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互聯網法院的搜尋結果,共16

  • 杭州互聯網法院 啟動雲開庭

    杭州互聯網法院 啟動雲開庭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大陸法院開庭有不同防疫措施,甚至讓嫌犯及法警穿全套防護裝出庭;杭州互聯網法院則開啟「在家線上開庭」庭審模式,讓居家隔離無法到庭的法官,透過網路審案;至2月25日,已利用「雲開庭」審理200多起案件。

  • 網路法院展優勢 審結近2萬件

    網路法院展優勢 審結近2萬件

     大陸浙江杭州互聯網法院成立兩周年,據統計,該法院兩年來共受理各類互聯網案件2.6萬餘件,審結近2萬件,開庭平均用時和審理期限分別節約65%和25%,服判息訴率達97.27%,當事人自動履行率達97.44%。 \n 杭州互聯網法院院長杜前表示,杭州互聯網法院充分發揮了先行先試優勢,在新型司法規律、涉網案件訴訟規則、行為規則指引等方面深入探索。目前互聯網法院已探索了十餘項訴訟規則標準,實現從起訴到歸檔所有環節規則全覆蓋,基本形成涉網案件審判的程序體系和操作指引。 \n 成立兩周年之際,杭州互聯網法院進一步從單個判例概括抽象出治理經驗,發布了《網絡社會治理審判觀點》,對個人資訊保護、個人隱私邊界、大數據產品權利歸屬等前沿熱點、疑難復雜問題進行研究;對比特幣、有聲讀物、短視頻、單期綜藝節目、影視劇截圖的定性進行分析;對電子商務、知識產權等基礎法理和法律條文的理解與適用進行探討。 \n 杭州互聯網法院副院長倪德鋒說,杭州互聯網法院不僅要解決新型複雜的個案,而且要通過案例,進一步發揮互聯網法院在推動網路社會治理法治化中的角色地位和職能作用。

  • 杭州網路法院2歲 5G科技助破案

    杭州網路法院2歲 5G科技助破案

     18日,大陸浙江杭州互聯網法院正式掛牌成立兩周年。兩年來,杭州互聯網法院運用5G等新技術,解決各類新型網路糾紛、探索新類型案件審理,從解決個案到探索訴訟規則,再到形成治理經驗,讓執行活動在陽光下進行,並主動尋求跨區域的技術合作。 \n 杭州互聯網法院成立以來,執行直播引起關注。執行法官對著鏡頭清點應退還的貨品儀器,看似普通的執行背後卻是5G和區塊鏈技術的支撐。執行法官表示,「通過5G直播低延時性的特點,可以實現實時在線交流和毫秒級存取證;而區塊鏈則可以通過可信時間、可信位置等解決源頭數據失真的問題,保證真實數據上鍊。」 \n 比特幣爭議難不倒 \n 杭州互聯網法院副院長倪德鋒表示,互聯網法院兩年來審理了大量複雜多樣的新案件,新型網路糾紛案件不斷出現。比如大數據產品不正當競爭案件、網路著作權保護案件等。 \n 比特幣即是新類型案件之一。2018年10月,杭州互聯網法院公開審理了首例比特幣「挖礦機」糾紛。原告陳某在被告經營網站購買了比特幣「挖礦機」20件,合計總額人民幣612000元。後因為金融政策原因,要求被告7天無理由退貨退款。 \n 看似簡單的網購糾紛案件,背後卻是一連串沒有司法判例的問題,網購比特幣「挖礦機」是否違法?是否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挖礦機』是專門用於運算生成比特幣的機器設備,具有財產屬性。原告購買不屬於生活消費用途,因此不屬於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保護範疇。」面對新問題,杭州互聯網法院用判決做出了解答。 \n 在技術創新方面,杭州互聯網法院的裝備庫多了不少新工具,包括互聯網金融類案件智慧化審判系統、智慧語音系統、在線新聞採訪平台等等,為法官、當事人、律師等增加便利。 \n 訴訟者省114.7萬小時 \n 據杭州互聯網法院數據顯示,通過在線審理等模式,平均每年減少訴訟出行34.7萬公里,平均每年節約訴訟參與方114.7萬小時,通過電子送達等方式,平均每年可節約紙張31.5萬張。 \n 此外,杭州互聯網法院過去一年主動尋求跨區域的技術合作。2019年5月,杭州互聯網法院聯合上海一中院、蘇州中院、合肥中院共同建立長三角司法區塊鏈聯盟,以杭州互聯網法院司法區塊鏈平台為依托,打造「全流程記錄、全鏈路可信、全節點見證」的司法級別信任機制。

  • 規範電子商務 陸立專法、網上開審

    規範電子商務 陸立專法、網上開審

     據中國互聯網路資訊中心的一組資料顯示,2018年6月大陸網民規模已達到8.02億,手機網民規模達7.88億,網民經手機連接上網的比率高達98.3%,網購和網上支付的用戶占總體網民的比率均為71%,相關應用活躍度也排名在前。這樣資料背後所反射出的是,中國電子商務迅猛發展的軌跡,同時,怎樣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也成各方關注的焦點。 \n 2018年8月31日,大陸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表決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自2019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專家指出,電子商務法的頒布實施,將有力維護市場活力和秩序,有效制約曾令消費者苦惱不已的「大數據殺熟」、電商「砍單」等行為。 \n 「網上案件網上審」,北京互聯網法院去年9月9日正式掛牌收案,開審的第一案就與短視頻著作權相關。如今,大陸全國已有包括杭州、北京、廣州在內的三家互聯網法院,這塊「試驗田」也成為消費者依法維護自身權益、解決網路購物糾紛的有力保障。 \n 在過去的1年,大陸的網路產業正在多元化、規範化、法治化的道路上闊步前進。回望一年,不難發現,這裡從來不缺風口和潮湧,但若想保持勢頭,網路企業必須規範自身經營行為、保障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誠」字當頭,信以為本,才是在浪潮中屹立不倒的正道。

  • 《大陸產業》抖音訴百度侵權,遭駁回

    新京報報導,抖音視頻以侵權為由起訴夥拍短視頻索賠100萬元。 \n 今日上午,北京互聯網法院對抖音短視頻與夥拍短視頻的著作權糾紛案一審宣判。法院首次認定涉案短視頻是中國《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同時認定百度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即時刪除涉案短視頻,不構成侵權,一審駁回抖音方面的訴訟請求。 \n \n

  • 大陸第三家互聯網法院在廣州成立 強化空間治理

    繼杭州互聯網法院、北京互聯網法院成立後,大陸第三家互聯網法院即將在廣州成立。 \n \n全新組建的廣州互聯網法院,由一支年輕化、專業化、多元化的精英審判團隊組建。獲任命的10名員額法官中有9人來自基層法院,6名為「80後」(指1980年之後出生者)、4名為(70後),平均年齡36歲,均為本科及以上學歷,法學功底扎實,多名法官在香港大學、澳門大學等法學名校深造,一名法官入選「雙千計畫」。 \n \n新獲任命的廣州互聯網法院院長張春和介紹說,廣州互聯網法院的設立組建,將確保中央部署的改革任務不折不扣落實到位、取得實效,有力提升廣州在制定互聯網空間治理規則方面的話語權,對於促進廣州互聯網產業的發展,推動互聯網與新一代資訊技術、人工智慧、大數據產業深度融合,強化廣州科技創新樞紐功能,深化市場化國際化法治化營商環境建設具有積極意義。

  • 北京網路法院揭牌 科技感十足

    北京網路法院揭牌 科技感十足

     9日上午,備受關注的北京互聯網法院正式揭牌,該法院將集中管轄北京市內第一審特定類型互聯網案件。日後民眾為互聯網產業打官司不需要到法院,透過電腦或手機可聯結法官,在螢幕前就可以參加庭審。 \n 由於近年來互聯網產業的發展,涉互聯網糾紛案件數量與日俱增,傳統的訴訟規則和審理機制已經不能滿足群眾的司法需求。新啟用的北京互聯網法院不但可透過網路完成訴訟,便民又節省訴訟成本,法院還運用了人臉識別技術、智慧機器人與電子調光玻璃,相當高科技化。 \n 刷臉技術檢驗身分 \n 據中新網報導,北京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北京市內應當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審特定類型互聯網案件,包括互聯網購物合約糾紛、互聯網服務合約糾紛、互聯網金融借款、小額借款合約糾紛、互聯網著作權權屬糾紛等案件均交由互聯網法院管轄。 \n 北京互聯網法院運用人臉識別技術,可通過對接公安部身分系統,在當事人註冊登陸網上訴訟平台和進入法院時進行認證,以確保身分真實。 \n 法院大廳內的智慧機器人同樣吸睛,具備法律諮詢、程序引導、法規查詢、案件查詢、法院介紹、院內導航等功能,可通過語音識別或觸碰螢幕問答功能,為當事人進行法律知識解答、線路指引等服務。 \n 網路法庭和網路調解室均採用電子調光玻璃,用於庭審或調解時,可以遙控調整玻璃狀態,從透明改成霧化狀態,以避免外界干擾,亦利於保護當事人隱私。 \n 法官具三大特點 \n 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還應用了訴訟風險智慧評估、訴狀自動生成機、文書自動生成系統、語音互動音響、人工智慧翻譯機、VR眼鏡等高端智慧科技,既方便當事人,也有助於民眾體驗。 \n 據光明日報10日報導,北京互聯網法院現有員額法官38名,平均年齡40歲,研究生以上學歷占比75.7%,平均審判年限10年,具有年紀輕、學歷高、專業強的三大特點。 \n 中新網報導,北京互聯網法院並非大陸第一家互聯網法院。2017年8月,杭州互聯網法院正式掛牌,是大陸乃至全世界第一家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杭州地區網路購物合約糾紛等涉網案件。今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貫徹落實全面深化司法體制改革推進會提出在北京、廣州增設互聯網法院。 \n 截至2018年8月底,杭州互聯網法院共受理互聯網案件12103件,審結10646件,線上庭審平均用時28分鐘,平均審理期限41天,比傳統審理模式分別節約時間1/2至3/5,一審服判息訴率98.59%。 \n 小靈通 北京互聯網法院Logo \n 掛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大門上,巨大Logo具設計意義,最外側的字母e為explorer縮寫,是互聯網的標誌,象徵一網互通、共享開放的時代;內側字母C,是Court或China的縮寫,代表中國法院將在互聯網時代進一步發揮更大作為;中心部位的法槌代表法院,突出法院審執中心任務,並提升網路治理話語權的願景。

  • 上網打官司 北京成立互聯網法院

    9日上午,備受關注的北京互聯網法院正式揭牌。該法院將集中管轄北京市轄區內應當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審特定類型互聯網案件,當事人不需要到法院,便可以實現起訴、調解、立案、送達、調解、庭審、宣判、執行等全部或部分訴訟環節的網路化辦理。 \n \n最令人好奇的是,北京互聯網法院將受理哪些案件?據中新網報導,北京互聯網法院集中管轄北京市轄區內應當由基層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審特定類型互聯網案件。其中包括:互聯網購物合同糾紛;互聯網服務合同糾紛;互聯網金融借款、小額借款合同糾紛;互聯網著作權權屬糾紛;互聯網著作權侵權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互聯網侵權責任糾紛;互聯網購物產品責任糾紛;檢察機關提起的互聯網公益訴訟案件;因對互聯網進行行政管理引發的行政糾紛;上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的其他互聯網民事、行政案件等案件交由互聯網法院管轄。 \n \n據光明日報報導,這個互聯網法院透過一個螢幕聯結法官和當事人,原被告通過電腦終端或手機就可以參加庭審。

  • 北京互聯網法院掛牌成立 24小時受理網路相關案件

    大陸央視報導,北京市互聯網法院近日正式掛牌成立,該法院主要受理涉及網路的相關案件,如網購、服務合同糾紛,網路界帶、小額借款合同糾紛,網路著作權權屬和侵權糾紛,網域名糾紛等。 \n \n此外,互聯網法院的便利性也大幅提升,與一般法院僅接受上班日到場立案不同,不但實現24小時不打烊,民眾也可透過電子訴訟平台實現自助立案。

  • 陸網路法院 首案例確認區塊鏈存證具法律效力

    大陸杭州互聯網法院28日對一起侵害作品資訊網路傳播權的糾紛案進行公開宣判,並首次對採用區塊鏈技術存證的電子資料的法律效力予以承認。 \n \n據新華社報導,該案件中,原告為了證明被告在其營運網站中發表原告享有著作權的相關作品,通過第三方存證平台,針對侵權網頁進行自動抓取及侵權頁面的源碼識別,並將兩項內容和調用日誌的檔案壓縮包上傳至factom區塊鏈和比特幣區塊鏈中。 \n \n該案經杭州互聯網法院審理之後,認為電子資料通過可信度較高的自動抓取程式進行網頁截圖、源碼識別,能夠保證來源真實,且採用符合標準的區塊鏈技術對電子資料進行存證固定,進而確保資料可靠性。 \n \n因此法院認為,在通過技術驗算確認一致,並且能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前提下,該案經過區塊鏈技術進行存證的電子資料可作為侵權認定的依據。 \n \n所謂「區塊鏈」技術是一種互聯網資料庫技術,也被稱爲分散式帳本技術。主要特點有去中心化、開放性等。在原理上,儲存的資料具有不可篡改性。

  • 成都設網路法庭 打官司免出門

    成都設網路法庭 打官司免出門

     經四川省高級法院同意,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網路法庭22日正式在菁蓉鎮掛牌運作。此後,當地民眾在全大陸各地,只要有網路,就能使用電腦或手機的法庭APP進行訴訟流程。據華西新聞網報導,這是大陸西部首個網路法庭,主要辦理郫都區內涉及網路的一審民商事案件。 \n 郫都區法院知識產權庭、法院網路法庭於當天上午9時正式揭牌,成都中院院長郭彥也到場出席揭牌儀式。網路法庭上線後,民眾凡是遇到網路購物糾紛、網路服務糾紛等10類案件時,不用到法院,在家即可進行從申告到判決等所有流程。 \n 節省時間、旅費成本 \n 之前郫都法院已進行1個多月的網路法庭試營運,目前審理過50件案件,並已結案30多件。郫都法院知識產權庭庭長冉垠指出,網路審理完全是無紙化操作,「零在途時間、零差旅費用」;被告與原告雙方,只要有網路,在全大陸各地都能進行線上審理。 \n 審判長張耀元舉例,5月16日有一場網路購物合約糾紛在線上審理,原告馮男是郫都區市民,在網路上購買一家工廠在吉林的保健食品,事後認為該食品不符合廣告描述,產品也有內容標示不清等問題,為此而狀告該食品公司。 \n 馮男在遞狀申告後到海南經商、不在成都,被告又遠在吉林。「好在郫都區人民法院試運行了互聯網法庭。」張耀元說,原告與被告透過當時還在試運作的網路法庭,提交完整的審理證據,最後5月16日的線上開庭,庭審只進行了51分鐘,「過程很順利,雙方的證據材料都準備得很齊全,表達得也很充分」。 \n 冉垠指出,郫都本身就是大陸國家指定的首批創業創新示範基地,農村電子商務也十分興盛,隨著網路經濟發展,相關的司法糾紛有增多的趨勢;經由設立專門的網路法庭,透過專門管轄的方式,找出適合網路案件的訴訟方式與審理機制,同時也能促進網路經濟的發展。 \n 報導指出,網路法庭主要集中審理轄區內涉及網路的一審民商事案件,主要包括網路購物合約糾紛、網路服務合約糾紛、網路借款合約糾紛、網路保險合約糾紛、網路著作權與商標權權屬、侵權糾紛、網路侵權糾紛、網路購物產品責任侵權糾紛、網路域名糾紛、網路不正當競爭糾紛、網路信用卡糾紛等10類訴訟。 \n 庭訊可使用視訊完成 \n 郫都的網路法院除了運用大數據、雲端運算、AI人工智慧等技術之外,還開發了在線訴訟平台、智慧庭審手機APP以及內建在微信的「郫都區互聯網法庭」。 \n 冉垠指出,當事人能夠使用電腦線上辦理起訴、立案、舉證、質證、開庭、申請執行等訴訟事務,也能用手機APP完成身分認證、線上立案、參加庭審和查詢案件進展情況,「從舉證到質證,從開庭到調解,從判決到執行的全流程在線,一次都不用到法院,即可完成訴訟」。 \n 小 靈 通網路法庭 \n 大陸稱為「互聯網法庭」,全球首家網路法庭位於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區,2017年8月正式於杭州鐵路運輸法院揭牌,主要審理與網路相關的一審案件。網路法院設有「網路訴訟平台」,當事人透過手機號碼與人臉辨識建立帳號後,就能在該平台上線上提供訴狀與證據,從起訴到立案全程僅需5分鐘就能完成;而被告收到訴訟資訊後,同時也可使用該平台答辯。原告與被告雙方都能透過網路完成所有審理程序,訴訟費用經系統計算後,當事人可透過支付寶或網路銀行繳納。(賴志昶)

  • 微評-法官網上斷案

     大陸已成互聯網大國,據工信部統計,截止2016年9月末,大陸行動網路用戶總數已達10.64億,網路交易已是民眾生活日常,涉及互聯網的侵權、糾紛事件也增多。 \n 18日上午杭州互聯網法院掛牌成立,將集中管轄杭州地區網路購物、服務、小額金融借款等合同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互聯網侵權糾紛等案件。這是大陸第一家互聯網法院,實現法官網上斷案,可方便民眾,值得按讚。

  • 旺報微評》法官網上斷案

    \n大陸已成互聯網大國,據工信部統計,截止2016年9月末,大陸行動網路用戶總數已達10.64億,網路交易已是民眾生活日常,涉及互聯網的侵權、糾紛事件也增多。 \n18日上午杭州互聯網法院掛牌成立,將集中管轄杭州地區網路購物、服務、小額金融借款等合同糾紛;互聯網域名糾紛;互聯網侵權糾紛等案件。這是大陸第一家互聯網法院,實現法官網上斷案,可方便民眾,值得按讚。 \n

  • 杭州設網路法院 全球首見!已試辦「網上法庭」2年 足不出戶完成訴訟

    杭州設網路法院 全球首見!已試辦「網上法庭」2年 足不出戶完成訴訟

     大陸將設立全球第一個互聯網法院,地點選在杭州。由於這是一項創新作為,中共中央深化改革小組希望,藉網路法院「探索涉網案件訴訟規則」,為網路糾紛提供快速公平的解決方案。 \n 浙江杭州市是大陸電子商務最發達的城市,從淘寶商店主到網路公司,有數十萬名網路從業人員。2011年,杭州法院就開始探索網路空間治理模式,2015年4月,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指定西湖、濱江、餘杭三個基層法院,和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為電子商務「網上法庭」試點法院;同年8月,省級的浙江法院電子商務「網上法庭」上線,專門審理涉網糾紛案件。 \n 網路秩序維護領頭羊 \n 去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同意由杭州鐵路法院集中管轄杭州地區5類涉網案件,截至今年6月20日,該法院共收到涉網案件申請1896件,正式立案1446件。指導訴訟、立案、收發材料、證據掃描一站式完成;點擊輔助訴訟「小程序」,當事人足不出戶就能完成訴訟;智能訴狀生成系統,可協助當事人撰寫書類。 \n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26日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36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 》。讓中國在網路秩序維護的司法進展,成為世界第一。 \n 深改組強調,在杭州設立專責的互聯網法院,是司法主動適應互聯網發展大趨勢的重大制度創新。要遵循司法規律、滿足群眾需求,探索涉網案件訴訟規則,完善審理機制,提升審判效能。 \n 民事糾紛可視訊調解 \n 互聯網法院目前已建置完成,法庭已配備網路相連結的各項軟硬體設施。依據目前的設想,倘若只是單純的網上民事糾紛(債務或商品理賠),法庭可由調解員利用網路視訊,召集兩造在網上調解,調解成功即具一審法律效力。 \n 不過,杭州司法界人士也提出,網路法院面對的是虛擬世界,突破地域管轄權,解決現實問題,但是這一切絕不能悖離專業審判。

  • 大陸首家互聯網法院將誕生 專受理網路案件

    大陸首家互聯網法院將誕生 專受理網路案件

    中共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會議已決定,在互聯網企業雲集的杭州設立首家互聯網法院,這是大陸司法體制主動適應互聯網發展趨勢的重大制度創新,影響將極為深遠。 \n \n據《財新網》報導,2017年6月26日習近平主持全面深化改革小組第三十六次會議時通過了極受矚目的《關於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決定在網路企業雲集的杭州設立中國首家互聯網法院,以探索涉網案件訴訟規則,為維護互聯網安全、化解涉網糾紛、促進互聯網和經濟社會深度融合等提供司法保障。 \n \n報導說,杭州互聯網法院將在原有電子商務網上法庭基礎上運行。目前名為「杭州互聯網法院訴訟平台」的網頁已經上線,內容均與互聯網法院相關。雖然《關於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尚未正式對外公布,但杭州互聯網法院網站受案範圍一欄已顯示,該院受理電子商務交易糾紛、金融借款合約糾紛、電子商務小額借款合約糾紛、互聯網著作權糾紛等4類案件。訴訟當事人在註冊並登錄該網站後,應根據原被告不同身份,選擇不同起訴或應訴流程,案件都在法院立案前設置調解環節。 \n \n報導指出,杭州是互聯網經濟發達城市,阿里巴巴、支付寶、淘寶、天貓、網易等大批著名互聯網企業和知名電商企業雲集,涉電子商務糾紛發頻發。早在2011年,杭州法院就開始探索新型互聯網空間治理模式。經過2015年浙江進行試點後,不久即首次以網上法院形式開庭審理,訴訟當事人都透過網路出庭,法官亦在網上審理並以網路審閱相關證據。 \n \n據浙江當地媒體報導,截至2017年4月,試點法院電子商務網上法庭,共收到普通案件申請2.2萬件,浙江已有15家法院加入網上法庭平台。 \n

  • 台商應防 大陸網名遭搶註

    台商應防 大陸網名遭搶註

     經營品牌的台商企業,「網站名稱」與「網域名稱」代表在Internet的門牌號,不但企業品牌能延伸網路商機,更可以預防競爭對手侵犯品牌商標權。然而,先下手為強的網路蟑螂層出不窮,為了不讓冒名搶註的山寨版得逞,台商要懂得制裁侵權盜版,捍衛商標和智財權。 \n 案例 \n 根據大陸現行法律規定,外商投資電信業務有投資比例的限制(即由中方控股),故台商A公司與大陸B公司於2009年共同出資成立由B公司控股的合資企業C公司,同年創辦了CCC網,主要從事多種商品的互聯網銷售業務。2010年8月C公司獲得註冊網域名稱WWW.CCC.COM。由於C公司對CCC網及互聯網業務的巨額成本投入,使得該網站逐步具有自身的核心競爭力,成為互聯網銷售服務行業的領先者,迅速成為知名網站。 \n 2010年12月,D公司通過受讓註冊在先的WWW.CCC-ELET.COM網域名稱(該網域名稱註冊於2003年10月),開始與C公司經營同樣的互聯網銷售業務,並使用同樣的CCC網作為網站的名稱。 \n 2011年,C公司發現D公司運營網站的名稱、功能、內容、業務與其創辦的CCC網完全相同,使網民和消費者難辨真假,導致C公司的註冊用戶及互聯網銷售業務上升趨勢明顯減緩,大量潛在用戶和銷售業務流失,合法利益遭受巨大損失。C公司認為D公司的行為侵犯了其注冊商標CCC的商標專用權,違反了公平誠信的商業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C公司委託律師訴諸法院請求判令D公司停止使用CCC網作為網站名稱,停止使用WWW.CCC-ELET.COM網域名稱,賠償C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500萬元,並公開道歉。 \n 法庭經審理後認為:CCC網在2009年7月後迅速發展成為知名服務,該網站名稱構成該知名服務的特有名稱,應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 \n 在明知C公司通過CCC網提供的互聯網銷售服務已構成知名服務的情況下,D公司自2010年12月開始使用該知名服務的特有名稱CCC網作為網站名稱,在相同行業和領域中向公眾提供社會性網路服務,使網路用戶對兩公司提供的服務產生混淆,其行為具有主觀過錯,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了不正當競爭,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n D公司使用的網域名稱構成對C公司網域名稱的複製,其行為足以造成相關公眾的誤認,引起互聯網用戶對兩者的混淆,並且D公司該行為具有明顯的商業目的,即具有惡意。故D公司使用WWW.CCC-ELET.COM網域名稱的行為,構成網域名稱侵權。 \n 故法院最終判決D公司不得在提供互聯網銷售服務中使用與C公司 CCC網相同或近似的名稱,以及不得再使用WWW.CCC-ELET.COM網域名稱;D公司賠償C公司經濟損失30萬元人民幣。 \n 解析 \n 根據大陸現行法律,知名商品或服務享有特有名稱權,非經許可,其他企業不得擅自使用,否則可能被視為不正當競爭行為。特有的商品名稱、包裝、裝潢應當依照使用在先的原則予以認定。C公司的CCC網名稱使用於2009年7月,其後在短期內構成知名服務,該網站名稱構成該知名服務的特有名稱。 \n D公司的CCC網使用於2010年12月,晚於C公司的使用時間。據此,法院認定D公司自2010年12月開始使用 CCC網作為網站名稱,在相同行業和領域中向公眾提供社會性網路服務,使網路用戶對兩公司提供的服務產生混淆,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應承擔法律責任。 \n 在本案中,雖然C公司WWW.CCC.COM網域名稱的註冊時間晚於D公司WWW.CCC-ELET.COM網域名稱的註冊時間,並且D公司註冊網域名稱之時,C公司及CCC網尚不存在,更不具有任何知名度,但D公司使用的網域名稱與C公司網域名稱相似,其行為足以造成互聯網用戶及消費者的誤認和混淆,並且D公司使用該網域名稱的目的是從事與C公司同樣的互聯網銷售業務,具有明顯的商業目的,即具有惡意。故法院認定D公司使用WWW.CCC-ELET.COM網域名稱的行為,構成網域名稱侵權。 \n 綜上所述,隨著資訊化時代與互聯網的急速發展,出現了與傳統知識產權糾紛有別的新型案件。 \n 諸如因網路名稱、註冊網域名稱發生爭議而訴諸法院的案件已屢見不鮮,台商在進入大陸市場投資後,如發現其知名商品或服務的特有名稱或網域名稱被他方使用或惡意搶註的時候,應及時諮詢大陸律師,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n (作者單少芳是上海律賢律師事務所所長;劉瑞霖是理律法律事務所資深顧問。本文不代表理律法律事務所及律賢律師事務所意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