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交響曲的搜尋結果,共151

  • 憂鬱的唐吉軻德 古典樂拉了他一把

     帶著年少時壯志未酬的藝術夢想,以及這些年來,為了使團務順利運轉,龐大的經營壓力,李永豐像個敢於作夢的唐吉軻德,但他卻患上現代人的文明病憂鬱症,他說自己在病灶發作時,也曾想過一了百了,但他聽馬勒交響曲紓壓,說聽一聽會轉念,去年紙風車遇上大火,他萬念俱灰,但卻說自己回家要先聽馬勒交響曲,「藝術這麼美,生命這麼難得,怎麼能不珍惜,怎能不把握當下,繼續做我能做的事?」  和李永豐平時現身於社交場合豪邁的形象大不相同,私下的他,除了是劇場人,也是古典音樂愛好者,有時會在國家音樂廳見到他,低調地坐在觀眾席,他不只聆賞馬勒,對馬勒的生平背景、和愛妻艾爾瑪之間的情懷糾葛也瞭若指掌。  「一個性無能的作曲家,把他對妻子的情感和想望通通轉移到音樂裡,簡直是悶到極點,但想想又會讚嘆,怎麼會有人能寫出這麼憂愁又豐沛的音樂,在他的音樂也可聽見創新和突破的痕跡。」  說到此,李永豐突然詢問要不要聽音樂,他順手打開音響,點開手機藍芽連線,播放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的第二樂章,現場瞬間轉換氛圍,他像是泡進音樂的世界,開始如數家珍,分享他的曲單,「這首是我聽古典樂的啟蒙,接著是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還有蕭邦、布拉姆斯、巴哈等人,都有不同的風格,所以我說藝術的世界裡沒有王,是各個創作者達成的境界。」  李永豐說自己是幸運的,早年他和大哥央求父親購買一台6千元的唱針音響,父親雖口中念著這是奢侈品,卻也還是買了,讓李永豐有機會聽古典音樂成長,「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幸運啊,還有很多人沒有接觸藝術的機會,所以你說,這兒童藝術下鄉工程,我怎能不繼續走下去?我要走到不能走為止。」

  • 楊頌斯愛台灣《為樂而生》揭密

    楊頌斯愛台灣《為樂而生》揭密

     一代指揮大師馬利斯.楊頌斯於2019年過世,諸多樂迷至今仍十分懷念。慕尼黑愛樂品牌總監彼得.麥瑟,近期在楊頌斯的中文版傳記《為樂而生》,揭密楊頌斯過去為什麼喜歡來台演出,原來是因為台灣有全世界最好的觀眾。  彼得表示,台灣有對藝術成就的尊重和熱愛,「在音樂會演出期間絕對的靜默和專注,對比演出結束後的熱情和喧囂,讓楊頌斯熱衷來台。」  彼得擔任慕尼黑愛樂和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的品牌總監共超過二十五年以上,曾和大指揮家傑利畢達克、李汶、提勒曼等人共事,對楊頌斯也有許多一手觀察。  在書裡彼得提及,楊頌斯之所以是頂尖指揮的原因,在於他對音樂與聲響細節的要求,包括花費10分鐘和打擊樂手琢磨改善一個鐘的單一音符聲響,或是演出理查史特勞斯《阿爾卑斯交響曲》時,調整樂手演奏位置,「音樂家是在舞台後方、前廳、還是在舞台周圍的其他地方演奏?都有不同的測試和考量。」  彼得表示,每個音樂廳與線路配置不同,加上彩排時間往往很短,「觀眾不會知道,為了在台上演奏出《阿爾卑斯交響曲》中二十二個小節的音樂,就耗費了多少時間;觀眾們就是有特權去享受完美的聲音。」  彼得表示,其實台灣還有另外一點令他印象深刻,目前全世界的樂團都希望能讓更多年輕人聽古典音樂,「但我幾年前協助台灣的國家交響樂團舉辦工作坊時,他們卻問我:要如何讓年長觀眾聽音樂會?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 彰化人飽耳福 連2周末音樂會

    彰化人飽耳福 連2周末音樂會

     彰化人不用等跨年,演唱會、音樂會一連2周末輪番登場。彰化縣歲末祈福演唱會19日晚上7點在彰化縣立體育場開唱,亞洲天王任賢齊壓軸登場;彰化市管弦樂團26日晚7點半將在彰化演藝廳舉行《藝見CCO》年度公演,帶來《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等經典曲目(見圖,謝瓊雲攝),16日起開放索票。  台灣人真的好幸福,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疫情嚴峻,全國各地許多大型音樂會,廣場煙火、跨年活動紛紛取消或限縮,但全台各地多數活動仍照常舉辦;彰化更自本周末起一連2個周末都有音樂活動,不必等跨年。  「2020彰開擁抱幸福來到」歲末祈福演唱會,請來跨界搖滾「神棍樂團」、小球莊鵑瑛、晨悠、許富凱、創作歌手陳零九,還有出身彰化田中的任賢齊壓軸,出道30年返鄉開唱;場邊將有長達480秒震撼又精采的高空煙火秀,嗨翻八卦山。  成立17年的彰化市立管弦樂團是全縣唯一由公所成立的專屬樂團,26日晚將由知名指揮家范楷西帶領,與汐止城市愛樂管弦樂團、高雄市逢緣合唱團,共同演出《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You raise me up》、披頭四樂團經典《Hey jude》等精采曲目。民眾可至公所社會課、彰化藝術館索票,索完為止,詳情洽04-7222141轉1713。

  • 《指揮巨星亞尼克》敲響天堂

    《指揮巨星亞尼克》敲響天堂

     音樂紀錄電影《指揮巨星亞尼克》描述當今樂壇最炙手可熱的指揮家亞尼克聶澤賽金(Yannick Nezet-Seguin),與他發跡的「蒙特婁大都會管弦樂團」音樂家們,長達20年的濃郁感情與合作默契,該團於2017年成立35周年時,展開了8天之內、連續7場的首次歐洲巡演。  8天7場的巡演,是樂史的創舉,該團更一路華麗呈現布拉姆斯《圓舞曲華爾滋》、艾爾加《謎語變奏曲》、蕭士塔高維奇《第四號交響曲》、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田園》、高沙可夫《西班牙隨想曲》、德弗札克《斯拉夫舞曲》及莫札特《第39號交響曲》等名曲,尤其招牌曲的馬勒《第五號交響曲》,更被亞尼克視為終極享受。  加拿大導演尚尼可拉斯歐宏(Jean Nicolas Orhon)不僅扛機拍攝這趟亞尼克率領大都會管弦樂團征戰歐洲的完整過程,更費時4年將這些音樂家的巡演準備、演出心聲一一收錄,完美呈現這位「指揮巨星」亞尼克的豐沛才華與驚人魅力,被美國《紐約時報》盛讚「敲響了天堂之門」。  在樂界享譽多年  亞尼克堪稱是世界上最受追捧的指揮家之一,2018年9月他成為「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第3任音樂總監,且於2012年9月起擔任費城交響樂隊的音樂總監,並於2008年至2018年期間,兼任了「鹿特丹愛樂管弦樂團」的榮譽指揮家,同時也是「歐洲室內管絃樂團」的榮譽成員。  擁同志伴侶26年  亞尼克為許多世界知名的交響樂團擔任指揮,包括柏林愛樂樂團、維也納愛樂樂團、德國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以及歐洲室內管絃樂團,身為一名出色的歌劇指揮家,他的才華受到許多歌劇院的肯定,包括紐約大都會歌劇院、薩爾莰堡音樂節、米蘭斯卡拉劇院、倫敦皇家歌劇院、以及維也納金色大廳、阿姆斯特丹音樂廳、紐約卡內基音樂廳等。  除了輝煌的履歷,亞尼克也是古典樂界同志代表性人物之一,與伴侶在一起長達26年,向來自然低調的他,在收到許多年輕同志音樂家的來信後,開始做了一些小改變,曾直言:「我認為他們需要看到一些正面的例子,要為自己感到驕傲。」電影13日在台上映。

  • 從合唱幻想曲唱到交響曲 台美歌手以歌聲撫慰人心

    從合唱幻想曲唱到交響曲 台美歌手以歌聲撫慰人心

    來自華盛頓國家歌劇院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4日晚間與指揮家簡文彬、NSO國家交響樂團與實驗合唱團,一起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彩排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以下簡稱貝九),百人陣容,在疫情下,表現歌詞裡「四海皆兄弟、世界一家」的精神。  所羅門表示,人生從2013年首次以男低音獨唱身分演唱貝九,至今已演唱20多次,這是他願意一唱再唱的曲目。而他的演唱事業,同樣和貝九有淵源,「2008年,我與巴比.麥菲林與溫頓.馬沙利斯合作,當時巴比指揮貝九,我在合唱團裡演唱,當我看到這兩位跟我有類似背景的人,都專注在音樂的路上,讓我決心要成為一名專業歌手。」  男高音王典表示,貝九帶人一路從黑暗邁向光明,「只有黑暗才能襯托光明的可貴,沒有經歷黑暗,無法體會光彩。」  王典形容,貝九裡頭翻攪的樂念,有如悶燒鍋,外表平靜,裡頭暗潮洶湧,「每次唱都想掉淚,裡頭的正能量,不是歌功頌德,也不迴避生命的痛楚,而是勇敢表達內在的情感熱忱,太深邃偉大,是讓人一輩子都想親近的作品。」  男中音趙方豪觀察,貝多芬透過最直接的人聲,表達人類最原始的需求,「唱貝九最重要的是心中的信仰,那樣的信仰超越音樂或宗教,而是人類行走在這個世界上所秉持的信念。」  女高音林玲慧表示,貝九能讓歌手重新檢視技巧、聲音和狀態,特別是她近期一連演唱多部普契尼歌劇作品,再接著唱貝多芬,有不一樣的感受,「貝多芬能為人洗滌聲音,不管是音準、亮度,都可再檢視,以及做不同的調整。」  同場曲目還有貝多芬的合唱幻想曲,在樂曲裡擔任鋼琴獨奏的鋼琴家盧易之,他表示過去在維也納留學時,這是每年歲末當地音樂會會出現的曲子,「這首作品有一種迎向更好未來的感覺,對未來懷有一個美好的期望。」  盧易之表示,這首作品運用了合唱團、交響樂團和鋼琴,其中鋼琴的角色很綜合,「貝多芬讓鋼琴先獨奏一段,再把樂團、合唱團加進來,鋼琴既像是協奏曲裡的獨奏樂器,卻又和樂團、合唱團融合成為一個整體。」  王典表示,貝多芬在合唱幻想曲裡,以鋼琴帶領人聲,「那樣的堆疊與對話感,讓音樂很濃烈,和貝九一樣是具有正面能量的曲子,能量也能和貝九並駕齊驅。」演出將於9月5日、6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登場。

  • 長榮交響樂團 名曲致敬防疫〈英雄〉

    長榮交響樂團 名曲致敬防疫〈英雄〉

     向防疫英雄致敬,長榮交響樂團昨(24日)晚舉辦音樂會,演奏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英雄〉,並邀請民眾熟悉的「防疫五月天」,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副指揮官陳宗彥、台大副校長張上淳、疾管署長周志浩、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以及諸多醫護人員、警消人員到場聆聽,感謝他們對防疫的付出。  張榮發基金會執行長鍾德美表示,基金會所屬長榮交響樂團,上半年雖受疫情影響,取消或延期多場演出,「但這段期間,團員們仍不斷精進、加強練習,並透過臉書持續發布音樂會精彩片段,還自行拍攝『音樂的奉獻』影片,希望透過美好音樂的力量,撫慰防疫期間大眾的心靈。」  解封後首回場館演出  這是長榮交響樂團在場館解封後,首度重返國家音樂廳演出,有感於全球因疫情影響,日常生活因此停擺,但台灣在眾人努力下,能回到生活軌道,鍾德美表示,「選定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英雄〉,是為了感謝勞苦功高的醫護人員、警察、社工人員以及中華民國急重症護理學會成員,感謝他們盡心盡力的付出,為台灣成功守住疫情防線。」  今年適逢貝多芬誕生250周年,長榮交響樂團表示,這首第三號交響曲,忠實保留了貝多芬心目中英雄解救蒼生的形象,期望能透過這首作品的氣勢恢弘,傳達對所有防疫英雄的最高敬意與感謝。  重現貝多芬演奏心境  音樂會其他曲目,還包括貝多芬〈普羅米修斯〉序曲,以及莫札特的第23號鋼琴協奏曲,在指揮家葛諾.舒馬富斯的帶領之下,由鋼琴家盧易之擔任主奏,同時邀請音樂學者蔡永凱在會前為觀眾導聆。  音樂廳現場觀眾皆保持安全防疫距離,並戴上口罩聆聽,在端午連假之前,於音樂聲中,共同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

  • 卸下NSO音樂總監一職 呂紹嘉送觀眾兩個禮物

    卸下NSO音樂總監一職 呂紹嘉送觀眾兩個禮物

    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將在7月任期屆滿離任,之後擔任藝術顧問,在告別前的最後一場音樂會,他送給觀眾兩個禮物,一個是海頓的告別交響曲,另一個是馬勒的第九號交響曲。    呂紹嘉表示,告別不一定要沉重,「這兩首作品,一首展現音樂家的幽默,另一首則是音樂家對世界的告別,有一種東方的禪意在裡面。」  呂紹嘉說,3個月前的澳洲染疫音樂家事件,居家隔離的日子,讓他過著規律的生活,如今能重返舞台演出,他心懷感激,「14天過後,我天天跟媽媽吃飯,天天練琴,琴藝進步,接著活動又開始了,能重返舞台,我感覺光榮、珍惜和感謝。」  海頓的告別交響曲,創作於1772年,背後有個有趣的故事,海頓當時擔任宮廷樂長,他的團員想回家,但是他們的貴族雇主不肯放人,這該如何是好?  呂紹嘉表示,海頓想了一個絕佳的點子,展現他的幽默感,「這首作品的樂譜,會標註樂器演奏完一個樂句後,可以下台,例如:雙簧管演完下來後,再隔幾句,換第二小提琴,接著是中提琴、大提琴,一一離開的樂手,讓貴族明白,團員想回家的心情。」  關於馬勒的第九號交響曲,呂紹嘉表示,這是作曲家在表現內心的糾結,「馬勒曾說,奧國人把我當波希米亞人,德國人把我當奧國人,全世界把我當猶太人,我永遠找不到歸屬。」  呂紹嘉表示,馬勒這種尋找歸屬感的感覺,在音樂中的表現,是透過西方聖詠傳達,「你會聽到有一點東方禪意在裡面,他要求樂手,不帶感情地去和一些很慢的樂段連結,直到最後漸漸遠離世界。」  呂紹嘉表示,對指揮家或音樂家而言,馬勒第九號交響曲是一首一生經歷過一次就難忘的作品,「我在2005年、2014年和NSO演馬九,現在要再演第三次,能夠再經歷一次馬九,是我身為音樂家的福分。」

  • 澳洲染疫音樂家事件後 呂紹嘉感謝能重返舞台

    澳洲染疫音樂家事件後 呂紹嘉感謝能重返舞台

     歷經澳洲染疫音樂家事件,國家交響樂團日前在音樂總監呂紹嘉的帶領下,重返舞台演出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呂紹嘉在會後對觀眾表示,「3個月前同樣演出這首作品,沒想到在那之後,要等到3個月後,才能再重新上台演奏,能重返舞台,我由衷感謝。」  呂紹嘉表示,這段時間每個人都很辛苦,「但也學了很多東西,我們互相幫助、扶持,一起走過,可以在這裡表演給大家聽,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我個人覺得非常光榮、珍惜,非常感謝。」  隨著藝文場館恢復人氣,短短兩周內,國內三樂團包括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國家交響樂團和國立台灣交響樂團,不約而同都選了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作為解封後和觀眾見面的曲目。  對此,樂評人唐若甫分析,「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有如貝多芬打醉拳,行雲流水又大氣蓬勃,可展現自由自在的狀態,深受觀眾和各國指揮喜愛。」  唐若甫以書法比喻貝多芬的交響曲作品,「第一號、第二號,接近海頓,莫札特風格,像是早期的隸書,第三號到第六號,則是超脫之前的海頓和莫札特,有如楷書,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到了第七號,則是獨樹一幟,灑脫、豪放,像是草書,寫的人酣暢淋漓,看的人意猶未盡,有一種高度的融會貫通,不拘一格又天馬行空。」  此外,唐若甫指出,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在第四樂章,第一次使用了3個強音記號,「之前的第一號到第六號,最多只用到2個強音記號,可說是給了很大的力度空間,這行雲流水般的音樂行徑,讓指揮家們都愛,可展現自由自在的一面。」    呂紹嘉表示,貝多芬音樂帶給人正向力量,「疫情漸緩,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振興的事情,才剛要開始,而貝多芬音樂帶給我們的啟示,就是在困境中,能感到光明和希望,永遠保持正向。」

  • 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 李瑞標畫作奪國際大獎

    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 李瑞標畫作奪國際大獎

     藝術創作的元素,源自於生活的體驗及感受。知名畫家李瑞標,國內外比賽獲獎無數,今年5月參加韓國第54屆國際文化美術大展,榮獲抽象類金牌獎,為國內藝壇樹立新的里程碑。  才華洋溢的李瑞標在國際藝壇嶄露頭角,除本身擁有的藝術家特質,在台灣藝術大學就學期間,師承國內寫實繪畫高手賴武雄教授,以及擅長抽象繪畫的葉竹盛教授,親炙恩師,耳濡目染,學生時期無論布局、技巧都具有大家風範,也奠定日後從事繪畫創作的基礎。  李瑞標以畫作「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勇奪國際文化美術抽象類金牌獎,創作靈感來自畫家對音樂的熱愛,進而以繪畫形式來詮釋。  「貝多芬第四號交響曲」運用充滿張力的線條和色塊等抽象符號,錯落疏密的筆勢架構動態的形式,畫面剛柔並濟的線條讓作品蘊含豐富的語彙。作品中線條、色塊及潑灑的抽象表現繪畫形式,觀畫時能感受到熱血洋溢、情緒澎湃,以及音符與旋律的躍動。  享譽國際、有「台灣之光」、「亞洲畫神」美譽的恩師蔡豐名曾形容李瑞標筆下的畫作使人沉思,讓人彷彿進入世外桃源,感受生活的美好。  今年7月初,李瑞標的作品將在韓國首爾分別舉行個展及聯展,歡迎國內外各界賞畫並典藏其作品。

  • 聲如夏花 音樂會傳遍五大洲

    聲如夏花 音樂會傳遍五大洲

     近日,中國國家大劇院「聲如夏花」系列線上音樂會首場「欣欣田園」拉開帷幕。  隨著北京市降低疫情防控應急回應級別,本場音樂會是疫情以來首次回歸大劇院音樂廳舉行的演出。這場音樂會通過全球多家藝術機構網路平台同步播出,世界藝術同行紛紛表達團結合作、戰勝疫情的堅定決心和必勝信心。音樂會線上播出點擊量超3500萬次。  貝多芬交響曲 生之喜悅  本場音樂會的選曲可謂寓意深刻。貝多芬開始創作他的第一部交響曲時,已經出現了聽力衰退的症狀,在第六交響曲動筆之前,他幾乎完全失去了聽力。而在《C大調第一交響曲》和《F大調第六交響曲》中,聽不到愁苦與悲憫的情緒,反而充滿了對自然的熱愛、對生命的崇敬和對生活的樂觀態度。  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總經理任小瓏表示,「這場重返音樂廳的音樂會具有標誌性意義,曲目選擇給人以力量和希望。」  本次音樂會搭建了極速超高清播放系統,為參與播出的44個管道、80個網路平台埠推送超高清信號。全球五大洲16個國家的22家藝術機構共同參與,多家海外播出平台聯合呈現。  奧地利維也納國家歌劇院、俄羅斯紅旗歌舞團、西班牙馬德里皇家歌劇院、美國費城交響樂團、菲律賓文化中心和阿根廷科隆劇院等多家海外藝術機構通過不同方式聯合呈現本場音樂會。央視網在Facebook和Youtube平台通過中、英、法等多語種帳號同步播出。德國最大視頻公司UNITEL旗下的fidelio平台也參與了播出,該平台覆蓋德國、奧地利、義大利、西班牙等國家。  德國柏林歌劇基金會總經理喬治‧費爾特哈勒希望全球樂迷盡情享受「聲如夏花」首場音樂會,「文化和藝術使全世界人心相通。」費城交響樂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馬思藝說:「音樂蘊含了前所未有的力量,能夠啟迪、凝聚和鼓舞人心。」  音樂抗疫 全球受感動  在音樂會直播過程中,國家大劇院不斷收到海外機構負責人發來的資訊。阿曼馬斯喀特皇家歌劇院總經理翁貝托‧法尼說:「我正在Facebook上觀看這場演出。非常棒!樂團和指揮都非常出色。我很想念你們,對於我們間的合作,我充滿感激。」  眾多海外網友也收看了音樂會,反響熱烈。一位厄瓜多爾的網友說:「清晨7:30美妙的直播音樂喚我起床。此刻我戴著耳機坐在沙發上,仿佛漫步在山間,感受到微風拂面,聽到鳥兒鳴啼,聞到芬芳花香。」  專業樂評人、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段召旭感慨:「在感恩的情緒中結束的『田園』交響曲,其終樂章的標題正是我們所有經歷過疫情的觀眾的共同感受:雷雨後幸福而感激。」

  • 風城樂饗

    風城樂饗

     芝加哥交響樂團終於結束了近三個月的罷工。在樂迷引頸期盼之下,延長表演季,周末更加碼演出了五首樂曲,十點半左右演出才告結束。散埸時密西根大道擠得車水馬龍,給這反常冷涼的初夏夜晚添加了一些溫暖的人氣。小雨方歇,芝城的高樓彷彿成了鏤空的玉柱在星空下閃閃發光,良辰美景不負了今晚的美好樂章。  不同於一般古典音樂會著重於經典之作,今天芝城交響樂團介紹了兩件現今作曲家(Ken Benshoof, James Stephenson)的作品。此外兩件新作分別以短笛(piccolo)和伸縮大喇叭(trombone)為主體,平常大出風頭的大小提琴都退居二線,相當難得。兩件新作出埸前都以傳統樂曲打頭陣,大概有承先啟後的用意。維瓦第的小品短笛協奏曲(Piccolo Concerto)和今晚的短笛新作品相輔相成。行雲流水的笛聲彷如新鷹出谷,穿梭在管弦樂聲譜成的藍天白雲中。  明明是在大城市的演奏廳,人卻覺得在山林之間,只是新曲中巴洛克式的工整對稱不見了,聽覺的享受延伸到了視覺,古典音樂和現代電影配樂有驚人的重合。至於伸縮喇叭曲目則由貝多芬的第二交響曲為前導,雷霆萬鈞的進行著。不再是行雲流水,此曲以人生為主題,伸縮喇叭號角響起為開端,象徵人初初入世的驚人一哭,然後喇叭聲在交響樂聲中高低起伏穿梭著,宛如行經人生之路。此曲和前面的貝多芬第二交響曲一樣氣勢十足。人們緊張的等待著最後的大結局,鐘鼓齊鳴後,血脈賁張,靈魂被驚醒。此刻的感覺幾乎是宗教性的,令人有難以形容的滿足和感動。  現場聽交響樂是人生一大享受。沒有什麼外務干擾,完完全全沉浸在黑暗中。放心的在高昂低吟的樂聲中體會人生百味。可以如泣如訴,可以萬馬奔騰,每件作品都有一個動人的故事。  今天動人的故事是貝多芬第二交響曲。那不是貝多芬最有名的作品,卻是他漫長的創作生涯中的一個分水嶺。1802年春天,貝多芬前往位於維也納近郊的Heilingenstadt進行聽力治療,也在此地接受了聽力無法恢復的殘酷事實。同年秋天他完成了第二交響曲。在這極端絕望的時刻,此曲仍充滿活力和歡樂,很難想像那信心十足的終曲(finale)可能是在他告訴弟弟自己有自殺的傾向前幾天完成的。或許是因為這沉重的打擊,貝多芬決定走一條新的路,不再追隨海頓的步調,自創新的格局。所謂貝氏風格就此誕生。  貝多芬不再是以小步舞曲(minute)為主軸,他大量應用詼諧曲調(scherzo),更加緊湊的加入戲劇性的效果,堆砌的張力往往在最後終曲爆發出來,開啟交響樂的新世代。總之,第二交響曲其實就是一個生於憂患,疾風勁草,否極泰來的故事。  說起憂患,對芝加哥的居民來說這已不是個陌生的字眼。近些年來,此間人口流失,經濟成長緩慢,和中西部幾個難兄難弟的城市一樣,漸漸被新興的南方諸城趕過。槍擊案件、種族糾紛、貪腐政客是這百年老城上全國新聞的絕大原因。罷工歸來的芝城交響樂團不負眾望,賣命演出,給大家一個遲來的春天。

  • 用影像關懷環境 光影文化館推「大自然交響曲」主題影展

    用影像關懷環境 光影文化館推「大自然交響曲」主題影展

    桃園光影文化館為喚醒觀眾對自然環境的重視,一同響應4月22日世界地球日,3月至4月規畫「大自然交響曲」主題影展,館方表示,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將加強防疫不打烊,並強調體溫量測高於37度,或有咳嗽、發燒等症狀的民眾,不得入館,讓民眾安心看電影。  桃園光影文化館表示,「大自然交響曲」主題影展自3月1日至4月29日止,以山林、海洋、花草、動物等4大主題免費放映16部影片,其中《極限巔峰》紀錄橫跨22個國家,並由極限運動員引導觀眾進入命懸一線的險峻危谷,榮獲2018年澳洲影視藝術學院獎紀錄片最佳攝影、最佳音效、最佳原創音樂等多項獎項。  防疫升級一級開設,桃園光影文化館強調,將加強防疫但不打烊,除要求來館民眾自行配戴口罩外,進入放映廳前觀眾需配合量測額溫及手部消毒,館方也於放映結束後加強消毒,館方指出,如體溫高於37度,或有咳嗽、發燒症狀的民眾,不得入館。

  • 挑戰指揮馬勒一 久石讓擁抱古典樂

    挑戰指揮馬勒一 久石讓擁抱古典樂

     以《龍貓》、《神隱少女》等宮崎駿動畫配樂聞名世界的作曲家久石讓,近年也在歐美、台灣等地實踐古典音樂理想,指揮貝多芬、布拉姆斯等人作品,也公開彈琴,今年7月也已完成全本貝多芬交響曲專輯錄製,這次在台灣,則是完成馬勒第一號交響曲演奏,久石讓表示:「我熱愛所有類型的音樂。」  面對音樂總是絕對專注和認真,這幾日久石讓抵台,所有行程都是排練,戰戰兢兢地準備,「不管是彈琴還是指揮,每場音樂會的壓力都很大,我必須保持靈活狀態。」  久石讓表示,他從小就很常去電影院,在學習音樂的過程中,也經常思考如何把畫面轉換成音樂,「一直到我遇見宮崎駿,是他讓我走上電影音樂之路,我看見了極簡音樂和現代音樂的可能性。」  這幾年,久石讓又再度回歸古典音樂,「我重新思考了貝多芬、布拉姆斯的音樂,這裡面的音樂內涵非常強大,讓人願意一再深入研究。」  久石讓來台音樂會,今(13日)晚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明(14)日還有一場,在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音樂廳,曲目為《神隱少女》交響組曲、馬勒第一號交響曲,樂團為NSO國家交響樂團。

  • 捷運交響曲

     捷運交響曲  有人忙著遠離人聲  有人忙著擠入繁華  列車轟隆 低頭的人叫不起  一個白髮人沉吟  讓讓  當列車關門警示音響起  怪聲調女音送進一批無臉人  他們的笑容向異次元綻放  她們的憂愁寫進程式  幸有孩兒嚶嚶回歸人間  總算取得活著的證明  夜深了  嗶嗶嗶嗶  門關了又開  博愛座僅剩醉酒的男子飄散寂寞  以及  一具拖著冰冷靈魂的殘軀  勉強擠了進來

  • 蝴蝶交響曲 重現921那一夜

    蝴蝶交響曲 重現921那一夜

     國家文藝獎得主、作曲家錢南章透過「音樂劇場」,重現20年前921大地震的天搖地動,「原本平靜的夜晚,只有獨奏的大提琴、喇叭和笛聲,突然之間一陣燈光閃爍,鼓聲隆隆,樂團成員手拿竹棒用力敲打,還有人倉皇四處奔逃。最後花瓣飄落舞台,象徵地震中受傷逝去的人們。」  由錢南章創作的第六號交響曲《蝴蝶》第二樂章〈921大地震〉,帶觀眾回南投埔里。去年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首演後,今年9月21日晚上由「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在埔里紙教堂紀念音樂會表演。贈譜儀式昨舉行,由許遠東先生暨夫人紀念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許志平將《蝴蝶》樂譜授權給Butterfly交響樂團。  錢南章之前為創作《蝴蝶》造訪埔里數次,上月又舊地重遊到埔里看Butterfly交響樂團彩排練習,忍不住豎起大拇指稱讚「小朋友們演奏真的非常棒!」  20年前的921地震,留下來的不只有創傷,還有災後重生的新希望。錢南章表示,他接受許遠東先生暨夫人紀念文教基金會委託,以「蝴蝶」為概念創作音樂,呈現埔里的故事,尋找靈感時,決定加入921大地震的經歷。  錢南章表示,「經過了人世間的苦難之後,需要療癒的力量。」因此在第二樂章「地震」過後,《蝴蝶》的第三樂章〈紙教堂〉呈現災難後重建生活的希望。第四樂章〈蛹之生〉,便以蝴蝶破蛹而出滿天飛舞的意象,象徵台灣堅強的生命力。  Butterfly交響樂團老師劉妙紋指出,「樂團近年培育新團員,有如從『蛹之生』到『蛹之聲』,透過音樂和土地一起共振。」  錢南章也表示,《蝴蝶》是最能代表台灣的音樂,「台灣的音樂不是馬勒,也不是貝多芬。《蝴蝶》就是我們的音樂,是屬於台灣、南投埔里的交響曲。」  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團長廖嘉展指出,這首曲子對埔里、對921重建區是珍貴的禮物,鼓舞在地耕耘的工作者,也展現音樂撼動生命的力量。

  • 交響曲《蝴蝶》埔里演出 用音樂重現921大地震

    交響曲《蝴蝶》埔里演出 用音樂重現921大地震

    地震要怎麼變成音樂?國家文藝獎得主、作曲家錢南章透過「音樂劇場」,重現20年前921大地震的天搖地動,「原本平靜的夜晚,只有獨奏的大提琴、喇叭和笛聲,突然之間一陣燈光閃爍,鼓聲隆隆,樂團成員手拿竹棒用力敲打,還有人倉皇四處奔逃。最後花瓣飄落舞台,象徵地震中受傷逝去的人們。」 這首由錢南章創作的第六號交響曲《蝴蝶》的第二樂章〈921大地震〉,帶聽眾再次回到921的南投埔里。去年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首演後,今年將在9月21日晚上由「埔里Butterfly交響樂團」在埔里紙教堂的紀念音樂會表演。今(6)日更舉辦贈譜儀式,由許遠東先生暨夫人紀念文教基金會將《蝴蝶》樂譜授權給Butterfly交響樂團演出。 錢南章之前為創作《蝴蝶》造訪埔里數次,上月又舊地重遊,到埔里看Butterfly交響樂團彩排練習,兩手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小朋友們的演奏真的非常棒!」 20年前的921地震,留下來的不只有創傷,還有災後重生的新希望。錢南章表示,他接受許遠東先生暨夫人紀念文教基金會委託,以「蝴蝶」為概念創作音樂,呈現埔里的故事,尋找靈感時,決定加入921大地震的經歷。 錢南章表示,「經過了人世間的苦難之後,需要療癒的力量。」因此在第二樂章「地震」過後,《蝴蝶》的第三樂章〈紙教堂〉則呈現災難後重建生活的希望。第四樂章〈蛹之生〉,便以蝴蝶破蛹而出滿天飛舞的意象,象徵台灣堅強的生命力。 Butterfly交響樂團老師劉妙紋也指出,除了「蛹之生」的意涵,更帶動了「蛹之聲」,「樂團近年培育新的團員,有如從『蛹之生』到『蛹之聲』,透過音樂和這塊土地一起共振。」 錢南章也表示,《蝴蝶》是最能代表台灣的音樂,「台灣的音樂不是馬勒也不是貝多芬。《蝴蝶》就是我們的音樂,是屬於台灣、屬於南投埔里的交響曲。」

  • 悲嘆之歌  呂紹嘉給NSO的馬勒拼圖

    悲嘆之歌 呂紹嘉給NSO的馬勒拼圖

    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呂紹嘉在2020年任期屆滿後,將不再續任,這是他留在NSO的最後一年,今(1)日他為樂迷和團員們,開出超「澎派」菜單,包括貝多芬《莊嚴彌撒》、馬勒《悲嘆之歌》等,其中《悲嘆之歌》可說是呂紹嘉給NSO的最後一塊馬勒拼圖,深情的禮物,呂紹嘉表示:「過去10年來,我們完成了馬勒交響曲全集,現在再加上這一首從未演過的悲嘆之歌,可說是完整了。」  呂紹嘉是法國貝桑松國際指揮賽、義大利佩卓第國際指揮賽、荷蘭孔德拉辛國際指揮賽,三大指揮大賽首獎得主,回想自2010年上任以來,他以「走一條長遠的路」為信念,為樂團安排一連串馬勒交響樂曲,磨練樂團質地。  10年下來,除了馬勒未完成的第10號交響曲之外,其他前9首都已完成,呂紹嘉表示,「其中第9號交響曲,我曾經在2005年、2014年和NSO一起演出,現在又要再一起演一次,相信我們經過這14年,都有更深的感觸。」  除了馬勒,明年NSO將前往荷蘭、英國、瑞士、法國和日本巡演,適逢貝多芬250周年,呂紹嘉特別在日本行安排了貝多芬第7號交響曲,呂紹嘉說,這首「貝七」是NSO招牌曲目,「除此之外,前些年受到日劇《交響情人夢》影響,讓更多人認識貝七,連我女兒也是透過這部日劇,了解很多首古典音樂作品,這是首熱鬧、歡慶的曲目,很適合和觀眾們同慶。」  日前公開場合,有觀眾詢問呂紹嘉:「總監,你為什麼要離開我們?」呂紹嘉表示,未來他將再以不同的方式回到NSO,並非永久離開。 在NSO的最後一年,呂紹嘉說他會更加珍惜每一場演出,平常看起來冷靜、不苟言笑的他,現在也很能和團員們開玩笑,排練時還會舉網紅角色為例,作為形容音樂的方式,逗得團員們開心大笑,「原來總監在古典音樂之外,也有在關注網紅生態」。

  • 北市交慶50週年!《台北交響曲》從過去探未來

    北市交慶50週年!《台北交響曲》從過去探未來

    從音樂瞭解一座城市,從城市看台灣藝術發展!成立於1969年,台北市立交響樂團今年歡慶50週年,特別委託旅美知名台灣作曲家溫隆信全新創作,於5月19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首演《台北交響曲》。該曲由北市交攜同家族樂團,組成超過百人的樂團編制,加上將近200人的合唱團,北市交要在當晚聲震屋瓦,撼動人心。 溫隆信2018年3月接獲北市交何康國團長越洋電話委託,希望以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為架構,寫作一部以「台北」為主題的交響曲,作為北市交50歲的生日創作,曲中要以台北為視角,融入這50年來共同經歷的情事物,回顧過去、展望未來。 《台北交響曲》全曲為序曲以及五個樂章80分鐘無中場休息,演出陣容極為龐大:指揮方面,不僅邀請兩位曾經擔任北市交助理指揮,與北市交有著革命情感的國內知名指揮家楊智欽、林天吉,還力邀擔任北市交首席指揮6年,甫於去年12月份卸任的吉博.瓦格(Gilbert Varga)來台共襄盛舉。聲樂家部分邀請到重量級演唱家女高音湯慧茹、女低音楊艾琳、男高音王典、男低音孫清吉共同參與。 樂團及合唱團部分總用有300名演出者,由北市交與附設團大家族,加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混聲合唱團、東吳大學音樂系合唱團、實踐大學音樂系合唱團,也邀請邀請了多位音樂家回娘家,包含前團長徐家駒將於低音管聲部演出,與同聲部新進團員並肩而坐。 北市交為了這首大型的交響樂,必須找到能容納超大編制的排練場地,最後除了在自家的排練廳之外,還分別在海基會公亮廳、中山堂光復廳等地排練。而國家音樂廳也將在當晚把觀眾席前排座位覆蓋,延伸舞台的空間,這也考驗了北市交在聲響上的精密計算,必須給觀眾一個震撼地聲音饗宴。 台北市立交響樂團50週年團慶音樂會《台北交響曲》將於5月19日(週日)晚間7時30分於國家音樂廳盛大演出。

  • 石光交響曲的盛宴 19日晚間在野柳地質公園展開

    石光交響曲的盛宴 19日晚間在野柳地質公園展開

    交通部觀光局北海岸及觀音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4月19日至4月28日舉辦2019年「野柳石光-夜訪女王」活動,規畫「俏皮公主」、「女王頭」、「儷影湖」三大燈區,於4月19日、4月21至26日、4月28日,每天晚間6時30分至9時,每15分鐘一場燈光秀,將野柳兩大主角俏皮公主及女王頭編寫「石光交響曲」的故事。 「石光交響曲」故事,敍述俏皮公主與族人「嬉戲」、俏皮公主與石之女王在野柳的「相遇」,最後與石之女王共同「守護」野柳大地。主辦單位邀請音樂家蔡旭峰編寫主題音樂,並巧妙利用光束燈、染色燈、洗牆燈、LED燈串,像是今年新增加的儷影湖燈區,運用染色燈、Gobo燈片,加上藍色海洋意象LED串燈,用燈光效果搭配音樂來描述原住民長久以來總是習慣在儷影湖裡,伴隨著月光唱歌、跳舞,終於這美妙的歌聲吸引女王來到這裡和俏皮公主相遇的故事,讓民眾可在「十景石美」等最佳建議體驗區,欣賞到蕈狀岩、海蝕溝岩壁在炫彩燈光加持下獨一無二的美景。 「女王音樂會」首場即將於4月20日率先登場,由張正傑&弦外之音樂團、風之香頌管弦樂團、萬芳等重量級表演者,表演曲目將結合台灣民謠、古典樂曲及電影配樂組曲等,以管弦樂、跨界合奏及流行音樂,呈現一場獨一無二、絕無僅的女王音樂會。 此外4月27日更加碼1場音樂會,尚未買票的民眾,千萬別錯過機會,購票可上野柳地質公園官網,野柳石光-夜訪女王入場票券每日限量,另園方很貼心的每天保留200張門票,讓未購買到預售票的民眾可於活動期間當天現場至野柳地質公園購票入園。 4月19、21至26、28燈光秀期間,特別推出獨享加碼抽活動,凡購票入場即有機會獲得獨家女王限量紀念好禮。北觀處特別提醒,由於近期天候狀況不穩定,參加活動的民眾記得攜帶雨具,並為了民眾安全及權益考量,4月20日女王音樂會活動當日有可能遇雨取消或延後演出時間。 為了不讓已購票的民眾敗興而歸,北觀處表示,如果天公不作美音樂會臨時取消,除了全額退費,民眾請至原購票系統或地點辦理,購票民眾仍可留在園區免費觀賞燈光秀,並可參加摸彩及使用消費抵用券,因應天候影響音樂表演效果及購票民眾權益,主辦單位保留調整當日活動內容之權力。

  • 洛夫與我

    洛夫與我

     認識洛夫先生,要從他60歲(1988年)慶生會講起。 我的文化大學同學聲樂家馬曉華,應詩人洛夫之託,邀請游昌發教授、盧炎教授和我,以洛夫的詩作譜寫歌曲。我寫〈寄鞋〉、〈因為風的緣故〉、〈雨中獨行〉、〈吹號者〉四首歌,於1988年3月31日在台北市社教館「因為風的緣故—洛夫詩作新曲發表會」首演,當晚,還有紀弦、辛鬱、張默、碧果、向明、管管、白靈、侯吉諒、江中明、趙天福、李曉明和洛夫本人等多位詩人上台朗誦,好不熱鬧。馬曉華說,〈寄鞋〉這首歌是「兩個大男人,在寫女人的心事。」洛夫與我聞之相視大笑,相差二十歲的我倆從此成為忘年交。  之後,經常有人在音樂會及國際聲樂大賽中,演唱〈寄鞋〉、〈因為風的緣故〉及〈雨中獨行〉這三首歌。我告訴洛夫先生:「這三首曲子已經是聲樂界的流行歌。」他聽了很高興,每次碰面都會送我詩集,也有寄到我家的,有些詩集我甚至有兩三本。  2009年4月10日,洛夫先生寫詩65年,《洛夫詩歌全集》新書發表會場上,整個舞台布景是一片汪洋,上面寫著斗大的「背向大海」四字。文建會黃碧端主委致詞讚嘆,洛夫詩歌對台灣現代詩壇影響深遠;會後洛夫先生對我說:「希望《背向大海》能譜成曲。」巧合的事來了,是年12月1日,國立中正文化中心(今之兩廳院)陳郁秀董事長的「樂典計畫」,委託我創作合唱交響曲,我的首選當然是長達155行的禪詩《背向大海》。  2013年我即將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音樂系退休,學校要幫我在校內的音樂廳舉辦一場個人作品發表會。籌辦時,我想到這首《背向大海》交響曲。但是此曲是委託創作,演出需經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同意。我去找中心的黃碧端藝術總監商量,她二話不說,不只同意,更情商國家交響樂團NSO,浩浩蕩蕩拉到關渡北藝大,會同校內合唱團,由張尹芳女士指揮,於5月25日世界首演,公共電視台也特來錄影。一直到現在,很多人都告訴我,他在公視看到《背向大海》的精彩播出,百餘人陣容盛大,氣勢磅礡,展現詩與樂結合的驚人力量。  《背向大海》交響曲在北藝大首演,85歲的洛夫先生因事不克出席,但他送我一帖墨寶「酒是黃昏時歸鄉的小路」,此詩選自他的《大悲咒與我的釋文》。洛夫先生還促成拍攝他的紀錄片《無岸之河》的團隊,到北藝大捕捉鏡頭,我也在裡面軋上一角。  年底,洛夫先生邀我到金山南路銀翼餐廳吃飯,座上客都是他的朋友。洛夫說:「今晚的菜是焦桐點的,待會兒他會來介紹菜色,可惜今晚無酒,不能《與李賀共飲》。」大夥兒邊吃邊聊,忽然聽到師母說:「洛夫哪有什麼不敢的,他什麼都敢喔!」是啊,從我第一次讀到《大悲咒與我的釋文》就受到震撼,佩服他「敢」於打破框架,是超現實且魔幻的經典之作,我一定要把它譜成曲。  2017年10月21日,在國家演奏廳「因為風的緣故—洛夫詩選歌樂創作」音樂會上,看到洛夫先生坐輪椅出席,我有些吃驚,趨前問好。他說,已處理加拿大溫哥華的房子,回台定居了。他曾跟我說:「人間如果有天堂,就在溫哥華。」我想,或許是健康因素讓他結束溫哥華的天堂生活吧,不覺有些悵然。  回家後,美貞提議,我應該和台北愛樂合唱團一起去建議兩廳院,於次年2018年5月11日洛夫的90歲生日,演出《背向大海》,向詩人致敬,我並自動請纓,想以超現實的音樂劇場形式呈現洛夫《大悲咒與我的釋文》。  託貴人相助,《背向大海》演出沒問題,但有人對《大悲咒與我的釋文》有意見,說音樂會是慶生,不要拿來觸霉頭。為此,我特地請教法鼓文理學院校長釋惠敏法師,他開示:「悲是慈悲,咒是箴言,完全沒有負面的意思。」  釋惠敏法師更進一步解釋,《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簡稱《大悲咒》,「大」是廣大圓滿;「悲」是慈悲心,希望眾生離苦得樂、消災免難的心態,以大悲觀世音菩薩等聖賢為典範;「咒」是祈願時所念誦的詞句,內容常是佛菩薩或護法神名號、德行或與祈願相應的聲音文字。《大悲咒》可以說是:「以大悲觀世音菩薩等聖賢為典範,祈求眾生離苦得樂、消災免難的祈禱文。」  計畫趕不上變化,洛夫先生於2018年3月19日仙逝,找李賀喝酒去了。《魚‧石頭‧聽禪聲—洛夫&錢南章音樂會》移到2019年5月11日(六)晚上。這場音樂會由國家兩廳院主辦, 鄭立彬指揮國家交響樂團、臺北愛樂合唱團,與舞台導演謝杰樺聯手打造,有合唱交響曲《背向大海》和音樂劇場《大悲咒與我的釋文》,這是給女高音三重唱、混聲合唱與打擊樂的世界首演。  我想,當樂音響起,一在天上、一在人間聆賞,洛夫與我應該也會隔空相視大笑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