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五月畫會的搜尋結果,共13

  • 浮光靚影.靜物 3/11公益聯展

    浮光靚影.靜物 3/11公益聯展

     長流美術館與長流大中華文教藝術基金會舉辦「浮光靚影.靜物」公益聯展,將於3月11日至4月4日假長流美術館台北館舉辦,並於3月27日(六)舉行感謝會。  靜物畫梳理創作者對萬物的入微觀察及對生活的深刻思考,記錄了過去人們生活中的樣態。此次公益聯展最大目的為追求深度人文價值、藝術家揮筆傳愛、藝術育療心服務計畫、帶領觀者走進更深層的內在世界。該展徵選邀集30位當代藝術家聯合展出,同時展出典藏名家常玉、廖繼春、陳植棋、林玉山、黃鷗波、許深州、歐豪年、龎均等精選作品,藝術創作多元呈現,涵蓋水墨、油畫、水彩、膠彩、雕塑、瓷器等媒材類型。  響應公益慈善聯展的藝術家有台灣五月畫會理事長吳柳、桃園美術教育協會榮譽理事長李錦財、台灣綠水畫會理事長范素鑾、臺灣現代藝術家協會創會理事長許忠文、台灣彩墨工筆畫會理事長王瑋名、台灣書畫美術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陳妤榛、臺灣粉彩畫協會前理事長陳玲銖、中華創外畫會理事長葉燕城、暨慈善藝術家林顯宗、蘇服務、詹阿水、賴添雲、呂燕卿、李良村、林秀鑾、俞慎固、石垣美幸、楊淑嬌、韋啟義、祁連、張貞雯、張小薇、蕭明輝、謝愷宸、陳韋辰。洽詢專線:(02)23216603分機9。

  • 深深感念,七十年恩義

    深深感念,七十年恩義

     七十年前,我十七歲,一個遺族學校中學生,踏上了基隆碼頭,開始我在臺灣的人生。  父親死於對日抗戰,母親留在大陸,我在戰亂流離中,跟著學校撤退到臺灣,寄宿在師大附中的大禮堂改成的宿舍裡。除了同學,除了學校,我無依無靠,要獨自在這亂世中生存下去。  那一年,我想念留在家鄉的媽媽,想念得毫無辦法,就在教室裡用一張小明信片,畫了一幅小畫,是一個小孩子,淚水溢滿的大眼睛望著前方,題寫著「媽媽你在哪裡」。那是我當時心情的寫照。  母親是北京通縣一戶大戶人家的女兒。父親是山東人,不願忍受軍閥和日本人的軍威,南下參軍北伐,成功後部隊駐紮在通縣,結識了母親,不久就生下了我。抗戰爆發後,父親在上海受傷,回湖北樊城補充兵源,這是我與父親見到的最後一面,最清楚也是最後的記憶。不久,他就在保衛大武漢的激戰中壯烈犧牲。隨後的七年,母親帶著我和妹妹隨軍隊留守處四處逃亡,最後被日軍俘虜,母親半生省吃儉用存下來的積蓄,被日兵一搶而空,從此家破人亡,母親也因為無法過活而改嫁。  八年抗戰,居無定所,我從未好好讀過書。勝利後,我如飢似渴地讀書,好像要把失去的光陰補回來。為了讓我去報考全公費的南京國民革命軍遺族學校,母親將家中僅有的錢拿出來,也只夠買一張由漢口去南京的船票,如果考不取的話,我只能流落南京街頭。幸好我順利考上了。1949年,我才能跟隨遺族學校輾轉來臺,進入臺灣省立師範學院附中讀高中一年級。我的命運因此改變。  高二後,我以同等學歷考取了臺灣省立師範學院藝術系(今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後立刻成立「五月畫會」(1956年),發起了現代藝術運動,同時赴基隆市立一中,開始美術教育工作,至今,竟也超過一甲子了。雖然其間臺灣的美術系曾拒我於門外,香港中文大學卻於1971年邀我去美術系執教,並出任該系主任之職。但在1992年退休後,朋友們留我在香港,家人要我去美國,我還是堅持回臺灣定居。作為一個流浪四方的「東西南北人」,臺灣終究是我這一生住得最久的地方,感情最為深厚,是我的第二故鄉。  回顧此生,或許因是烈士遺族,無親無依,只能自立自強,個性不免倔強好強,獨自撐持,即使有心事委曲,也從不輕易對人言說。這就容易遭致誤解和攻訐。萬幸的是,此生中竟有好幾位恩師、貴人、知己,在明處暗地,給我人間最難得的情義恩助。感激之情,我一直深藏心中。  過去,朱德群老師畫展與張隆延教授書展,以及前些時知己好友余光中教授辭世後,我都曾寫文章公開深致感念之情。然而在我心中,還有幾位不能遺忘的恩人,雖已不在人世,我仍然想借此次高雄美術館的展覽,向他們致上最高的感恩之意。  首先,我要感謝的是廖繼春與虞君質兩位恩師。廖繼春是我在師大的油畫老師,由二年級一直教到畢業,將從來都沒看過油畫的我,從如何用油調色教起,一直到野獸派與立體派的筆法之異趣。1956年暑假,他鼓勵安排我們同班同學郭東榮、李芳枝、郭豫倫和我四人在師大素描教室舉辦「四人聯合西畫展」,隨後又在他的鼓勵下,於他的雲和畫室成立「五月畫會」。  廖老師對我個人又特別照顧。師大四年級時,由於趕製畢業畫作,沒有時間整理內務而被教官趕出宿舍。因為我隻身在臺沒有背景,無處棲身,廖老師聽說之後,立刻收容我在他畫室住下,一直到我去中學實習為止,使我免於流落街頭。  最讓我感激涕零的是他對我的提攜。1959年,我在基隆市立一中教美勞,一天廖老師打電話給我,問臺南成功大學建築系郭柏川教授要他推薦一位學生做助教,問我願意去嗎?我聽了完全沒有思考就一口答應了。  後來廖師母對內子說:「老師最喜歡劉國松的!郭教授要老師介紹他的得意門生,他第一個就想到劉國松!」由於廖老師的愛護,助我進入大學工作,後來才有機會進入中原大學建築系任講師、副教授到教授。自此才有多餘的時間從事創作。  虞君質教授是我大學一年級的《藝術導論》老師。他的一句「一切的藝術來自生活」,讓我放棄畫了五年的國畫而改變為全盤西化,並且讓我進入思考的領域,常常想到藝術的本質問題,對我後來的創作過程與目標起了很大的作用。  五月畫會成立後,虞老師一直給我們許多指導與鼓勵。每次展出,都會為文支持,更為我們與保守的反對派筆戰,包括新儒學名人徐復觀教授在內。虞君質教授對我的最大的義舉,是1962年3月25日美術節時,我策劃了一個「全省現代畫會聯展」,由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主辦。正式開幕的上午,政工幹校的教師們,找到前一年剛在巴西聖保羅雙年展獲得榮譽獎的秦松的一張版畫,說是畫中有個蔣字是倒過來,誣指為「倒蔣事件」。  虞君質教授立刻驚覺事態嚴重,必將連累一大批人,尤其是發起和領導展覽的五月畫會和我。他立刻發動師大老師支持五月畫會運動,帶頭參加五月畫會的老師,有廖繼春、王壯為、孫多慈、馬白水,還有校外的張隆延教授(曾任板橋藝專校長)等。廖繼春與王壯為老師,還拿作品參加一個多月後展出的第六屆「五月畫展」。在那戒嚴時代的高壓氣氛下,這幾位老師冒著政治風險,不惜挺身參加畫展,和我們站在一起,這樣的義俠仁風,這樣的護持學生,讓我一生感念不盡。  這個「倒蔣事件」,明明是高度敏感的政治事件,後來卻不了了之,讓當時的我,實在感到不解。三十幾年後,才知道還是因為張隆延教授暗地裡見了蔣經國,為我們解釋,因而沒有延燒下去。從此,臺灣的現代藝術運動走入了康莊大道。  最後我要致意的是,余光中兄為我介紹的李鑄晉教授。李鑄晉是美國愛荷華大學的美術史教授,1964年來臺中參訪故宮博物院,光中兄請他吃飯要我作陪,目的是介紹我們認識。席中光中一直推介我,要李教授去看看我的畫。起初李教授推說太忙,恐抽不出時間,但經不起光中一再地讚美我的創作,最後勉強答應第二天上午十點鐘去我畫室。我還約了五月畫會所有畫友請他們各帶兩幅作品過來。李教授過了十點半後才到,他下計程車後的第一句話說,他只有十五分鐘來看我,下面還有約會。但是當他看到我剛畫好的那張〈寒山雪霽〉時,半天沒有說話,最後他說:「我一直覺得中國畫應該改革,但怎麼改我不知道,今天你作的畫,正是我想要看到的。」最後我們談了一個多小時後他才離開。  沒想到他回美國後,就向洛克斐勒基金會推薦我,後來獲得該基金會一年的環球參訪旅行獎。由於我1966年初到美國後的表現,再加上英國劍橋大學名教授蘇立文(Michael Sullivan)9月在舊金山帝揚博物館(de Young Museum)的演講,大大讚美我後,基金會的執行長立刻將我的旅行獎由一年改為兩年,還包括內子黎模華在內。  由於李鑄晉教授撰文與演講的推薦,1967年1月在紐約舉辦了第一次個展,紐約時報的藝術主編在21日的時報上給了我極佳的評論。隨後的兩年間,著名的堪薩斯市納爾遜美術館、西雅圖美術館、達拉斯現代美術館、丹佛市美術館相繼為我舉辦個展。  1969年,李教授還用英文為我寫了本傳記《劉國松:一個中國現代畫家的成長》(LIU:The Growth of A Modern Chinese Artist),由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出版,1970年德國科隆東亞藝術博物館翻譯成德文出版。我想,後來紐約大學Conrad Schirokauer教授在美國出版的大學教科書《現代中國與日本》和在英國出版的《中國與日本簡史》,以及德國波昂大學Ursula Toyka-Fuong教授出版的《Bruchen und Bruche》都有大篇介紹我的繪畫理論與圖片,恐怕都是受李鑄晉教授這本書的影響。  最後就連香港中文大學聘請我去改革其美術系,也是恩人李鑄晉教授推薦的!回想起來,我這一生的轉捩點,就是因好友大詩人余光中教授向李教授極力推薦而產生的,能不讓人終生感激的嗎?  其實在臺灣和外國還有很多我應該感謝的人,但我在這裏首先要謝謝臺灣支持我的好朋友們。也要特別感謝臺灣的收藏家們,借出他們的收藏,熱心地支持高美館為我舉辦的水墨創作展,在此誠摯地向他們致上最高的敬意。  最後,我想感恩我的母親,當年如果不是她不顧一切,傾盡家中所有,為我買下一張船票,讓我到南京讀書,我就不會有機會來到臺灣,展開這一生七十年的創作歲月。我願意將這些作品,獻給母親,獻給這七十年來每一位有情有義、愛護過我的師友。

  • 五月畫會63週年會員聯展 台中展出

    五月畫會63週年會員聯展 台中展出

     台灣五月畫會自1956年成立以來,造就了大批富有創新精神的本土現代藝術家,跨越一甲子活躍迄今,已被美術史定為台灣畫壇最具影響力的畫會之一,曾於2018年9月遠赴美國拉斯維加斯的大都會美術館舉辨為期兩個月的會員聯展,引起當地藝壇的熱烈迴響。  今年度五月畫會63週年紀念會員聯展,於4月20日至5月1日在大墩文化中心展出。  本次聯展包括創會成員及第一屆參展藝術家郭東榮、陳景容、鄭瓊娟的畫作,以及黃照芳、張淑美 、吳柳、王高賓、陳原成、郭掌從、藍榮賢、陳政宏、俞慎固、張朝凱、蘇宗雄、王春香、王瓊麗、簡志雄、戴明德、林聰明、祁連、陳美惠、陳俊光、許賓香、溫慶昇、陳香伶、賴毅、邱于欣、蕭薇琪、郭淑莉、陳韋辰、陸承石、曹文瑞、陳妙玲、尤雪娥、董籬、張忘、蔡永明、戴敬晃、謝宏達、詹阿水、林吉裕、周宸、江秋霞、陳歡、許維斌、林育州共46位會員的精彩佳作,誠邀各界蒞臨指教。

  • 融合中西創革新!台灣「五月畫會」聯展前進美國

    中國傳統精神與西方抽象繪畫鎔鑄一爐,開創台灣現代美術!在台灣戰後引領藝術現代化運動的重要組織「五月畫會」今年首度前進國際,9月6日至10月24日在國拉斯維加斯大都會美術館(Metropolitan Gallery Art Museum Las Vegas)舉行大型會員聯展,對台灣現代藝術的發揚具重要指標意義。 9月6日開幕當日獲當地藝文界人士約80人出席,五月畫會理事長吳柳、藝術家王高賓特別赴美參與這場盛會,本部駐洛杉磯台灣書院亦到場致意。吳柳理事長表示,五月畫會與東方畫會是台灣戰後的兩大畫會,其中五月畫會持續發展至今,是台灣歷史最悠久、也最負盛名的畫會,在華人藝術史上寫下重要的篇章。 雖然60年代後發展較為沉寂,但隨著創會理事長郭東榮於1989年返國後,積極重振旗鼓、凝聚會員,並加入新一代的年輕藝術家承先啟後,開始年年舉辦聯展,帶領台灣五月畫會重現風華。 展覽策展人Mark Rowland表示,本展覽係台灣藝術家大型聯展在該館首次展出,對台灣藝術創作的高水準感到驚艷,也期待未來能有機會將更多的台灣藝術作品帶到美國。 此次聯展參展藝術家包括郭東榮、王高賓、俞慎固、郭掌從、陳原成、張淑美、陳政宏、戴明德、林聰明、許賓香、陳妙玲、郭淑莉、蔡明和、蔡永明、張忘、戴敬晃、詹阿水、陳歡、江秋霞等20位會員。

  • 台灣五月畫會62週年會員聯展

    台灣五月畫會62週年會員聯展

     台灣五月畫會是台灣戰後引領藝術現代化運動最重要的畫會之一,在台灣藝術史上已然寫下重要的篇章。五月畫會創立迄今已經62周年了,期間雖歷經會員出國深造而中斷活動,在創會理事長郭東榮於1989年返國後,以堅強的毅力重振旗鼓、凝聚會員,並加入新的生力軍,同心協力,於每年展出會員的精心佳作,成績斐然。歷任會長承先啟後,薪傳不輟。現任會長吳柳上任後更大力推動會務,期能帶領五月畫會更上層樓。財團法人長流大中華文教藝術基金會與台灣五月畫會合作舉辦聯展多年,為協助藝術產業多元發展,共同投注心力,希望延續台灣藝術史上最具影響力的畫會傳統。  多年來,畫會會員們力求與時俱進、創新求變,創作穩定成長,長流大中華文教藝術基金會亦本著促進國際文化交流之宗旨,共同為推動藝術之普及而努力,將畫會帶出台灣、走向國際。  本次聯展將展出43位會員風格各具的精彩作品,其中包括創會成員及第一屆參展藝術家郭東榮、鄭瓊娟、陳景容的畫作,展覽於即日起至5月30日,假台北市仁愛路二段63號B1長流美術館台北館展出,歡迎民眾前往欣賞。

  • 藝術家陳道明逝世 享壽87歲

    藝術家陳道明逝世 享壽87歲

    東方畫會創辦人之一的藝術家陳道明,1月29日溘然長逝,享壽87歲。陳道明的畫如其人,豪情萬丈,每畫完一張便思索下一張畫,追求超越、突破並絕不重複。昔日戰友蕭勤認為陳道明是台灣第一位抽象派畫家,時間甚至早於趙無極。 陳道明在1931年生於山東濟南。18歲時進入台北師範學院就讀,由於不滿學校制式甚至扼殺個人創造力的教育方式,開始接受李仲生一對一的引導式教學,在李仲生啟迪之下,於繪畫上精益求精,淬鍊出獨特個人繪畫語言,並與歐陽文苑、霍剛、蕭勤、李元佳、吳昊、夏陽及蕭明賢等畫室其他學生結為切磋繪畫的好友。他們每月定期帶新作參加聚會,彼此批評討論,接著於1957年共同創立「東方畫會」,成員在藝術圈中譽為「八大響馬」。 當時「五月畫會」和「東方畫會」每年一個在5月開展,一個在11月開展,以藝術較勁,推動台灣現代美術的發展。 陳道明曾於1959、1965年兩度參加「巴西聖保羅雙年展」,1962年榮獲「第二屆香港國際繪畫沙龍」銀牌獎。後來東方畫會於1971年解散,八大響馬各奔東西,在藝術的世界中繼續打拼。雖然為了生活,陳道明必須從事藝術以外的工作,仍孜孜不倦地的創作。 陳道明擅於以顏料的層疊雕塑出微觀的世界,使具象物質和抽象氣韻在畫布上交鋒,結合成具有音響律動、有如大氣雲霧般的畫面。晚期作品減少剛硬的幾何構圖和可辨識的有形符號,更加關注氣韻生動的表現。 對陳道明而言,重點在於創作的過程,他說:「作品的意義是心靈意識活動的一種記錄,原則上是抽象的,我在表達內在生命意象的過程中,盡量不受任何干擾,以求達到沒有結論又有結論的境界。美的醜的,本身即是獨立完整的生命,我只不過用我的語言把感覺訴諸畫面而已。」 2月21日(二)上午11點40分在台北市辛亥路市立第二殯儀館景仰樓八廳舉行陳道明公祭。(台北市大安區辛亥路三段330號)

  • 2016台灣五月畫會 60週年紀念聯展

    2016台灣五月畫會 60週年紀念聯展

     曾帶給台灣畫壇巨大衝擊影響的五月畫會,走過一甲子時光。2016年5月3日~18日,假台北長流美術館舉辦60週年紀念聯展,並於5月7日(六)舉行開幕式,敬邀喜愛藝術的朋友們蒞臨指教。  60週年大展,召集了郭東榮、鄭瓊娟、陳景容、謝里法、黃照芳、張淑美、陳政宏、藍榮賢、郭掌從、蘇宗雄、陳主明、黃玉成、王春香、簡志雄、林文昌、張朝凱、王瓊麗、俞慎固、戴明德、林聰明、王高賓、祁連、陳美惠、洪孟芬、陳原成、邱于欣、陳俊光、許賓香、溫慶昇、蕭祐杰、林欽賢、陳香伶、賴毅、劉國正、蕭薇琪、陸承石、鄭志德、郭淑莉、陳韋辰、陳妙玲、蔡明和、曹文瑞、尤雪娥、林仁山、吳柳、董籬共46位會員,百幅近作體現台灣五月畫會一脈相承、關懷社會的人文精神。  展期:5月3日至5月18日 10:00-19:00(週一休館)  開幕式:5月7日(週六)上午10:30  地點:台北長流美術館 (臺北市中正區仁愛路二段63號B1)  電話:(02)2321-6603

  • 五月畫會 精采展出

    五月畫會 精采展出

     西元1956年「五月畫會」成立,至今已59周年,影響台灣藝壇從古典保守風格轉為豐富多變的現代藝術型態。其間雖曾中斷活動,但在創會理事長郭東榮老師,及歷屆會員努力下,於1991年恢復每年五月的定期聯展,並陸續加入新血刺激創意。如今已成為擁有近五十位精英會員,內政部立案之活躍藝術團體!  今年「五月畫會」再度號召老、中、青三代成員,包含郭東榮、鄭瓊娟、陳景容、張淑美、陳政宏、藍榮賢、郭掌從、陳主明、簡志雄、林文昌、張朝凱、俞慎固、戴明德、林聰明、王高賓、祁連、陳美惠、陳原成、陳俊光、蕭祐杰、陳香伶、賴毅、劉國正、蕭薇琪、陸承石、郭淑莉、陳妙玲、林仁山、蔡明和、曹文瑞、尤雪娥、吳柳、董籬、鄭志德…等,共34位會員,於5月16日至5月31日在長流美術館‧臺北館展出,歡迎各屆蒞臨指教。

  • 鄭瓊娟風輕雲淨 畫出人生體悟

    鄭瓊娟風輕雲淨 畫出人生體悟

     82歲的鄭瓊娟是台灣現代繪畫先驅「五月畫會」創始成員之一,旅居日本50多年,現於台中紅野畫廊舉辦「風輕雲淨」個展。曾因家庭因素阻礙創作,鄭瓊娟從未忘情繪畫,她將生命經歷的淬鍊交融出一幅幅的內心景致,沉靜內蘊又滿懷對生命的包容。  鄭瓊娟1931年出生新竹,父親是西醫,家庭經濟狀況不錯,上有9位姊姊、4位兄長,幼年接受的是日本教育,雖然生活在重男輕女的年代,但鄭瓊娟因為成績表現優異,在家人的支持下接受了高等教育,1952年進入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台灣師範大學)藝術系,受教於廖繼春、孫多慈、朱德群、趙春翔等名家。1957年由廖繼春推薦,成為五月畫會難得的女性成員。  鄭瓊娟1957年參加五月畫會首次聯展,同年赴日結婚,相夫教子淡出畫壇,直到1989年參加日本一步美會展,才又重返畫壇,1991年在東京涉谷舉辦個人首次個展。1992年起,鄭瓊娟每年往返台日之間並參加展覽。  重拾畫筆後,鄭瓊娟從早期寫實主義轉成以自動性技法表現半具象畫風,藉由大量金、紅等鮮明色彩,宣洩長期被壓抑的創作熱情,靈感大多來自宇宙、自然與人,作品《陽》、《辿》隱喻天地的和諧共生。  由於家族不少人從醫,鄭瓊娟畫中也出現血管迸裂、神經網絡等元素,描繪潛意識等內心情境,作品《潛力》的花心又像濺出的血滴。  「風輕雲淨」展出1998年至2008年17件油畫,紅野畫廊負責人李博文認為,鄭瓊娟的畫隱含對人生的總體悟,「她有一段漫長不安的生活,從深陷其中再爬出來,使勁畫出強韌的困境生存精神。」  鄭瓊娟大學表現優秀,一心想出國深造。當年嫁給年長她14歲的日籍台裔醫生,只因對方承諾「如果嫁給他,就可以到東京學習藝術」。然而事與願違,丈夫不准她畫畫,日本社會對女性的約束讓鄭瓊娟備感壓抑,李博文說,「這樣的轉折對她打擊很大,像被禁錮。」

  • 無盡雅集畫會 聯展義賣

     由台東各界組成「無盡雅集畫會」將於十三日起,在生活美學館舉辦十六周年聯展及義賣,所得將捐贈給阿尼色弗兒童之家;此外,今年台東美展也增加得獎名額,收件日期從四月廿四日起到五月二日止。  於民國八十七年六月在台東發起「無盡雅集畫會」邁入第十六年,廿多位來自各行各業會員除互相切磋畫藝以外,常常上山下海寫生,也透過藝術與企業結緣凝聚會員愛心,關懷弱勢團體。  該會將於四月十三日至廿四日在台東生活美學館舉辦「美在心中會員聯展」,十三日下午兩點開幕茶會有會員親手彩繪T恤、水墨小品及水墨陶燒杯盤義賣,所得捐給阿尼色弗兒童之家做為藝術創作基金。  此外,為因應旅遊旺季,台東美展今年特別提早從四月廿四日至五月二日收件、五月六日作品審查會暨得獎名單揭曉、七月六日辦理頒獎暨開幕,讓暑假期間的遊客可以觀賞得獎作品。

  • 知交50年 白先勇最懂他的畫

     一九六○年,白先勇和台大外文系同學創辦《現代文學》雜誌,而從師大美術系畢業的顧福生則是「五月畫會」一員。早在兩人見面前,就對彼此的小說、繪畫留下好感,第一次相見是在圓山飯店的家族聚餐,因為顧福生的二姊顧省生,和白先勇的三哥白先誠在美國結婚了,兩人竟結成姻親。  聊到當年見面場景,白先勇笑說:「他的畫好大,沒想到他的人這麼小!」顧福生則覺得白先勇小說《玉卿嫂》的女人很恐怖,「結果他本人比較斯文。」顧福生的畫室很少為人開啟,但他卻帶著初識的白先勇到他的畫室小屋,展露陳列滿滿的畫作;此後五十年,白先勇依然是最懂他畫的人。  顧福生比白先勇年長三歲,一九三五年生於上海,一九四八年來台,曾隨黃君璧學水墨,因不喜歡臨摹,後轉到朱德群門下,確定創作之路。兩人所學不同,卻成為知音至交,加上白先勇的父親白崇禧、顧福生的父親顧祝同都是抗日名將,也都在一九四九年左右舉家來台,因背景相似而倍感親近。  白先勇回憶一九六○年代,現代主義風潮席捲台灣,他們同屬戰後一代,生活平穩下來求新望變,興起一場小型文藝復興,《現代文學》、顧福生與劉國松、莊喆 、韓湘寧等人創立的「五月畫會」應運而生。  顧福生曾是作家三毛的油畫老師,雖僅約一年,卻被三毛認為影響她很深的人。顧福生透露因當年覺得三毛畫得不好,但寫作很有天份,便把她的作品交給白先勇在《現代文學》發表,開啟三毛的寫作生涯。  白先勇有十多部小說封面都用顧福生的畫,包括遠景版和允晨版《孽子》、允晨版《寂寞的十七歲》、爾雅《台北人》等。顧福生在台灣辦畫展也都由白先勇促成。兩人都移居美國,儘管不常見面,熟悉感卻沒淡去。昨在畫廊合影的兩人,彷彿還是兒時玩伴。

  • 李仲生百歲冥誕 國美館首辦個展

     今年適逢已故藝術家李仲生百歲冥誕,國立台灣美術館特此推出「李仲生百年紀念展」,展出館藏李仲生的油畫、水彩、素描作品共九十件,這也是台灣的美術館首次推出李仲生個展。李仲生素有「台灣現代藝術導師」美稱,他不僅是台灣最早從事抽象繪畫創作的藝術家,更是台灣藝術邁向現代化的重要推手,對於一九五○年代至八○年代從事抽象藝術的後進創作者影響深遠,可謂台灣「現代藝術宗師」。  李仲生一九一二年生於廣東韶關,一九八四年在台灣辭世。十二歲開始接受藝術教育,尤以水墨為主,一九三二年東渡日本,翌年轉進東京日本大學藝術系西畫科,同年又進入「東京前衛美術研究所」夜間部習藝,接受畫家藤田嗣治的教導。藤田嗣治是第一位成名於巴黎的日本畫家,大膽又開放的反學院式教學方法,以及結合日本浮世繪和西方油畫的創作,深刻影響李仲生日後的創作與教學。  國美館收藏李仲生作品共一二八六件,這次精選九十件不同時期作品,凝重的架構雖非飄逸感性,依舊能讓人隨著線條的律動擺盪。李仲生勤於創作,卻直到一九七九年才於龍門與版畫家兩家畫廊舉辦個展,而這也是他在世時「唯二」舉辦的個展,過世後,作品與相關資料捐給國美館典藏。  李仲生是台灣現代藝術重要推手,一九五三年開始在咖啡室進行「一對一」教學,又有「咖啡室裡的傳教士」美稱,「他像佈道者把繪畫理念教授給每個學生,認為『傳統繪畫是技巧在手,現代藝術則是用腦筋思考』,強調個別思想與性格啟發,學生發展各自的風格」,國美館策展人崔詠雪表示,為了避免學生受其影響或模仿,李仲生從不在學生面前展示自己的作品。  受李仲生影響的後進藝術家有蕭勤、霍剛、夏陽、吳昊等人,他們一九五七年組成「東方畫會」,與「五月畫會」同為台灣現代藝術畫會先驅。此後還有「自由畫會」、「饕餮畫會」、「現代眼畫會」等畫會團體的組成,李仲生的影響力即使遷居彰化後,仍像吸鐵般吸引各地慕名者前來請益,藝術家李錫奇便是其一。  李錫奇回憶李仲生在咖啡室上課時,要大家「隨便畫,而且不能偷看別人的」,「畫了幾筆覺得怪怪的,不知道自己畫得對不對,一直想偷看別人的。」畫完後,李仲生與個別學生討論作品,「才恍然大悟他的用意。」

  • 朱為白刀割畫布 見「禪境空間」

    朱為白刀割畫布 見「禪境空間」

     多數畫家在畫布上揮灑顏料,東方畫會老將朱為白卻拿刀在畫布上又割又劃。卅多年來朱為白「以刀代筆」,開創獨特的藝術風格。已逾八十的他,近年罹癌,但他在對抗病魔的同時仍創作不輟。朱為白笑說:「生死之事早已看淡,就像皮膚病一樣,稍稍恢復就能再創作。」  朱為白的藝術生涯始於一九五○年代末,與蕭勤、霍剛、李錫奇等畫家同屬東方畫會成員,東方畫會和當時的五月畫會都是推動台灣現代繪畫的先驅團體。朱為白以「刀筆」在十餘張紙上,層層割劃出細緻的空間,或在布料上剪、貼、裱、割,營造層次感,甚至還以棉花棒排列組合出「棒棒系列」。這樣細緻且富遊戲感的創作,也服膺朱為白的生命哲學。  朱為白本名朱武順,一九二九年生於南京,出身三代裁縫世家。小學三年級朱為白就已懂得把鐘錶的鋼製發條磨成刀,用來刻石、磚瓦,製作風箏和燈籠,以自製玩具為樂,「我用刀比用筆有力道,用筆不能滿足我的感受。」  朱為白投入軍旅廿年,並未受過正規藝術訓練。一九四七年他被派去青島當兵,看到當地的白俄羅斯人在風光明媚的戶外寫生、在自家舉辦小提琴與聲樂的演奏會,藝術因子受到啟發。「軍旅生活很艱苦,但我感受到,藝術的氣氛能讓人的生活優雅。」  他對藝術的孺慕直到來台後才得以實現。朱為白在前輩藝術家廖繼春開設的雲和畫室學畫,並結識東方畫會成員和詩人辛鬱、管管、楚戈,開啟創作之路。他善用家傳的「動刀」本領,在紙張、布匹上割劃,建立起風格。  目前在學學文創展坊舉辦的朱為白個展「禪境空間」,展出的卅七件作品,涵蓋一九八四年至今的布雕、紙雕和紙雕。如一九八七年的「黑洞」系列,朱為白在白畫布上大刀一割,露出下方的黑畫布。  無畏病魔侵襲,朱為白近年專注創作,十本冊頁的紙雕新作《十個善》,以中國古書線裝冊頁的方式,將十六張紙疊在一起割出層次分明的幾何圖形,分別命名為《善心》、《善緣》、《善國》等。「《十個善》是我開創的名稱,這個時代有太多不善了,《善國》是希望國家上上下下都能為善,《善德》指的是不能滿口仁義道德,私底下卻做違背良心之事。」  而他的作品《五十點》,朱為白在白畫布的左右兩側黏貼四十九顆棉花棒頭,加上正中央的「一點」,正好湊足五十點。「俗話說:『活到老,學到老,可還有一半沒做到』。生命短暫,就來這『一點』努力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