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美關係的搜尋結果,共956

  • 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秦剛:中美關係的大門已經打開就不會關上

    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秦剛:中美關係的大門已經打開就不會關上

    中美天津會談甫落幕,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秦剛27日赴美上任,成為中國首位無美國經驗駐美大使。28日晚,秦剛甫抵華盛頓即向中美媒體發表講話。

  • 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相信中美關係大門不會關上

    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秦剛於當地時間28日晚間抵達美國。他在向中美媒體發言時表示,「我相信,中美關係的大門已經打開,就不會關上,這是時代潮流,大勢所趨,民心所向」。

  • 天津會談後 美中跨越護欄的關鍵

    天津會談後 美中跨越護欄的關鍵

     在7月26日這新一輪的中美面對面互動中,中方向美方明確了3條底線,提出了兩份清單,也得出了對於此次中美接觸的一種整體判斷。

  • 時論廣場》天津會談後 美中跨越護欄的關鍵(陳思奕)

    時論廣場》天津會談後 美中跨越護欄的關鍵(陳思奕)

    在7月26日這新一輪的中美面對面互動中,中方向美方明確了三條底線,提出了兩份清單,也得出了對於此次中美接觸的一種整體判斷。

  • 中美天津會談結束 秦剛出使美國

    中美天津會談結束 秦剛出使美國

     中美天津會談甫落幕,香港《南華早報》昨隨即披露,大陸外交部副部長、新任駐美大使秦剛27日從上海啟程赴美上任,成為中國首位無美國經驗駐美大使;臨行前,秦剛在上海、北京與包括美國商會、環球影城及若干中美關係智庫學者交流。

  • 中方對美政策 將更直來直去

    中方對美政策 將更直來直去

     李海東,中國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主要從事當代美國外交、中美關係、世界戰爭史的教學與研究。

  • 大陸學者解讀雪蔓到訪 如何為中美關係把脈開藥

    大陸學者解讀雪蔓到訪 如何為中美關係把脈開藥

    大陸環球網27日報導,美國副國務卿雪蔓26日訪中,在天津與主管中美關係副外長謝鋒會談,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也會見了雪蔓。大陸國際關係和美國事務專家受訪分析,此次會談是拜登政府對中政策成型後,中美高級外交官員首次面對面會談。中國政府明確拒絕了拜登政府對中美關係「三分法」的定位,指出中美關係的癥結,在於美國對中認知和定位出現偏差,並為中美關係劃下多條「底線」。

  • 回應美方提議為中美關係設置護欄 北京提出「4個停止」

    回應美方提議為中美關係設置護欄 北京提出「4個停止」

    美國副國務卿雪蔓(Wendy Sherman)訪問大陸並與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鋒舉行會談後,引起全球關注美中關係的互動與影響。大陸外交部發言人就美方表達希望為美中關係設置「護欄」的提議表示,美方不能一邊尋求合作,一邊損害中國利益,要阻止雙方關係持續惡化,就應立即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停止損害中國利益,停止踩紅線和玩火挑釁,停止打著價值觀幌子搞集團對抗。

  • 美經濟學家:中美處冷戰初期

    美國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高級研究員羅奇(Stephen Roach)受CNBC訪問時表示,中美關係持續惡化,已經處於冷戰初期,危險情況令人關注。

  • 中美釋放友善訊息 會面時間點曝光 學者建議台灣這樣做

    中美釋放友善訊息 會面時間點曝光 學者建議台灣這樣做

    針對中美高層今年會不會接觸的問題?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3日出席第九屆世界和平論壇開幕式時表示,「我們當然希望恢復對話,但這要看美國有沒有誠意」,對此,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湯紹成表示,隨著美國副國務卿雪蔓25日至26日將訪問大陸,並在天津會晤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和其他官員,這樣動作是好的,現中美最有可能會面的時間點是在義大利羅馬的G20。

  • 依法反擊美方制裁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中方說到做到

    依法反擊美方制裁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中方說到做到

    針對美方發表「香港商業警告」,稱香港營商環境存在諸多風險,還制裁7名中聯辦副主任,中方不僅從一開始就明確表態「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絕不接受,必將堅決反擊」,中方於7月23日晚間,宣佈採取對等反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外國制裁法》對前美商務部長羅斯等7個美方人員和實體實施制裁。《人民日報》今天(24日)刊出「鐘聲」的署名文章稱,「事實表明,中方說到做到,決不虛言。」

  • 大陸外交部:在天津更不吃美國這一套

    大陸外交部:在天津更不吃美國這一套

     美國常務副國務卿雪蔓預計25日至26日訪中,美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日前高調表示,美國將繼續「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方對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23日在例行記者會中強硬回應,「我們在安克拉治不吃這一套,在天津更不會吃這一套。」

  • 美方仍把大陸視為競爭對手 趙立堅:零和思維在作祟

    美方仍把大陸視為競爭對手 趙立堅:零和思維在作祟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23日在例行記者會表示,美國所謂以競爭、合作、對抗處理中美關係,實質上仍是把中國定義為競爭對手,挑動對抗,遏制打壓中國發展。這一做法沒有分清中美關係的主流和支流,不符合事實,不符合兩國人民根本利益,也不符合時代潮流,從根本上是零和思維在作祟。

  • 樂玉成:搞糟中美關係 最大政治不正確

    樂玉成:搞糟中美關係 最大政治不正確

     7月9日恰逢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祕訪中國50周年,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接受陸媒「觀察者網」訪問時表示,把中美關係搞糟恰恰是最大的政治不正確,他還指出,美國仍是世界第1的大國、強國,在相當長時間內都難以被超越。他表示,美國搞小圈子代表不了國際社會,美國的衰弱不是實力的衰弱,而是霸權和思想的衰弱。

  • 樂玉成:把中美關係搞糟了 恰恰是最大的政治不正確

    樂玉成:把中美關係搞糟了 恰恰是最大的政治不正確

    昨天(7月9日)恰逢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秘訪中國大陸50週年,中美關係未來將如何發展?大陸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接受陸媒「觀察者網」訪時表示,把中美關係搞糟恰恰是最大的政治不正確;搞垮中國不是解決美國問題的藥方;美國搞小圈子、小集團代表不了國際社會;美方一些人關心中國人權就如同「黃鼠狼給雞拜年」,美國不能拿著手電筒,只照別人不照自己。

  • 季辛吉:中美應建設互利共贏關係 呼籲2國領導人對話

    季辛吉:中美應建設互利共贏關係 呼籲2國領導人對話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在他祕密訪華50周年紀念日前夕,呼籲中美兩國領導人展開對話,避免各自在高科技商業領域謀求壟斷。他說,中美兩國應該了解,即使雙方在戰略和商業等領域「不可避免地會有分歧」,但仍要尋求共識。

  • 坎貝爾稱中美可和平共處 美不支持台獨 中方回應發展不靠恩賜施捨

    坎貝爾稱中美可和平共處 美不支持台獨 中方回應發展不靠恩賜施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7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關於中美關係,中國的發展進步靠的不是誰的恩賜和施捨,而是中國人民艱苦奮鬥的結果。中方始終致力於同美方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關係,同時將繼續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希望美方同中方相向而行,採取理性務實的對華政策,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

  • 頭條揭密》滴滴IPO即遭下架 涉中美國安博弈好戲才剛開始

    頭條揭密》滴滴IPO即遭下架 涉中美國安博弈好戲才剛開始

    大陸最大的網約車滴滴出行才剛在6月30日於美股掛牌,上市不到3天即遭到大陸官方以網路安全審查為由將App下架,要求進行全面整改,此一財經史上前所未聞的事件引發市場高度關注與猜測。滴滴出行赴美IPO過程原本就存在許多怪異現象,加上它的股權結構特別,上市時機相當敏感,最終導致北京決定以國家安全為由對滴滴出行「卡脖子」。這宗高達7百多億美元的赴美上市內情極不單純,與北京之間還會爆發很多精彩的博弈過程,好戲才剛開始,未來值得持續關注。

  • 社評/美中關係更可能是「冷靜期」

    社評/美中關係更可能是「冷靜期」

     陸駐美大使崔天凱發表《致全美僑胞的辭別信》,釋放準備卸任的訊息,但未見北京公布接任人選。美國兩任政府遲遲未宣布駐北京大使,崔天凱又將卸任,美中將進入外交真空期,這是北京和華府建立外交關係以來所罕見。但這究竟代表雙方關係的惡化,或是進入戰略試探冷靜期,還有待觀察。  崔天凱:美對華正經歷新一輪重構  促成崔大使離任的關鍵因素,應是美方駐華大使職位懸缺已久,違背了外交關係中極重要的平等尊重原則。美國前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去年11月美國大選前離開北京,期間雖然傳聞前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有望出任,但拜登政府至今尚未正式宣布,更沒有進入國會聽證任命程序。拜登政府此舉,頗有讓中共穿小鞋甚至難堪的味道。美俄「拜普會」後,雙方大使各自回到駐地,更凸顯中美關係的低潮。  去年7月美國政府下令關閉大陸在德州休士頓的總領事館,陸方隨即關閉美國駐成都領事館,兩國進入外交戰。基於平等外交原則,在美方尚未採取派任駐華大使行動前,陸方派駐華盛頓大使一事恐怕也不會有所行動。由於陸方是被動回應的一方,不宜解讀崔天凱大使離任是大陸在中美關係上調整的大動作。  也有人從報派人選去推論繼任駐美大使人選,並預測中美關係走向。由於現代傳播通訊技術的發達,以及外交工作的複雜度大幅提高,職業外交官或派駐使節的角色也有很大的改變,例如美國等許多民主國家的駐外大使,只是酬庸象徵性的禮儀角色。外交權力趨於集中,元首外交的重要性大增,職業外交官的決策功能大幅下降,除與駐在國外交的折衝樽俎外,進行國家公關宣傳與僑民服務也是重要工作。  崔天凱大使臨去前,發表辭別信不以美國大眾為對象,而訴諸在美僑胞,除了表達對僑胞支持祖國的感謝;另方面也表示對中美關係穩定發展的期望,希望僑胞在中美關係的推動上發揮更大的作用。這也可能暗示駐美大使功能性的轉變。  中美關係中,駐美大使仍有其重要性,但結構因素更重要,不因一人之去來而轉移。將崔天凱大使離任視為中美關係的冰點甚至惡化實無必要,正如他在辭別信中表示:「當前中美關係正處在關鍵十字路口,美國對華政策正經歷新一輪重構,面臨在對話合作和對抗衝突之間做出選擇。」目前中美關係不佳是事實,但應該還處於對話合作與對抗衝突的戰略選擇期。  中美進入冷靜期 累積談判籌碼  拜登上任後積極恢復與盟友關係,從印太戰略四方峰會、分別與日、韓元首會面,到近日七國集團(G7)、北約組織峰會,甚至與俄羅斯總統普丁見面,展現抗中的大戰略藍圖,準備與中國全面競爭。美國內部對於抗中已取得兩黨共識,紛紛推出針對與中國競爭的法案。但如果就此論斷中美進入全面冷戰,或許過於武斷,忽略世界結構性的因素。  正如美國財政部長葉倫日前所言,中美經貿脫鉤有現實上的難度,美國的盟友也未必認同,他們並不願意減少與中國經貿往來。全球化已經滲入鑲嵌在每一個國家活動與個人生活之中,不僅是經貿往來,許多全球性的議題都需要各國尤其是大國間的合作,例如這次全球性的疫情以及日趨惡化的氣候議題,都會使世界各國的政治議程與價值考量出現變化,冷戰時代意識形態的鬥爭,越來越失去吸引力。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馬丁.沃爾夫日前一篇文章指出,西方重新合作固然是好消息,但是如果西方還想領導世界,就需要比七國集團會談拿出更高的理念,更要避免和中國爆發悲劇性衝突。中國不是西方利益和價值觀的最大敵人,「我們的敵人是我們自己」。無獨有偶,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資深參議員桑德斯6月中投書《外交事務》亦指出,美國對中國的新共識是危險的,呼籲不要發動新冷戰。他還認為民主的敵人不是專制,而是民主自身的缺陷被利用。  台灣身為民主國家固然值得驕傲,對於美國訴諸民主與專制的對抗也心有戚戚,但是國際格局與議題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不可不察。中美外交表面上陷入冰點,實際上可能是一段冷靜期,各自調整內部意見,或累積談判籌碼。台灣切不可因為美國的支持而誤判形勢,政治是可能的藝術,要為所有的可能做好準備。

  • 旺報社評》美中關係更可能是「冷靜期」

    旺報社評》美中關係更可能是「冷靜期」

    陸駐美大使崔天凱發表《致全美僑胞的辭別信》,釋放準備卸任的訊息,但未見北京公布接任人選。美國兩任政府遲遲未宣布駐北京大使,崔天凱又將卸任,美中將進入外交真空期,這是北京和華府建立外交關係以來所罕見。但這究竟代表雙方關係的惡化,或是進入戰略試探冷靜期,還有待觀察。  促成崔大使離任的關鍵因素,應是美方駐華大使職位懸缺已久,違背了外交關係中極重要的平等尊重原則。美國前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去年11月美國大選前離開北京,期間雖然傳聞前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有望出任,但拜登政府至今尚未正式宣布,更沒有進入國會聽證任命程序。拜登政府此舉,頗有讓中共穿小鞋甚至難堪的味道。美俄「拜普會」後,雙方大使各自回到駐地,更凸顯中美關係的低潮。  去年7月美國政府下令關閉大陸在德州休士頓的總領事館,陸方隨即關閉美國駐成都領事館,兩國進入外交戰。基於平等外交原則,在美方尚未採取派任駐華大使行動前,陸方派駐華盛頓大使一事恐怕也不會有所行動。由於陸方是被動回應的一方,不宜解讀崔天凱大使離任是大陸在中美關係上調整的大動作。  也有人從報派人選去推論繼任駐美大使人選,並預測中美關係走向。由於現代傳播通訊技術的發達,以及外交工作的複雜度大幅提高,職業外交官或派駐使節的角色也有很大的改變,例如美國等許多民主國家的駐外大使,只是酬庸象徵性的禮儀角色。外交權力趨於集中,元首外交的重要性大增,職業外交官的決策功能大幅下降,除與駐在國外交的折衝樽俎外,進行國家公關宣傳與僑民服務也是重要工作。  崔天凱大使臨去前,發表辭別信不以美國大眾為對象,而訴諸在美僑胞,除了表達對僑胞支持祖國的感謝;另方面也表示對中美關係穩定發展的期望,希望僑胞在中美關係的推動上發揮更大的作用。這也可能暗示駐美大使功能性的轉變。  中美關係中,駐美大使仍有其重要性,但結構因素更重要,不因一人之去來而轉移。將崔天凱大使離任視為中美關係的冰點甚至惡化實無必要,正如他在辭別信中表示:「當前中美關係正處在關鍵十字路口,美國對華政策正經歷新一輪重構,面臨在對話合作和對抗衝突之間做出選擇。」目前中美關係不佳是事實,但應該還處於對話合作與對抗衝突的戰略選擇期。  拜登上任後積極恢復與盟友關係,從印太戰略四方峰會、分別與日、韓元首會面,到近日七國集團(G7)、北約組織峰會,甚至與俄羅斯總統普丁見面,展現抗中的大戰略藍圖,準備與中國全面競爭。美國內部對於抗中已取得兩黨共識,紛紛推出針對與中國競爭的法案。但如果就此論斷中美進入全面冷戰,或許過於武斷,忽略世界結構性的因素。  正如美國財政部長葉倫日前所言,中美經貿脫鉤有現實上的難度,美國的盟友也未必認同,他們並不願意減少與中國經貿往來。全球化已經滲入鑲嵌在每一個國家活動與個人生活之中,不僅是經貿往來,許多全球性的議題都需要各國尤其是大國間的合作,例如這次全球性的疫情以及日趨惡化的氣候議題,都會使世界各國的政治議程與價值考量出現變化,冷戰時代意識形態的鬥爭,越來越失去吸引力。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馬丁.沃爾夫日前一篇文章指出,西方重新合作固然是好消息,但是如果西方還想領導世界,就需要比七國集團會談拿出更高的理念,更要避免和中國爆發悲劇性衝突。中國不是西方利益和價值觀的最大敵人,「我們的敵人是我們自己」。無獨有偶,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資深參議員桑德斯6月中投書《外交事務》亦指出,美國對中國的新共識是危險的,呼籲不要發動新冷戰。他還認為民主的敵人不是專制,而是民主自身的缺陷被利用。  台灣身為民主國家固然值得驕傲,對於美國訴諸民主與專制的對抗也心有戚戚,但是國際格局與議題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不可不察。中美外交表面上陷入冰點,實際上可能是一段冷靜期,各自調整內部意見,或累積談判籌碼。台灣切不可因為美國的支持而誤判形勢,政治是可能的藝術,要為所有的可能做好準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