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五廢六立的搜尋結果,共01

  • 她嫁過兩次,第一個是白痴,一生五廢六立,終成皇后

    羊獻容這位女子的頭銜可不簡單,她曾經是西晉惠帝司馬衷的第二任皇后,又是前趙皇帝劉曜的皇后。她的一生著實值得驚嘆,她的經歷讓後人明白,身為皇后不僅要擁有如花美貌,賢良淑德,母儀天下,還需要擁有常人難以企及的忍耐與承受力。前半生她雖是皇后,一直都是在朝不保夕的日子中度過,幾經廢立,其中的屈辱無法言說。然而她遇到劉曜後,又被立為皇后,卻成了一個幸福的皇后,過上了幸福安定的生活,死後諡號為獻文皇后。 【燃燒的嫁衣】 羊獻容出生於泰山南城,父親羊玄之在晉朝為官,拜尚書郎。西晉在歷史上是一個短命王朝,晉武帝司馬炎繼承祖業,統一三國,結束分裂局面。他建立西晉以後,本是想著大展拳腳,建立一個疆土遼闊、國富民強的大國。然而讓人遺憾的是,司馬炎自己沒有什麼能耐,荒淫無度,他的皇后楊艷還生了一個白癡兒子——司馬衷。司馬炎長子早夭,按嫡長子繼承製,太子之位自然就落到司馬衷的身上。不過為國家社稷著想,滿朝文武都覺得司馬衷這個智商不適合繼承​​太子之位,勢必會斷送國家命運。然而武帝甚是寵愛揚皇后,楊皇后堅持要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武帝也就在立儲這件事上妥協了,按照立長不立賢的原則,保住了傻兒子司馬衷太子的寶座。 太子已是神智不清楚,按理說更應該選擇一位賢淑有德的太子妃輔佐他才是,然而又因為皇后楊艷收到賄賂,硬生生為自己兒子選擇了一位長得又黑又醜,還喜歡爭風吃醋的太子妃賈南風。這位太子妃在太子登基成為晉惠帝之後,野心勃勃,後來把持朝政,專橫獨行,禍亂了西晉江山。對於賈南風的專政,司馬家的眾位王爺早就看不慣了,而且他們也是各懷鬼胎,於是在賈南風害死了晉惠帝的太子之後,趙王司馬倫藉機起兵把她殺了。 賈南風被殺之後,皇后的位置空缺,必須找一個人填補空缺。惠帝司馬哀如同木偶一般,原先由妻子賈南風控制,現在則完全由司馬倫掌控,所以皇后究竟選誰,選擇權在司馬倫手中。司馬倫煞費苦心地挑選皇后,因為這皇后選的如何,與成就他自己的野心有著莫大的關聯,司馬倫心中盤算著要選一個能被他掌控,一心一意只聽他話的人。平南將軍孫旂的外甥女羊獻容就在這時候被司馬倫相中了。孫旂的四個兒子都是司馬倫的親信,而且又與司馬倫心腹孫秀是本家,關係十分密切。選羊獻容對司馬倫來說是有百利而無一害,而且能大大增強他對皇帝的控制。 對於惠帝來說,羊獻容雖然是他自己的皇后,但事實上又與他沒有太大關係,因為惠帝自己已經完全被司馬倫所掌控,無論有什麼意見,一切還是得聽司馬倫的安排,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羊獻容算得上貌美,尤其是與他的前任皇后賈南風相比,更堪稱是貌若天仙了,他也算是撿個便宜。 而對於羊獻容本身,或許她並不願意在這個山河動盪不安的時候冒險嫁給這個白痴皇帝,但是她也別無出路。在那個時代,作為一個女子,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聽從父母之命。而她的父親羊玄之並沒有替女兒想得太多,只覺得有可以發達的機會絕對不能放過,當然欣然同意,雖然這個選擇會葬送了女兒的幸福。就是在這樣一個複雜的情況下,貌美如花的羊獻容被迫坐上了萬眾矚目的皇后之位,其中辛酸無人關心。這樣的年代,這樣的境況,她這個皇后注定是不會平凡地度過一生,在大婚當天就發生了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儘管這時候西晉王朝已經走向了窮途末路,但畢竟皇帝的婚禮還需講究排場,惠帝的迎親隊伍還是極其壯觀的。據說,一行人吹著嗩吶,敲鑼打鼓,抬著大轎子來到了羊家的門前準備迎接這位新的皇后。此時羊獻容雍容華貴,穿著喜慶的大婚禮服走出閏閣,眼見就要登上花轎。不料這時候不知從哪裡飄來的火星,沾到了羊獻容的禮服上,瞬間禮服就被燒了起來,最後只剩下一件焦衣。不過幸好身邊的侍女還算機靈,發現得早,只是毀了禮服,並沒有傷到羊獻容本身,不顧新娘所受的驚嚇,婚禮仍然繼續進行,就這樣,羊獻容成為了白痴皇帝司馬衷的第二任皇后。 【屢次廢立,坎坷皇后路】 貴為皇后的羊獻容,也並沒有好日子過。一方面來講,她的夫君是個白痴皇帝,連個正常人都算不上,一直被別人控制,她也沒什麼依靠。另一層面來講,這個司馬衷恐怕除了吃喝玩樂、荒淫無度之外的事情都是一竅不通,自然也不能指望他能才高八斗。所以每天面對這樣一個丈夫,對一個女人來講,本身就是一件痛苦的事。 後宮本身就是個特殊的地方,三千佳麗只為爭得一個男人的寵愛,一個女子自然很難得到皇帝持久的寵愛,皇后也是如此。但皇后身為後宮之主,好歹有一定的權利在手,不過,羊獻容這位皇后的處境就很悲慘了,因為此時趙王司馬倫掌控大權,司馬衷這個傀儡皇帝在大家眼中沒有任何分量,自然這個皇后也沒有什麼實力,可謂人微言輕。於是,苦難便接踵而至。 羊獻容被冊封為皇后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司馬倫已經變得沒有耐心,對於間接掌控權力很不耐煩了,他想要親自登上皇位,過過帝王癮。權勢面前,他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叔叔侄子或者兄弟之情,一心只想殺死對方,奪得皇位。於是司馬倫派他的得力助手孫秀上演了—場起兵的事件,藉著這個機會就把惠帝司馬衷和皇后羊獻容送到了金墉城囚禁起來,自己登上皇帝的寶座。惠帝被廢,羊獻容自然也就失去了皇后的名分,終日在冷宮之中度過。 但是這還遠遠不是她悲慘生活的終結,接二連三的打擊隨之而來,讓她應接不暇。此時司馬倫獨霸大權,奪了皇位,其他王爺又看不下去了,司馬穎和司馬冏等人又起兵攻打司馬倫,結果馬倫戰敗被殺,輪到司馬穎和司馬冏掌權,於是他們又迎回了惠帝和皇后。 然而司馬冏掌權之後又開始變得不安生了,此時河間王司馬顒又起兵反抗司馬冏,長沙王司馬乂出兵表示支持,二王聯手,又將齊王司馬冏絞殺。多次皇族內亂之後,司馬穎掌握了大權。由於羊獻容這個皇后名分是司馬倫給的,所以她也被當做是司馬倫一方的人被處置。也許羊獻容本身只是想做一個普通女子,沒想為任何人白白浪費自己大好年華,但是司馬穎不可能容忍她,於是將她從皇后之位上趕了下來,將她貶為庶人。 但是爭權奪勢的戰爭還遠遠沒有結束,羊獻容的廢立故事也就繼續延續著。東海王司馬越此時又起兵攻打司馬穎,司馬穎的根據地不在洛陽而在成都,司馬越再次恢復羊獻容的皇后之位,藉此來彰顯他的權勢。司馬穎聽說後趕忙率兵前來,於是司馬氏之間繼續內鬥,忘記提防外人,結果趁這空隙,司馬顒的前鋒張方私自率兵進入洛陽,剛剛恢復皇后之位的羊獻容又被廢掉。張方廢掉皇后以後,又把惠帝和司馬穎一同抓了起來。張方曾經是司馬顒的部下,司馬顒對司馬穎懷恨在心,司馬穎被處決,但是無能的惠帝頂著皇帝的名號終究還是有可利用之處的,所以他被司馬顒留了下來。考慮到國不可一日無君,司馬顒又迎回了惠帝和羊皇后,不過這個時候都城已經由洛陽遷到了長安。 張方是司馬顒手下大將,屢次立功,這次除掉司馬穎,權勢變得更大。接下來張方連續兩次將羊皇后廢為庶人。這之後司馬顒覺得羊獻容是個不祥之人,想將羊獻容賜死。但是羊獻容得以被人保護,終究逃過一劫。羊獻容不過一個普通女子,做上了皇后的位置,命途大起大落,其實她的經歷不過是政治風雲的—個縮影而已。 【亂世情緣,得真丈夫】 此時的晉朝經過前皇后賈南風專政,以及十多年的八王之亂以後,國家已經是危在旦夕,各種矛盾激發,民不聊生。 北方比較強大的匈奴就相中了這個機會,一舉南下,而且很快就攻占了都城長安。當時匈奴部族的單于漢名叫劉淵。匈奴部族因為與漢室和親的原因,與漢朝有很深的淵源,劉淵則稱自己是劉備的後人,稱漢帝,建立了自己的政權。劉淵有個叫劉曜的侄子,很是出色,他雖是匈奴人,但早就已經脫離野蠻的部族文化,對漢族文化十分熟悉,勇氣與智慧其備。他率兵攻入洛陽,然後直人后宮,與此同時也把被丟到一旁的羊獻容帶走了。將羊獻容帶回來之後,他發現這個女子貌美如花,很合心意,於是將她留在了身邊,並立為王妃。後來劉曜建立了趙國,歷史上稱作前趙。在後宮之中,他對羊獻容很是寵愛,於是羊獻容又得以封為皇后。 這時候的羊獻容覺得命運就如做夢一般,​​幾經磨難和坎坷,本來已經心灰意冷,如今卻能得到這樣的優待。想想自己過往的生活,曾經因為家族想依附司馬倫爭奪權勢而被推到皇后之位,成了一個白痴的妻子,此後司馬家內部爭權奪勢,自己又被眾多王爺和武將當作他們權勢的標誌,時而被廢時而又立,過著今天不知道明天的日子。而如今卻是另一番光景,成了一個英俊瀟灑有勇有謀的男人的妻子,還備受寵愛,成為真正有尊嚴的一國之後,受萬人敬仰,這才算得上有了母儀天下的威嚴。 劉曜有一次問羊獻容:「我和你之前的丈夫比起來,怎麼樣?」羊獻容毫不猶豫地說:「他怎麼可以與你相提並論?你是開國明君,他不過是亡國的昏君,手無縛之力,連老婆孩子都保護不了,讓自己的皇后受到平民都難以承受的侮辱。見到你,我才知道這萬里疆土終究還是有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羊皇后五次被廢都死裡逃生,歸順了前趙反倒越活越滋潤,還因為受到劉曜的寵愛得以封為皇后。她前半生的困苦總算在後半生得以扭轉,雖然這是以一個國家的滅亡帶來的幸福。從此羊獻容再也不用過動盪不安的日子,與夫君劉曜夫唱婦隨,還生了兩個兒子,人生算是圓滿幸福。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