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亞裔家庭的搜尋結果,共07

  • 亞裔家庭來信感人 加國屋主降價售屋

    屋主通常把房子賣給出價最高的買方,但上周,加拿大安大略省一對夫婦卻決定少賺15萬加幣,把房子賣給出價較低的一戶亞裔家庭;原因是這家人寫來的信,打動他們的心。 \n 大多倫多地區房價空前飆漲,每件房屋交易幾乎都出現激烈的競標局面,成交價比開價高出幾萬或幾10萬元加幣,司空見慣。而在彷彿殺紅了眼的瘋狂房市中,最近傳出了一個令各大房屋仲介跌破眼鏡的罕見售屋案例,讓不少人感動地說,「人間還是很溫暖的」。 \n 據多倫多星報(the Star) 報導,蔻夫特(Michelle Corft)夫婦因遷居美國,出售他們在安省大多倫多地區橡樹市 (Oakville)的獨棟房屋,前來搶房競標者多達14組人馬。屋主在上周四決定把房子賣給一戶6口之家,儘管他們出的價格比最高出價者,低了15萬加幣(約合新台幣340萬元)。 \n 這戶人家是個亞裔家庭,父母姓名分別是蘇柱蒙(Joo-Meng Soh,譯音)和羅姍娜(Rosanna Soh),4個孩子年齡從9歲到14歲不等。 \n 他們在出價時附了一封給屋主的信說,去年他們全家同去非洲烏干達擔任宣教義工6星期,走訪孤兒院、貧民窟、在學校任教,同時培訓當地牧師。這趟非洲義工之旅全盤改變了他們對世界的看法,讓他們決定將現在住的大房子換成小房子,過簡樸生活、不再背負貸款,家人關係會更加親密,也才有更多餘裕前往非洲各地繼續宣教。 \n 賣方仲介諾索(Tracy Nursall)說,當客戶告訴她「錢不是最重要的決定因素」、要讓出價少15萬元加幣的買主得標,她的眼睛瞪得像盤子那麼大。但也因為這件事,讓她「對人性又有了希望」。 \n 蔻夫特夫婦則表示,「對我們來說,少賺些不是損失。當金額達到了設定數目,我們想的是,『到底多少才算夠呢?』」 \n 蔻夫特還說,其實也有別的出價方寫信給他們,這些信都很友善。但蘇姓家庭的信讓他們覺得,這家人會很珍惜他們所居住的社區和鄰居。1060331 \n

  • 揭密!亞裔學生成績高的原因是...

    揭密!亞裔學生成績高的原因是...

    亞裔學生普遍在美國學業成績表現都很優異,有專家研究其中原因,發現亞裔家庭「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以及「出人頭地靠讀書」的傳統觀念,就是讓這些亞裔學生成績表現佳的的關鍵。 \n \n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謝宇與密西根大學研究生柳皚然,使用美國國家教育統計資料中心自2002年起的調查資料,對其中9000個美國十年級的亞裔和白人學生做了分析。調查中不僅收集了學生們的學習成績資訊,還收集了他們的學習態度、學生自身以及家長的教育期望、學生在學校的行為等資訊。 \n \n研究人員認為亞裔美國學生比白人學生成績好原因有兩個,一個是美國亞裔家庭大都具備更加優越的社會經濟條件,第二亞裔家庭比起其它族裔更重視孩子們學業上的成功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觀念。 \n \n另外,亞裔學生與家庭重視教育,受家庭經濟與社會環境影響會拼命學習。尤其在一般學習較差的家境欠佳的家庭中,亞裔學生成績更明顯比白人學生好,因為他們強調拼命念書才能脫貧,會促使自身更加努力。 \n

  • 美亞裔難升職 與「侵略性」有關

    美亞裔難升職 與「侵略性」有關

    美國聯邦人口普查局16日指出,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 簡稱IT)從業人員數目飆漲,且亞裔是所有族裔中,唯一從事IT業比率(18%),超過從事其他行業比率(6%)的族裔。資料顯示,這些資訊科技人員2014年的平均年薪為8萬665元,(約台幣250萬)比一般供薪階層平均中位年薪高出兩倍。但據《New York Magazine》指出,大部分在美亞裔雖然平均高薪、高學歷,但因成長過程中將大量的時間投入學習,缺乏融入美國社會的社交技巧讓亞裔族群職場上難以融入晉升為管理職。 \n文中指出,有「社會領導人搖籃」亞號之稱的常春藤名校中,亞裔占了15%至20%,如果照這個比例來算,那麼亞裔在企業中的領導人比例也應該是15%至20%。但亞裔在企業管理階層中只佔了0.3%、在教育界中少於2%、而能擠進富比世前500大排行榜的也只有9位。另外,在亞裔聚集最多的科技展業中,亞裔只在董事會中佔了百分之六名額、在矽谷百大公司高階主管階層中只有百分之十。 \n這樣的研究結果,或許有人會表示,這確實反映了美國種族歧視的嚴重性。但《美國亞裔協會》(Asian-Pacific Association)表示,美國百大公司在拔擢人才時,看中的是個人特質與種族無關。而在評選個人能力和特質時,除了專業技巧外,其他在職場上所需的社交技能與溝通卻占了最重要一部分。根據竹子天花板(Bamboo Ceiling,意指為一個阻礙亞裔在就業金字塔中網上升遷的隱形隔閡。)定論,因在美亞裔無法清楚定位自己群體中的地位,所以亞裔也無法提供公司專業以外的價值。Associate at Pricewaterhouse Coopers指出,不可否認,亞裔的勤勞是讓他們一開始容易被注意到的重要特質,但若要進入領導階層,專業知識與知行合一只是讓自己進入職場的入場券而已,建立在這上面的是個人對提升工作品質的自發性,和思考如何提升公司運作效能的系統思維。除了這些以外,社交能力、自我包裝能力和說服他人的能力也是被拔擢的重要點。但上述的這些特質,很少在美國亞裔身上看到。 \n文中指出,美國亞裔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結果,可能與家庭教育有很大的關係。領導人必須要有跟隨者,但亞洲的教育方式太過於注重順從與孝順,卻很少專注在領導力的培養,因此讓美國亞裔無法在適當的場合上說出讓人臣服的觀點和做法。不過對於這一點,微軟企業建築計畫管理組(Microsoft Lead Enterprise Architext Program, LEAP)CEOHokoyama則反駁,「有時候(美國)社會對於我們(亞裔)的看法太過偏頗。社會大眾往往從表面上定義我們(亞裔)的價值,卻很少去關注我們順從的原因是什麼。因此在某些重要的時間點上,我們往往會錯失表現自己的機會。」Hokoyama表示,若要改善這個問題,在美亞裔必須在職場中有意識地思考和刻意為自己尋找發聲機會,必須適時地在會議或社交場合上說出自己的想法並堅持到底。

  • 你有察覺嗎?亞裔學生較容易憂鬱

    你有察覺嗎?亞裔學生較容易憂鬱

    哈佛大學校報《哈佛深紅報》(The Harvard Crimson)近日刊登該校4名亞裔學生合著文章。作者們在文中表示,作為哈佛校園的亞裔學生;他們清楚的感受並意識到極大的壓力以及精神疾病正在他們自身及同伴間蔓延。他們注意到近年來有一種令人擔憂的趨勢:也就是亞裔青少年自殺的消息越來越多。 \n對於來自東亞移民家庭的許多學生來說,假日時的家庭聚會不像是「歡樂時光」,反而是給了親戚們互相比較年輕一代的好機會。他們會盡情比較誰家的孩子更加優秀,並放大自己孩子的缺點並不輕易原諒。不管是在外社交或家庭內部討論,關於「上什麼大學」和「成績」的話題永不停歇,卻很少與孩子討論情緒缺陷上的問題。這種對完美的過分要求使得孩子很難展現出內心的不安定,包括情緒以及精神疾病上的自我折磨。 \n在南亞移民家庭中,對於精神健康的忽視現象同樣普遍。該校學生薩拉•蘇拉尼(Sara Surani)記得有一次她在家中提到了「憂鬱症」,家人卻回覆她:「你覺得你的了憂鬱症嗎?不,你只是沒睡好覺,你只是累了。」「焦慮?噢不。這只能說明你還沒有努力夠所以你才擔心。你繼續努力的話會變好的。」蘇拉尼說,她聽到過一些關於自殺的故事。然而這些聳動的故事換來的卻是流言蜚語。許多人都表示這種事情只會給家人和家族蒙羞。 \n在亞洲移民家庭中,患有精神疾病似乎就等於是恥辱。這在各個國家的語言和文化中有著深深的烙印。在中文裡,精神疾病與表示神經錯亂的「神經病」是同義詞。在韓國,為了報帳家族榮耀會隔離家中的精神疾病患者,而且「精神病患」也是種汙辱的詞彙。在印度,印地語和烏爾都語的「自殺」都與「自作樂」同音,因為社會普遍認為自殺是一種自私的行為。 \n這種社會及文化上的壓抑氣氛常使得學生難以獲得來自家人的支持,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亞裔精神疾病患者增多了。有研究顯示:亞裔學生比白人學生更容易感到抑鬱,但亞裔卻又是最不願意尋求精神健康援助的人群。新聞網站Buzzfeed曾刊登一系列漫畫,生動描繪了當亞裔青年向父母傾訴時,父母通常會給出的回復,以及他們期望得到的回復。 \n除了家庭因素,哈佛這4名亞裔學生還呼籲學校能夠為亞裔學生提供擁有多樣性背景的心理咨詢師。學生還建議哈佛應向耶魯學習:建立多文化中心,為少數族裔學生提供長期幫助。不僅是校方,學校所有成員都應為此盡一份力。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中時電子報提醒您,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機會: \n \n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 近1/7美國人 生活貧困

     美國政府17日發布統計,全國依然有4650萬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約占總人口15%。這顯示股市與就業率雖回升,但普羅大眾收益沒有太多改善。 \n 美國的貧窮線定義是「4口之家年收入2萬3492美元,或個人所得1萬1720美元」,這數字約為全美中間值的46%。依據人口普查局的報告,去年的家庭收入中間值為美金5萬1000元,和前一年差不多,15%的比率與前年也相彷。以種族區分,亞裔收入最高,家庭所得為6萬8600元,其次是白人,5萬7千元;拉丁美洲裔,3萬9千元;非洲裔美國人,3萬3300元。 \n 美國最富有的年代是1999年,扣除通貨膨漲等因素,家庭所得為5萬6080元。 \n 統計顯示,婦女收入的中間值約為3萬8千美元,是男性收入中間值4萬9千元的77%。 \n 專家說,美國貧富差距正在擴大。與1967年相比,中產階級收入增加了19%,可是最富有的5%增加了67%。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1600萬人是兒童,390萬人是65歲以上。

  • 阿豪熱 美媒好奇亞裔背景

     兩場比賽加總得53分、15次助攻,此人到底是誰,這是全美近來討論最多的話題。答案揭曉,不是熱火詹姆斯,也不是湖人布萊恩,而是畢業於哈佛大學的華裔好手林書豪。 \n 林書豪本季開打前遭到釋出,隨後投靠火箭,然後落腳於紐約,並在球隊低迷之際挺身而出,幫助尼克勇奪2連勝。 \n 出自於長春藤盟校的高材生,一圓夢想的籃球路走來竟是如此艱辛,最終在球場上發光發熱,這個題材引來各大媒體的興趣。 \n 《紐約時報》昨以「從長春藤到籃球殿堂、超級巨星的顛簸籃球路」為標題,詳細描述林書豪的背景與尋夢過程。記者貝克更走訪林書豪的家人,讓讀者能更進一步了解他的亞裔背景和他的家庭狀況。 \n 紐時報導,林書豪過去6周只能窩在弟弟林書偉的公寓內,對於未來不知何去何從,然而,林書豪卻只利用兩場比賽就改寫歷史,現在,美國各大網站盡是林書豪打球英姿,讓哈佛小子瞬間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人物。 \n 此外,推特、臉書與Youtube等社群媒體也出現大量留言與追隨者,「林書豪瘋狂現象」正在不斷擴張。 \n 紐時報導中也點出,林書豪現象超越了種族與國籍藩籬,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因為,他不論在任何場合或是地點,總是將自己的信仰掛在嘴邊。 \n 林書豪母親吳信信受訪時表示,NBA過去並沒有太多哈佛畢業生和亞裔球員,大家對他不是很了解,所以外界才會如此驚訝,即便他曾像落水狗般四處找尋歇息之處,但,他永不放棄。

  • 林博文專欄-華裔美軍離奇死亡掀波

     十年前九一一事件後,不少有正義感的美國亞裔青少年,看到紐約世貿雙子星大樓被賓拉登門徒駕機撞毀的鏡頭,頓時血脈賁張,決心長大後從軍以對抗恐怖主義,並報效他們所熱愛的美國。這批青少年絕大部分出生於美國,只有少部分是小時候從大陸、港台和南韓移民來美。但在亞裔青年踴躍當兵之際,卻悲劇頻傳,軍隊變成他們離奇死亡的陷阱。 \n 一九九二年生於紐約唐人街的陳宇暉(Danny Chen),九一一事件那年才九歲,他當時的志願是長大後先當美軍,退伍後再當紐約警察。他的父親在一家餐館做廚師,母親在車衣廠打工,他們是廣東台山移民。陳宇暉是獨子,功課一直都很好,今年一月,陳宇暉在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Baruch)學院讀大一時,不想唸了,想要從軍,父親沒意見,母親反對。十九歲的陳宇暉先到喬治亞州賓寧頓堡步兵基地接受新兵入伍訓練三個月,今年四月調至阿拉斯加步兵基地,其間還曾回紐約度假探親一周。今年八月被派往阿富汗南部坎達哈(Kandahar)省駐防,十月三日即傳出陳宇暉站衛兵時死亡的消息。 \n 陳宇暉究竟是在什麼情況下喪生的,美國軍方迄今仍講不清楚,說至少要六十天至九十天的時間才能查明,但軍方卻在通知死者家屬的信息中透露陳宇暉是自殺身亡。陳的母親陳素珍說她不相信兒子會自殺,因他在死前六天(即九月二十七日)還從駐地打電話回家,請她寄肉乾給他。陳宇暉已在十月十三日公祭、出殯,但這件事所引發的風波卻愈來愈大,華人社團和民意代表皆團結一致要求軍方查清楚、講明白。組成分子主要是土生土長華裔、在美國政界有點影響力的美華協會(OCA),對此事的查究一直居於主導地位。聞名全球的華裔刑事專家李昌鈺已接受該協會的邀請,出面組成一個專案小組,獨立鑒定陳宇暉的死因,其中包括鑒定軍方公布的解剖報告、調查報告及其他物證。美華協會紐約分會會長歐陽蕭安表示,調查結果如顯示有人必須對陳宇暉之死負責,則該協會將繼續追究下去,絕不罷休。 \n 《紐約時報》曾於十月三十一日大篇幅報導陳宇暉之死,紐約《每日新聞》亦曾在十月二十一日發表社論呼籲軍方應有個交代。亞裔當美軍的最大苦惱與困擾就是種族歧視,英語流利甚至說得比拉丁裔同袍還好,亦無法遏阻或避免白人、黑人與拉丁裔袍澤的語言暴力甚或肢體暴力。尤其是美國已實行募兵制,從軍入伍的大多數都是低收入和低學歷的黑人和來自保守家庭的白人青年,他們對亞裔的態度一向都比較惡劣。亞裔男女優秀青年近幾年來進入西點和海空軍官校的已經不少,表現好的很多,極少聽到遭歧視的消息。但在戰鬥部隊裡則完全不一樣。 \n 陳宇暉個性溫和,亦很看得開,他在接受入伍訓練時即已受到歧視待遇,但他在電郵和電話中並不介意,他從小學到中學已經歷過很多歧視的眼光、語言和動作。同樣在阿富汗坎達哈省服役的關潼揮(Steve Kwan)坦承,華人在美軍裡處境很困難,能講流利英語並不能保障不受欺負,美國袍澤就是把你當「非我族類」看待。他們認為你的皮膚、長相和他們不一樣,就貼你標籤,把你當異類。美軍陸戰隊的華裔青年廖梓源(Harry Lew)因受到三名同袍的殘酷凌虐而於今年四月自殺。軍方調查後發現廖在站崗時打瞌睡,被三名同袍(階級比他高)連續凌虐四小時。廖是加州民主黨眾議員趙美心(Judy Chu)的外甥,高中畢業後於二○○九年入伍。 \n 陳宇暉曾向親人透露,他常受到長官在語言和肢體上的虐待,有一次忘了關掉浴室的熱水爐,而被班長從床上挖起來處罰。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地不時傳出虐待當地平民和俘虜的新聞,有些心理學家把美軍不正常的殘酷行為歸之於戰地緊張、戰鬥疲勞與壓力,但亦不能排除美軍本身的種族優越感、自大狂與野蠻本性。美華協會連同其他社團、華裔市議員陳倩雯、拉丁裔眾議員維樂貴絲於十四日專程到五角大廈提出強硬要求,要軍方坦誠交代。十五日,紐約亞裔社區將舉行大遊行和追悼會。美華協會亦早已設立陳宇暉紀念網頁,該會將要求軍方說明十年來究竟有多少亞裔軍人遭到酷虐?有多少人自殺或被同袍誤殺? \n 紐時引述軍方資料說,亞裔是各少數族裔中入伍人數最少的族群,這種情況和亞裔文化有關。亞裔家庭都希望子女「好好讀書、唸名校、出人頭地」,軍隊絕不是一般亞裔的首選。就像關潼揮所說,在軍隊裡,幾乎隨時都有人提醒你是亞裔,意思是說:「你跟我們不一樣。」在這樣的惡劣環境裡,亞裔如何能為美國效死力呢?趙美心說,軍中司法系統必須使任何犯罪者受到制裁。話是不錯,但美國的軍隊文化卻是非正義的美國社會的縮影。 \n 小兵廖梓源、陳宇暉受欺負,也許是普遍現象,即連最高階的日裔陸軍參謀長(等於陸軍司令)新關(Eric Ken Shinseki)上將亦曾受到國防部長倫斯斐和副國防部長伍夫維茲的打壓。美國侵略伊拉克前夕,新關在參院作證時表示美國至少要出動數十萬部隊攻伊方克奏效,倫、伍二人聽了大怒,駕空新關,視他為無物。這兩個自負的蠢蛋認為美軍不必太多,軍火強就好,結果新關的判斷對了。歐巴馬上台後賞他做退伍軍人部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