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人力飛行劇團的搜尋結果,共06

  • 無伴奏人聲音樂劇《阿飛正轉》 台中國家歌劇院登場

    無伴奏人聲音樂劇《阿飛正轉》 台中國家歌劇院登場

    台灣人力飛行劇團與香港一舖清唱共同打造的無伴奏人聲音樂劇《阿飛正轉》,12月1日至2日即將在台中國家歌劇院登場。藝術總監黎煥雄19日在記者會中表示,這個製作除「以飛鳥寓今」,也期盼每個人都擁有「阿飛精神」,不要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 \n \n 《阿飛正轉》是結合歌曲、舞蹈、戲劇及多種語言交錯無伴奏人聲音樂劇,「阿飛」代表不斷飛行尋找落腳處的飛鳥,象徵青年世代懷抱著對翻轉未來人生的渴望。12月1日至2日將於台中國家歌劇院登場,11名演員19日在記者會小露身手,演唱「真•牛郎織女」、「機場候機室」2首歌曲,令人驚豔。 \n \n 人力飛行劇團藝術總監黎煥雄,邀請一舖清唱導演伍宇烈、編劇岑偉宗、三金(金馬、金曲及金鐘)得主陳建騏及活耀於流行音樂與劇場的伍卓賢共同挑戰人聲。 \n \n 黎煥雄表示,「阿飛是現實世界裡真正在打拚、付出心力的這群人」,當七夕的主角不再是牛郎織女,轉而聚焦在喜鵲身上,喜鵲們要如何找到自己的位子,如同社會新鮮人初入社會後,在底層努力不懈的樣貌。 \n \n 台中國家歌劇院表示,阿卡貝拉無伴奏人聲演出形式相當特殊,並非真的無伴奏,而是舞台上不論主旋律、節奏或伴奏皆由人聲「唱」出。一舖清唱是香港第一個專業無伴奏人聲劇團,《阿飛正轉》是首次與台灣人力飛行劇團合作無伴奏人聲音樂劇作品,過程充滿挑戰。 \n \n  台中國家歌劇院指出,相當特別的是,舞台上使用22把高矮不一的梯子象徵著社會階級,演員在演出中爬上爬下,最後停在不同的位置,就像上班族在不同的崗位上奮鬥,想要往上爬、翻轉人生的心願。

  • 終極職場生存錄 人力飛行劇團《公司感謝你》

    終極職場生存錄 人力飛行劇團《公司感謝你》

    公司真的會感謝你嗎?由人力飛行劇團導演黎煥雄執導,選自德國劇作家魯茲‧胡伯納的《公司感謝你》,黎煥雄說,這次要把過去的「黎式劇場美學」暫時擺一邊,用黑色幽默和嘲弄,詳細描述職場老鳥面臨企業內鬥的生存實錄。 \n \n 「讀到這部作品時,發現這和我過去的私人經驗有點對應,我好像又看到十幾年前離開EMI唱片公司,那種新舊世代交替的階段。」黎煥雄說。 \n \n 《公司感謝你》劇情描述一間公司因換了主事者,許多員工遭到解僱,而資深員工克魯勝斯滕也面臨裁員危機,這時他卻受邀參加公司的豪華招待旅程,但公司卻不明確告訴他此趟行程是為何而來,藉以用這樣的方式引發他的焦慮,看他要不要選擇自己辭職,還是繼續這麼耗下去。 \n \n 黎煥雄說:「在面對這樣事件本身不複雜,最終你會發現,在你所處的產業規格裡,真正和你對峙的不是公司,而是時間。」 \n \n 許多人不知道,黎煥雄是資深古典樂迷,在劇場專業之外,他早年也曾任職於EMI唱片長達10年的時間,擔任古典部經理。「劇本裡怵目驚心的企業文化,其實也是真實人生,劇中的老鳥,對公司忠誠了20年,但景氣下降,公司就有很多作法希望你可以自己有打算。」 \n \n 「當時我選擇離開唱片業是因為劇場召喚我,我用了10年的時間工作,想把能量再度放回劇場。」 \n \n 談起離開唱片業的過程,黎煥雄說,當時公司正在內部縮減,他也剛好想重返劇場,「我想退的風聲一出來,公司馬上詢問我:『你既然想退,要不要自己請辭呢?』因為我是主管階層,成本很高,如果自願退休,公司可節省不少成本。」 \n \n 但黎煥雄始終認為,過去為公司勞心勞力的付出,值得有好條件的「優退」,「在一來一往為自己爭取福利的過程中,一些傷感情的狀態就出現了,當時我也覺得很受傷,雖然這已是陳年往事,但製作《公司感謝你》的過程又讓我有機會再面對、再思考,當時到底怎麼了?」 \n \n 事過境遷,黎煥雄說:「公司不一定會感謝你,但是時間會感謝你,你自己也要感謝你自己。」 \n \n 《公司感謝你》今起至13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人力飛行劇團《星光劇院》 黎煥雄自剖告解貢獻血肉

    人力飛行劇團《星光劇院》 黎煥雄自剖告解貢獻血肉

    5月29至31日即將在國家戲劇院首輪演出,人力飛行劇團的《星光劇院》,宛若導演黎煥雄自剖「中年快結束」的心結,想像著20年後、依然仍是導演的自己;帶著「告解」意味,讓舊的自己終結、銜接下一階段的生命報告,「這個故事就是我的血與肉。」 \n2年多前黎煥雄在文山劇場排戲,演員進行發聲練習,無事坐在觀眾席裡、入睡的他,「發現靈魂飄走」,半夢半醒間、隱約傳來,合作過年老的、年輕的眾演員,共同用輕柔聲音呼喚著他。讓黎煥雄開始著手《星光劇院》的劇本,開場就是老牌演員李天柱飾演的「導演」,在排練場心臟病發過世,靈魂仍流連在劇場裡。 \n黎煥雄安排,劇中彼此心結難解的父子兩代同為劇場導演,離開劇場的父親,留下未曾付諸實現的演出計畫,也開啟一段攸關親情、人生與劇場的旅程。除劇中父子關係來自周遭的劇場朋友,黎煥雄承認,他於劇中的「導演」一角,投射過去本身執導時與演員間的往事,「劇場人的敏感,讓我的音調、而非話語,就像把刀,使得對方傷痕累累」。 \n舉某段劇情為例,由女演員蕭艾主演的「導演」昔日愛人,仍在劇團擔任演員時,有回排戲、劇本上明明只有一句「對不起」,蕭艾卻連說了好幾個;只見李天柱冷冷地說,他不想、不要,也不稀罕,多出來的對不起;並緊接著追殺、補刀:「妳對得起創作?」、「妳對得起劇本?」 \n另一位女演員徐堰鈴則專司嘲諷「導演」,讓「喜歡用獨白」、「對話都能處理成獨白」,或是演出時舞台上總是出現短大衣、風衣或帽子,「這才是我作品的風格」等黎煥雄一點一滴的自嘲,達到從旁點明、且順勢「鞭打一番」。

  • 黎煥雄探討愛與慾 執導china

     繼改編、執導作家陳俊志的自傳小說《台北爸爸,紐約媽媽》後,人力飛行劇團的導演黎煥雄再度推出文學劇場《china》,改編作家陳玉慧的同名小說。 \n 在原著中,一位薩克森的地質學者魏瀚愛上有夫之婦,結束這段注定傷心的愛情之後,他受男爵所託前往中國尋找製瓷的祕密。他進入中國皇宮內院,成為乾隆皇上的寵臣,還邂逅了一位迷樣的東方女子。內容以魏瀚視角出發,帶出龐雜而多線的故事發展。 \n 在黎煥雄眼裡,陳玉慧筆下橫跨東西文化,關於人性、愛情、權力、慾望的詮釋動人。黎煥雄說,改編文學最難的地方在於「太容易被原著裡美麗的文字綁住」,最痛苦的部分是「丟掉原著內容,為其他角色新寫一段」。 \n 透過改編,黎煥雄的戲劇擴展,還將從女主角、皇帝、男爵的視角重新陳述故事。他也新增了古文物研究員、時空穿越者、戲班說書人等角色。黎煥雄說自己只用了五分之一左右的原著內容,捨棄了許多關於宗教、瓷器歷史的部分,「我要講的很單純,就是愛情與慾望的追尋。」 \n 《china》由趙文瑄、朱芷瑩、王安琪、趙逸嵐、隆宸翰、高華麗主演,11月15日至17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漏斗造型建築 大東文藝中心將完工

    漏斗造型建築 大東文藝中心將完工

     總投資約十九億元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預計明年二月底前完工,將成為鳳山地區兼具觀光休閒及文化藝術新地標,而演藝節目不僅與國家級劇院接軌,演藝廳同時開放給在地藝文團隊使用,協助在地藝文發展。 \n 大東文化藝術中心十一座大漏斗造型薄膜時尚建築,近日開始試燈,鮮豔光束投射在上面,美麗景觀令民眾驚豔不已。 \n 市府文化局長史哲表示,大東分為圖書館、展覽棟、演藝廳,其中演藝廳為九百人座的中型劇場,經過一年籌備,開館節目將分為國際合作、兩廳院旗艦節目、在地製作三種。 \n 他說,明年將以大東作為春天藝術節的主場,開館節目的安排利用兩年春藝與兩廳院的合作機制,國家級的兩廳院節目在台北演完後,直接進入大東,讓大東立即就與國家級劇場接軌。 \n 文化局指出,明年兩廳院國際藝術節的十個節目,將有五個會到大東演出,包括「台灣之光」古又文與法國卡菲舞團跨界合作演出;俄、法、英「與你同行」劇團的《暴風雨》;國光劇團的《豔后與他的小丑們》;人力飛行劇團的《台北爸爸紐約媽媽》;國家交響樂團演出。 \n 至於其他國際合作及在地表演團隊的演出節目,該局將陸續公布。 \n 史哲強調,大東演藝廳責成愛樂文化基金會營運,是比照兩廳院由中正文化基金會營運模式,才能與兩廳院合作並引入國際節目。 \n 而高市交響樂團、國樂團是來引進節目及做劇場前後台服務,不是使用演藝廳演出,演藝廳將開放給所有在地團隊使用。

  • 跨世代劇場人創作 激盪青春時差

     劇場前輩的青春與新秀們的青春,有什麼異同?在人力飛行劇團推出「人飛創作實驗計畫2011青春時差」計畫,中堅輩的劇團藝術總監黎煥雄與音樂總監陳建騏,對照新生代的創作者黃鼎云與洪千涵,各以青春為名發表創作,十八日起每周四至日、連續四周在台北牯嶺街小劇場演出。 \n 七十四年次的黃鼎云與七十七年次的洪千涵,都是去年才從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他們的「青春」直接又私密,毫不隱瞞地將自己的性向、傷痛攤在舞台之上。 \n 黃鼎云曾參與阮劇團、莫比斯、黑眼睛跨劇團的工作,這次他編導的《藍祈雅 啵棒》,以獨角戲呈現身為男同志的生存方式。劇中,他虛構名為「藍祈雅」的神祕人物,性別成謎,但他對於性別運動的投入、勇敢表達自我的態度,影響許多躲在櫃子裡的同志朋友。「藍祈雅」七年前突然消失,後來臉書上出現了他的粉絲團,再度引發討論。 \n 洪千涵過去曾在莎妹、外表坊等團隊工作,在作品《噢!美麗的日子》中,她以輕鬆戲謔的方式植入喪父的傷痛,也加入自己與同學的感情狀況。她以水果、冰淇淋、紅酒等食物比喻愛情的美好,又以舞蹈、獨白、笑鬧遊戲表達分手的傷痛,她的母親劉慕琪也將參與演出。 \n 相較七年級生的赤裸坦白,五年級的黎煥雄與六年級的陳建騏顯得隱晦壓抑。黎煥雄將重製他廿年前河左岸劇團時代的《星之暗湧》,並更名為《星之暗湧2011》,啟用一票七年級的演員演出一九二○年代活在日治時期,意圖反帝國的台灣人。陳建騏則與新媒體工作者張博智合作《THE SOUND OF LIVESOG SOUND》,呈現音樂、科技、影像交織的音樂會型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