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亞太軍事的搜尋結果,共233

  • 陸與星簽訂國防協議  擴大軍事合作

    陸與星簽訂國防協議 擴大軍事合作

    大陸與新加坡在週日(10月20日)簽署國防協定,期望在未來增加中星兩方的陸、海、空軍演習,並且建立定期的防長間對話。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提醒,此事也可能波及我方中華民國與新加坡的長期軍事互動關係,政府相關單位必須所有重視。

  • 中俄軍事聯手初體驗 亞太緊張遽增

    中俄軍事聯手初體驗 亞太緊張遽增

    中俄23日發出明確的訊息顯示,兩國正準備在亞太測試新軍事夥伴關係的極限。 \nCNN新聞網23日指出,日韓軍機23日都緊急派出戰機,回應飛入東部海域韓國防空識別區(KADIZ)的2架中方軍機和3架俄羅斯軍機。據首爾說,2架解放軍轟-6飛入識別區,接著2架俄羅斯圖(Tu)-95戰略轟炸機,以及1架A-50預警機也跟進。 \n韓國聯合參謀本部(聯參)說,該國空軍戰機為了警告,向侵犯朝鮮半島東部海域領空的俄軍A-50預警機前方1公里處射擊360多發機槍彈,使緊張情勢大幅升級。 \n日本防衛省也證實了韓國的說法,說A-50入侵日本領空,而中俄轟炸機則繞飛日韓都聲稱擁有主權的竹島(韓稱獨島)。 \n然而,莫斯科稍後駁斥了韓方的說法,聲稱韓國戰機在中立國領海(neutral waters)上方危險攔截俄方兩架轟炸機。俄羅斯軍方23日得知雙方空中對峙的消息後說,中俄軍機當時正在聯合巡航。 \n中俄究竟想藉這次演習達成什麼目的?首先,這是中俄在測試剛萌芽的軍事聯盟。俄羅斯國防部周二下午在聲明中說,這是中俄首次動用長程戰機,在亞太區進行聯合巡航。而這次聯合巡航是為了發展,並加深中俄關係,以作為雙方全面夥伴關係的一部份,進一步增進兩國武裝部隊之間的互動程度,促進彼此共同行動的能力,並加強全球戰略穩定。 \n分析指出,事實上,中俄已在亞太展現軍事合作關係的肌肉。去年俄羅斯舉辦了自1991年蘇聯解體以來最大的軍演,而中方和蒙古都派了數千計大軍參與。「東方-2018」(Vostok 2018)軍演登場時,俄羅斯總統普丁和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海參崴舉行峰會,而當地也是俄羅斯在亞太投射軍力的基地。 \n然而,分析指出,周二的聯合巡航提高了中俄夥伴關係的賭注。兩國並不像美日或北約成員國般,簽有正式的共同防禦條約,但卻是中俄部隊實際互動能力的考驗。 \n海參崴遠東聯邦大學(Far Eastern Federal University)教授魯金(Artyom Lukin)說指出,中俄正穩定加強準聯盟關係,這次中俄軍機巡航,旨在向東京,首爾和華府傳遞訊息,展示他們的共同軍力。魯金坦承,他對中俄這次行動感到意外,因為他沒料到,兩國行動會如此大膽,並充滿挑釁意味。 \n \n \n \n \n \n \n \n

  • 對陸強硬!他將接亞太助卿 美鷹派國安團隊全到位

    對陸強硬!他將接亞太助卿 美鷹派國安團隊全到位

    美國聯邦參議院院會13日通過退役空軍准將史迪威出任國務院亞太助卿職務,對中立場強硬的他上任後,將與白宮安全顧問波頓、貿易代表萊特海澤,以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並列鷹派行列,而美國從國防、經濟以及外交首長皆主張對中強硬,美國安團隊顯然已完全由鷹派掌握。 \n \n據中央社報導,美國參議院院會12日以94票贊成、3票通對史迪威(David Stilwell)出任國務院亞太助卿的人事案,結束國務院長達近一年無人主責亞太事務的窘境。 \n \n史迪威3月出席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提名聽證會提出書面證詞曾指出,中國大陸是美國的戰略對手。他指出,美方願意持續與中國在北韓非核化、反毒品等議題上合作,促進利益,但也會在利益分歧處持續競爭。他也對中國大陸利用機密、腐敗與強硬手段干涉境外事務並利用軍事威脅脅迫其他國家表示擔憂。 \n \n至於兩岸事務方面,史迪威指出,北京應停止對台施壓或脅迫,並恢復與台灣民主政府對話。他將致力向中國大陸展示以更好的方式實現民族復興目標,包括尊重人權、宗教自由與其他國家的主權,同時堅持雙邊關係的公平與互惠。美方依據台灣關係法與美中三公報,希望能以台海兩岸人民都能接受的方式和平解決分歧。 \n \n會說中文與韓文的史迪威曾是戰鬥機飛行員,飛行時數超過3000小時。他曾派駐美國駐北京使館擔任武官,也曾在後來更名為印太司令部的太平洋司令部任職,曾任五角大廈聯合參謀部亞洲政治與軍事事務副主任,提名亞太助卿前擔任印太司令部中國戰略研究小組主任,熟悉中國大陸與亞洲事務。 \n

  • 美中戰略競爭升溫 亞洲國家軍購暴衝

    美中戰略競爭升溫 亞洲國家軍購暴衝

    美國與中共在亞洲的戰略競爭升級並非只是大國之間的,亞太地區各國近一年來採購軍火數額都呈暴增現象。軍購的項目從噴射戰機到反潛機與其他各種海空精密武器一應俱全,這些國家聲稱,這是為應對中共軍事力量的快速增長而採取的措施。 \n \n據《防務一號》(Deffense One)報導,大國競爭是現在美國國防戰略最熱門用語,而其他亞洲國家在兩隻巨獸互相較勁時亦難以袖手旁觀。美中戰略對抗帶動亞洲國家防務支出暴增,菲律賓和其他幾個亞太國家都表示,防務支出大增的主要動力來自於中共快速的軍事擴張。 \n \n蒂爾集團(Teal Group)諮詢公司副總裁理阿布拉費(Richard Aboulafia)分析說,過去菲律賓軍隊國防支出不高,但是現在情況很不一樣,菲律賓已開始向韓國購入新型戰鬥機,這是該國歷史上首次。雖然韓國製造的FA-50戰機不如韓、日、澳大利亞的F-35戰機,但這十餘架戰機對菲律賓來說仍然非常重要。 \n \n報導指出,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已批准在5年內支出56億美元用以升級該國軍備。 \n \n根據瑞典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發表的2019全球軍事裝備數據(2019 Military Balance+)指出,菲律賓2019年國防預算為33億美元,較2018年增長了22%。其中大部分支出都是用於應對中共發展新型導彈、艦艇和戰機而增購的軍事裝備。 \n \n阿布拉費說,亞太地區強勁的經濟增長、區域緊張局勢和漸趨老舊的艦隊都為軍火交易創造了巨大的市場。在大國競爭的情勢下,各個國家都需要有各自的盤算。澳大利亞,日本和韓國的國防支出快速擴增,來自於他們與美國的關係出現變化,這些國家警覺到,美國已不再是個可靠的盟友,而中國大陸、日本和韓國也各自發展成為軍火與航空工業的生產國。 \n \n由於中共水下戰力大增,反潛戰裝備已成為亞太國家的優先事項。根據美國國防情報局的評估,中國大陸預計在2020年前增加10艘新潛艇,潛艦總數將擴大到60艘。瑞典國際戰略研究所的數據顯示,印度和澳大利亞各自有8架P-8海神反潛巡邏機。韓國和紐西蘭則分別訂購了6架與4架P-8,這些新式反潛機準備用來取代先前使用的P-3獵戶座反潛巡邏機。日本則是以該國川崎公司自產的P-1反潛機取代P-3,菲律賓則希望能獲得一些舊的P-3反潛機,以便在南海島礁對抗中共的潛艇。 \n \n蒂爾集團預測,亞太地區的國防預算預計將從2019年的約4800億美元增加到2024年的5850億美元。在此時期內,軍購的支出預計將從1340億美元增加到1650億美元。 \n \n報導還說,印度被視為有數十億美元潛在購買力的市場,目前許多國家都在爭取向印度出售新型戰鬥機,數量可能高達100多架,交易額預計高達150億美元,除此之外,印度還計劃購買攻擊潛艇、巡邏艦和通用直升機。 \n

  • 無畏中國 美準防長:各軍種已備戰

    無畏中國 美準防長:各軍種已備戰

     年度香格里拉亞洲安全論壇13日宣布,已獲美總統川普提名為美國國防部長的夏納翰將出席5月底和6月初在新加坡舉行的會議,就美國自由和開放印太戰略發表重要講話。與此同時,美國軍方高級官員們說,各軍種部隊已經準備好應對來自中國的安全挑戰,但警告說,如果國會不提供足夠的經費,目前充分的備戰狀態可能不會長久。 \n 據美國之音報導,白宮9日晚間宣布提名夏納翰接任國防部長。預計他的正式上任將進一步深化美軍應對大陸軍事威脅的努力。美軍陸海空三軍副參謀長及海軍陸戰隊副司令9日在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說,由於國會大力提供資源,美軍各軍種的備戰狀態已經全面恢復,並有能力在繼續與恐怖組織實施非常規作戰的同時與大陸和俄羅斯展開大國競爭。 \n 報請7000億美元預算 \n 預計即將升任海軍作戰部部長的莫蘭上將警告說,除非有穩定的國防開支,美軍良好的備戰狀態可能不會持久。 \n 莫蘭上將說:「備戰狀態的恢復是脆弱的、也可能不會持久。你們(國會)繼續給予支持是我們成功的關鍵。總統提請的2020財年預算使我們能致力於維持備戰狀態,反映了我們在人員、裝備添置、武器現代化和軍事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平衡地投資。」 \n 白宮今年3月向國會報請了總額超過7000億美元的2020年度國防預算。過去幾個星期來,國防部和軍方最高官員多次到國會參眾兩院的多個委員會作證,並稱美國與陸俄的大國競爭驅使了五角大廈制定出如此龐大的國防預算。 \n 但是,參議院撥款委員會成員、來自夏威夷州的民主黨人布賴恩·沙茨質疑國防部和軍方在執行印太戰略、應對大陸軍事威脅時是否行之有效。他擔心的是關島美軍基礎設施的建設跟不上地區安全形勢的迅速變化。 \n 預算審議程序啟動 \n 美國之音稱,沙茨參議員對說:「我想確認我們在處理中東和東歐安全問題時能繼續推進和實施我們的亞太戰略。」夏納翰在回應沙茨參議員質詢的時候說,美國在關島建設軍事基礎設施是以國家國防戰略為指南、應對大陸長期軍事威脅的一項意義深遠的舉措,國防部會謹慎行事。國會審議國防預算的程序才剛剛開始。

  • 加大火力 美最強閃電航母航向亞太

    加大火力 美最強閃電航母航向亞太

    美國海軍為了加強在亞太的火力,正派遣新型兩棲突擊艦「美利堅」號(USS America,LHA 6)航向當地。 \n據《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網報導,「美利堅」號能搭載F-35B隱形戰機,並能發揮所謂「閃電航母」(Lightning Carrier)的功能。美國海軍強調,由於當地的安全局勢所需,他們將戰力最強的軍艦調派至當地,帶來最強的打擊力量。 \n「美利堅」號將搭載F-35B戰機,加入部署日本橫須賀的第7艦隊。而同樣航向日本的,還有聖安東尼奧級(San Antonio-class)兩棲船塢登陸艦紐奧良號(USS New Orleans,LPD-18)。 \n而兩棲攻擊艦「黃蜂號」(USS Wasp)將按預定時程,離開亞太返回維吉尼亞州諾福克(Norfolk)接受維修。另一方面,阿利伯克級(Arleigh Burke-class)「史塔森」號(USS Stethem,DDG-63)驅逐艦也將前往聖地牙哥,進行中期現代化改裝。 \n美國代防長夏納翰(Patrick Shanahan)上任第一天就直言,優先要務是「中國、中國、中國!」而這次的最新部署,旨在解放軍於亞太大秀軍事肌肉之際,加強美國在該區域的火力。 \n美國駐日海軍司令部(Naval Forces Japan)就「美利堅」號輪調,加入第7艦隊發表聲明說,印太安全局勢需要海軍派駐打擊力與戰力最強大的軍艦,以在海上和聯合部隊需要時,能盡快加以反應。 \n而新型美利堅級(America-class)與黃蜂級(Wasp-class)兩棲突擊艦不同,較著重的是空中戰力,而不是兩棲攻擊力。它們加大了儲存噴射燃料與設備,還有維修戰機的空間。 \n「美利堅」號大約能搭載20架短場/垂直起降(STOVL)的F-35B戰機,也能減少戰機,部署較多傾轉旋翼機與直升機。它上次部署太平洋是從2017年7月-2018年2月。

  • Google推3D地圖 愛國者基地曝光

    Google推3D地圖 愛國者基地曝光

     Google Maps日前導入「3D城市地圖」功能,能讓都市建物立體還原,畫面解析度也相當高,包含新店愛國者飛彈陣地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國防部長嚴德發表示,會與Google公司協調,基於國家安全考量請他們配合處理。軍事專家認為,這在科技時代已經是避無可避,但是平時與戰時的配置會有所差異,軍機外洩的疑慮不應被過度放大。 \n 嚴德發強調,各重要軍事營區設施都有戰力保存、防護的一些做法,平時的營區也不代表它的戰時位置,「請國人放心,我們都會做一些處理。」他說,如今遙測衛星、商業衛星非常發達,導航、路況遙測都非常進步,各國都有這樣的情形,因此軍事上也會做一些檢討、因應,絕不會影響到軍事行動。 \n 媒體追問,國軍一直都是被動處理,有沒有辦法主動避免?嚴德發表示,後續也會考量有怎樣的規範,像是修法給予約制;目前僅有要塞堡壘法可以做一些約制,但規範是否能將現在所有營區,包含飛彈陣地涵蓋進去,這部分會再做檢討、修法。 \n 軍事專家亓樂義表示,要隱藏導彈的方法有二,不是藏起來,就是不斷移動。他指出,最好的方法還是加強機動性,平常配置的地點並不是絕對位置,更不等於戰時一定會出現的地點。 \n 亓樂義解釋,真正發生戰爭的時候,愛國者飛彈是一發射完就會移動據點,如果狡兔有三窟的話,並不是這麼容易被捕抓到。比起陣地位置曝光,戰時的戰術運用才是真正的機密。 \n 「亞太防務」雜誌總編輯、軍事專家鄭繼文強調,戰力保存過去一直是漢光演習的重點項目,如何進行偽裝、設置誘餌及加強機敏設施隱蔽,讓敵方所獲得的情資大打折扣,都是國軍重視的重要課題。 \n 鄭繼文指出,其實哪個國家的衛星在哪個時間通過台灣上空都可查到,我方有心的話,其實可反過來針對中共衛星通過台灣上空時故布疑陣,設置誘餌部隊,混淆對方情資。只不過現在是平時不需如此。

  • 美媒:美國最大的噩夢是台灣成為其敵人

    美媒:美國最大的噩夢是台灣成為其敵人

    近來中國是否可以用彈道導彈擊沉美國航母的話題受到大量關注,但多數都忽略了真正重要的問題:如果台灣與大陸統一了之後,美國的亞太戰略形勢會有何轉變?美媒《國家利益》發表分析文章認為,美國在亞太最大的噩夢就是兩岸統一後,台灣可能將成為美國的敵人。 \n \n《國家利益》這篇由美國《防務新聞》駐亞洲記者站主任顏文德(Wendell Minnick)發表的文章說,對美國而言,兩岸如果統一,美國不只是在亞洲失去一個擁有民主體制的朋友,美國還擔憂中共可能利用台灣的軍事基地發動戰爭,這對美國亞太戰略將是一場噩夢。 \n \n文章說,中國視日本、台灣及菲律賓為一堵長城,美國軍事專家科爾(Bernard Cole)把它稱為「海上長城」(The Great Wall at Sea) ,對中共空軍和海軍來說,這裡的地理條件難以跨越,「北京除了拿下台灣外沒有其他選擇」。 \n \n文章指出,台灣中央山脈將近4千公尺,是大陸投送軍力到太平洋的一大障礙,中國空軍必須繞過台灣飛行,海軍也必須航經日本控制的琉球群島,陸基雷達更法越過台灣才能監控更遠的地方。因此,一旦台灣被共軍控制,這片長城就成為美國的問題。 \n \n顏文德在文章中說,台灣的蘇澳海軍基地比海南島的榆林海軍基地更好,因為榆林的共軍核潛艇必須離開山洞設施進入水淺的南中國海,但是在蘇澳,海岸外就是深水區,對潛艇的匿蹤特性是絕佳環境。另外如花蓮空軍基地也是個令大陸「非常羨慕」的基地,佳山基地是大型岩石挖掘出來,具有核防護作用,他個人做為少數曾經進入過那個設施的美國人,感覺「像是出自007電影」一樣。佳山與台東兩個空軍基地,都可以讓中國的殲-11/15/16戰機獲得3千多公里的飛行範圍以及1500公里的作戰半徑。 \n \n文章說,如果解放軍佔領台灣東部這三個基地,將迫使美國及日本海軍面對中國武力直接投送到太平洋,位於台灣西部的台中空軍基地及高雄海軍基地,將會成為中共轟-6轟炸機及055型導彈驅逐艦的「夢中基地」。 \n \n文章最後說,一旦中共在台灣設立軍事基地,台灣海峽受北京控制,日韓等國外交政策將會受制於中國大陸,美國也無法從台灣取得重要情報。因此,中國大陸在南海實施擴張政策,美國也應該以相同的思維重新思考其亞洲戰略。 \n \n

  • 2019亞洲安全展望:台海軍事衝突機率降低

    2019亞洲安全展望:台海軍事衝突機率降低

    英文媒體《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刊出2019亞洲地區安全展望報告指出,與過去幾年相同,明年亞洲地區受關注的衝突熱點仍包括朝鮮半島、南海、東海以及台灣海峽在內,這些熱點都有可能觸發軍事衝突。但未來12個月內,這4個熱點的軍事衝突的風險都較今年有所降低。兩岸關係仍持續低潮,共軍機艦遶行台灣與針對性演習仍將繼續進行,美國推動《台灣旅行法》與對台軍售則加劇兩岸緊張局勢。 \n \n總部設於東京的《外交家》指出,總體而言,2019年將能看到印度─太平洋地區軍事活動持續擴張,雖然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在軍事上佔有主導作用,但中國仍將是此區域最強大的軍事力量,不過在質的方面仍然難與規模小得多的韓國或日本競爭,更不用說美軍了。換個角度看,美國已無法像1990年代和2000年代那樣在軍事上佔獨霸地位,因而這個地區將出現軍事力量不平衡的現象。 \n \n報告說,首先,2019年亞太外交上可能由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進行的峰會外交主導,對象可能為俄羅斯普丁總統、日本首相安倍、韓國總統文在寅或美國總統川普。如果平壤不放棄其核威懾力量的意圖在2019更加明朗,很難預料川普會做出何種反應。 \n \n第二,雖然美國持續與其盟國開展「南海航行自由」行動,挑起與北京之間的緊張關係,但中國與東盟仍有望在2019年完成《南海行為準則》初稿。中國會在南海繼續加強軍事與相關建設,南海的僵局很可能持續一整年。 \n \n第三,去年中國機艦多次進入日本鄰近海域,雙方緊張局勢明顯升高,這種情況亦將延續到2019年。兩國已同意實施「東海危機管理和溝通機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將於6月對日本進行首次正式訪問。 \n \n第四,中國大陸在2018年加大了對台灣的軍事壓力,包括遠程轟炸機遶行台灣與海軍演習,未來一年兩岸間仍將處於冷和平狀態,但北京將佔上風。不過,由於美國推動《台灣旅行法》,鼓勵台美雙方高級政府官員互訪,加上高達十億美元的對台軍售,整個2019年必將加劇兩岸的緊張局勢。 \n \n報告說,中國明年將獲得俄羅斯的遠程防空反導系統S-400,大大提升共軍的反介入能力,尤其是對台灣周邊地區。中國首艘國產航空母艦預計在2019年末投入使用,進一步提升中共海軍戰力。還有,未來12個月也可能出現高超音速滑翔器(HGV)東風-17導彈的首次部署,這對亞洲的戰略關係有重要意義。 \n \n報告指出,美國預計將維持與2018年相同的軍事部署態勢,明年不會有環太平洋聯合演習(PIMPAC),但應當留意美國與印度首度進行的三軍聯合演習、美國與東盟的聯合演習、俄中聯合演習,以及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與日韓兩國就部署陸基中短程彈道導彈進行談判,這將使2019年成為核子外交特別多事的一年。 \n \n最後值得注意的是,亞洲地區缺乏單一主導軍事強權,卻同時出現各國擴張軍事力量的現象,這會提高軍事誤判的可能性。因此,2019年的亞太地區會是世界上軍事對峙程度最高的地區,其間美、中、俄三國將扮演著最關鍵的角色。 \n

  • 美航母大選前集結西太平洋 國防部:為印太戰略

    美航母大選前集結西太平洋 國防部:為印太戰略

    美軍史坦尼斯號與雷根號航母正在菲律賓海域共同操演,國防部長嚴德發上午在立法院表示,國防部在10月初有掌握到美軍宣稱軍事行動,定義是全球性的軍力展示,目的在維護整個印太戰略與亞太區域的和平與穩定,若是軍演基於軍事行動,美方不會告知,但區域整個情勢透過聯絡機制,我們都能掌握,像這次兩個航艦打擊群進入到西太平洋即菲律賓海域,國防部全程都有掌握,目前位置都能掌握。

  • 美太平洋司令:持續與中國大陸合作但也準備必要的對抗

    美太平洋司令:持續與中國大陸合作但也準備必要的對抗

    美國海軍「東亞通」、日裔美籍太平洋司令哈里斯上將(Admiral Harry Harris)今天表示,中國正使用經濟和政治力量,以符合自己利益的方式重整印太區域秩序,且很快就可在各領域挑戰美國。美中軍事對話可降低風險,美國會維持與中國合作,但也在必要時準備與之對抗。 \n \n美國聯邦眾院軍事委員會14日就美國在「印度 - 亞洲 - 太平洋地區的軍事態勢和安全挑戰」舉行聽證會。哈里斯做證時表示,美國在印亞太區域內面對最大的挑戰之一是美國的勢力被推出在這個區域外。 \n \n他表示,北韓是在最近記憶中面對最嚴峻的挑戰,北韓的目標現在已對準美國本土和關島,平壤的核武能力現已接近口頭和實際間。他強調,無人尋求與北韓發生戰爭,但美國和其盟友必須做好與北韓應戰的充份準備。 \n \n立場鷹派的哈利里繼而把矛頭指向中國,指出中國正使用政經力量,重整符合自己利益的印太區域秩序,並持續在東海和南海的侵略性行徑,包括違反海牙國際法庭2016年對南海海域的制裁,使用策略和戰略從事軍事建設,範圍幾乎含蓋每個領域。哈里斯指出,中國的武器技術很快就可在各領域內挑戰美國,包括導彈系統、發展第5 代戰機、海軍建軍、人造智慧和軍事現代化。 \n \n哈里斯進一步表示,中國不僅在印太區域內,並具有清楚的全球野心,就如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9大時所說的中國要成為全球領袖,打造世界第一級軍隊。哈里斯說,中國的企圖一目了然,他關切的是中國不只在印太區域破壞國際規則,在中亞、非洲和歐洲亦然。 \n \n哈里斯指出,中美持續軍事對話可增進了解,降低風險;美國會維持與中國合作,但也準備在必要時對抗中國。 \n \n61歲的哈里斯服務海軍39年,太平洋司令任期今年將屆滿,美國總統川普已提名他為美國駐澳洲大使,哈里斯對中國在該地區的軍事擴張一直持直言不諱的批評態度。

  • 影》共軍繞臺 突顯兩岸缺乏軍事互信機制

    影》共軍繞臺 突顯兩岸缺乏軍事互信機制

    在去年一連串的共軍機艦遠洋長途訓練時,國防部長馮世寬甚至向立法院請假,以坐鎮衡山指揮所掌握敵情。但事實上,整個國防體系應不至於每次都需要部長親自坐鎮,尤其是若兩岸有「軍事互信機制」,對於共軍的持續增加「例行性」(大陸稱常態化)遠洋長途訓練頻率和強度,更能有效避免雙方誤判情勢爆發軍事衝突的可能性。 \n \n據軍事媒體《亞太防務雜誌》報導,在扁政府執政時期,軍方即規劃一整套完整的「兩岸軍事互信機制」,並分為近、中、遠程三個階段實施。 \n \n美日基於飛航安全考量,都與中國大陸進行相關磋商。美國和大陸已於2015年針對重大軍事行動,考量雙方要有相互通報機制,因此新增「軍事危機通報附件」及「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文件,並已完成簽署「空中相遇附件」,藉此增進戰略互信、降低臨場敵意,並避免誤解、誤判及防範海空意外事件。日本與大陸同樣為防止海空軍事動態誤判,2017年也在就「海洋事務高級磋商」中,將「海空聯絡機制」設置草案達成基本共識,預計近期正式啟用。 \n \n扁時代的兩岸「軍事互信機制」規劃 \n在近程階段,設定為「互通善意,存異求同」,具體方案為:一、續釋善意並爭取國際輿論支持。二、藉由民間推動軍事學術交流。三、透過區域及國際「第二軌道」機制擴大溝通。四、推動兩岸國防人員合作研究及意見交換。五、推動國防人員互訪與觀摩。 \n \n中程階段,設定為「建立規範、穩固互信」,具體方案為:一、推動臺海及南海海上人道救援合作,共同簽署「海上人道救援協定」。二、協商合作打擊海上國際犯罪,逐步建立海事安全溝通管道及合作機制。三、共同簽署「防止危險軍事活動協定」,相互避免船艦、軍機意外跨界或擦槍走火。四、共同簽署「軍機空中遭遇行為準則」及「軍艦海上遭遇行為準則」,防止非蓄意性的軍事意外或衝突發生。五、共同簽署「臺海中線東西區域軍事信任協定」,規範臺灣海峽共同行為準則。六、臺海中線東西特定距離內劃設「軍機禁、限航區」或「軍事緩衝區」。七、雙方協議部分地區非軍事化。八、撤除針對性武器系統的部署。九、雙方協議共同邀請中立之第三者擔任互信措施的公證或檢證角色。 \n而遠程階段,設定為「終止敵對,確保和平」,具體方案為:一、配合雙方政府和平協議之簽訂,結束兩岸軍事敵對。二、進一步發展兩岸安全合作關係,確保臺海和平穩定。 \n \n全案公開於2005年版的國防報告書,並獲時任國防部長李傑首肯核定。當時軍方強調「兩岸軍事互信機制」應建立在雙方互信之基礎,不過大陸始終不放棄武力犯臺及未能展現具體善意,因此為確保國家安全,在作為上必須區分近、中、遠程三個階段規劃執行。 \n \n外界或許會認為蔡英文總統不接受九二共識,中共豈會願意談。但蔡總統日前曾稱「有理性的決策者是不會做出這個決定的」,指習近平應該不會動武。回顧過去,即使在兩岸關係創下新高峰的馬政府時期,排序為「政治先於軍事」,因此機制未能有實質進展。相反地檢視今日的情境,若對調為「軍事先於政治」,對於降低擦槍走火的可能性和增加互信應有助益,尤其是軍事互信機制並非「一步到位」,而是分階段實施,內容若有需要也可依照現今情境調整,亦將成為蔡政府任內的重大政績。 \n

  • 中國敦促美國 停止美台軍事交流

    中新社17日報導,針對美國國防部候任高官關於美台軍艦互訪,完全符合美國的一中政策的表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7日表示,中方敦促美方停止美台軍事聯繫和售台武器,慎重妥善處理涉台問題。 \n \n有記者提問,美國候任國防部亞太助理部長薛瑞福,16日在為美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準備的證詞中表示,美國有自己的「一個中國」政策,而美台軍艦互訪,完全符合美國的一中政策。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n \n耿爽回應,有注意到有關報導。中方一貫堅決反對美台進行任何方式的官方往來和軍事交流。 \n \n他強調,我們敦促美方恪守一個中國政策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原則,停止美台軍事交流和售台武器,慎重妥善地處理涉台問題,以免損害中美關係大局和台海的和平穩定。

  • 曾復生》推經貿政策軍事化 美力不從心

    美國總統川普為維持美國的全球優勢地位,以利鞏固美元與美債市場價值,並強化經貿競爭力,不僅準備提高國防預算壯大美軍,保持戰略核威懾能量,建置國家飛彈防禦系統,並提升太空與網軍能量,還要求盟國增加軍費分攤,又布局盟國站在對抗中、俄的第一線,為美國戰略利益服務。同時,川普政府繼續在全球主要戰略據點保持駐軍,牽制中、俄勢力擴張以維護美國優勢。 \n不過,川普政府一方面採取強勢軍事戰略,又在經貿談判運用強勢保護主義,逼對手就範企圖通吃。這種軍事戰略與經貿政策掛勾的「經貿政策軍事化」算盤,是否撥得動仍有待觀察。 \n \n經貿強勢保護主義 \n美軍參聯會主席鄧福德於9月27日在國會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中國將在2025年間對美國構成最大威脅,因此美國應在未來5年增加年度國防預算約3%至7%,以利維持軍力優勢地位。與此同時,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結束北京訪問行程,在香港的演講會上指出,美中緊張關係不斷增長,而且中國運用不公平貿易手段搶走美國人工作,因此兩國經貿關係必須進行巨大改變。 \n9月18日與7月下旬,國會參、眾兩院分別通過《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包括6400億美元基礎國防預算,以及600億美元海外應急作戰預算,總計金額約達7000億美元,比川普政府要求的6391億美元超出600多億美元,將送請川普正式簽署定奪。不過,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認為,國防預算不確定是威脅美國安全重大因素,倘若限制國防預算成長的《預算控制法》不廢除,美國繼續生存的能力將受到挑戰。國會通過的2018財年國防預算總金額與《預算控制法》抵觸,超過規範上限約830億美元,同時編列600億美元海外應急作戰經費,明顯規避《預算控制法》監督,因此全案能否順利成為法律,仍有變數。 \n當前朝核飛彈危機升高;中、日關係僵持;中國在南海行為引發周邊軍備競賽,川普政府亦派遣艦隊定期巡航南海;印度與巴基斯坦核武導彈競賽愈演愈烈,中國與印度軍隊亦在洞朗對峙長達兩個月;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內戰嚴重,伊斯蘭國持續壯大而川普政府以反恐之名,增兵阿富汗鞏固中亞據點,牽制中、俄、伊朗等國;俄羅斯入侵東烏克蘭引發東歐緊張,迫使美國駐軍波蘭與波羅的海國家,德國則開始推動擴軍計畫。 \n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戰略部署,更面臨中國軍力大幅提升挑戰。目前,中國的戰略核武已可突破美國導彈防禦系統。另共軍正積極研發東風-ZF高超音速飛行器,建構快速精準戰略威懾能量。中國為應對美、日、澳洲、印度等四國,逐步結合成為戰略夥伴新壓力,正運用其在亞太地緣優勢,發展針對美國遠征軍戰力的先進武器,並在印度洋的瓜達爾港、孟加拉灣的吉大港、地中海的吉布地與西非的聖多美設置軍事基地,迫使美軍必須相應投資更多先進武器與駐軍以維持優勢,進而陷入成本昂貴的軍備競賽。 \n \n陷入燒錢軍備競賽 \n整體而言,川普政府雖準備在東亞增加軍事能量,擴編海軍維持12艘航艦戰鬥群,維持全球重要戰略據點與航道駐軍,在歐、亞、中東部署飛彈防禦系統,提升與亞太盟國聯合軍演質量,派出艦隊定期巡航南海等措施,以鞏固美國軍事戰略優勢,做為推動強勢國際經貿政策的後盾。不過,美國軍事戰略在《預算控制法》限制下,已難在國際上採取單邊強勢行為。 \n同時,多數亞太國家都不想成為美國遏制中國的馬前卒,也不願與中國敵對造成經貿利益的損失,而且對川普政府強推國際經貿保護主義更是反感。因此,美國在內外形勢侷限下,想要落實「經貿政策軍事化」目標,恐將力不從心。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n

  • 美眾議員: 美應提供台灣強化飛彈防禦能力

    美眾議員: 美應提供台灣強化飛彈防禦能力

    美國眾議員迪桑提斯14 日表示,亞太區域的情勢近年來已發生巨大變化,他全力支持美台提昇軍事交流、美艦靠港台灣,且美國應該提供台灣導彈防衛能力;「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資深副總裁葛林則指出,目前大家都在談論有關中美間的「大交易」,他認為,最好的結果是讓中美關係導入正軌 \n \n華府智庫全球台灣研究中心(GTI)14日舉行年會。美國眾院外委會委員迪桑提斯應邀致詞時。迪桑提斯表示,美國與台灣的關係不僅是利益,台美且分享共同價值,包括民主自由和公民社會,他強調,台灣在亞太區域內與美國的關係有著不可動搖的堅實關係。 \n \n迪桑提斯指出,人們總是談到美國如何協助台灣,實際上,台灣也對美國有許多貢獻,「這是我們要記住的事」。他認為,川普總統和台灣蔡英文總統通電話是正確的事,因為美國不能離棄台灣。 \n \n具軍事背景的迪桑提斯把話峰轉到北韓危機上,他認為基於情勢的改變,美國應提供台灣提升導彈能力。稍後,在回答本報詢問時,迪桑提斯重申,北韓和金正恩改變了亞太區域情勢,美國在協助日本和韓國同時,也必須與台灣並肩,如此,可以更加平衡金正恩的威脅,對美國也是一個好的戰略策略。 \n \n迪桑提斯在提問時也表示,他全力支持提升台美軍事交流,以及美艦靠港台灣。 \n \n「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資深副總裁葛林則指出,目前大家都在談論有關中美間的「大交易」,他認為,在這些討論的可能交易中,最好的結果是讓中美關係導入正軌,而美國在與中國的協商中,不可改變的是台灣戰略地理位置,以及台灣和美國在區域內的其他盟友如何被對待。此外,中國使用威脅是不可被接受的。 \n \n環諸形勢,葛林認為,美國在亞太區域的盟邦的防禦能力已逐漸增強中,但無論如何,葛林說,美中在亞太區域內必須以和平的方式相互競逐。

  • 曾復生》台美關係徘徊在十字路口

    8月上旬,美台在夏威夷舉行軍事安全戰略對話,台方向美方代表提出強化軍事合作方案,包括潛艦技術轉移、採購F-35戰機,以及參加環太平洋聯合軍演等。在此之前,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先後審議通過有關,提升美台軍事交流合作的法案,引發北京當局強烈抗議,也讓台灣戰略地位與價值的討論,成為華府智庫圈熱門話題。 \n \n台灣戰略熱門話題 \n美國中情局前亞洲首席情報官沙特於8月10日在華府指出,美國對中國態度有走向強硬趨勢。目前,美國對台政策則有3種不同看法,一是主張美國應將對中與對台政策分開,改善美台關係時不必擔心中國反應;其次是認為美中關係開始惡化,美國應增強第一島鏈防禦能量,並把台灣納入軍事同盟體系;第三則是強調要有效對付中國,美國必須把許多議題掛勾與中國談判,讓中國付出代價,而台灣則可以做為籌碼。 \n不過,從去年台灣無法參加「國際民航組織」年會,到今年5月底台灣被拒於「世界衛生大會」門外,以及6月中旬巴拿馬斷交案等,突顯美國在兩岸議題的影響力已式微,再加上美中軍力消長變化趨勢,讓美國駐在西太平洋的遠征軍,對應共軍的主場優勢已難有勝算,也讓台海軍力動態平衡傾向對北京有利。近來,共軍機艦繞台行動常態化,除了對台灣形成心理與實質安全壓力外,也是向美、日兩國釋出「不要干涉中國內政」的訊號。 \n當前,習近平的國家安全戰略布局,把美台軍事合作與軍售關係,視為中國處理「台灣問題」,取得「藍色國土」海疆戰略縱深優勢的障礙,屬於攸關國家安全重大課題,並把中止美台軍事合作目標,列入和平統一戰略時程表中。川普政府若利用台灣挑釁北京敏感神經,大幅提升美台軍事合作質量,甚至把台灣綁在戰車前端與北京對幹,恐為台海軍事危機埋下火種,並替支持「武統論」勢力提供師出有名藉口,將為台灣人民帶來災難。 \n美國務卿提勒森於日前雖質疑「一中政策」未來50年是否還可持續,美國國會亦出現「疑中友台」聲浪,但美軍參聯會主席鄧福德近日積極走訪東京、首爾、北京,商討北韓核武導彈危機問題,並與中方簽署《中美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框架文件》,卻不能在台北停留,突顯美中台三邊利益結構比重差別仍然懸殊,也點醒台北當局對台美關係質量,不應有不切實際期待與認知。 \n尤其面對川普經常展現外交政策彈性,並以此交易風格感到自豪,台灣反而要防範川普政府是否準備與北京簽署「第四公報」,並以犧牲台灣為代價重新定義美中關係。 \n8月14日,川普簽署針對中國智財權,以及強制企業技術轉移調查的備忘錄,責成貿易代表署對北京啟動貿易戰序幕,等於宣告美中關係「蜜月期」結束,並進入「競爭大於合作」新階段。台美關係也隨即陷入「戰略猶豫」,並徘徊在「擁美抗中」或「友美和中」十字路口。 \n \n美中關係蜜月期結束 \n今後,蔡政府應密切掌握美中綜合國力消長變化趨勢、川普政府對北京的政策與作為變化、美國如何維持其在亞太的軍事與經貿能量、美國應對台海兩岸新形勢的態度變化、美國與台灣發展實質合作的程度變化,以及北京對台政策如何推動「兩岸一國」措施等關鍵指標,做為靈活調整對台灣最有利戰略位置的判斷基礎。 \n同時,蔡政府應及時調整一廂情願親美政策,持續以善意與耐心經營兩岸建設性關係,避免台灣被美國吃定,並防範善變川普讓台灣措手不及,更要為兩岸回歸和平穩定發展正道舖路。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n

  • 曾復生》川普強勢亞太戰略 力不從心

    G20峰會前夕,川普主動與習近平通話,採取強勢態度要求中國對北韓增加壓力,並強調會致力兩國貿易平衡議題。習近平則表示有負面因素影響中美關係,除重申半島無核化立場並請川普妥善處理台灣問題。不過,就在川習通話後,北韓又在7月4日發射導彈,根本不理會川普的恐嚇。突顯美國缺乏足夠資源支持亞太國家,多數盟邦又不願意增加國防支出時,美國想強勢主導亞太格局,已經力有未逮。川普若想在外交領域為美國得分,應該接受「中國崛起」事實,適應亞太國家發展平衡策略新格局,並運用這次G20峰會與習近平共同營造合作新契機。 \n \n國防預算已捉襟見肘 \n川普政府雖有意在亞太強化軍事投資,但美軍正面臨預算不確定的嚴峻考驗,現有戰力維持已經每況愈下。國務卿提勒森認為中國在北韓問題不是可靠夥伴,但美國仍須看到美中在經貿與反恐合作的積極面,突顯其對中國仍將採取既合作又競爭的兩手策略。但川普要求日、韓、澳洲等盟國堅定站在美國這一邊,加上要求盟國增加分擔安全成本,已經引發不滿與反彈。 \n習近平為應對川普「交易外交」與和戰兩手策略,除了強調「合作是中美兩國唯一正確選擇」,並運用其在亞太地緣優勢,發展牽制美國遠征軍的先進武器與布局,逼迫美國陷入成本昂貴的軍備競賽,讓美國國防預算更加捉襟見肘,國債壓力有增無減,對經濟與財政造成不利影響,進而讓美國遏制中國強勢的亞太戰略知難而退。 \n同時,北京當局開始在孟加拉灣的瓜達爾港,以及地中海的吉布地設置軍事基地,迫使美軍與其盟國墊高執行強勢亞太戰略成本,尤其當美國政府債務持續攀高,想要支撐亞太遠征軍昂貴軍費恐將力有未逮。川普雖準備增加國防預算強化美國軍力,並要求亞太盟邦增加國防經費,甚至提高對台軍售質量為其戰略利益服務。但是,川普意圖在亞太推展「聯合日、韓、澳洲與印度,制中」大戰略,已經受到與日俱增的限制因素牽絆。 \n \n亞太國家採平衡戰略 \n安倍政府已經著手改善中日關係,宣布對「一帶一路」經濟建設有興趣,以防範美日關係生變時措手不及。南韓總統朴槿惠因「閨密門事件」被彈劾下台,新總統文在寅在華府與川普會談時,雖同意薩德案但表示將進行環境評估,擺明打出拖延牌不願得罪中美兩國。澳洲政府則公開指出其新國安戰略,將尋求在美中兩國間左右逢源。印度總理莫迪雖然在白宮擁抱川普,但仍堅持不結盟外交政策,準備在美、中、日、俄等大國間,營造對印度最有利位置。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甚至接受中國軍事援助,降低美菲軍事合作程度,拉近與中、俄兩國互惠合作關係,並宣布「要美軍6年內撤出」。越南、馬來西亞、泰國與印尼則是已經開始調整國際戰略,傾向在美、中、俄、日等國間保持平衡策略。 \n川普政府的亞太戰略規畫,無法逃避以中國為主要對象的現實,而美、中如何在兩國的結構矛盾中找到競合平衡點,將是影響兩國關係健康發展重大變數。中國的綜合國力已非吳下阿蒙,不是只有美國才拿得出恩威並施的工具箱,中國的外交工具箱也同樣有足夠的能量,可在亞太營造新的經貿與安全格局。更何況亞太國家普遍採取平衡戰略,意圖在中美間左右逢源,並不願站在美國這邊與中國對幹。同時,美國還要繼續處理中東與阿富汗殘局、伊斯蘭國恐怖組織擴張、俄羅斯與北約關係緊張,以及國防預算不確定等難題,更將讓川普政府強勢的亞太戰略布局力不從心。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n

  • 美亞太軍費 未來5年增80億美元

    五角大廈同意未來五年為亞太地區增加80億美元來加強美軍在亞太地區的力量。這些資金將用於提升美軍基礎設施建設,讓美軍能夠開展更多的行動,並向亞太地區部署更多的部隊和艦艇。 \n \n《華爾街日報》報導,這項努力體現了美國對亞太地區更大的承諾,特別是在朝鮮半島局勢越來越緊張之際。 \n \n這項名叫「穩定亞太提案」的計劃,最初由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侃(John McCain)提出,後來得到國會其他議員、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和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將( Harry Harris)的支持。 不過,支持者們還沒有提供方案的細節,也沒有告知資金的來源。 \n \n支持者們認為,這項提案類似2014年的「歐洲信心保障提案」。 2014年,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美國也在當年的國防預算中追加了34億美元。 \n \n川普政府已經提出增加本年度的軍費,並提議為2018財年再追加540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援引美國官員和國會工作人員的話說,目前還不清楚有多少資金可以馬上用於這項亞洲提案,但是,他們指出,這筆資金需要五年時間分批到位。

  • 學者:美藉航母打擊群威懾北韓收斂

    美國海軍卡爾文森號打擊群駛向朝鮮半島,軍事觀察員今天說,這項行動就是藉美國剛執行對敘利亞軍事行動氣勢,威懾北韓收斂不理性行動。 \n 卡爾文森號打擊群(Carl Vinson Strike Group)成員包括1艘航空母艦,從新加坡朝向朝鮮半島航行。美軍太平洋司令部(U.S. Pacific Command)聲稱,這是維持戰備以及在西太平洋駐防的審慎措施。 \n 軍事觀察員楊于勝指出,外界雖然認為美國總統川普推翻「亞太再平衡」政策,實則恐怕並非如此,仍要再觀察,因為將第三艦隊的卡爾文森號打擊群派到亞太地區,就是強化軍力存在的證明。 \n 他說,這不僅是針對南海,也是加強亞太軍力部署,藉以因應對北韓可能的「軍事行動」。美國的舉動就是在強化、穩固,凸顯不置外於區域安全穩定的責任與角色。 \n 楊于勝認為,由於「川習會」已落幕、中國大陸調整局部兵力以應對在鄰近東海與黃海的美日韓聯合軍演、以及俄羅斯不支持美國執意採單邊軍事行動教訓敘利亞,因此,美軍如要對朝鮮半島危機高漲採取行動,相信已不僅是考量單純的區域因素。1060409 \n

  • 旺報觀點-揮軍海外 南部戰區成樞紐

     以往解放軍將重兵部署在大陸東北,除了是要拱衛京師外,也是為了應對周邊區域裡最危險的朝鮮半島局勢、東海釣魚台和台灣問題。但隨著中美日在戰略結構上開始進行改變,南海成為繼朝鮮半島後的另一亞太軍事熱點,解放軍必須加強部署,讓南部戰區成為保衛南海主權、進軍海外的軍事樞紐。 \n 隨著大陸「一帶一路」大戰略及「珍珠鍊」戰略的推進,大陸海外利益及石油運補路線日益擴大,為了沿路安全問題,也須同步輻射其軍事影響力,解放軍開始擴建海軍及陸戰隊就是為此考量,而南部戰區就是運轉樞紐。 \n 但美國面對中國向海外崛起並不會坐視不管,希望將中國軍事影響力止步於第一島鏈內,為此近年來多干涉南海問題,並派遣航母巡弋南海展現其存在;而日本也不遑多讓,想以南海問題牽制中日東海問題,除了外交聲援外,今年5月也將實際派遣「出雲號」直升機護衛艦前往南海。 \n 面對美日即將在南海的大動作,解放軍也相應地開始在南部戰區部署更多先進武器及海軍應對,並同時開始強調兩棲作戰。目的是除了應對南海可能發生的島礁作戰外,在必要時南部戰區也須支援東部戰區的對台兩棲作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