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人民藝術劇院的搜尋結果,共12

  • 台北上午零時登陸 普通話演出

    台北上午零時登陸 普通話演出

     為讓大陸觀眾「看戲體會」台灣60年代的庶民生活,1月下旬綠光劇團即將首度登「陸」的《台北上午零時》,由「原版」的閩南語改以普通話發音;之前果陀劇場跨海演出《淡水小鎮》,台詞對白更是「體貼地」改為合乎大陸民眾的習慣用語。 \n 1月3至28日,由北京國家大劇院策畫推出的「兩岸迎春‧戲劇對話」,除雲集中國國家話劇院、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廣州話劇藝術中心,北、上、廣3支最具規模的實力派院團外;來自台灣的綠光、果陀也共襄盛舉,以戲會友、共迎新春。 \n 故事不分兩岸 隔閡小 \n 賺盡台灣人熱淚的《人間條件三 台北上午零時》,身肩綠光第一次來到大陸巡演,於「兩岸迎春‧戲劇對話」亮相的重任,取用吳念真兩岸發行的同名著作,改為「這些人,那些事」系列。被譽為「台灣最會講故事的人」,吳念真強調劇中描述鄉村到都市打拚的小人物心情,是「不分兩岸」、「文化的隔閡比較小」。 \n 「大陸的合作方只是看沒有字幕的DVD,就看到眼淚一直落,我想在情感上兩岸是互通的。」話雖如此,為22至25日在國家大劇院,以及30日、2月1日於上海東方藝術中心的演出,吳念真特意執導改排普通話版本:「我不希望台上演員用閩南語表演,台下的觀眾還要看著字幕來理解劇情」,影響觀賞效果。 \n 《台北上午零時》描繪出3個從「下港」到台北打工的年輕人,留下不同的人生軌跡,吳念真指出:「從南部上來打天下的背景,根本就是我自己的故事。」之前吳念真走訪北京、上海等地,也見過許多外地來此打拚者,頗能體會他們的期待與夢想。 \n 台詞對白 改陸慣用語 \n 同樣「不主張話劇演出打字幕」的果陀藝術總監梁志民,去年《淡水小鎮》先後於京、滬兩地公演,同樣也把劇中原本多達7、8成的閩南語,消化成台灣腔的國語,讓語言不成為觀賞障礙。並特別把台詞對白一句句查過,包括「鎮公所」改為「鎮政府」,「冰棒」變「冰棍兒」,務必讓台下全聽得懂。 \n 由演員金士傑、卜學亮主演,果陀《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2012年初就曾在國家大劇院「開課」,3日至10日將二度登上國家大劇院舞台,並迎接第150場演出。導演楊世彭欣喜地表示,希望未來「有緣」能與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國家話劇院等展開更深入地合作。

  • 莫言將替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寫劇本

    據《解放周末》報導,兩會結束後,莫言接受採訪表示,目前已有幾個作品在構思,但動筆寫的只有一部話劇。 \n莫言表示自己跟北京人民藝術劇院之間有過一個口頭的承諾,答應會給他們寫一個話劇劇本。這個劇本的靈感來自一個小夥子,他開車拉過莫言,並講了個他養爬行動物的故事,啟發了莫言寫話劇的想法。 \n對於寫話劇,莫言表示是寫小說之外的愛好,這不是他第一次寫話劇,以前也寫過幾部,透過對話來塑造人物,而更重要的是沒有說出來的潛台詞,比如顧左右而言他、指桑駡槐、說白道黑。感覺很上癮,認為寫話劇對小說家是一種很好的語言訓練。

  • 《王府井》北高上演 老北京滄桑再現

    《王府井》北高上演 老北京滄桑再現

     北京國家大劇院製作的首部原創舞台劇《王府井》,11日起將首度踏上台灣土地,藉由這條代表老北京「精氣神」之地,百年來街景的興衰浮沈,方寸間皆有故事,烘托出大時代浮沉滄桑。 \n 《王府井》的劇情以老字號「祿頂鴻」帽店佟壽春為主線,輔以「福盛樓」的王爺、太監喜爺和「仙人居」炒肝店等眾多商家,以他們保匾、救匾、守匾的經歷,體現老北京的歷史,故事貫穿1910年到1948年,從推翻滿清一路描述到中共建政前夕。該劇2011年首演以來,在北京大受歡迎,總計已演出6輪近70場,12月將推出續集。 \n 北京國家大劇院副院長鄧一江指出,該戲從籌畫到演出足足花了4年功夫,光是劇本就陣亡了3位編劇,最後重擔掉到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女編劇暨演員鄭天瑋頭上。裝扮時髦、外型清秀的鄭天瑋,編起劇來,盡是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她把史實糅合入戲,第二幕的大火,反映的是1912年2月由袁世凱背後指使一把火將東安市場整個燒平,襯托出小人物在大時代變遷中的無奈與堅韌生命力。 \n 《王府井》9月11日至15日台北國家戲劇院、9月20日至22日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登場。屆時演員將施展硬底功,全場演出不靠麥克風,展現真嗓的穿透力。

  • 中國交響樂的美麗與哀愁

     ▲(文接B3版) \n 綜觀3場「團長論壇」,由於每場只有半小時,各自發言後,大多已超時,主持亦只能作出一般性的回應,與會者的互動對談亦不見得活躍。當然,各發言者更不見得會提供發言稿,更不可能會像美國交響樂同盟的周年大會,能就各樂團的財務狀況提供具體的統計數據及專題性的分析文章。 \n 八 \n 在峰會上呈現的種種現像和問題,看來便只能像八仙過海,要各自想方設法去解決了,峰會亦可說是提供了一個讓同行接觸,進行交流溝通的平台,就這一點而言,更重要的作用並不在於公開的「團長論壇」,而會是在峰會正常會議外,小休茶點時、餐廳用膳時,甚至在各出席者下榻的房間中進行。 \n 3場「團長論壇」之外,第二日下午還有一場「劇院論壇」和今次首度安排的「音樂院校論壇」。在「劇院論壇」中,寧夏人民會堂哈林未有出席,臨時改由深圳音樂廳藝術總監徐霞上場。此外還有杭州劇院(不是杭州大劇院)的柯朝平,上海大劇院的藝術總監錢世錦,和擔任主持的廣州大劇院管理有限公司的徐民奇。 \n 在交響樂論壇中安排「劇院論壇」的理念是來自交響樂團與場館關係緊密,兩者互相依存的現實生態。音樂廳、劇院的營運管理制度和交響樂團的發展具有直接的影響,為此,在西方著名音樂廳便大多有駐場樂團,劇院亦會有駐場劇團,現在中國大陸的情況,特別是在這幾年間推行的改革制度下,音樂廳、劇場要在自負盈虧的企業化壓力下營運,樂團卻是社會公益團體,形成音樂廳、劇場,和樂團、劇團在兩個存在著利益矛盾的制度下營運,兩者之間難以建立穩定緊密的互利關係。 \n 深圳音樂廳和深圳交響樂團的情況是一個眼前實例,奈何在論壇上點到即止,亦無人作出回應作進一步討論。至於廣州大劇院未能爭取得廣州交響樂團進駐,「廣交」則與星海音樂廳統屬於廣州演藝集團成為結盟伙伴,而杭州劇院亦無法與杭州愛樂樂團結盟,「杭州愛樂」卻與杭州大劇院建立緊密關係,這原亦應是兩個很值得探討的個案,但在論壇中同樣「輕輕帶過」了。 \n 音 \n 交響樂峰會中安排「音樂院校論壇」著眼點當然是在於交響樂團樂手的培訓接班問題。請來中央音樂學院趙瑞林主持,參與討論的天津音樂學院、中國音樂學院、西安音樂學院,和上海音樂學院等院校的導師教授,發言中除介紹各院校在樂隊培訓上的困難,演出中國現代作品的問題,怎樣才能讓院校的樂隊學生培訓更接近專業樂團樂師的要求,採用夏令營方式和出版樂隊雜誌的可行性等,最真切的發言是指學院的學生樂團「不怕編制、不怕排練、不愁經費、不用發工資,也不愁場地,但難處是永遠在變動,學生走一批、來一批。」 \n 其實,音樂院校的人才培訓如果配合專業樂團的需求,在西方早已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專業樂團招考樂手,要試奏的曲目片段和要求的基本水平、基本曲目要求等都有一定的要求,在中國較複雜的是可能要加上中國曲目的要求,這次在論壇上卻欠缺一個清晰明確的討論中心和方向,未能談出具體有用的意見,實在可惜。 \n 峰會翌日上午,還有多項主題發言,解放軍總政歌劇團的著名作曲家張千一未能出席,便餘下3位來自海外的專家,和北京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董事郭玉良的4個專題發言了。 \n 首先主講的是香港管絃樂團的行政總裁麥高德(Michael MacLeod),講題是「創意曲目策畫」,提出明星級樂手的吸引力量,較曲目更重要,但那要較高酬金、要較高票價,亦要尋找更多資助,提出要有更多方式吸引大家去音樂廳。並指出場所設計很重要,在演出前後和半場休息,能發揮社交作用。又舉洛杉磯愛樂管絃樂團以高清電視成功轉播現場音樂會,讓觀眾接近表演場地,刺激觀眾重回音樂會的例子。 \n (文轉B5版)▲

  • 傳奇人物濮存昕 來台演李白

    傳奇人物濮存昕 來台演李白

     兩岸城市文化互訪系列「北京文化周」,以詮釋經典聞名的人民藝術劇院(簡稱「人藝」),帶來原創劇碼《李白》,劇中飾演李白的演員濮存昕話劇、電影、電視三棲,在大陸是家喻戶曉的人物。 \n 這位身兼人藝副院長、政協委員,演遍魯迅、諸葛亮、弘一大師的演員,遲至34歲才入行,而且10歲前曾為小兒麻痺所苦,人生故事充滿傳奇。 \n 農村勞動長達8年 \n 在人藝經典戲中,無論是《茶館》、《鳥人》、《原野》都可以看到濮存昕的影子。他外型挺拔身高181公分,加上保養得宜,近60歲的他迎面而來不見歲月痕跡。但他透露,他小時其實曾為「殘疾人」,兩歲時患上小兒麻痺,有一條腿不能著地,直到10歲接受手術,才回復正常,當時為了健壯自己的腿,他每日勤游泳、打籃球。 \n 長大後成為演員,並非濮存昕人生選項,只因他從小就生長在劇場裡,父親濮思荀就是人藝的導演。他說自己年輕時貪玩,16歲至24歲響應國家號召,農村勞動長達8年,到了34歲走上舞台,他說是「緣分」,而之前的「社會」經驗也成為培養他演技的養分。 \n 角色與當下生活連結 \n 他說無論扮演何種角色,與當下生活連結很重要,如此一來才能真正感動人,像是飾演李白時,某種程度,他如同扮演自己。他說劇中的李白悲與喜就在轉念之間,追求生命的純粹,而他對生活的要求,也保持著這種態度,「以我現在所居職務,可配有司機、祕書,但我都不要。」 \n 《李白》的劇本,出自大陸劇作家郭啟宏,在舞台上透過濮存昕,觀眾見到的是一位在仕與隱,兼濟與獨善之間徘徊的李白,而非單純的飄逸形象。 \n 濮存昕首次飾演李白是在20多年前,他笑說當時自己青澀,40歲之後對保存傳統文化開始有了興趣,也影響到對李白的後來詮釋。 \n 濮存昕在演員身分之餘,也擔任政協委員,去年底六中全會後,大陸喊出文化大發展大繁榮,他認為如此正點出大陸社會目前的缺失,因文化概念太少,而不夠文明。在黨一聲令下,文化未來想必會分配到更多資源,「關鍵在於怎麼做,怎麼花,畢竟文化非急功近利之事。」人民藝術劇院《李白》2月22、23日國父紀念館演出,採免費索票入場。

  • 俄國契訶夫戲劇節 就愛台灣味

     由兩廳院主辦的2012「台灣國際藝術節」今晚以莎翁經典《暴風雨》拉開序幕,此劇為俄國契訶夫戲劇藝術節的重點製作,隨戲來台的藝術節藝術總監謝德林長年邀請台灣團隊赴俄演出。《暴風雨》巡演的下一站為北京,談起兩岸表演團隊,謝德林笑說,「大陸覺得我太厚愛台灣。」 \n 契訶夫藝術節1992年成立,位居全球重要藝術節之一,去年愛丁堡藝術節主打「中國風」,強調與全球接軌的大陸,也希望能夠征服契訶夫。 \n 謝德林說,藝術節並非官方組織,因此不需擔負中俄交流的壓力,他覺得大陸也有不錯的表演節目,只是大陸對於節目出國有各種限制,經常需要官方認可,與國際運作模式不同,降低其邀請的意願。 \n 大陸過去承襲俄國傳統劇場的訓練方式,謝德林說去年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雷雨》曾赴藝術節演出,看得出演員表演功力,但是俄派的色彩於在地深耕後,已「中國化」了。 \n 今年契訶夫藝術節,謝德林再度厚愛台灣節目,雲門舞集《九歌》、無垢舞蹈劇場《觀》和心心南管等已受邀。

  • 兩岸文化交流 大選後熱起來

     兩岸文化交流去年底因台灣總統大選進入倒數出現空窗,如今大選結束,兩岸文化交流再度滾動起來。重慶市歌舞團打頭陣本周在南北兩地演出舞劇《鄒容》;兩岸城市互訪系列的「北京周」月底也將登場,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北京京劇院、北方崑曲劇院等輪番上陣。 \n 兩岸文化交流,過去4年互動密切,引進、接待大陸藝文團體,已成不少經紀公司的主要業務之一。與對岸團隊多年合作下來,各家公司也累積不少搏感情的經驗。 \n 接機 體貼送打火機 \n 威景國際文化總經理樊興漢分享「撇步」,指出大陸人愛熱鬧,因此在機場接機時,他總是高舉歡迎布條、獻上鮮花表達台灣人的熱情,另外,心細的他,得知團裡不少人有抽菸習慣,有鑑於打火機不能上機,因此當演出人員下機時總會收到他的體貼小禮「打火機」。 \n 大陸交流節目,來到台灣大部分採索票,少了市場機制的檢驗,很難判斷台灣民眾對於大陸團隊的接受度和真正評價。對此樊興漢解釋,並非所有團隊傾向索票辦理,只是大陸團隊入台手續複雜,經常確認入台時,時間不到一個月,幾乎沒有宣傳的時間。他特別指出,此次北京京劇院訪台,就堅持售票,原因在於劇院王牌盡出,而且來台多次已累積戲迷。 \n 兩岸文化的差異,也讓對岸團隊好奇,台灣觀眾在劇中看到什麼。 \n 重慶歌舞團的大型舞劇《鄒容》由蘇時進編創,演繹的是辛亥革命時期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宣傳家鄒容,留日的他以撰寫《革命軍》為名,被視為討伐清朝政府的檄文。這位曾被國父追贈為陸軍大將軍的人物,對台灣觀眾卻很陌生。 \n 北京人藝帶來的《李白》由知名演員濮存昕擔綱,編導郭啟宏嘗試在舞台上抹掉李白的「仙氣」還原多點「俗氣」,人藝保有中國傳統話劇演戲的硬功夫,之前曾來台演出《茶館》、《雷雨》等,台灣民眾並不陌生。 \n 北京京劇院主打經典 \n 北京京劇院主打經典,包括《龍鳳呈祥》、《四郎探母》、《紅鬃烈馬》等,將一路接力在台北中山堂上演近一周。北方崑曲劇院則帶來去年獲得中國戲劇節多項大獎的全本《紅樓夢》,此劇今年將赴倫敦參與奧運相關藝文活動。

  • 福建人民藝術劇院 來台演雷雨

     福建人民藝術劇院首度來台演出,12月3日起以舞台劇《雷雨》在全台各大院校巡迴。兩岸不同政經社會文化發展演化,形成各自的劇壇生態與風貌,福建人民藝術劇院創團至今一甲子,《雷雨》為紀念中國著名戲劇家曹禺誕辰百周年的製作。 \n 《雷雨》之前在台灣為觀眾所熟識,尤其是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所詮釋的版本。福建人藝的版本將巡迴政大、交大以及高雄衛武營,採免費入場。

  • 廣州大劇院瞄準台灣表演團隊

    廣州大劇院瞄準台灣表演團隊

     廣州大劇院作為大陸華南地區最高藝術殿堂,是目前最先進、完善、規模最大的綜合性表演藝術中心。劇院方面表示,繼上月首度有台灣作品--幾米音樂劇登場之後,未來國家交響樂團(NSO)、朱宗慶打擊樂團、雲門舞集、表演工作坊等藝文團體都是口袋邀演名單。 \n 珠江邊最美石頭 \n 兩廳院藝術總監黃碧端與NSO執行長邱媛,在廣州大劇院藝術總監徐民奇的引領下參觀了這兩塊矗立在珠江邊的大小兩顆「石頭」。二人除了稱讚廣州大劇院軟硬體條件極佳,對於該劇院需經費自籌的本事也感到佩服。相較於兩廳院預算仰賴政府一定程度的補助,廣州大劇院營運卻無法從官方拿到任何財源。 \n 演出管理中心演出總監賴淑君表示,每年包括基本管理與節目製作費可達人民幣4、5千萬元,為了應付如此龐大的支出,除了靠販售門票,進駐餐廳與商店、場地租賃亦為收入來源。目標消費者除了政府、企業團購外,將配合旅館推出商務人士週末文化旅遊套票,或針對大學生訂出較低價格。 \n 華南文化中心自許 \n 賴淑君提到,自劇院開幕以來,以戲劇及歌唱類項目最受歡迎。由於以往廣東人晚上娛樂少,大多會把時間花在與親友用餐上,因此要開拓藝文人口是個考驗。中國對外文化集團未來有意把廣州大劇院作打造成歌劇製作基地,初期規畫引進西方歌劇,讓觀眾見識國外的好作品,逐步培養演藝市場;待經營日盛之後,不只訴求當地觀眾,還希望能把首爾、北京、上海、新加坡等地的人民都吸引到廣州大劇院來,參加每年的藝術節與諸多歌劇。 \n 由於地理位置鄰近,廣州大劇院可望把廣東、香港、澳門、台灣、新加坡等地串連起來,成為華南地區的文化中心。明年規畫舉辦三大項目:主打知名作曲者、歌唱家、演奏家、指揮的「華人音樂節」、從廣州、珠江三角洲到整個華南地區的樂團構成「港澳台粵藝術季」與跨年音樂會。明年5月滿週年院慶,預定演出節目為義大利歌劇《托斯卡》。 \n 今年5月廣州大劇院除了和北京國家大劇院、上海大劇院簽訂合作協議,加強北、中、南三大國家級劇院在節目、市場、技術、教育等多種資源整合共享、互通有無之餘,也加入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公司旗下的「中演演出院線」,與大江南北逾20家演藝單位連成一氣,希望能活絡各地文化活動。

  • 毛澤東祕書李銳人民日報前老總力挺溫家寶政改言論

     在十七屆五中全會前夕,毛澤東祕書李銳及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前總編輯胡績偉等廿三名大陸退休官員,選在大陸十一國慶當天,發表致全國人大常委會公開信,力挺大陸總理溫家寶近來的政改言論,並痛批中宣部是將溫有關政改言論刪除的黑手;信中痛陳,中國憲法保障言論自由形同空話,是「世界民主史上的醜聞」。 \n 該封公開信在十月一日以網路對外發送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公布溫家寶接受專訪時,強調言論自由不可或缺等內容,溫也因此首度登上美國《時代》封面人物,接著「因言入獄」的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讓該封信在網路炙手可熱瘋傳,也為大陸政改討論投下一顆震撼彈。 \n 以「執行憲法卅五條,廢除預審制,兌現公民言論出版自由!」為題的信指出,憲法卅五條載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此一條文卻遲不兌現,被黨政機關制定的執行細則所否定。這種假民主,成為世界民主史上的醜聞。 \n 信中一開頭先引用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新聞解禁、開放人民輿論陣地,是社會主流意見和訴求,是正常的」,及溫家寶九月下旬在紐約受訪時說,政改就是要保證憲法和法律賦予人民的各項自由和權利。 \n 這批退休官員在信中說,堂堂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名義上當家做主六十一年,但享有的言論出版自由竟不如回歸前的香港,「大陸人民當家作主地位實在太窩囊,國家宣稱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實在太尷尬」。 \n 李銳在信中還透露,中共建政後湖南首任省委書記周小舟紀念文集日前出版,原本收進他於一九八一年在《人民日報》發表的紀念周小舟的一篇文章,但出版的書中沒有。後來周小舟夫人打電話向他解釋:「北京通知,不能用李銳的文章。」 \n 信中也以溫家寶近期多次政改言論,見諸官方媒體時都遭刪減為例,「豈止高級幹部,連國家總理都沒有言論出版自由」! \n 胡績偉等人在信中呼籲,針對新聞出版業應採用一般民主國家實施的備案制,廢除事先審查制,讓《南方周末》試點改制為民營報刊,並允許已經回歸中國的香港、澳門的書籍報刊在大陸公開發行。 \n 有趣的是,由於公開信是在網路連署轉寄,有的版本把信中原本引用的溫家寶談話,改為溫接受CNN訪問所說,中國憲法賦予民眾享有言論自由;人民對民主自由的訴求不可抗拒,更有說服力。 \n 除李銳、胡績偉外,連署者包括前政法大學校長江平、前新華社副社長李普、原中央黨校教授杜光、前上海人民藝術劇院院長沙葉新及原社科院新聞所所長孫旭培等。

  • 三大戲劇學院 撐起

    三大戲劇學院 撐起

    中共國家電影政策有所謂的「主旋律」傳統;既然是貫徹主旋律方針,當然得選用「正統」科班訓練的演員。出身中央戲劇院、上海戲劇院與北京電影學院的明星於是風生水起,在銀幕上下,演繹他們的戲劇人生。 \n在水銀燈照耀不到的角落,明星們互相角力,因為同行競爭,可能昨天還稱兄道弟,今天就形同陌路。但在講求戲劇專業的中國內地,卻流行一個詞——同學! \n因為是「同學」,同門學藝、同門出師,因此在劇組時以合作取代妒恨;在競爭時以藝術為最高依歸,為向來嫉恨交加的影劇圈,帶來正向的轉變。黃曉明、趙薇、陳坤,從青青子矜到炙手可熱,無論身分地位如何轉變,十餘年間始終保持同班時期的光與熱。任泉、李冰冰,從籍籍無名到紅遍半邊天,兩人的感情早已從同學昇華成親人!同甘共苦的青澀歲月,點點滴滴伴隨著在他們惺惺相惜的演藝之路。 \n台灣影業進軍大陸內地,必須摸熟這樣的特殊生態,才能事半功倍! \n中央戲劇學院 戲劇最高學府 \n中央戲劇學院素來被認為是中國戲劇的最高學府。除了位於首善之區,該學院和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文工團、中央電視台及北影廠關係好,更被認為是未開放前問鼎「國家一級演員」的跳板。改革開放後,除了迅速添補國際師資(如麒麟童之女、主演《蘇絲黃的世界》、《六福客棧》的國際女星周采芹),該院出身的姜文、鞏俐又立刻躍登國際舞台,使中央戲劇院持續保持領先。 \n中央戲劇學院理論師承俄國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寫實主義更重於自然主義,承認生活與演戲間的差異性,從而建立戲劇技術的形式。史氏「主張體驗的藝術與再體現藝術」的信條,即要求演員反映角色的生活,把自己體現到角色形象裡、為此分析行為動機及場面情境。表現出的特色是存在感強、演技力道足。 \n這方面的代表性演員當然要屬鞏俐,在她與張曼玉合演的《情人盒子》、《2046》最能看出兩者差別:張曼玉最好的時候,真切、有靈性,但鞏俐其「存在感」的分量和感染力卻是威力十足。此外台灣熟悉的陳寶國、陳道明、李保田等都是出生中戲、極老辣的硬裡子。共通點是有時口條太溜,不免流露舞台味兒。 \n繼鞏俐後,中戲的大明星自然是章子怡,不過她是舞蹈轉戲劇,專業代表性不如劉燁。身為新一代最被看重的男星,劉燁演出種種怪異、艱難角色仍能游刃有餘;即便在惡評如潮的《無極》,對比張東健、真田廣之、謝霆峰仍明顯突出。 \n至於新竄起的張涵予與孫紅雷無疑也是代表:孫紅雷如同劉燁,對怪異角色有力道十足的詮釋;但張涵予無疑是近來最能將個性、演技及明星性格合而為一的大明星。他能在大堆頭的《十月圍城》扮國父,其地位與聲望可見一斑。 \n上海戲劇學院 海派文化代表 \n中國文化向來有京派、海派之爭,而在戲劇方面最能代表上海的,無疑就是上海戲劇學院。上戲雖也繼承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戲劇理論,但更注重客觀現象的發展與探索,戲感節奏多半較快,更注重戲劇脈絡的流動性。富有上海大都會洒脫自由、不拘一格的現代感。任泉和李冰冰的戲劇功底,就是在上戲紮下的。 \n(文轉B5版)

  • 定目劇院 對岸推動經典戲劇

    台灣的戲劇文化在1970年代之後逐漸起飛,但台灣觀眾所熟知的賴聲川、李國修等工作者,經典作品如《暗戀桃花源》、《京劇啟示錄》,歷年演出次數屈指可數。反觀大陸今年3月10日,取材自民初文學大家老舍的戲劇《茶館》在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慶祝演出場次達600場的歷史紀錄。《茶館》也成為華人有史以來演出場次最多的戲劇節目。 \n1957年12月2日,老舍公開了《茶館》的劇本,就此寫下中國戲劇傳奇。但《茶館》之所以能一演再演,除了劇情動人外,它有一個專屬的演出團隊和場地更是關鍵。從經營角度來看,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已經是一個西方定義的「定目劇院」,而《茶館》就是它的代表性劇碼。什麼時候,我們才能看到台灣有一個定目劇院,讓李國修、賴聲川等經典戲碼變成台灣人隨時可以展示的文化驕傲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