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部某大學的搜尋結果,共10

  • 王定宇騷擾不斷 何欣純怒了

    王定宇騷擾不斷 何欣純怒了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與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爆出同居疑雲,王前天接受電台專訪澄清,卻又牽扯到大學時代也曾跟同黨立委何欣純分租公寓風波,何欣純批評王定宇「說100個謊也無法圓謊」;未料,王前晚抱怨何「下手太重」,還不斷傳訊息騷擾,何欣純說,任何女性遇到類似狀況都會生氣,不過,如果王定宇願意道歉,她會接受,希望王可以把話說清楚。

  • 擔心被貼「紅色標籤」 台師回台態度低調

    擔心被貼「紅色標籤」 台師回台態度低調

    受少子化衝擊,台灣的大學教職一位難求,大批博士生因此離鄉背井,遠赴大陸任教。論及心情,有青年台師直言:「過客感很重」,如有機會,仍盼回台工作,但當前仇中意識形態在台瀰漫,台師就算回到台灣,大多不敢表明,深怕被貼上「紅色標籤」,被當成共諜。 \n一名在大陸中部省份某「985大學」任教的台師說,他所任教的學校環境不錯,教學氣氛並不政治化,基於個人成長背景,存在「中國情懷」,但在大陸生活仍有過客感,所以有機會還是想回台灣,不過在台灣謀得大學教職太困難,他身邊一名具英國老牌名校博士文憑的學長,沒有在台灣找到教職工作,後來也是到大陸任教。 \n該名台師提到,之所以想回到台灣,最大原因還是家人因素,這部分其實大陸大學主管也都心裡有數,了解台師到大陸,都是先尋求位置,有更好的機會就會離開,因此都會鼓勵台師在大陸買房、找對象,盼藉此留住人才。 \n另一名曾在大陸任教的公立頂大教師則說,台灣在1994年施行廣設大學政策後,「高教就被搞爛,害人家沒工作,只能自己去大陸」,教育部到現在對此都沒有認知,自食惡果,導致高教人才不斷流失。 \n該名公立頂大教師也提到,雖然看起來「台師一股腦往大陸衝」,其中一部分的人是很想回到台灣,但絕大多數的台師仍傾向留在大陸發展,即在於大陸環境穩定。不過部分回到台灣的台師,態度大多非常低調,問題也是出在政治因素,如今仇中情緒在台瀰漫,「不敢講話,怕回來就掛了」,甚至如果被貼上「紅色標籤」,或是被當成共諜,根本是萬劫不復。

  • 兩岸關係緊縮 西進師紛返台

    兩岸關係緊縮 西進師紛返台

     兩岸關係緊縮,由於大陸大學對台師補貼漸少、陸校嚴格把關台師授課內容,以及民進黨政府不希望兩岸往來等因素,近來已有不少台師放棄大陸教職,選擇回台。 \n 兩岸關係恐走向「熱對抗」,陸方也逐漸撤銷相關政治紅利,台師在陸津貼也減少。1名在大陸中部省份某985大學任教的台師透露,年底在該校任教滿2年,校方僅提供租房補貼。 \n 曾赴陸任教 怕被貼標籤 \n 該名台師提到,民進黨執政後,在陸從事人文社科類教研工作因此嚴重受限;「這對研究者來說是不樂見的,哪怕是大陸本地學者也是私下抱怨。」他考量先在大陸大學升等,同時等待回台任教的機會。 \n 這位台師直言,他個人成長背景使他有著中國情懷,而任教的陸校環境不錯,教學氣氛並不政治化,但他仍感覺自己是「過客」,有機會還是想回台。不過在台灣謀得大學教職太困難,且當前仇中意識形態在台瀰漫,台師就算回到台灣,大多不敢表明,深怕被貼上「紅色標籤」,被當成共諜。他身邊一名具英國老牌名校博士文憑的學長,沒有在台灣找到教職,後來也是到大陸任教。 \n 另一名返台台師已在某公立頂大任教。他說,2016年蔡政府上台後,台師在大陸的言論、地位都變得很緊張,其中包含主管要求、同儕氣氛等,都比過去更敏感,很多事情不能公開講,課堂更無法公開談兩岸關係。 \n 陸學術圈重關係 競爭難 \n 「我早就想要回來!」該名教師提到,在諸多學科當中,特別是人文社科類在大陸從事教研最受限,即便在大陸大學任教,校方提供待遇不錯,「你再優秀、再根正苗紅,用處都不大,在大陸接地氣還是受限。」加上大陸學術圈側重裙帶關係,競爭時,優勢多給「自己師兄弟」,即便台師獲得再多、再好的特殊待遇,終究都是「外人」。 \n 該名教師也提出另一項台師返台原因,在於疫情讓未來充滿不確定性,不想與家人分隔兩地,而選擇回台。 \n 不過究竟有多少台師赴陸任教?對此,我教育部始終未統計相關人數,該名頂大教師直言,民進黨政府不希望兩岸往來,「作統計等於是變相鼓勵兩岸互動,不可能去做這個,不可能自打嘴巴!」他批評,民進黨政府無視在陸台師的存在,擺出「你出事也不要找我」的態度,「讓你們自己去玩,政府不介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對獲得選票愈有利。」

  • 前男友謊稱檢查胸罩 趁機襲胸、性侵女大生

    前男友謊稱檢查胸罩 趁機襲胸、性侵女大生

    22歲高姓女子去年就讀中部某國立大學,與同校的郭姓前男友相約在平安夜出遊,郭帶高女到大學室外排球場,謊稱高女有綠色胸罩忘在他家,以檢查為藉口趁機拉高女衣領襲胸,高女掙扎卻遭郭摀嘴、指侵得逞。高女害怕郭在學校大肆宣傳,一直等到休學才將此事揭露,向郭提告。 \n高女指出,去年12月25日相約吃飯後,郭提議要帶她去別的地方,兩人分別騎機車到中部某大學戶外排球場,郭稱她有一件綠色胸罩遺留在他家,但高女表示「我沒有這個顏色的胸罩」,郭便說「不然我檢查看看」,之後拉開高女的衣領,趁機襲胸,高女掙扎想喊叫卻被郭摀嘴,接著被郭手指性侵,郭得逞後甚至還對高女稱「還是乾脆我們來一發」。 \n高女表示,自己與郭因同班認識而交往,郭就讀高中時愛看隔壁國小生的腿,所以自封「蘿莉本」的稱號。郭在交往3年間多次恐嚇她,揚言若分手要讓她在系上混不下去,甚至毆打、欺負自己的狗,使愛犬情緒受影響,對人產生戒心。 \n由於郭曾有多次恐嚇紀錄,又是系上的助教,高女不敢立刻報警,休學後才提起勇氣對郭提告,今在友人陪同下到台北地檢署遞狀,控告郭涉嫌強制性交罪。

  • 不後悔按下重來鍵 大學「脫台者」想離開舒適圈

    高中畢業生紛紛選擇離開台灣,連已經就讀大學的台生也留不住!美國肯恩大學中國校區大一台生蔡葆淇,原本就讀台灣某知名私校公共衛生系,卻因為制度缺陷,選擇轉學並重讀大一;諾丁漢大學中國校區台生謝昀珊則是在台灣中部某國立大學讀了半年之後,選擇轉學,怕待在台灣「溫水煮青蛙」沒有危機感。 \n蔡葆淇從小就以醫護方向為職志,但當初學測沒考好,她在多方考量之下,決定留在台灣,讀北部某私校公衛系。 \n問題是台灣的公共衛生師還沒有專業證照考試,相關法案從2014年考試院審核通過之後,現在還躺在行政院,連立法院都還沒進。「老師只叫我們努力念書,像流行病學、生物統計學等,說以後一定會考試、會有這個職位,但現在根本連影子都沒有!」她認為台灣不尊重專業,在台灣讀公衛太沒有動力,大一那一年非常不快樂,決意換換環境,「既然中國這麼大,我要來看看。」 \n蔡葆淇說,現在中國大陸發展得很好,政治、經濟面已經超過台灣。她用高中成績加上雅思6.5分,成功申請到美國肯恩大學中國校區心理學系,並自願從大一讀起。 \n「其實在台灣時我就讀過普通心理學、健康心理學,可以抵學分;但這裡是用英語教,教授教法也很靈活,不是照本宣科,所以我想再學一次!」蔡葆淇說,很奇怪的是她在台灣沒方向,來到大陸卻找到方向,決定以後去美國讀博,「這裡的同學都很有理想,我覺得自己有往前進,感覺很好。」來大陸之後,母親朋友已經在念大學的小孩紛紛問她怎麼申請的,每天晚上電話接不完。 \n謝昀珊是北市華江高中畢業,錄取中興大學外文系,念了半年,就以國際學生的入學管道申請諾丁漢大學中國校區,讀英語言與文學。 \n「主要刺激我的動機是:台灣太小,我想跳脫舒適圈!」謝昀珊說,台灣很容易溫水煮青蛙,沒有危機感;考量諾丁漢大學中國校區離台灣近,又是全英語環境,她順利申請上之後就從大一開始念,感受不同的上課氣氛。 \n受訪時謝昀珊才上了3天課,就覺得很不一樣:「其實我認為兩邊學生資質沒有不同,但在台灣,老師要花很多時間引導學生,學生才願意發言;在這裡學生比較主動,不會畏懼表現,可能是環境不同吧。」 \n謝昀珊說,透過申請過程,讓她更了解自己:「如果就是想離開台灣這個環境去外面看一看,我知道就算我這次沒有申請過關,大學畢業後也會出國!」不後悔重讀大一,她也更珍惜這個重新出發的機會。

  • 大學課堂播《天邊一朵雲》夜校生控師逼看A片

    中部某科技大學夜間部大一女學生,日前署名「房思齊2」投訴媒體,指稱上學期10月底,教授「文創產業概論」的朱姓老師,在課堂上播放「A片」給大家看,讓她覺得自己有房思琪被迫害的感覺,也擔心老師某天會變狼師。 \n \n爆料女學生表示,上學期有一門「文創產業概論」的課程,有好幾個不同科系的男女生一起上課,朱姓老師卻在課堂上公然播放「A片」,「不是電影的輔導級,是真的『A片』;還說這是藝術,未滿18歲的,不想看的出去,甚至手裡還拿著啤酒喝。」 \n \n對此,校方查證後表示,課堂上播放的是導演蔡明亮作品《天邊一朵雲》,此片不僅是千萬輔導金影片,還曾奪下柏林影展費比西獎、銀熊獎等獎項。朱姓老師透過校方澄清,自己本身是性評會委員,由於該片藝術原創性價值極高,適合當文創教學教材,也可作為教導性觀念影片,且事前也有跟學生溝通,可自行選擇觀看,不看也不會記曠課。 \n \n校方表示,朱師曾留學法國,觀念較為開放,可能當天有學生遲到,沒聽到課前講解,因而造成誤會,朱師得知影片造成學生不舒服也很震驚,之後會考慮適合國情的電影教學。此外,朱師也坦承課堂喝酒,不過強調是當天幫學生慶生喝剩的,願意接受校方懲處。 \n \n至於女學生指控朱師日後恐成狼師,校方表示,這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不能隨便拿來開玩笑,且認為學生的指控有點太過,但對於學生反映之事,校方會再與朱師審慎溝通,在慎選教材之餘,務必考慮每位學生的感受。 \n \n然而事件曝光後,許多網友紛紛留言回應,「這絕對不是a片」、「請不要沾污了房思琪三個字」、「連藝術都不會欣賞你跟我說他會搞文創我也是笑笑」;此外也有網友認為,「不管是不是得獎電影,其實電影本身就是可以成為一種教材,透過電影可以認識社會,認識人生,而社會跟人生本來就不會只有光明面。如果這個老師因為這樣的盲目投訴而受到任何檢討,任何一個文化工作者都應該感到難過,這是藝術文化教育的長期缺乏,所造成的一種悲哀。」

  • 陸校高薪挖角 催生職業跳槽教授

    陸校高薪挖角 催生職業跳槽教授

     大陸大學「挖人大戰」,催生出「職業跳槽教授」!今年大陸將有百所大學200多個學位點將被評估(碩博士班學術水準評鑑),導致大學之間挖角氾濫,「跳槽專業戶」蠢蠢欲動,論者無奈表示「有點像某些人離婚,愈離愈不珍惜,愈來愈沒感情。」 \n 新華每日電訊報導,40多歲評上長江學者的東北某大學教授張龍(化名),最近第三次跳槽,拿了新學校6000萬元(人民幣,下同)科研經費,上一所學校給的2000萬元科研經費就此閒置,為他而設的科研團隊也被迫解散。 \n 鑽制度漏洞 霸占公款 \n 「這種蜻蜓點水型的人就是鑽制度空子,讓國家資源流入自己腰包!」東北某985大學人事主管說,這類教授資歷較深、學術水準不錯,有廣泛的社會關係,每所學校待三五年,聘期一結束立刻自抬身價,否則走人;「法律上沒問題,但已經造成傷害!」 \n 「這些人很聰明,跳到一個單位可以迅速適應,拿專案、出論文;但他們的科研成果往往重複性、短期性,完全不管學校的學科建設、人才梯隊培養似乎都和他們無關。」一所湖南地方校院主管說。 \n 還有一類「狡兔三窟」型教授,兼職東家一大堆,科研成果沒幾件。某大學青年學者王曉(化名)成功申請到一個國家社科專案,靠著這個光環先後到好幾所院校任教,拿了好幾分安家費和房子,後來曝光了;但原先學校為了搶人沒按規定走程序,房子白白送給王曉。 \n 頻轉教職 薪資滾雪球 \n 跳槽教授算得精:40歲開始跳,65歲退休,聘期一次5年,至少跳3、4輪,每一輪都賺一筆安家費,累積下來很可觀。 \n 另一種是利用制度漏洞,在原有教育部直屬大學無法謀得一官半職,兩三年內調動到省屬大學擔任系副主任,不久再跳往市屬大學擔任系主任,「洗」自己的頭銜。 \n 中西部普通院校是這種思維的苦主。中部某普通院校人事部說,省屬大學人才少,錢更少,願意把有限經費集中在某一兩個人才,但引回來的是跳槽型的人,會引發其他教師心理不平衡。

  • 女大生賣身 恩客竟是副教授

    女大生賣身 恩客竟是副教授

     就讀某私立大學王姓女學生,因需支付罹癌母親龐大醫藥費,下海應召賣淫;廿二日晚正和一名副教授性交易時,和老鴇梁越萍一併被當場查獲。副教授坦承因上次嫖妓時覺得媒介的品質不錯、服務又佳,才再次召妓被捕。 \n 警方調查,六十歲婦人梁越萍從去年六月開始,在台中市健行路上承租大樓四、五樓各一間套房,作為色情交易場所;四樓作為辦公室,有嫖客上門時再帶到五樓「工作室」等候,以類似一樓一鳳的方式經營,再打電話給應召站送小姐前來供嫖客挑選。 \n 在中部某私立大學任教的一名副教授,上周經友人介紹到該處召妓,每次一節五十分鐘收費五千元,因應召女郎年輕貌美、服務態度又好,讓他久久無法忘懷,前天下午五點下課後,再度前往尋芳。 \n 梁婦打電話找來十九歲的王姓女大學生,兩人進入房間性交易。不料該應召站早被警方鎖定,晚間六點許,員警持搜索票先在四樓逮捕梁婦,再衝到五樓查獲已完成性交易的兩人。經盤查身分證,才發現嫖客是大學副教授,賣淫女子還在讀大學。 \n 王女說,母親罹患癌症需要龐大的醫藥費,現實環境所逼,不得已才會下海賣淫,十七日根據報紙一則「大學生兼差」的徵才廣告聯絡上班,再經由傳播公司以電話簡訊,通知她去汽車旅館及不特定場所接客,每次五千元由公司及媒介各抽一千元,實領三千元。 \n 梁女坦承,從去年六月開始媒介性交易,大都靠熟客口耳相傳,平常生意並不好,有時兩三天才有一人上門,原以為低調行事,可躲避警方查緝,沒想到還是被查獲。 \n 據悉,副教授昨天知道有媒體到任教的學校查證,曾很氣憤的打電話給警方,表示如果自己身分曝光,他將沒有顏面面對家人及學校師生,也不知以後如何自處,將不惜尋短。

  • 假教授私製減肥藥 年銷30萬顆

    假教授私製減肥藥 年銷30萬顆

     假教授賣偽藥!對外自稱「蔡教授」的六十歲男子蔡朝憲,涉嫌以衛生署公告禁用含「諾美婷」西藥成分的原料,大量製造減肥藥膠囊,再轉售給全國各地的經銷商和藥局、診所。台北市刑大偵五隊昨日兵分多路逮獲蔡嫌及製造販售商等七名嫌犯,並查獲二萬六千餘粒禁藥,依違反藥事法及詐欺罪嫌送辦。 \n 警方發現,蔡嫌的「製藥」成本,每粒膠囊不到五毛錢,卻以廿一元轉賣給下游經銷商,年銷售量高達卅萬粒以上,每年不法獲利逾六百萬元,經銷商再以每盒卅粒裝兩千元,或每粒七十元的價格賣給消費者,賺取巨額暴利。 \n 國內取名諾美婷的減肥藥,去年十月被檢驗證實易導致心血管疾病,衛生署同月十一日就公告下架禁售、禁用。但去年底,北市衛生局發現市面仍流通含諾美婷成分的減肥藥,今年三月會同北市刑大偵五隊在板橋查獲開設藥品公司的曾姓經銷商,曾嫌供出上游貨源來自中部知名大學的「蔡教授」蔡朝憲,警方即報請彰化地檢署檢察官洪英丰指揮偵辦。 \n 檢方指出,蔡嫌是大學理工系畢業,擁有化工知識;但自稱「蔡教授」並非真的教授,而是蔡妻任職該大學行政單位,分配有教職員工宿舍,夫妻兩人住在該校宿舍內,所以蔡嫌自稱「蔡教授」,均未被識破;因他名字與中部某大學講師相同,也對外佯稱大學教授,下游配合的經銷商、診所信以為真,也打著「名教授掛保障」對外賣藥,在市面造成熱賣。 \n 近年來,蔡嫌為逃避取締,先接單再製藥,從澳洲、日本進口含諾美婷成分的原料,並摻入部分藥粉,下游經銷商下單訂購時,再委請彰化縣社頭鄉一家生化科技公司製錠包裝。 \n 前晚,檢警兵分七路,分赴新北市、桃園、台中、彰化、台南等七處地點同步搜索,查獲蔡嫌及六名製造商和經銷商,包括一名翁姓中醫師,另查扣兩萬六千餘粒減肥藥膠囊及三公斤粉狀原料。 \n 檢方昨日複訊後,以蔡嫌違反藥事法及詐欺罪,涉嫌重大,並有串證之虞予以聲押,其餘六人分別以五萬元交保或飭回。

  • 我們的時代-威權幽靈仍在島嶼角落遊蕩

     二十年前的一九九一年五月九日,清大研究生廖偉程的宿舍房門出現一陣急敲。暗夜中的訪客是新竹調查站,他們要把廖偉程帶回去調查。 \n 彼時台灣已解嚴四年。一九八八年一月李登輝上台;一九九○年三月野百合學運;一九九○五月,李登輝提名前參謀總長郝柏村任行政院長,知識界舉行反軍人干政大遊行。一九九一年初,李登輝剛宣布了台灣「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對於才啟航的民主化,沒有人知道將航行到什麼方向:是會逆轉,或者出現強人政治、軍人干政,還是會繼續前行。 \n 郝柏村作為行政院長果然沒有讓反對者失望:除打壓他口中的「社運流氓」,還去校園逮捕研究生。除廖偉程外,同時被捕的還有台大社研所畢業生陳正然,社運工作者陳秀惠與林銀福。檢調指控這四個人與在日本的台獨「叛亂組織」「獨立台灣會」有接觸,打算依《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項,對四人求處「唯一死刑」。事實上,廖偉程和陳正然等和「獨立台灣會」史明接觸主要為了研究台灣史資料。 \n 這個「獨台會案」是解嚴後最嚴重的白色恐怖事件,並且是威權陰影染指校園。於是,全台各校動員抗爭,在校園罷課,並在台北車站靜坐數天。連國民黨立委都知道時代的風向已經改變,所以幾天內就在立院廢除《懲治叛亂條例》,廖偉程等四人隨即獲釋。民間更進一步推動「廢除刑法一百條」運動,希望徹底保障台灣言論與思想自由。 \n 二十年過去了。台灣社會歷經兩次政黨輪替,人們有了基本的思想與言論自由,不會有人因言入罪(但集會遊行自由卻仍深受限制)。只是,台灣社會到底民主化了多少? \n 最近南港高工學生在臉書以「港工憤青反六輕」,號召同學校慶時以行動劇和遊行表達反六輕,警方發文該校要求校方注意關注,校方以「鼓動學潮」之名要威嚇處分學生。 \n 這是特例嗎?去年萬能科技大學學生邱智良要成立人文性社團「邊緣之聲」被學校禁止;邱生靜坐抗議,遭到學校退學。他在今年二月向教育部提出訴願,訴願結果撤銷退學處分及學生申訴評議決定,結果在上周獲勝。 \n 這是特例嗎?我在中部某國立大學演講時,一個該縣師院改制後大學的老師跑來聽講,因為他說,校方不喜歡他們舉辦公共事務的討論,因為「太政治」。在另一個場合,一個北部知名私立大學的學生說,系方不贊成學生舉辦國光石化討論會,因為「太敏感」。 \n 原來台灣社會也和中國一樣,具有許多神秘的敏感帶。尤其在從中學到大學的教育機構中,除了傳授主流價值和專業的技術性知識,學校被構築成一個單純的雪白城堡,不准「敏感議題」進入,不讓學生討論那些攸關公共生活的議題。校門上,是威權的幽靈作為門神。 \n 許多年輕人的政治態度是保守的。幾年前,我在大學談天安門事件時,就有好幾名學生疑惑:如果中共不對學生開槍,那社會秩序不就亂了嗎?去年一名來台訪問的中國詩人在和台灣大學生座談時,竟然也有同樣發現:不少年輕人在秩序與民主間,或者經濟發展與民主間,是選擇前者的。 \n 如果這些觀察反映了一定真實性,那麼前述學校的保守與封閉當然是主要因素之一,台灣由威權時代執政黨主導的政治轉型當然也是重要原因。中正大學陳光輝教授的研究指出,台灣年輕世代的民主價值是低於上一個世代(前者指的是一九九一年作調查時的大學生,後者是二○○一年)。他的主要解釋是九一年世代正經歷了民主化的氛圍。 \n 顯然,威權時代的幽靈並未徹底離去,而是以不同形體在島嶼上空,在不同社會角落隱藏。如今調查局也許不會再進去校園宿舍抓思想異議者,但同樣進不了許多學校圍牆的可能根本是那些「異議」議題,或「敏感」的公共議題。 \n 沒有更多社會領域的民主化,沒有更多重公共領域(在學校、在公司、在社區等)的建立,政治領域的民主終將是虛弱的。(作者為專欄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