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亡父的搜尋結果,共249

  • 兩岸青少年網球友誼賽-孫惠玲 要為亡父而戰

     「爸爸,以後我要表現給你看,你要看著我喔!」在前往上海挑戰「2010兩岸青少年網球友誼賽」路上,孫惠玲埋頭幾欲啜泣,說出今年8月在父親靈前這段給爸爸的心裡話。 \n 8年前,前國際女網球星胡娜追尋深耕台灣栽培網球種子的夢,來到花蓮光復鄉發掘3位有潛力、肯吃苦,才9歲的原住民小姑娘;帶她們北上接受正規網球教育,並在自己位於新店的「胡娜網球俱樂部」球場為她們築窩,孫惠玲就是其中之一。 \n 「剛上來沒幾天我就開始想家,晚上偷偷哭著叫媽媽,哭得很輕,怕『胡阿姨』聽見。」胡娜與3個小女娃朝夕相處,有時早餐為她們煎蛋補充營養;天涼為她們添外套,還有很有媽媽味道的「愛的抱抱」。漸漸的,孫惠玲打開心門,把疼她們的胡阿姨當「第2個媽媽」。 \n 房門外、球場旁,新店溪潺潺水聲成了3人生活裡的樂聲。偶而孫家爸媽會北上看女兒,每回瞧見胡娜用心的栽培,他們也寬心了。 \n 孫惠玲說:「大概10歲時我在高雄1個比賽拿到單打亞軍,坐上車時就迫不及待想把獎盃送到阿姨手中。」 \n 8年後的今年,孫惠玲已是北縣三民高中2年級的大姑娘,全國青少女16歲組排名上升到第11,曾拿下波力盃雙打冠軍。 \n 2個月前,當孫惠玲準備前往國立體大角逐全國排名賽的一個上午,接到由花蓮打來的一通電話,她父親在山邊工作擊碎石時發生意外,永遠離開她了。 \n 那場比賽她打不下去:「我回到家裡好幾天,好奇怪,我能感覺到爸爸還是繼續鼓勵我打球,」她說,「那時,我真的能體會盧彥勳在溫布頓為他過世的父親比賽的心情。」 \n 「從今以後,我不但要為報答胡阿姨而打球,也要為爸爸去比賽!」站在上海ATP1000大師賽的賽場,孫惠玲原本就很引人注目的大眼,這時更透著堅定。

  • 亡父自己算出死期 龍千玉有感應

     龍千玉日前帶妹妹上節目《命運好好玩》,談起才過世的父親,姊妹哽咽掉淚。近來,她都在家為父親誦經,常抱著父親照片哭,不相信爸爸已離開:「我一直叫妹妹捏我,覺得爸爸的離開是一場夢!」 \n 爸爸江金城通靈聞名,妹妹說:「爸爸在病症初期,已經算出活不過這次,對我比『去世』的手勢。」被稱「基隆虎爺」的江金城,竟也算好離開時間,在晚間11時45分嚥下最後一口氣,現場算命師說:「這個時間代表能使子孫三餐沒有顧慮,能福延子孫。」 \n 爸爸頭七時,龍千玉用筆電,開了一個小時也無法開機,「最後在11點45分吹來一陣涼風,之後電腦打開了,播出『用心』這首歌的副歌,我立刻崩潰大哭,是爸爸回來了。」妹妹也說:「我夢到帶人去看醫生,醫生突然變成爸爸,他說已經變成神人,叫姊姊不要擔心他。」

  • 盧彥勳返台 第一件事:慰亡父

    盧彥勳返台 第一件事:慰亡父

     創下歷來我國挑戰大滿貫最佳戰績的男網好手盧彥勳,昨晚帶著百年溫布頓的風采返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對著父親遺照,娓娓訴說做兒子的在父親最愛的溫布頓網球公開賽中,讓台灣、讓盧家驕傲。 \n 絲絲倦容透著招牌鄰家男孩的微笑,更增添溫布頓官網封給盧彥勳「溫布頓新英雄」稱號的俊美。終於,盧媽媽愛的抱抱,讓盧彥勳溫熱地感到:回到家了。 \n 台師大學弟妹、贊助廠商中華電信與上百國人給他的接風吶喊,讓盧彥勳詫異又歡喜,面對圍著他的滿滿鏡頭,他還不忘帶點詼諧:「我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n 接著,盧彥勳藉由媒體鏡頭送給國人他的展望:「比賽只有一個冠軍,但這次不是我,以後我要更謙虛、更努力去爭取。」他的這番氣慨話語,意即要為台灣拿下第一座男子職網ATP級冠軍。 \n 世界第三的喬柯維奇阻絕了盧彥勳挺進四強之路,對於這位可敬的對手,盧彥勳很正面的期待:「希望能在美國公開賽再次碰上喬柯維奇!」 \n 還是台灣最好,盧彥勳說:「我在倫敦想念著國內的食物,在飛機上點餐時還有點怕怕(西方食物)。」盧媽則是靦腆地說:「彥勳很好餵,什麼都吃!」想必盧媽媽在接下來幾天會準備「好料」。 \n 盧彥勳在這趟溫布頓征途始終堅信,每場比賽時父親都在上天看著他。而在台北三重的盧家,盧媽、盧哥同步看轉播隨著盧彥勳而高興、緊張、落淚時,牆壁上相片裡的盧爸也面對著電視和家人與共。 \n 盧彥勳預計只能待在國內三天,不過三天行程滿檔。今天上午,他將出席阿迪達斯為他舉辦的返國記者會,藉此與國人分享他的溫布頓傳奇之旅,接著明晚至台北信義三越廣場參與「台北High世足」,下周一前往中油感謝贊助恩情。 \n 盧彥勳(運動競技學系研究生)的母校台師大將為他進行多方面的課業與網球生涯規畫,同時將協助他取得更多的資源,由校方向企業家校友尋求經費贊助。 \n 而現在,美國首府華盛頓擁有兩位「台灣之光」的後援會!繼「王建民華府後援會」之後,華府僑界網球教練張貴洋也發起「大華府地區盧彥勳之友會」。他們準備大張旗鼓,在八月一日盧彥勳角逐華府「雷格梅森網球經典賽」時,營造海外主場優勢。

  • 啟蒙恩 栽培情 贏球必謝亡父

     盧彥勳每場勝仗都會手指上天,獻給二○○○年過世的父親,這一幕幕觸動人心的景象,都源自於盧家濃烈的親情。 \n 盧家爸媽在兩個小孩威儒、彥勳還小的時候,就由南部北上從事販雞的中盤生意。盧威儒回憶:「我仍記得那時候的情景,爸媽的工作必須從凌晨兩點多開始,但我們還小,所以都是媽媽邊工作還背著彥勳,而我跟著在市場玩。」 \n 每天下午是盧家輕鬆的時刻,熱愛網球的盧爸偶而會與盧哥打球,而讀幼稚園的小跟班彥勳就幫忙撿球。有一天,盧爸丟了一支球拍給盧彥勳玩,他真的就能持拍來回的打牆壁,知道一些些控球要領,盧彥勳的網球生命自此萌芽。 \n 盧彥勳念國中時,盧爸爸常會開車載他四處找教練教球,或是找陪練,目前陪盧彥勳在溫布頓征戰的中華亞運教練連玉輝,就是那時盧彥勳的教練之一。 \n 盧威儒笑了出來:「有時候爸爸與彥勳會『相招』打球,但如果回來看到兩人臭著臉不說話了,那就是打球時吵架了。過不了多久,兩個人又會拿拍子練起來。」盧爸雖然不是網球教練,卻是盧彥勳的網球導師,因為盧爸把愛放進黃橙橙的網球裡。 \n 十年前,盧彥勳在美國比賽時被告知父親突發心肌梗塞猝死,霎時,他發瘋了似的狂叫不能接受,他自責,父親過世是因長期犧牲睡眠,為他奔波、蒐集網球資料造成的。「爸爸身體很棒,那天冷冷的還穿短褲,誰都沒想他就離開我們了。」盧威儒不忍的勾起那一天、那一刻。 \n 盧爸過世後一年多,盧媽就因椎間盤突出的苦疾無法再做中盤生意,有一陣子,盧媽還當起盧彥勳的「防護員」,為他賽後按摩。那時開始,盧媽母兼父職,而盧威儒則是協助盧彥勳的場外事宜,並安排賽程。盧爸過世這十年來,盧家人緊緊珍惜的親情,正是盧彥勳得以征戰職網心靈的力量。 \n 若是大家再透過轉播看到盧彥勳手指天際,就知道他那真摯一指,裡頭所蘊涵的情牽父子情。

  • 溫布頓晉8強盧彥勳呼亡父:您看了嗎

    溫布頓晉8強盧彥勳呼亡父:您看了嗎

     「爸爸,您看了嗎?」有著父親在天國關注與女友場邊溫情守護,盧彥勳鏖戰四個半小時後,以四比六、七比六、七比六、六比七、九比七擊敗世界發球最快的前球王羅迪克,再度改寫溫布頓一三三年歷史,成為第一位闖進男單八強的台灣球員。 \n 盧彥勳並在倫敦報雙喜,他表示,與相戀六年的女友錢瓊文婚期已訂,今年十二月四日步上紅毯。 \n 盧彥勳追平印度球王VJ於一九七三、一九八一年與日本松岡修造於一九九五年的溫布頓男單前八亞洲紀錄,並因此勝成為網壇最高聖殿溫布頓「全英俱樂部」會員。他預計今晚對決世界第三的喬柯維奇,獲勝就是亞洲第一人。 \n 展望眼前之戰,盧彥勳(排名八十二)堅決的說:「如果從排名來看,這是場很懸殊的比賽。但只要我有機會站上去,就有機會贏得比賽。不論他排名多少,我會和他對戰到最後一分鐘。」 \n 信念,是盧彥勳昨晨掃下羅迪克的內在力量。他展現升級版的炮彈發球與穩定又具侵略性的底線抽球,和羅迪克的重炮形成拉鋸。 \n 盧彥勳在第四盤錯失拿下搶七局致勝的契機,憂心瞬間刷過腦海,「我告訴自己多撐幾局,希望在第五盤找到破發機會」。終於,他在延長第十六局藉申請「鷹眼」重播挑戰成功,進而壓迫對手抽球失誤,再以行進間揮出歷史性的直線穿越球,拿下最後一分。霎時歡聲、掌聲乍響,第二球場滿場球迷起立恭喜盧彥勳。 \n 他仰躺在場上,手指天空呼應正看著他的父親。盧彥勳全場只破了史上發球最威猛的羅迪克這個發球局,但意義無比重大。羅迪克去年冠軍戰五盤敗給費德勒,淚灑溫布頓,昨日他忍著心痛稱讚盧:「他全場堅決應戰,真的,他比我更應贏得這場比賽!」 \n 盧彥勳在網壇至高聖殿寫台灣歷史,此地讓他有滿滿的兒時回憶:「小時最常在電視上看到的網球比賽就是溫布頓,爸媽也常陪我看,」盧爸爸生前心願之一就是「有一天,兒子可以打進溫布頓,排名世界前一百」。七年前,盧彥勳圓了父親的夢,昨晨他讓父親的夢更美。 \n 盧彥勳今年職網再攀顛峰,為國征戰的赤誠仍熾,繼○八京奧後,他將披上國家隊戰袍,挑戰十一月的廣州亞運,拚台灣第一面男網金牌。

  • 台版犀利哥 亡父撫恤金落姨手

    「台版犀利哥」陳伯儒曝光一天就被抓,整個過程如同鬧劇,但背後其實是一個破碎家庭和難解困境。 \n陳柏儒的父親陳策是外交官,在美國工作時中風猝死,當時陳策的大學同學發起募款,再加上陳策兄弟姊妹一起幫忙,讓陳柏儒和幾個弟弟完成學業。陳策的老友當中,有一位知名律師,陳柏儒透過他的幫忙,完成父親撫恤金的請領,只是後來這筆錢,被母親的姊妹拿走。 \n據了解,陳柏儒母親長期受精神疾患所苦,近年住在療養院,阿姨們打算將這筆撫恤金留下作為陳母生活照顧所需。陳柏儒拿不到錢,透過律師發函也沒有獲得回應,儘管後來他在台北證券公司找到營業員的工作,卻還是持續向父親的朋友借錢,每次開口至少十萬。 \n幾位父親的老友都相當困擾,一方面認為,孩子有能力賺錢就不該開口借,且每次都借十萬,顯見花費並不合理。曾有人問陳柏儒到底有沒有吸毒,陳總是搬出自己父親的名譽保證,沒吸毒也絕對會還錢,但父親老友總覺得他的說法與事實恐有出入。 \n陳策老友透露,陳柏儒的叔叔和姑姑花不少心思照顧孩子,但陳柏儒住在姑姑家卻多次偷竊,讓親戚相當心寒,出力最多的叔叔陳捷前些日子走了,陳柏儒愈來愈孤立無援,是否在吸毒與精神狀況上都出現問題,十分令人擔憂。陳伯儒家人目前大多在大陸做生意,對陳伯儒在台灣出事,陳家人不願回應。

  • 楊麗花淚送百歲亡父 馬總統致哀

    楊麗花淚送百歲亡父 馬總統致哀

    楊麗花的父親林火焰上月19日病逝台北榮總,享壽百歲,3日她為父親舉行告別式,包括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長吳敦義等皆到場致哀。她到場讀祭文悼念父親時泣不成聲,改由乾女兒陳亞蘭哽咽代念。她遵照父親遺願,告別式簡單不失莊嚴,並讓父親與3年前過世的母親一起安厝慈恩園,昨天的告別式不收奠儀,總花費約百萬。 \n白冰冰受楊麗花的老公洪文棟請託擔任告別式招待,她說,楊姊和家人原希望爸爸可撐過農曆年,101歲感覺和台北101一樣高,但100歲辭世也是老天的安排;楊麗花歌仔戲團好友小鳳仙、許秀年、許仙姬、紀麗如等也到場;新光集團吳東亮、吳東進等人及好友余天、陳松勇也前往致哀。 \n楊麗花雖不捨父親,但祭文的最後,仍對父親福壽雙全感到安慰,還叮嚀爸爸要開心和媽媽在天上手牽手,繼續唱歌仔戲。

  • 恢復紀錄 馬里斯之子替亡父請命

    馬奎爾坦承使用禁藥,讓他在1998年超越「馬里斯障礙」的壯舉,成為建立在類固醇上的一大諷刺。馬里斯之子瑞奇昨天替亡父請命,希望大聯盟當局「做正確的事」,承認他的父親為真正清白的單季全壘打紀錄保持人。 \n電影「棒壇雙雄」,就是以馬奎爾於98年破紀錄的一擊為背景,來回憶馬里斯在1961年的時空環境下,如何克服壓力、打破貝比魯斯的單季60轟紀錄。 \n遺憾的是,由於馬里斯當時並未在舊制的154場例賽內超越魯斯,他的紀錄一直被畫上星號,直到1991年才獲正式確認,馬里斯卻已因淋巴癌逝世6年,7年後再被馬奎爾超越。拿過兩屆MVP的馬里斯,也沒被選入棒球名人堂。 \n馬奎爾當年破紀錄之前,還特地請馬里斯的遺族帶來他的球棒,表示握著球棒能讓他感受到馬里斯。在破紀錄的那場比賽,他也請馬里斯的兩個兒子到場看球。豈知當年令人動容的種種舉動,如今都變得無比諷刺。 \n來自北達科塔州的參議員杜根,在馬奎爾認錯之後,再次呼籲美國棒球名人堂的資深委員會,應該把他的家鄉英雄馬里斯選入名人堂。 \n「40多年了,馬里斯是唯一不靠類固醇來超越『貝比魯斯障礙』的球員,」杜根說:「為全國的兒童樹立一個誠實的典範,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以免他們把那些使用禁藥的球員當成英雄來仿效。」 \n馬奎爾坦承使用類固醇,但目的是療傷而非提升運動表現的說法,令「美國反禁藥組織」執行長泰卡特嗤之以鼻,直說無法接受這種「只負半套責任」的託辭。

  • 亡父託夢 老母一早閱報得子訊

    吳貴臨與生母重相逢,冥冥中似有定數。吳媽媽說:「當年貴臨爸爸病逝時,就曾入我夢境道別。十月十日晚上我睡得很沈,沒想到再度夢見他爸爸,似乎在告訴我什麼事,一早翻開報紙,就看到偌大的兒子照片與報導。」 \n吳媽媽與吳貴臨父親吳伯藝離異後,各分東西,不再往來。吳伯藝八年前在大陸病逝,當晚吳媽媽竟夢見吳伯藝來跟她道別。她原本不以為意,隔了幾天親友輾轉傳來吳伯藝病逝消息,讓她覺得不可思議。 \n今年十月十日晚上,已沈睡的吳媽媽再次夢見吳伯藝。夢境中吳伯藝很安詳,她記不得夢中說了什麼,只明顯感受到在傳達訊息,似乎不斷提醒她什麼事情。 \n吳媽媽覺得十分納悶,怎會事隔多年還作這種奇怪的夢?一覺醒來,隨意翻開中國時報,一眼就看到兩岸棋王棋后締良緣的報導,尤其吳貴臨真誠吐露小時候作文杜撰「我的媽媽」,文章才看一半,眼淚已流不停。看完報導,吳媽媽內心崩潰,決心與兒子相認。她先請姪女上網查詢相關資料,始終無法取得聯繫,再請妹妹打電話至中國時報,透過報社聯繫,終於在八位親屬祝福聲中,與吳貴臨在餐廳重逢。 \n吳貴臨的阿姨激動地說,姊姊決定與兒子相認時,有點擔心會被拒絕,連續幾天都把中國時報報導塞在身上,試著感受兒子在身邊。她不忍姊姊如此思念兒子,總不能永遠在身上帶著一張報紙,因此鼓勵姊姊提起勇氣尋子團圓,獲親屬一致支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