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人才外流的搜尋結果,共183

  • 人才外流 賺錢企業缺乏視野與氣度

    人才外流 賺錢企業缺乏視野與氣度

     今年畢業的社會新鮮人高達93%有意當「海漂族」,成了求職市場上的最大隱憂;理由很簡單,台灣薪資調漲幅度太慢,又以高工時壓榨員工,年輕人看不到前景、未來,當然想趁年輕、放手一搏。

  • 台美堵陸千人計畫 阻人才外流

    台美堵陸千人計畫 阻人才外流

     政治與教育發展密不可分,伴隨中美貿易戰持續角力,美國能源部以防止陸方竊取技術為由,禁止雇員參加大陸官方人才資助計畫,我教育部日前也行文各大學,嚴禁學者參加大陸各項國家重點計畫,其中包含千人計畫、萬人計畫等,更要求台師或研究人員不得赴陸任教,學者認為,名義上是政治角逐戰,本質卻是人才搶奪。

  • 體育人才外流 苗縣府盼企業奧援培育種子隊

    體育人才外流 苗縣府盼企業奧援培育種子隊

    體育人才外流是苗栗的痛,甫創縣史拿下JHBL全國國中籃球甲級聯賽男、女雙料冠軍的明仁男籃、大倫女籃歷屆主力先發球員多向外發展,「留不住優秀人才」許多縣議員將矛頭指向教育處未落實三級制度,處長徐永鴻指出,經營球隊經費高,縣府財力無力負擔,將接洽企業尋找培育種子隊的機會。

  • 郭快語「搞不清楚全台幾縣市」 馬英九糗:敝國是22縣市

    郭快語「搞不清楚全台幾縣市」 馬英九糗:敝國是22縣市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今出席前總統馬英九主持的「重振台灣經濟力論壇」,第二輪起身發言時面對馬英九遞上麥克風,他直言「我不敢用你的」,馬則笑回「我剛洗過手」,兩人互動引發全場大笑。郭接著談起土地資源規劃,不是每個地方都要蓋文化館、蚊子館,並快語稱「全台有幾縣市我也搞不清楚」;馬則在郭語畢後忍不住回「提醒一下,敝國是22縣市」,再度掀起全場笑聲。

  • 竹南羽球賽開打  羽協盼縣府重視人才外流

    竹南羽球賽開打 羽協盼縣府重視人才外流

     竹南鎮長盃全國國中小羽球錦標賽20日在苗栗縣竹南羽球館開打,今年首度擴及全國好手共500多人參賽,竹南羽球協會理事長林正鏜表示,推展羽球運動,鼓勵學生免費報名參加,共計2天賽程,經觀察場地仍有不足、氣候因素地面反潮有些溼滑,希望縣府多注重羽球運動,將運動結合觀光產業發展。

  • 再生能源缺人才 歐商:技術與雙語搶手

    再生能源缺人才 歐商:技術與雙語搶手

    歐洲在台商務協會與顧問公司米高蒲志(Michael Page)共同發表「2019台灣薪酬標準指南」,認為台灣再生能源具有成長性,需要人才投入,尤其是具有技術能力和中英文語文能力者,更是產業急需延攬的對象。

  • 廈大校長:兩岸高校共編教材

    廈大校長:兩岸高校共編教材

     廈門大學校長張榮13日接受本報專訪指出,越來越多台生、台師到大陸發展,反映民心所向。他認為兩岸沒有語言溝通障礙,大陸又有廣大發展機會,台師台生自然西進;對於「人才外流」說法,他強調人才流動本身就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動力,也是在流動中成長,應該正向看待。他此次在兩會提案加強兩岸高校合作,讓雙方共同研究、共編教材、共建平台、共創機遇。

  • 蔡政府留人才給博士生3萬元 曾志朗:太少了啦

    蔡政府留人才給博士生3萬元 曾志朗:太少了啦

    牛津大學曾預言,台灣在2021年將是全球人才外流最嚴重的地區。為扭轉人才外流頹勢,科技部計畫將博士生待遇提升到3至5萬元。對此,前教育部長曾志朗表示,「太少了啦!」他呼籲除了提高人才安家待遇之外,回歸專業、專業領域。

  • 中時專欄:林祖嘉》我國人才競爭力衰退的隱憂

    日前,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布全球國家人才競爭力的評比報告,台灣在全球的排名為27名,比去年大幅滑落4名;在亞洲排第4,落後於新加坡、香港和馬來西亞,這也是第1次台灣落在馬來西亞的後面。在今年5月IMD公布全球國家競爭力評比中,台灣在全球的排名是第17名,比去年下滑了4名,現在公布的人才競爭力排名也同樣大幅下滑4名。 \n 我們看到這些關於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指標,台灣在全球的排名中節節落後,實在很令人擔心。人才與教育可以說是帶動國家與社會長期發展最重要的一環,一個國家如果沒有良好的教育、良好的人才,長期下可能就很難與其他國家競爭。尤其是台灣缺乏自然資源,我們與世界其他國家唯一可一較高下的就是擁有豐富的人力資源,以及完善的教育,所以才能源源不斷地提供充裕的人才供政府、產業及各部門所使用。現在在IMD的國際評比中,台灣人才競爭力大幅下滑,在技術人才缺乏的情況下,我們很擔心未來台灣是否還能夠維持長期穩健的發展。 \n 在這一次IMD公布的全球人才競爭力評比當中,台灣的總排名為第27名,其中有幾項的排名還不錯,包括學生國際能力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排第2名;所得有效稅率排第8名,科學教育體系排第12名等,這些排名都還維持不錯,其中尤其是科學教育排名維持在第12名,表示台灣還可以持續培養出良好的科技與技術人才,這是值得欣慰的。 \n 但是,在一些其他的指標方面,台灣的表現就相對地弱很多,比方說,在吸引國外技術人才方面排名為第55名,是細項指標當中對台灣最不利的;再比方說,台灣在人才外流方面的排名為第51名,表示台灣人才外流的情況對於其他國家而言,是非常嚴重的。其他例如教育公共支出排名第47名,與留才攬才政策排名第45等,這些細項指標的排名也都不佳。 \n 在吸引外國人才來台方面,這是一個老問題,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於台灣薪資長期停滯的問題,導致台灣無法與其他國家競爭爭取技術人才。尤其是技術人才具有國際流動能力,因此如果台灣技術人才的薪資無法全面改善,未來台灣在競爭技術人才方面的能力只會愈來愈弱。另外,要吸引國際技術人才也不應限制薪資的高低,比方說,現在我國仍然限制技術人才來台的月薪要超過4.7萬元,但是依我國現在的薪資水準,很多在台灣念完大學的外國學生想在台灣找工作,但是因為剛開始的起薪不易達到此一標準,而使得他們無法留在台灣工作。我們認為其實外國學生在台灣念完大學,就應該可以被認定為技術人才而讓他們留在台灣工作。另外,相關配套措施也應該盡量鬆綁,包括協助取得居留權,甚至國藉,以及協助國際人才的家人或子女在台灣生活上的便利等。 \n 至於在人才外流的問題方面,台灣累積在外工作的人數到去年底已經達到72萬人;而同期來台工作的藍領勞工總數為65萬人。也就是說,不但是技術人才外流很嚴重,而流入的卻是以低技術的藍領勞工為主,這些勞工技術上的差異長期下來將會對台灣的科技發展造成非常不利的影響。因為一方面,我們的科技產業將會因為不容易找到人而變得發展不易,例如高科技製造業或是高人才需求的服務業;另外一方面,因為低技術工人人數的增加,會使得低技術性工作的發展更為容易,因此長期會造成台灣產業發展轉向技術層次較低的產業方向發展,例如一些較低階的服務業等。 \n 總而言之,現在台灣面臨的問題不只是人才不足的問題,甚至於還有人口停滯的問題,因此我們應該更大力度地開放國外技術人才來台工作的相關政策,同時,在台念書的外籍學生應該是最容易爭取的,我們一定要用更寬鬆的政策吸引他們留在台灣。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現在政府不斷開放藍領工人來台灣工作,卻無法吸引技術人才來台或留台,造成人才嚴重的「高出低進」現象,如果現行政策不做大幅度的鬆綁,只怕未來在吸引國際技術人才來台的能力只會愈來愈差,這對台灣的長期發展是絕對不利的。 \n(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系教授) \n

  • 盧佳宜》重視人才外流的嚴重性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日前公布2018年世界人才報告,全球前5名依序為瑞士、丹麥、挪威、奧地利及荷蘭;台灣在63國或地區中排名第27,較去年下降4名,在亞洲則排名第4,落後新加坡、香港、馬來西亞。 \n \n從三大指標可以看出,台灣在「吸引與留住人才」及「人才準備度」分別較去年下降6名及5名,從細項來看,教育評比、個人所得有效稅率、學校重視科學教育、衛生與健康環境及外籍大專學生移入屬於強項。整體教育公共支出、攬才及留才、人才外流,以及對外籍技術人才的吸引度,則屬於弱項。 \n \n過去游牧民族為求生存必須逐水草而居,同樣的,人才也是逐水草而居。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資料,2016年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估計約72萬8千人,較2015年增加4千人,其中赴中國大陸減1萬3千人,東南亞地區減近千人,赴美國則增7千人,其他地區(包含日本、南韓、澳洲)則增加1萬1千人。 \n \n日本政府自2012年5月開始實施高度人才簽證優待制度,從學歷、職歷及年收入等項目計分,給予外國優秀人才較為優惠之待遇,以吸引更多人才進入日本。去年4月中旬,為了廣招世界人才,不僅放寬學歷的認定,今年4月起,更將在日工作時間縮短至3年,積分若達80分以上,最快一年就能取得永久居留權。 \n \n此外,安倍內閣在11月2日通過出入國管理法的修正草案,預計成立新的在留資格,將外國人的就勞資格的發放對象從「高度人才」擴大到「單純勞動者」,要從明年4月起開放外國勞工取得居留權,開放的行業別包括照護業、大樓清潔業、產業機械製造業等14種77項產業的139項工作,保守估計未來5年內要引進34萬人,以解決長期缺工的問題。 \n \n事實上,人才移動的原因除了薪資高低之外,還有生活品質及發展條件,如同IMD全世界競爭力中心主任布理斯所說:「排名前10名的經濟體通常高度投資公共教育並享有高品質生活,讓這些經濟體發展當地人才資本,並從國外吸引高級技術專業人才。」雖然日本排名落後於台灣,但就是因為良好的生活品質,吸引國人前往日本工作,若再擴大開放勞工取得居留權,相信赴日本工作人數只會增不會減。 \n \n相較於日本如此積極對人才開放,台灣必須重視人才外流的嚴重性,而解決人才外流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改善投資環境,放寬規定,積極吸引企業到台灣投資,就會擴大人才需求,當工作機會增加,薪資待遇自然也會提高,就能帶動內需消費,同時帶動經濟成長,環環相扣。最重要的是政府必須扮演好穩定社會安定的力量,不應為了選舉而出現恐嚇人民的言語,這樣不只造成人民反感,企業也會嚇到不敢投資,而影響後續的發展。 \n \n(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 中時專欄:林建甫》搶人才,不是說說就有

    中時專欄:林建甫》搶人才,不是說說就有

    剛出爐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羅默的「內生性經濟成長理論」,強調人力資本能促進經濟發展。日前一年一度的「玉山論壇」登場,今年以「共創區域榮景」為主題,邀請了18個不同國家的學者和青年領袖來台與會,蔡總統更提出5大承諾,要讓台灣成為亞洲產業人才培育中心。但這談何容易,有幾座大山要剷平突破。 \n 首先,近年來台灣自身人才外流嚴重。主計總處資料指出,105年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估計約72.8萬人,比98年的66.2萬人高出6.6萬人,平均每年成長1.4%。其中按教育程度區分,大專及以上程度者高達53.4萬人,占比接近3/4,以白領階級為主。其中,中國大陸、東南亞及美國分別為40.7萬人(55.9%)、11.1萬人(15.2%)及有9.9萬人(13.6%),名列前3名。 \n 對比之下,106年底產業及社福外籍勞工人數為67.6萬人(105年底為62.4萬人),較98年底的35.1萬多出將近1倍。但若換成白領階級的專業人才來看,106年底外國專業人員有效聘僱許可僅30928人次,不僅低於105年的31025人次,也只比98年底的25909人次多出約5000人次。很明顯,到台灣工作的外籍人士以提供勞力為主的藍領階級為大宗,而台灣到國外工作大多是高知識分子,一進一出,不難看出台灣吸引人才上的劣勢。 \n 其次,全球搶人大戰已經開打。不僅許多如Google、微軟等國際知名的高科技企業到處搶人,各國政府也擬定各種政策,吸引全球菁英。例如近年來中國大陸對台採取積極的「招才引智」政策,並透過相關限制的鬆綁以及優惠措施的提供,為台灣青年提供「赴陸」乃至「留陸」的條件與空間。以港澳台聯合招生數據來看,今年透過「夏潮聯合會」報考港澳台學生聯合考試的台生為136人,比去年的57人增長1.4倍。且今年初大陸「惠台31項」放寬「台灣高中生免試入學門檻」之後,今年至大陸就讀大學的台灣高中生人數倍增。其實不只到大陸讀書,經濟能力好一點的家庭都將小孩送到歐美國家,到國外讀大學的風氣正在形成。 \n 第三,台灣目前的制度規範對於想來台灣工作的外籍人士並不友善。《移民法》雖有規畫《外國人停留居留及永久居留辦法》,但迄今申請人不到20位,可見我們還有許多調整的空間。日前行政院也公布「新經濟移民法」規畫報告,包括外國專業人才、中階技術人力與投資移民,不僅規定工作許可與居留條件,也涉及永久居留與國籍歸化,但對比新加坡、大陸等鄰近國家優渥的條件,台灣要突圍並不容易。 \n 我們要知道,在全球化的時代,人才用腳投票,優秀的人才自然會向待遇、福利、生活環境等條件更好的地方前進,限制或管制性的政策無法阻止人才的外流。其實我們更應該思考的是,人才流動不是「零和」關係,也有許多互補、合作的空間。 \n 台灣與新南向國家的經濟結構、產業發展並不是競爭,而是有許多互補合作的空間。如果能用開放的思維規畫人才的流動,甚至主動透過APEC等國際性組織平台發聲,設置亞洲人才共享平台,優先串連亞洲鄰近國家,規畫人才自由流動的制度,將居住、工作證、稅制、健保、小孩教育等影響工作的問題一併解決,提供境外人才友善、安心的環境及相關支持措施,讓人才自由、自行選擇最適合的工作環境,讓台灣比其他國家有更好的外人福利,我們就更有機會吸引人才。 \n 另外,值得借鏡的是新加坡經驗。新加坡過去推動「外籍專業人士賦稅優惠及親屬安置」、「個人化就業許可證」、「體驗新加坡計畫」及「寬鬆的專業人士移民政策」等,吸引全球的優秀高技能人才前往新加坡就業或創業,再加上新加坡的低稅負政策,成為眾多跨國企業進入亞洲市場的首選,也成為目前新加坡經濟持續成長的主要動能。 \n 最後,其實產業與人才更是「雞生蛋、蛋生雞」的關係,好的人才能左右產業發展的趨勢,而產業的興盛能吸引更多人才的群聚。當前正是進入數位經濟時代的關鍵時刻,我們要「人產兩得」,應善用台灣樞紐地位及ICT產業優勢,提高人才附加價值,以硬體帶動軟體,改善環境友善度。 \n(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 管中閔勉青年 創造生存價值

    管中閔勉青年 創造生存價值

     當選台大校長卻無法上任的管中閔8日到嘉義市議會演講,有人喊「選總統」,但管中閔低調迴避有關選舉及政治的敏感提問,強調他的主題是談大學自治,並探討台大未來的前景及台灣當前的經濟困境。 \n 客製化教育培養人才 \n 管中閔以「台大新價值、台灣新意志」為題發表演講,談到對台灣高教師資人才及優秀學生外流,歐美人才搶進亞洲教育市場之際,台灣高教制度應從現代大學轉型為未來大學,以學習者為主體的「客製化」教育機制才能培養未來社會需要的優秀人才,也對當前「厭世代」的新世代社會現象感到憂心,期勉年輕人不要氣餒,創造找到自己的生存的價值感,重塑台灣新意志,為台灣找新出路。 \n 管中閔也批評執政者無所不用其極、傾洪荒之力阻撓他上任台大,他說,台灣經過多年民主洗禮,竟然還出現干涉大學校長當選之事,「真的當選沒有用,也要執政者不裝蒜才行」,「這是我們要的民主嗎?」 \n 市長選戰白熱化之際,地方藍、綠陣營都對管中閔來嘉義市談大學自治頗感不以為然,甚至認為不外是為了選舉考量的政治操作,但蕭淑麗、管中閔都強調是單純關心大學自治及台灣面臨的經濟處境。 \n 望鄉親支持大學自治 \n 管中閔表示,嘉義市議會是地方自治機構,而且是民主聖地,有機會來談大學自治感覺很好,現場民眾的熱情,令他很感動、意外,希望嘉義鄉親像當初支持民主運動一樣支持大學自治,若是議會再邀請他來演講,他會再來。 \n 蕭淑麗表示,嘉義市議會跨黨派的議員連署支持她「籲請中央遵守憲法及大學法的大學自主與學術自由」的臨時動議案,成為全台第1個通過支持大學自主的議會,請他來演講更了解台灣經濟問題,也利於她規畫地方經濟政策。 \n 現場有青年團高舉「挺管」海報、獻花,有人提問管中閔要不要選總統?但管未回應,重申是來談大學自治,還有人問知道拔管幕後黑手是誰嗎?管笑答「我也想知道。」現場約400餘人參加。

  • 說不中聽話!陳博志:企業不能光抱怨 也該出錢育才

    黃昆輝教授教育基金會5日起連續兩天舉行舉辦「2018教育政策與經濟發展國際研討會」,總統府資政陳博志認為,在人才大量外流的問題上,企業也有責任,不只應提出人才需求,以技術加強與教育界的合作,並且出錢投入資金,才能協助解決產學嚴重落差的問題。 \n \n陳博志表示,在面對人才需求上,業界一面說人才不夠,卻又不加薪,同時間導致大量人才外流,到海外尋求高薪的工作,在這項問題上,企業也要扛責,甚至提出具體需求,並以經驗技術和教育界合作,「人才培育最後一哩路,企業界應該要出錢,提出的建言才會精準。」 \n \n陳博志提到,產學合作主要包含3個角色,分別是教育、政府以及產業界,但長期以來政府和教育兩個領域互相指責,「產業界好像在旁邊沒有角色」,導致學界與產業難以銜接,另再加上產業與經濟環境變化很大,「產業應該要自己補上最後一哩,共同打造產業界的可用人才。」 \n \n陳博志還提到,在先進國家,企業大多會向學生提供大量實習機會,台灣企業提供的實習機會卻很少,而國內產業抱怨人才不足,且難以加薪,其中一項問題即在於,產業吝嗇於在人才培育上付出,「我要說出企業界不中聽的話」,他籲業界出錢投資教育領域,並增加實習機會。

  • 說不中聽話!陳博志:企業不能光抱怨 也該出錢育才

    說不中聽話!陳博志:企業不能光抱怨 也該出錢育才

    黃昆輝教授教育基金會5日起連續兩天舉行舉辦「2018教育政策與經濟發展國際研討會」,總統府資政陳博志認為,在人才大量外流的問題上,企業也有責任,不只應提出人才需求,以技術加強與教育界的合作,並且出錢投入資金,才能協助解決產學嚴重落差的問題。 \n \n陳博志表示,在面對人才需求上,業界一面說人才不夠,卻又不加薪,同時間導致大量人才外流,到海外尋求高薪的工作,在這項問題上,企業也要扛責,甚至提出具體需求,並以經驗技術和教育界合作,「人才培育最後一哩路,企業界應該要出錢,提出的建言才會精準。」 \n \n陳博志提到,產學合作主要包含3個角色,分別是教育、政府以及產業界,但長期以來政府和教育兩個領域互相指責,「產業界好像在旁邊沒有角色」,導致學界與產業難以銜接,另再加上產業與經濟環境變化很大,「產業應該要自己補上最後一哩,共同打造產業界的可用人才。」 \n \n陳博志還提到,在先進國家,企業大多會向學生提供大量實習機會,台灣企業提供的實習機會卻很少,而國內產業抱怨人才不足,且難以加薪,其中一項問題即在於,產業吝嗇於在人才培育上付出,「我要說出企業界不中聽的話」,他籲業界出錢投資教育領域,並增加實習機會。

  • 憂學子外流…洪茂蔚 籲政策重人才培育

     台灣金融研訓院董事長洪茂蔚6日表示,年輕人才在台灣發展的舞台一直在縮小,握有資源的單位或企業在增加投資台灣的同時,要更注意投入人才培育,開創新機會讓人才有歷練機會,以提升台灣軟實力強項。 \n 洪茂蔚將於9月中借調屆滿後歸建台大國企系教授職,他是台灣金融研訓院成立以來第一位「兼任」董事長,每月僅領車馬費新台幣8千元,但四年任期內,讓研訓院整體營收成長近50%,2017年底已突破6億元,年獲利達9千萬元。 \n 台灣金融研訓院下周一(10日)舉行「芬恩特創新聚落」啟用,這是研訓院自資4千多萬元成立的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中心。洪茂蔚表示,這個創新聚落從金融業的需求出發,核心目標之一是協助我國金融產業在數位科技浪潮中順利轉型升級。 \n 他強調,期待未來金融同業產生任何與金融科技相關的想法或創意時,不怕找不到專家討論,不必擔心找不到場域實驗,更不愁找不到科技資源的挹注。 \n 洪茂蔚說,全世界的變化正在加快,台灣經濟、金融產業要更扎根、更有活力,才有機會在外來狂潮中挺住,為人才繼起提供發展的舞台,他很憂心台灣年輕人湧向國外就學、求職的趨勢,「這群菁英最有生產力的階段都在國外發展」,只因為台灣缺乏發揮舞台。 \n 洪茂蔚說,金融研訓院為業者培訓人才,每年超過十萬人次,為業者掌握最新趨勢,像今年的防制洗錢與法令遵循相關,開設金融專業培訓課程428班次、培訓超過2萬人次,為業者提前準備並模擬年底APG來台檢查的各項工作,以確保台灣在國際金融生態上應有地位。

  • 解決人才外流危機 只有拚經濟

     大陸高薪爭取台灣人才到大陸工作,但台灣自己也面臨空前人才荒。美國人力資源公司萬寶華(ManpowerGroup)公布「2018人力短缺調查」,台灣人力短缺程度全球排第3、亞太地區排第2,僅次於日本,是2006年台灣列入調查以來最嚴重的狀況。近8成(78%)台灣雇主面臨僱才困難,最缺乏的5種職類是業務代表、工程師、資訊技術人員、白領專業人士和技術人員。主政者,特別是教育部門,當然應高度重視、積極謀求解決之道。人才荒固然是個危機,但從另一面看,未嘗不是改善台灣低薪困境的轉機。 \n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有能力的人才選擇待遇高、機會好的地方受聘。早期台灣大量留學生滯留美國工作,到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待遇和工作環境大幅改善,包括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等高科技人才,開始大量返台投入經濟發展。 \n 2000年後,台灣政黨數次輪替,政策多變加上大陸和東南亞、印度、東歐崛起,台灣經濟受到嚴重衝擊,成長緩慢,薪資多年難漲,人才開始紛紛外流,尤其大陸經濟崛起後,台灣受限於市場狹小,企業規模難以大幅擴大,支付幹部的待遇逐漸落後於大陸和香港、新加坡,導致人才嚴重流失,包括演藝界、娛樂界、運動界及醫界、大學都吸納了大量台灣專才,賺取數倍於台灣的薪資待遇。 \n 今年瓊斯盃籃球賽,中華隊輸日本創紀錄的40分,有人歸咎大量菁英球員投靠大陸所致,年金改革後,也可能出現大量學術菁英轉移大陸任教。 \n 主計總處估計,台灣目前有72.8萬人出國工作,其中以大陸最多,達到40.7萬人,東南亞以11.1萬人居次,美國9.9萬人排第三。中研院幾年前早透過研究發表了「人才宣言」報告,痛陳人才外流是國安問題,但政府與企業提出的解決方案都相當乏力,問題難以解決。 \n 事實上,解決人才外流問題最有效方法是加速經濟成長,擴大人才需求,無奈政府不僅在政治上和大陸對立,連經濟上也疏離大陸,不將大陸納為腹地,難以利用快速成長的大陸市場自我壯大。台灣奢望歐盟小國自主發展模式,殊不知歐盟小國在「經濟整合」大環境下,擁有整個歐盟腹地可以利用,台灣隔絕大陸市場,不會走向歐盟化,只會古巴化。 \n 過去20年,台灣資本市場發達,吸引全球資金投入,企業為了吸引更多資金,策略傾向降低薪資等經營成本,提高利潤和股利股息分配,漸漸陷入薪資凍漲困境。 \n 如果連台積電、華亞科等半導體龍頭企業的高級主管,都能被大陸以幾倍高薪挖走,就表示國內企業都是以低於國際待遇的薪資雇用人才,他們在適當時機當然要投靠重視人才、願意提出適當待遇和環境的境外企業棲息,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大量人才被挖角或自行離開後,經濟會因缺少菁英幹部人才,讓成長率跟著下降,這將造成惡性循環,也讓年輕人沒有未來。 \n 人才大量出走,造成嚴重人才荒,可能會有兩種後果:如果企業還有能力和足夠利潤,自然會以加薪方式留住和爭取人才;若企業無能力加薪,會推動企業外移到總成本更低、市場更大的地方,或直接關門退場。一般而言,當然會先用加薪的方式謀求解決,因為這是最簡便的方式,這就形成台灣加薪的契機,讓過去被低估的人才價格獲得適度調整,逐漸向下滴漏,讓全台勞工都有薪資改善的機會。政府更要以身作則,顯著提高軍公教人員待遇,否則在年金改革下,許多優秀公部門人才會陸續離開,不僅將產生行政效率低落的問題,類似「雄三飛彈誤射事件」的不良後果也可能大量增加。 \n 而在薪資待遇普遍提高後,透過一般消費的增加,可以讓台灣經濟產生良性循環、提高經濟成長,創造出一個改善人才待遇、吸引人才回流的大環境。 \n 人才荒的確是個危機,但只要企業爭氣、有足夠的競爭力,政府有決心拚經濟,並做出成效,就不妨正面看待人才外流問題,讓它成為帶領台灣脫離低薪的轉機。企業的存亡可以讓市場機制決定,未來的關鍵在政府是不是願意團結社會同心協力拚經濟,讓政策鬆綁、投資環境改善,提高企業投資意願。

  • 中時社論》解決人才外流危機 只有拚經濟

    中時社論》解決人才外流危機 只有拚經濟

    大陸高薪爭取台灣人才到大陸工作,但台灣自己也面臨空前人才荒。美國人力資源公司萬寶華(ManpowerGroup)公布「2018人力短缺調查」,台灣人力短缺程度全球排第3、亞太地區排第2,僅次於日本,是2006年台灣列入調查以來最嚴重的狀況。近8成(78%)台灣雇主面臨僱才困難,最缺乏的5種職類是業務代表、工程師、資訊技術人員、白領專業人士和技術人員。主政者,特別是教育部門,當然應高度重視、積極謀求解決之道。人才荒固然是個危機,但從另一面看,未嘗不是改善台灣低薪困境的轉機。 \n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有能力的人才選擇待遇高、機會好的地方受聘。早期台灣大量留學生滯留美國工作,到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待遇和工作環境大幅改善,包括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等高科技人才,開始大量返台投入經濟發展。 \n 2000年後,台灣政黨數次輪替,政策多變加上大陸和東南亞、印度、東歐崛起,台灣經濟受到嚴重衝擊,成長緩慢,薪資多年難漲,人才開始紛紛外流,尤其大陸經濟崛起後,台灣受限於市場狹小,企業規模難以大幅擴大,支付幹部的待遇逐漸落後於大陸和香港、新加坡,導致人才嚴重流失,包括演藝界、娛樂界、運動界及醫界、大學都吸納了大量台灣專才,賺取數倍於台灣的薪資待遇。 \n 今年瓊斯盃籃球賽,中華隊輸日本創紀錄的40分,有人歸咎大量菁英球員投靠大陸所致,年金改革後,也可能出現大量學術菁英轉移大陸任教。 \n 主計總處估計,台灣目前有72.8萬人出國工作,其中以大陸最多,達到40.7萬人,東南亞以11.1萬人居次,美國9.9萬人排第三。中研院幾年前早透過研究發表了「人才宣言」報告,痛陳人才外流是國安問題,但政府與企業提出的解決方案都相當乏力,問題難以解決。 \n 事實上,解決人才外流問題最有效方法是加速經濟成長,擴大人才需求,無奈政府不僅在政治上和大陸對立,連經濟上也疏離大陸,不將大陸納為腹地,難以利用快速成長的大陸市場自我壯大。台灣奢望歐盟小國自主發展模式,殊不知歐盟小國在「經濟整合」大環境下,擁有整個歐盟腹地可以利用,台灣隔絕大陸市場,不會走向歐盟化,只會古巴化。 \n 過去20年,台灣資本市場發達,吸引全球資金投入,企業為了吸引更多資金,策略傾向降低薪資等經營成本,提高利潤和股利股息分配,漸漸陷入薪資凍漲困境。 \n 如果連台積電、華亞科等半導體龍頭企業的高級主管,都能被大陸以幾倍高薪挖走,就表示國內企業都是以低於國際待遇的薪資雇用人才,他們在適當時機當然要投靠重視人才、願意提出適當待遇和環境的境外企業棲息,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大量人才被挖角或自行離開後,經濟會因缺少菁英幹部人才,讓成長率跟著下降,這將造成惡性循環,也讓年輕人沒有未來。 \n 人才大量出走,造成嚴重人才荒,可能會有兩種後果:如果企業還有能力和足夠利潤,自然會以加薪方式留住和爭取人才;若企業無能力加薪,會推動企業外移到總成本更低、市場更大的地方,或直接關門退場。一般而言,當然會先用加薪的方式謀求解決,因為這是最簡便的方式,這就形成台灣加薪的契機,讓過去被低估的人才價格獲得適度調整,逐漸向下滴漏,讓全台勞工都有薪資改善的機會。政府更要以身作則,顯著提高軍公教人員待遇,否則在年金改革下,許多優秀公部門人才會陸續離開,不僅將產生行政效率低落的問題,類似「雄三飛彈誤射事件」的不良後果也可能大量增加。 \n 而在薪資待遇普遍提高後,透過一般消費的增加,可以讓台灣經濟產生良性循環、提高經濟成長,創造出一個改善人才待遇、吸引人才回流的大環境。 \n \n \n \n \n

  • 政經觀點:杜英宗》台灣已陷全面低薪的人才危機

    政經觀點:杜英宗》台灣已陷全面低薪的人才危機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上個月公布2018年世界競爭力年報,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台灣的排名大幅下降3名,變成第17名,是近9年來最差。台灣首度被大陸超越,在亞洲退到第4名,也低於香港和新加坡。 \n 有人以台灣還在前20名內沾沾自喜,官員也出面信心喊話,說未來幾年排名有機會好轉。不過觀察世界競爭力報告的四大項目:經濟表現、政府效能、企業效能及基礎建設,台灣今年排名全數下滑。其中企業效能下滑最多,主要是勞動市場細項指標已經掉到後段班,從去年的26名大幅滑落到第38名。 \n 這是一個嚴重警訊。台灣的環境難以吸引國外高階人才、人才外流、企業對吸引及留住人才的重視程度落後,高階經理人國際經驗不足,以及報酬不具競爭力等,都是IMD調查中拉低台灣競爭力的主因。這印證了不少有識之士的看法:台灣人才不足,嚴重影響了國際競爭力。 \n 不可諱言,近幾年來大陸改革開放,經濟起飛,挾著龐大市場與成長機會,吸引國際企業進駐,不僅國際人才來台減少,台灣年輕世代也紛紛西進淘金,造成人才外流。主計總處統計2016年72.8萬人赴海外就業,其中40.7萬人選擇大陸,占了5成以上。 \n 鄰近的東南亞國家也有後來居上的趨勢。國際專業人才顧問機構指出,台灣高階主管薪資低於大陸和香港,甚至被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超越。台灣從基層員工到高階主管,已經陷入全面低薪,難怪30歲以下年輕世代寧可離開台灣舒適圈,到東南亞尋找僅存的機會,開餐廳、開咖啡店、投身遊戲電玩產業,7年間赴東南亞就業的人數增加了1倍。 \n 人才外流,是台灣不得不面對的外在拉力,但我留意到台灣內部近來種種作為卻等於把人才往外推,讓情況雪上加霜,更是令人憂心。最明顯的是台灣有不少人被意識形態所困,把人才的流動和忠誠度畫上等號,甚至對傑出企業家、國際級學者也動輒汙名化,冠以圖利、肥貓等種種負面稱號,要求不合理的齊頭式平等。 \n 長此以往,不但外國高階專業人才卻步,台灣僅有的國際級的人才也心灰意冷,大嘆不如歸去,台灣更難以延攬、留住頂尖優秀人才。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曾發布全球人才報告,警告台灣人才外流將在2021年達到世界第一,果真如此,台灣加速陷入腦力空洞化(Brain Drain),更難在世界競爭的舞台上,享有一席之地。 \n 人才的養成需要時間與金錢大量投入。美國的競爭力排名長年以來領先全球,原因在於擁有全世界最好的學校,提供非常有競爭力的薪酬條件,聘請最好的師資、用最好的教學研究資源與設備,提升教學術與研究水準,並和企業密切合作,培育人才。大陸的高等教育近年來在全球排名突飛猛進、香港、新加坡也一直擁有領先的教育與學術環境,吸引全世界一流的人才,形成良性循環。 \n 企業要永續長青,更必須延攬、栽培專業人才,倚賴其全球運籌管理能力、靈活思考應變能力、數位商務實力,以及關係深化力等軟硬體關鍵實力,才能持續升級,維持領先。2018全美最佳雇主亞馬遜,一年的研發支出超越Google,是全美最高,為微軟和蘋果公司的2倍。高素質的人力成就了亞馬遜,成為全球最有價值企業。 \n 回顧上世紀,台灣曾經憑藉優質的高等教育提供企業充沛的高階人才,也曾排除萬難,提供優渥條件爭取海外專業人士歸國,造就了全球矚目的經濟奇蹟。如今情勢一百八十度逆轉,台灣人為爭取更好的出路、更大的發揮空間而競相出走,往往一去不回,國力也將因此流失殆盡。 \n 要如何力挽狂瀾,留住人才?這是各方都要努力的功課。一來政府要帶頭創造尊重人才的環境,制訂延攬人才的國家政策;再者,學校要走出象牙塔,和企業密切合作,培養產業所需的人才;而企業也要以發展人才為己任,發掘並培育優秀人才。當然,台灣的年輕世代要有追求卓越的旺盛企圖心,積極接受挑戰,提升格局和視野,證明自己值得栽培,成為國際化的人才。唯有如此,在未來全球競爭力的戰場上,我們才有機會再創佳績。 \n(作者為資深企業經理人) \n

  • 台再不進步 人才外流是必然

    台再不進步 人才外流是必然

     上海市1日發布《關於促進滬台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實施辦法》,共計55條。上海台協會長李政宏認為,其中包括對台灣高端人才的專項政策,以及年輕朋友最關注的公共租賃住房、申請海外人才居住證的支持、法務領域的革新等,均是本次針對台胞的重要亮點。台企聯發言人葉惠德則坦言,若台灣自己不進步,那麼人才外流只會是必然的。 \n 「上海版」的實施細則共55條;相較過去,在鼓勵台胞加入上海新的城市發展元素、進一步細化、政策革新和明確責任主體上,出現創新。 \n 李政宏認為,對台胞而言,有幾個亮點須留意,如高端人才可透過「直通車」、「綠色通道」,直接或破格申報當地基於吸引人才政策的高級職稱;同時,支持提供台胞的住房保障,和在醫療領域新增單一條文支持台胞取得護士職業資格和參與衛生技術資格考試等,均為較原有中央31條突破的亮點。 \n 此外,由於55條中還包括支持台灣專業人士參與上海涉台商事案件調解、擴大聘請擔任仲裁員範圍、積極開展台灣律師事務所在設立代表機構,和為台胞設立緊急救助聯繫窗口等;對台胞、台企生活、法務等,更有保障。 \n 李政宏補充,上海作為第一個發布落實細項的省級城市,預計將對其他各省市帶來拉動作用,可想而知在未來的互相交流、借鑒下,各地將相繼提出具有特色和更具體的措施。 \n 對此,葉惠德感嘆,陸方不論台灣政黨輪替、兩岸關係改變,對台胞的照顧與時俱進,且強化落實,解決過去優惠措施「看得到吃不到」的問題,反觀若台灣沒有相應的進步,人才就可能因此外流。

  • 強吸台胞 上海惠台讓你落地生根

    強吸台胞 上海惠台讓你落地生根

    繼廈門、昆山等地後,上海市台辦於海峽論壇前夕發布「上海版」惠台措施落實辦法,深化涵蓋台企、台胞兩大領域的共55個項目。值得注意的是,除力推實現同等待遇,在「人才引進」、「居住保障」上較原有中央版本進一步落實,包括支持符合條件的台灣同胞在滬申領海外人才居住證、提供公共租賃住房。 \n \n上海市1日在海峽論壇召開前,提前開出2018下半年,大陸惠台措施於地方進一步落實的第一槍,發布《關於促進滬台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實施辦法》。上海市台辦副主任王立新指出,目前上海累積批准台資企業1萬2488家,合約資金共395億美元,為進一步落實國台辦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的若干措施,「打扮好政策樣板、發揮引領效應的要求」,經市委市政府研究後,頒布相關落實辦法,並於即日起開始實施。 \n \n王立新介紹,其中28條努力為台資企業在上海投資及經濟合作領域給予本市企業同等待遇、27條逐步為台胞在上海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 \n \n王立新表示,根據實施辦法,共分為五大面向,一是在為提供同等待遇,釋放更多政策紅利。包括支持台商在滬設立總部、金融機構、營運中心、採購中心、物流中心等,以及參與年底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支持拓展台商台胞融資服務、支持享有同等人才政策待遇等15條公共政策項目開放。 \n \n二是解決譬如優化台商註冊登記審批程序、支持青年來滬創新創業中的場地和融資補貼、提供實習就業崗位、支持台灣律師事務所在上海設立代表機構等最受關心的問題。 \n \n三是促進台企參與上海市發展機遇,包括上海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科創五個中心的建設,和參與上海服務、製造、購物、文化等四大品牌建設。 \n \n四為創新服務管道,協助台胞台企在滬更好的生活發展,包括創新創業扶植、公共租賃住房申請、支持台灣專業人士參與上海設台法律調解,或於仲裁機構擔任仲裁員等。 \n \n五為保證責任落實,在55條中,逐條確定負責機構,確保政策「落到實處」。 \n \n值得注意的是,措施內容中,包括支持符合條件的台胞參與國家千人計畫、萬人計畫外,還支持參加當地各項人才引進計畫,以及明確可給予「直通車」、「綠色通道」等方向,和支持提供台胞公共租賃住房、申請海外人才居住證,並支持台灣青年來滬創新創業,按規定給予初創期創業場地房租補貼、創業擔保貸款貼息等政策扶持,意欲吸引台灣人才在滬「落地生根」意圖相當明確。 \n \n上海市台協會長李政宏坦言,諸如公共租賃住房、海外人才居住證都是年輕朋友想在異地發展,最關注的問題,其他包括上海市將提供對台緊急援助窗口、涉台法務領域的革新等,都是值得關注的創新亮點。 \n \n台企聯常務副會長葉惠德坦言,陸方不論台灣政黨輪替、兩岸關係改變,對台胞、台商的照顧都一直與時俱進,且為強化落實,還在每個項目後明確負責單位,解決過去有時候優惠措施「看得到吃不到」的問題,反觀若台灣沒有相應的進步,人才就可能因此外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