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二孩時代的搜尋結果,共11

  • 陸二孩時代 重建悌文化呼聲高

    陸二孩時代 重建悌文化呼聲高

     「兄友弟恭」是中國傳統家庭倫理準則,但對獨生子女一代而言,往往在某種程度上有缺乏「悌文化」的問題。隨著大陸二孩時代的到來,有媒體近日發出聯合問卷,對2013位受訪者進行調查,結果顯示,62.4%受訪者覺得當今社會和家庭中存在悌文化缺失的問題;91.4%認為二孩時代有必要宣導兄友弟恭的家庭文化,另有66.4%覺得二孩時代是重建悌文化的好時機。  此次接受媒體問卷調查的民眾中,獨生子女占59.5%、非獨生子女占40.5%,46.3%的受訪者家中有二孩。來自一線城市的受訪者占27%,二線城市占47.1%,三四線城市占22.9%,其他則來自鄉鎮或農村。  85後青年施岑(化名)在北京外企工作,有兩個孩子,她坦言,作為獨生子女,自己在成長過程中受到了父母很多關愛,但小時候很嚮往有個哥哥或姐姐。「不過,我對兄妹手足情是比較陌生的,雖然知道『悌』的字面意義,但這種感覺是沒有的。」  鼓勵分享關心他人  調查顯示,62.4%的受訪者覺得現今存在悌文化缺失的問題,造成原因有65.1%認為人們之間聯繫變弱,社會呈現原子化狀態,59.3%認為獨生子女一代缺乏對手足情的感知,47.3%認為是教育導向上更注重分數,輕視品德,31.7%則認為人們過於關注個體需求,忽略他人感受。  怎樣的家庭環境有助於培養悌文化?58.6%的受訪者認為要培養大孩的擔當精神,56.4%認為要引導孩子建立分享的觀念,另外受訪者還提出教導孩子多關心他人、平等對待多個孩子、在品德規範方面多教導孩子,以及鼓勵孩子拓展社會交往圈等看法。  天津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張寶義表示,二孩時代要讓傳統孝悌文化在新的家庭環境背景下創新發展,父母教育子女要貫徹悌文化,培養兄姊的責任感,多照顧弟弟妹妹,同時不能嬌慣幼子,要讓他們懂得尊重和禮讓。  教導手足相親友愛  北京東方道德研究所副教授任寶菊認為,在多子女家庭中,子女的成長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出現打鬧、爭吵,但最終會隨著孩子的成長,在倫理上形成自然生態平衡。這個過程中家庭教育的引導十分重要。中華民族文化中的齊家思想,注重愛護家庭、孝順父母、尊重伴侶、關愛子女、兄弟姐妹手足相親,可為二孩或多子女家庭提供指導。

  • 二孩時代 北上深媽咪好焦慮

    二孩時代 北上深媽咪好焦慮

     據《中國媽媽焦慮指數報告》指出,大陸焦慮指數前十名地區集中於一、二線城市,以上海、北京、深圳名列前茅;「二孩時代」實施的同時,也帶給部分婦女,極大的心理壓力,廣州市某醫院心理科指出,一年就接到超過200位二孩媽媽諮詢心理問題。  UC大數據發布的《中國媽媽焦慮指數報告》透露著「大陸焦慮媽媽」這群體的內心聲音,焦慮指數最高的媽媽普遍聚集在大陸一、二線城市,其中以上海媽媽的焦慮指數最高。  相夫教子 全職媽頭疼  在年齡劃分上,80後的媽媽是最焦慮的群體,她們面臨在學區置產、子女就學、贍養長輩、二胎化等壓力;對90後的年輕媽媽來說,選擇孩子還是兩人世界是最大的苦惱,尤其是對「自己還是小孩」的90後媽媽來說,在沒有長輩幫忙下獨自養孩子,仍是需要長期的心理準備。  同時,工作領域、性質、壓力程度也都左右著媽媽們的焦慮指數,其中以在金融、互聯網產業的媽媽焦慮人數遠高過於其他行業。而全職媽媽焦慮指數竟位列第3,焦慮程度出乎外界想像的高,儘管她們沒有工作壓力,卻面臨「教導孩子」、「處理家務」、「控管家計」的沉重問題。  血拼怒吃 最佳排憂法  對於天性愛美的女性而言,媽媽們也身陷自身美感問題中,對於外貌、身材的資訊關注與閱讀程度遠超其他類別,因為年齡增長造成外貌、體型、健康等問題是媽媽們普遍的困擾。「購物」是中國焦慮媽媽們最心照不宣的排憂方式,而「哭訴」、「吃零食」也是她們調節焦慮的方法。  「二孩媽媽憂鬱問題急速增加!」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精神心理科主任張璐璐表示,去年二孩媽媽前來諮詢的人數較2015年增長20%,更有20%病人需要住院。  廣東省婦女保健科心理醫生副主任何偉健表示,二孩出生之後,媽媽最憂心的問題是,「身心的恢復」、「小孩間的競爭問題」、「工作與照顧孩子的矛盾」等,因此出現心理問題的二孩媽媽有60%至70%機率,會患有憂鬱症和焦慮症的問題,而她們睡眠障礙發生率為100%。

  • 二孩時代將臨 幼園教師吃緊

    二孩時代將臨 幼園教師吃緊

     二孩時代即將到來,山東省公立幼兒園新規定師生比最多1:8,也就是1個老師最多顧8個學生,孩子能得到更多照顧,家長都很高興;不過園方卻十分發愁,因為配給園方的教師員額和經費都不夠,已經跟小學借員額了,現在只好聘用更多約聘教師緊急因應。  澎湃新聞網報導,最新的《山東省公辦幼稚園編制標準》規定,公辦幼稚園1名老師最多看8個孩子、小班一班最多25人、專任教師不低於教職工總數的91%等,政策一出便引來各方關注。家長們當然額手稱慶,但園方卻有苦難言;由於城區人口增長快速、員額緊缺等因素影響,不少公辦幼稚園表示教師不足,新政不易執行。  學童日增 老師顧不來  新標準規定,小班每班20至25人,中班26至30人,大班31至35人;師生比1:6至1:8,寄宿制幼稚園更提高為1:5至1:6。  政策看起來很美,不過現狀仍有不小差距。山東臨沂北城新區一名幼兒園老師透露,園內平均一班約36人,1名老師要照顧10多名孩子,精力有限。  周邊小區入住率逐年提升,該老師表示,每年入園學生數量愈來愈多,如果按新標準執行,學生很可能沒有幼稚園可以讀了。  兩個孩子的母親莊緹緹說,一直十分關心各類教育新聞,從網上得知這一消息後,第一反應就是盼著新標準趕快落地,讓兒子上幼稚園時能享受更優質教育。  當初她為女兒選了公立幼兒園,1班3名老師,但班上學生一直增加,快畢業時,全班將近50人。雖然老師仍盡責地在中午午休後把女學生的頭髮梳得整整齊齊,但明顯感到老師們顧不過來。  正是有這樣的擔心,莊緹緹才和很多家長一樣,十分盼望政策趕快落地。「明年兒子就要上幼稚園了,如果按新標準執行,老師數量充足,那我肯定會讓他再上公辦園。」  缺人缺錢 靠約聘教師  問題是,員額不足、經費有限,公辦園老師認為「難以執行」。蘭山區蘭山街道第一中心幼稚園目前學生350人,教職工55人,師生比1:6.3,恰好達到新標準的要求。儘管如此,新標準還是讓園長張曉燕感到壓力。  張曉燕說,現在公辦幼稚園都是占用小學老師的員額,新進老師更願意去有寒暑假的小學;且公辦園不能增加收費。  張曉燕說,55名教職工中,正職只有22人,約聘教職工占60%。正職老師因工作穩定,培訓條件更好,長久下來教學經驗更豐富;約聘教職工流動性大,往往還沒有培訓完就離職了,因此當然是聘用前者能讓孩子們受益。張曉燕認為,在二孩入園高峰期到來後,公辦幼稚園會遭受巨大考驗。

  • 開放二孩 陸職場性別歧視加劇

    開放二孩 陸職場性別歧視加劇

     大陸職場性別歧視問題嚴重,如今大陸社會已全面進入二孩時代,多數女性卻因具備生育計畫,成為求職的無形門檻,有企業人資日前坦言,如今職場上尚未生育的女性,已被打上「以後要請婚假和生兩個孩子產假的特大定時炸彈」的標籤;擁有一個孩子的女性,被視為隨時有可能生二孩的定時炸彈;已生完二孩的女性,則是沒有精力工作。職場女性被貼上諸多標籤及限制,不只求職、跳槽大不易,為此不少女性甚至不敢生孩子。  據《法制晚報》報導,大陸第12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副祕書長、發言人傅瑩在今年兩會提到,「女性就業歧視在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暴露的一些新問題中,顯得比較突出」,可見官方也發現女性受到的職場歧視現象加劇。  在企業擔任人資長達7年的錢姓女子表示,過去外商公司在篩選履歷時,經常看到女性應徵者說明家中子女狀況。  保證不再生才錄用  近兩年伴隨二孩政策開放,應徵國企的女性履歷,也開始出現類似說明,「言下之意很明白,是要保證生了兩個孩子後,肯定不會再生」,以增加錄用機會。  一名左姓女子表示,她就曾遇過這樣的員工,入職之後3個月發婚禮請柬,再過2個月發郵件稱已懷孕,醫生建議靜養;產假結束後不久發孩子周歲請柬;入職後第三年發郵件說,懷了二孩。「在公司裡,這名員工給我的感覺就是,同事在不斷給紅包,但在公司基本看不見她。我要是老闆,早崩潰了。」她說。  有人生子被逼辭職  另一名鄭姓女子也說,「兩年前生了孩子,被公司逼迫辭職」,之後的求職狀況不如人意,不只薪水少,有的人資為完成企業的面試人數指標,雖安排女性應徵者參加面試,但內部要求錄用男性。對於性別歧視的現象,她無奈地說:「在我曾經的同事裡,女性員工跳槽後,普遍過得不如以前,唯一的例外,是二孩政策出來前就跳槽的女性朋友。」  錢姓人資提到,用人單位多認為女性會占公司便宜,比如一過試用期就懷孕,一懷孕就請長期病假,最後變成傾向於不聘用女性員工;其中企業最怕遇到大齡未婚女性、已婚生一孩女性,前者可能隨即投入生育,後者則有再生第二胎的機會,兩者風險級別最高,因此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人資會避開這兩類求職女性。

  • 因應二孩時代 北京增上萬幼稚園學位

    新華社報導,北京市教育委員會表示,2017年北京將大力發展學前教育,新建、改擴建一批公辦幼稚園,扶持發展普惠性民辦幼稚園,新增學位萬餘個。 北京市教委委員馮洪榮表示,因為「全面二孩」政策的疊加效應,加上外來人口大量湧入,導致北京等大城市出現公辦幼稚園供不應求的現象,所以未來也會對優質的民辦幼稚園,透過獎勵、補貼、購買服務等方式,讓其收費標準合理化。

  • 陸二孩時代 今年將入生育高峰

    陸二孩時代 今年將入生育高峰

     大陸2016年邁入「全面二孩」時代,卻未如預期湧現爆量嬰兒潮,預估2017年才會進入二孩生育高峰。最新調查也顯示,逾半一胎家庭沒有意願再生「二寶」。以地區來看,北京、東部沿海省市生育二孩意願最低,山東人則「最敢生」。  大陸全面二孩政策上路滿一年,但生育潮不如預期。外媒也預估,2016年是中國開放二孩政策的第一年,只會讓中國出現「微型嬰兒潮」,去年額外出生的嬰兒數量為100萬人。真正的生育高峰要2017年至2018年才會湧現。  子女養育成本太高  大陸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日前發布的調查也顯示,北京、遼寧等10省市的生育二胎意願,「不想」和「不確定」生二孩的家庭合計比例直逼8成,僅2成一孩家庭有意願生二孩。不想生二胎的省市中,又以發達地區尤其突出。  北京人「不想再生」比例高達62.3%,大陸東部地區,不想生二胎的家庭也超過6成。大陸家庭普遍反映子女養育成本太高,導致生育二胎意願不高,加上經濟狀況、教育、醫療、家中是否有人照顧等因素,造成部分家庭「不敢生、不願生」  雞年郵票鼓勵生兩胎  山東則被稱為「最敢生」的省分,民眾生育意願高。去年有婦產科醫院一天經手200個孕婦,門診、床位、手術室、超音波檢查都處於「飽和狀態」。當地民眾更形容「生二孩仿佛成為一件全民參與的事」。專家預計,山東省2017年二孩出生數,將超越一孩。  大陸雞年推出的生肖郵票,其中一張母雞帶兩隻小雞的圖案設計,也被解讀有「鼓勵生二孩」涵義。這套由大陸藝術家韓美林創作的雞年郵票一套兩張,第一張為雄雞奔跑形象,象徵中國大陸快速發展;第二張「丁酉大吉」為母雞護兩隻小雞。

  • 全面二胎實行一年 大陸過半家庭不想生

    大陸邁入「全面二孩」時代滿一年,卻未如預期湧現爆量嬰兒潮。最新調查也顯示,逾半一胎家庭沒有意願再生「二寶」。以地區來看,北京、東部沿海省份生育二孩意願最低。 外媒也預估,2016年是中國開放二孩政策的第一年,只會讓中國出現「微型嬰兒潮」,2016年額外出生的嬰兒數量為100萬人。 大陸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日前發布的調查也顯示,北京、遼寧等10省市的生育二胎意願,「不想」和「不確定」生二孩的家庭合計比例直逼8成,僅2成一孩家庭想生二孩。不想生二胎的省市中,又以發達地區尤其突出。 北京人「不想再生」比例高達62.3%,大陸東部地區,不想生二胎的家庭也超過6成。大陸家庭普遍反映子女養育成本太高,導致生育二胎意願不高,加上經濟狀況、教育、醫療、家中是否有人照顧等因素,造成部分家庭「不敢生、不願生」。

  • 全面二孩滿周歲了!兩岸業者熱議商機

    全面二孩滿周歲了!兩岸業者熱議商機

    大陸自從宣布開放「全面二孩」起已屆滿一年,全面的生育解禁政策讓中國的母嬰市場已進入高速增長期。龐大的商機更讓兩岸母嬰行業業者積極搶佔市場大餅,25日在上海舉辦「滬台兩岸母嬰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上海市台商協會會長李政宏觀察到,大陸母嬰市場正面臨急劇轉變,從2014年解禁到2015年開放,市場看似擴大了1倍,隨著經濟發展,大陸每個爸媽對孕育下一代的投資絕不「手軟」,從孕期到育兒的商機無限大,母嬰相關用品行業絕對是朝陽產業。 根據不完全統計,「全面二孩」政策放開屆滿一年,價值萬億的大陸母嬰市場已進入高速增長時代,預計全面二孩可帶動中國潛在經濟增長率提高0.5%左右;並可對母嬰消費市場產生直接影響,每年可新增超300億母嬰消費,至少帶來年均13%左右的新增長空間。 上海市台協母嬰工委會主委、廣禾堂董事長鍾宇富則表示,「全面二孩」開放大陸黨政軍公教、國營事業單位都會增加新生兒人口,這對母嬰行業絕對是長期利好;不過只會帶給合法經營者「紅利」,大陸對於食品安全、廣告宣傳執法力度越嚴格,不法或過去存在於灰色地帶經營的業者將面臨較大的衝擊。 從大陸投資台商的角度而言,鍾宇富說,母嬰行業包含產品與新興服務業,相較于傳統產業更能提供就業與創業機會,亦是提供台灣青年來大陸實踐創業夢想的機會沃土,除了一線城市,年輕人更可以朝向內第二、三線城市發掘商機。 大陸玩具與嬰童用品協會會長梁梅則分析,開放二孩政策短期2-3年內商機還不會呈現「井噴」的力道,主要當前經銷與零售管道的發展尚不夠成熟,加上電子商務的挑戰、行業標準未完備等等因素,仍有許多不確定因素,不過行業對未來整體仍充滿信心。

  • 大陸二孩時代幼稚園荒 2021年師資缺口300萬

    今年起,大陸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簡稱全面二孩政策),寄望緩解大陸的低生育率、少子化和老齡化問題。西南大學教育學部教育政策研究所教授李玲研究顯示,在2021年左右,全面二孩政策到時學前教育階段的適齡幼兒將增加1500萬人左右;屆時約有10.96萬所幼稚園的缺口需要補充,專任教師和保育員需求量缺口達335.59萬人。 研究指出,全面二孩政策從2019年開始,出生兒將開始迅速增多,到2021年達到一個峰值,達到6600萬人左右,之後又開始逐漸減少。 具體來說,2016年到2018年,學前教育階段的適齡幼兒將維持在5200萬人左右。到2021年達到6600萬人左右。到2035年大約還有4200萬人左右。 研究預測,2016年到2021年間,幼稚園需求迅速增加,從2016年需要22.65萬所增加到2021年需要31.95萬所,增幅為41.06%;2021年到2035年間,需求逐漸減少,到2035年還需要23.64萬所。大陸《2014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4年全國共有20.99萬所幼稚園。到2021年學前教育園舍需求量達到最大值31.95萬所時,相比2014年的供給量,大約有10.96萬所的缺口需要補充。 學前教育階段的專任教師和保育員需求量,到2021年,供需矛盾最突出,一共需要補充335.59萬名教師,包括專任教師198.97萬名和136.61萬名保育員。

  • 提高人口素質更重要

     十三五規畫最牽動千家萬戶的是全面放開二孩。全面二孩已成為社會焦點議題,甚至讓不少大陸民眾義憤填膺的南海風波,都相形見絀。  大陸為什麼實施單獨二孩一年多後決定全面解禁?官辦新媒體「俠客島」用「老齡化」3個字解讀。具體來說,國際上公認的低生育陷阱是1.3,大陸已經達到1.4,而正常的更替水平要到2.1,因此大陸少子化、老齡化(而且是未富先老)早已不是趨勢,而是活生生的現實。表現形式之一便是大陸勞動人口(15~59歲)絕對數量已連降3年,曾經引以為傲的人口紅利正在逐漸消失。  那麼,大陸全面放開二孩政策的效果會如何呢?增加新生人口、緩解老齡化壓力固然是國家戰略需求,但落實到每對夫妻,每一個家庭,考慮因素完全不一樣。分娩、養育、教育、住房、醫療公共服務……「造人」可不是那麼簡單。以單獨二孩政策為例,根據新華社資料,2014年因新政新增的出生人口只有47萬,遠低於每年新增200萬的預期。截至2015年5月底,大陸1100多萬單獨夫妻申請再生育的只有145萬。全面放開二孩後會不會強烈刺激生育願望,使實際「產量」達到政府預期?真的很難講。  事實上,生育率低迷不只是大陸的困擾。據《海峽導報》報導,台灣儘管不實行計畫生育,生育率也持續走低,一度排名全球倒數第一。到2016年,台灣人口老齡化指數將歷史性突破100%,即65歲以上人口數量超過14歲以下人口數量。無怪乎早在2011年馬英九政府便把解決少子化問題提升至「國家安全」高度。至於少子化已積重難返的日本,官房長官更是向全國女性喊出「生育報國」口號。  如果生育率短期內拉抬不起來,或者老齡化已不可逆轉,那該怎麼辦?答案是除了全面二孩,大陸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畢竟如今早已不是人口越多,力量越大時代。比如,加快推進「互聯網+」和《中國製造2025》,未來在先進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更多引入智慧型機器人,從而逐漸減少對純體力勞動者的需求。此外,延遲退休,放寬移民政策等也是選項。總之,現階段如何有效提高人口素質並落實到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中,遠遠比放鬆人口政策、鼓勵生育重要得多。(作者為大陸自由作家、大學教授)

  • 少子化 專家爆5年內陸將邁入三難時代

    少子化 專家爆5年內陸將邁入三難時代

    受少子化衝擊已經開始顯現!今年台灣有78個大專科系停招,正式消失在榜單上;明年,預計大學新生更將比今年驟減3萬人,將有更多科系停招。同樣的,在一胎化政策下,大陸人口成長明顯減緩,少子化讓大陸在2020年即將面臨招工難、娶妻難、養老難的三難時代。第一財經報導,如果錯過了當前放開二孩的最後窗口期,即使以後鼓勵生育,由於育齡婦女急劇減少,恐怕也將於事無補。 大陸人口學者姚美雄表示,當前中國大陸人口形勢嚴峻,2020年之後將爆發招工難、娶妻難和養老難,將嚴重影響社會經濟發展。他建議大陸應立即實施倡導「兩孩」政策,並走向鼓勵生育。 姚美雄分析,目前大陸少子化,年輕人口大幅下降,0~14歲人口所佔的比重,1982年為33.6%,到2014年只有16.5%,大大低於世界27%的平均水平,遠低於印度的34.0%,比美國的20%還低,處於嚴重少子化水平。2021年之後,隨著1982年後的0~14歲人口大幅減少及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第三次人口高峰出生勞動力的陸續退出,勞動力供給將急劇下降,中國將面臨嚴重的勞動力短缺問題。特別是2030年之後,由於後備勞動力急劇大幅減少,將遇到嚴重的勞動力危機,中國勞動力缺口將超過8000萬人。 另外,到2020年,「娶妻難」的現象也同樣即將展開。姚美雄估計,到2020年,24~28歲男性有4900萬人,而22~26歲女性只有3900萬人,男比女多了1000萬人,社會上將會出現一大群「剩男」無法成家。 而老年問題也會比現在更為嚴重。姚美雄統計,2030年後,供養一個老年人所用的勞動力將由目前的近5個演變成只剩下2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