職暫無影響

     前教長吳茂昆昨受監察院彈劾,但吳還擁有中研院物理所特聘研究員身分,適用《公務員服務法》,中研院長廖俊智表示,會按規定處理。 \n 昨晚中研院發布聲明稿指出,吳院士經監院通過彈劾案後,尚須送公懲會審理,因此目前不影響他在中研院職務,後續須視公懲會判決依法辦理。中研院為吸引具國際聲望人才返國,25年前推特聘研究員制度,依學術貢獻分十等次,薪資每月10多萬至40多萬元不等,有老師推估,吳茂昆年薪可能達500萬元。 \n 此外,偵辦吳侵占綬草專利權案的北檢,日前已傳喚師沛恩合夥人歐陽彥堂等多名證人查證。據悉,北檢檢察長邢泰釗近日密集召集承辦吳茂昆案相關人員舉行專案會議,了解偵辦進度交換意見,預料檢方將盡速釐清案情。 \n 吳茂昆因遭爆任東華大學校長期間,以師生共同研發的台灣原生蘭「綬草」萃取技術,在美開設師沛恩,還向大陸「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專利,被告發背信等罪。 \n 北檢除向東華大學調閱資料,並以證人傳喚「綬草萃取物及藥物應用相關應用」發明人之一、東華生命科學系暨生物技術研究所教授翁慶豐、東華現任研發長翁若敏,釐清吳茂昆是否實質參與綬草研究。

  • 台去中國化 王德威:呈現寧夷勿華慾望

    台去中國化 王德威:呈現寧夷勿華慾望

     中研院院士會議3日邁入議程第二天,中研院院士王德威在進行主題演講時表示,當代台灣社會追求的去中國化運動,所呈現的是在漢族以內,追求「寧夷勿華」的慾望,而邁入新世紀以來,縱然台灣論述充滿求新求變的企圖,「亞細亞的孤兒」發現自己是「台灣之子」後,老牌血統論、身分論的幽靈仍揮之不去。 \n 12年國教高中國語文課綱文白之爭,去年暑假引發各界爭論;對此,王德威3日在中研院演講,以「台灣:從『文』學看歷史」為講題,說明文白之爭、文體之辯及文化之別。 \n 與中原文化間難以切割 \n 王德威指出,當今所理解的中國文學,發軔於中國封建帝制末期,即在19至20世紀之際。 \n 然而台灣1895年割讓給日本,清帝國的政治統治倏然而止,但台灣與中原文化之間的傳承,卻難以一刀兩斷;王德威舉例,像是台中霧峰名士林朝崧與子侄同好林獻堂等人,在1902年成立「櫟社」,為台灣日據時期三大詩社當中,最具批判性的詩社,一直到1920年代末期,則由「傳統中文」到「帝國漢文」。 \n 王德威也提到,就在日語作為國語教育,且逐漸普及之際,在當時留學北平的台灣青年張我軍,受到五四運動影響,1924年發表〈致台灣青年的一封信〉,呼應陳獨秀的文學革命論,將國族復興與文學進化合為一談,「放諸文章,就是白話文與文言文,新文學與舊文學的對抗。」 \n 王德威說,不少台灣文人學者雖不以五四運動意識為然,卻不自覺發揚由胡適、陳獨秀等人所發起的白話文運動,他們對文白二分法,竟然似曾相識,最近的文白之爭,仍然延續此一辯論。 \n 華跟夷的定義不斷變動 \n 王德威指出,台灣社會在這400年來,出現前所未見政治擾攘,形成國族、地域、族群、文化及意識形態的力量衝壓擠撞,這些論述導向一個歷久彌新的文化命題:即「華夷之辨」,而華夷問題是華夏文明發展近3000年來,不斷爭執跟定位的過程,就像在商朝時,山東被當作是「夷」,就是「非我族類」的意思,即呈現「華」跟「夷」的定義,不斷在變動。 \n 王德威進一步指出,對於去中國化,進一步來說就是「寧夷勿華」,但去中國化的「中國」是什麼,「中國作為政治主權的實體不過短短100多年,但在之前的中國的定義,不是國家主權嚴厲跟嚴格的代名詞」。 \n 王德威還說,中研院擁有眾多人文著作,除了中研院副院長黃進興的《哈佛瑣記》等,他還朗誦中研院院士管中閔青年詩作〈讀史札記〉,並讚譽管是資深文青。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