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主教任命權的搜尋結果,共32

  • 中梵建交? 學者:關鍵在主教任命

    中梵建交? 學者:關鍵在主教任命

     對於大陸外交部長王毅與梵蒂岡外長加拉格爾首次會面,大陸資深涉台學者李振廣表示,這意味中梵關係走上新台階,此次對話著眼的是大問題,並未考慮台灣。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陳一新則指出,目前看雙方還沒到建交地步,關鍵還是在於「主教任命權」問題。 \n 北京聯合大學台灣研究院副院長李振廣表示,中梵關係一直在向前推進中,雙方外長此次於慕尼黑會見,意味大陸跟梵蒂岡關係已經走上新台階,雙方之間問題在於主教任命,但這次會面中所講的話已展現中梵正面積極關係,當中沒有考慮台灣問題,而是涉及雙方文明與天主教徒福祉的問題。 \n 陳一新認為,中梵還沒到建交地步,而2018年9月22日中梵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為期兩年,應於今年9月到期,因此雙方會討論繼續延長及維持協議,但討論這個是不是會順便談到建交目前看不出來。 \n 陳一新認為,反而是前年教廷內部刊物發表要跟中國加強關係的說法還比較重大,中梵關係第一次突破是《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至於現在會不會談到建交,關鍵在有關主教任命及人權問題,假如大陸沒有明顯讓步,而教宗就妥協,有損教宗聲譽。 \n 他指出,香港現在的主教已是親中派,教皇已於香港主教任命上做了讓步,另一方面很清楚的,大陸不希望宗教影響中國政治發展,尤其主教任命是零和遊戲,只有讓或不讓,因此還是有難度,但現在的臨時協議延長是不成問題,雙方也都有意願。

  • 教宗拍板 中梵官媒同步發布第二樁主教人事案

    中梵協議後第二位中國主教任命案今天底定,獲祝聖的陝西漢中教區助理主教胥紅偉是教廷屬意人選,雙方官方媒體罕見高調同步發布此人事消息,稱讚「中梵協議正結出果實」。 \n 中梵為解決爭議已久的中國主教任命問題,去年9月簽署臨時性協議,細節雖未公開,但根據華爾街日報先前引述教廷權威人士說法,對教廷最大突破是「中國政府將承認教宗在中國的天主教領袖地位」,亦即教宗對中國主教任命案有最後拍板權。 \n 中梵協議經過近一年磨合後,終於在26日完成首例主教任命案,獲選的內蒙古集寧教區主教姚順是教廷早已內定人選,今天獲祝聖的胥紅偉也是教廷屬意接班者,3日2件主教任命案都標榜「教宗任命」,展現教廷在中國主教人事權的影響力。 \n 教廷官媒「梵蒂岡新聞網」強調,胥紅偉是在「教宗的任命下」獲得祝聖,這場祝聖是在中梵臨時性協議框架中實現的。 \n 中國官方外文媒體「環球時報」也報導,祝聖儀式中提到「教宗方濟各的任命」,中國人民大學義籍學者郗士(Francesco Sisci)認為,這波任命案證明羅馬與北京政府能夠合作,找出管理中國教會的適合人選。 \n 環球時報並引述教宗摯友、耶穌會期刊總編輯斯帕達洛(Antonio Spadaro)指出,這兩個任命案是很好的開頭,可以作為中梵協議未來任命模式的指標。 \n 天主教媒體「天亞社」報導,姚順和胥紅偉獲得祝聖時,中國官方給的批准書內容與過去不同,都新增了「此人選已經教宗同意」的字樣。 \n 不過天亞社也披露,中國政府仍持續打壓非官方的天主教會,有兩位未獲政府承認的地下神父無法去參加胥紅偉的祝聖典禮,「一位被政府人員警告不能去,一位被帶去旅遊」。 \n

  • 中梵往建交邁進 北京首次接受教廷內定主教

    中梵往建交邁進 北京首次接受教廷內定主教

    中國大陸與梵蒂岡去年9月簽定主教任命協議將近1年後,終於在近日分別有內蒙古集寧教區主教姚順獲祝聖,以及陝西省漢中教區胥紅偉神父獲祝聖為教區助理主教,這是大陸天主教會3日內迎有2位獲得中梵雙方認可的新主教與助理主教。 \n \n據《多維新聞》與天亞社報導,姚順主教祝聖儀式於26日在集寧(烏蘭察布)教區主教座堂舉行,另一位胥紅偉神父的漢中區助理主教祝聖禮則於今日在漢中市聖彌額爾主教座堂舉行。儀式中宣讀的大陸官方批准書,除了提到根據「聖教會選舉主教的傳統」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規定」,並特別指出「人選經教宗同意」,這有別於大陸長期以來強調「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支配」的原則。 \n \n報導說,集寧教區前主教劉世功2017年6月病逝,教廷屬意接任的姚順一直未獲中共批准,使該教區主教人選懸空多時。在中梵簽訂主教協議後,經過多次協商,今年4月北京同意以等額競選方式,讓教廷屬意的兩位人選出線,包括姚順和陝西漢中助理主教胥紅偉。 \n \n天主教媒體天亞社指出,目前大約有20位候任主教在中梵協議簽署前早已獲教廷任命,他們將會陸續被選舉出來,再受祝聖。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漢中教區神父也說,28日在漢中的祝聖現場保安森嚴,進場的參加者都須要實名登記。另一位消息人士則說,有另外兩位不獲北京承認的教區神父則未獲准參與禮儀,「一位被政府人員警告不能去,一位被帶去旅遊」。 \n \n報導稱,54歲的姚順是內蒙古烏蘭察布人,畢業於中國天主教神哲學院,曾留學美國聖若望大學獲教會禮儀碩士學位。回國後在大陸天主教神哲學院教授禮儀課,並兼任大陸天主教會行政職務。44歲的胥紅偉則是陝西城固人,他於2002年在漢中教區晉鐸,隨後前往意大利羅馬傳信大學進修學習,獲得牧靈神學碩士學位。 \n \n梵蒂岡於2018年9月與中共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同意就中國主教人選對話,但教廷名義上仍握有最終任命權。教宗方濟各表示,這是雙方妥協的結果,呼籲中國大陸「公開」及「地下」天主教徒拋開過往分歧,彌合創傷。 \n \n自從中梵簽訂主教任命協議後,「中梵建交」傳言不斷。而據大陸新華社報導,中國大陸天主教徒有600萬人左右,但民間普遍估計應有1,000萬人左右,如此龐大天主教徒人數,中梵如果就爭議性問題達成一定共識,並發展進一步的關係,已不令人意外。去年大陸的兩位主教首次參與世界主教會議,今年3月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歐洲前,也一度傳出可能赴梵蒂岡,雖習未能到訪,但大陸與梵諦岡關係持續進展,雙方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只是時間問題。 \n

  • 港主教指梵將放棄與台關係

     在梵蒂岡和大陸簽署歷史性的主教任命協議後,天主教宗方濟各26日在寫給大陸教徒的信中,敦促他們相信,新協議是為了所有大陸天主教信徒的利益,並強調將貫徹自己「最後任命權」的把關工作。教宗還敦促大陸政府以信任、勇氣和遠見,繼續兩國間的對話。 \n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昨在香港表示,梵蒂岡與大陸簽署主教任命的臨時協議後,將會放棄與台灣的正式關係。他說,他擔心台灣人民不了解,因為這就像是背叛朋友一般。 \n 據美國之音,在談判了十多年後,梵蒂岡和大陸在上周就主教任命權達成了臨時協議,大陸政府將首次承認教宗對主教的任命權,而梵蒂岡將承認此前由大陸政府自行任命的7位主教。 \n 教宗方濟各25日強調,自己在大陸主教任命上有最終話語權。 \n 在26日的信中,教宗方濟各表示,他了解一些大陸的天主教信徒因為忠誠於他而受到迫害,但他敦促這些信徒相信新協議對大陸所有天主教信徒都有好處。 \n 教宗方濟各還說,大陸信眾應做好公民,但在維護人的尊嚴的時候也要不吝於「提出批評」。 \n 梵陸主教任命協議引發了巨大爭議,支持者認為協議可促進大陸天主教信徒群體的彌合,給此前被迫害的地下教會以保護。批評者認為梵蒂岡出賣了天主教徒的利益。 \n 大陸在過去幾年加強了對宗教組織的控制。從2014年開始,有數百座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教堂被政府拆除,教眾受到傳喚或驅逐。 \n 對於陸梵關係,大陸外交部26日表示,大陸對改善與梵蒂岡關係始終抱有誠意,希望繼續進行建設性對話。

  • 回應梵陸主教協議 教宗:任命權操之在我

    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談判多年後,梵蒂岡(Vatican)和中國大陸於日前簽訂了主教任命協議,未來將在保護大陸天主教徒安全和信仰自由下,接受由大陸官方提出的「名單」。但對此協議內容,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在返回羅馬的專機上首度回應,他指出、「雖然接受中國大陸政府的名單,但主教的最終任命權,仍舊掌握在我手中!」 \n \n教宗方濟各表示,「我必須說清楚,那份文件是對話,一份耗費了十年才達成的對話;而主教並不是由(大陸)政府任命、教宗才是最後任命的人!」報導中指出,目前在大陸地區的天主教徒,包含效忠官方中國天主教愛國會(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和地下教會雙邊,約有近1,200萬人之眾。過往大力批評大陸對天主教限制和介入的梵蒂岡,如今對北京做出「妥協」,也遭到眾多媒體和教徒的非難。 \n \n從大陸於1951年、驅逐最後一任駐南京的教廷公使黎培里(Cardinal Antonio Riberi)後,大陸和梵蒂岡長期處於斷交狀態,梵蒂岡選擇在台北的中華民國,並設立大使館,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UN)後,如今已是我方,在歐洲最後一個友邦。雖從已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起,教廷重新開始和大陸官方進行交涉,但往往卡在最關鍵的:主教任命權,在要求自選自聖的大陸教會和堅持由教廷選派任命之間,讓陸梵之間始終有芥蒂。 \n \n過往天主教制度上,各地的主教皆由梵蒂岡與教宗任命,但遇上「無神論」的共產國家,卻讓教廷傷透腦筋。不像大陸強勢主導的越南,因過去法國殖民影響,其境內天主教徒數量也相當可觀。河內當局和教廷達成協議,雙方各退一步,對於主教的任命轉變成「雙重認可」,仍由教廷的提名冊封,但人選先由越南官方同意,被外界稱為「河內模式」,未來也很可能成為「北京模式」。 \n \n至於是否影響與中華民國(台灣)的外交關係,教宗在回應中並未提及,但隨著長年以來最大的「障礙」已跨出第一步,確實也讓台灣開始擔心,流傳已久的「預告」恐將成真。 \n

  • 教宗指協議讓步大陸但掌握最終主教任命權

    美國之音今天報導,天主教宗方濟各25日表示,根據梵蒂岡與大陸就主教任命達成的臨時協議,教宗對主教任命有最後決定權,而不是北京政府。 \n \n梵蒂岡與大陸談判了十多年之後22日達成一項臨時協議。一些人批評說,這是向大陸共產黨政府出賣教廷。 \n \n美國之音報導,教宗方濟各25日第一次公開談到與大陸達成的協議。他說,他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對與大陸達成協議表示理解,但是雙方在談判中都有讓步。教宗方濟各還承認,大陸地下教會的信徒將為此受苦。 \n \n據估計,大陸有大約1200萬天主教徒,一部分教徒參加北京認可但不在教宗之下的大陸天主教愛國會,另一部分教徒參加忠於梵蒂岡教宗的地下教會。地下教會的主教和教徒經常受到騷擾,甚至被拘押。梵蒂岡認為,如果不能與北京達成協議,會導致大陸天主教徒之間難以癒合的分裂。 \n \n今後大陸主教的提名將由當地天主教團體與大陸當局協商提出,送交梵蒂岡最後確認主教的任命。 \n \n梵蒂岡的一項聲明說,22日與北京簽署的是主教任命協定,而不是政治協定。 \n \n梵蒂岡與北京達成的協議沒有提及台灣。目前梵蒂岡與台灣保持正式的外交關係。台灣與世界上17個國家有正式外交關係,梵蒂岡是台灣唯一的歐洲邦交國。

  • 通往建交的路還有得走

     9月22日,我國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教廷傳出與北京簽署《主教任命暫定協議》,解決長久以來北京與教廷在主教任命之歧見,大陸的天主教會可望與教廷重新合一。此雖非教廷與北京關係正常化的外交宣示,但無疑可將之視為陸梵關係改善的訊號。 \n 在大陸與教廷的關係中,主教任命權重歸「聖統制」,教宗對大陸各教區主教任命恢復最高及最終之權力素來被視為雙邊關係之關鍵,此問題的解決亦常被解讀為教廷對北京在外交上亮了綠燈。 \n 其實,《主教任命暫定協議》的目的不為陸梵關係正常化,而為在大陸的福傳工作,使大陸天主教教友能善度信仰生活及致力大陸天主教會與教廷重新合一。誠如22日教廷在聲明中指出,教宗方濟各決定將尚存未經教宗任命被祝聖的「愛國教會」主教,重新接納到教會的完全共融中,克服過去的創傷,實現所有大陸教友的完全共融。 \n 因此,教廷與北京在「聖統制」與「自辦宗教」獲致妥協方案,不是信仰上的動搖,更非對始終堅持與教廷合一的大陸「忠貞教會」(即「地下教會」)的背叛,而為保守基督的訓導,尋回羊棧中走失的羊。 \n 誠然,大陸與教廷在主教任命權有解,但天主教在信仰自由上的堅持仍與中共主張的宗教教義「中國化」以服務於政治,及防止所謂外國勢力對宗教的滲透,確保共產黨幹部都是堅定的無神論者,強化黨對宗教的管控之原則扞格不入。 \n 教廷國務卿帕羅林直言,協議雖向前邁出一步,但教廷不會天真到以為此後一切順利。惟陸梵《主教任命協議》仍為好的開始,我國駐教廷大使李世明指出,此協議展現北京對宗教的彈性,為中共內部主張修正主義者的大勝利。換言之,教廷不會以犧牲宗教自由,與中共交易主教任命權。 \n 文藻外語大學人文教育學院通識教育中心客座教授梁潔芬修女認為,通往教廷與北京建交仍有一大段路要走,因為「現階段即使主教任命問題解決了,再來還有愛國教會等問題」。大陸的「忠貞教會」與「愛國教會」合一成為「一牧一棧」,仍有待智慧與時間來解決。 \n 此外,天主教台灣地區總主教洪山川也曾指出,教廷外交與俗世國家不同,即使教廷與北京在「主教任命」上獲得共識,但尚未構成所謂「外交締結條件」。自始以來,教廷外交即非金錢價值構成,而為「包裹式」理念,此「包裹」的內涵為正義、和平與人權價值,目前中國大陸仍付之闕如。因此,教廷承認北京政權的客觀條件仍未臻成熟。 \n 總之,無關陸梵《主教任命協議》,中梵關係仍在我們手上,因教廷承認的「中國」是至今仍是在台北的中華民國。天主是信實的,不會毀棄對中華民國的應許,只要中華民國仍在華夏之內。(作者為天主教輔仁大學日文系所教授)

  • 學者:最快年底前 陸梵就能建交

    學者:最快年底前 陸梵就能建交

     針對大陸與梵蒂岡22日在北京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大陸國關學者表示,這意味兩國建交之間大石頭已搬開,預料最快年底前陸梵就能建交;至於北京是否會對台灣邦交國「趕盡殺絕」,可能要端視華盛頓與台灣的互動情況。 \n 大陸與梵蒂岡簽署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再度挑起兩岸邦交國之爭的敏感神經。其實,陸梵兩國從去年開始就頻頻眉來眼去,教宗方濟各上任後,梵蒂岡也一改此前堅定立場,積極尋求與北京對話的空間。 \n 大陸國務院參事、中國人民大學國關學院教授時殷弘指出,陸梵兩國針對主教任命權協議的問題,本來就已經溝通很久;此前也多次傳出雙方要簽署協議,如果真的簽署協議,也不令人意外。 \n 時殷弘強調,主教任命權一直是陸梵之間的敏感問題,也是阻擾兩國建交最大的一塊石頭,而一旦雙方決定簽署協議,那麼兩國距離建交的時程也就不遠了;「畢竟已經走完建交的最後一哩路」。 \n 面對陸梵關係出現重大突破,除意味台梵邦交岌岌可危,也讓外界臆測北京還將進一步大挖台灣邦交國,讓台灣在國際上「寸步難行」。對此,時殷弘稱,如果算上梵蒂岡,大陸今年將連挖台灣4個邦交國;看得出來,大陸打壓台灣的力道越來越強,而且不會手軟。 \n 時殷弘認為,大陸對於台灣打壓的力道,一部分要視台灣自身的作為,更重要的是要看華盛頓的立場。比如說,美國拚命打台灣牌的後果,只會讓北京更加不滿,而出於不滿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拿台灣出氣,挖台灣邦交國,其實是惡性循環。 \n 大陸外交部智庫、中國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郭憲綱認為,現在談北京是否會把台灣邦交國「歸零」都太早了,對北京來說,眼下是先爭取陸梵建交,然後邀教宗訪陸。一旦教宗訪陸後,不只會引起很大的關注,也會動搖台灣其他邦交國的信心,屆時也就水到渠成。

  • 陸梵主教任命協議:何思慎》通往建交的路還有得走

    9月22日,我國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教廷傳出與北京簽署《主教任命暫定協議》,解決長久以來北京與教廷在主教任命之歧見,大陸的天主教會可望與教廷重新合一。此雖非教廷與北京關係正常化的外交宣示,但無疑可將之視為陸梵關係改善的訊號。 \n 在大陸與教廷的關係中,主教任命權重歸「聖統制」,教宗對大陸各教區主教任命恢復最高及最終之權力素來被視為雙邊關係之關鍵,此問題的解決亦常被解讀為教廷對北京在外交上亮了綠燈。 \n 其實,《主教任命暫定協議》的目的不為陸梵關係正常化,而為在大陸的福傳工作,使大陸天主教教友能善度信仰生活及致力大陸天主教會與教廷重新合一。誠如22日教廷在聲明中指出,教宗方濟各決定將尚存未經教宗任命被祝聖的「愛國教會」主教,重新接納到教會的完全共融中,克服過去的創傷,實現所有大陸教友的完全共融。 \n 因此,教廷與北京在「聖統制」與「自辦宗教」獲致妥協方案,不是信仰上的動搖,更非對始終堅持與教廷合一的大陸「忠貞教會」(即「地下教會」)的背叛,而為保守基督的訓導,尋回羊棧中走失的羊。 \n 誠然,大陸與教廷在主教任命權有解,但天主教在信仰自由上的堅持仍與中共主張的宗教教義「中國化」以服務於政治,及防止所謂外國勢力對宗教的滲透,確保共產黨幹部都是堅定的無神論者,強化黨對宗教的管控之原則扞格不入。 \n 教廷國務卿帕羅林直言,協議雖向前邁出一步,但教廷不會天真到以為此後一切順利。惟陸梵《主教任命協議》仍為好的開始,我國駐教廷大使李世明指出,此協議展現北京對宗教的彈性,為中共內部主張修正主義者的大勝利。換言之,教廷不會以犧牲宗教自由,與中共交易主教任命權。 \n 文藻外語大學人文教育學院通識教育中心客座教授梁潔芬修女認為,通往教廷與北京建交仍有一大段路要走,因為「現階段即使主教任命問題解決了,再來還有愛國教會等問題」。大陸的「忠貞教會」與「愛國教會」合一成為「一牧一棧」,仍有待智慧與時間來解決。 \n 此外,天主教台灣地區總主教洪山川也曾指出,教廷外交與俗世國家不同,即使教廷與北京在「主教任命」上獲得共識,但尚未構成所謂「外交締結條件」。自始以來,教廷外交即非金錢價值構成,而為「包裹式」理念,此「包裹」的內涵為正義、和平與人權價值,目前中國大陸仍付之闕如。因此,教廷承認北京政權的客觀條件仍未臻成熟。 \n 總之,無關陸梵《主教任命協議》,中梵關係仍在我們手上,因教廷承認的「中國」是至今仍是在台北的中華民國。天主是信實的,不會毀棄對中華民國的應許,只要中華民國仍在華夏之內。 \n(作者為天主教輔仁大學日文系所教授) \n

  • 新聞透視-陸梵各取所需 北京一舉三得

    新聞透視-陸梵各取所需 北京一舉三得

     陸梵主教任命協議昨日正式簽署。撇除台梵邦交不論,陸梵關係突破則堪稱各取所需。一方面隨著大陸地下教會抗議活動近年越演越烈,如何緩和北京與地下教會的「政教關係」,進一步穩固中共執政合法性,成為北京當務之急,另一方面,梵蒂岡也亟欲為大陸1000多萬教徒尋求制度性保障。 \n 大陸與梵蒂岡昨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儘管雙方未透露協議細節,但在主教任命權上,最有可能循所謂「越南模式」,即教宗方濟各擁有最後決定權,主教提名權則在北京方面手上。說穿了,「雙方各退一步,誰也不吃虧」。 \n 只是當前兩岸關係低迷之際,陸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也意味距離建交只剩最後一哩路。但平心而論,撇除掉北京有意挖台灣邦交等兩岸外交角力因素,其實陸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對雙方來說,背後似乎有更重要盤算。 \n 大陸境內有近1500萬天主教徒,雖占大陸人口不到2%,但是大陸當局與地下教會衝突時有所聞,近年雙方矛盾更加深化。坦白說,「硬碰硬」作法絕非最好策略。如何跳脫過去「強硬」作法,對北京來說,改善與梵蒂岡關係就是一個最好「潤滑劑」。 \n 梵蒂岡對大陸境內地下教會就有極大的號召力,藉由與梵蒂岡交好,無疑可以大大緩解地下教會對北京的不滿情緒。況且「越南模式」中,北京雖將主教人選最終決定權讓位給教宗,但這舉措也並未動搖北京對大陸宗教界的影響力。換言之,這絕對是一宗划算的買賣。 \n 另方面,從梵蒂岡來思考,大陸官方當前只認可1958年脫離梵蒂岡體系的「天主教愛國會」及其教徒,對廣大地下教會採取嚴厲打壓。教宗方濟各上任後,就希望能改善這種情況,但礙於種種因素,始終無法與北京展開對話。 \n 如今隨著雙方簽署主教任命協議,梵蒂岡將可為大陸境內廣大地下教會教徒權益向北京喊話,為地下教會存在爭取一個官方制度性保障,以解決地下教會在大陸長久的艱難處境。 \n 無論如何,陸梵關係突破是「各取所需」;對北京更是「一舉三得」。一來改善對梵關係,二來,緩解地下教會壓力,執政更具合法性,三則也可給台灣一記當頭棒喝。

  • 台美互動 決定陸是否趕盡殺絕

     針對大陸與梵蒂岡在北京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大陸國關學者表示,這意味兩國建交之間大石頭已搬開,預料最快年底前陸梵就能建交;至於北京是否會對台灣邦交國「趕盡殺絕」,可能要端視華盛頓與台灣的互動情況。 \n 大陸與梵蒂岡簽署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再度挑起兩岸邦交國之爭的敏感神經。平心而論,陸梵兩國從去年開始就頻頻眉來眼去,教宗方濟各上任後,梵蒂岡也一改此前堅定立場,積極尋求與北京對話的空間。 \n 日前,香港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曾表達不滿,抨擊這是對天主教信仰的背叛,要求梵蒂岡國務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為此下台。對此,帕洛林回應,沒有必要激烈譴責和抗拒,「我們深信這(協議)是向前邁出一步。我們不會天真到以為此後便一帆風順,但在我們看來,這似乎是正確的方向。」 \n 大陸國務院參事、中國人民大學國關學院教授時殷弘指出,主教任命權是阻擾兩國建交最大一塊石頭,一旦雙方簽署協議,距離建交時程也就不遠了,「畢竟已經走完建交的最後一哩路」。 \n 面對陸梵關係重大突破,除意味台梵邦交岌岌可危,也讓外界臆測北京還將進一步大挖台灣邦交國。時殷弘認為,大陸對於台灣打壓的力道,一部分要視台灣自身作為,更重要的是要看華盛頓立場。比如說,美國拚命打台灣牌,只會讓北京更加不滿,而出於不滿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拿台灣出氣,挖台灣邦交國其實是惡性循環。 \n 大陸外交部智庫、中國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郭憲綱認為,現在談北京是否會把台灣邦交國「歸零」太早了,對北京來說眼下是先爭取陸梵建交,然後邀教宗訪陸,這不只會引起很大的關注,也會動搖台灣其他邦交國信心,屆時也就水到渠成。

  • 陸梵主教任命協議:鄭家慶》陸梵關係操之在陸

    陸梵主教任命協議:鄭家慶》陸梵關係操之在陸

    傳言多時的梵陸主教任命問題終於塵埃落定,22日教廷與各國關係部副部長卡米萊利和大陸外交部副部長王超在北京簽署了臨時性協議。雖然雙方並未公布協議內容,但對梵諦岡而言,此協議主要聚焦於天主教在中國大陸牧養層面的突破,大陸所有主教也將因此承認教宗的權威。 \n 梵諦岡的憂慮不是憑空而來。2018年2月1日中國大陸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正式生效,而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和中國主教團2016年12月提出的「推進我國天主教堅持中國化方向五年工作規畫(2018~2022)」,也於5月17日的負責人聯席會議正式審議通過。相關條例頒布迄今,限制、取締或懲罰各地政教的衝突個案劇增,這樣的發展確實讓外界對於在中國大陸的宗教自由感到憂心忡忡。 \n 對梵諦岡而言,即便此「臨時協議」並非絕佳協議,但卻是與中國大陸改善對話的機會之窗,即便改變大陸的機會渺茫,卻也是迄今爭取在陸宗教自由唯一取得的破口。但對於在陸天主教信徒而言,關切的重點不應僅是梵諦岡能否取得主教任命權,而是妥協後對天主教在大陸實質發展的影響。若因此使天主教所追求的價值能觸及大陸人民的內心,進而改變大陸對西方價值的看法,長遠來看,對天主教在陸發展確實有幫助。 \n 但目前看來,梵諦岡恐先得面對短期內在陸地下教會對落實臨時協議的反彈聲浪。 \n 從梵諦岡對外聲明也可看出,教廷不會天真地以為僅憑著一紙文字協議,天主教在大陸的發展就能獲得實質保障,聲明也強調將就協議本身的落實情況進行定期性評估。但問題是在共產黨無神論的基調、當前落實宗教管理的緊縮和以習思想為中心的宗教中國化下,中共政權如何合理化陸梵協議,以及如何面對後續對內部其他宗教的示範效果,將是外界後續觀察的重點。 \n 陸、梵之間的歧見不只有主教任命權,還涉及大陸內部維穩及宗教自由問題,甚至梵諦岡與中華民國邦交問題。 \n 對於陸、梵此時達成協議,外界紛紛猜測促成陸、梵妥協的最終考量為何?教宗方濟各堅持以對話取代對立的領導意志是相當清楚的,不僅在對中國大陸交往如此,與俄羅斯東正教也是如此,即便教廷有著方向明確的「和解」戰略,但採用的戰術及時機卻讓外界感到不解。 \n 外界關切未來陸、梵是否會因此建交,這問題的答案其實不在梵諦岡,因為教廷並非世俗政權,所有決策背後必有屬靈目標。梵諦岡維持與中華民國的關係並不受到兩岸分治的政治現實所局限,與台灣的關係亦不局限於地理環境的限制,反而期待在台天主教社群打破限制,在區域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n 對於教廷駐台人員而言,讓大陸天主教信徒同享與台灣天主教信徒相同的自主信仰生活是同等重要的。臨時協議就是梵諦岡不斷嘗試努力與中國大陸對話,期待能因此撫平大陸愛國教會與地下教會間的歷史創傷。梵諦岡能否如願,就得看大陸的後續做法。若大陸只想著獲得外交戰術的得分,梵陸關係也將就是曇花一現的海市蜃樓。 \n \n(作者為台灣歐洲聯盟中心執行長) \n

  • 梵蒂岡與陸達歷史性協議 認可7陸官派主教

    梵蒂岡22日宣布,教廷已經與中國大陸就主教任命問題簽署歷史性「臨時性協議」,強調協議「不具政治性,而是事關教牧」有美國媒體表示,教宗方濟各已經認可7名由中國官派的主教。教宗希望中梵這項協議能撫平過去的創傷,促進天主教徒團結。 \n兩國若簽署協議,將是歷史性的突破,也可能是雙方在時隔70年後邁向恢復外交關係的先聲。梵蒂岡新聞稿提及:「很長時間以來聖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斷地接觸,以商討共同關心的教會問題,推動進一步的合作關係。」梵陸雙方的代表團團長22日在北京舉行會談,簽署了一項有關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祈願它能對在大陸的教會生活、大陸人民的福祉與世界和平作出積極的貢獻。 \n而美媒引述消息人士報導稱,中國大陸政府將首次承認教宗對主教的任命權,而教宗則將會承認中國政府官派自行任命的7位主教。

  • 教會雜誌證實 中梵將簽主教協議

     中梵因主教任命問題多年未能相讓,但近期可能有扭轉性結果。教宗方濟各所屬耶穌會旗下權威雜誌《美國》(America)證實梵中雙方都承認將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但只是臨時協議,之後還會調整修正,協議沒有觸及中梵建交議題,也沒有談到梵蒂岡與台灣關係。 \n 此外,《美國》雜誌也詳述備受關注主教任命過程,是由大陸宗教管理當局提出幾位候選人,讓教區神父與信徒投票決定,當選名單再送交宗教管理單位審核,通過後循外交管道告知梵蒂岡,教廷有幾個月考慮期,可自行調查該人選是否適任,教宗再決定要同意任命或否決。教宗一旦否決,中梵雙方要再協商,北京當局須提出另一個主教人選。 \n 《美國》雜誌引述梵蒂岡消息,稱教廷高層代表團將飛到北京,在9月底前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協議一旦簽署完成後,亦不會對外公開細節。 \n 對於中梵關係可能發生重大變化,多維新聞引述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張鳴表示,大陸與梵蒂岡達成的妥協,更主要是沖著台灣去的。 \n 這種教廷容許大陸審核主教名單,最後交由教宗任命的方式,即「越南模式」。《美國》雜誌此一訊息,也證實中共官媒《環球時報》18日報導中梵月底將簽署的相關報導。《環球時報》強調,根據協議,在最關鍵的主教任命權,未來大陸教區主教人選都需經大陸政府批准決定,最後由教宗簽發任命書。 \n 《美國》雜誌則表示,協議讓中梵雙方都有權對主教人選提名,但大陸政府承認,教宗對全大陸教區天主教會的主教人選,都將有最後拍板任命權。 \n 《環球時報》表示,教廷過去把大陸政府自選的主教視為非法,這是對大陸政權的侵犯,如今教廷同意簽署協議前先赦免7位大陸任命的「非法主教」,這代表教廷已理解並承認在大陸特殊宗教情形。《美國》雜誌則說,這次協議承認教宗在大陸主教任命關鍵角色,等於使「外國勢力不得干涉中國內政」的宣示,有了比較務實的詮釋。

  • 循越南模式 解主教任命矛盾

    循越南模式 解主教任命矛盾

     針對大陸與梵蒂岡近日可能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並將循「越南模式」運作,大陸國關學者表示,以「越南模式」來解決雙方對主教任命權矛盾,北京雖在此「讓步」,卻大大推進雙方關係。至於相關模式是否損及北京對陸宗教界的影響力,該學者則堅決否認。 \n 近年來陸梵關係改善,日前傳出近期內將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並傳出可能循「越南模式」合作,即由北京方面提出人選,梵蒂岡則有最後決定權,甚至傳出梵方準備承認7名由北京任命的大陸主教。 \n 北京退讓 換關係進展 \n 大陸外交部智庫、中國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郭憲綱指出,陸梵關係有所突破本來就是大勢所趨;這除是大陸一貫立場,教宗方濟各就任以來,也一直希望推進跟北京關係。雙方能在主教任命權上取得重大突破,就是上述大背景下的產物。 \n 他強調,雖說「越南模式」中,教宗對主教人選有最後決定權,但任命權還是在北京方面,「提了一個不合適,可以再提,並非全都都由梵方說了算」;就此來看,很難說是北京全盤退讓。 \n 邀教宗訪陸 言之過早 \n 郭憲綱表明,不諱言,北京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退讓,但若此換得雙方關係的一大進展,這樁買賣不見得不划算;至於「越南模式」,形同讓梵蒂岡與北京共享對陸宗教界的影響力,郭也表達不認同。 \n 他直言,越南模式有一定「政教分離」意味在,但任何宗教活動仍須符合大陸相關法律規範。即使主教任命協議有觸及如何安處愛國教會與地下教會議題,那相關作法也必然要遵守陸方法律;換言之,沒有所謂地下教會問題,「既然是地下的,當然是非法的」。 \n 此外,陸梵日後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後,是否進一步邀教宗訪陸,郭憲綱稱,目前談教宗訪問大陸都太早了,這應該是雙方真正建交之後的事。

  • 主教任命協議將簽 陸非全盤退讓

    主教任命協議將簽 陸非全盤退讓

     大陸媒體《環球時報》昨報導,梵蒂岡可能月底前會派遣代表團訪問大陸,若會談順利,雙方可能就主教任命議題簽署協議。大陸學者表示,以「越南模式」來解決雙方對主教任命權矛盾,北京雖在此「讓步」,卻大大推進雙方關係。至於相關模式是否損及北京對陸宗教界的影響力,該學者不以為然。 \n 《環時》引述不具名消息來源稱,陸梵上次會談是在梵蒂岡舉行;這次教廷可能在9月下旬派代表團到大陸會談,若順利,可能會簽署協議。梵蒂岡消息人士透露,陸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前,教廷會發表官方文件,承認目前被梵蒂岡視為「不合法」的7名大陸主教,包括先前已被教廷逐出教會的部分主教。 \n 大陸外交部智庫、中國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郭憲綱指出,陸梵關係突破是大勢所趨;這除是大陸一貫立場,教宗方濟各就任以來,也一直希望推進跟北京關係。 \n 主教任命爭議向來是陸梵關係推進最大障礙,郭憲綱認為,雖說「越南模式」中,教宗對主教人選有最後決定權,但任命權還是在北京,「提一個不合適,可以再提,並非全都都由梵方說了算」,很難說是北京全盤退讓。 \n 郭憲綱說,不諱言北京在一定程度有所退讓,但若因此換得雙方關係一大進展,這樁買賣不見得不划算;至於「越南模式」是否形同讓梵蒂岡與北京共享對陸宗教界的影響力,郭不以為然。 \n 他直言,越南模式有一定「政教分離」意味,但任何宗教活動仍須符合大陸相關法律規範。即使主教任命協議有觸及如何安處愛國教會與地下教會議題,相關做法也必然要遵守陸方法律;換言之,沒所謂地下教會問題,「既然是地下的,當然是非法」。 \n 至於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後,是否進一步邀教宗訪陸,郭憲綱稱,目前談教宗要不要訪問大陸都太早,這應是雙方建交後的事。

  • 陸梵大突破 9月簽主教協議

    陸梵大突破 9月簽主教協議

     陸陸梵關係將有大突破,大陸與梵蒂岡將在本月內針對主教任命問題簽署標誌性協議,大陸將首次承認天主教教宗為大陸天主教教會的最高領導人,教宗也將承認被逐出教會、由北京任命的7名主教,並對大陸主教任命有否決權。 \n 據悉,即將簽署的這份主教任命協議,沒有明確訂立未來任命新主教的方式,只說大陸有提名主教權利,教宗則有權否決,但要敘明理由。這也是個臨時協議,雙方可在一兩年後要求修改其中的條款。 \n 陸梵建交 搬開擋路石 \n 外界認為,陸方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後,等同搬開擋在雙方建交前的「大石頭」,恐將掀起台梵關係生變。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昨日表示,外交部有掌握相關進度,也與教廷高層保持密切溝通聯繫;教廷國務院高層官員誠懇表示,陸梵主教任命協議只處理大陸天主教教務的問題,「沒有政治外交意涵」。 \n 梵派代表團 月底訪陸 \n 我駐教廷大使李世明近來也表示,無論何時簽署,這項協議是教廷長久來希望解決在大陸的天主教教務問題的開始,期待藉以改善大陸天主教徒的正常信仰生活,更盼大陸從此邁向宗教自由。 \n 李世明指出,相關報導不但依據教廷與大陸二位高層匿名人士的談話,也依據目前所見陸梵主教任命協議可能的情況,無論對大陸主教的「任命權」、「同意權」或「否決權」,教宗都將具最後拍板權(lastword)。 \n 大陸黨媒《環球時報》昨日報導,梵蒂岡可能月底前會派遣代表團訪問中國,若會談順利,雙方會就主教任命議題簽署協議。

  • 簽主教協議 陸梵建交重要一步

     針對中梵擬將達成主教協議,輔仁大學日文系教授兼日本研究中心主任、也為天主教徒的何思慎表示,有關大陸的愛國教會與地下教會的問題,不管是誰當教宗,他必須讓中國天主教弟兄共融合一,但是陸方與梵蒂岡若達成主教協議的問題,這也難以完全將雙方會建交劃上等號,但可以說是傳遞走向和解的訊號,對雙方關係具有意義。 \n 何思慎表示,最重要的還是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願不願意給予人民良心與信仰上的自由,若他們願意給予,相信大陸的社會一定會有不同的面貌。而若陸方是以外交層面來看待、對應與教廷的關係,雙方還是會面臨許多問題。 \n 銘傳大學兩岸研究中心主任楊開煌表示,協議還未出來前,不便多做評論。但他從另一個面向指出,大陸可藉此讓西方國家對於大陸形象誤解方面有新的突破,若陸梵之間能夠有外交上的發展,這也將讓西方國家對大陸的看法做一些反省。 \n 楊開煌表示,雖然美國內部與一些國家對美國總統川普印象不好,但在「反中」上,美國卻可與西方許多國家聯繫,甚至美國內部若換上其他人做總統也會採此立場。陸方要面對來自美方的鬥爭,及對自身崛起引起他國的誤解,作為可以是設法讓西方對大陸的言論與想法有所改變,而改善與梵蒂岡的關係就是一個方式。 \n 針對主教任命協議談妥,是否代表大陸與梵蒂岡建交是水到渠成,或不能與建交劃上等號,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特聘講座教授陳一新表示,目前看來是有兩派說法,但是雙方能談妥主教任命協議,這是對建交很重要並且為必要的一步。若沒有談妥的這一步,雙方要建交是不可能。 \n 陳一新認為,在主教任命協議上雙方應當是都有做出讓步,教宗擁有任命權,但在人選方面大陸與梵蒂岡應還是有協商的餘地,這是外交談判。此外,對梵蒂岡而言,與大陸建交,也有其傳教上的考量。

  • 中梵主教任命協議 駐教廷大使解讀

    中梵主教任命協議 駐教廷大使解讀

    近日中國和梵蒂岡即將簽署主教任命協議的傳聞不斷,駐教廷大使李世明首度破例對此事發表評論。中央社獨家專訪李世明,全文如下: \n \nQ1:最近國際媒體不斷報導,教廷與中國即將簽署主教任命協議,請問大使可以談論這件事情嗎? \n \nA1:教廷與中國即將簽署主教任命協議的報導過去已多次傳出,我們正在向教廷國務院積極查證中。無論何時簽署,這項協議是教廷長久以來希望解決在中國的天主教教務問題的開始,期待藉以改善在中國天主教教徒的正常信仰生活,更盼望中國從此邁向宗教自由。 \n \nQ2:華爾街日報報導,梵中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代表中國承認教宗在中國天主教的領袖地位,您有何評論? \n \nA2:個人覺得教廷多年來,在堅持聖統制的前提下,忍辱負重地與中國對話,至為艱辛。一向對新聞報導持嚴格標準的華爾街日報,這次「中國將承認教宗的天主教領袖地位」的報導,不但依據教廷與中國2位高層匿名人士的談話,亦依據目前所見梵中主教任命協議可能的情況,無論是對中國大陸主教的「任命權」、「同意權」或「否決權」,教宗都將具最後拍板權(last word),其中隱含的意義自然是中國承認教宗在中國天主教的領袖地位。 \n \n中國官方媒體或政府發言人向來對任何不利報導都迅速反駁,這篇報導已歷時4天,卻尚未見中國任何反應,等同默認,更加深了它的真實性。正如有些媒體報導這是中國在梵中主教任命協議上的重大讓步,可以說是教廷與中國對話的重要成就。 \n \nQ3:可是中國不是一向堅持外國勢力不得干涉中國內政,中國宗教與外國宗教不相互隸屬嗎? \n \nA3:據說與中國共產黨關係良好、在中國人民大學傳授天主教信仰、經常代表中國立場發言的一位知名義大利學者郗士(Francesco Sisci),在9月15日有一篇非常深入的重要評論,「梵中簽署協議可以確定的是,中國政府已經開始為促進社會和諧而打開意識形態的盔甲,正如同40年前開放市場,準備迎接經濟改革開放一樣」。 \n \n「天下大事,必作於細」,我們必須瞭解中國共產黨的政治運作,他們一黨專政,也必須面對極左的基本教義派,有時必須說一套做一套。有違中共一再強調的「外國勢力不得干涉中國內政」的例子已有許多,如中美貿易談判及梵中主教任命協議皆是顯例,我們相信郗士教授的評論必有所本,中國邁向政治民主自由的大事,將始於梵中主教任命協議中隱含的一些細微小事。 \n \nQ4:中國在今年2月以來加大對宗教、特別是天主教的控制,被認為是中國文化大革命以來宗教自由與人權保障的最低水準,教廷選擇在此時與中國簽署主教任命協議,不怕遭受外界批評? \n \nA4:我們都知道教宗方濟各照顧中國大陸受苦難的天主教教友意志極為堅定,他說「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一位教廷官員也說要擴大中國大陸地下教友所生存的鳥籠,以及一個不好的協議總比沒有協議好。 \n \n教廷當然瞭解中國最近一系列可能消滅天主教的鎮壓作為,我們相信教廷這麼做,不僅僅是在維持聖統制,更期望藉梵中簽署主教任命協議,讓中國大陸人民過正常的信仰生活,減少對中國天主教徒的壓迫,同時促進中國天主教會與普世教會共融合一,進而促成整個中國的宗教自由。 \n \nQ5:國際媒體再度報導梵中主教任命協議將導致雙方建交與台梵斷交,大使有何解讀? \n \nA5:在我們與教廷國務院高階官員的歷次溝通中,他們均很誠懇地告訴我們梵中主教任命協議只是處理在中國的天主教教務問題,沒有政治外交意涵,我們將繼續堅守外交崗位,進一步促進台梵邦誼,也希望各界不要過度解讀。

  • 主教任命權卡關 馬英九:中梵可能循越南模式建交

    主教任命權卡關 馬英九:中梵可能循越南模式建交

    教廷是否與中國大陸建交問題眾所關注,前總統馬英九昨表示,大陸跟梵蒂岡主要卡在主教任命權問題,他相信這解決機會不小,如果循越南模式,大陸提出人選,由教宗來挑,這(中梵建交)恐怕很難避免。 \n \n馬英九13日早上在東吳大學以「兩岸詐欺犯的共同管轄問題:送回大陸還是接回台灣?」為題演講,有學生提問中國大陸可能會和梵蒂岡建交的問題,馬回答:我們都是懷著非常忐忑的心情,怕梵蒂岡跟我們斷交。 \n \n中華民國與梵諦岡邦交始於1942年在大陸時期,政府遷台後,教廷繼續承認其為代表中國之政府,目前是中華民國在歐洲唯一邦交國。先前教廷有大使派駐台北,後來改成代辦,地位比大使稍低。 \n \n馬英九表示,梵蒂岡主要跟大陸談的,是彼此間主教任命權限,他相信這問題的解決機會不小,因為有越南模式可參考,就是由大陸提出主教人選,由教宗來挑,不管怎樣,這(中梵建交)恐怕很難避免。 \n \n馬英九強調,我們和梵蒂岡建交已70年,大陸天主教神職人員可以到台灣輔仁大學接受有關教廷事務訓練,沒有可能因為大陸和梵蒂岡斷交,就斬斷這層聯絡。但總體來說,我們都是懷著非常忐忑的心情怕教宗跟我們斷交。 \n \n從1951年後,多任教宗都與北京談建交,但因為主教任命方式等問題存有歧見而無結果。去年底,北京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桅向法國媒體宣稱,北京與梵諦岡很可能採納2010年越南與梵諦岡達成的協議,就是表面上由教廷任命主教,但人選由中國先預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