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二十二年前的搜尋結果,共02

  • 時論─民進黨開始進入中國政策的深水區

     中共十八大召開後,由於胡錦濤的「裸退」,使得習近平提早接任中共中央軍委會主席,也提前完全負責對台工作。因此,二○一六年國民黨是否能繼續執政,習近平承擔全責。如果在胡錦濤任內,國民黨能在二○○八年重新執政,二○一二年連任,卻在二○一六年習近平當家時,讓民進黨此一台獨勢力復辟,將證明其對台工作是失敗的。因此,對於國民黨來說,習近平能提早主導對台工作,對二○一六年大選將是利多;但對於民進黨來說,則壓力倍增,這恐怕就是蘇貞昌急於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原因。 \n 由於民進黨在二○一二年大選時,在兩岸關係上的失分,使得蘇貞昌擔任黨主席後積極補課,不希望重蹈覆轍。但由於獨派的強力拉扯,使得每邁出一步都甚為不易;中央黨部雖然急著想在兩岸關係上「突圍」,但中南部的縣市首長與政治人物卻不熱中,特別是面對二○一四年的七合一地方選舉,只想著固好自己的深綠地盤,對於敏感而吃力不討好的兩岸政策,則是敬謝不敏;傳統支持者更無此焦急感,甚至認為就是因為當初蔡英文「獨得不夠」,意圖向中間靠攏,才使得二○一二年大選失利。 \n 而原本外界認為,謝長廷十月訪大陸回台後,有可能改變民進黨的兩岸政策,引發對於台獨黨綱的辯論,甚至能將「中國事務委員會」改名為「兩岸事務委員會」。但目前看來,在黨內「寧左勿右」的氛圍下,似乎困難重重。謝長廷回台後不但被黨內同志批判的體無完膚,更無法成為首屆「中國事務委員會」的主委。而該委員會也在多數意見下,無法改名為較中性的兩岸事務委員會。另一方面,謝的「開創之旅」,未達目的卻已傷痕累累,對於蔡英文、呂秀蓮等可能赴陸之黨內重量級政治人物,也產生了「寒蟬效應」。民進黨是否要進行黨內兩岸政策大辯論,也出現猶豫,深恐尚未形成共識,就必須面臨黨內的四分五裂。 \n 因此,雖然蘇貞昌一手成立的「中國事務委員」會已經開張,但未來要做什麼,能做什麼,實在是令人懷疑。 \n 就以九二共識來說,中共十八大胡錦濤在政治報告中,將其寫入中共黨的正式文件中。九二共識是在二十年前,兩岸官方白手套剛開始接觸,彼此互信基礎仍然薄弱時,所產生的「口頭上共識」。在當時沒有白紙黑字寫明的情況下,的確具有相當的「工具性、過渡性」,這也是民進黨始終不承認的理由。然而隨著二○○八年迄今,兩岸因為九二共識而恢復了兩會協商,簽署了十八項協議。使得九二共識原本或許是一個空中樓閣,但在不斷的具體化與強固化後,逐漸成為大廈,由「虛擬」走向「實境」。因此民進黨在二○一二年的總統大選時仍不斷否定其存在,尚能獲得相當共鳴;但二○一六年的大選如果還繼續否定,說服力恐怕大打折扣。 \n 然而,民進黨內部的若干人士卻認為,二○○八年時國民黨在總統大選的得票是七六五萬,二○一二年大談九二共識則為六八九萬,減少了七十萬;但民進黨不提九二共識卻從五四四萬增加到六○九萬,提高了六十萬票,顯示九二共識絕非萬靈丹。因此,民進黨在要求馬政府召開國事會議之前,自己先召開「黨事會議」恐怕更為重要。特別是在二○一四年七合一大選之前,兩岸政策將暫時被冷卻。而二○一四年選舉結束後,民進黨不論勝敗,是否能在短期內建立兩岸政策的共識,並獲得北京的「諒解」,以因應二○一六年的大選,是一大挑戰。特別是如果民進黨大勝,要調整當前其中國政策的合理性,恐怕更低。 \n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

  • 《三少四壯集》上路吧,有為的青年!

    《三少四壯集》上路吧,有為的青年!

     行動勝過一切!只有在行動中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的能耐,知道自己的未來。時代的浪潮從過去席捲至此,你沒有逃避的權力,做一個有為的青年,上路吧! \n 我坐在視聽室裡,看著這部二十二年前自己策畫和撰稿的紀錄片《尋找台灣生命力》三、四集。我不清楚一起看這部片的觀眾是誰,我總覺得不會有人對這部「老古董」感興趣。就算是在二十二年前,當這部片在電視頻道播出時,都讓人覺得嚴肅到喘不過氣來,還曾經被形容為「在一群低俗的節目中插入尋找台灣生命力,就好像在一群沉迷手淫的人中大談神愛世人一樣格格不入啊!」 \n 坐在旁邊陪我一起看的人正是「青春有為」主題紀錄片影展負責人蔣顯斌,是他決定放映這部二十二年前的紀錄片,導演符昌鋒還特別提供當年用底片拍攝翻拷的版本。青春有為!青春有為?這名字想得真好,放在這個年輕人似乎毫無作為可能的新時代,聽起來還有一點刺耳。二十二年後,回頭看一九九○那個未知和茫然的年代,實在無法想像後來台灣政治、社會和經濟狀態改變如此劇烈。因為中央和地方上的政黨輪替,當年在片中被形容是「遊牧民族」的野百合世代年輕人,像搭上直升機般直接進入了整個國家的統治階層,開始學習如何「治理」國家,當然更有些人抱著亡國的悲憤,遠走他鄉期待「光復國土」的一天。 \n 最不堪的是,在劇烈改革和變動發生二十二年後的今天,新一代年輕人重看這部影片時,竟然發現當時沒有解決的問題,如今更加嚴重。例如躺在忠孝東路抗議買不起房子的無殼蝸牛運動,到了現在,房價更是瘋狂飆升。更甚者是當初被認為是社會最重要改革力量的中產階級,竟然在M型社會中漸漸消失了。還有,當年不顧一切法令約束,直接帶著資金去中國大陸投資開創新局的台商們,也因為中國大陸本身的崛起,漸漸從投資老闆淪為看人臉色的夥計。政治禁忌雖然被徹底突破了,政黨輪替的夢想也提早實現了,但是政治上藍綠的對立,卻撕裂了族群原本彼此的信任。當初在影片中被認為是台灣生命力的表徵,如今卻已經奄奄一息了。 \n 影片最後,陳揚的歌聲響起,是我寫的歌詞:「我站在漸漸沉淪的陸地,冰冷的海水淹沒了我的腳底,溫熱的面頰一再被海風吹襲,變冷的是我的心。可是啊微弱的呼吸讓自己清醒……我的記憶從來不曾如此清晰,流過的汗水走過的道路,在大海中一直延伸,我好像看到了我們的新天地……」如同二十二年前看到影片結尾時一樣,我忍不住流下熱淚。我也分不清楚二十二年前和二十二年後所流下的眼淚,是不是相同的理由? \n 我們曾經嚮往的新天地,在二十二年後,難道成了年輕人的失樂園?是我們這一代努力不夠嗎?還是有人默默收割了這一整代人努力打拼的成果?我們多麼希望自己可以抬頭挺胸告訴世人說,經過了二十二年的追尋和努力,這裡已經是一個自由民主、經濟繁榮、人民安居樂業的國家,是我們留給後代子孫的新天地,而不是讓人嘆息,感到無力可回天的失樂園。 \n 影片放映後,我才發現在場許多都是一九九○年前後出生的年輕人。問答結束後,有個年輕人走過來謝謝我,他原本對自己的計劃很猶豫,看了影片聽了我的話後,他說,他決定勇敢「上路了」。他的上路指的是什麼,我並沒有多問,但我猜得到現在年輕人的選擇只有幾種,一種是到遠方讀書、放逐、流浪、打工或旅行,一種是畢了業先找份工作賺錢再去想下一步,一種是留在學校繼續讀書深造,還有一種是越來越少的大膽創業。 \n 我對現場的年輕人說,做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太猶豫太退縮,先上路再說吧,你的優勢就是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經歷許多次的失敗,只要心存希望。你無法改變這個時代,但是至少你可以先改變自己。行動勝過一切!只有在行動中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的能耐,知道自己的未來。 \n 時代的浪潮從過去席捲至此,你沒有逃避的權力,做一個有為的青年,上路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