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間偏左的搜尋結果,共15

  • 李允中》中間最大一塊

    前副總統吳敦義於日前在台北市退休黨工聯誼會演講時,大談國民黨的兩岸政策與黨產處理問題。多方解讀,吳敦義應該是有問鼎明年黨主席的打算,將與洪秀柱一較長短,因此利用「洪習會」舉辦的前夕,跟黨員確認自身政見的定位。吳敦義也「不諱言」地表示,因為蔡英文主張「維持現狀」,占據選民「中間最大一塊」,是導致國民黨敗選的原因之一。而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就是維持前總統馬英九的現狀。原來屬於國民黨中間那塊已經被民進黨搶走,至於國民黨現在還有哪一塊,就必須好好討論。 \n 事實上,吳敦義的「提醒」所言不假。在今年初的黨主席補選中,挾著「同情票」勝選的洪秀柱,顯然是深藍支持的人選,在淺藍對補選興趣缺缺的情況之下,導致「本土派」敗選。當時藍營的集體焦慮之一是國民黨可能新黨化,將導致國家認同的「中間偏右」地位遭他黨取代,尤其是對ROC較無敵意(華獨),在年輕人當中有廣大支持的「時代力量」。 \n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小英政府的民調低落及時代力量一直無法擺脫綠營「側翼部隊」的既定形象,加上包含花蓮市長補選,國民黨在地方上一連串的勝利,不敢說淺藍的支持者已經完全回流,但可以確定的是,中間選民這塊並沒有完全綠化,國民黨也沒有新黨化。 \n 至於「一中各表」及「黨產處理」與「中間最大一塊」有何關聯?「一中各表」議題的現況是,拒絕回答「是否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已經讓民進黨政府退回「中間偏左」;至於國民黨「黨產處理」問題的發展是,若國民黨真能將「黨產歸零」且「瘦身成功」(例如將800位黨工減半成像民進黨400位的水準),降至「中產階級」的國民黨,事實上還是有與民進黨一較長短的本錢。 \n 因為根據《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的規定,包含黨費、政治獻金與政黨補助金等「合法黨產」,國民黨仍有4.4億元之多,相較於民進黨的5.9億元,雖然還差1億多元,倘若國民黨能掌握「中間地帶」,允執厥中,以「行情」來看,要湊這1億多元應該不是難事。 \n 最後,中間那一大塊選民到底誰能掌握?相信只要在「洪習會」上,柱柱姐能保持微笑,講些場面話,行禮如儀,不要脫稿演出,黨主席之爭鹿死誰手,應該還在未定之天。 \n(作者為逢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 陳學聖提改革三枝箭 走中間偏左路線

    陳學聖提改革三枝箭 走中間偏左路線

    國民黨主席選舉電視政見會今天登場,國民黨主席候選人陳學聖在政見發表會提出黨改革「三枝箭」,陳學聖表示,應該重新省思國父的三民主義,第一箭就是要改變過去中間偏右的路線,改為中間偏左,回頭重視分配正義,讓每個人活在國家的照顧下,讓每個人覺得社會是公平的。 \n \n第二支箭則是在兩岸論述上,要求同存異,尤其是「求異」要強化,強化台灣主體價值,「統」不是不能談,但要從兩岸民生接近開始、兩岸自由交談開始、大陸網路自由化開始,連這些條件都沒有就沒什麼好談,台灣人民不要一味委屈求全最後被接管,應該強調台灣人主體價值。 \n \n第三支箭則是要重新建立國民黨自己的「本土」,而不是地方的黑金派系,如果還維持黑金派系,若沒有黨產、沒有思想,人家也會離開,國民黨要跟台灣這片土地的農民、勞工對話,重新與他們站在一起。

  • 西班牙大選民調 執政黨領先

    西班牙訂於12月20日舉行大選,最新民調顯示,現任執政黨「人民黨」(Popular Party)雖可望勝選,但能否順利組聯合政府仍在未竟之天。根據西班牙社會調查中心(CIS)周四公布的最新民調,中間偏右的「人民黨」以29.1%支持率居於領先,中間偏左的PSOE黨以25.3%緊追在後,支持度曾與執政黨在伯仲之間的Podemos,崩跌到僅剩10.8%。

  • 義新總理 中間偏左領袖獲提名

     中間偏左領袖、佛羅倫斯市長倫齊(Matteo Renzi)今天被提名為義大利歷來最年輕總理;前總理14日遭逼宮下台,倫齊將力求重整這個歐元區第3大經濟體。 \n 法新社報導,義大利總統納波里塔諾(Giorgio Napolitano)將籌組新聯合政府的任務交給年僅39歲的倫齊。 \n 義大利國會料將於本週稍後為此舉行決定性信任投票。1030217 \n

  • 捷克3政黨達協議 組中間偏左政府

    捷克三大政黨社民黨、ANO和基民黨,6日簽署協議,同意合組中間偏左聯合政府,共同執政。 \n捷克前總理內契斯領導的中間偏右政府去年6月因監控和貪汙倒台,迫使捷克提前8個月在去年10月舉行大選。選舉結果,中間偏左的最大反對黨出勝,但未過半,組政協商進度遲緩。

  • 捷克大選 中間偏左社民黨險勝

     捷克大選今天結束,根據最後計票結果,選民不滿右翼政黨多年貪瀆與撙節而偏向左派。社會民主黨險勝1個新成立的民粹主義政黨,以些微之差贏得大選。 \n 不過,分析家警告,持續兩天的投票結果分裂,要組成穩定的多數政府,選項並不多,各政黨必須展開籌組聯合政府協商。 \n 社民黨(Social Democrats)以2成04的得票率贏得大選,但只比億萬富翁巴比斯(Andrej Babis)所領導的「不滿公民行動黨」(ANO)多出1.8個百分點。 \n ANO衝出第2高票之後,巴比斯這位捷克第2大富翁,將成為歐洲聯盟(EU)成員國捷克混亂政局的權力掮客。 \n 選前民調原本顯示會由共產黨(Communists)來扮演這個斡旋角色,不過最後共產黨得票率還不到15%屈居第3,幾乎確定無法參與角逐。 \n 巴比斯今天的發言有點前後不一,他先說,ANO「不會支持有」社會民主黨的「內閣」;不過,後來他又承認,準備就加入社民黨政府展開討論。 \n 捷克大都會大學(Metropolitan University)分析家奧特里(Jan Outly)告訴法新社:「最有可能的聯合政府,是由社民黨結合基督教民主黨(Christian Democrats),加上ANO的支持。」 \n 這3黨可能在200席的國會掌握111席。 \n 內恰斯(Petr Necas)的中間偏右政府6月間因監控與賄賂醜聞被拉下台,捷克政局陷入混亂,大選也因此比原定時間提前8個月。 \n 被點名為新總理的社民黨黨魁索布卡(Bohuslav Sobotka)並不滿意選舉結果,但表示準備與所有政黨展開聯合政府協商,包括僅得7%票數的中間派小黨基民黨。 \n 投票前索布卡暗示,將爭取共產黨的策略性支持,來組成少數政府。 \n 這位親歐盟的42歲黨魁,矢言將公共赤字壓低到國內生產毛額(GDP)的3%以下,不過希望透過對公營事業、電信業者、銀行與富人增稅來提高歲收。 \n 聯合政府缺乏擁有明顯多數的政黨,是捷克常見的政治生態,小黨或無黨籍議員常常是各方拉攏的對象。 \n 右派與疑歐主義者克勞斯(Vaclav Klaus)執政10年後,曾入共產黨的齊曼(Milos Zeman)1月間贏得總統大選,已能看出捷克民心思變、開始向左轉。 \n 社民黨上次執政是在2006年。(譯者:中央社鄭詩韻)1021027 \n

  • 義國會選舉 中間偏左聯盟領先

     義大利國會參、眾兩院選舉廿五日進行第二天、也是最後一天的投票。投票從早晨七時開始,進行至下午十五時(台灣時間晚上十時)為止,隨後便展開計票工作。投票後出口民調則顯示,民主黨黨魁貝沙尼領導的中間偏左聯盟,領先前總理貝魯斯柯尼的中間偏右聯盟。 \n 據義大利新聞電視台Sky TG 24選後發布的出口民調,中左聯盟在眾議院拿下三四.五%,參議院拿下三七%。貝魯斯柯尼與其盟黨「北方聯盟」在眾院拿下二九%,參院三一%。 \n 前諧星葛里洛的「五星運動」在眾院拿下一九%,參院一六.五%。看守總理蒙提領導的中間政黨在眾院只得到九.五%,參院九%。正式結果預計廿六日出爐。 \n 上述出口民調大致符合選前民調,貝沙尼領導的中左聯盟一旦贏得選舉,可能與蒙提的中間政黨和小黨籌組穩定的新聯合政府。 \n 貝沙尼雖然和貝魯斯柯尼一樣反對撙節,但支持有條件改革,這已是外界所能期待最好的結果。出口民調揭曉後,義大利股市和債市大幅上揚,帶動歐洲各國股市和歐元上漲。 \n 義大利正處於嚴重經濟衰退,這次選舉結果不僅關係到該國未來如何處理經濟問題,對歐元區的未來也至關重要,甚至牽動全球金融市場的神經。 \n 這次投票率較二○○八年的選舉滑落不少,部分原因是天候不佳,不過嚴厲的撙節措施和經濟衰退,也令選民對投票意興闌珊。

  • 可望任總理 貝沙尼挺蒙提推經改

    可望任總理 貝沙尼挺蒙提推經改

     義大利國會大選出口民調顯示,民主黨黨魁貝沙尼(Pier Luigi Bersani)領導的中間偏左聯盟領先,若這一趨勢獲官方結果確認,他可望成為新總理。貝沙尼出身勞動階層,行事腳踏實地,理念與前任總理蒙提相契,兩人深信天主教義並力主財經改革,進而維繫歐洲聯盟於不墜。 \n 蒙提於二○一一年十一月接任總理,領導技術官僚政府厲行財政緊縮,貝沙尼在國會力挺他。貝沙尼反對撙節措施,但支持有條件改革。這次勝選後,貝沙尼料將力邀蒙提與支持他的黨派加入聯合政府,蒙提有可能接掌財經要職,繼續推動改革。 \n 在立場上,貝沙尼較接近法國總統奧朗德,主張歐盟推動更多以經濟成長為導向的政策,並贊成歐盟建構包括清算機制在內的「銀行聯盟」,他也不排斥擴大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權限至監督成員國財政預算。 \n 現年六十二歲的貝沙尼生長於義大利中北部「紅色地帶」心臟艾米利亞─羅馬涅大區皮亞琴察省,父親是任職埃索(Esso)加油站的汽車技工,而艾米利亞─羅馬涅大區富裕發達,自由派天主教徒與溫和派共產黨人長久以來都求同存異。 \n 貝沙尼畢業於波隆納大學哲學系,論文寫的是教宗格里高利一世的哲思。之後,他加入義大利共產黨,但始終認為「蘇聯是迫害的同義詞」,繼而在蘇聯崩解後引領義共蛻變,並協助創建中間偏左的民主黨,後於二○○九年十月膺任黨魁,戮力團結爭吵不休的義國左派政黨。 \n 和性喜炫耀的前總理貝魯斯柯尼迥異,貝沙尼務實穩健,在海外雖鮮少人知,但他乃義國政壇老將,在同鄉普洛迪兩度掌政期間(一九九六至九八年與二○○六至○八年),先後出任工業及經濟發展部部長,而一九九九至二○○一年曾任阿勒瑪總理的運輸部長,他大力鼓吹經濟自由化,放寬能源、保險與金融服務業的管制,並主導將國營ENEL電力公司民營化的立法。

  • 義國會大選 選情繃全歐緊盯

    義國會大選 選情繃全歐緊盯

     義大利國會參、眾兩院廿四、廿五日進行選舉。投票首日,義大利中北部降雪、南部下大雨,全國約四千七百萬選民必須在惡劣天候下,投下神聖的一票,決定是否繼續痛苦的財政改革。 \n 這是前總理貝魯斯柯尼被迫下台、技術官僚蒙提於二○一一年十一月接任總理後,義大利首次舉行國會大選。蒙提上任後厲行財政緊縮,遏阻金融危機,雖廣獲歐元區友邦和金融市場的肯定與支持,但飽受撙節之苦的人民怨聲載道,也讓此次大選充滿不確定性。 \n 選前二周的最後民調顯示,貝沙尼領導的中間偏左「民主黨」,獲三四%支持率,勝選機率最高。前總理貝魯斯柯尼的中間偏右「自由人民黨」和友黨,以二八%支持率緊追在後。前諧星葛里洛的「五星運動」支持率十七%。蒙提領導的中間政黨,支持率僅十三%。 \n 民調專家曼恩海默表示,由於選情緊繃,外國銀行都皮皮銼,不知該不該趕快賣掉義大利債券。「他們最擔心貝魯斯柯尼重掌政權。」他說,在選前最後一刻,義大利仍有三分之一選民尚未決定支持哪位候選人或哪個政黨,而這些人多傾向中間偏右政黨,可能投票支持貝魯斯柯尼。 \n 打著反撙節大旗的貝魯斯柯尼,誓言將把蒙提任內課徵的財產稅退還人民。貝魯斯柯尼曾擔任過三任總理,現仍因涉嫌稅務詐欺和嫖雛妓面臨兩項官司。 \n 專家表示,義大利是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選舉結果影響深遠。最好的結果是,貝沙尼領導的「民主黨」贏得大選,並與蒙提的中間政黨和小黨結盟,在國會取得過半席次,組成穩定的新聯合政府,這也代表義大利至少將延續部分改革。貝沙尼雖然反對撙節措施,但支持有條件改革。 \n 最糟的狀況則是,選舉結果難產,或沒有任何政黨能夠在國會組成多數聯盟,籌組新政府,被迫必須重新選舉。設若如此,義大利政黨將持續惡鬥,投資人信心直墜,外資落跑,恐將經濟推落衰退深淵,引爆新一波歐債危機。

  • 以色列大選 執政右翼未過半

    以色列大選 執政右翼未過半

     以色列廿二日舉行單院制國會大選,現任總理納坦雅胡的右翼勢力在激烈選戰中意外受挫,並未取得過半席次,與中間偏左陣營平分秋色,各取得六十席。不過,納坦雅胡領導的政黨聯盟仍是新國會最大黨,將可率先籌組聯合政府,而他可能與實力大漲的中間派政黨合作,但勢須在右翼立場上有所妥協。 \n 現年六十三歲的納坦雅胡廿三日在發表勝選演說時,仍感謝人民給他第三次領導以色列的機會,並誓言阻止伊朗擁有核武。分析指出,納坦雅胡可能尋求與中間派政黨合作,但中間派政黨較關切國內民生和經濟議題,可能不支持對伊朗和巴勒斯坦採取強硬立場。 \n 以色列這次國會大選,共有卅二個政黨角逐一百廿個席位。中央選舉委員會廿三日表示,根據九九‧五%計票結果,右派和中間偏左派兩大陣營勢均力敵,各贏得六十個席次。因無任何政黨拿下過半的六十一席,因此必須籌組聯合政府。 \n 以色列國會大選採比例代表制,選民只投票給政黨,政黨按得票率劃分席次。據中選會官網公布的統計顯示,納坦雅胡的右派「聯合黨」和極右派世俗民族主義政黨「以色列家園黨」聯盟,總席次從上次大選的四十二席,驟減至卅一席,但仍為國會第一大黨。 \n 這次國會大選,最大黑馬是由前記者拉皮德(Yair Lapid)在去年創立的中間派「未來黨」(Yesh Atid),今年首次參選即跌破專家眼鏡,一舉囊括十九席,竄升為國會第二大黨。 \n 其他右派陣營方面,民族主義宗教政黨「猶太家園黨」(Jewish Home)贏得十一席,極端保守的「神諭黨」(Shas)也獲十一席,「聯合律法猶太教黨」(United Torah Judaism)則獲七席。 \n 至於中間偏左陣營,中間偏左「勞工黨」奪得十五席,前外長李芙妮的「潮流黨」和左派「梅瑞茲黨」(Meretz)都拿六席,「前進黨」只贏二席。此外,三個阿拉伯裔以色列人政黨共獲十二席。 \n 根據以色列基本法規定,因未有任何政黨贏得過半席次,以色列總統裴瑞斯將在大選結果公布後一周內,授權贏得國會最多席次的黨派領導人籌組聯合政府,時效為四周。

  • 義民調 貝沙尼領先蒙提居次

     義大利卅日發布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在義大利人偏好的下屆政府領袖中,中間偏左的候選人貝沙尼(Pier Luigi Bersani)排名領先,看守總理蒙提第二,貝魯斯柯尼緊跟在後,位居第三。 \n 選舉研究機構CISE所做的民調顯示,貝沙尼獲得三六.二%受訪者支持,蒙提二三.三%,貝魯斯柯尼則是二一.八%。 \n 蒙提廿八日說,自己會帶領中間派聯盟參選,與貝沙尼的「民主黨」(PD)和貝魯斯柯尼的「人民自由黨」(PDL)競爭。這項民調訪問了一三○九人,是在廿二日至廿八日間進行的。 \n 蒙提表示,自己會率領中間派政黨聯盟參與二○一三年二月底的國會大選。中間派聯盟支持蒙蒂的歐洲統合與改革議程。 \n 蒙提當天與中間派團體、公民組織開會四個小時,會後說:「我同意擔任(中間派)聯盟首領,並將致力於保證這項行動成功。」國會大選將於明年二月廿四日至廿五日舉行。 \n 政黨間的合縱連橫尚未底定,問到如果馬上舉行國會大選,三四.六%受訪者說會投貝沙尼的民主黨,一九.七%會投給貝魯斯柯尼的人民自由黨,一四.三%會投給反體制的「五星運動」(5 Star Movement)。

  • 貝老揚言倒閣 義政治恐陷亂局

     甫因逃漏稅遭判刑的義大利前總理貝魯斯柯尼說,蒙提總理的技術官僚政府加深經濟衰退,而他領導的中間偏右陣營可能終止對蒙提的支持。果真如此,義大利在明年四月改選國會前將陷入政治亂局,債務危機勢必隨之加劇。 \n 繼貝魯斯柯尼被迫下台後,蒙提於去年十一月接任總理,厲行財政緊縮,促使義大利公債殖利率下降。他籌組的技術官僚內閣並非由國會選舉產生,現獲有中間偏左、中間偏右和中間派政團的力挺。貝魯斯柯尼創立的「自由人民黨」(PDL)則為國會最大黨,若聯合其他中間偏右盟黨集體「出走」,蒙提內閣必須總辭,提前改選國會。 \n 貝魯斯柯尼廿七日指責蒙提追隨德國「霸權式」的財經施策,遂行「財政勒索」,「這個政府的行動持續把我國經濟推向衰退深淵。未來數天,我們會和夥伴一起決定是否立即撤銷對政府的支持,或者繼續支持。」 \n 當天,左派陣營、工會和其他團體也在羅馬號召數萬人參加「蒙提下台日」示威,抗議政府撙節措施。 \n 因旗下媒體集團「Mediaset」購買廣播權涉及稅務詐欺的罪名成立,貝魯斯柯尼廿六日被米蘭法院判處四年徒刑,另依據特赦法減為一年。貝魯斯柯尼仍可上訴,但他忿忿不平,聲稱將續留政壇,改革司法體系。而揣測紛起後,他又強調不排除參選國會議員,但不會角逐總理大位。 \n 醜聞纏身的貝魯斯柯尼精於政治算計。政情分析家認為,他連連放話,意在爭取反撙節選民,提高自由人民黨於下屆國會的談判籌碼。

  • 從全民總統到中間偏左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公布之後,贏得了社會不少好評。在我看來,這份名單的公布具有一項重要的意義,它代表馬總統已經下定決心,由「全民總統」,將未來「黃金十年」的施政重點調整成為「中間偏左」。 \n 在國共隔海對峙時代,「左」這個字眼在台灣是個「致命的禁忌」;大陸經過十年文革的荼毒,人民對於「左」的路線也避之唯恐不及。然而,在世界資本主義經濟體制發生危急的今日,「中間偏左」的路線卻有了嶄新的意義。 \n 馬政府執政四年以來,不論是國際競爭力、經濟成長率、進出口貿易總值、兩岸進出口貿易、平均每人所得等經濟指標,或是刑案發生率、刑案破獲率、自殺死亡率等社會指標,都比民進黨執政八年期間有明顯的改善。怪異的是,一般民眾對馬政府的政績卻幾近「無感」。這是什麼緣故? \n 在我看來,其中主要癥結在於馬總統就任之初便宣稱要當「全民總統」,作任何事情都想面面俱到,處處討好,結果整個政府的施政看不出重點,政府費心費力在做事,卻沒有人覺得「他跟我站在同一邊」。這樣的施政風格讓宋楚瑜有了可乘之機:他看準了馬英九是隻廉能的「孤鳥」,只要他出來「插花」,吸走藍營幾個百分點的選票,馬英九的選情必定告急。 \n 所謂的「全民總統」,說穿了其實就是緊跟美國,走資本主義的道路。在馬總統上任之初,這樣的路線已經受到不少質疑。在世界資本主義體制面臨嚴重危機的今日,這種路線的謬誤更是暴露無遺。那位以「減稅」作為「政績」的政務官,之所以會被其閣員同僚痛批為「最爛的部長」,其道理便是在於他「偏顧富戶」。 \n 從一個宏觀的角度來看,資本主義的發展已經走到了一個「非變不可」的轉捩點:歐債危機連續發生,佔領華爾街運動的風起雲湧,都是非常明顯的警訊。以地球有限的資源,絕對不可能支撐資本主義體制的無限擴張。未來人類不可能完全放棄資本主義,但卻不能不走「中間偏左」的社會主義路線,兩者互相調和,正是儒家所講的「中庸」! \n 在國民黨不分區名單中,有「財稅巨砲」之稱的學者名列前茅,這意味著將來國民黨的財稅政策不可能再「偏顧富戶」;許多代表「弱勢群體」的人士出人意料的受到提名,表示國民黨將來既要用「雨露均霑」方式「照顧弱勢」,又不可能用「債留子孫」方式玩「肉桶政治」。以世界大勢來看,這不是「中間偏左」的中庸之道,又是什麼?(作者為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

  • 北京應正視民進黨中國政策轉型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二○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正式宣布:將捐出新北市長選舉補助款中的二千萬,為民進黨創立第一個智庫,強化在野陣營兩岸政策論述,以提升和中國直接交往的能量。民進黨的大陸政策好像開始趨向務實,至少不再迴避與北京正面接觸。正如台南縣長蘇煥智所說,民進黨並不反對兩岸開展交流合作,或兩岸務實推動經貿合作交流關係,因在台灣社會有其現實需求,在二○一二年大選民進黨的中國政策也將被檢驗。 \n 就在民進黨的路線有「中間向右」發展之時,我們也看到國民黨的大陸政策居然也有「中間偏左」的傾向。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在二○一○年十二月六日選後一場學術研討會上,發表了七項「台灣核心利益論」,其中特別凸顯的一點看法,是說明「台灣人民對兩岸關係的未來有自由選擇」的權利。這種「台獨選項」的說法,像極了民進黨一九九九年發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夾在國民兩黨的左右走,尚有李登輝、王文洋等發起「中間走」的第三勢力。 \n 筆者認為,民進黨的向右走,或是國民黨的向左走,甚至強調本土意識的中間走,嚴格來說,他們都是向中靠攏。主要考量都希望能在二○一○年大選之前,爭取這次在五都選舉時突然冒出的「中間選民」。但值得提醒的是,所謂的「中間選民」,並不是只會在政治立場或藍綠顏色之間的選擇,更可能是要在國、民兩黨之間對政策的取捨。 \n 如果民進黨的向右走,不是在改變「台獨」的體質,而是與中共有對話與策略運用,恐怕長期來看,北京不會因而鬆懈其一向堅持的原則,民進黨還是沒在政策上爭到民眾支持。而國民黨的向左走,恐怕中間與淺綠選民尚未有定論出現之前,龐大深藍選民已遠離;即便馬一旦連任,屆時企圖想再回頭去向北京重新修好,為時已晚。最終結果,兩黨很可能都失去了可為台灣人民爭取到最佳權益的機會,也就無法爭取到「中間選民」的長期支持。 \n 總而言之,民進黨能夠務實面對中國大陸的趨向,對台灣內部來說,是縮短朝野岐見,減少統獨爭議衝突的契機;對兩岸來說,也是避免雙方對立,全面邁向和平發展的時機。我建議馬政府聆聽在野黨派的建設性意見,發展出大陸政策的良性也是理性辯論;當然也要勸告北京當局,用正面態度去視待民進黨中國政策的轉型,或許還有些地方不盡然符合中共目前對台政策的底線,但除了思考「求同存異」之外,也要想到有些事的交流與接觸,也不完全是需用到一個中國原則的前提。北京不妨用更寬的心胸去面對。(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中山與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 扁盼與小英「分進合擊」

     已表態支持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迎戰二○一二的前總統陳水扁,昨天由辦公室主任陳淞山出面釐出「一邊一國」的明確戰略,強調「小英路線」雖擁有中間偏左的票房,卻無法顧及深綠基本盤;因此,若能與扁「分進合擊」南北呼應,採取目標一致的區隔作戰模式,必能拉高重返執政契機。 \n 早從五都選前,扁就多次「明示加暗示」挺蔡參選總統;選後,扁更赤裸裸要求蘇貞昌不要「輸不起」。昨日,陳淞山明確表示,蔡英文已確立黨內「唯我獨尊」的共主地位,能夠與蔡拚搏總統大位的人,主要就是前副總統呂秀蓮與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 \n 但陳淞山表示,呂秀蓮因為在黨內人緣不佳,林義雄則受限於理想性過高,缺乏妥協讓步的務實能力,兩人終究難以與蔡英文匹敵。 \n 陳淞山更拋出「蔡、扁合作」的風向球表示,蔡英文採取的新路線,隨著二○一二議題逐漸發酵,「小英路線」所發揮出的能量,勢必能與國民黨意圖操作的統獨對抗相互制衡,屆時總統馬英九恐面臨極大壓力。 \n 但陳淞山指出,蔡英文主導的「中間偏左」路線確實擁有政治票房,但能否撼動中、南部選民仍有待考驗;況且,只要代表民進黨參選,就不可能忽略深綠基本盤的期待,這些都是「小英路線」無可迴避的重大考驗。 \n 因此陳淞山強調,蔡英文若能與扁合作,透過「一邊一國」的政治側翼主攻中、南部及深綠選民,彼此南北呼應,進行一場目標一致、但市場區隔的作戰模式,勢必讓蔡英文更有機會拿下政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