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二孩政策的搜尋結果,共166

  • 張藝謀妻喊提前完成任務 今又掀波

    張藝謀妻喊提前完成任務 今又掀波

     大陸過去實施「一胎化」政策,但近年面臨人口高齡化,2016年調整放寬為「全面二孩政策」,今年5月31日再加碼開放「三孩生育政策」,最多可以生3個孩子。71歲大陸名導演張藝謀和第2任妻子陳婷其實早生了3個孩子,當年還曾因「超生」事件被重罰人民幣748萬7854元(約3231萬台幣)。

  • 正視養不起 別讓政策淪空談

     為扭轉人口結構弱化等問題,大陸官方再度放寬人口生育規定,將實施「全面三孩」政策。但回顧過去幾年「全面二孩」政策並未出現大規模「補生」現象,「三孩政策」若要避免重蹈覆轍,官方恐怕得有更多政策配套「對症下藥」,直面「生得起、養不起」等社會經濟問題,才能真正提高大陸家庭生育意願,才不致於讓人口政策淪為「紙上談兵」。

  • 大陸三孩政策上路 張藝謀提前完成任務被酸要追回生育罰款3200萬

    大陸三孩政策上路 張藝謀提前完成任務被酸要追回生育罰款3200萬

    大陸曾因人口暴增而全面實施「一胎化」,但近年也面對人口高齡化程度加深的問題,在2013年調整政策放寬為「雙獨二孩政策」,並且在昨(5月31日)頒布「三孩生育政策」,最多可以生三個孩子。不過71歲大陸名導演張藝謀和第二任妻子陳婷早就生了三個孩子,兩人當年還因「超生」被重罰748萬7854人民幣(約3231萬台幣),陳婷在三孩政策通過後立馬在微博表示「提前完成任務」,引來網友正反兩面熱議,有網友認為張藝謀白白被罰款了,「讓國家把罰款退回來」,也有酸「生育獎金應該要給750萬」、「生育是任務?你好像有點那個大病」。

  • 因應高齡化 大陸將推三孩政策

    因應高齡化 大陸將推三孩政策

     為因應人口高齡化等問題,大陸即將放寬三孩生育政策。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31日召開會議,會議表示,將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於改善人口結構、落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而為落實政策,會議還指出,將進一步提高托育服務體系、推進教育資源供給、完善生育及住房等支持政策。

  • 大陸開放三胎

     大陸在5月中旬公布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顯示正面臨新生兒數量大幅衰退、人口增速創新低等問題,中共中央政治局31日召開會議釋出兩大重要政策,研擬開放三孩及相關配套,並延遲法定退休年齡。

  • 大陸人口危機 輔助生殖商機夯

    大陸人口危機 輔助生殖商機夯

     據大陸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2019年大陸出生人口1465萬人,比上年減少58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48%,是2000年至今的最低值,這幾天引起眾多討論,有建議東北開放生育第三孩,而十四五規畫也拋出「增強生育政策包容性」的政策,協助未婚女子願意生育者,可以利用各種輔助生殖技術。根據研究報告,三代試管嬰兒服務的規模預計於2024年達到人民幣255億元(約1096億台幣),2019至2024年年複合成長率則高達58.6%。 \n 《21世紀經濟報道》報導,恒大研究院任澤平及其團隊發布《中國生育報告:全面二孩政策後反而出現生育斷崖》顯示,2018、2019年出生人口創1949年以來除1960至1961年自然災害時期外的新低,2020年必再創歷史新低。當前面臨的生育形勢是主力育齡婦女數量快速減少,生育率大幅下滑,生育意願明顯降低。為此,建議從開放三孩開始逐步推進開放生育。該《報告》也點出,由於計畫生育政策長期實行,大陸人口危機漸行漸近,帶來的經濟社會問題日益嚴峻。 \n 事實上,大陸當局也意識人口危機的嚴重性,並在十四五規畫中首度提出「增強生育政策包容性」,這是對未來5年人口變動趨勢的回應,體現人口政策的重心變化。 \n 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衛生法中心主任王晨光解釋說,所謂的「包容性」體現了大陸人口政策的變化,如從未來生育權來說,未婚女子願意生育可以通過各種輔助生殖技術讓自己受孕懷孕,但也是有紅線的,即生育不能成為商業。 \n 從政策開放趨勢以及不孕不育等人群需求看,輔助生殖市場未來發展規模將繼續擴大。而數據也顯示,大陸目前是全球最大的輔助生殖市場,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三代試管嬰兒服務的規模從2015年的3億元以70.8%的年複合成長率成長至2019年的25億元,並預計於2024年達到255億元,2019年至2024年年複合成長率則達58.6%。 \n 不過,默克中國醫藥健康生殖事業部負責人崔玄指出,輔助生殖市場相對來說是藍海型競爭。據了解,默克在輔助生殖領域已經布局多年,在大陸也有多款藥物上市,但也面臨大陸仿製藥廠的競爭等。 \n 輔助生殖的用藥治療過程主要分為降調節、促排卵、誘發排卵、黃體支持四個環節,在此方面默克、默沙東等跨國藥企優勢顯著,市場占有率較大,但隨著仿製藥一致性評價的展開,麗珠集團、仙琚製藥、金賽藥業等有望加快滲透輔助生殖用藥以及性激素的高端市場。

  • 陸媒:試點放開生育 要先化解生育焦慮

    陸媒:試點放開生育 要先化解生育焦慮

    大陸官媒新華社旗下「半月談」微信公眾號20日表示,大陸國家衛健委日前答覆人大代表關於《東北地區人口減少,全面放開生育政策限制的建議》迅速引發熱議。一方面是大陸加速進入老齡化社會,一方面是大陸進入實現民族復興的關鍵階段。高品質發展離不開高品質的人口資源,要解決現實矛盾,需要積極地探索與試驗,更需要全面、包容的生育政策引導與支撐。 \n文章稱,大陸2025年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突破3億。中共建政之初的「嬰兒潮」一代進入退休階段,勞動力供給減少幅度將進一步擴大。 \n「十三五」放開「全面二孩」政策以來,曾短暫出現生育高峰,但新增人口數量呈「先高後低」之勢,到2019年的人口自然增長率已經降至千分之3.34,低於「全面二孩」政策啟動前的2015年。 \n「放開了」仍然「不願生」,表明政策限制只是「生育堵點」之一,擔心「生得起、養不起、教不好」等經濟社會因素才是影響生育的更大「堵點」。 \n文章建議,首先要降低生育、養育、教育成本。從產檢、生產到奶粉、月嫂,這些都是不小的開支。3歲之前兒童的照護,也是讓很多年輕父母頭疼的現實問題。一些地區的教育資源矛盾甚至在幼稚園時就已顯現,小學和中學表現得更加突出,學區房的價格成為不少家庭的重擔。 \n其次要建立更有利於生育的職場環境。在不少地方,生育成為職場女性的「減分項」,成為她們就業、發展、提升的障礙。而丈夫儘管按規定有陪產假卻「落地難」,往往成為「紙面上的福利」。 \n因此,當前優化生育政策的重點,並不僅僅是試驗放開政策限制,更要在公共服務方面補短板、強弱項、提品質。推進配套的「一攬子」公共服務體系建設,降低養育孩子的家庭成本,形成育兒友好型的社會環境,提高家庭生育意願和養育子女的能力。 \n文章強調,只有切實著眼群眾期待,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逐項消除制約生育的「堵點」,化解群眾的「生育焦慮」,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人口問題帶來的挑戰。

  • 生活教育負擔沉重 陸新生兒人數呈崩塌式暴跌

    生活教育負擔沉重 陸新生兒人數呈崩塌式暴跌

    據大陸公安部戶政管理研究中心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大陸登記新生兒人數為1003.5萬,較2019年下降超過170萬,下跌幅度近15%。專家認為,開放二孩政策並未止住近數年來新生兒崩塌式下滑的趨勢,主要原因是住房、教育等負擔過重,嚴重影響青年夫婦生育意願,短期內很難扭轉新生兒崩塌下跌趨勢,「這下狼真的來了!」 \n \n《多維新聞》引述大陸公安部戶政管理研究中心發佈《2020年全國姓名報告》,其中透露,2020年當年出生並已到公安機關進行戶籍登記的新生兒共1003.5萬名,其中男孩529萬,占52.7%;女孩474.5萬,占47.3%。相較於2019年,全年新生兒數字是1179萬名,2020年新生兒數下跌幅度14.89%。 \n \n若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2019年大陸全年出生人口為1465萬人,2018年為1523萬人,2017年1723萬人,2016年為1786萬人,5年來新生人口加速下跌的趨勢確實已呈現崩塌式下跌。若按相關數據推算,2020年的新增人口應該會是1289萬,較前一年下降達170萬人。而且這還是已經開放全面二孩政策後的數據。 \n \n報導說,大陸人口學家認為,上述資料都表明,大陸新生人口塌陷已經到來。雖然各地在尚未正式公布人口普查資料前,已有多個城市分別公布了統計結果,但結合全面二孩政策堆積減弱、育齡婦女人數減少等因素認為,2020年出生人口比2019年有較大幅度下降已經沒有懸念,「出生人口塌陷之狼真的來了」。 \n \n專家表示,大陸2020年出生人口創下新低,並非獨有現象,日本、韓國、俄羅斯等國的出生人口也紛紛創下新低,香港和台灣的人口也在2020年首次進入負增長。普遍認為,大陸已經掉入低生育率陷阱,很重要的原因是社會住房成本和教育成本過於高昂,導致育齡夫婦的生育意願普遍低迷。 \n

  • 男女失衡嚴重 3500萬人恐當光棍

    男女失衡嚴重 3500萬人恐當光棍

     大陸最新人口普查數據預定4月公布,不過,根據到目前為止的資料顯示,大陸男女失衡十分嚴重,男多於女至少3500萬人,也就是說,這些人恐怕討不到老婆,尤其是南方的省市相當嚴重,愈年輕如90後與00後更為明顯。對大陸當局而言,這是很棘手的難題,不妥善解決將衍生嚴重的社會問題。 \n 雖然大陸中止一胎化,開放二孩政策,但是並無法有效解決男女失衡的問題,反而一年比一年嚴重,到2020年為止,男的比女的已多出3500萬人,較前一年又多出500萬人,而且愈年輕失衡的情況愈嚴重。 \n 除了一胎化的原因外,現在年輕人流行頂客族,不生小孩,不婚族激增,加上新觀念顛覆傳統的價值觀,都導致男多於女的結果,未來單身族將成為常態。 \n 事實上,除了光棍愈來愈多,社會上也漸漸出現「兩頭婚」的新型態,特別是「不娶不嫁小孩從母姓」的觀念,引發熱議。 \n 近年大陸社交媒體上關於「冠姓權」的討論不斷,特別是在2017年大陸「全面二孩」政策放開後的第2年,正是第一批「二孩」集中出生的年份,二孩到底能不能隨母姓引發許多家庭紛爭。 \n 《中國婦女報》去年曾以「『冠姓權』,究竟爭的是什麼?」為題報導此一現象,文中舉例當時一位女性網友發文稱,她選擇與丈夫離婚,放棄兒子的撫養權,導火線是想爭取孩子的「冠姓權」,雖然男方同意妥協到「父姓+母性」這樣的折衷方式,但女方最終還是決定離婚。 \n 《中國婦女報》又指,今日男女雙方雖然在法律上享有決定子女姓氏的平等權利,但還必須面對除了姓氏外,文化、利益等等影響的現實。當中,籌備婚姻時的「彩禮」猶如照妖鏡,男女雙方家庭為了金錢糾葛,婚事告吹。 \n 近日,一起「為給新娘買的內衣不符尺寸」,一對新人的婚禮因此喊停。遵義市一對新人結婚,但女方因男方買的內衣尺寸不適合,女方父親拒絕發親,導致雙方不歡而散。遭輿論指責藉機斂財索要彩禮。

  • 全面落實二胎政策 陸人大代表:夫妻合休產假、延長男性休假天數

    全面落實二胎政策 陸人大代表:夫妻合休產假、延長男性休假天數

    隨著兩性平權興起、二孩政策實施,休產假成為大陸兩會期間的熱點話題。全國人大代表、民建廣東省委會副主委林勇表示,「二胎政策降低了人資單位對女性職員錄用的機率」,應該夫妻合休產假,有計畫延長男性休假天數,並將陪產假與產假合併,男女雙方均可在法定產假基礎上申請延長假期至365天(夫妻雙方休假合計)。 \n \n此外,他認為,全面二孩政策對女性就業和職業生涯發展產生顯著負面影響;而爸爸只有7至30天不等陪護假,完全不足以分擔照顧家庭的職責。 \n \n根據數據,2016年大陸出生人口1786萬,2017年是1723萬,2018年是1523萬;人口出生率由2016年的12.95‰下降到2017年的12.43‰、2018年的10.94‰。全面二孩政策實施3年多以來,每年全大陸的出生人口和出生率都在不斷下降,且下降幅度呈現越來越大的趨勢。 \n \n林勇認為,政策對生育的鼓勵和實際出生人口的下降形成了強烈反差, 目前家庭生育意願下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生育對女性勞動力的職業生涯發展造成負面影響,而二孩政策加深了這種負面影響的程度,二孩的出生也給家庭帶來經濟和人力上的嚴峻考驗。 \n \n林勇說,對求職的女性而言,二孩政策大大降低了用人單位對其錄用的機率。「女職工因為生育導致的產檢、安胎等原因離開工作崗位,以及還有長達半年多的產假,使得企業招聘新員工時普遍傾向於錄用男性;二孩政策更使得這種離崗時間翻倍;其次,對於職場女性而言,二孩政策影響其職業晉升。 \n \n林勇還表示,與此同時,配套政策不完善影響了二孩家庭的內部和諧和兒童的健康成長,「據相關調查顯示,生育二孩意願最強烈的人群是70後,而選擇不生二孩的原因占比最高的是時間精力不足和經濟能力不足。」 \n \n林勇說,產假的權利主體是二孩媽媽,理應共同哺育孩子的二孩爸爸卻只有7至30天不等的陪護假,完全不足以分擔照顧家庭的職責,加上爺爺奶奶輩年齡較大體力有限,因此二孩出生後,家庭的重擔大部分落在二孩媽媽身上。這種情況明顯影響家庭內部和諧,也不利於父母共同引導孩子健康成長。 \n \n林勇建議,為了保證全面二孩政策有效落地,夫妻合休產假並有計畫、分步驟延長男性休假天數,具體天數各省根據財政能力自行確定,並在規定假期內照發休假人全額工資;另外,男女雙方均可在法定產假基礎上申請延長假期至365天(夫妻雙方休假合計);在法定產假後的休假期間,按照全額工資的75%發放工資,以緩解家庭的經濟和人力壓力。

  • 陸二孩政策不夠力 出生率刷新低

    陸二孩政策不夠力 出生率刷新低

     大陸國家統計局17日公布,2019年末大陸總人口突破14億人,為14億05萬人,比上年末增加467萬人。全年出生人口1465萬人,人口出生率為千分之10.48;人口自然增長率為千分之3.34。出生率降至1949年以來最低,人口結構中男比女多3049萬人,性別失衡狀況明顯。 \n 大陸在實施了30多年一胎化政策之後,單獨二孩政策於2014年在全國逐步開始實施,2015年是該政策完全實施後的第二年,因此,也應該是政策新增人口的高峰年。然而,2015年出生人口不升反降。 \n 低生育率形勢擋不住 \n 有評論認為,這說明低生育率形勢比之前普遍估算的更低,也更加驗證單獨二孩政策的實施效果遠低於衛計委之前的估算。 \n 2014年出生率達到千分之12.37,高於2013年的12.08。2015年出生率為千分之12.07,再度回降。2016年全面開放二孩政策,出生率上升為千分之12.95,但2017年出生率為千分之12.43又再度回降。2018年出生率為千分之10.94,破了中共建政以來最低歷史紀錄,2019年10.48,持續往下走,再創新低。 \n 從性別結構看,男性人口7億1527萬人,女性人口6億8478萬人,總人口性別比為104.45(以女性為100)。 \n 14億人口社會陷老齡化 \n 從年齡構成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2億5388萬人,占總人口的18.1%,其中65周歲及以上人口達1億7603萬人,占總人口的12.6%。 \n 2014年,60歲及60歲以上的人口2.12億人,占人口總數的15.5%。5年來65歲以上高齡人口增加3848萬人,逐步邁向老齡化社會。 \n 大陸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表示,2019年出生率在千分之十以上,新生嬰兒中二孩的比例達57%,顯現生育政策(指全面二孩政策)發揮成效。他同時指出也面臨著人口老齡化的趨勢。 \n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中貼文指出,大陸人口突破14億,這是什麼概念呢?歐盟28國的總人口是5.12億,美國加拿大3.64億,日本1.27億,澳洲和紐西蘭0.3億。這些國家的人口加在一起是10.33億。另外亞洲四小龍加在一起不到9000萬,這就是全世界發達社會的總盤子,它們一共大約有11.2億人口,比大陸少2億多。

  • 人口政策 從一胎化到二孩

    人口政策 從一胎化到二孩

     1980年起,大陸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簡稱「一胎化」)為中心的計畫生育人口政策啟動,到「雙獨二孩」、「單獨二孩」政策逐步放開,再到「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實施。40年間,大陸的人口政策發生了歷史性轉變。 \n 早在1950年代初期,大陸尚處在百廢待興階段時,全國政協就針對當時兒童越來越多、入學困難等情況,對人口問題敲響警鐘。1955年3月,中共中央頒發了有關節制生育的指示,並在1956年1月《1956年到195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修正草案)》中,第一次將計畫生育作為大政方針和全局性問題提上議事日程。 \n 此後,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特殊時期,計生政策被擱置,人口急速繁衍。據有關數據,1964年大陸總人口已達6.94億。 \n 1978年,大陸改革開放元年開啟,當時大陸9.6億多人口中,有2.5億絕對貧困人口,人口問題成為制約大陸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1979年1月召開的全國計畫生育辦公室主任會議,提議國家開始逐步實行嚴格的人口控制政策。 \n 1980年9月25日,中共黨中央發出《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這標誌著大陸以「一胎化」為中心的計畫生育人口政策啟動。1982年,「夫妻雙方有實行計畫生育的義務」被寫進大陸憲法。 \n 一胎化 帶來一系列社會問題 \n 「一胎化」人口政策的全面實施,使大陸人口過快增長的問題得到了有效控制,30年間少生4億多人口。據2011年4月發布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與70年代相比,大陸的人口年均增長率已經從1.59%下降到0.57%,年均增加人口從1350萬減少到764萬,總和生育率從1970年代末的2.5左右下降到1.5左右。 \n 大陸「一胎化」人口政策有效控制人口過快增長的同時,也帶來了一系列日趨嚴重的社會問題。2011年4月發布的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與2000年第5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0~14歲人口下降6.29個百分點;60歲及以上人口上升2.93個百分點,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上升1.91個百分點。顯示大陸人口增長處於低生育水平階段,逐漸進入老齡社會,贍養負擔加重,性別比例失調明顯,婚戀矛盾日益凸顯。 \n 隨著社會的發展,「一胎化」政策已完成歷史使命,亟待適時調整。2011年11月,大陸全面放開「雙獨二孩」,即夫妻雙方均為獨生子女的可生育二孩。2013年啟動實施「單獨二孩」政策,繼而發現「單獨二孩」也不能緩解下滑的出生率、人口老齡化等現象。 \n 促生育 2016年推動全面二孩 \n 2016年1月1日,大陸「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實施。「一胎化」已完成其歷史使命,「全面二孩」伴隨新時代「呱呱落地」。據大陸國家統計局數據,在2016「全面二孩」政策施行的第一年,全年出生人口1786萬人,比2015年多增131萬人,是自2000年以來人口出生最多的一年。其中,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超45%。

  • 深圳之後首例 湖北五峰廢除計畫生育條例

    繼深圳在2017年廢止計畫生育條例後,湖北省五峰土家族自治縣近日也為實施多年的計畫生育政策劃上了句號。 \n \n湖北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批准廢止五峰土家族自治縣人口與計畫生育條例,並由該縣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公布施行。  \n \n但研究中國人口問題的學者易富賢認為,這個決定意義不大,縣政府取消後,還有省的條例。即便五峰土家族自治縣有相對寬鬆的生育政策,但他們的生育率也是很低。率先放開「二孩」之後,生育率還是很低,面臨很嚴重老齡化問題。 \n \n2015年,大陸首次放鬆計畫生育政策,全面推行二孩政策,但無奈結果並不理想。美國彭博社去年曾報導說,有鑒於此,中國政府計畫最快在2018年年底或2019年,取消對夫妻可生育子女數量的限制。  \n \n易富賢說,為什麼當局突然快馬加鞭放開原來的生育限制,這和前任與現任領導人對人口政策的觀念不同有關。1990年代的領導人一直認為,人口是越少越好。人口是分母,要通過減少人口分母來提高人均GDP的分子。習近平、李克強上台之後說,人口是重要的資源。 \n \n但長期關注中國人口問題的大陸政協委員黃文政則表示,放開生育限制政策存在矛盾,一方面提倡生小孩;一方面還沒有全面放開。首先,中國目前面臨非常低的生育率,所以要維持經濟社會的可持續性,生育率肯定要提高。

  • 大陸出生人口連2年減少 二孩政策效果減弱

    大陸國家統計局21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末大陸總人口13億9538萬人(包括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解放軍現役軍人,不包括香港、澳門和台灣以及海外華僑人數),比上年末增加530萬人,逼近14億大關。全年出生人口1523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0.94‰。從性別結構看,男性人口7億1351萬人,女性人口6億8187萬人。男比女多3164萬人。 \n出生人口為1523萬人,比2017年減少200萬人。出生人口連續2年減少,降至1980年代之後的最低水準。允許所有夫妻生育兩個孩子的「二孩政策」效果減弱。大陸廢除了從1980年代開始實施的「獨生子女政策」,在2016年允許所有夫妻生育兩個孩子。2016年的出生人口達到1786萬人,創下1999年以來的最高水準。 \n從城鄉結構看,城鎮常住人口8億3137萬人,比上年末增加1790萬人;鄉村常住人口5億6401萬人,減少1260萬人;城鎮人口占總人口比重(城鎮化率)為59.58%,比上年末提高1.06個百分點。全國人戶分離人口(即居住地和戶口登記地不在同一個鄉鎮街道且離開戶口登記地半年以上的人口)2.86億人,比上年末減少450萬人;其中流動人口2.41億人,比上年末減少378萬人。

  • 二孩政策 引爆親子消費商機

    二孩政策 引爆親子消費商機

     大陸2016年全面開放二孩,加上85後和90後第一代獨生子女進入生育高峰期,掀起第3波嬰兒潮,也引爆親子消費經濟。日前大陸美團網公佈的《2018中國親子行業白皮書》顯示,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的消費族群中,20至29歲親子用戶逾40%,預估未來親子消費市場規模可望達3兆元(人民幣,下同)。 \n 親子消費的熱潮也已經全面席捲傳統商業區,大型商業綜合中心均引入早教中心、兒童遊樂園、體驗式兒童用品購物商鋪;業界人士更指出,在線下實體零售業蕭條的背景下,實體零售業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就是親子消費。 \n 分眾市場各具特色 \n 分析師指出,育兒是一項系統且複雜的「工程」,涉及飲食、服裝、教育、遊樂等行業,形成各具特色的分眾市場。例如、在孕產護理和親子遊樂行業、20至29歲用戶占比逾50%、年輕化趨勢明顯。而在幼兒及少兒教育領域、中等收入女性則成為消費主流,其中,逾6成的女性為30至39歲;而擁有中、高收入的族群占比也超過77%。 \n 最捨得錢花在親子消費的族群,仍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和以成都、天津、蘇州為代表的15個新一線城市的女性為主,但二、三線城市的親子消費平均數額也越來越高;三線城市消費者更熱衷於親子遊樂,對親子攝影的關注度也高於一線城市。 \n 因親子消費市場不斷擴大,傳統商業區紛紛引進相關設施及機構,提升消費者光顧的意願。以瀋陽為例,該市統計局最新資料顯示,瀋陽共有城市商業綜合體17家,銷售額107.6億元,比2017年成長14.1%,全年總客流量1.8億人次,且幾乎每家都有親子主題的消費區。 \n 成人消費區人少了 \n 業者表示,家長很願意把錢花在孩子身上,但對自己的花費則相對減少,因此,家庭用戶進入商場後,消費區域大多在親子區,平均花費千元起跳,但其它區域,如服飾、化妝品、珠寶等、家居等傳統成人消費區的人氣明顯有極大落差,一方面是家庭開支預算大多用在孩子身上,一方面則是覺得帶孩子逛街不方便,沒有心情和精力。 \n 業者表示,隨第3波嬰兒潮帶來的親子商機,大型綜合商場的親子消費區域越擴越大,但兒童商業規模雖大,卻不一定能為商場直接創造相當的利潤,相關業者引進的數量飽和後,營業額就難以增長,親子消費比較像是商場吸引客誘因,想真正賺錢,仍然要依靠零售和餐飲。

  • 陸80後不想生 二孩政策成效不彰

    陸80後不想生 二孩政策成效不彰

     大陸人口隱憂正在擴大,雖然已開放二胎,生育率卻持續走低。大陸財新網報導稱,有研究指出,這幾年大陸政府調整生育政策,也很難改變生育意願不斷下降的趨勢。其中農村生育意願下降的速度比城市還快,1980年代後出生的人群生育觀念發生很大改變,即使生育限制完全放開,對新增生育的影響也十分有限。 \n 大陸財新網報導指出,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北京大學管理科學數據中心主辦的「生育意願與國家計劃生育政策」成果發布會不久前舉行,研究顯示受新增人口生育意願降低影響,即使這幾年大陸政府調整生育政策,也很難扭轉生育意願不斷下降的趨勢。 \n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志剛表示,從1980年後期出生的人開始,生育意願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折射出大陸代際人口生育意願的巨大差別。生育意願是指,在不考慮任何客觀因素的情況下,「想不想生孩子,想生幾個」。 \n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廣州2014年的測量結果顯示,大陸60後(1960年代出生)、70後、80後、90後人群的理想子女數量分別為2.00、1.94、1.90和1.79,下滑態勢非常明顯。 \n 報導稱,過去外界認為農村人口生育意願還是很高,但研究顯示不然。以農村30到34歲以下年齡組為例,儘管城市生育意願相對較低,但農村生育意願下降速度比城市還快。城市與農村民眾的生育意願正在趨同。 \n 郭志剛表示,農村生育意願下降與頻繁的人口流動、遷移密切相關。大量農民外出打工,龐大的人口遷移讓城鄉間的價值觀和文化交流,過去比較封閉的農村也出現鬆動。 \n 需要注意的是,大陸過去幾年生育政策的連續調整並未扭轉生育意願走低的態勢。大陸於2014年正式啟動單獨二孩政策,然而研究顯示,生育意願僅一年後就回降到之前的水準。

  • 既不想生又不能生 大陸生育意願持續走低

    既不想生又不能生 大陸生育意願持續走低

    中國大陸人口隱憂正在擴大,雖然已開放二胎,生育率卻持續走低。大陸財新網報導稱,有研究指出,這幾年大陸政府調整生育政策,也很難改變生育意願不斷下降的趨勢。其中農村生育意願下降的速度比城市還快,1980年代後出生的人群生育觀念發生很大改變,即使生育限制完全放開,對新增生育的影響也十分有限。 \n \n 大陸財新網報導指出,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北京大學管理科學數據中心主辦的「生育意願與國家計劃生育政策」成果發布會不久前舉行,研究顯示受新增人口生育意願降低影響,即使這幾年大陸政府調整生育政策,也很難扭轉生育意願不斷下降的趨勢。 \n \n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志剛表示,從1980年後期出生的人開始,生育意願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折射出大陸代際人口生育意願的巨大差別。生育意願是指,在不考慮任何客觀因素的情況下,「想不想生孩子,想生幾個」。 \n \n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廣州2014年的測量結果顯示,大陸60後(1960年代出生)、70後、80後、90後人群的理想子女數量分別為2.00、1.94、1.90和1.79,下滑態勢非常明顯。 \n \n 報導稱,過去外界認為農村人口生育意願還是很高,但研究顯示不然。以農村30到34歲以下年齡組為例,儘管城市生育意願相對較低,但農村生育意願下降速度比城市還快。城市與農村民眾的生育意願正在趨同。 \n \n 郭志剛表示,農村生育意願下降與頻繁的人口流動、遷移密切相關。大量農民外出打工,龐大的人口遷移讓城鄉間的價值觀和文化交流,過去比較封閉的農村也出現鬆動。 \n \n 需要注意的是,大陸過去幾年生育政策的連續調整並未扭轉生育意願走低的態勢。大陸於2014年正式啟動單獨二孩政策,然而研究顯示,生育意願僅一年後就回降到之前的水準。 \n \n 郭志剛強調,行政干預的思路當前已不適用,真正影響生育率的是背後的社會環境。還是要透過社會公共政策為年輕一代減輕生養孩子的壓力。

  • 二孩政策落漆 出生率不升反降

    二孩政策落漆 出生率不升反降

     為了了解「全面二孩政策」的實施成效,大陸國家統計局發動轄下各地分局展開調研,以反映2018年上半年出生人口和育齡婦女生育情況。結果發現,在高房價、高生育成本,以及民眾生育觀念改變之下,今年上半年不少省市的人口出生率呈現下降態勢。 \n 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的資料,此次調研範圍包括市級、縣級和鄉鎮三個層面接生量大的醫院或助產機構;城市、鎮、鄉村三個層面的村級單位。調研結果顯示,受調查地區普遍呈現人口出生數量下降趨勢。尤其多個城市對於二孩生育意願偏弱,導致生育率依然維持較低水準,為此建議相關部門必須推出新政策以鼓勵生育。 \n 以福建省南平市的「全面二孩」政策實施效果的調查報告為例,該市在2018年上半年活產總數為1萬4834人,按年下降17.23%。16家調查醫院2018年上半年接生新生兒總數為1萬1792人,按年下降達15.51%。 \n 此外,南平市透過對新生兒二孩占比統計發現,二孩出生人數占比雖然較高,但比重已經出現下降。 \n 其他城市也頻頻出現類似情況。陝西咸陽統計局的二孩政策落實情況調查報告顯示,2018年上半年一胎出生人數按年下降15%,二胎出生人數按年下降7.3%。河南鶴壁市統計局的調研分析顯示,當地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一胎和二胎出生人口基本持平,但整體生育水準低於預期。 \n 遼寧大學人口研究所研究員羅元文對於目前的生育情況進行深入調查,她發現,高房價、高教育支出是導致「二孩」出生率下降的主要因素。 \n 針對生育意願不強的結果,大陸各地統計局紛紛開出「藥方」,比如調整生育政策,給予生育、房租優惠補貼等。 \n 上海社科院城市與人口發展研究所研究員鄧智團認為,目前相關部門推出的生育配套政策還需進一步完善,他建議推出包括延長產假,以及對有生育的租房家庭給予適當補貼等措施。

  • 豬年郵票2大3小 陸網友:暗示明年生育政策鬆綁

    大陸人口年生率持續低迷,越來越多省市出台了獎勵生育政策,但效果依然不彰。儘管政府至今並未開放生三孩,但已有省份對於生三孩的家庭並不處罰,且一些服務和補助和福利並未減少。更有趣的是,中國郵政公司推出明年豬年的特別版郵票上,有兩隻大豬和三隻小豬。不少人認為這是在暗示大陸的生育政策即將鬆綁。 \n \n從「雙獨(夫妻雙方皆為獨生子女)二孩」、「單獨(夫妻單方為獨生子女)二孩」到「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兩年多來,人口出生率、自然成長率雖有上升,但並不明顯。大陸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全面二孩」政策實施的第一年,即2016年,全國出生人口1786萬人,出生率為千分之12.95,但2017年出生人口1723萬人,出生率降到千分之12.43,都較2016年下滑。 \n \n為應對此一情況,各地的生育政策日趨積極。遼寧省提出建立完善包括生育支援、幼兒養育等全面兩孩配套政策,完善計畫生育獎勵假制度和配偶陪產假制度。湖北咸寧市從醫療、教育、社保、延長產假、提供生育補貼、母嬰設施建設等多方面入手,完善相關政策,鼓勵增產。 \n \n依大陸《人口與計劃生育法》規定,不符合相關規定生育子女的公民,應當依法繳納社會撫養費,但隨著生育政策逐漸放寬,一些地方已經默許了超生現象的存在。河南北部某農業大縣的劉先生與妻子前兩胎都是女孩,決定再要一個,在2017年如願生了一個兒子,起先家人還擔心是否需要繳納32000元(人民幣,約折合新台幣14萬2592元)的社會撫養費,但直到現在,並沒有任何政府部門催繳這筆罰款。 \n \n劉先生說,之前違反計生條例超生,如果不繳納社會撫養費,孩子的戶口會很難辦,但現在幾乎不會遇到任何阻撓。不僅如此,孩子出生前的產檢、住院費等,依舊能享受到一定的補助。「在我們周圍的幾個村,一個家庭生3個或者4個孩子的情況也不少,幾乎沒聽說還要交罰款的。」 \n \n這種情況,在其他地方也存在。江西贛州市的一位鄉鎮幹部表示,現在超生已經不再罰款,也沒有其他限制,計生部門沒有之前的強勢,開始鼓勵生育了。但各地情況不同。湖南嶽陽汨羅市15個鎮就有221名違法生育人被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n \n人民日報海外版日前刊文表示「中國的人口紅利基本已經用完,老齡化加劇,用工成本上升,社會保障壓力大……說白了,生娃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國家大事。」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翟振武表示,如果大陸的生育率持續走低,全面放開生育限制的政策很有可能出台。 \n \n另個有趣的是,許多大陸民眾相信,政府會在過年前圍繞一些主題提出一些想法,包括郵票在內。微博網民「山東馬哥」發現2016年的郵票只有一隻猴媽媽和兩隻小猴子,但明年豬年郵票變了兩隻大豬和三隻小豬,更讓許多人認為大陸的生育政策將在明年全面開放。

  • 陸出生人口減少 並非不想生 而是生不起

    在「只生一個好」的時代,有不少大陸民眾感歎:如果能多生個孩子多好。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實施,但兩年來出生人口不升反降。儘管愈來愈多省市提出生二孩的優惠,但效果依然不佳。許多人並非「不想生」,而是「生不起」,至今仍未找出有效解決辦法。 \n \n2017年以來,大陸各地普遍延長產假的配套政策上,多個地方還相繼出台「催生」二孩的獎勵政策。遼寧省提出完善全面兩孩配套政策。石河子在原來出台的二胎生育政策基礎,今年再度加碼5項二胎補貼新政策。天津市與湖北省宜昌市、仙桃市等地也陸續跟進鼓勵生二孩的福利政策,但效果都不如預期。 \n \n《解放日報》社會調查中心本月初聯合KuRunData中國在線調研,進行生育二孩的調查,樣本總數1000分,男女各50%。年齡段占比分別為:70後35%,80後40%,90後25%。調查資料顯示:家裡一致認為不生二孩的有29.5%;夫妻不想生、但家裡老人堅決要求生的有22.8%;還有大人都想生,但子女不同意的也有13.6%。可見「生二孩」首先就在家庭環境上遭遇莫大阻力。 \n \n生不生二孩,對多數媽媽來說,還得克服職業帶來的壓力。職業女性一邊工作、一邊二孩,很少能二者兼顧。對於才數年磨練,專業技能趨於成熟、開始躋身職業生涯上升通道的媽媽們,因為生二孩,有可能不得不停止前進的步伐,在職業發展生涯中無奈停頓,尤其對於想努力來實現自我價值的70後、80後甚至90後的媽媽們,生二孩的意願更是大打折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