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人民政協的搜尋結果,共127

  • 中國國徽設計者張仃與世長辭

    中國知名藝術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設計者張仃,前日於北京去世,享年94歲。其任教的清華大學表示,依據張仃生前的願望,將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但仍將於近期舉行追思會,緬懷這位美術家。除此之外,清華也將成立張仃藝術研究中心,以紀念張仃的成就。 \n張仃生於1917年,其長達70餘年的藝術生涯,縱橫於古典現代、東方西方和學院民間的藝術領域間,本身即成為解讀20世紀中國美術史的經典文本,他也被尊稱為20世紀中國的「大美術家」,以及20世紀中國美術的「立交橋」(立體交叉道)。 \n發想國徽上的天安門 \n張仃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更是有歷史性意義。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徽設計者,於1949年設計全國政協會徽與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紀念郵票,也領導中央美院國徽設計小組參與國徽設計,國徽中間的天安門就是首先由張仃提出,梁思成和林徽音採納他的意見而設計的。1955年起參與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籌建工作,而後分別出任中央工藝美院第一副院長和中央工藝美院院長。 \n但在張仃夫人、詩人灰娃心中,張仃是個對政治遠不如對藝術敏銳的藝術家,且因此多次身陷政治漩渦。 \n張仃自幼便展現出極高的藝術天賦,並走向藝術之路。對日抗戰時期,他無心於工筆藝術,於是創作大批抨擊時弊的漫畫,發表在進步刊物上,並且串聯學生,參加各種抗日救國組織,相當「前衛」。但他卻也因此觸怒國民黨當局,1934年夏天,他因籌建左翼美術聯盟被國民黨當局逮捕,先押往南京,但念他「年幼無知」,只罰他在「蘇州反省院」反省三年,雖然後來僅在那裡待了半年,但他首次因藝術而成為政治犯。後來,張仃到了延安任教,甚至參與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設計工作。 \n改造國畫 帶動寫生風潮 \n對於中國當代藝術的方向,張仃有其獨特的融合意見,他主張「一手伸向生活,一手伸向傳統」,並主張中國畫改造要與生活結合起來,走寫生的道路:根植於民間生活的藝術更具有強勁的生命力,所以,只有深入生活,中國畫才可能有希望。張仃於是帶動了「寫生」風潮。 \n美術評論家、鳳凰衛視主持人王魯湘與張仃交往20餘年。他說張仃就算80多歲,還堅持外出寫生,王魯湘表示,有一次在零下23度的雪地裡寫生,張仃生病發燒卻仍渾然不覺,堅持作畫,下山看病後,才知是肺炎。 \n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認為,張仃是中國現代美術教育體系的重要開拓者、藝術設計事業的奠基人,創作跨越漫畫、實用美術、藝術設計等諸多門類藝術,是美術界百年難遇的大美術家。 \n張仃是中國焦墨國畫(即強調重墨)的領導者,焦墨在中國畫領域並不太受重視,但張仃仍堅持用這局限性極大的墨法創作山水,並將其發展成一套完備的藝術語言。張仃的《房山十渡焦墨寫生》等一系列作品,開創了中國山水畫的嶄新風格。 \n此外,中國第一部彩色寬銀幕動畫片《哪吒鬧海》也是張仃的作品。1978年,張仃出任該片的美術總設計,該影片並於1980年獲得第33屆坎城影展特別放映獎。

  • 社評-重思台灣民眾在大陸參政問題

    繼台商與知名的文化界人士擔任地方政協委員之後,現有3名台商受邀列席廈門市十三屆人大第五次會議。隨著兩岸互動愈來愈密切,可以預見,台灣民眾直接參與大陸民意機構的參政議政機會加大。對此,政府相關部門實應與時俱進,修改不合時宜的法令,以免傷害人民權益,徒增兩岸關係不必要的爭議。 \n由於人大具有修憲、修法、審議政府預算與人事同意權,具高度的敏感性,政治位階上也比政協來得高。台灣人出任地方政協委員早已非新鮮事,但擔任人大者可說是鳳毛麟角。有資料可查的是,2002年寧波台商曾玉書曾經當選了當地鄞州區人大代表;廈門台商林重光則於2006年競選過廈門思明區人大代表,遭民進黨政府時期的陸委會強烈警告而未當選。 \n包括廈門市台商協會會長曾欽照、榮譽會長吳進忠、常務副會長沈輝雄等3位台商代表,列席廈門人大會議,針對廈門市人民政府所推出的廈門台商投資保護法,作實質的審查,意義重大。 \n廈門市政府就表示,過去只是邀請台商代表參加人大會議,這次是首度把台商選為列席代表。換言之,過去各地方政府或多有邀請台商旁觀人大的會議,讓台商們了解政府關於台商權益的作法,這一次廈門市則是讓台商在法律的訂定與政府監督上參與意見,這不僅代表著大陸政府重視台商在台商投資保護法中的聲音,也顯示出台灣人的聲音在大陸逐漸被突顯出來。 \n當然,無庸置疑的,廈門市政府的大膽「試點」,勢必是得到中央政府的特許,未來看成效如何,以及兩岸關係的進展,預料會逐步擴大的大陸各省市人大,甚至都不排除到全國人大、政協的層次。 \n趨勢是如此,而且也有現實上的需求。惟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三十三條規定「台灣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不得擔任經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會商各該主管機關公告禁止之大陸地區黨務、軍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機關(構)、團體之職務或為其成員。」政協與人大都是陸委會所認定的政治性機關。 \n大陸全國人大、政協委員的成員,經常遭到台灣政府限制入境,未來一旦台灣人出任這兩機構的民意代表時,輕則被罰緩,重則可能遭到禁止返家淪為「黑名單」。因此,政府是否需要修改這項條文,以符合現實環境變遷所需,是值得討論的。更何況,嚴格說來,這樣的法令也難免有違憲之嫌,阻撓了台灣人民在憲法中「固有之疆域」的參政權。 \n目前兩岸交流的空白處幾乎只剩下政治部分,而政治交流需要「碰撞」。允許不同聲音的存在,讓台商提意見是大陸民主的一大進步表現,也是兩岸關係發展成果的見證。 \n但台商只是兩岸交流主體的一部分,甚至應該說是一小部分,其它尚包括台幹、台生、藝術工作者、演藝人員等等,他們在大陸同樣有參與政治社會事務的權利才是。 \n政治參與是兩岸統一的前提,當台灣民眾發現在大陸是不被允許參政議政時,統一之路將是漫長遙遠而不可及的。

  • 政協開議 新主席選舉受關注

    28日開幕的廣東省政協十屆三次會議,雖不是換屆之年,但因要選舉產生新主席而備受外界關注。 \n據悉,廣東省政協原主席陳紹基因涉嫌嚴重違法違紀, 於去年4月被免職後,廣東省政協主席職位一直懸缺至今。 \n5天會期 港澳媒體關注 \n據指出,廣東省政協十屆三次會議會期5天,共有7項議程。其中一項是,會議將在2月1日選舉廣東省政協新主席和一名副主席。 \n近日,有香港媒體頗為關注今年廣東省政協會議,並就該省政協新主席熱門人選進行預測。而記者也獲悉,截至27日,前來報名參加今年廣東省政協會議報導的境外媒體有12家,其中,港、澳媒體即多達11家。 \n28日上午,記者發現,在會議開幕前會場入口處便聚集眾多境外媒體,他們紛紛「圍堵」採訪「明星」政協委員吳小莉等人及相關列席人員。記者從採訪中還了解到,這些境外媒體對選舉新主席感興趣,因此將廣東省政協會議報導視為一個新聞焦點。 \n上午9時,廣東省政協十屆三次會議正式開幕。廣東省政協副主席蔡東士在作工作報告時表示,廣東省政協堅持從戰略高度把加強自身建設擺在政協全局工作的重要位置,著力提升委員整體素質和機關服務水平。 \n加強作風建設 重塑形象 \n陳紹基違紀違法事件發生後,廣東省政協緊急召開常委會,免去陳紹基的政協主席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 \n蔡東士說,廣東省政協以更有效率的工作,把事件帶來的負面影響和衝擊降到最低程度,保持了思想的穩定和工作的連續性。同時,制定了廣東省政協機關《關於加強作風建設的實施方案》等,通過健全制度、完善機制、強化監督、改進作風,促進全體委員為官要清、經商有道、從藝講德、做人坦誠,努力樹立人民政協良好的工作形象、幹部形象和社會形象。

  • 台商在陸參政 不得有頭銜

    一月以來,大陸各地的人大政協兩會陸續召開,大陸官方媒體接連報導有台商出席或列席地方人大或政協會議。在兩岸關係轉趨熱絡的趨勢下,台商參與地方人大政協的情況,可能會愈來愈多。 \n陸委會副主委劉德勳昨天表示,《兩岸例條》第33條規定,台灣地區人民不得擔任大陸地區具政治性機關職務,台商擔任人大或政協代表,依法是不准許。 \n對於相關的報導,劉德勳說,政府有透過管道向當事人查詢,對方解釋因為他們具有台商協會會長的身分,所以被邀列席,只是聽取或表達意見,並沒有具備人大或政協的「身分」,與外界報導有落差。 \n最近大陸官方媒體報導,在18日開幕的廈門市第13屆人大會第五次會議上,3名台商廈門台協榮譽會長吳進忠、會長曾欽照、常務副會長沈輝雄,作為「列席代表」參加大會。 \n這次3名列席台商被正式編入代表分組名單,參與代表團和分組的審議。 \n另外,重慶市政協會議日前開幕,大陸媒體報導,6名台商成為特邀政協委員。 \n這6位台商分別是年代廚衛董事長黃錦勛、百吉企業董事長李文勛、拉法基集團中國骨料與混凝土重慶區總經理簡國釧、從事電子資訊業的楊錦輝等。

  • 扶貧資金亂搞 省領導被罷

    就在各地政府展開幸福指數大作戰時,一名地方官員因讓人民不幸福而被罷了官,讓網友直呼痛快。日前,貴州省政協主席黃瑤因嚴重違紀,違規操作中央扶貧項目,及包養情婦等各種惡行,在四中全會後被免去其領導職務,是四中全會閉幕後40天內第三位落馬的省部級官員。 \n貴州司法界一位人士透露,黃瑤或被免職,是因為他對違規操作中央扶貧政策,他將該政策全權交給一四川楊姓商人處理,結果是錢花了,卻沒有成果。 \n貴州省社科院一位專家說,國家啟動了「新世紀扶貧攻堅計畫」,對全國5929個縣展開扶貧,其中西部貧困縣佔到70%,黔西南州則是貴州主要貧困地區之一。該政策牽涉的資金龐大,所以引來中央的關注。貴州省檢察系統早就從2007年就著手調查,結果查出他在省委副書記及省政協主席期間嚴重違紀、收受下屬官員財物及生活腐化、包養情婦等問題。其他政協委員表示,黃瑤在黔西南州任職期間,其實是其權力的一個巔峰,後來任省委副書記、政協主席時,都沒這麼大「實權」,所以他的行事作風非常張揚、跋扈。調至省委宣傳部,「也帶有州委書記的餘威」。貴州省宣傳系統一位官員總結說,黃彼時有「三大」風格--口氣大、脾氣大、架子大。 \n而一位研究農業的省社科院專家說,黃瑤在黔西南州並無政績,反而都做些圖利自己的行為。

  • 驚心動魄的一年半

    2009作為回顧的一年,中國建國60周年相關的報導及作品不少。 \n話題電影《建國大業》這部由眾多明星出演的獻禮片,便以毛澤東等開國元老聯合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等召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簡稱新政協)和籌組新政府為故事主線,向人們講述了發生在中國大地上那段震驚世界的歷史。 \n然而,電影畢竟是電影,《建國大業》背後,在那個風雲動蕩的年代裡,領導人們開拓建國大業的真實故事,將更具震撼力。 \n本期《環球人物》雜誌專題聚焦中共領袖建國的真實故事,從中共中央發出「五一口號」,到將參加新政協的名冊「天書」送交毛澤東,及至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再歷經城南莊、小山村指揮大決戰等驚險時刻,到最後緬懷孫中山一生為共和奮鬥而決定定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過程,歷歷在目,精采重現。

  • 旺報開講-在邁開一百六十九步後

    大陸的十一慶典已經結束,見到了中共展示的強大戰爭機器、集體主義精神和絢爛華麗煙火後,因為立場與感情的不同,世人或許產生了歡欣、欽羨、疑懼、疏離、厭惡等各種不同的情緒。 \n不管我們視中國為威脅還是機會,當作朋友還是敵人,除了閱兵大典上陳列的軍事武器外,最值得我們深思的,或許是閱兵正式開始前,由大陸武警所組成的國旗護衛隊在天安門廣場上所邁開的那169步。 \n大陸官方已經介紹,這169步代表從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的169年。這是中國、甚至是全體華人走過的169個崎嶇、苦難,血淚交織,當然也間有榮耀的年頭。 \n在大陸的歷史教育裡,1840年是中國近代史的起點,更是中國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的開端,從此仁人志士苦思啟蒙救亡之道。 \n在台灣,有好幾代的民眾,自小「吃國民黨革命奶水」長大,「復興中華」是國家賦予的偉大目標。侯德健《龍的傳人》中「百年前寧靜的一個夜,巨變前夕的深夜裡」、「巨龍巨龍你擦亮眼」這些歌詞,曾先後在兩岸傳唱。兩岸的政府都要救亡圖存、富國強兵,只不過懷抱著不同的主義信念,又都自居為正統,都想要殄滅對方。 \n169年來,兩岸雖然歷經分分合合,但其實曾有重疊的歷史經驗:英法聯軍後台南、淡水被迫開港,改變了台灣的社經面貌,中法戰火延燒雞籠、淡水和澎湖,甲午戰爭更讓台灣成為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1945年後,兩岸人民又曾同受腐敗官僚統治與無情戰火威脅。 \n只是,1949年的大轉折,讓兩岸人民進入完全不同的歷史軌道,相互敵對,隔膜叢生。如今的台灣民眾對於大陸人民的民族情感、強國意識頗為疏離,大陸人民對台灣民眾追求自主自立的渴求,也難以理解同情。共同的歷史經驗,是兩岸人民對話的基礎,歧異情感與不同理念的存在,則彰顯了對話的必要。 \n更重要的是,不管是血淚、是榮耀,這169年已經過去。從第170步開始,中國會邁向何方,在2040年,鴉片戰爭200周年時,世人又會如何評價中國,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n呼應毛澤東60年前在人民政協會議上的名言,胡錦濤在此次十一慶典上又喊出「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如今,中國不再被世人視為沉睡之獅,華人不再是東亞病夫,擁有核武的大陸也幾乎不可能再面臨大規模的侵略戰爭。 \n曾飽受苦難的民族,應該要更能感受、理解他人的苦難。如今的課題已不是中國人能否站起來,而是它以何種姿態站立,是耀武揚威,還是謙虛文明;是僵化保守,還是活潑多元;是狹隘偏激,還是包容寬厚。 \n中國的下一步,世界都在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