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人均+gdp+統計局的搜尋結果,共11

  • 陸去年人均GDP首破6千美元

     據大陸國家統計局數據計算,大陸去年人均GDP達到6,100美元,較2011年增逾12%;與此同時,大陸也浮現人口老齡化警訊,滿15歲而未滿60歲的勞動人口較2011年減少逾340萬,是多年增長後的首次下降。 \n 大陸國家統計局22日發佈「2012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2012年大陸國內生產總值達到51兆9,322億元人民幣(下同),比2011年增長7.8%。同時,去年末大陸總人口為13億5,404萬人,由此計算,大陸人均GDP約為3.84萬。 \n 若以去年底人民幣對美元的中間價 6.2855換算,大陸去年人均GDP為6,100美元,較2011年的5,432美元成長12.3%,也是首次登上6,000美元台階。 \n 不過,大陸城鄉居民收入差異巨大。公報顯示,全年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7,917元,全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565元,後者是前者的3.1倍。 \n 同時,去年大陸勞動人口數下降,15至59歲(含不滿60週歲)人口為9億3,727萬人,佔總人口比重為69.2%,人數比2011年末減少345萬人,比重比上年末下降0.60個百分點,這是在多年增長後的首次下降。 \n 而大陸去年底0至14歲(含不滿15週歲)人口為2億2,287萬人,佔總人口比重為16.5%,60週歲及以上人口達到1億9,390萬人,佔總人口的14.3%,比2011年末增加891萬人,比重提高0.59個百分點。

  • 陸人均GDP達5千美元 10年增4倍

    陸人均GDP達5千美元 10年增4倍

     大陸國家統計局15日發布報告指出,去年大陸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達3萬5083元(人民幣,下同),按平均匯率折算,人均GDP由2002年的1135美元上升至2011年的5432美元,10年內增幅達4倍。依統計局發布的《新世紀實現新跨越新征程譜寫新篇章》報告指出,大陸經濟總量10年內有長足進展。 \n 報告稱,2003年至2011年,中國經濟以平均每年高達10.7%的速度增長,不僅遠高同期世界經濟3.9%的年均增速,也高於改革開放以來9.9%的年均增速,其中有6年增速甚至達10%以上。受國際金融危機衝擊最嚴厲的2009年,經濟表現依然保持9.2%增速。 \n 中國經濟總量在世界版圖也穩步提升,2010年成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國成為帶動整體經濟復甦的引擎,經濟總量占世界比率由2002年的4.4%提高到2011年的10%,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20%。 \n 報告亦指出,10年來需求結構也有明顯變化,發展支柱由出口導向轉向內需,內需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由2002年的92.4%提高到2011年的104.1%;城鎮化速度也明顯加快,2011年大陸城鎮化比率首次過半達到51.3%;中西部地區發展也突飛猛進,2011年中西部地區GDP占全國比重已達到20%左右。

  • GDP富可敵國與人均GDP的尷尬

     2010年,匯豐全球研究部門發表報告,報告預計,到2020年,大陸至少6個省分的年國內生產總值(GDP)規模將趕上俄羅斯。然而,當GDP總量換算為人均GDP時,則大陸各地區的貧富差距十分突出。 \n 根據2011年各省、區、市政府工作報告、各級統計局、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最新數據推算,GDP全大陸排名第一的廣東已趕上世界排名第1位的荷蘭,距離世界排名第9的俄羅斯,還差7個位置。據測算,廣東以8480億美元比肩2011年世界排名16位的荷蘭8582.82億美元。排名前8的大陸省份超過的國家還包括世界排名第18位的土耳其(江蘇和山東)、第23位的比利時(浙江)、第25位的挪威(河南)、第26位的奧地利(河北)、第29位的伊朗(遼寧)和第30位的泰國(四川)。 \n 但當《中國經濟周刊》把比對的參數從GDP總量換成人均GDP的時候,發現GDP總量與荷蘭對應的廣東,人均GDP(約為8130.14美元)還不如南非(人均GDP世界排名第71位,約為8342美元);GDP總量比肩泰國的四川,人均GDP(約4183美元 )只比阿爾巴尼亞(人均GDP世界排名第100位,約4131美元)好一點。 \n 對此,北京師範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金融系教授賀力平表示,這是由於大陸國體面積大、人口多,導致經濟總量全球排位很前面,但人均指標比較靠後。不過,他認為,在人民幣持續升值、經濟持續轉型的情況下,未來大陸人均GDP的國際排名仍有優勢。

  • 京滬榮登富有區 北京人:沒fu

     大陸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去年大陸國內生產總值(GDP)47.1564兆元(人民幣,下同),人均年GDP約3.5萬元,而北京的人均年GDP更超過8萬元,被認為達到中上國家水準,但北京人喊冤,物價太貴,就算月賺1.5萬也很焦慮。 \n 北京某商場中層管理人員毛小姐說,她每月稅前收入約1.5萬元,可能連「小康」都達不到,同事都普遍存在焦慮感,因為工資沒漲、東西越來越貴;去年碩士畢業的小姚作高科技研發,月賺7500元,但每天下班就窩在家裡玩網路遊戲,因為外面娛樂消費太貴,更別說存錢買房子了。 \n 大陸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發展戰略處處長高輝清表示,北京跟紐約、倫敦、東京的差別,在於這些國際大都市的金融產業所占比重大,但大陸第三產業中高附加值的行業占比不高,而以人均GDP來說,因為大陸貧富差距大,所以一般老百姓的感受與統計資料不同。 \n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教授王建鉚表示,北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相當於人均GDP的40%,這個數字是偏低的,除了因為勞動者報酬占比偏低外,還要考慮到大陸社會保障水準很低,又比其他富裕國家差。

  • 北京人均GDP 達富裕水準

     大陸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與北京市統計局19日發布2011年經濟數據,北京市經濟生產總值(GDP)增長8.1%,去年人均GDP為8萬394元(人民幣,下同),按年均匯率計算約1萬2447美元,按世界銀行劃分各國貧富程度標準對照,北京市已達到國際間中上等富裕國家水準。 \n 《北京晨報》昨日報導,北京市去年GDP達1兆6000億元,增加8.1%;另分季度觀察,1季增長8.6%,1至3季增長8%,最終成長8.1%,代表大陸經濟發展正逐步回穩。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為5.6%。 \n 北京市統計局新聞發言人於秀琴表示,依世界銀行標準計算,北京市整體富裕程度確實已接近發達國家水準,但從國際間經濟發展經驗觀察,當發展進入這一階段後,整體發展速度將會放緩,預期GDP增速會比十一五時期平均增速下滑2兩個百分點以上,但是與他國相較仍屬較快經濟增長速度。

  • 資源漲 廣東人均GDP輸內蒙

     根據一財網報導指出,雖然廣東是大陸第一經濟大省,但因能源、原材料價格上漲,廣東工業企業盈利大受影響,導致廣東今年第1季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僅8752元(人民幣,下同),輸給自然資源豐富內蒙古的9680元,大陸沿海和中西部的經濟差距也在逐步拉近中。 \n 儘管廣東是大陸第一經濟大省,但廣東人均GDP卻跑輸內蒙古。廣東去年人均GDP僅4萬3596元,名列大陸第7;反之,內蒙古去年人均GDP已達4萬7174元,高居大陸第6。 \n 成本上漲影響出口 \n 廣東省統計局表示,受日本地震等突發事件影響,部分行業如汽車、電子、電器生產企業生產收縮,再隨大陸原材料、人力成本上升較快,廣東企業利潤空間進一步壓縮。 \n 部分出口企業更直指,相較於用工成本上漲、人民幣升值等因素,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對不少珠三角出口企業影響尤大。 \n 廣州市社科院科研處長彭澎表示,企業利潤空間不斷壓縮,最主要與國際市場能源和原材料價格攀升有關,上游原材料生產處於控制地位,它的上漲,對下游就會產生較大影響。且原材料價格不斷上漲,但在大陸大力穩定物價下,下游工業成品出廠價提高的程度有限。 \n 就在廣東受資源產品價格上漲拖累之際,大陸能源豐富地區的內蒙古、陝西等,卻得益於能源和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經濟獲得飛速發展。加上大陸沿海產業向中西部轉移、中西部勞動力豐富等優勢,沿海和中西部經濟差距正逐步縮小。 \n 產業轉型刻不容緩 \n 陝西社科院區域發展諮詢中心主任張寶通指出,隨世界經濟高速發展,對資源需求越來越大,且資源是稀缺的,資源性產品價格還會上揚。因此現在採油的地方賺錢,煉油賠錢;採煤的地方賺錢,發電廠賠錢。 \n 張寶通說,內蒙古、陝西等中西部省分可利用資源稀缺性加快經濟發展,例如鄂爾多斯可靠煤產業掙的錢大力發展非煤產業。 \n 對以珠三角為代表的沿海地區來說,隨上游原材料成本上漲,適當放慢經濟發展步伐、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已經迫在眉睫。

  • 珠三角去年人均GDP達9855美元

    儘管大陸珠三角受國際金融危機波及,去年整體外銷訂單下滑,但全區域經濟總量依舊突破3兆(人民幣,下同),珠三角人均GDP更逼近1萬美元大關。意外的是,雖然珠三角人均GDP水平持續提升,但全區人均GDP增幅卻僅僅小於GDP增幅0.4%,創下歷史新低點。 \n新華網報導指出,廣東省統計局、大陸國家統計局廣東調查總隊公布《2009年廣東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09年珠三角實現生產總值3.2兆元,年增率增長9.4%,人均GDP達到67321元,年增率增長9%,折合9855.2美元。 \n勞力產業雙轉移 \n各界認為,去年國際金融危機與「勞力、產業雙轉移」,正是造成珠三角人均GDP增幅逼近整體GDP增幅的主因。《每日經濟新聞》認為,珠三角民工數量的銳減導致人均GDP數字的成長,但短缺的勞力卻使廣東經濟面臨成長瓶頸。 \n針對珠三角經濟表現,廣東省統計局綜合處處長邱俊也表示,去年珠三角各級產業,一、二、三級增長幅度分別4.2%、7.5%和11.8%,三級產業結構比例由上年的2.4:50.3:47.3調整為2.3:47.8:49.9,第一、二產業比重下降0.1個和2.5個百分點,第三產業比重上升2.6個百分點。 \n日前,廣東省統計局才公布珠三角9市GDP增幅,其中有7市GDP增幅達兩位數,其中肇慶增長13.6%,佛山增長13.5%,增幅居珠三角前兩名;廣州、深圳GDP總量分別為9112.76億元和8201.24億元,增長11.5%和10.7%。珠海和東莞GDP增速由前一季的負增長轉為增長6.6%和5.3%,較08年低2.4個和8.7個百分點。 \n轉入經濟下行期 \n根據資料顯示,第二次全國經濟普查資料進行修訂後,2005年至2009年廣東省GDP增速分別為14.1%、14.8%、14.9%、10.4%、9.5%。有專家指出,廣東省GDP增幅的軌跡,一來是受到金融危機的波及,二來則是受到經濟周期的作用,其中2005至2007年期間屬起飛階段,但是隨後受全球金融風暴拖累,從2008年至2009年期間轉入經濟下行期。

  • 2009年福建GDP成長12%

    福建省統計局統計,2009年福建省人均GDP達33051元(人民幣,下同),全省生產總值為11949.53億元,年成長率達12.0%;按常住人口計算,人均GDP為33051元,按6.831的年平均匯率折算為4838美元。 \n據統計,2009年福建省人均GDP在3萬元以上有3個設區市,廈門最高,為6.44萬元.福州和泉州分別3.69萬元和3.84萬元。 \n其餘設區市人均GDP從高到低依次為:三明2.79萬元、龍岩2.70萬元、莆田2.43萬元、漳州2.33萬元、南平2.14萬元、寧德1.99萬元。

  • 北京人均萬美元 晉中等富裕

    繼深圳、上海、廣州之後,北京人均GDP也宣告突破1萬美元,從世界銀行畫分富裕程度標準看,北京已邁入中等富裕城市,「距離全球已開發城市的目標還有數年路要走,但是步伐應該會很快」。北京市統計局副局長于秀琴在21日記者會中作以上表示。 \n于秀琴認為,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對北京來說具有標誌性的意義,意味著北京在成功舉辦奧運會後,進入了全新的發展階段。她說,北京經濟發展,在2009年第一季觸底,第二季復蘇,第三季回升,第四季呈鞏固走向,地區生產總值達10.1%,不但實現了「保九」的經濟目標,甚至超過預期1.1個百分點,誠屬不易。 \n今年GDP增速可逾10% \n于秀琴更預測,北京2010年GDP增速可望達到10%以上。 \n既然有好的GDP作保障,官方近日多次表示,要將北京打造成世界城市。于秀琴說,從世界上一些發達城市來看,他們都有一些顯著的經濟特徵:例如服務業占整體經濟的比重較高,經濟集約化達到相當水平,創新在整體經濟增長中占有較高比例等。在這些方面,北京都有不錯的表現。 \n居住條件比較優 \n她同時表示,像北京這樣的大城市,高端服務業對整個地區和世界經濟的吸引力非常強,從業者也多從事服務性行業。同時,北京人都有比較好的居住條件,大部分人居住在城鎮地區,享受到比農村地區更高的生活水準。 \n小靈通 \n人均GDP \n按照世界銀行的衡量標準,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是公認的從發展中狀態進入發達狀態的標誌線。日本全國人均GDP早在1984年就超過1萬美元,香港、新加坡、台灣和韓國的人均GDP分別是在1987年、1989年、1992年和1995年超過1萬美元。 \n中國大陸方面,2007年1月深圳市人均突破1萬美元,成為中國首個城市,2009年1月,上海市也宣布人均GDP超越1萬美元水準。同年1月,廣州市統計局也宣布該市人均GDP為8萬1233元人民幣(折合1萬1696美元),提前兩年完成「十一五」規畫目標(到2010年全市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

  • 防國富民窮 擴消費列首務

    2009年中國GDP總量實際已超過日本,不過,分析家指出,象徵意義大於現實意義。姑且不論人民幣、日圓兌美元匯率變化對這一排名的影響,僅從經濟結構、人均GDP和國民幸福指數考量,中日依舊差距明顯。資料顯示,日本的人均GDP超過4萬美元,中國則僅3000美元,日本是中國的13倍多。 \n儘管經濟總量躍升世界第二,國家統計局局長馬建堂卻指出,中國人均GDP的世界排名仍在100名之外。這不僅意味著中國只是經濟大國而非經濟強國,甚至帶來國富民窮的壞名聲。因此,大陸政府正力圖淡化GDP崇拜,更重民生,期望讓民眾收入跟上GDP增速,將經濟成長重點放在擴大消費上。

  • 《新京報》-能否用人均收入取代GDP?

    評論解讀高速增長的GDP數據一直為中國所自豪,中國統計局也曾多次公布不同數據。日前中國統計局公布報告,稱中國人均收入為2770美元。對此《新京報》評論,此數據運用、統計基數未必真確。而政府片面追逐GDP將導致社會畸形發展。中國若要發展真正的市場經濟,應納入人均收入作為評斷的重要依據。 \n前不久,新華社報導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最新報告,報道標題是「人均國民收入2770美元」。該報告還是以「國民經濟綜合實力」開篇,到第六篇才談到「人民生活」並分別列舉了城鎮和農村居民收入,但就是沒有給出中國總體的「人均收入」。雖然媒體將「人均國民收入」作為標題,但是這個從世界銀行拿到的數字,和整篇報告並沒有直接關係。 \n人均收入和人均GDP並不是一個概念,前者只是後者的一部分。不同的計算方法得出中國人均收入占GDP的比重不等,有40%甚至更低的。既然沒有統計局的權威數據,世界銀行的計算口徑也未必和國內統一,但中國人均收入占GDP比重遠低於美國等國。 \n究其原因,是因為一個地方的GDP涉及工資、消費、投資、出口等多個方面,而中國的工資和消費水平一直偏低,工資增長速度趕不上GDP和政府財政收入的增長,以致收入占GDP的比重不升反降。 \n這和市場經濟的發展方向有背,因為市場經濟意味著藏富於民,人民掌握著更多的可支配收入和財富,通過消費和供給的市場交易促進國內產值的增長,因而工資收入占GDP的比重必然相當高;相反,計畫經濟則主要依賴政府投資生產資料或基礎建設來拉動GDP增長,政府或國有企業占有大部分社會財富,再加上勞工組織無力在行政主導模式下為勞動者爭取權益,個人收入占GDP的比重必然很低。 \n中國改革之路雖然是從計畫到市場,但是由於市場改革仍然帶有相當大的政府主導成分,經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依賴出口和各級政府對基礎建設的投資,低工資就成為這種增長模式的標誌。 \n地方政府對GDP的片面追求,不僅壓縮收入增長空間,而且造成大量重複建設、資源浪費和環境破壞;一旦成為政府官員的政績,GDP增長不僅 未必等同於社會財富增長,而且可能成為社會畸形發展的代名詞。 \n人均收入並非人民幸福指數的全部衡量,它既不能直接體現基礎設施或社會治安,也未必能反映生態環境的優劣,但它畢竟是人民福祉的最直接和最重要衡量。 \n長期以來,我們一直在說GDP和財政收入的迅速增長,但這些指標和人民福祉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卻不容易說清楚。為了發展真正的市場經濟,讓人民自己對經濟發展發揮更大的推動作用,並從中得到應有的回報,還是將我們的評價體制和統計思維,更重視人均收入的好。 \n(摘錄自《新京報》2009-10-10。作者張千帆為北京憲法學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