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二二八的搜尋結果,共563

  • 二二八的兩個「人性真實」

     每年228總是在事變起因、後果、平反、紀念中爭論不休,實在讓人疲憊。今年想從人性的角度,談兩個事變中的細節。 \n 歷史總是寫大局與結構,難以照顧細節。但若由細節著眼,反而可以看見以往未曾注意的真實,看見深層的人性真相,讓我面對歷史時,懷著溫情與悲憫。這是我最近在重寫台灣歷史的時候,才真正有的體會。 \n 先從問題開始。 \n 228開始於當天群眾赴行政院抗議,遭到行政院樓頂的機關槍掃射,群眾有數人死傷,於是憤怒轉赴各處抗議。有一組人去台北新公園的廣播電台,攻占了電台,以廣播昭告台北發生的衝突事變,號召全台群眾起來「抗暴」。228全台大暴動就這樣開始了。 \n 我的問題是:群眾是需要被組織的,一般人叫他上街,去包圍公署、包圍警察局,敢嗎?如果沒有人加以號召、組織,怎麼可能形成力量?就算去了,要如何攻打?誰來指揮?全台灣這麼多的地方同時發生,根本沒有全台灣的組織者,那誰來帶領? \n 所以日據時期曾帶領民眾抗日的知識分子,也就是光復初期三民主義青年團的幹部,就成為主力。他們或被群眾推舉,或自己出面帶頭,形成主力。但問題是:228事件不是有計畫有組織的行動,而無組織群眾竟能在最短時間內攻占各地政府機關、軍事基地、機場公路等,其戰鬥力未免也太強了。此中有無內幕? \n 內幕在於:政府部門中有90%的台籍警察以及部分低層的公務員,他們平日即看不慣貪汙腐敗的統治,更因身為台灣人受到歧視性待遇,薪水比外省警察低、地位差,還常常被罵日本奴才,心中早有不滿,事變一發生,他們轉作內應,內外夾攻,把警察局的武器都搬出來供群眾使用。 \n 這些警察的人性才是事變中的關鍵性因素。透過這個細節我們才能了解事變急速擴大的主因。 \n 我的第二個問題是:3月8日,國軍21師抵達基隆,當晚,陳儀態度丕變,立即宣布戒嚴,開始全台的鎮壓搜捕。國軍從北向南,以「掃蕩民變土匪」的戰略,凡遇抵抗,一路以機槍掃射鎮壓,造成許多無辜民眾的傷亡,而憲警則隨後進行搜捕。沒有公開的法律審判,更沒有所謂證據判刑的程序,所有嫌疑人不分青紅皂白迅速被槍決。許多無辜者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死在刑場,甚至是市街的公開槍決。 \n 該問的是:在戰亂時局下,這些剛從大陸到台灣的21師,並不了解台灣內情,是如何去逮捕和指認的?他們的名單從何而來? \n 像嘉義畫家陳澄波,他平時很少參與政治,卻不知道為什麼被帶走槍決,而台南議長湯德彰不願意出賣他人,甚至槍決後被暴屍在公園3天,作為示眾。 \n 悲劇的內幕是台灣人內部的矛盾,爭權奪利,甚至去告密揭發,趁亂挾怨誣陷,致人於死地。一些日本時代的御用紳士,他們一直是機會主義者,正好利用這個時機,投身成為國民黨特務機構的爪牙,將一些地方上的抗日領袖密告出去,把原本的地方領袖除掉,好加以取代。結果,原本只是想出來平息事變,為維持地方秩序而領導處理委員會的地方領袖,就這樣被逮捕,甚至被槍決了。如果不是這些台籍人士的相互出賣,從大陸來的鎮壓部隊人生地不熟,怎麼知道要抓誰、槍決誰呢? \n 台南的湯德彰、黃媽典,花蓮的張七郎即是如此。而台北的陳炘,即傳聞因他擔任華南銀行的董事、握有大量股權,有人想藉此除去他,占有他的股權。這種台灣人之間的出賣,是更致命的要害。 \n 陳逸松、吳濁流、吳新榮的書中都曾寫到,這是228事件中,最不堪的人性醜陋面。然而無論什麼時代、什麼地方、什麼人,變局下的人性確乎就是如此。光榮的犧牲、投機的變節、理想的堅持、醜惡的出賣,總是並存。台灣人沒有例外。 \n 71年過去了,我們紀念228應該超越非黑即白、省籍矛盾、誰是罪人的簡單二分法,而宜進入更深層的歷史細節,才能看清歷史的真相,看到人性的真實。而那人性的真實,才是我們了解人存在的局限與悲哀的開始,也是了解台灣未來如果有變局(特別是兩岸的變局),那命運的軸線會如何轉動,人性會如何扭轉的參照吧。(作者為作家)

  • 黃丙喜》讓二二八成和解印記

    「228事件」邁進71周年的新里程,不幸的是,當天發生獨派人士闖入慈湖園區對蔣中正棺柩潑漆事件。228事件經過多年,不但沒有化解仇怨,反而成為宣洩仇恨的日子。充滿私心的政客們要負最大責任! \n 蔡英文總統說:「沒有真相,該過去的不會過去。」話是沒錯,歷史的精義在於是非,但台灣政客們的立場永遠脫離是非;而且歷史已是歷史,要撫平創傷,在真相之外,只有往前看。然而,政客凡事都用取巧的解讀和悲情的訴求來滿足私利,228就這麼變成他們舞弄別人的陰靈。 \n 政府對於228事件的調查,從李登輝到陳水扁主政,前後10年,行政院版的《228事件研究報告》旨在說明事件的事實,並無判別責任的企圖。228事件紀念基金會的《責任歸屬研究報告》也特別釐清蔣介石的南京決策集團、陳儀的台灣軍政階層、情治人員、半山分子、滋事者、告密者和構陷者的責任。如果政府窮10年之力的報告都還不能獲得全民認同,那麼,這個國家和社會真的是生病了。 \n 寬容是治療歷史傷痛的良方。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為爭取種族平等權益,和政府對抗,在獄中度過27年的黃金歲月。他贏得總統大位後並沒有報復政治對手和讓他入獄的人,反而寬容地尋求真相和和解。他強調,除非南非人能夠忘記過去慘痛的歷史,否則就不可能成為正常的社會。 \n 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圖圖主教的主持和英美學者專家的參與下,曼德拉召集「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重建在「分離主義」制度下的歷史真相,但不做任何判斷。建立真相的目的是為促使不同黨派的人民接納過去。曼德拉用言語和行動帶領南非迎向未來,建立更具意義和代表性的新社會,成為國際社會最動人心的榜樣。 \n 文革期間,大陸曾是驚疑滿布的清算鬥爭社會。鄧小平對毛澤東「功過三七開」的歷史定調,展現了後人對前人的胸襟,以改革開放全力拚經濟的向前看格局,帶領人民走過文革的傷痛,更成功地讓大陸從廢墟一步步走向改革開放的成功道路,當然也為今天中國邁進世界強國之林奠下了基礎。 \n 228固然是歷史的傷痛,回首歷史記取教訓,它更應該是團結人民最佳的酵素,如果能像南非一樣透過和解讓藍綠不再惡鬥,它也可以是台灣驕傲的族群和解印記。年年的這一天總讓人揪心,無法安心平靜地過。政客們如果有心,就讓它成為台灣轉型的因子;至少,別再年年拿它作為興風作浪的工具了! \n(作者為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 義光教會二二八追思 蔡英文、林義雄相擁30秒

    義光教會二二八追思 蔡英文、林義雄相擁30秒

    台北市義光教會「二二八事件」追思禮拜今舉行,蔡英文總統一如往年赴義光教會追思林家嬤孫;追思會前,蔡總統趨前向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致意,主動與林義雄耳語、擁抱約30秒,林義雄也拍蔡總統肩膀回應。

  • 快評》蔡總統替二二八和解做了最壞示範

    民進黨執政後積極推動「轉型正義」,二二八紀念日更是一整年的指標。對於過去威權時代各種不公不義的案件,政府有責任重視,但蔡總統昨深夜的臉書貼文卻替二二八、白色恐怖的真相和解及轉型正義做了最壞示範。 \n \n蔡總統在臉書上轉貼客家電視台製作的《少了一個之後-二二八·微光》,影片中,劇組實地到八堵火車站上演行動劇,模擬白色恐怖時期的情境,軍警當街槍斃一般民眾,雖然是演戲,但嚇傻了在場的路人,其中甚至還有小孩子親眼目睹這個過程。 \n \n儘管這是劇組創意,出發點或許是想讓人有置身當時時空背景的感覺,但仍然不妥,而由如今的一國元首來宣傳這樣的影片,更是不適當中的不適當。 \n \n過去威權統治時期,國家處於戒嚴狀態,發生許多侵犯人權不公不義的事情,這也是為何現在的政府致力於恢復名譽並且開放政治檔案,讓當時受到冤屈的人得以平反。但國家所追求的,應該是「真相與和解」,而不是「仇恨的延續」。 \n \n「我們是不是該讓我們世世代代都要記住這個仇恨?」蔡總統的幕僚PO文前是不是該仔細思考一下,我們應該要明確地記錄這段歷史的真實面,而不是透過這樣的做法,讓台灣的省籍衝突繼續加劇,煽動民眾仇視當年的外省人,還有這些軍警官員的後代。 \n \n拍攝這樣的影片,民進黨政府到底希望台灣人民去對抗誰?對抗國民黨?對抗泛藍民眾?對抗外省人跟外省後代?這個國家經歷民主化與經濟發展、知識水平提高,什麼時候才能團結在一面旗幟下,共同為國家努力打拼?衝突與對立要持續到何時?仇恨又要延續到何時? \n \n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歷史不能遺忘,真相必須得到揭示,冤屈需要得到平反,但是仇恨沒有必要延續。政府對此事的態度應該是透過這件事情,提醒人民自由民主的可貴,而非繼續煽動仇恨對立,台灣現在最不缺的就是自己人互相敵視。

  • 紀念228 戲劇明燈傳達記憶

     今年是228事件71周年,北市府除在228當天舉辦中樞紀念儀式,台北二二八紀念館依往例在戶外藝文廣場舉辦多場音樂會,今年更首推音樂紀念晚會,以戲劇結合交響樂團演奏,27日晚間將在中山堂中正廳首演;另外3月8日婦女節當天,將推出「二二八的女兒紀念特展」。 \n 每年228當天,台北二二八紀念館都會在戶外廣場舉辦系列音樂會,至今已10多年。今年適逢事件71周年,首度在27日紀念晚會結合音樂與戲劇,邀請海島演劇劇團演出「民主.明燈」,劇中以人民導報社長王添灯為核心,演出國民政府遷台初期政治腐敗、經濟潰堤等弊病,228事件發生後,仕紳們與行政長官公署長官陳儀談判過程,最後期待落空,成為人民的悲痛記憶。特別的是,這次首演選在當年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組成開會的「中山堂」,別具歷史意義。 \n 除了精采戲劇,晚會還有台灣藝術大學交響樂團和合唱團的音樂演出,由教授鍾耀光擔任指揮統籌、邀請合唱指導蔡永文、女高音林欣欣、小號演奏家何忠謀等知名音樂人參與,曲目配合228事件發展,串聯多首傳世經典名曲。 \n 228受難者王添灯外孫女、台北市二二八協會理事長黃秀婉說,過去長年在228前夕與北市文化局合辦追思晚會,今年決定結合戲劇,重演這段台灣歷史。晚會現場有1100個席次,還有200張開放免費索取,有興趣可洽台北二二八紀念館。

  • 另一種凝視:楊渡》二二八的兩個「人性真實」

    另一種凝視:楊渡》二二八的兩個「人性真實」

    每年228總是在事變起因、後果、平反、紀念中爭論不休,實在讓人疲憊。今年想從人性的角度,談兩個事變中的細節。 \n 歷史總是寫大局與結構,難以照顧細節。但若由細節著眼,反而可以看見以往未曾注意的真實,看見深層的人性真相,讓我面對歷史時,懷著溫情與悲憫。這是我最近在重寫台灣歷史的時候,才真正有的體會。 \n 先從問題開始。 \n 228開始於當天群眾赴行政院抗議,遭到行政院樓頂的機關槍掃射,群眾有數人死傷,於是憤怒轉赴各處抗議。有一組人去台北新公園的廣播電台,攻占了電台,以廣播昭告台北發生的衝突事變,號召全台群眾起來「抗暴」。228全台大暴動就這樣開始了。 \n 我的問題是:群眾是需要被組織的,一般人叫他上街,去包圍公署、包圍警察局,敢嗎?如果沒有人加以號召、組織,怎麼可能形成力量?就算去了,要如何攻打?誰來指揮?全台灣這麼多的地方同時發生,根本沒有全台灣的組織者,那誰來帶領? \n 所以日據時期曾帶領民眾抗日的知識分子,也就是光復初期三民主義青年團的幹部,就成為主力。他們或被群眾推舉,或自己出面帶頭,形成主力。但問題是:228事件不是有計畫有組織的行動,而無組織群眾竟能在最短時間內攻占各地政府機關、軍事基地、機場公路等,其戰鬥力未免也太強了。此中有無內幕? \n 內幕在於:政府部門中有90%的台籍警察以及部分低層的公務員,他們平日即看不慣貪汙腐敗的統治,更因身為台灣人受到歧視性待遇,薪水比外省警察低、地位差,還常常被罵日本奴才,心中早有不滿,事變一發生,他們轉作內應,內外夾攻,把警察局的武器都搬出來供群眾使用。 \n 這些警察的人性才是事變中的關鍵性因素。透過這個細節我們才能了解事變急速擴大的主因。 \n 我的第二個問題是:3月8日,國軍21師抵達基隆,當晚,陳儀態度丕變,立即宣布戒嚴,開始全台的鎮壓搜捕。國軍從北向南,以「掃蕩民變土匪」的戰略,凡遇抵抗,一路以機槍掃射鎮壓,造成許多無辜民眾的傷亡,而憲警則隨後進行搜捕。沒有公開的法律審判,更沒有所謂證據判刑的程序,所有嫌疑人不分青紅皂白迅速被槍決。許多無辜者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死在刑場,甚至是市街的公開槍決。 \n 該問的是:在戰亂時局下,這些剛從大陸到台灣的21師,並不了解台灣內情,是如何去逮捕和指認的?他們的名單從何而來? \n 像嘉義畫家陳澄波,他平時很少參與政治,卻不知道為什麼被帶走槍決,而台南議長湯德彰不願意出賣他人,甚至槍決後被暴屍在公園3天,作為示眾。 \n 悲劇的內幕是台灣人內部的矛盾,爭權奪利,甚至去告密揭發,趁亂挾怨誣陷,致人於死地。一些日本時代的御用紳士,他們一直是機會主義者,正好利用這個時機,投身成為國民黨特務機構的爪牙,將一些地方上的抗日領袖密告出去,把原本的地方領袖除掉,好加以取代。結果,原本只是想出來平息事變,為維持地方秩序而領導處理委員會的地方領袖,就這樣被逮捕,甚至被槍決了。如果不是這些台籍人士的相互出賣,從大陸來的鎮壓部隊人生地不熟,怎麼知道要抓誰、槍決誰呢? \n 台南的湯德彰、黃媽典,花蓮的張七郎即是如此。而台北的陳炘,即傳聞因他擔任華南銀行的董事、握有大量股權,有人想藉此除去他,占有他的股權。這種台灣人之間的出賣,是更致命的要害。 \n 陳逸松、吳濁流、吳新榮的書中都曾寫到,這是228事件中,最不堪的人性醜陋面。然而無論什麼時代、什麼地方、什麼人,變局下的人性確乎就是如此。光榮的犧牲、投機的變節、理想的堅持、醜惡的出賣,總是並存。台灣人沒有例外。 \n 71年過去了,我們紀念228應該超越非黑即白、省籍矛盾、誰是罪人的簡單二分法,而宜進入更深層的歷史細節,才能看清歷史的真相,看到人性的真實。而那人性的真實,才是我們了解人存在的局限與悲哀的開始,也是了解台灣未來如果有變局(特別是兩岸的變局),那命運的軸線會如何轉動,人性會如何扭轉的參照吧。 \n(作者為作家)

  • 紀念228事件  中山堂27日晚會首演新劇

    紀念228事件 中山堂27日晚會首演新劇

    今年是228事件71周年,北市府除了在228當天舉辦中樞紀念儀式,台北二二八紀念館依往例將在戶外藝文廣場舉辦多場音樂會,今年更首推音樂紀念晚會,以戲劇結合交響樂團演奏,27日晚間將在中山堂首演,目前仍可免費索票;另外3月8日婦女節當天,將推出「二二八的女兒紀念特展」。 \n \n 每年228當天,台北二二八紀念館都會在戶外廣場舉辦系列音樂會,至今已舉辦10多年。今年適逢事件71周年,特別在27日晚間加碼推出紀念晚會,邀請海島劇團參與演出「民主.明燈」,描述1947年228事件的情勢演變,重現人民從期待到絕望的過程。 \n \n 劇中以人民導報社長王添灯為核心,演出國民政府遷台初期政治腐敗、經濟潰堤等弊病,228事件發生後,仕紳們與行政長官公署長官陳儀談判過程,最後期待落空,成為人民的悲痛記憶。特別的是,這次首演選在當年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組成開會的「中山堂」,別具歷史意義。 \n \n 除了精彩的戲劇,晚會還結合台灣藝術大學交響樂團和合唱團的音樂演出,由教授鍾耀光擔任指揮統籌、邀請合唱指導蔡永文、女高音演唱家林欣欣、小號演奏家何忠謀等知名音樂人參與,曲目配合228事件發展,串聯多首傳世經典名曲。 \n \n 228受難者王添灯外孫女、台北市二二八協會理事長黃秀婉說,過去長年在228前夕與北市文化局合辦追思晚會,今年決定結合戲劇,重演這段台灣歷史。晚會現場有1100個席次,民眾已索票900張,還有200張開放免費索取,有興趣可洽台北二二八紀念館。

  • 228事件大解密 高史博與國史館共同出版海外珍貴檔案

    228事件大解密 高史博與國史館共同出版海外珍貴檔案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與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合作出版《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26日在二二八事件第71年前夕,在高史博舉辦發表會,從蒐集編譯的國際檔案,還原歷史真相,為轉型正義奠定基礎,也為高雄市政府紀念二二八事件七十一周年各項系列活動揭開序幕。 \n \n 高雄市文化局尹立局長表示,二二八事件是臺灣歷史的傷痕,挖掘歷史檔案,還原事實真相,一直是國人的期待,特別感謝國史館吳密察館長大力促成此書出版,及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張鴻銘館長與史博館的合作,杜正宇博士率領編譯團隊、蘇瑤崇教授審訂並導讀,期許藉由本書,能夠提供國人對於二二八事件有更多元豐富的史料基礎和理解觀點。 \n \n 國史館吳密察館長表示,去年二二八事件70周年,高史博推出「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特展深具意義,為了讓海外檔案更廣為人知,加以應用,因而大力催生本書。蘇瑤崇教授也提到,本書將台灣放置在世界史的脈絡中,提供了另一種有別於中國史觀的國際史觀。 \n \n 本書作者杜正宇說到,自1990年代以來,相關的中文官方檔案已經陸續被公開,但中文檔案絕大多數以當政者的角度來記錄。相對而言,海外檔案呈現不同的視角,凸顯許多過去不為人知的面向,最重要的包括外國記錄中二二八事件死亡人數、台灣人的請願活動、美國情治單位調查的街談巷議等。 \n \n 這本新書不但補充既有觀點,也能透過多元的觀察與記錄,讓國人理解世界各國看待二二八事件的角度。 \n \n 透過外國檔案與報導,看到戰後初期的高雄港市狀況,高雄港向為南台灣重要進出港口,在戰後及二二八事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此點從本書中所選譯的檔案中可一窺端倪。 \n \n 例如二戰時美軍在二次大戰中選擇登陸的地點即為高雄附近海岸,但後來未執行。美國檔案以高雄市長的任命為例,提出來自美方的觀察,說明社會潛在的不公平,讓讀者能清楚了解在事件發生前的台灣社會狀態。 \n \n 以及檔案提到在二二八事件爆發期間,國軍的增援部隊選擇從高雄港登陸展開鎮壓、進行綏靖的過程。本書不僅能提供宏觀的角度檢視,更可從檔案中見到屬於地方性的二二八事件前後概況,補足學者在研究的多元面相。 \n \n 高雄市政府今年以『望轉.靜默:二二八事件之外的「家」與「國」』為主題,舉辦系列活動,除了二二八當日的追思紀念儀式,還有史博講堂、新書發表、特展、音樂會、電影放映和座談會等。相關訊息可詳高史博官網或臉書搜尋高史博。

  • 武之璋》今年二二八密查到的真相

     二二八,今年打什麼題?達姆彈、狗去豬來、託管獨立、原子彈……。 \n 每年都要找些題來炒,保持熱度,找尋真相,真相永遠找不到,永遠在找,直到完成政治任務為止。 \n 國史館長吳密查率幾個台獨史人出書,宣布他們派人到美國家檔案局,密查找到一些「新資料」有了「新發現」,說國軍在屠殺善良人民時,用的是達姆彈,一打入人體就會爆炸,好殘忍。 \n 但這「新」發現,在蠱媾網站上「老」早有了,一查便知,有20多年了。當時不是美國人,澳洲的報紙也有這種報導,這種說法全來自台獨的教父,美國駐台副領事喬治柯爾(葛超智),他是反對美國把台灣交給中國,寫了本《被出賣的台灣》,罵他的美國上級不該,後來他就被調離台灣,繼續反中促獨,因此被台灣的同志大大推崇。 \n 去年二二八的重點就是紀念葛超智,還打開了高雄要塞,供台獨追念他們當年的功敗垂成,沒能殺掉司令彭孟緝,但去年也沒查到要塞藏有達姆彈,在這次出書的二二八神社,高雄市立博物館,當年是打死了最多人的地方,也沒有在牆上挖到達姆彈。 \n 其實這就如手穿鐵絲拉去槍斃等謠言,遠在20年前即有此說,但是實在荒謬,中研院院士黃彰健已認真考證、駁斥,民進黨也久不彈此調,但這次又老飯重炒,就是實在找不到題目慶祝今年的二二八。 \n 實在,國軍抗戰極艱苦,小米加步槍,根本沒有能力,也沒有記錄使用達姆彈,反而日軍有用達姆彈及施放毒氣的紀錄,蔣介石還多次告知盟國領袖。 \n 國軍3月9號登陸鎮暴,約25號軍事行動結束,所謂「清鄉大屠殺」只死了43個人因為暴民全潰散,只有謝雪紅的二七部隊在埔里略有扺抗,台共軍死了7個人,清鄉過程大多時間是行軍,沒有敵人,傳統子彈都用不了幾發,何須用達姆彈? \n 至於台獨向美國領事館要求託管確實是有,這是副領事葛超智鼓動的,他煽動林茂生、王添燈等弄了一份八百多人署名,一百多人簽名的英文請願書,透過葛上呈美國國務卿馬歇爾。 \n 「狗去豬來」也不是什麼新發現,這也是居多,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對二二八的認定,葛和一些瞧不起華人的西方人所散播的,他們說台灣人認為日本人是狗,很凶很會叫但還會看門,而中國人是豬卻只會吃睡,被台灣人看不起,不會被怕。葛超智在1946年2、3月還居然在台灣搞民意調查。訪問台灣政要仕紳,談話就是誘導台灣人不喜歡中國,喜歡被美國統治、託管。 \n 1946年6月10日美國《時代》雜誌標題「This Is the Shame!丟掉台灣真可恥」,竟說「台灣民眾對美國人說:『你們對日本人真仁慈,丟給他們原子彈,卻丟中國人給我們』」。 \n 台獨一直就否定《開羅宣言》。確實,美國人也曾有想過台灣非理所當然「回歸中國」,想要占領台灣建立軍政府,這也是陳水扁貪汙入獄向美國軍政府求救的原因。但當時美軍內部有人反對。認為「如以中國沒能力為理由而須代管台灣,那美國豈非必須代管幾千年以上。」而現在台獨正是這樣,想保持現狀千年。 \n 這些老發現,美國人說的,是不是就是二二八的真相?明年再吵吧。 (作者為藍天行動聯盟主席)

  • 柯批別做228意識形態操弄 姚文智:跟國民黨講的一樣

    柯批別做228意識形態操弄 姚文智:跟國民黨講的一樣

    民間團體24日舉行二二八事件紀念遊行,參與活動的民進黨立委批台北市長柯文哲未參與,讓柯今(25日)早受訪直呼,「不要做意識形態的操弄」。對此,姚文智下午出席北市議會活動表示,他31年前就聽過過去的威權統治者國民黨用這話罵他,不料柯講的話跟國民黨一模一樣,質疑柯的價值理念已跟民進黨南轅北轍。 \n \n 姚文智表示,他1987年曾參加過228活動,當時的威權統治者國民黨告訴大家,不要再拿意識形態做文章,柯講的話竟跟國民黨一模一樣,充滿權力的傲慢跟眷戀。 \n \n 他強調,過去民進黨支持柯文哲,期待他恢復歷史真相,促進轉型正義改革,但這3年來什麼都沒看到,只看到柯228跑去騎單車。賴清德在台南市長任內把蔣介石銅像都移除,北市78處蔣介石銅像一處都沒動,北市二二八基金會也沒有做出任何平反二二八的文學、電影或戲劇作品。 \n \n 姚文智不滿說,這3年只看到柯文哲賤租國民黨黨產,還推給轉型正義條例剛通過,大家期待柯作為市長能平反二二八、實踐公義,今天柯卻用國民黨講過的話來罵他,民進黨有什麼理由繼續跟柯合作?兩者的價值理念已經南轅北轍。

  • 洪秀柱追弔228 強調外省受難者也該紀念

    洪秀柱追弔228 強調外省受難者也該紀念

    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在25日也到台大校友會館主持「二二八被遺忘的受難者追悼會」,她表示當年很多從中國大陸來台的人,才是沒人知道的228受難者,但是在政治力扭曲的現在,這些無辜受難者卻被徹底遺忘,反而很多被補償的人,卻根本不是真正的受害者。 \n \n由藍天行動聯盟、孫文學校舉辦的「二二八真相與謊言資料展」,在2月24、25日於台大校友會館4樓舉行,揭示歷年228檔案當中,被大眾所忽略的重要真相。主持這項展的藍天行動聯盟主席武之璋,已研究二二八事件20多年。他 出在二二八事件當中,真正最不幸的,是那些因洽公、建設、規畫而來台的外省公務員與家屬,他們負著建設台灣的使命感來的,何人有錯?結果二二八事件一起,許多人遭遇慘禍,或被毆打、甚至被虐殺,在國史館、中研院、行政府,以及台灣文獻會歷年的資料中,公務員受害者的名單、驗傷記錄都有,其中最悲慘的當屬台糖在台中的科員劉青山,遭暴徒毆打致死,死後還遭剜鼻挖眼,這是何等暴行? 這些資料明明就問世十幾年,為何如今無人紀念這些無辜的外省受難者?台灣的史學界倒底出什麼問題?政治人物又有幾人有道德勇氣願意出面說話?因此,洪秀柱願意到場了解,著實是難能可貴。 \n \n洪秀柱在追悼會表示,二二八事件長期以來被民進黨做為選舉的提款機不斷炒作,用不斷的謊言蠱惑民眾,雖然整個不幸事件,政府確實有不當的處置,他同意對於無辜的受難者應該道歉,給予補償、賠償,但是很多被賠償、補償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無辜的受害者。 \n \n她強調二二八實際的情況,究竟是先鎮後暴的事件,還是先暴後鎮的事件?真的是政府濫殺無辜的民眾嗎?必須要歷史文件證實,不能夠人云亦云,更不容許假用「轉型正義」之名,加深社會對立和分化。 \n \n孫文學校總校長的弔文中提到,慘案發生之時,中華民國正處於內憂外患,遍地烽火之局面,使得面對二二事件時,處理有所捉襟見肘、無從兼顧,導致失控等問題,但若要說當局居心不良,肆意屠殺,則絕對是污衊。而那些渡海來台建設台灣的公務員,成了暴亂期間被遺忘的受難者,如此不幸之尤!真是時代悲劇! \n \n張亞中表示,這些資料展絕對可信,因為許多還是陳水扁任內時,國史館與中研院所出版的檔案,所以絕對沒有黨派問題,只是很少人真的一頁一頁的爬疏與追蹤,都只是片面聽從公眾人物與政客的說詞,真正把這些檔案全面有系統的提取,並展示於公眾,這可能還是第一次,他很希望這場2天的展覽只是個開端,未來能夠在各個公開場合、學校來展示,也歡迎意見與立場不同者辯論與討論。 \n

  • 王仲孚》二二八史料 遭刻意隱瞞

     民國36年2月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迄今已屆70周年。當年出生的嬰兒,如今已是70高齡老人。這事件早已走入歷史,成為中國近代台灣史上的一個荒謬事件。 \n 近30年來,在李登輝和台獨人士用心運作下,把它炒作成政治事件,並加以嚴重扭曲,簡化成「外省人殺本省人」的慘案,甚至誇大為「中國人殺台灣人」的暴力事件,以培養台灣人被迫害的意識,使之反中仇華,以利台獨運動的發展。 \n 作為「歷史事件」考察,二二八事件不但沒有認真探討它的真相,而且「政府」與「學者」還刻意隱瞞史料,使讀者對事件僅能獲得「不實」、「偏頗」、「不完整」的認識,即使做「口述歷史」受訪者也有所畏懼,不敢暢所欲言。這都是有心人為達政治目的,刻意扭曲隱瞞所致。 \n 先師朱雲影教授,早年留學日本,入京都大學專攻歷史學、人類學,成績優異,曾獲留校擔任助教。日本瘋狂侵華,於1937年蘆溝橋事變爆發後,在強烈愛國心驅使下毅然返國參加抗戰,曾在重慶出版 《日本必敗論》一書,鼓舞民心士氣,轟動一時。 \n 抗戰勝利次年,民國35年他來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台灣師範大學前身)史地系任教,過不到一年,發生了二二八事變。有一天他走在街上,遇上滿臉兇相的幾個大漢,口操日語,以殘暴手段毆打一對外省母子,孩子慘叫一聲丟進水溝,那女子被打得衣衫襤褸,躺在地上哀號,景象悽慘恐怖,正在思考如何走避瞬間,幾個兇漢圍了上來,用閩南語問話,朱師情急之下,脫口說了一句日語:「瓦達西(我)……」,幾位兇漢立即改變態度,與朱師以日語交談幾句後,竟很有禮貌地護送朱師回宿舍。一句日語化險為夷,這也是二二八事變的街景,值得進一步探討。此事朱師回憶起來,餘悸猶存,囑咐我對外不要談論。 \n 另外,我在民國70幾年,參加台灣省高中聯考入闈,與一位本省籍高中校長閒話「說國語」問題。光復初期,不但本省人與外省人語言隔閡,就是外省人之間,也是南腔北調,溝通困難,在學校各省同學彼此常以此互相調侃。有一次,同學從台北外出參觀,在火車上互相以南腔北調開玩笑,完全沒有「省籍」問題。(今言「省籍」問題,僅只「本省」與「外省」,事實上,就語言的角度來看,「外省」與「外省」之間更麻煩。) \n 不料,火車到了板橋,同學們下車出站時,立即有一堆壯漢一擁而上,包圍同學以閩南語問話,聽不懂者站一邊,「本省」與「外省」分別開來,立即不由分說,對外省同學拳腳棍棒交加,打翻在地,本省同學則一哄而散,也不敢回頭,現在號稱學者的論述,被有心人為達政治目的,刻意扭曲,當年外省人被打的情形,也一字不提,蓄意隱瞞史料,故意扭曲歷史真相。這實屬違背史德,必為後人唾罵。這些史料,應該立即開放,供國人研究,使二二八真相大白,公平對待受難者,不分省籍。這是政府及學術界不可推卸的責任。 \n (作者為前師大歷史系主任)

  • 美228檔案解密 記載中文檔案隱藏歷史

    美228檔案解密 記載中文檔案隱藏歷史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與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今天舉行《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新書發表會,將去年2月高史博舉辦的「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特展中展出的國外檔案機構與二二八事件相關的解密檔案選譯為中文出版,期望這批海外檔案能有助於檔案的解密與公開、二二八事件真相探討,以及當代轉型正義。 \n \n國史館館長吳密察指出,二二八事件是台灣歷史傷痕,發掘歷史檔案,還原事實真相,一直是國人期待,1990年代以來,相關的中文官方檔案已經陸續公開,但所有檔案都有「所見與所不見」,像二二八這種牽涉廣泛的歷史事件,應該有各種不同立場、不同層次的檔案去解讀,透過海外檔案可以呈現與中文檔案不同的視角,凸顯許多過去不為人知的面向。 \n \n書中選譯美國國家檔案館、澳洲國家檔案館與聯合國檔案館典藏的檔案與媒體報導,時間落在1944到1948年間,包括二次大戰後期到二二八事件的後續發展。書中提及美軍曾規劃登陸台灣、佔領台灣實施軍政府,最後決定由中國出兵佔領台灣。另外也紀錄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國民政府軍方展開鎮壓經過,以及台灣省政府的成立、海外獨立運動等。 \n \n導讀本書的靜宜大學通識中心教授蘇瑤崇說,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國是影響台灣歷史發展的當事者,從美國檔案中可以發現中文檔案隱藏的歷史事實與問題,與中文檔案相對照,從差異性中更深入發現台灣戰後史問題。不過目前台灣關於美國檔案的徵集仍然相當有限,因此他呼籲台灣應有國家級美國檔案徵集計劃,也希望藉由這本書補充既有觀點,讓國人理解世界各國看待二二八事件的角度。 \n \n

  • 立院三讀 二二八受難賠償申請期限再延四年

    立院三讀 二二八受難賠償申請期限再延四年

    立法院會今天三讀通過《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部分條文修正案,除了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本人可申請賠償外,未來受難者家屬也可申請。此外,受難者或其家屬在給付賠償金期限屆滿後,因故未申請賠償金,再延長4年。 \n \n由於《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賠償金申請期限已於今年5月23日屆滿,考量可能有受難者未申請賠償,本次修法將期限再延長四年。同時,賠償資格也從「受難者」擴大為「受難者或其家屬」,都可依規定申請給付賠償金。另外,修法也將「傷殘」用語修正為「受傷或失能」。 \n \n國民黨立委廖國棟提案,增訂受難者在二二八事件時遭受不動產損失,也應納入賠償範圍,但遭民進黨以人數優勢表決封殺。廖國棟批評,民進黨高喊轉型正義,卻只有名譽回復,不願正視受難者實質上遭受的財產損失,根本是「打假球」,對修法結果感到深深遺憾。

  • 民進黨明發甲級動員 準備表決《二二八賠償條例》等7案

    民進黨明天祭出甲級動員,預計處理《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證人保護法》、《洗錢防制法》、《交通部鐵道局組織法》、《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殯葬管理條例》等7案。民進黨團幹事長劉櫂豪說,這些法案多是不需協商或協商期已過,預計明天將進行三讀處理。 \n \n國民黨團上週將部分沒爭議條文拉下協商,使得法案沒有順利三讀,加上今天黨團協商時朝野氣氛不佳,民進黨團擔憂明天法案三讀在野黨恐再出招。黨團書記長何欣純說,不知道明天國民黨會不會杯葛,「如果不擋的話最好,若杯葛的話就表決處理」。 \n \n何欣純說,由於法條不多,若全部表決的話,預計一天之內可以處理完;針對沒有爭議的條文,民進黨在院會處理前還是會持續跟國民黨溝通,盼能簽字同意。 \n \n由於228基金會調查,仍有部分受難者未獲賠償,《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初審條文明定,將賠償金申請期限再延長4年;《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初審條文則明定,將非職業外交官的文官得擔任駐外人員的上限,由10%放寬至15%,並將特任大使、特任常任代表不受員額限制具體條文化。

  • 二二八受難者家屬 參與中正紀念堂轉型之社會討論

    二二八受難者家屬 參與中正紀念堂轉型之社會討論

    文化部「中正紀念堂轉型之社會討論計畫」第二場願景工作坊,在世界人權日12月10日展開,共有23人參與審議討論。參與者來自不同的年齡層、背景、居住區域,有高中生、大學生、一江山戰役協會、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等,有遠從金門飛來,也有附近的里長。 \n \n經過一天討論,多數反映因過去教育背景及對歷史了解不夠,彼此需要有更多對話才能相互了解包容。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剛在12月5日三讀通過,也成為今日討論焦點。 \n \n文化部表示,自今年初以來,基於「面對歷史、正視傷痛、尊重人權」,本於主管機關權責推動中正紀念堂轉型的相關計畫。促轉條例通過後,賦予中正紀念堂轉型的法律依據,文化部持續推動社會討論,更有其必要性。台灣從威權時代走到今日的民主社會,希望透過多元討論形式,將中正紀念堂的詮釋權回到公民社會,一起思考從轉型正義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打開轉型的想像及願景。 \n \n受邀講座有政治工作者林邑軒講述「分享面對歷史的幾種可能」,文史工作者凌宗魁闡述「使用空間/都市的幾種可能」,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林界女兒林黎彩女士到場分享尋找父親死因的過程,現場播放中華黃埔四海同心會顧問陶士君先生採訪影片。參與者針對講者的內容交換意見,討論如何撫慰歷史傷痕及具體的轉型方案。最後再由各組輪流分享說明小組的意見,彼此理解各組討論內容。 \n \n文化部表示,今天各組分享意見的重點包括: \n一、參與者彼此同理不同立場的生命經驗,不同角色各有不同複雜樣貌。 \n二、參與者共同體認到對於歷史的了解不夠,這也是目前的教育,讓大家難以觸及真相,應開放有更多的歷史資料,才能更貼近事實真相。 \n三、建議要有更多對話空間,例如,當時蓋中正紀念堂時,是由上而下的決定,現在談轉型正義時,希望由下而上,要有多元角色的討論,希望文化部推動中正紀念堂轉型之社會討論計畫過程當中,所有內容都能被呈現。四、希望能照顧當地居民生活的需求,而不是只是意識型態之爭。 \n \n文化部表示,舉辦願景工作坊持續就中正紀念堂轉型正義的未來可能方向,進行討論與資料蒐集,工作坊的討論結果不必然達成共識,而且會包含不同意見的表達。今日工作坊的完整內容,已同步於網站的「出來講」以及「中正紀念堂轉型給問嗎」粉絲專頁直播,民眾也可到計畫網站鍵盤討論區表達意見

  • 適逢70周年 二二八紀念館推特展

    適逢70周年 二二八紀念館推特展

    今年是228事件70周年,台北二二八紀念館策劃「二二八與我」特展,首度從非受害者角度,邀請跨世代、不同領域的人士,談個人生命與228事件的連結,4場系列活動包括人權電影播映、同黨劇團演出,展期將持續到明年2月13日,邀請民眾一起展望228的未來。 \n \n 這次舉辦「二二八與我」特展,在入口意象區摘錄詩人李敏勇〈美麗島嶼,美麗島國〉詩句,用母親對子女訴說的溫柔口吻,表達出身台灣人應知台灣史的期盼,另展出10名台灣北部二二八事件受難者與家屬的口訴心路歷程。 \n \n 主展區則有文學、音樂、社運等領域工作者的作品,他們以第一人稱表達228事件對自己的影響,包括影視界萬仁、李岳峰、鄭文堂等導演;音樂界的蕭泰然、張睿銓、勞動樂團、閃靈樂團;學術界張炎憲、許雪姬、李筱峰等人。 \n \n 展覽中最特別的是青年世代對228的覺醒,藉由圖文、展品和紀錄片,可看到青年人如何自發形成組織,研究228歷史、進行田野調查、舉辦共生音樂節、出版專書等,以實際行動與228產生連結。 \n \n 展覽期間還有其他系列活動,12月10日將播映與白色恐怖政治犯有關的「超級大國民」,12月23日播映1970、80年代阿根廷苦難歷史為縮影的「第一名的煩惱」,明年1月27日播映韓國光州事件為背景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並邀請專家學者和民眾座談。 \n \n 明年1月6日還邀請同黨劇團演出「白色說書人」,每月更有一場次團體導覽活動,邀請民眾一起跨越70年的時空,拉近與228的距離。詳情可上官網查詢:http://228memorialmuseum.gov.taipei/。

  • 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洪維健導演捐贈台灣影像給台史博

    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洪維健導演捐贈台灣影像給台史博

    台灣歷史的血淚辛酸,也有更多美好!這些影像彌足珍貴!位於台南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獲台灣知名紀錄片導演洪維健捐贈台灣紀錄影像及場記紀錄。洪導於104年將其長年來以高畫質方式,於台灣各地所攝之人物訪談、文化地景、歷史主題,總計280捲攝影母帶,以及拍攝過程中同步以PDA紀錄之場記內容捐贈給台史博,期望該批影音資料透過具備公共性的博物館,讓更多民眾得以瀏覽及利用。 \n \n為了感謝洪導,並使這批影像日後能夠廣為民眾得知及運用,台史博今(7)辦理「洪維健導演影像捐贈發表會」,邀請洪導及多位文化界、人權研究學者出席,發表會現場也播放了一段洪導用影像記錄台灣的歷程及心境。洪導在影片中自述,在他成長的過程中,台灣在歷史教育中能見度較低,他走訪台灣、記錄台灣的過程中,也同時重新學習了以台灣為主體之歷史,因此期望他拍攝的影像可以作為未來大眾學習台灣史的「考古題」。 \n \n洪導捐贈的影片中,關注的主題多元,時間向度則橫跨日治時期至當代台灣,他致力於記錄日治時期留下的現代化及文史遺跡─包含發電廠、神社、軍事建設、燈塔及氣象站,許多地景在導演拍攝後已更迭、在台灣地貌中消逝,由此,洪導留下的、以高畫質所攝之影像對於理解台灣更顯珍貴。作為白色恐怖威權時代下的政治受難者,洪導亦以鏡頭關懷白色恐怖及二二八事件,記錄口述影像的同時也梳理了台灣威權統治年代的傷痕。 \n \n台史博自籌設以來便極力保存、蒐集可體現台灣人歷史記憶之各種類型史料,如檔案文獻、物件、影像、音聲等,此次洪導將大量的台灣地景、人物口述紀錄捐贈予台史博,除了豐富台史博所藏,更有助於台史博成為台灣史多元資源研究中心。這些影像也成為民眾可以接觸的公共財,讓民眾能夠透過視覺探究台灣史,對於推動台灣史公眾化有極高的價值。 \n \n洪維健導演所捐贈之影像及場記內容已全數整理完畢並收藏於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所建置之影音資料庫中,有興趣的民眾歡迎利用影音資料庫網站,或親臨台史博圖書室瀏覽。圖書室開放時間及使用規範詳台史博官網。 \n

  • 從二二八到戒嚴!「台灣國際人權影展」南部放映!

    從二二八到戒嚴!「台灣國際人權影展」南部放映!

    從二二八到戒嚴、從台灣看世界!11月4日文化部所屬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於高雄in89駁二電影院舉辦「釋放的記憶─2017台灣國際人權影展」南部地區首場活動,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陳俊宏主任、高雄市政府文化局王文翠副局長、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榮譽會長蔡寬裕先生、現任會長劉辰旦先生,以及30多位政治受難者暨家屬們,以及百餘位關心人權議題的觀眾等蒞臨觀影。 \n \n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陳俊宏主任表示,今年適逢解嚴30週年,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規劃「釋放的記憶—2017台灣國際人權影展」全台巡迴播放,獲得極大迴響,今年也規劃自11月4日起至11月29日,共計9場次於高雄與台南巡迴播映,並且安排2場次映後座談會,分別於11月12日邀請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楊翠老師、東吳大學人權碩士學位學程陳瑤華主任、國立中正大學政治系暨研究所藍玉春教授,以及11月29日邀請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林長寬老師、政治受難者陳欽生先生,與觀眾對話。 \n \n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陳俊宏主任表示:今年「釋放的記憶─2017台灣國際人權影展」在南部活動非常感謝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國立台灣文學館、國立成功大學大力協辦,以及本影展承辦單位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投注心力與資源,讓每場活動能順利地舉辦。 \n \n陳俊宏主任表示高雄為人權城市,推動人權議題一直走在最前端,個人當年也是在陳菊市長的帶領下投入台灣人權運動,這次台灣國際人權影展巡迴在高雄舉辦特別有意義。他特別介紹《德國人生》(A German Life)紀錄片,於2016年發表,在慕尼黑、耶路撒冷和舊金山影展上廣受好評,本片記錄高齡的布倫西爾德.彭瑟爾(Brunhilde Pomsel 1911年1月11日 - 2017年1月27日),她過去曾是納粹宣傳部部長約瑟夫.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的秘書、速記員和打字員,她一直形容自己只是個小角色,也對政治並不感興趣,也不知道自己應負何種責任。 \n \n這如同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提到邪惡的平庸性,作為加害體制的一員,因為思考的無能,不願思考,自認個人都是體制中的小螺絲釘,服從是天職,終成為體制的共犯。對照德國去納粹化、去東德化的努力,對政治體制進行深刻的反省,台灣在轉型正義工程中目前仍只有被害者沒有加害者,希望有一天台灣也有加害者相關的影片。 \n \n高雄市政府文化局王文翠副局長表示:身為台灣最重要的人權城市,陳菊市長特別重視人權議題,因此文化局每年搭配春天藝術節辦理二二八紀念活。今年初文化局辦理全國最隆重的「二二八事件70週年追思紀念儀式」,特別進入現為國防部軍事禁地的二二八事件談判地點舉辦,我們從未忘記此段歷史,也從不敢輕忽。謝謝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對於高雄市進行政治受難者口述訪談的支持,讓訪談者和過去的歷史可以被看見、更重要的是被理解,期待未來高雄可以與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有更多合作。 \n \n本次國際人權影展於南部巡迴播映共9場次,以「政治效應」、「思想革命」、「藝文之聲」三單元,嚴選6部外片、1部國片,內容發人省思,且多為國際知名作品,除了今日的《德國人生》外,也包括以色列《守門人》(The Gatekeepers)兩片皆為加害者為主題的影片,另有德國《藝術戰爭》(Art War)、美國、柬埔寨、法國《紅色高棉:失落的搖滾樂》(Don't Think I've Forgotten)、法國《憤怒吧!》(Time for Outrage)、美國《全民公敵》(Enemy of the State)、國片《末代叛亂犯》,每部影片皆具有彰顯時代意義的經典影視作品。 \n \n2017年文化部舉辦「釋放的記憶─台灣國際人權影展」,影展希冀可帶領觀眾從不同角度認識人權,認識台灣所經歷的白色恐怖,並借鏡國外處理相關議題之方式,引領大家面對歷史、記取教訓,不再重蹈覆轍。 \n \n在影展進行的同時在台南國立台灣文學館另規劃「主題影像展區」,展期從即日起至11月12日,設計以象徵鳥籠意象營造當年人權受迫害的荒謬歷史,輔以紅色系感受當年炙熱的革命熱血,讓我們深刻反思、關注那禁錮的年代,並且關心世界各地的人權發展,共同維護民主成果。本影展活動免費入場,歡迎各界人士踴躍前往觀影。 \n

  • 嘉義市二二八紀念碑遷移 重置二二八紀念公園

    嘉義市二二八紀念碑遷移 重置二二八紀念公園

    嘉義市政府因應彌陀路拓寬,原矗立於彌陀路上的二二八紀念碑,遷移至啟明路二二八紀念公園,今天舉行重置典禮,與28年前建碑同一天,市長涂醒哲、監察院長張博雅等人出席。 \n \n 典禮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嘉義中會吳斯凱牧師、天主教會嘉義教區鍾安住主教共同祝禱聲中,施放象徵和平氣球,最後各界人士上台獻花,表達追思,完成啟用儀式。 \n \n 涂醒哲表示,二二八事件嘉義市是全國最嚴重的地區之一,1990年時任嘉義市長、現任監察院長張博雅設立台灣第一座二二八紀念碑,難能可貴,二二八事件可以秉持著「溯以恕」的精神,追溯歷史,讓真相大白,寬恕重建家園,讓國家向前邁進。 \n \n 2014年彌陀路拓寬,原忠義橋至學府路段由20米道路拓寬為50米道路,原矗立於此的二二八紀念碑突出於車道上,市府幾經協商討論,於今年4月將紀念碑遷至東區二二八紀念公園,重置的基地面積約550平方公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