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于素秋的搜尋結果,共02

  • 88歲香港武打女星于素秋病逝 元彬證實

    88歲香港武打女星于素秋病逝 元彬證實

    演出經典武俠電影《如來神掌》、走紅於5、60年代的武打女星于素秋近年來與家人定居美國,今(16日)傳出死訊,求證香港男星元斌,對方證實表示于素秋於12日不敵肺炎病魔安詳離世,享壽88歲,子女家人皆陪伴在側。 \n本名為于鳳的于素秋是上海人,從小在父親于占元指導下學習武術,8歲時首次登台,成為京劇界中著名刀馬旦,是「七小福」的大師姐,她18歲起開始接拍電影,作品達200多部,最為人熟知的便是和曹達華合作的《如來神掌》,兩人還因此傳出假戲真做,是戲迷心中永遠的螢幕情侶。 \n1996年于素秋嫁給粵劇名伶麥炳榮,婚後兩人移居美國,育有兩子一女,她最後一次現身公開活動,是出席2009年七小福50周年慶祝大會,可見她與一票師弟之間的好交情,據《on.cc東網》報導,稍早元彬替于素秋女兒轉發聲明,文中說到既使再不捨,也必須向各位影迷、親友、前輩,宣布這個沉重消息,家人將於本月22日下午5時到8時,在美國加州三藩市,1000 El Camino Real, Colma 市 Woodlawn Memorial Park內殯儀館替于素秋設立靈堂,隔天舉行告別式。

  • 三少四壯集-新天堂樂園

    今年春節回南部聽人說中山堂已經關門時,眼耳鼻的感覺剎時又回到從前,眼裡看見的是扮古裝的女俠于素秋,耳裡聽到的是電影本片放映前的海軍軍歌,鼻子聞到的是烤黑輪攤前飄散的那股焦香味,就像看老電影一樣,一幕一景宛如當年。 \n每個人的記憶裡都有一間戲院,一個標誌他們人生旅程的《新天堂樂園》,邱坤良的是南方澳大戲院,亮軒是長春戲院,我的是左營中山堂。 \n左營雖然地方不大,但戲院不少,全盛時期有中山堂、中正堂、左營、清水、觀光、遠東等好幾間戲院,中山堂是其中最老的一間,一九五一年桂永清當海軍總司令時蓋的。 \n五○年代初期還沒有電視,看電影是民眾唯一的視聽娛樂。那個年代的眷村常常會放免費的露天電影,放電影那天的晚飯後,全村男女老少都搬了板凳籐椅,坐在早已架好在村尾馬路上的那塊白色大布幕前,等待天光暗去後電影開演;碰到起風的時候,布幕就像一張大風帆,被吹得像波浪一樣左右晃動上下起伏,往往一場電影就這樣晃呀晃的飄呀飄的從頭看到尾,有時候人太擠,被擠到布幕後面的人,也常常反著看也看完了一部電影。 \n到中山堂看電影卻是另有滋味。那個年代所謂「新藝綜合體」的電影還不多,中山堂放映的多數都是黑白國片,媽媽姐姐妹妹們愛看文藝愛情片,爸爸哥哥弟弟們則愛看古裝武俠片,每個人都愛看《五毒白骨鞭》與《火燒紅蓮寺》,每個人也都愛扮古裝的于素秋與蕭芳芳。 \n我愛蕭芳芳,就是從小到老始終不渝,她演的電影每片必看,而且覺得她演什麼都好看;不久前香港民眾票選她為最值得信任的人,更證明港人台人英雄所見略同。但于素秋卻很早就從銀幕上消失了,數十載全無消息,不知伊人何處。 \n去年底偶爾看港報影劇新聞,才知道伊人如今已是八旬老嫗,早已移居舊金山,為了出席他父親的徒弟「七小福」的五十周年聚會,才專程回港曝了光。媒體描述已經八十一歲的她,「穿上長旗袍,襯著綠色披肩和綠色指甲油,豔光風采不減當年」,而且「她還擁有一雙如少女般的修長美腿」,真是「認真恨死隔籬」。我上網瀏覽,見照片數幀,果然如同新聞報導所形容那般,便立刻下載存而藏之,雖然那個風華未減的老婦已完全不似當年人。 \n當然,到中山堂看電影還有許多其他附帶享受,閒逛電影院旁邊那條什麼商店都有的坡地大街是其一,吃戲院前面小攤子賣的烤黑輪與烤包穀是其二,尤其是那碗鮮而甜美的黑輪湯,至今仍然讓人魂縈夢牽如在嘴舌。 \n另一間戲院中正堂的記憶,卻跟我二姐有關。 \n中正堂放映的都是好萊塢出品的西洋片,新藝綜合體居多,羅馬片,西部片,愛情文藝大悲劇,每部電影的劇情都是我不熟悉的故事;查爾登希斯頓,黛博拉寇兒,凱瑟琳赫本,每個男女主角的名字唸起來都很拗口;那是我那個年代的人,跟西方尤其是美國的第一次接觸;我老哥有位同學,六十多歲了,到現在還記得中正堂演過的每部西洋片的劇情,也還會唱每部電影的主題曲。 \n中正堂雖然蓋在靠海邊的地方,比較偏僻,也沒街可逛沒黑輪可吃,但設備卻比中山堂豪華,而且還附設一間西餐廳,我二姐就曾經在那裡工作過。每次我去看電影前,都會先去她那裡逛逛,她會偷偷倒一杯粉末泡的冰涼橘子水給我,那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西餐廳記憶,我二姐穿著制服工作的模樣,至今如在眼前,那是她為家裡生計決定輟學後的第一份工作。 \n中山堂比我還老一歲,五十八年的歲月,數千部的電影,多少人的記憶;今年春節回南部聽人說中山堂已經關門時,眼耳鼻的感覺剎時又回到從前,眼裡看見的是扮古裝的女俠于素秋,耳裡聽到的是電影本片放映前的海軍軍歌,鼻子聞到的是烤黑輪攤前飄散的那股焦香味,就像看老電影一樣,一幕一景宛如當年。 \n那是我的《新天堂樂園》,黑白片的記憶;或者說,記憶就像是一再重放的黑白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