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華民國保衛者郝柏村先生的搜尋結果,共02

  • 中華民國保衛者郝柏村先生

    中華民國保衛者郝柏村先生

     去年4月1日,郝柏村先生召喚我,交代回憶錄的出版,以及其他事宜。一如往昔,他思路細密,毫無倦容。萬想不到,第2天清晨,他就病倒了。1年來,在醫院和家人的悉心照料下,得以平靜療養,痛苦減到最輕。3月30日,他安息主懷,不滅的是對中華民國之愛。  27年來,郝先生與我布衣相見,英雄氣概之餘,是長者的藹藹慈光,完全寫照了「望之儼然,即之也溫」二語。他心心念念的,是台灣的前途,和中華民國的命運,安台與保國,乃其奮鬥的目標,亦其妥協的底線,凡此皆不可退讓,蔚為高大的形象,為國人所共見。  郝先生生於民國8年8月8日,30歲來台時,已親歷8年抗日戰爭與4年國共內戰,走過屍山血海,彈片長存腦部,因此最重和平。他認為,戈巴契夫先生是上個世紀中消除核戰危機最偉大的政治家,因此83年戈巴契夫來台時,曾與之商議在聯合國內成立和平大學,惜因戈氏的退隱而未果。  郝先生強調,民主是兩岸問題終極解決的過程,也是目標,先決條件是終結中國人打中國人。中華民國的英文是Republic of China,則中華民國的國民為Chinese,自不在話下。他70歲才脫下軍裝,走入民間,不久即飽受歡迎,展現其群眾的魅力,民調屢勝當時的李登輝總統,成為「永遠的郝院長」。在台灣,有人稱他「郝伯伯」,有人稱他「外省人」,但誰說他是「外國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完整的主張就是緩統、棄獨、不武,這是確保台灣安全和平的不二法門。「這個政府」對此,聽得進去嗎?  郝先生護衛中華民國憲法不遺餘力,感念蔣介石總統在內戰未歇之際,以廓然大公的胸懷,推出這部「反蔣」的憲法,使得台灣人民在憲政的體制下生活。他也主張恢復國統綱領,這是兩岸和平統一之道。所謂和平統一,就是任何一方不以片面的意志,強加於對方的統一,是從和平發展中,培養雙方的共識。大陸當局對此,聽得進去嗎?  「經文緯武奇男子,特立獨行大丈夫」,這是毛子水先生對俞大維先生的讚詞,移贈郝先生,誰曰不宜?他從少尉排長到四星上將,從大陸到台灣,久經實戰的磨鍊,出將入相之後,深信筆勝於劍,成為業餘的文字工作者。27年來,他勤於筆耕,已寫就500萬字,或已出書,或已發表,修辭立誠,不尚虛飾,展現的不僅是文風,而且是人格,正是一位無懈可擊的大丈夫。  郝先生90歲時,我曾指出,他在台灣最大的意義,就是守護中華民國最後的土地,造福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如施明德先生所形容,以「民主將軍」的身分,崇法務實,保國利民,贏得歷史的地位。如今,他貫徹始終,贏得各方的敬重,無愧為中華民國的保衛者,我們永遠懷念他。(作者為考試委員)

  • 周玉山》中華民國保衛者郝柏村先生

    周玉山》中華民國保衛者郝柏村先生

    去年4月1日,郝柏村先生召喚我,交代回憶錄的出版,以及其他事宜。一如往昔,他思路細密,毫無倦容。萬想不到,第2天清晨,他就病倒了。1年來,在醫院和家人的悉心照料下,得以平靜療養,痛苦減到最輕。3月30日,他安息主懷,不滅的是對中華民國之愛。 27年來,郝先生與我布衣相見,英雄氣概之餘,是長者的藹藹慈光,完全寫照了「望之儼然,即之也溫」二語。他心心念念的,是台灣的前途,和中華民國的命運,安台與保國,乃其奮鬥的目標,亦其妥協的底線,凡此皆不可退讓,蔚為高大的形象,為國人所共見。 郝先生生於民國8年8月8日,30歲來台時,已親歷8年抗日戰爭與4年國共內戰,走過屍山血海,彈片長存腦部,因此最重和平。他認為,戈巴契夫先生是上個世紀中,消除核戰危機最偉大的政治家,因此83年戈氏來台時,曾與之商議在聯合國內成立和平大學,惜因戈氏的退隱而未果。 郝先生強調,民主是兩岸問題終極解決的過程,也是目標,先決條件是終結中國人打中國人。中華民國的英文是Republic of China,則中華民國的國民為Chinese,自不在話下。他70歲才脫下軍裝,走入民間,不久即飽受歡迎,展現其群眾的魅力,民調屢勝當時的李登輝總統,成為「永遠的郝院長」。在台灣,有人稱他「郝伯伯」,有人稱他「外省人」,但誰說他是「外國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完整的主張就是緩統、棄獨、不武,這是確保台灣安全和平的不二法門。這個政府對此,聽得進去嗎? 郝先生護衛中華民國憲法不遺餘力,感念蔣介石總統在內戰未歇之際,以廓然大公的胸懷,推出這部「反蔣」的憲法,使得台灣人民在憲政的體制下生活。他也主張恢復國統綱領,這是兩岸和平統一之道。所謂和平統一,就是任何一方不以片面的意志,強加於對方的統一,是從和平發展中,培養雙方的共識。大陸當局對此,聽得進去嗎? 「經文緯武奇男子,特立獨行大丈夫」,這是毛子水先生對俞大維先生的讚詞,移贈郝先生,誰曰不宜?他從少尉排長到四星上將,從大陸到台灣,久經實戰的磨鍊,出將入相之後,深信筆勝於劍,成為業餘的文字工作者。27年來,他勤於筆耕,已寫就500萬字,或已出書,或已發表,修辭立誠,不尚虛飾,展現的不僅是文風,而且是人格,正是一位無懈可擊的大丈夫。 郝先生90歲時,我曾指出,他在台灣最大的意義,就是守護中華民國最後的土地,造福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如施明德先生所形容,以「民主將軍」的身分,崇法務實,保國利民,贏得歷史的地位。如今,他貫徹始終,贏得各方的敬重,無愧為中華民國的保衛者,我們永遠懷念他。 (作者為考試委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